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1972’ Category

HELLE SPATZEN IM LENZ – 莫高 Mo Gao

9月 18, 2022

Mo Gao
HELLE SPATZEN IM LENZ

Im jadegrünen Lotosgarten
flattern lauter Spatzen zwischen den Blättern.
In meinem Kopf
und in den Bildern die ich kopiert hab
sollte bei Lotos ein Eisvogel sein.
Yi Sha sagt,
hier siehst du Adel und Schuster zusammen.
Volksmusik strebt auch nach klassischem Frühlingsschnee.
Onkel Zhao
sagt gleich
Genau!
Die Schwalbennester in meinem Dach,
heuer sind lauter Spatzen drin.

2022-07-22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8.0)

 

伊沙推荐语:本诗是今夏绵阳诗会单场亚军之作,在九月下半月推荐诗中亦属于上乘之作。只有《新世纪诗典》办的诗会才会办成这样:不仅仅是吟诗会,还是写诗会(中国越大型的诗会越与诗人无关,对诗人来说是听诗会,我说错了吗?)到了系列诗会的最后一场,你不拿出诗会期间写的新作,你都不好意思读。本诗正是这样来的,中国古诗就很讲理趣,现代诗更当如是,只是理趣的范围应该更大,理趣的内涵应该更新。

张韬:看见这首遗憾自己没去最后一场读诗(提前溜回家玩去了)。艺术是相通的,莫高先生提供给诗会的奖品,是其画作和书法。我听人说,学画画久了,对色彩景物搭配特敏感,也力求和谐,正是这和谐容易让画作千篇一律。还好,莫高先生没有被和谐和谐,所以才有此诗,我觉得正是许多出身如麻雀的典人(比如我)奋力飞往诗歌的形象写照。

 

NOTIZ ZUM UKRAINEKRIEG – 莫高 Mo Gao

6月 23, 2022

 

Mo Gao
NOTIZ ZUM UKRAINEKRIEG

Als der Krieg ausbrach
sah ich in den Nachrichten
so viele Ukrainer
aus ihrer Heimat flüchten.
Sie hatten Eines gemeinsam:
Sie nahmen nicht viel Gepäck mit
(Es ging einfach nicht).
Jeder Mensch einen Rucksack,
so wie wir auch oft auf der Reise.
Ich sag zu Mu Jiang,
wir müssen unbedingt
solche Rucksäcke gut aufbewahren
und bereit haben.

2022-03-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7.0)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现在企业供职,相信唯有口语诗能表达和写出日常生活状态。

伊沙:莫高算是我近年所交的新朋友,俄乌开战百余日了,我们还从未交流过立场问题,我也从不会去打听什么,更不会去说三道四地干预,我以为这是做人的基本涵养:别人的立场与我无关。而作为诗人、《新诗典》主持人,我只需要保持专业的专注与敏感:这是一首好诗,好在由一个细节生出的共情,让全篇充满代入感和感人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俄乌战争纪实》:人同此心。每看灾变新闻,都禁不住会设身处地,绝望地想自己会怎么办。本诗便极好地还原了这一层。善良的人,谁不是天生的和平主义者呢——除了那些欺压过和正在欺压我们的人类败类。

高歌:​本诗印象深,以至于逛商场时想起它,也想买个逃难时用的双肩包……也许需要给不熟悉诗人的读者解释一下:诗中的木匠系诗人的妻子,也是一位诗人。

【亚坤评诗】
俄乌战争纪实
作者|莫高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全诗总计十二行。前九行如标题所写,它是战争的画面纪实。
当然,这里有一个很核心的点,也是这首诗的精彩点,需要说明一下。
应该讲,这个纪实的视角,是一种转述的视角,它是一个第三视角。说实话,我们也不可能有第一和第二视角。这里的所有人并不在这场战争里直接受难,且也无法如战地记者一样身临现场。
这里就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诗中占据主体性的我,究竟应该怎样去表达战争的问题。这真得很重要。
如果只是依据材料去阐述战争现场。那么它其实是有问题的。自战争开始,这种诗实在太多了。
让我惊喜的是:当我读到这首诗的最后三句时,诗的主人翁出现了。这是最重要的一个转折。一个精彩的“细节提纯”!
它把我们无法直接触摸到的战争带到了一个人的“个体感受里”。由此,诗的内部精神终于链接上了。我们能很直观地感到:战争一点都不远,它其实距离我们很近。
此时,作者幽微的心理状态,是可感的,是现实的,更是落地的。
这首诗除了具有浓厚的“现实反思”意识之外,我还读出了深刻的悲悯、无奈和良善!

(马亚坤.2022.06.23.上海)

 

 

SAIGON, 30. APRIL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6月 3, 2022

Chen Minghua
SAIGON, 30. APRIL

Aus welchem Grund werd ichs vergessen?

