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dvice’

HEILIGWASSER TEMPEL – 闫永敏 Yan Yongmin

10月 20, 2021

Yan Yongmin
HEILIGWASSER TEMPEL

Mönche in blauen Kutten,
einer hebt seine Kutte an
und geht sehr schnell.
Hab noch nie so eilige Mönche gesehen,
deshalb starr ich ihn an.
Er spürt meinen Blick,
grüßt mich,
sagt, kommen Sie.
Ich schau mich weiter um,
in einer grossen Halle dann
schlägt dieser Mönch einen Gong.
Ich knie auf den Polster, leg meinen Rucksack ab,
er sagt, Tasche vorn im Auge behalten,
damit’s keiner wegnimm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闫永敏#(22.0)

 

 

伊沙推荐:又见僧人。口语诗的一大特点,就是将僧人当成人来写(不是神或文化符号),通过生活化的细节。所以口语诗,压根儿不止于语言的口语化,也不止于这观那观,它是人之为人的极其高级的思维方式。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0日,3852首,1212人。第22个闫永敏(天津)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闫永敏《在圣水寺》:当代人写和尚,喜欢写其俗。但多数写不好,因为写出来的不是和尚的俗,而是自己的俗。况且和尚之道,也不是要避俗,而是通俗,在信愿和俗世间搭建一道桥梁。比如本诗,和尚俗得恰到好处,满满都是善念。这显出的又是作者的心境与功力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9人诗人闫永敏《在圣水寺》
僧人的本质仍是人,这首诗生动地写出了这位僧人作为人的一面,他不拘所谓的小节,“走路快”,像邻家小哥那样善意提醒客人防止包被拿,读来有趣、有意思、有味道,同时仍不失僧的本色。一首好的口语诗让人记住了一个亲切的僧人,也记住了这座让人内心有所触动的寺庙:圣水寺。

黄开兵:闫永敏的诗,往往都是动静极小的,极细腻,很耐读,此诗依然如此,情节还有了波折,甚至可以当微电影剧本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闫永敏的诗《在圣水寺》的十一条:
1、文字是心灵的窗户;
2、不用真情写出来的文字,是没有温度的,是没有热量的,还是没有灵魂的;
3、闫永敏,出生于1983年1月12日,籍贯河北省,现居天津;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再次见到闫永敏,还是一样的对事物充满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这些都构成了一个独特的诗人特质;
5、闫永敏的诗,先锋、现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精神气质,是原创力和启发性都很强的诗人,还是自带原生精神与思想性的诗人;
6、在读此诗的时候,我不禁在想,如果把诗中的僧人,改为一个特定的平常人,会是什么样子,还会有这么强大的诗质吗?
7、本诗由两个细节,很好地诠释了寺院内的人世情节,将看见,和感受到的僧人世事,以极小的动作幅度,呈现出事实真相的同时,还有感觉;
8、此诗写得极为生活化与场景化,与诗这个形象相吻合,不仅如此,在平实的语言面前,显现出无尽的能量和力量;
9、回归到了人的身上,从诗开始急切的僧人,到结尾善意的提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反差,搭建起诗意的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微小的细节,式微的动静,就能够掀起惊涛与骇浪”;
11、人生之诗,生命之诗,后口语诗。

 

黄平子读闫永敏《在圣水寺》

——《新世纪诗典》3852

在圣水寺

闫永敏

穿蓝色长衫的僧人
提着长衫的一角
走路很快
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
不禁盯着看
察觉到我的目光
他对我打招呼
说来了啊
我继续参观
然后在一个大殿里
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
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
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
防止被人拿走

黄平子读诗:“穿蓝色长衫的僧人”,外貌描写。是那种灰蓝吗?“提着长衫的一角/走路很快”,动作描写。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这是古代的标准礼仪。“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不禁盯着看”,一个女人家盯着僧人看,这就失礼了。“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对我打招呼/说来了啊”,好一句“来了啊!”平时打招呼不都是“吃了没?”“我继续参观/然后在一个大殿里/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再见。这位僧人被“我”惦记上了。“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防止被人拿走”,蓝衫僧人显然也记住了“我”。善意的提醒里充满禅意:寺庙里也有贼。佛只受香火,不管俗事!
2021年10月20日14点5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MPRESS DOWAGER TRUMP – 莫高 Mo Gao

11月 15, 2020

picture by 邢昊 Xing Hao, click on the image for more

Mo Gao
EMPRESS DOWAGER TRUMP

When he said
“America first!“,
when he said
“No-one understands better than I“,
when he said
“Drink disinfectants to cure the virus!“;
when he withdrew from even more groups and assemblies,
when he put even more business and people from China
on sanctions lists;
I saw a shadow behind him,
of a dowager empress from the Qing dynasty.
I was thinking,
shouldn’t I remind folks in America,
but
wouldn’t they think I had idle concerns?

8/15/20
Translated by MW, November 2020

特朗普太后
莫高

当他说
“美国优先”
当他说
“没人比我更懂”
当他说
“喝消毒液可以治病”
当他宣布退出更多的群
当他把更多中国人和中国公司
纳入制裁名单
我在他身上看到
清朝一个太后的影子
我在想
要不要提醒一下美国人民
那么
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操空心

2020.8.15

picture by 邢昊 Xing Hao, click on the image for more

picture by 邢昊 Xing Hao, click on the image for more

WIR KÖNNEN NUR GLAUBEN – 庞琼珍

1月 8, 2020

Pang Qiongzhen
WIR KÖNNEN NUR GLAUBEN

Der Schaffner kontrolliert,
da komm ich erst drauf neben mir
sitzt eine frische Studentin auf dem Weg zur Uni.
Ich muss einfach sagen, was man so sagt,
jedes bisschen mehr lernen
bedeutet du hast es später leichter.
Ich weiß schon, das stimmt nicht ganz,
aber sie und ich kommen von gewöhnlichen Eltern,
wir könnens nur glauben.

August 2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