Posts Tagged ‘Xia Wei’

LABA-KNOBLAUCH VOM 2. 2. – 夏微 Xia Wei

4月 19, 2022

Xia Wei
LABA-KNOBLAUCH VOM 2. 2.

Am 2. Februar am späten Abend
schälen Vater und Sohn eine Schüssel voll Knoblauch.
Sie haben beide daheim einen Haarschnitt bekommen.

Ich poste ein Video von ihnen
in unsere WeChat Familiengruppe
und steck den Knoblauch
in ein Essigglas mit Rosengelee und Honig,
dazu trockene Orangenschale, Anis,
Kandiszucker, Lorbeerblätter und Kochwein.

Nach sieben Tagen mach ich das Glas auf,
die Knoblauchzehen sind dunkelgrün
wie vergiftet.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伊沙推荐:《新诗典》不论资排辈,但毕竟已做11年,毕竟有个总成绩(实力榜)戳在那儿,那么后来者如何能够居上?当有制度保障才是。在4.4十一周年云诗会上刚获季军的本诗,在4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又获亚军,何以能连获佳绩?就在于陌生化带来的新鲜感,诗贵新,永无错。

​况禹点评《新诗典》夏微《二月二腌制腊八蒜》:本来是平易的生活情趣,但因为一句“下了毒一般”,一下子反向托起了诗的亮点。当汉语和思维的活跃连在一起,妙处真是无处不在。由此也想到了诗外,中国的饮食也确实奇特,明明好吃的东西,有时看着、闻着吓人(臭豆腐、腊肉之类)。不过转念一想,国外饮食也未必没有这个情况,法餐吃蜗牛,日本人吃纳豆,其实也是近似的情况。这也是大千世界有意思的地方。

马金山|读夏微的诗《二月二腌制腊八蒜》的十一条:
1、好的分节,也是好的诗感;
2、于写作者,意外总是能够带出来不同的惊喜,像突如其来的灵感;
3、夏微,女,本名音璠。六十年代生于北京,高校声乐教师。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作品发表于《速读》、《诗意人生》及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漳河文学》、《潞州文学》等;
4、夏微的诗,写得生活化浓重,不仅饱含深情,而且凸显现实的情感色彩,极富生命感染力与细节的智趣,生动有趣,鲜活有力;
5、估计诗人自己都不会想到,本诗如此的具有丰富的文化气息和奇妙色彩,让生活本来的面目既全新还原,还平添出无限的遐想空间和思想内涵,这就是事物奥秘的另一面;
6、诗的第一节,在短短的三行以内,以平实的语言,叙述了一个又一个饱含质感的生活细节,既互相融合,又自然而然;
7、紧接着,还是日常生活叙述方式的层层推进,充满了浓浓的现场气氛,饱满的情感和事物内在,构成了另外一种境地,与前后之间既个体存在,又互为补充;
8、最后一节,在独立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仅仅是最后一行形象的比喻出了彩,但是前后内容融合在一起,则出现了一种极其复杂而又奇特的感觉,即后口语的鲜活;
9、诗的标题,直面生活现实,有时令的情景,还有具体的事物与行为,构成了一种奇妙的现象;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创新能力,对于写作,是生命力的源泉”;
11、生活之诗、事物之诗、现实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4.10——4.16)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4.10——4.16)

 

WAS VATER GEDACHT HAT – 夏微 Xia Wei

9月 27, 2021

Xia Wei
WAS VATER GEDACHT HAT

Vater war Armeearzt.
Er war in Hebei stationiert,
in der alten Stadt Xingtai.
Nur wenn er Urlaub hatte,
kam er zu Mutter zurück nach Beijing.
Ich war drei,
wir wohnten in der Qianmao Hutong,
Xinjiekou.
Meine Mutter war im Xiehe-Spital,
sie hatte meine Schwester geboren.
Vater ging sie mit mir zusammen besuchen.
Wir nehmen den Bus,
auf einmal drückt er
ganz fest meine Hand.
Die ganze Fahrt ist er bedrückt,
er ist mir sowieso fremd.
Und dieses finstere Gesicht.
Im Spital sehen wir Mama,
die ganze Bedrückung muss jetzt heraus,
ich fang laut an zu heulen.
Mama weiss, Papa weint mit,
weil sie mir
keinen kleinen Bruder geboren hat.