Sie kamen aus allen Himmelsrichtungen im Unterleib der S-förmigen Gestalt in diese katholische Schule. Am Vormittag auswendig lernen von “Pfaue fliegen nach Südosten”, am Nachmittag Rezitieren aus dem Truyện Kiều. Sie aßen Fladen aus Fujian, tranken Coca-Cola mit Eis, Salz und Zitrone. Sie schauten Lady Chatterley’s Lover und hörten “Heute kommst du nicht heim” von Yao Surong. Sie lernten für die Matura und waren verliebt.

Aus welchem Grund würd ichs vergessen?

Tränen fließen entlang der immer wieder nach Süden begradigten Fronten des Unterleibs. Der Fluß rauscht ganz nah an den Straßen der Stadt. Ein Kampflugzeug fliegt den Nachbarn ins Wohnzimmer. Ein Panzer bricht durch den Bildschirm des Fernsehers. Ein Stahlhelm ohne Gesicht nach dem anderen hebt sich fragend zum Himmel. Eine Uniform ohne Glieder nach der anderen lässt die M16 sinken. Ein Flachboot ohne Pulverdampf nach dem anderen. Ein Mädchen winkt und wird getrennt.

Aus welchem Grund werd ich 2022 den Jahrestag des Falls von Saigon vor 47 Jahren vergessen?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陳銘華#(8.0)

 

伊沙:也许需要对下一代人加个注释:西贡就是今天的胡志明市,作者还私信告诉我:"南越當時的教育制度高中畢業後考上秀才才能選大學"。这是一首大好之诗,读完心中五味杂陈,作者陈铭华代表着《新诗典》散文诗(或曰"不分行诗")的顶流,他老而弥坚越写越好。本诗是6月上半月推荐诗中毫无争议的冠军之作,特置于中国诗人节一一端午节推荐。

​庄生点评《新诗典》陈铭华《4月30日.西贡》:在学生课间休息时,我读了一遍,每次看到繁体字就有亲切感,从小就读繁体字的诗文,没有隔。诗的第二节可以说写学子的岁月静好,而诗的第四节写出了战争的残酷,连续用“我以什么理由忘记”贯穿全诗,撼人身心!在诗人的心中,西贡是淹没了47周年。我不知道诗人是否是1975年的时候去的美国,但看诗人简介是1979年定居美国洛杉矶。人类也没有理由忘记那些过往的惨痛,但诗人唯有以诗记之,告诉后人发生了什么,此诗让人唏嘘!

马金山|读陈铭华的诗《4月30日·西贡》的十一条:
1、分行,或者是不分行,诗,就是诗;
2、人生的经历,即是写作的宝贵财富,不仅暗含着现实的生活,还蕴含着事物的本真面貌;
3、陈铭华,祖籍广东番禺,1956年12月生于越南嘉定,1979年9月定居于美国洛杉矶。中学时期开始写诗,1990年12月偕诗友创办《新大陆》诗双月刊,任主编。著有诗集《河传》等;
4、在陈铭华的诗里,很多次出现过西贡这个地名,可见这个地方对诗人的影响有多大,与此同时,作为诗人,这个地方也成为了他最重要的写作素材;
5、陈铭华的诗,语言厚重而内含丰富,长句子与不分行的文本,既带有典型的时代背景,还具有明显的文化特征,每一首诗,一经发布,即成为经典的诗歌范本;
6、以独具一格的形式,写历史的长河,不容忽视的记忆,不仅告诉我们思维模式的重要性,而且还告诉我们经历对人生的深远影响与意义,本诗即是例证;
7、而第二节(段)不分行的文字里,写满了多重文化信息的内容,字里行间跳动的脉搏,就是历史的文化底蕴与时代符号;
8、诗中以三个独立成行的句子,“我以什么理由来忘记”,既有承上启下的作用,还有某种情绪的诠释,且饱含着莫名的滋味;
9、而第四节,则布满了战争的痕迹,描述的各种细节深入浅出,而又不免让人有点黯然神伤;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动词,以及文化的信息都是诗歌丰富的内容”;
11、文化之诗、历史之诗、厚重之诗。

【亚坤评诗】
4月30日.西貢
作者|陈铭华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大诗!一首内容含量非常丰富的大诗!

首先,这是一首深含“生命况味”的时间回望之诗。从个人角度讲,本诗是作者对自己早年生命旅程和生活记忆的一种深度“回望”和“反哺”。
从历史的角度讲,本诗是作者对西贡那段历史的深度“提纯”、“回望”和“反思”。诗中所展现的“丰富情感”和“幽微情绪”,深刻揭示了作者“个人成长史”中的“暗疤”。
不管是个人的生命痛感,时间记忆,还是历史的“烟尘”,作者内在的“感受”毫无疑问是复杂的、深刻的、厚重的、难忘的。

其次,这也是一首文化之诗。你看诗中第一段提供的“素材”,皆有明显的“文化因素”。我在想:也许是西贡这个地方原本就是一个复杂的“多文化”、“多民族”、“多种群”的集合地。这才给作者“原乡之心”带来了不同的“生命质感”和“文化反思”。

另外,这也是一首反战之诗。你看诗中第二段提供的“内容”,对战争和战争背后的遗留问题,明显具有深度的“思考”和“伤痛”。

全诗素材非常丰富,内容深刻,心灵空间里深含着“善意”。
诗歌形式采用散文化的方式进行推进。很有特点!
两段内容都用相同的主题句来做“引子”。最后还留有“尾声”作为呼应。
诗歌情绪一直贯穿到结尾。情感饱满、思想深刻、意味丰富!好诗!

