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Antique times’ Category

EIN TEIL VOM WASSER AUF DER ERDE – 魏诗童 Wei Shitong

5月 24, 2022

Wei Shitong
EIN TEIL VOM WASSER AUF DER ERDE

Die Tränen von den Aliens
sind auf die Steine gefallen,
als die Saurier ausgestorben sind.

2021-03-3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3.0)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八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伊沙推荐:战火连天、大疫弥漫、怪病横生、人心错乱……地球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之中,在此严峻的形势下,读一读一位中国孩子对上一次地球浩劫的诗意阐释,是否会换来多一些警醒与刹车?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地球上的一部分水》:如果仅仅是外星人的眼泪、恐龙灭绝,这基本上还是属于孩子想象世界里常见的元素,甚至可以说,是多年来好莱坞科幻在影视银幕屏幕上,为我们植入的效果。但一加上题目——《地球上的一部分水》,这就厉害了,彻底进入了童叟皆宜的想象世界,而且着想象离我们生活的环境并不那么远。诗就是这样,一句之差(有时甚至是一词之差),天地完全不同。

【亚坤评诗】
地球上的一部分水
作者|魏诗童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想象力奇绝,深含时代隐喻又内部充满文明守望的好诗。
小作者只有八岁。应该讲,她不会想到这些“非诗”的问题,但当她随口说出这些诗性话语时,一首诗的所有内容就全有了。
有时候,孩子的诗,就是一种“天赐”。可遇不可求。所以,我一直主张家长应该随手记录孩子的说话。一旦时间过去了,又没有发现,就自我失效了。

这首诗的标题真是点睛之笔!它是全诗的精神内核,是整首诗的“发动机”。
“外星人的眼泪”在孩子的心中多么具有“神秘又超能量的光辉”。它散发出的是真正的爱!
如果结合标题看,眼泪就是那一部分水,或者说是地球的“水眼”。这样,诗歌的思想性就更高了。它散发出的不光是童心之怜悯,更是“地球之光”,是“人类之光”,是一种真正的生命大爱!

通过本诗,站在成人的视角,我确实看到了一个超纯度的“孩童之心”。她透明的眼睛里,照射的是整个地球!

(马亚坤.2022.05.24.上海)

 

MEIN FREUND DER HÖHLENMENSCH – 胡家进 Hu Jiajin

5月 12, 2022

Hu Jiajin
MEIN FREUND DER HÖHLENMENSCH

ich hab die nachricht ausgesandt,
er schreibt erst nach einer stunde zurück.
ich sag er ist ein höhlenmensch,
ein smartphone ist eine verschwendung für ihn.
er sagt homo sapiens der moderne
und stumpfer höhlenmensch passt perfekt.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推荐:本诗是我现代诗写作课第二届学生中涌现的第四首订货诗,在课堂上一读出,把大家逗乐了,把我也逗乐了。年轻人活泼的心思即诗,快人快语即诗,可惜绝大部分人终生不知道,而有些人写了一辈子,也不晓得这些才是诗,是现代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胡家进《我的山顶洞人朋友》:一看就是女孩写的,诗中男孩的幽默我喜欢,尤其在目前这个幽默在全球减少、而偏执却在翻倍增长的时段。学会让你的生活多一些幽默和对幽默的欣赏,不仅是少年人,更是成年人们的新功课。

【亚坤评诗】我的山顶洞人朋友作者|胡家进(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长话短说。关于这首诗,我想说的话,其实在其它诗中有所涉及。我不想重复。在此说三点。1.一首诗的标题非常重要。它是一间房子的钥匙。给一首诗起一个好的标题,其实是很难的。我相信写诗好多年的人,都有这方面的体会。这首诗的标题就很有意思。它既精准,又有趣味性,还有文化深度意味。2.一首诗选择一个什么样的“诗点”进入诗歌本身,这非常重要。本质上看,一首诗成功与否,与作者的个人诗感和选择的角度直接相关。比如这首诗,它本来应该是一首常态化的小情诗,但因为选择了“山顶洞人”这个角度,整首诗的色彩和质感就完全不一样了。另外,诗歌结尾部分“山顶洞人和现代人是绝配”这一句把这首诗从“情诗意味”拉进“文化诗”内部中去了。3.这首诗的语言很放松,很有幽默感!这非常重要。尤其是口语诗,更是如此。这是现代诗的一个很重要的品质。年轻的写作者,似乎在这方面占有很大优势。期待00后的年轻写作者,在生命的旅程中,能一直保持这种松弛和自然!(马亚坤.2022.05.12.上海)

 

 

QU QIUBAI UND DIE INTERNATIONALE​ – 轩辕轼轲 Xuanyuan Shike

5月 1, 2022

Xuanyuan Shike 轩辕轼轲
QU QIUBAI UND DIE INTERNATIONALE​

1923
hat Qu Qiubai die Internationale
als Erster ins Chinesische übersetzt.

1935
hat Qu Qiubai vor seiner Hinrichtung
die Internationale gesungen.​

1966
haben die Roten Garden,
die mit Qu Qiubais Internationale
aufgewachsen waren,
sein Grab zerstört.

1. Ma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ai 2022

 

 

UNSICHTBARER ZOO – 王清让 Wang Qingrang

4月 25, 2022

Wang Qingrang
UNSICHTBARER ZOO

Lachst du noch über den Adler im Käfig mit eingezogenen Flügeln?
Lachst du noch über das Reh im Käfig mit eingezogenen Hufen?
Lachst du noch über den Tiger im Käfig mit eingezogenen Krallen?

Gott geht hin und her im Garten der Sterne
und schaut auf die Menschen im Käfig der Erde.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清让#(8.0)

 

伊沙推荐:王清让的诗一旦选出自然没有问题,甚至还比较经典化。关键在于常有选空的时候,我觉得一则是些诗的旧影尚未在心中清零,二则考虑得太周到反而不好了。生命,还应该进一步放松。

【亚坤评诗】
隐形动物园
作者|王清让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时代之诗
一首反思之诗
一首反讽之诗
一首人性之诗
一首内醒之诗
一首思辩之诗

全诗短短五行,总计两段。但它所沉思和指向的内容是非常深刻、现实和尖锐的。
它似乎抛出了一个诗的“引子”。让所有读到它的人(真正的读者),都能思考一下自己的“所在”。

从诗的空间感上讲,它是开放式空间结构。第一段的三个长句,理论上,其实可以一直排列下去。
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在自己的价值观系统中,继续往下排列。
问题的根源是:不管你怎么排列,什么观念,何种语言,哪种文化,请问我们是不是都在笼子里?
试问一下:你“现实的笼子”和“精神的铁窗”,可曾开着天窗?

