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ackpack’

NOTIZ ZUM UKRAINEKRIEG – 莫高 Mo Gao

6月 23, 2022

 

Mo Gao
NOTIZ ZUM UKRAINEKRIEG

Als der Krieg ausbrach
sah ich in den Nachrichten
so viele Ukrainer
aus ihrer Heimat flüchten.
Sie hatten Eines gemeinsam:
Sie nahmen nicht viel Gepäck mit
(Es ging einfach nicht).
Jeder Mensch einen Rucksack,
so wie wir auch oft auf der Reise.
Ich sag zu Mu Jiang,
wir müssen unbedingt
solche Rucksäcke gut aufbewahren
und bereit haben.

2022-03-0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7.0)

 

《新诗典》小档案: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现在企业供职,相信唯有口语诗能表达和写出日常生活状态。

伊沙:莫高算是我近年所交的新朋友,俄乌开战百余日了,我们还从未交流过立场问题,我也从不会去打听什么,更不会去说三道四地干预,我以为这是做人的基本涵养:别人的立场与我无关。而作为诗人、《新诗典》主持人,我只需要保持专业的专注与敏感:这是一首好诗,好在由一个细节生出的共情,让全篇充满代入感和感人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俄乌战争纪实》:人同此心。每看灾变新闻,都禁不住会设身处地,绝望地想自己会怎么办。本诗便极好地还原了这一层。善良的人,谁不是天生的和平主义者呢——除了那些欺压过和正在欺压我们的人类败类。

高歌:​本诗印象深,以至于逛商场时想起它,也想买个逃难时用的双肩包……也许需要给不熟悉诗人的读者解释一下:诗中的木匠系诗人的妻子,也是一位诗人。

【亚坤评诗】
俄乌战争纪实
作者|莫高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全诗总计十二行。前九行如标题所写,它是战争的画面纪实。
当然,这里有一个很核心的点,也是这首诗的精彩点,需要说明一下。
应该讲,这个纪实的视角,是一种转述的视角,它是一个第三视角。说实话,我们也不可能有第一和第二视角。这里的所有人并不在这场战争里直接受难,且也无法如战地记者一样身临现场。
这里就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诗中占据主体性的我,究竟应该怎样去表达战争的问题。这真得很重要。
如果只是依据材料去阐述战争现场。那么它其实是有问题的。自战争开始,这种诗实在太多了。
让我惊喜的是:当我读到这首诗的最后三句时,诗的主人翁出现了。这是最重要的一个转折。一个精彩的“细节提纯”!
它把我们无法直接触摸到的战争带到了一个人的“个体感受里”。由此,诗的内部精神终于链接上了。我们能很直观地感到:战争一点都不远,它其实距离我们很近。
此时,作者幽微的心理状态,是可感的,是现实的,更是落地的。
这首诗除了具有浓厚的“现实反思”意识之外,我还读出了深刻的悲悯、无奈和良善!

(马亚坤.2022.06.23.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