(马亚坤.2022.06.03.上海)

 

 

 

GEBRÜDER ZHOU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3月 18, 2022

Zhang Jingcheng
GEBRÜDER ZHOU

Ich habe einige Bücher gesammelt,
von Lu Xun
und von seinem Bruder Zhou Zuoren.
Zuerst in einem kleinen Teil des Bücherschranks,
dann in einem großen Rahmen.
Ich hab die zwei Brüder
niemals getrennt.
Ich glaub ihre beiden Seelen im Himmel
haben auch nichts dagegen.

Alles in Rauch und Wolken verstreu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8.0)

《新诗典》小档案:
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伊沙推荐:有意思!在当前国际形势国内舆情下,特别有意思。汉奸身份,不该也并未影响二先生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但是终究成不了大先生这般的"民族魂",历史公正,文学有道。此诗对作者本人来说,属于另辟蹊径,十分可贵。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周氏兄弟》:本诗写出了不少现代文学读者+书虫的共有体验。周大+周二,这兄弟俩的书就该放在一起,互为映衬,互为对照。同理——概念人儿写不出这首诗。这也恰是大先生和二先生的生平与作品留给今人的启迪。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周氏兄弟》:背道而驰的周氏兄弟,却在诗人的书柜里相依相偎:“从来没有让他兄弟俩/分开过”,诗中毫不掩饰对两位文学大师作品的尊敬与喜爱,足见诗人内心对他俩最终分道扬镳的遗憾和惋惜,只想尽一己之力帮助他俩“复合”,并设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在诗人看来,所有的恩怨情仇,在时间的长河里早该“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短短十行里不仅涉及文学与历史、还有自我意识的彰显,以及特立独行的诗歌精神与素养。

【亚坤评诗】
周氏兄弟
作者|张敬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坦诚讲,这首诗不太好评。

原因在于:这首诗涉及到的内容比较复杂。
最复杂的是:本诗涉及到一个史观问题。

历史是当下的历史!当然也是非当下的历史!历史是发生的历史,当然也是书写的历史!历史是活着的历史,更是死去的历史!

这里面的复杂性和特殊性问题,搞史学研究的人,应该深有体会。

从我的史学观角度讲,作为一个后学,审视前人的观念、行为、作品等内容时,我会尽力回到“事件本身”,直接呈示,而不会做价值评价,更不会做史学评判!

这倒不是说我本身没有观念或价值标准,而是自我进行“个体悬置”了!这也许是一种相对冷静的史学研究策略!

这首诗说的核心问题,其实就在这里。不管是文学史意义上的,还是政治观念上的,还是生活和情感上的,先不说对错,用作者的原话讲——“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是否真的烟消云散了,我们暂且不讲。但,历史的真实性(发生史)影响逐渐弱化,历史的书写性(评价史)影响逐渐增强,这倒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只从文学史的角度看,二周在自己的系统中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个基本没有争论!

如果从时代行为的角度讲,这兄弟俩的选择差别可就大了。这里面牵涉到政治、价值观、时代处境、个人思想、命运等一系列问题。非常复杂!

但周作人亲日,并在伪政府工作这是事实!
这当然是致命的“污点”!

如果从生活和家庭的角度讲,周家兄弟,唯有周作人处理的最好!也做的最到位!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不管怎么讲,本诗最终给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本人也很认同。
那就是:
“从来没有让他弟兄俩/分开过/我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我想他们如能看到今日之国运,应该感到欣慰!

(马亚坤.2022.03.18.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SCHULWEG – 莫高 Mo Gao

2月 2, 2022

Mo Gao
SCHULWEG

Meine zwei großen Schwestern und ich
sind damals oft barfuß
im matschigen Lehm gesteckt.
Wir mussten durch eine lange Schlucht,
bis unter die Bogenbrücke von Changzhen,
dort haben wir uns den Schlamm abgewaschen.
In der Schultasche hatten wir neue Stoffschuhe
(mit selbstgestickten Sohlen von Mama),
so sind wir dann in die Schule gegangen,
von Stadtkindern
nicht zu unterscheiden.