从当前现实生态、舆论环境和人心状态上讲,这首诗有巨大的现实意义。

从我的角度讲,“隐形动物园”其实早就不“隐形了”。它已经变成了赤裸裸的“角斗场”。

第二段“宗教化的提升”,把这首诗的“沉思力”深度升华了。

(马亚坤·2022.04.24.上海)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 邢昊 Xing Hao

4月 20, 2022

Xing Hao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Ihr Dichterlinge
sollt nicht arrogant sein.
Müsst ihr Unterlagen schreiben,
könnt ihr keinen Furz tun.
Li Bai konnte wohl
recht gut Sätze bilden.
Er hat sich den Kopf zerbrochen,
wollte gerne im System sein,
vielleicht der große Pinsel
zu Rechten des Kaisers.
Aber er hat gemerkt,
er hat nicht das Zeug,
um das Zeug zu sch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7.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1日,4034首,1246人。第27个邢昊(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邢昊,原名邢少飞,六十年代初,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当代先锋诗人、画家。
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山花》《作品》,香港《秋萤诗刊》, 韩国《同胞文学》《东北亚新闻》,美国《新大陆诗刊》《休斯顿诗刊》《ΆrchΩ》、《ZET》,奥地利《podium》等国内外文学杂志,发表诗作千余首。
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六十多种选本。获第四届亚洲诗人奖,第十一届李白诗歌奖特别奖、《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美国亦凡文学奖。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
从外部因素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正从黄金时代,步入白银时代。但从其内部作品品质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恰恰正从白银时代,步入黄金时代。《新世纪诗典》在捍卫现代汉语诗歌尊严的同时,也坚定地捍卫了中国诗人的独立精神。
在《新世纪诗典》这个残酷的竞技场,我学会了运用减法。一行十个字,我减成五个字;一首十五行,我减成五行;十一年写了近千首诗,我减得只剩下八十首。我的奋斗目标不大也不小,等到《新诗典》十五周年,争取再拿出五十首实打实的干货。

伊沙推荐:这个写材料的别太自信,李白能否写你那种材料我不知道,但李白可以起草大唐帝国的国书,代表作是失传的《嗤蛮书》,李白在大明宫翰林院堪称先进工作者,被皇帝、贵妃频频召见,很忙很红火。是以,当代人这点小聪明小悟性,压根儿就对付不了活色生香的历史。是以,解构它,难度低了点儿。


​【亚坤评诗】
一个写材料的嘲笑李白不是那块料
作者|邢昊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事实指向的诗。

这首诗所“特指”的问题,很尖锐、很现实、很棘手、很常见、很可感、很无奈。

一定意义上讲,它是当代诗人、艺术家等群体的“死穴”。
在现实语境和社会丛林中,艺术家如果想求得“自我”,实现“精神纯度”和“艺术生命”的自由圆满,一个最困难的现实问题——怎样在现实社会生态中“破”并最终“立”住。

说得再简单一点,一个艺术家怎样在保持“艺术纯度”、“自由意志”和“高峰体验”的同时,又能整理好世俗生活。最起码,活得好、有尊严、有保障。

这个问题,本质上看,也是这首诗所折射和提纯的问题。

这是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一个“悖论”。
一个真正的“精神陷阱”。

当代诗人侯马曾在他的诗作《在京津塘高速加油站》中说“诗神就是让伊沙证明/当教师也可以写好诗/让徐江证明/自由职业也可以写好诗/让侯马证明/干公职也可以写好诗/让沈浩波证明/经商也可以写好诗”。

这首诗中的观点,我非常认同。它也基本回答了诗人邢昊在本诗中所指向的那个“深度问题”。
我甚至还可以依着本诗补充一点,我要大声说“诗神也可以证明/写好诗的人/也可以写好材料”。

这里面牵涉到“精神的锻造”、“思想的修炼”、“社会的内化”、“人性的把控”,甚至“哲学的沉潜”。
没有什么不可以,重点看你的“精神力”和“心性的修为”。
做好了,它都是互养的“精神财富”。

一首兼具现实意义、批判内质和反讽意味的好诗。

(马亚坤.2022.04.20.上海)

 

 

STUCK IN TIME – 被时间捆住

4月 19, 2022

《被时间困住》

我被时间困住,
人们被时间困住,
因为病毒,
因为有人
不能失控。
他们无法控制
两年多前,
还有19年前
2003 年。
让我们假装它没那么糟
那时一切很好,
所有一切都很好
但反反复复
现在人们
还陷入了战争。
多么精彩的一年!

水央 译

STUCK IN TIME

I am stuck in time,
people are stuck in time,
because of the virus,
because someone
cannot lose control.
They lost control
over two years ago,
also 19 years ago
in 2003.
Let’s pretend it’s not that bad
worked so well back then,
worked so well everywhere
again and again.
Now people are
also stuck in a war.
What a wonderful year!

MW April 2022

请看本来的问题等等!
https://mp.weixin.qq.com/s/NsgPyF2xHROX7SuYa3VEQQ

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WEISSE TRAUERFARBE – 孟升 Meng Sheng

4月 15, 2022

Meng Sheng
WEISSE TRAUERFARBE

Heuer schneit es sehr spät.
Heut früh ist die ganze Stadt weiß.
Ich geh mit Mama zum Morgengebet,
in der Kirche sind nur ein paar alte Frauen,
die murmeln mit gesenkten Köpfen.
Eine Alte steht da
mit großen Augen und weißen Haaren.
Sie schaut mich an, stumm.
Dann sagt sie, ich seh wie ihr Sohn aus.
Sie sagt, ihr Sohn sei vor ein paar Tagen gestorben.
Sie sei hier, um zu beten.
Sie wolle mir ein Geheimnis anvertrauen.
Sie macht ein geheimnisvolles Gesicht.
Ich beug mich zu ihr.
“Heute ist ein Weißes Begräbnis!”
Sie schaut sich um
und schließt die Augen.

Mir kommt es so vor, als wollte sie sagen,
“Gott ist gestor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16日,4029首,1245人。孟升(安徽)日

​《新诗典》小档案:孟升,安徽阜阳人,2001年生,现就读淮南师范学院,傲夫诗社成员。写作者。

伊沙推荐:我刚心说:在校大学生再不见出人的话,上我《现代诗写作》课的第二届亲学生就要杀出来了!便读到本诗,一个字:好!来自于傲夫诗社,是的,对年轻的习诗者来说,周遭小环境相当重要,遇得对,少走弯路,直奔大道。

马金山|读孟升的诗《白事》的十一条:
1、环境是一切作品的源泉;
2、对于写作,选对路子,才有可能写出经典,当然,这是我此刻的心境,或许到了明天,又不全是了;
3、孟升,安徽阜阳人,2001年生,现就读淮南师范学院,傲夫诗社成员。写作者;
4、通过伊沙推荐语,得知本诗作者来自傲夫诗社,这个当下极具平民化和先锋性的诗歌平台,不得不说,傲夫诗社,同样在通往普世的诗歌路上,愈发成熟与矫健;
5、本诗在一个到数个情节之中,显现出语言的多维空间和神秘感,既充斥着生命的气息,又隐含着人生悲惨的苦痛,融合进自然的现象,暗藏着生命的气息,沉实而冷峻;
6、诗中的细节部分,像极了一个个电影镜头,徐徐展开,隐隐于身心之间,透出淡淡的忧伤和人与人之间朴实无华的情感关系;
7、尤其是老人的话,点亮全诗,既含着多重色彩,又表现出某种特定的心境,特别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一现象,不由得叫人泪目;
8、标题《白事》,道出了诗的核心含义,尤其是在晚雪下白全城,给诗平添了一层浓重感,让人不由内心一阵悲凉;
9、如果非得提出一点什么的话,那就是“她说”,在语言,或者现实场景的处理上,显得过于粗糙,庞杂,是不是再简洁一点,会更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个体命运,即意味着写出了共同体的命运”;
11、命运之诗、画面之诗、悲痛之诗。

