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1983’ Category

和平和戰爭 – Frieden und Krieg, Peace & War

6月 8, 2022

和平和戰爭
維馬丁

俄國侵略烏克蘭
大規模侵略烏克蘭
現在一百多天了
歐洲在二戰以後
有哪些戰爭?
南斯拉夫戰爭,
差不多整個九十年代,
非常殘忍,
非常可恥。
還有現在
俄國在烏克蘭
的侵略戰爭
我是歐洲人
十八歲左右才開始學中文
一開始學繁體字
比簡體字早
那時候在維也納
有台灣女朋友
台灣留學生
一直都說中國
幾乎每次說的是台灣
國民黨教育
1988年到1990年
我在台灣
女朋友留在維也納
她很容易吃醋,
太容易相信人家跟她說
我在台灣怎麼樣怎麼樣
其實沒什麼,真的
在台灣發現了很多當代歷史,
台灣和大陸
都需要找民間的資料
台灣1988年雖然剛剛解嚴
可是相當自由,
外國人都自己找房間
我的房東很巧就是歷史學者
以後也是文學專家,
閩南話文學
他因為不屬於國民黨
不能在大學工作,
對我沒關係
我們幾乎每天晚上交談
我的中文因為他進步,
還有自己喜歡北島等等,
還有崔健
跟女朋友的愛情散了,
主要是她不能相信我。
跟房東,跟台灣,跟一些同學
的友情
一直繼續
關注當代現實,
從台灣和大陸的文學、音樂、朋友
找歷史和現實
也不會停止
我是歐洲人
奧地利人
為什麼寫詩?
為什麼學中文?
一直覺得沒具體的答案
也許有才能,其他的
都是偶爾出來的
不過感情,上面說的一切
無論發生什麼
和平和戰爭
也就是這樣

2022.6

湘莲子制图

湘莲子制图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SPALT – 卿荣波 Qing Rongbo

6月 8, 2022

Qing Rongbo
SPALT

in der früh einen apfel gegessen
irgendein stück
steckt in den zähnen
nehm zum ersten mal zahnseide
trau mich fast nicht
mach die augen zu
zieh den faden hinunter
in der zeit nachher
schau ich
in jeden spalt
an meinem körper
überall stochern
hab zuviel angst
so viele spalten
sind in mir drinnen

2022-03-0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卿荣波之6.0,一路上也伴随着一定的失败率,原因比较明显,我在此点明一二:水至清则无鱼,意道破则无诗,清浊浓淡之间的分寸感是诗人才华的一部分。这一首就把控得比较好。

 

 

IF THE WORLD BELONGED TO WOMEN – Wutong Zi 梧桐紫

6月 6, 2022

Wutong Zi
IF THE WORLD BELONGED TO WOMEN

In second grade
I had a fight
with a boy in our class.
Don’t remember now
what about exactly,
just that I said,
if the world had no females like me,
there could be no boys like him around.
He answered,
without us males
you couldn’t even have daughters.
This retort
had me baffled.
Even now
I still haven’t found
any weapon against that.

3/6/22
Translated by MW in June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吾桐紫#(9.0)

 

《新诗典》小档案:吾桐紫,1983年生,福建宁德人。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中国口语诗选》《中国口语诗年鉴》等。

伊沙推荐语:说理是诗之一义,说理的最高境界是富含理趣,当理趣出现的时候,读者就忘记了作者是在说理,本诗就是如此。

况禹点评《新诗典》吾桐紫《假如世界是女人的》:少年逗嘴,牵出来的生命奥秘。从趣味出发,抵达生的思索。

【亚坤评诗】
假如世界是女人的
作者|吾桐紫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典型的直接依靠叙述而产生的诗。“叙述出诗意”,或者更进一步,“说话出诗意”,在这首诗中显露无疑。
虽然,在此诗的结尾部分,我们仍能看到“口语化背后诗性的生发和精神空间的延伸”,但它仍然在作者的直接言说中。那是直接言说和陈述带来的诗意。它并没有用“非言说”的诗歌技巧。比如冷抒情、想象、解构、修辞、渲染等等。
这其实很不容易。

尤其令人赞叹的是结尾句的“致命一击”。那是这首口语诗能否成功的“关键”。如果把最后三句删掉,剩下的部分完全就是“陈述”,它无法构成“诗”。一旦加上最后三句,整首诗的“哲理空间”和“生命质感”就全有了。

如果我们再加上标题,这个诗性意味就更足了。本诗标题与内容遥相呼应,内部哲思贯穿全诗,是一首很好的“哲理诗”。

(马亚坤.2022.06.06.上海)

 

 