2021-10-10
Übersetzt von MW am 1.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6.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2日(大年初二),3957首,1236人。第6个莫高(四川)日

伊沙推荐:大过年的,不能因为这半月进前二的是一家子,这个亚军就不给了。本诗之所以是亚军之作,一是有一份难能可贵的诚实,我发现并不是所有口语诗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不诚实要口语诗干吗);二是本诗很有社会学意义:农村出身的孩子就是比城里的孩子更知道奋斗,作者自己就是明证。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上学记》:小时曾在南方的矿区小学读过一个多学期,身边的同学与北方的不太一样。当时只以为是地域差别,现在回想,还有城市与城镇的区别。本诗所写的经历,当与我那些南方同学的条件,还要有一定差距。遥想岁月,我们都是从什么样的地方出发,一路坎坷走来呵,改革开放在国人生活中的伟大,由此可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莫高《上学记》:记忆中留下的多是个人史中弥足珍贵的部分,而细致入微的细节呈现则令诗歌具体而深入人心,唯其如此,诗歌才能传递出被封存的诗意,释放出历久弥香的岁月芬芳。诗歌的最后尤为出彩,也是的点睛之笔,将乡下孩子的自尊与自信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深入到本诗的内核,一首诗的力度,也正是从这样的内核的抵达而来。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2.1诗人莫高《上学记》
春节期间,浓浓的怀旧味道暖人心,新诗典上也不例外。这首诗也是一首暖人心的诗,曾经艰辛的上学路化为多年后的诗作上学记,对细节的刻画倾注着诗人对妈妈和两个姐姐的情感,倾注着对乡村的苔沟、拱桥的情感,当时觉得苦的东西,如今能咂巴出更多的味。最后两句诗“我们就和城里的孩子/没有了区别”,仿佛一下子调亮了整首诗的色调,让读者也跟着明亮起来。

​马金山|读莫高的诗《上学记》的十一条:
1、好好生活,就会写出好好的诗;
2、极好的诗,往往表面平静,而给人内心的感受往往极其复杂而且深刻;
3、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新世纪诗典》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4、昨天木匠,今天莫高,一定会让人记住,且会记住很久,不只是因为他们是夫妻关系,更是因为他们的好诗,以及这个重大的新年的日子,值得他们值视一生,骄傲一生。祝贺!祝福!
5、莫高的诗,以平实的语言,善于挖掘内心深处的情感,结合个人的体验,注入新鲜的事物,以及具有深层的含义和引人思考的东西,值得细细回味;
6、本诗以具体的细节,深入浅出的描述,将农村孩子上学的经历,以高清的视角,形象生动的画面,还原了一代人共同的生活和记忆,
7、所揭示出来的东西,不仅仅是本真的社会现象,更是一代人心理世界建构的精神状态,虽然诗里行间的味道平实,但给人带来的回味感,却印象最深;
8、尤其是“妈妈亲手纳的鞋底”,对于那个时代而言,既充满着浓浓的爱与温暖,更是内心的幸福与欢喜,这是一种真实的内心世界,这一点,我极有共鸣;
9、诗的结尾,把社会化的城镇现象,以及童年时光中,最再乎的东西呈现出来了,且达成了某种积极的,健康的感觉,这点对于成长过程中的孩子而言,至关重要;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具体的事物就好了,情感自己会流泻出来”;
11、记录之诗、童年之诗、时代之诗。


【亚坤评诗】
上学记
作者|莫高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因为新诗典昨日推送的木匠老师和今日推送的莫高老师是一家子。本着对诗严肃的态度,我又回头仔细对比了一下这两首诗。

首先要说一下,今日之诗和昨日之诗都是写内心深处的情感和记忆,都充满着爱意和苦涩,都是以情动人。但这两首诗的内质却非常不同。

昨天的诗,细读之后有一种柔和而又内强的女性气息(请你仔细读,读个几十遍)。诗歌主要靠致命的细节、语言的幽微和女性视角取胜。而今日之诗,语言诚实、质朴、本分。读后,诗歌有一种深远的空间感。气息和内部力量更加克制、平稳、隐忍。

也许是因为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又有作者这种深度的生命体验,所以这首诗带给我的情感冲击力还是很强的。
诗的前六行是平静的叙述,没有什么情感波澜,却非常重要。首先它是诗歌整体情绪的累积和推进。这六行内容的具体呈示,是为了后面诗歌内核的爆发做准备的。它越平静越好!事实上,作者完全控制住了。

诗的前六行还有几个细节,非常重要。我整理了一下“我和两个姐姐,经常光着脚,叉着黄泥巴,走很长的苔沟,在进入场镇一座拱桥下,上学前,把泥脚洗干净”。
这些叙述指向作者内心记忆里的一个“情感空间”。贫困生活中带着暖意!它是诗歌内部力量的生发点!是这首诗生命的“魂”!

直到后五句的出现,这首诗的内部情感才最终得到了完满释放!
哦!我们终于知道“赤脚叉黄泥,又洗脚穿鞋去上学”,是因为那是一双母亲手纳的新布鞋。这时,情感的浓度达到高潮。令人泪目!