【亚坤评诗】
白事
作者|孟升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哇!忍不住赞叹感慨!这首诗的质感太特别了,语言太好了,真好!
当我得知作者是2001年生人,并且是傲夫诗社成员时,除了赞叹,我心里还很高兴,为年轻一代高兴,为傲夫诗社高兴。

作者这么年轻,起点就这么高,更重要的是诗感还这么好,语言也非常有现代质感,这很难得。
从诗中我甚至能感受到作者的“诗歌审美”和“语言匠心”。这是一位有自我独特语感和内部精神空间的年轻诗人。(我的个人感觉。当然,还需要接下来更多的诗去验证。)
期待作者更多的作品。

回到本诗,说几句。

在我看来,这首诗能称得上是“精神纯诗”。

我没想到一个00后,能写出这种深厚精神纯度的诗!中国当代诗,需要更多这样的年轻人,需要更多类似这种“内醒”和“审美”走向的诗!

按照我的观点(也仅仅是我的观点),口语诗在语言之“白”这个系统中,已经做得非常到位了。现在,是要往“白”这个系统里添加“颜色”的时候了。
当然,这里有个核心前提,“语言之白”是否提纯并释放的很干净。这需要夜以继日,千百诗文的“提升”和“锻造”。

这首诗的标题“白事”也非常具有“精神性”。甚至,有一种阔远的神性。(这是由诗中作者的诗歌语言烘托出来的感觉)

“白事”本身其实是个比较普通而常见的“题材”。但在这首诗中,标题“白事”和诗中的“今天有白事”(老人附在作者耳边小声说的话,也是这首诗的“眼睛”,是其精神内核)形成了一种“精神互指”。
这基本拉深了这首诗的“生命意味”和“精神深度”。

这首诗除了语言细节非常出彩外,它的整体叙述也非常精彩。
仔细读,能读出其内部的节奏感,甚至连安静又压制的语气都能读出来。

这种独特的“语言质感”给这首“生命大诗”披上了“幽微的心灵细节”。画面、语言、形式、节奏、质感、内容、精神都有了!
它甚至还有“深度文化反思”。结尾部分直接上升到了“宗教诘问”!

真是一首好诗!

(马亚坤.2022.04.15.上海)

SONNENBLUME – 刘敖夫 Liu Aofu

3月 24, 2022

Liu Aofu
SONNENBLUME

Man sagt, du sehnst dich nach dem Licht.
Ich sag, du richtest dich nach dem Sonnengesicht,
hängst dein Fähnchen nach dem Wind,
du stehst nur auf, wenns etwas bringt.

Die Sonnenblume sagt,
ihr habt jeder recht.
Aber ich denk an meine hunderttausend Körner im Bau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3.0)

 

主持人伊沙推荐语:一个诡辩,自圆其说,甚好甚好,向日葵这个热门题材,便有所突破。作为网红诗人,傲夫走红后让我最满意之处在于:他近几轮的诗各首都不一样,有区别,说明用心很深。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向日葵》:把一个熟知的意象放入现实的语境,一切看起来就不一样了。而这时对其做进一步的现场剖析,便显得格外具有震撼性。

周鱼:相比旁观者的声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为什么负责更重要。

王乙蓝:以往的文学作品中的向日葵不管怎么写都是理想的象征,正能量的化身,诗人刘傲夫的向日葵是千千万万个真实的你我中的一个。

兰象戎:这首厉害,两个转折的思辨,自然物相的社会启示,格物致知……

王飞长沙:向日葵一直很无辜,古往今来诗人们陟罚臧否,用以寄托各自的理想,今天终于有人替向日葵说了句公道话。

读刘傲夫《向日葵》|雪也

向日葵,也是永恒的题材了,古今中外写向日葵的诗歌很多了。在当代诗人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刘家魁老师的《向日葵》——
我只把太阳仰望
我只向泥土低头
我只遵守一个法——季节
我只开放一朵花——自由。
只有四行的诗歌,却让人读后过目不忘。同样也许会给你带来如电视剧《金粉世家》片头般那样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

诗歌和其他所有艺术一样,都讲究的是创新。刘傲夫的《向日葵》就有与众不同的艺术特质。诗歌7行,两个小节,三种说法。“有人说你向往阳光”,这是中性的看法,或褒义,因为向往阳光,没问题啊。世间万物,都需要阳光的普照。“我”的看法,明显就是贬义了。“看太阳脸色”,“见风使舵”,“无利不起早”等等,这也是“我”批驳向日葵的理由,这也有道理啊!对应人间,有很多的人可以对号入座的。

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啊。最后我们再来看看向日葵的答辩——你们都说得对,但我得对腹中的十万颗籽粒负责。也就是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有十万颗籽粒(这里是夸张的修辞手法),我要对他们负责,他们就是我必须护佑的子女。既然要对他们负责,那我就必须要看太阳的脸色,必须见风使舵,必须起早,必然向往阳光。

表面上,本诗似乎没什么意义。其实,这里有象征和隐喻的。太阳,向日葵,作为诗歌的意象,可以有哪些所指。这首诗,和目前的俄乌战争,有没有什么关联。这都是我们可以联系起来的方向和思路。

 

 

STOP, ICH FRAG WARUM – 潘洗尘 Pan Xichen

3月 21, 2022

Pan Xichen
STOP, ICH FRAG WARUM

Stop! Wünsch mir nicht sofort
Frohes Neues Jahr!
Ich will dich zuerst fragen,
Die Blütenpracht letztes Jahr im Garten,
Bauhinie, Azalee, Kamelie, Magnolie…
Jetzt sind alle verblasst,
und warum?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潘洗尘#(27.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2日,4005首,1243人。第27个潘洗尘(云南)日

伊沙推荐:继续过全球诗人节一一世界诗歌日。面向世界,中文诗歌的最大平台,照样还是里子面子同讲,再请出一位老将、名将、悍将。中文诗玩抒情,潘洗尘是顶级高手,你看本诗写得多么节制,话说一半藏一半,时代的巨浪打过来,自以为真理、正义、大道在手的诗人写起来就大喊大叫大讲大理无节制一把草了,诗最终惟艺术性是取,本诗是个很好的提醒。