Ue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赵立宏组稿推荐过来一组山西长治诗人的诗,成功入典四位。地方诗人欲使其影响扩大到中国诗坛乃至中文诗坛,我想不出比《新诗典》更便捷有效的跑道了。夏微这首在其中比较突出,信息丰富,丝丝入扣,叙述颇有韵味。

​况禹点评《新诗典》夏微《父亲的心思》:人心的变化,说快也快。转眼已是生儿子,被解嘲为“赔钱货”的时代了。诗中所写的主人公的微妙心思,恰好可以留作几千年中华农业文明下性别价值观的一个较近标本。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高校声乐教师,现居山西长治。喜爱诗词和诗歌写作,主要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漳河文学》、《潞州文学》等发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夏微《父亲的心思》:父亲的心思如果不说出来,当子女的不一定能猜中,而和父亲生活多年的母亲应该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在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场合里,“我”和“母亲”同样是委屈地“哭”,又都是因“父亲”而起,但哭中包含的原因却并不相同。诗人不疾不徐娓娓道来,虽是一段久远的回忆,但读来犹如身临其境;时代感、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以及丰富而细腻的情感交织在一起,都令本诗有着厚重而绵密的质感,显得如此卓尔不群。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6夏微《父亲的心思》

母女都哭了,母亲因二胎没有生下带把的对丈夫感觉亏欠而哭,女诗人作为长女,因父亲一路没好气委屈而泣。诗中父亲的心思,有着从传统承继来的重男轻女的心思,有着毕竟时代有所变化重男轻女也变得含蓄隐忍起来的心思,当然也有着父亲内心难以名状的矛盾。这位父亲本身是医生,而且还是军医,他的职业使得他的表现当然与一般父亲有所不同,虽然并无本质不同。我想这位父亲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他又得一女的消息,这对他来说肯定不是那么好的消息,人往往可能就是这样,事情要久不来,要来就一起扎堆,父亲坐上公共车,“不知道他怎么/把手给挤了”,透过语言的车窗,那分明就是一个时代的力量把他的手给挤了!这一细节的呈现,加上最后母女两人一起哭的爆发力,让我们一下子记住了这首诗。

马金山|读夏微的诗《父亲的心思》的十一条:
1、写作是蠢人的事业,太过精明的人,写不好耐人寻味的东西,至少耐力是一个考验;
2、于写作者而言,无论何种题材,都不能搁置过久,否则就会有流产的可能;
3、夏微,女,本名音璠。1964年9月生于北京,从事声乐教学与诗词歌曲的创作。作品多存于网络,偶在市报和市文联刊物《惊蛰》等。现居山西长治;
4、山西的整体诗坛环境并不好,不好在众人对口语诗的不屑与排斥,而长治的诗坛则不然,不仅生态良好,且在一批好的口语诗人不断的成长过程中,影响着整个长治诗坛的阵容在更大范围内的影响力;
5、回到本诗,将过往的记忆,又重新唤起,在平铺直叙式的描绘里,把细节之处写得生动形象,语言通俗而又极富感染力,并绕有滋味;
6、诗一开头,即交待出父亲生前的职业身份,以及工作状态情况,并将家庭住址和生活信息予以描述,呈现出人生的背景与底色;
7、笔触一转,勾勒出记忆深处最为深刻而复杂的现实生活,在细腻的情景带入下,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沉实而且饱满;
8、诗中流露出来的传统观念,在自然的气息里,显现出复杂而微妙的情感,其中暗含着无以名状的本真状态;
9、结尾点亮了整首诗,也回应了现实的问题,将一个时代的问题揭露了出来;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忆犹新的事物,就是鲜活的生命力”;
11、观念之诗,记忆之诗,时代之诗。

父亲的心思
夏微

父亲生前是军医
部队在河北古城
只有探亲假时
才回北京和母亲团聚
那年我三岁
家住新街口前帽胡同
母亲在协和医院
生了妹妹
父亲带我去医院探望
乘坐公交车时
不知道他怎么
把手给挤了
一路没好气的
本来就对他陌生
脸色又那么重
到了医院一见着母亲
所有的委屈瞬间爆发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母亲知道,父亲是
因为她生的不是弟弟
和我一起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