更重要的还没完。最后三句“穿上后再去学校 我们就和城里的孩子  没有了区别”
这直接把一首高浓度的个体情感之诗推向了更宏阔的社会学语境中去了。由此,它就不再是作者的“个案”,而是特殊时代,农村孩子的“共性命运”。

作者依靠“乡村生活记忆”、“母爱高浓度表达”、“深远社会学反思”三个层面,把一个农村孩子的命运、情感和心理写活了!真诗!情诗!重诗!

(马亚坤.2022.02.01.上海)

 

IM HEIMATORT ZUM BEGRÄBNIS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12月 20, 2021

Zhang Jingcheng
IM HEIMATORT ZUM BEGRÄBNIS

Er hält die Seelenfahne
hoch über dem Grab,
wendet sich an die Leute,
lange weiße Haare zucken in seinen Brauen,
macht einen langen Seufzer, sagt:

“Für jeden kommt diese Stunde,
der Mensch frisst jedenTag Staub,
sein ganzes Leben,
dann frisst ihn die Erde, der Staub mit einem Haps.”

Niemand macht mehr den Mund auf,
nur noch
die Erde
sagt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 …

2021-04-10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7.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1日(冬至),3914首,1227人。第7个张敬成(河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伊沙推荐:口语诗写风土民情,也占优势,你说口语诗还有写啥不占优势?一方是符号、概念、加泛泛抒情,一方是对于具体事实的挖掘、发现、开采,你说谁会占优势?不言自明。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回老家埋人》:人生大感慨,既直观、具体又超验,“土吃人”看得人惊心动魄,后面的象声词小节,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冲击力。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回老家埋人》:一句“土吃人只一口”,这是诗中的“他”对人“生于尘土,归于尘土”最深刻的理解,无论是“人吃土”改是“土吃人”都阐释的是“人”与“土”密不可分的关系,也是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了人类对自然现象的认识与把握,以及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的顺应与抗衡。 整个最后一节都由拟声词构成“扑 / 扑,扑 / 扑扑,扑扑扑”,这是土埋人的声音,是逝者入土为安的声音,也是生命拔节的声音,也许正是如此这般 生命才能循环往复 ,生生不息。

马金山|读张敬成的诗《回老家埋人》的十一条:
1、作品是最有意义的东西,其次才是作者,才是作品以外其他的东西;
2、写事与物,越细小的部分,越具有丰富而独特的弹性力,在内心深处产生强烈的震撼效果;
3、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4、去年十一月,北京磨铁诗歌活动前与敬成兄首次见面,并同居一室,聊诗至晚,倍感亲切与温暖。今年六月份,在绵阳再次见面,仍然印象深刻,这是诗人的聚会,更是纯粹的友谊;
5、张敬成的诗,自带中原风情和乡土气息,在细微的事物变化之间,构筑起本真的生活质感和强大的事实诗意,诗里行间具有丰富而典型的地域文化与思想内涵;
6、本诗由一个情景,在鲜明的画面之中,将深藏生命体验的话,以及震撼人心的生活状态,直观地铺垫出来,无不透着生命之重;
7、诗的第一节,在一系列的动作之中,形成了鲜明场景和效果,不仅交待出了丧事情节,还明确出年长者的形象,为下面的画面提供了有力的铺垫;
8、后面三节,首先是老者的感慨,接着是众人的表情,以及埋葬的填土声,莫名的带给人伤感的同时,就是沉重的内心波动;
9、标题也较为口语化,以极其直接的方式,表达具体的事物,凸显生命之重,既有直叙,又有展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诗不仅是生动的语言,还是一气呵成的产物”;
11、乡土之诗、生动之诗、口语之诗。

 

 

LAGERRAUM – 陆勤应 Lu Qinying

11月 30, 2021

Lu Qinying
LAGERRAUM

Ein altes sechsstöckiges Haus ohne Lift,
da ist die Wohnung von einem Freund.
Vor dem Haus stehen ebenerdige kleine Gebäude,
das sind Lagerräume für jeden Haushalt,
ordentlich zugeknöpft vor der Brust.
Wir gehen Essen und kommen vorbei,
drei von den Lagern sind offen.
In jedem seh ich ein gelbes Ofo,
alle sind schon privat überno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30日,3893首,1224人。陆勤应(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陆勤应:男,汉族,1972年7月14日生人,安徽省庐江县白河村人。有诗歌在《北京文学》《北方作家》等杂志、报纸刊发表。