况禹点评《新诗典》潘洗尘《停,我先问问你这是为什么》:最近不时在电视上看到“二手玫瑰”的主场梁龙,他那辨识度极高的糙嗓,每听都让我快乐。前两天还想,这个穿一身花花绿绿西装的家伙怎么这么眼熟?哦,还真有点儿像诗人潘洗尘!这不,又看到了老潘的玉照。还真像。本诗是一设问,问得空灵、跳脱,举重若轻。不用讨论,也无须急着回到。跟着问题进入思考和冥想,并尽量把这状态延长就好。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潘洗尘《停,我先问问你这是为什么》:诗中提出的问题,也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也许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诗人想让你多抬眼看看周围的世界,多关心关心“去年还满园都姹紫嫣红的/紫荆、杜鹃、茶花、玉兰”,它们是否快乐?如果它们都不快乐,何必问我快不快乐?心怀悲悯的人,不仅对他人怀着温情,就算是动物,花花草草牵亦挂于心,也会如同人一般看待。即便答案诗人早已了然于胸,但对于我们每一个被提问的人来说无异于一次警醒与沉思。

张小云:读潘洗尘《停,我先问问你这是为什么》

停!气势在先
问——反问,还是个不容回避的责问
这时代就是停不下来呀
去年的满园春色今年的暗哑
老潘没有答案吗
当然有
他要是的

必须给交待
疫情连绵战火纷飞的眼下
跟老潘诗中的境相不相干吗
他责问的你
是谁呢

2022.3.21

黄平子读潘洗尘《停,我先问问你这是为什么》

——《新世纪诗典》4005

停,我先问问你这是为什么

潘洗尘

停  先不要急于跟我说
新年快乐
我想先问问你
去年还满园都姹紫嫣红的
紫荆、杜鹃、茶花、玉兰……
今年都暗哑
这到底是为什么

黄平子读诗:潘洗尘:当代诗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有诗作《饮九月初九的酒》、《六月我们看海去》等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语文教材,先后出版诗集、随笔集17部。2009年以来先后创办并主编《诗歌EMS》周刊、《读诗》、《译诗》、《评诗》等多种诗歌刊物。曾获《绿风》奔马奖、柔刚诗歌奖、《十月》文学奖、《上海文学》奖、《诗潮》最受读者喜爱的诗歌年度金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等多种诗歌奖项。“停  先不要急于跟我说/新年快乐”,打断别人的话是很不礼貌的,何况是新年祝福。连新年祝福都忍不住要打断,你可以想象“我”的内心有多么着急。“我想先问问你/去年还满园都姹紫嫣红的/紫荆、杜鹃、茶花、玉兰……/今年都暗哑”,今昔对比。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就不知去年的好。没有对比,就不知今年的惨。“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只要看到过去年美景的人,肯定要问一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只要看到过今年现状的人,肯定要问一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2022年3月21日20点48分

 

FRISCHES FUTTER – 袁源 Yuan Yuan

3月 6, 2022

Yuan Yuan
FRISCHES FUTTER

In der Nacht freigelassen
aus der Quarantäne.
In der Früh aus dem Bett,
in der Wohnung sind Menschen
und Sachen ok,
aber das Futter für die Kaninchen
ist aufgebraucht.
Im untersten Regal
sind die “Sternstunden der Menschheit”
und die “Gedichte von Gary Snyder”
schon ganz
angeknabbert,
zwei richtige Löcher.

2022-01-0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袁源#(20.0)

 

伊沙推荐:同城诗人,我特别注意在一个月的封城期间写的诗,虽说人在幽闭空间里的抗压力和忍耐力有差异,但也能够看出诗人的道行。袁源也没有以头抢地嘛,其实兔子咬出的豁口比怨声载道怨气冲天更有力量,这是诗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袁源《新粮》:重大题材,尤其是带有公共话题性质的重大题材前,保持自控力是非常难的,诗歌恰恰需要一定程度的冷凝作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袁源《新粮》:两本经典的文学名著成了饥饿的兔子的“新粮”,这是疫情期间真实的文字记录,读来不免有些心疼又心酸。所幸的是“人、事安好”,这应该是最大的安慰。没有捶胸顿足,没有大放悲声,只是精妙的语言、内敛的情感加之具体而微的细节,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后疫情时代对人们的生产生活造成的影响,生动而又深刻。这些都令本诗显得卓尔不群,成为近期读到的最好的疫情诗,没有之一。

马金山|读袁源的诗《新粮》的十一条:
1、关怀力,也是一种力量;
2、后口语的妙处在于,让事物自己表达诗意;
3、袁源,男,1984年11月12日生于陕西宜川。2003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职于西安交大附中兴庆校区教科研中心。2013年6月9日《新诗典》推荐的《饥饿史》一诗,为首次发表诗歌作品;
4、袁源的诗,具有独特的现代感,对事物的观察细微而通透,且不乏机智的东西,不仅带有明显的中国元素,还深谙世事的无常与现实,幽默风趣之间,凸显时代特征;
5、本诗以记录生活的方式,将疫情下的事物呈现出来,而其中的细节却在不惊意之间,已道出丰富的情感和疫情对生活的影响,背后是一种态度和力量;
6、诗的前半部分,是对人所处环境的细节描述,以及具体事物的细微感受,这不仅是一种细节的表现,还是真实生活的写照;
7、后半部分,落实在一只兔子上,落在两道豁口上,而这个细节,诗人却赋予它鲜活而生动,让某种独特的感受,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了;
8、诗中描写,是对现实生活的再现,更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与关怀,在本身封闭的环境中,写出了一种生动的状态,着实让人心动;
9、诗的标题用得很是巧妙,让诗歌的内容更加丰富,且充满了意味,这是本诗的另外一个亮点,精准而徒增质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也是种诗写的能力”;
11、疫情之诗、关怀之诗、记录之诗。

 

 

EINSIEDLER AUFGESUCHT, NICHT ANGETROFFEN – 梅花驿 Meihua Yi

3月 6, 2022

Meihua Yi
EINSIEDLER AUFGESUCHT, NICHT ANGETROFFEN

Wir gehen in die Berge, Hundertjährigen-Suche.
Ein alter Mann sitzt vor der Tür
beim Körbeflechten.
Wir fragen ihn nach seinem Alter.
Der alte Mann sagt, 97.
Als er erfährt, warum wir kommen,
sagt er, ihr seid ein bisschen zu spät.
Seit ein paar Tagen gibts keinen mehr.
Kommt in drei Jahren,
vielleicht könnt ihr dann einen sehen.