REQUISIT – 苇欢 Wei Huan

12月 10, 2021

Wei Huan
REQUISIT

Wir paar Mitglieder
des internationalen Salons
in diesem Semester
wollten für Belebung sorgen
und haben zwei große Tische mit Gratis-Dim-Sum aufgestellt.
Der Ehrengast, ein 70jähriger norwegischer Wissenschaftler,
sitzt dort vor seinem Bildschirm, wartet,
er hat kaum verstanden
was hier jetzt abläuft.
Meine Kollegin hat Doktorat, kaut einen Hühnerflügel und fragt:
„Hat er schon kapiert,
dass er nur Requisit ist für unsere Party?“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苇欢#(16.0)

 

《新诗典》小档案:苇欢,生于1983年1月,诗人,文学翻译,“磨铁诗歌奖•2016年度诗人大奖”得主,第八届NPC李白诗歌奖翻译奖得主,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铜舌奖(最佳青年诗人奖)得主。著有双语诗集《刺》(2017),主要译著包括《灵魂访客——狄金森诗歌精选集》(2018)和《爱人——世界经典情诗100首》(2019)。现居珠海,任职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1日,3904首,1224人。第16个苇欢(广东)日

伊沙推荐:有人老觉得在"怎么写"上创新才叫创新,但是何其难尔,其实在"写什么"上创新也叫创新,后者还能拉动前者。疫年云会盛,现场有名堂,写进诗,非常对。

况禹点评《新诗典》苇欢《道具》:哈哈哈,写得好!全球疫情视野下的生活,有的是苦情,也有的是苦熬下的自娱自乐。这才是艺术家笔下生活的滋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苇欢《道具》:哈哈,“端坐在屏幕的另一边等待”的挪威科学家,成了“用来开party的道具”,这恐怕是他当初万万没有想到的。虽是博士一句戏谑的玩笑话,却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疫年之下人们生产、生活、学习、交流及思维方式等方方面面,所产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诗人敏锐地抓住生活中切实存在,又常被忽略的细节,以点睛之笔加以升华。语言自然轻松不事雕琢,而众生百态跃然纸上且鲜活可感。

马金山|读苇欢的诗《道具》的十一条:
1、诗的艺术在于,写下,让事物自己出来;
2、写出来,就是让画面自己说话,让诗自己说话;
3、苇欢,生于1983年1月,诗人,文学翻译,“磨铁诗歌奖•2016年度诗人大奖”得主,第八届NPC李白诗歌奖翻译奖得主,第二届中国口语诗奖铜舌奖(最佳青年诗人奖)得主。著有双语诗集《刺》(2017),主要译著包括《灵魂访客——狄金森诗歌精选集》(2018)和《爱人——世界经典情诗100首》(2019)。现居珠海,任职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校区;
4、2016年,珠海诗歌活动,首次见到苇欢,并知道其是河南老乡,且诗写得锋利,尖锐。2017年,惠州诗会再次见到苇欢,典雅大方的气质背后,是一颗强大的诗歌之心;
5、苇欢再早之前的诗,带有尖锐的色彩在其间,给人一种特别敢写的感觉。而近年来的诗,则趋于平实的生活日常,给人一种耐读的直观感受,这是一个诗人的诗的历程,更是一个诗人的生活历程;
6、本诗从自己的生活与工作环境入手,将中外文化的差异性通过对会场的描述,以挪威科学家的身份表现出来,并把人当成道具,实则荒诞,却给人以无限值得品味的东西;
7、此诗犹如一个个镜头,在相互之间切换自如,一个场景,累加到另一个上面,却在另一个上面,转到了一个人的嘴上,成为完整的故事结构;
8、诗中“屏幕的另一边”,把大疫情境下的大背景表现了出来,而“正在啃鸡翅的博士”,则以另外一种身份,既说出了真相,又表现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形象;
9、仔细品读,会有一种莫名的嘲讽意味在其中,尤其是对于文人而言,诗中描写的故事,似乎更加具有代表性,正是如此,才更需要诗人敏感的抓取;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并把所经历的写出来,才是诗的,诗人的,该有的生活”;
11、场景之诗、情境之诗、生活之诗。

 

 

HEILIGWASSER TEMPEL – 闫永敏 Yan Yongmin

10月 20, 2021

Yan Yongmin
HEILIGWASSER TEMPEL

Mönche in blauen Kutten,
einer hebt seine Kutte an
und geht sehr schnell.
Hab noch nie so eilige Mönche gesehen,
deshalb starr ich ihn an.
Er spürt meinen Blick,
grüßt mich,
sagt, kommen Sie.
Ich schau mich weiter um,
in einer grossen Halle dann
schlägt dieser Mönch einen Gong.
Ich knie auf den Polster, leg meinen Rucksack ab,
er sagt, Tasche vorn im Auge behalten,
damit’s keiner wegnimm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闫永敏#(22.0)