伊沙推荐:口语诗讲究独特视角的个人发现,发现世界角落中的奥秘,本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新人"如此成熟,体现的是后口语诗成体的成熟,令人欣慰。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勤应《储藏室》:隐蔽的角落偶然洞开,呈现出的是人心的隐秘。我虽然不是小黄车的赞成者(因为它以畸形的暴食暴饮式的伪需求,扰乱了这个国家本就十分艰难的自行车产业),有时甚至还因为它们的恶劣占道,生出“电锯狂魔”般肢解的念头,但将其据为己有的做法,确实太过分了。不过也许我们错了——在少数人心里,他们热爱的邪恶岁月,才刚刚过去了半个世纪多一点。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29诗人陆勤应《储藏室》
一个妙喻:一排储藏室是一栋老楼胸前穿戴齐整的纽扣。一个发现:三间敞开的储藏室里都是矮屋藏车,实则为偷车。小黄车也曾是我所在的小城中一道黄色的风景线,给人们出行带来过方便,但后期本地体验极差,连押金也无法退还。不知占为己有的这几家是否有过这种遭遇,会不会也是因此而把小黄车私有化。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原因,这样做都有失公德。当小黄车成为过去,也许待在储藏室中是它最好的归宿,具有标本和陈列的意义。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陆勤应《储藏室》:   昨天刚刚看到一则新闻,某地几家经营餐饮的老板联合起来为环卫工人免费提供午餐,结果快开饭的时候,被一群大爷大妈一抢而光。如果说这是“明抢”的话,诗中所写“在打开的三家储藏室里/我看到/都有一辆/占为己有的/小黄车”的这种将共享单车据为己有的行为,就属于小偷小摸的“暗盗”。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一类爱“小偷小摸”的人屡见不鲜,他们往往觉得自己的行为只是占小便宜,无伤大雅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顺手牵羊的行为发展下去有可能会已经触犯法律。诗人洞察世事并将这一现象写进诗中,视角独特切入精准,语言行云流水暗含讥诮,立体地呈现出某些小市民令人不齿的苟且之事,以引发众多读者的关注与思考。

 

 

LEUTE AUF DEM LAND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6月 7, 2021

Zhang Jingcheng
LEUTE AUF DEM LAND

In der Pandemiezeit hab ich was nachgeholt,
die Fernsehserie “Zaun, Frau und Hund“.
Da gibt es den alten Mao Yuan,
der tätschelt seinen Hennen den Hintern
und sagt, heute werden sechs Eier gelegt.
Er hat das Gefühl und die Erfahrung.
Meine Oma hat es genau so gemacht.
Wie viele Eier die Hennen jeden Tag legen,
sie hat es gewusst.
Wenn die Eier mehr waren,
hat sie gewusst, die kommen vom Nachbarn,
da hat die Henne ins falsche Nest gelegt.
Dann ist sie getrippelt mit kleinen Füßen
und hat das Ei hingebracht.

2020-03-2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6.0)

伊沙推荐:实话实说,4.4云诗会上,面对本诗,我犹豫了五秒,为什么?因为它写得不聪明,本诗之亮点在于摸鸡有数的生活质感,你不必告知我灵感从哪儿来,在什么期间,这是口语诗中的口水部分,像日记,像原材料。有些口语诗人觉悟(或者丧心病狂故意为之):口语诗不是另有标准,口语诗的标准仍是诗的标准。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乡村人家》:生活感很足。从影视或其他作品得来的灵感切入,本来属于间接经验,有点吃亏。但作者很快和奶奶的记忆衔接上了,间接经验很快转轨到了直接经验,这样质感也就成立、可信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乡村人家》:艺术来源于生活,一点没错。我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很多生活场景,你会觉得很熟悉,因为差不多都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无论是电视剧中的“茂源老汉”,还是“我奶奶”,都是乡村人家的典型代表,是带给我们艺术创作灵感的钥匙。诗中洋溢的淳朴的民风,浓厚的乡村生活气息,以及奶奶善良美好的品性,都带给人亲切自然的阅读体验。虽然诗的前半部分稍嫌冗赘,但瑕不掩瑜,仍不失为一首好诗。

马金山|读张敬成的诗《乡村人家》的十一条:
1、诗意在于意;
2、文字是思想的体现,诗就是精神的内涵;
3、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4、敬成兄在诗人和教师的身份下,又拥有了诗评者的身份,并在逐步建立一种新的平台符号,这于诗事也将是一个莫大的功德;
5、本诗的素材,具有典型的中国式风格和深刻的一代人记忆,而诗的风格则具有独特的后现代主义色彩,有章无句,却字字可触及生活的事物;
6、诗一开头,即以大疫入笔,交待出具体的历史背景,并由此延伸出生活里所有可记录的内容,即为诗质的转角;
7、尤其是诗中的“《篱笆、女人和狗》”、“鸡下几个蛋”和“小脚”,这些充满了生活质感与时代特点的印记,将细腻的情感,具体的人物形象和生活还原于生活本身;
8、而诗最后的描述,特别是“迈开小脚/给人家送去”,倾刻间将作品拔高到一定程度,不仅是对人物形象的描写,更是对人物精神层面的挖掘与呈现;
9、唯一的缺憾是,诗的前几行如果再干净,直接一点就更加好了,毕竟好的开头,是吸人眼球的基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的诗,洁净度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之一”;
11、生活之诗,质感之诗,后现代诗。