2022-01-27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梅花驿#(24.0)

 

伊沙推荐:古题新写,也是口语诗的一类,但并不一定通向新古典。广西巴马村的阴影不散,这年头啥不造假?连寿星都造假,所以别当真,而本诗用一种轻松调侃的口气在写,恐怕也是没当真。

况禹点评《新诗典》梅花驿《寻隐者不遇》:“隐居”和鼓吹长寿,似乎是这二十年的俗尚。承平日久,人想长生,可以理解。像此刻正满腹心思、一团乱战的“熊大”“熊二”的国民肯定是没心情作此想。国人好福气,国人同时也好无聊,幸好作者借高龄老人之口幽上这一默,赋予了城乡接合部时代以智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梅花驿《寻隐者不遇》:题目来自古诗名,扑面而来的古风既神秘又吸睛。内容完全是现代感十足的口语诗,将“寻百岁老人”的过程写得富有戏剧色彩,虽然我国人口的平均年龄已达七十岁左右,但真正要找到一位百岁老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许寻找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参与这一过程当中的乐趣。结尾处那位九十七岁老人所说“三年之后再来/没准能见到百岁老人”,这既是对寻访者给予善意的心理安慰,也流露出自己能长命百岁的自信。看似写人记事,实际上也是对人的观察与思考,“失望”与“希望”交织,也令本诗滋味醇厚,如品醴酪。

【亚坤评诗】
寻隐者不遇
作者|梅花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脸上不自主露出会意的微笑。这可能就是“诗歌整体气质”带来的一种心理感觉。

就我个人而言,本诗可以说两点内容。

1.诗歌的标题为:寻隐者不遇。从我的阅读经验上看,“古题新用”在现代诗写作中,还是比较常见的。也许,从一定意义上讲,它能满足诗人向中华诗歌本源进行“追溯”和“应答”的“内在期待”。

即使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已经处在非常当代的诗歌环境中。我还是认为“那遥远的回声”是一种“诗歌基因”,它一直都活在每一个诗人的精神本体中。这甚至形成了一种“当代招引”!
虽然现代性诗人已经普遍不再写古体诗,但它一定在!最起码它一直存在我的体内,而且还在一直起作用!

本诗标题用得很巧!标题的“古典空间”和作者写的现代性内容非常“同和”。它们基本没有突兀感!很和谐!
我的体会告诉我:“古题今用”,或者更深一步“古诗今译”,其实并不容易操作!很容易适得其反!这里面牵涉到很复杂的“语言、语境、内容等诠释和转换的问题”。这个问题以后可以再讨论!

2.现代诗写作,想写得很松弛、很幽默,甚至产生一种“智趣”,其实很难。这首诗恰恰就有这样的优点。语言看似“漫不经心”,好像既没有发力,也没有太多情绪和情感释放,但就是在这种平实的语言中,诗歌内核已经推进完成了。这就是“释放的好”!“化而无觉”!

我个人的诗歌写作,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掉在“沉”和“重”里,想飞,但飞不起来。一直到现在,其实还有一些!这其实就是“习惯性发力”的问题。本质上,跟“心性”和“成长”有关!

本诗语言松弛,非常生活化,带着一种智性和幽默感。尤其值得学习的是:诗的幽默不是作者硬加入的,而是依靠一个九十七岁的老人之口自然阐述的。这种松弛和幽默的质感巧妙地增加了“生命的厚度”!

一种当代生活意义上的“生命禅诗”!

(马亚坤.2022.03.05.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7——3.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7——3.5)

 

EIN KLUMPEN BUTTER – 宗尕降初 Changka Gyamtso

3月 1, 2022

Changka Gyamtso
EIN KLUMPEN BUTTER

Wenn jemand im Krankenhaus liegt,
besuch ihn und bring einen Klumpen.

Zum Abschied von Verwandten und Freunden
bring einen Klumpen.

Gehst du zu jemand,
bring einen Klumpen.

Nach dem Streit zur Versöhnung
bring einen Klumpen.

Großer Chef kommt ins Dorf,
bring ihm einen Klumpen.

Sprechstunde beim Lehrer deines Kindes,
bring einen Klumpen.

Also
in tibetischen Breiten
gibt es kein Gefühl,
das ein Klumpen nicht ausdrückt.
Oder doch,
dann halt zwei.

2021-10-28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ae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宗尕降初#(5.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日,3984首,1243人。第5个宗尕降初(四川)日

伊沙推荐:​尽管我个人无福消受一一不吃奶及所有的奶制品,但我深知酥油在藏族人民生活中有多重要,不可或缺,本诗将此一点写得酣畅淋漓,是一首十分优秀的现代抒情诗,在这个扩大的三月上半月中,在一众名将高手的比拼中脱颖而出,夺取冠军!宗尕降初,为藏族增了光,为90后争了气!

​侯马:写的好。顿时想喝,顿时想到奶茶,去牧民家必送上一块砖茶,千百年深厚的传统和交流交融的历史流淌至今。

​况禹点评《新诗典》宗尕降初《一坨酥油》:一方水土,生一方饮食,而有些食物对于人际,还会溢出“果腹”之外的意义。从本诗看,酥油在藏民之间,显然属于后者。本诗结尾幽默、灵动,使传统的主题罩上了现代色彩。

【亚坤评诗】
一坨酥油
作者|宗尕降初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宗尕降初,藏族,1992年生,甘孜州人。

我认为这是一首典型的“文化诗”。

如果抛开读者身份,尽力靠近作者内心,走进本诗的情感内部,仔细体会,你就能发现这首诗内部涌动的“民族情感”。
这样看来,它本质上又是一首“抒情诗”。

由于这首诗是用口语写作,除了最后的“个体表达”外,基本上都是事实陈述。所以,从诗歌表层上看,我并没有读出太多“显性抒情的内容”。
这正式此诗值得称赞的地方。现代诗写作,尤其是基于现实生活,立足脚下的一线当代诗写作,据我目力所及,现在基本上没有人会选择“传统抒情诗的模式”。

那种建立在词语之上的“拔高式”抒情模式,在很具体的“事实物象”面前,在很现代的“社会情景模式”面前,在非常复杂的人类情感模式面前,在万物互联的“虚拟空间”面前,已基本失效了。
所以,我看到的抒情诗,更多是让诗歌内容或身体本身说话。它甚至都超越了“冷抒情”,直接回到了“自抒情”模式(姑且这样称呼)。

这首诗就是如此。看似写的是藏区常见的“酥油”,看似只是一种事实的陈述,实则是写藏区人民的“精神内部生活”,实则是写一种“生命之道”。
作者对这块土地上的爱和感情,不是用大而显的“词语抒情”展示出来的(那种力量很弱),而是用一种食物(酥油)的“使用频率”来事实陈述的。
我把这种方式称为“事实的抒情”。

很显然,“酥油”不光是藏区人情、礼仪、风俗、生活的“代表物”,更是一种深入民族心灵内部的“生命物”。它是一种“生命之奶”。更是一种“精神血液”!
这样看,它确实又是一种高度提纯的“文化诗”!