 

 

伊沙推荐:又见僧人。口语诗的一大特点,就是将僧人当成人来写(不是神或文化符号),通过生活化的细节。所以口语诗,压根儿不止于语言的口语化,也不止于这观那观,它是人之为人的极其高级的思维方式。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0日,3852首,1212人。第22个闫永敏(天津)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闫永敏《在圣水寺》:当代人写和尚,喜欢写其俗。但多数写不好,因为写出来的不是和尚的俗,而是自己的俗。况且和尚之道,也不是要避俗,而是通俗,在信愿和俗世间搭建一道桥梁。比如本诗,和尚俗得恰到好处,满满都是善念。这显出的又是作者的心境与功力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9人诗人闫永敏《在圣水寺》
僧人的本质仍是人,这首诗生动地写出了这位僧人作为人的一面,他不拘所谓的小节,“走路快”,像邻家小哥那样善意提醒客人防止包被拿,读来有趣、有意思、有味道,同时仍不失僧的本色。一首好的口语诗让人记住了一个亲切的僧人,也记住了这座让人内心有所触动的寺庙:圣水寺。

黄开兵:闫永敏的诗,往往都是动静极小的,极细腻,很耐读,此诗依然如此,情节还有了波折,甚至可以当微电影剧本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闫永敏的诗《在圣水寺》的十一条:
1、文字是心灵的窗户;
2、不用真情写出来的文字,是没有温度的,是没有热量的,还是没有灵魂的;
3、闫永敏,出生于1983年1月12日,籍贯河北省,现居天津;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再次见到闫永敏,还是一样的对事物充满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这些都构成了一个独特的诗人特质;
5、闫永敏的诗,先锋、现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精神气质,是原创力和启发性都很强的诗人,还是自带原生精神与思想性的诗人;
6、在读此诗的时候,我不禁在想,如果把诗中的僧人,改为一个特定的平常人,会是什么样子,还会有这么强大的诗质吗?
7、本诗由两个细节,很好地诠释了寺院内的人世情节,将看见,和感受到的僧人世事,以极小的动作幅度,呈现出事实真相的同时,还有感觉;
8、此诗写得极为生活化与场景化,与诗这个形象相吻合,不仅如此,在平实的语言面前,显现出无尽的能量和力量;
9、回归到了人的身上,从诗开始急切的僧人,到结尾善意的提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反差,搭建起诗意的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微小的细节,式微的动静,就能够掀起惊涛与骇浪”;
11、人生之诗,生命之诗,后口语诗。

 

黄平子读闫永敏《在圣水寺》

——《新世纪诗典》3852

在圣水寺

闫永敏

穿蓝色长衫的僧人
提着长衫的一角
走路很快
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
不禁盯着看
察觉到我的目光
他对我打招呼
说来了啊
我继续参观
然后在一个大殿里
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
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
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
防止被人拿走

黄平子读诗:“穿蓝色长衫的僧人”,外貌描写。是那种灰蓝吗?“提着长衫的一角/走路很快”,动作描写。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这是古代的标准礼仪。“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不禁盯着看”,一个女人家盯着僧人看,这就失礼了。“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对我打招呼/说来了啊”,好一句“来了啊!”平时打招呼不都是“吃了没?”“我继续参观/然后在一个大殿里/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再见。这位僧人被“我”惦记上了。“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防止被人拿走”,蓝衫僧人显然也记住了“我”。善意的提醒里充满禅意:寺庙里也有贼。佛只受香火,不管俗事!
2021年10月20日14点5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LUCHT – 刘德稳 Liu Dewen

4月 22, 2021

Liu Dewen
FLUCHT

Einarmiger Alter
im Morgenlicht
sitzt am Steintisch,
spielt eine Partie mit sich selbst.
Ich bin schon weit weg,
hör nur
von hinten
laut:
„Schach!“

2021-01-18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德稳#(6.0)

伊沙推荐:活色生香的孤独。有志的口语诗人都有这个意识:古体诗、抒情诗、意象诗能写的,我们都能写,并且可以表现得更鲜活更好。与此对应,这三种诗型的诗人面对口语诗就不会这么想,一副无知的傲慢姿态,所以必将走向灭亡。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德稳《出逃》:常态的生活出诗难。不是没有诗,是难在你怎么把诗核拎出来。一句“将军”出来,诗的抓手就有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德稳《出逃》:一声“将一军”,将孤独感写到了极致。“晨光”、独臂老人”、“石桌”、等意象构成了一幅幽远、禅意的境界,干净、漂亮的语言令小诗含蓄隐忍,回味悠长。