 

 

STEINLÖWEN – 莫高 Mo Gao

5月 17, 2021

Mo Gao
STEINLÖWEN

Unsere Nachbarn renovieren,
die Hofmauer und das Tor werden wie in Europa.
Das Steinlöwenpaar, die sind überflüssig,
sie liegen beim Kieshaufen gegenüber.
Wenn es regnet, sieht man verweinte Gesichter.
Meine Frau sagt, wir sollten mit den Herrchen verhandeln,
die Steinlöwen könnten vor unserer Tür stehen.
Ich sag, das geht nicht,
die Steinlöwen sind schon lange bei denen,
die haben eine Seele.

2021-04-16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4.0)

伊沙:记得游若昕也写过石狮子,那石狮子是死的、冰冷的,莫高的这只石狮子是活的、会流泪的、有灵性的一一前者是鲁迅"吃人派",占大多数的正确认识,所以后者就是祛蔽,就是别开生面,就是5月下半月亚军。我年轻时不是一个彻底的"吃人派",我中年以后也不是一个完全的"复古派",我永远关心的是思维不能僵化、诗维拒绝正确。前些日子,华少"代孕诗"所引起的种种争议,我的心迹也无非如此。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石狮子》:好题材!国人爱在门前立物辟邪,狮子是最常见的一种。不过姿态神情却是随着匠人们的趣味各异,记得有好几次在幼儿园之类的门前看到小狮子咧着嘴,分明像那些哭闹着不想上幼儿园的娃娃。莫高这首涉及到了时代的审美风尚改变,一部分石狮子也开始步入“退役”时段。读了让人感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莫高《石狮子》:我国人民自古以来就认为石狮子是风水上的瑞兽,摆放在大门口不仅可以化解很多房屋格局造成的形煞,还能够增强建筑物的阳气,因为狮子生性凶猛,所以才会有镇邪护宅的作用。这样的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才有了本诗中命运多舛的那对石狮子,只是因为主人装修风格的变化,在欧式风格面前,石狮子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于是便沦落到“被丢到对面的一堆砂石旁”的下场,可谁知大至一世界,小至一微粒,万物都是有灵性的,这对狮子当然也被认为“是有灵性的”,可正是因为“石狮子跟着主人久了/是有灵性的”,才使得它们的命运注定不会被改变。所以今后的日子里每当下雨,石狮子依然会“泪流满面”,读到此处不由令人心酸:石犹如此,人何以堪?妻子的感性与善良,我的理智与坚决,形象鲜明生动,寥寥数语便呼之欲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莫高的诗《石狮子》的十一条:
1、言外之意,即为诗;
2、事物的错位,甚至是移位,构成的弹性,皆为诗性,或者诗意;
3、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新世纪诗典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4、去年北京磨铁诗歌活动中,见到过作者一面,其诗与其人一样,具有同质的感觉,里面都潜藏着一个字:“活”,或许,这就是生命力;
5、本诗的好,除了其中极为丰富的合义,和画面的清晰与真实感外,还有故事情节的新鲜感和生命活力,不仅轮廓分明,而且线条自然流畅;
6、正如诗中所写的那样,石狮子被作者写活了,带有生命的质感、事物的触碰和时光的纹理性,语言通俗而紧实,并暗含某种深意;
7、诗中石狮子的命运,虽然写的是物的,但在物的背后,揭露的是人的信仰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力,特别是中西文化的碰撞,挖掘出更深一层的思想性;
8、不难看出,诗中描写的是旧题材,而思想给予了它“新”的东西,且既有深刻的认识,还有对生命更深层面的感受,不可谓不绝妙而精彩;
9、特别是结尾的观念情节,充斥着人性的光辉形象,溢满生活的智慧,灵动、鲜活而明澈,冒出诗意的光芒;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维的奇异和鲜活,构成了诗的层次与境界”;
11、生命之诗,情景之诗,画面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莫高《石狮子》

 

 

 

 

 

 

EINKÄUFER MIT ZIGARETTE – 唐欣

4月 20, 2017

Tang Xin
EINKÄUFER MIT ZIGARETTE

1972, auf einer Zugreise
sieht ein Einkäufer einen Stand
mit Waren für ausländische Gäste.
Neugierig erkundigt er sich über den Preis
einer Zigarettenmarke. Ein Ausländer lächelt,
vielleicht aus Mitleid. Jedenfalls,
der Einkäufer ist tief getroffen. Niemand
darf auf Chinesen herabsehen! Niemand!
Ohne zu zögern kauft er eine Packung,
verwendet mehrere Monatsgehälter
(er trägt öffentliche Gelder bei sich),
aber wovon sollen er und seine Familie
in nächster Zeit leben?  Er spürt eine Träne
und zündet sich eine Zigarette an,
durch den ganzen Waggon geht ein eigenartiger Duft.