(马亚坤.2022.02.28.上海)

黄平子读宗尕降初《一坨酥油》

——《新世纪诗典》3894

一坨酥油

宗尕降初

有人生病住院
拿一堆酥油去看望

与亲戚朋友告别
送一坨酥油

登门拜访
也拿一坨酥油

打架道歉
还是拿一坨酥油

领导进村入户
也送一坨酥油

家长见孩子老师
当然也可以送一坨酥油

因此
在藏区
没有什么情感是
一坨酥油
表达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两坨

2021-10-28

黄平子读诗:宗尕降初,藏族,1992年生,甘孜州人。有诗歌、小说散见《民族文学》、《西藏文学》、《草堂》等报刊,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汉语先锋:2019年度最佳诗歌100首》、《正在写诗的年轻人》等选本。“有人生病住院/拿一堆酥油去看望”,酥油是健康。“与亲戚朋友告别/送一坨酥油”,酥油是思念。“登门拜访/也拿一坨酥油”,酥油是祝福。“打架道歉/还是拿一坨酥油”,酥油是和平。“领导进村入户/也送一坨酥油”,酥油是关坏。“家长见孩子老师/当然也可以送一坨酥油”,酥油是尊敬。“因此
在藏区/没有什么情感是/一坨酥油/表达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坨”,酥油是物质。情感是精神。精神要通过物质来传递。物质可以传递精神。一坨酥油是一分情感。两坨酥油是两分情感。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一切都是那么质朴,一切都是那么纯洁。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好一坨酥油!
2022年3月1日20点16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0——2.26)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0——2.26)

 

 

ALTER BAUM – 李柳杨 Li Liuyang

2月 21, 2022

Li Liuyang
ALTER BAUM

alter baum alter baum
stein da war fleisch
kunst knüpf in ein buch
wasch es mit blut
zusammen der glaube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柳杨#(9.0)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六,NPC2022年2月21日,3976首,1241人。第9个李柳杨(海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李柳杨,双鱼座,著名白日梦专家,著有小说集《没有玫瑰的街道》。

伊沙推荐:总觉得李柳杨的诗有些词大于物,但愿不是绕开了物直接捣鼓词,那就太危险了。这首有点意思,写出了质感,也是这个理儿。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柳杨《古树》:李柳杨这两年致力于小说写作,能同时坚持诗歌,实属难得。虽说世界文学史上不少大家都是诗歌小说“两门抱”,但小说思维与诗歌思维终归是两个劲儿,对作者的拉扯非实践者不能体验。本诗外形类似寓言,实则是作者自身的领悟。好在如此。

【亚坤评诗】
古树
作者|李柳杨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说实话,这首诗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这并不妨碍它是一首好诗。

我想了想,这其实也很正常。也就是说并不需要每首诗都依靠自我感觉去砸碎它,去细评。
这种自我感觉也不一定可靠,大部分时候,它可能只对自己有效。

就独特性而言,这首诗,如李柳杨其它的诗一样,是一首很有自我特点的“大诗”。

本诗涉及到一个很宏大的主题。既有身体的部分,亦有精神的部分。既有时间的沉思,亦有历史的追溯。既有哲学的思考,亦有宗教的反思。既有艺术的诘问,又有政治的隐喻。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多想了。也许这首诗写的只是一种感觉!基于个人经验上的“生命感觉”。

再多说几句。
李柳杨是90后,既写诗也写小说。她是一个感觉型的诗人,最起码目前是。我很想看到更多她落到“实处”和“生活”的诗!我保持期待!

(马亚坤.2022.02.20.上海)

 

EDGE OF HISTORY – 游若昕 You Ruoxin

2月 19, 2022

You Ruoxin
EDGE OF HISTORY

My desk neighbor,
to get ahead of me next term
at the history exams,
bought a roll of toilet paper on Taobao,
printed with the main points of history.
One day when she didn’t pay attention,
I ripped off a square
and ran to the bathroom.
Just when I returned to class,
she who would never leave the room,
flew at me, chasing me
all through the corridor.

1/21/22
Tr. MW in February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6.0)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五,NPC2022年2月20日,3975首,1241人。第26个游若昕(福建)日

《新诗典》小档案:游若昕,女,2006年出生,2012年开始诗歌创作。现就读于福建省宁德市高级中学。曾获第四届李白诗歌奖入围奖(2015)、第七届李白诗歌奖金诗奖(2018年),2021年获评《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国十大女诗人。系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在《诗歌月刊》《作品》《诗潮》《青春》《读诗》《边缘艺术》《雨露风》《鹿鸣》《新大陆诗刊》等海内外刊物发表诗作,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韩语、日语、阿拉伯语、西班牙语、俄语等。

伊沙推荐:游若昕是《新诗典》所推出的最有才华、实力与成就的少年诗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不可避免地来到了蜕变期。在诗上给人的印象:感觉上的新鲜感少了,知性在增强,但还远远没有多到能够制造新的新鲜,这个蜕变期一定不会在短时期结束,甚至会带来困惑与痛苦一一这一切我都经历过,我的建议是在以学习为主的正常生活中自然解决问题,学习最忙(譬如高考之年)时可以暂停写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若昕《历史的一角》:有喜感。喜感背后起支撑的,仍是我们熟悉的内地学校教育所特有的气息。只是这次镜头太近,已近乎“偷拍”——这就是“诗人卧底”所带来的效果。本诗属于纯写实,与作者以往那种想象力跳脱式的写法不太一样,但游若昕就是游若昕,即便写实也还是比旁人多出不少生趣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游若昕《历史的一角》: 这是若昕版《同桌的你》,虽写的是求学的日常,细细品味,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它不是一般的酸甜苦辣,有着青苹果的清甜与纯净;满是纯真无邪的少年情怀与深挚的同窗之情,也许若干年后回想起来嘴角依然会微微上扬。这样的记录不仅仅是当年的情景再现,更是自己一段青春岁月与生命情感的密码,在漫漫的人生长河中的尤显得弥足珍贵。

 

 

GRILLENZIRPEN IST EIN GERICHT – 李子远 Li Ziyuan

2月 15, 2022

Li Ziyuan
GRILLENZIRPEN IST EIN GERICHT

Grillenzirpen,
das sind lauter grüne Erbsen,

die bratet der Wind,
wirft sie hin und her den ganzen Sommer
in der großen Pfanne der Sonne.
.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5日(元宵节),3970首,1241人。李子远(湖南)日

伊沙点评:身为解封的长安人,我发誓要过好这个年,过好包括过完整,过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叫过完整,过好还包括做好《新诗典》的日常推荐,十二年来它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往逢年过节推荐的都是一些热门种子选手,今年改革了,元宵节由一位10后"新人"担纲,因为蝉声这道菜,因为春天到了,夏天还会远吗?本诗来自于图雅的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子远《蝉声这道菜》:禅声如豆,这种联想已经很奇,放到大锅里一炒,就进到了夏天。这种想象即便是到了古诗中,也是毫不逊色的。这首少年作者的诗揭开了一个大话题——当代人其实在想象力上并不逊色古人,只要开掘得当,并找到合适的语言方式。

【亚坤评诗】
蝉声这道菜
作者|李子远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短,我把内容抄录于此。

“蝉声
是一粒粒绿色的豆子

一个夏天
风都在太阳这个大铁锅里
炒来炒去”

读完这首诗,当我看到作者竟然和我儿子一般大,只有十岁时,我震惊了!
这首以想象力取胜的干净的“纯诗”写得实在太好了!
真得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位十岁孩子之手。“少儿诗人现象”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很普遍的“地域诗歌现象”。由此可见,现代诗的发展纬度之深、之广、之博。
它似乎已经远离学校教学和体制内容,以家庭化为单位,结合民间现代性诗歌土壤,掺杂丰富的时代因素,一骑绝尘,朝自我诗歌之路狂奔!