黄开兵:曾经,我也经常一个人下象棋,左手黑棋,右手红棋,输了要打手背……此诗中的独臂老人无法“左右互博”,孤独比我更甚!诗题“出逃”还指向一个孤独的身影:诗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刘德稳《出逃》

出逃

刘德稳

晨光中
独臂老人
坐在石桌前
自个下棋
我走出很远了
只听得
身后
大叫一声
“将——军”

2021.1.18

黄平子读诗:“晨光中”是时间。晨而有光,说明太阳出来了。这是一个好天气。“独臂老人”是人物。“独臂”写外貌。“老人”写年纪。“坐在石桌前”是地点。“自个下棋”是事件。以上是“我”的所见。后面是我的所闻:“将——军”!从这一声“将——军”里,可以知道老人下的是象棋。老人本来是自个儿下棋,这一声大喊,是喊给谁听的呢?赵师秀《约客》云:“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独臂老人约了没?诗的题目叫做《出逃》。这个出逃者是谁?为什么要出逃?出逃和这首诗的内容有什么关系?刘德稳把读者带到一个棋局里了。

2021年4月23日21点46分

EIN VOGEL WIEDER EIN VOGEL 一隻鳥又一隻鳥 LIU XIA 劉霞

9月 22, 2017

EIN VOGEL WIEDER EIN VOGEL

vor langer zeit schon
haben wir von diesem vogel gesprochen
keine ahnung woher er gekommen ist
wir waren ganz aufgeregt
er hat uns zum lachen gebracht

an einem abend im winter
in der nacht, da ist er gekommen
wir haben tief geschlafen
niemand hat ihn gesehen
erst in der früh im sonnenlicht
haben wir auf dem glas
einen kleinen schatten bemerkt
der war lange dort
und wollt noch nicht weg

wir haben den winter verflucht
das lange schlafen im winter
wir wollten eine rote lampe
dauernd brennen lassen
um dem vogel zu sagen
dass wir auf ihn warten

die trauben im hof
sind wieder auf dem rahmen gewachsen
die fenster waren nicht mehr zu
wir haben noch auf den vogel gewartet

an einem samstag
bedeckter himmel, kein regen
sind wir zusammen ausgegangen
um ein neues kleid für mich zu kaufen

es ist dunkel geworden,
bei dem wonton-laden mit vielen leuten
haben wir jeder zwei große schüsseln gegessen
auf dem weg zurück
waren wir ganz still
haben uns innerlich nicht wohl gefühlt

daheim angekommen
die lampe im hof ist aufgeflammt und erloschen
eine kette von grünen trauben war auf den stufen
wir sind zugleich stehen geblieben
haben in den himmel geschaut
gleich wieder auf den boden
er war hergekommen
wir haben nicht gewagt, von ihm zu sprechen
nur im stillen an ihn gedacht
gefürchtet, dass er nie wieder erscheint

endlich war die tür offen
der rote glanz hat geleuchtet
auf dem karierten papier
du hast nicht schreiben können
ich wollte das neue kleid anprobieren
und hab die knöpfe nicht aufgekriegt

er war hergekommen

Mai 198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17

 

 

一只鸟又一只鸟

 

我们很久以前
就常常说起那只鸟
不知道来自哪里的鸟
我们兴致勃勃
它给我们带来了笑声

冬天的一个晚上
是晚上,它真的来了
我们睡得很沉
谁也没有看见她
就在有太阳的早晨
我们看见它留在玻璃上的
小小的影子
它印在那里
好久不肯离去

我们讨厌冬天了
讨厌冬天长长的睡眠
我们想让红色的灯
长久地亮着
告诉那只鸟
我们在等待

院里的葡萄
又爬满架子了
窗子不再关上
我们仍然记得那只鸟

一个星期天
天阴沉沉的,没有雨
我们一起出门了
去时装店给我买了一件新衣服
天黑下来的时候,又去
那个人很多的馄饨铺子
一人吃了两大碗馄饨
回来的路上
我们不吭声了
心里觉得有点不舒服

到家了
院子里那盏灯忽明忽暗
一串青青的葡萄落在台阶上
我们同时止住了步子
望了望天
又赶紧低下了头
它来过了
可我们不敢说
只是在心里想着
生怕它永远不再来了

门终于开了
红色的光神秘地铺开
在有格子的纸上
你写不出字了
我想试一试新衣服
却怎么也解不开扣子

它又来过了

1983.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