März 2017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17

Yi Sha 伊沙:ÜBERQUERUNG DES GELBEN FLUSSES (1) 車過黄河 (雙語版)

9月 6, 2016

Yi Sha_Cover_Web

fabrik_logo

Yi Sha 伊沙: ÜBERQUERUNG DES GELBEN FLUSSES 1 車過黄河
Band 1 Gedichte 1988-2009
Übersetzt von Martin Winter 維馬丁
Zweisprachige Ausgabe Chinesisch/Deutsch
Mit einer Kaligrafie und zwei Grafiken von Yi Sha

Preis/€: 15,00

TEXTPROBESample Pages

READING IN VIENNA ON OCTOBER 15, 2016!

Martin Winter & Juliane Adler lesen aus: Der Mond muss perfekt sein/ Yi Sha: Die Überquerung des gelben Flusses

LATERNENFEST 元宵节 1972 – 2009 伊沙

2月 25, 2016

CAM01077

Yi Sha 《1972年元宵节》
LATERNENFEST 1972

ein kleines kind
ein kleines kind so gross wie ich
mit einem roten lampion
rennt durch die nacht

das zweite mal
dass ich ihn seh
seh ich einen feuerball
in seinen händen

der lampion hat feuer gefangen
er schreit vor verzweiflung
und rennt und rennt

das dritte mal kommt er im traum
gleich in der nacht

er ist ein feuerkind geworden
in der grenzenlosen nacht
hält er in der hand
einen kühlen klaren mond
während er rennt

2005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4

 

Yi Sha 《无题(76)》
[OHNE TITEL NR. 76]

am laternenfest
wie soll ein junggeselle
den tag verbringen

am billardtisch im freien am nachmittag
schwingt er kugeln mit kollegen
verliert ziemlich viel

am abend daheim
kocht er ping-pong-bälle
schluckt sie allein

in der nacht geht er spazieren
brennt feuerwerk ab
für kinder die sich nicht trauen

hebt manchmal den kopf
zur geliebten in funken
zur familie im mond

2009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6

Yi Sha 《无题(77)》
[OHNE TITEL NR. 77]

am laternenfest
am fünfzehnten tag
am ersten vollmond im mondkalender
schenkt ein onkel seinem neffen eine laterne.
von diesem chinesischen brauch her
denk ich an meinen neffen
in amerika: eric
auf chinesisch: wan yuxiang
pure american born chinese
jeder der uns beide gesehen hat
sagt ohne ausnahme
er ist eine kopie
von mir als bub
genau so ein schlingel
kräht auch wie ein enterich
sucht immer aufmerksamkeit
produziert sich vor gästen
wie der onkel so der neffe
ein chinesisches sprichwort
in new york geboren und groß geworden
mit der gratis-kuhmilch von new york state
am telefon ewig blabla
kann kein wort chinesisch
lieber eric, dein onkel zerbricht sich den kopf
wie du deine laterne bekommst
jetzt mal ich im computer
etwas wie einen heißluftballon
das ist deine laterne die schick ich sofort
bitte borg dir die fackel von lady liberty
und zünd sie dir an

2009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6

CAM01075

《1972年的元宵节》

一个孩子
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
提着一只红灯笼
在黑夜之中跑过

我第二眼
又看见他时
只见他提着的是
一个燃烧的火团

那是灯笼在燃烧
他绝望地叫唤着
仍旧在跑

在当晚的梦中
我第三次看见了他——

变成了一个火孩子
在茫茫无际的黑夜中
手里提着一轮
清冷的明月
在跑

(2005)

Yi Sha reads

《无题(76)》

元宵节
一个单身汉
该怎样度过这一天

下午他在露天球台上
跟同事挥拍打元宵
负多胜少

晚饭回家吃
煮了一锅乒乓球
独自吞下

夜里出来溜达溜达
替不敢放炮的小孩
把炮放啦

偶尔抬头望望
烟花里的爱人
月亮上的亲人

(2009)

Yi Sha Makedonia

《无题(77)》

正月十五
是舅舅该给
外甥送灯笼的日子
从中国的民俗
我想到我那
美国的外甥
英文名叫艾瑞克
中文名叫万宇翔
纯种华裔
同时见过我俩者
无不说他长得
跟我儿时
一个球样
调皮捣蛋的个性也像
连公鸭嗓子都像
表现欲很强
人来疯
这又应了一句
中国的俗语
“外甥随舅”
生在美国喝纽约州的
免费牛奶长大的小宇
电话里永远呜哩哇啦
只会说英语的艾瑞克
舅舅现在想的是如何
将中国的灯笼送给你
我在电脑上画了一个
热气球般飞行的灯笼
现在就给你发过去
请你用自由女神手中的火炬
把它点亮

(2009)

Yi Sha notebook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