就本诗来讲,“以蝉声入菜”,并把“蝉声当菜来翻炒”,这种写法,尤其又是结合夏日烈焰当空这个整体语境的写法,真是没见过!精彩至极!

这首诗,作者想象力丰富,通感无边!

他由炎热夏季联想到蝉,由蝉联想到闷热天气下的蝉鸣,由颗粒化并自带附点节奏的蝉鸣声竟然能联想到“绿色的豆子”,由“绿色的豆子”(其实也是意向化的汗珠)又联想到“太阳这口大铁锅”。
由此,进一步拉深诗性空间,他没有直接写“绿色的豆子在这口大铁锅里炒来炒去”,也没有写“蝉声在这口大铁锅里炒来炒去”,那样都太平庸了。

他笔锋一转,直接来了一句“风都在太阳这个大铁锅里炒来炒去”。这可真是神来之笔!
这样写不仅与第一段“蝉声是一粒粒绿色的豆子”形成了“内部呼应”(风都在被炒,何况豆子乎),还进一步加深了夏季的闷人感!让这首诗的主题(这首诗就是以蝉鸣的视角来写炎热夏日)进一步得到深化!真是精准、形象、可感!
读完,蝉鸣绕耳,汗流浃背,如临夏日炎热之境!

小作者凭借丰富的联想,敏锐的“通感能力”,把一个“炎热夏日主题菜谱”写得“色香味”俱全!真正写活了!

(马亚坤.2022.02.14.上海)

马金山|读李子远的诗《蝉声这道菜》的十一条:
1、事物的魅力在于想象;
2、任何事物都有多面性,至少有光,有影,有明暗交界地带,于诗而言,也是如此;
3、李子远,男,2012年7月出生,就读湖南省长沙市枫树山莲湖小学三年级。2岁开始读绘本和诗,6岁开始写童诗。作品入选《透明的拥抱》《童诗日历》等诗歌选本;
4、本诗通过“豆子”这个意象,把蝉声写得生动有趣,充满了浓厚的生命气息,既有事物本真的状态,又有想象的奥秘,且不乏对生活的揭示,多么惊心;
5、第一节,描述的事物,所充满的色彩,即可独立成诗,因为其本身的意趣和想象力,已足以达到并且支撑一首诗的意境;
6、细细品读,由声音,到颜色,形状,再到具体的物体,这是后现代典型的艺术表现手法,却在一位少年的笔下呈现出来了,值得称道;
7、第二节,转化为一个季节,以及自然景观,融进鲜活的生活之中,既有新奇的体验,又有丰富的内涵和通透的事物,质感、生动;
8、整首诗写得老道而巧妙,老道在语言的节制与鲜活,巧妙在奇特的想象空间与本真的事物融合;
9、诗的标题就是一首诗的眼睛,看到“蝉声这道菜”,不禁让人想到台湾诗人管管的同题诗,童趣十足,妙不可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奇绝的想象力就是一首好诗”;
11、生活之诗、想象之诗、生命之诗。

 

GENE – 黄文庆 Huang Wenqing

2月 13, 2022

Huang Wenqing
GENE

wenn wer einen schneemann baut
hat der immer was zu tun
mit dem menschen von dem er träumt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4日(情人节),3969首,1240人。黄文庆(陕西)日

伊沙推荐:北京冬奥会吉祥物之一冰墩墩热卖脱销,不过是利用了全人类对大熊猫永恒的爱,陕西佛坪是大熊猫在陕西的家(不光四川有大熊猫哦),是我父母一生踏遍青山的工作基地之一,对于这里来的诗人,我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50后诗人,相当于大熊猫。适逢西方情人节(中国情人节在七夕),我推荐本诗,定可与众平台推荐情诗争奇斗艳而不落下风,谁让我们是《新诗典》呢。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文庆《基因》:严肃的作品,也可以有好玩儿的读法,有一点悬疑,还可以往超验里想想。当然最本真的,还是来源于对真实的投射。

​马金山|读黄文庆的诗《基因》的十一条:
1、生活是一切艺术的出发点;
2、艺术埋藏在事物之中,更埋藏在艺术家的心底;
3、黄文庆,1957年生于洋县,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等纸刊发表诗文。出版有散文集《佛坪等你来》《一窗青山》等。现居陕西佛坪;
4、黄文庆的诗,带有独特而丰富的元素,那就是童趣感,语言简洁明快,自然而然,且融入地域文化特点,还不乏对宗教信仰的探究,通透而圆融;
5、本诗短短三行,却写出了一种事物中最隐秘的情状,这种发现,不仅仅是一种发现,还是对生命的有力解析,奇妙而绝美;
6、第一行,由一问,把涉及到雪人的话题打开了,并由此产生巨大的想象空间,这在北方人的感受里,尤其显著;
7、第二行,联系上“梦中那个人”,这是一种极其真实而生动的情感表露,让内心的声音显得格外珍贵,而又具体;
8、最后一行,落到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境地,既有想象的感觉,还有现实的样子,好不奇特;
9、标题直抵事物的本质,也是情感的本真状态,幻化而恳切;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不要小瞧生活中任何一句惊叹的话语”;
11、发现之诗、惊喜之诗、奇妙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6——2.1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6——2.12)

 

 

DIE FLÜCHTIGE TANTE – 木匠 Mu Jiang

2月 1, 2022

Mu Jiang
DIE FLÜCHTIGE TANTE

Mutter und ihre Schwestern waren 4,
sie war die älteste.
Die jüngste Schwester
war nicht mehr jung und frisch,
sie ist zu den Lius verheiratet worden.
Später
hat sie die Schläge echt nicht mehr ausgehalten,
in einer finsteren stürmischen Nacht
ist sie geflüchtet.
Das war vor über 40 Jahren,
sie ist nie zurückgekommen.

Heute
komm ich vorbei an ihrer Stadt.
Ich schau aus dem Fenster,
schau, was sie hier anbauen,
ungefähr dasselbe wie dort bei uns.
Maisfelder, Reisfelder,
Erdnüsse, Weintrauben, Paprika.
Auf einmal ist mir
viel wohler.

2021-07-15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木匠#(5.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日(大年初一),3956首,1236人。第5个木匠(四川)日

伊沙推荐:以二月上半月冠军诗篇,向《新世纪诗典》全体诗人拜年!本诗之所以勇夺新春之桂冠,正在于它写得大(不是假大空的大)写得开阔写得豁达写得畅亮,第一节是世道,第二节是人心。

况禹点评《新诗典》木匠《那个逃婚的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表达的其实是一个古老国度传统的话题——有时是因为父母包办,有时则纯粹是因为饥饿……这种中国式传统婚姻形形色色的苦,快些在人间绝迹吧。

【亚坤评诗】
那个逃婚的姨
作者|木匠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它通篇的爱和情感的隐忍深深打动了我。
这是一首以女性视角写就的,关乎女性命运的佳作。

作者是女性。诗的标题“那个逃婚的姨”主人公也是女性。而诗歌的核心内容也是在写特殊时期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命运。

正因为作者写得很小(只写了她逃婚的小姨),写得很幽微(命运的波折感叙述很细腻),我们才能从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命运中看到那个特殊时代,普通女性的整体命运。从这个角度讲,这首诗其实是一首“情感大诗”。

全诗两段。第一段是回忆性的个体叙述。语言平静、舒缓、幽微。这一段中有几个很核心的句子。比如:最小的妹妹,一个干饼子,挨不住打,逃了出去,四十年没回来。
大家仔细看,这里有多少细节。可以讲,完全就是用细节的力量来支撑整个叙事的进行。
“因为一个饼子,就嫁人了。最小的姨因为承受不住挨打,半夜逃了出去,四十年都不愿再回去。”
我们可以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灵伤痛!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冲击!

第二段的写作更加精彩!作者从回忆回到了现实。
她路过“那个被打,逃婚的,最小的姨母的城市”。这种情感的冲击是很沉重的。但作者却没有写她姨的具体状况或者自己的感受,而是笔锋一转,写了车窗外地里的庄稼。“看到地里的庄稼 和我们那边差不多  也种的有玉米,水稻 花生,葡萄和辣椒  心里一下子 宽慰了许多”
这真是神来之笔!由具体可感的,活着的,泥土里的庄稼来折射一个普通女人一生的命运。真是精彩!
而最后两句由物思人后的情感宽慰,让这首诗的情绪达到了极致!好诗!

((马亚坤.2022.01.31.上海))

​马金山|读木匠的诗《那个逃婚的姨》的十一条:
1、诗,让思想变得更加丰富与活力;
2、写出来的,都是人生。活下去的,都是灵魂之痕,唯有诗,让生命充满温暖与光;
3、木匠,本名王春云。女,70后,《新世纪诗典》诗人;
4、我注意到,木匠的简介里,每一次入典,都会有些许的变化,这既是一种正常的状态,还是一种写作的态度,比如本次,是《新世纪诗典》诗人;
5、木匠的诗,口语化,生活化,之中,自带对人文的关怀和对时代的揭露与批判;
6、回到本诗,这是一首高级的诗,这是一首抵达时代背景的诗,这是一首充满生命内涵的诗,将人世的沧桑与世事的变迁都展现出来了,开阔而饱满,深入且透彻;
7、诗的第一节,描写的是家庭、社会与事件,而正是这些情节,在自然条件下,形成了旧时代背景,揭示出来的是环境的复杂和现实的残酷;
8、第二节,好像一个电影镜头,一下子切到了现在,把看见的,让自己内心明亮的东西,言之有物地呈现出来了,既是一种心理状态,还是舒心又美妙的感觉;
9、本诗写出来,就是一种批判,就是一种关怀,就是一种生活,就是一种态度;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本身,在诗中呈现的逻辑性,于诗而言,是大与伟大的关系”;
11、中国之诗、命运之诗、人物之诗。

​黄平子读木匠《那个逃婚的姨》

——《新世纪诗典》3956

那个逃婚的姨

木匠

母亲姊妹4个
她排行老大
最小的那个妹妹
一个干饼子
就嫁去了刘家
后来
实在挨不住打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逃了出去了
40多年过去了
她再没回来过

今天
我路过她住的那个城市
从车窗望出去
看到地里的庄稼
和我们那边差不多
也种的有玉米,水稻
花生,葡萄和辣椒
心里一下子
宽慰了许多

2021.7.15

黄平子读诗:木匠,女,70后,《新世纪诗典》诗人。“母亲姊妹4个/她排行老大”,先前的人姊妹多,真的挺好。“最小的那个妹妹/一个干饼子/就嫁去了刘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个干饼子”,说明彩礼可怜。看似闲闲的一笔,却是后来悲剧的起因。“后来/实在挨不住打”,家暴。不过,那个年代好像还没有这个概念。女人挨打是常事。“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逃了出去了”,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40多年过去了/她再没回来过”,夫家没什么留恋,娘家呢?“那个逃婚的姨”是不是把不幸的根源归结到了娘家?“今天/我路过她住的那个城市”,人没有回过,联系还是有吧?否则“我”又怎么知道她住哪里?“从车窗望出去/看到地里的庄稼/和我们那边差不多/也种的有玉米,水稻/花生,葡萄和辣椒”,这是一个南方的城市了。从水稻和花生可以知道。“心里一下子/宽慰了许多”,哪块土地不长庄稼,哪块土地不养人。
2022年1月31日18点52分

 

 

LADEN ABZUGEBEN – 四面来峰 Si Mian Lai Feng

1月 26, 2022

Simian Laifeng
LADEN ABZUGEBEN

Am Altwarenmarkt
vor dem Won-Ton Laden aus Fujian
mit dem Schild Laden Abzugeben
zwischen den Resten von Zuckerrohrstangen
liegt ein Paar Krücken
die ganze Nacht
und wartet vergeblich
auf seinen Menschen.

2021-1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四面来峰#(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5日(北方小年),3949首,1231人。第2个四面来峰(江西)日

伊沙推荐:我是在重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时接触到一个词:衰变之美。本诗大抵写的就是这个吧?生死兴衰,属于自然规律,所以有美(诗意)可书,如同秋叶赢得人间多少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四面来峰《店面转租》:我也一直好奇拐杖的主人去了哪里?也许是得了一副新拐杖,也许不再需要拐杖,也许主人就是寻求铺面转租的主人……这是一首以悬疑唤起爱心的诗,无论是否出于作者的初衷。也许在读解时还可以提醒我们这一点——诗中的景象发生在新冠疫情降临人间之后。

马金山|读四面来峰的诗《店面转租》的十一条:
1、让事物说出更多的东西,这是值得深入思考的一个问题;
2、对于每一位诗人的评论文字,我都将以最好状态和方式,写出最深刻而又精彩的一面,甚至于期望这些文字能够出现在每一位诗人的每一本书的封面上,既是自我勉励,还是自我要求;
3、四面来峰,本名龙剑锋,60后,江西高安市人。作品散见《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等。傲夫诗社成员。主编诗歌公众号《四面来峰不是四面来风》;
4、每天都能在一些微信群里,看到四面来峰推荐出来的诗,有时候有我的诗,有时候没有,有时候我会看,有时候我不会看,但无论如何,选诗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对此乐此不彼的行为表示认同,因为这也是读诗的一个过程与方式;
5、四面来峰的诗,给我最大的惊喜与感触就是诗里行间给人带来的空间感,这好像是他的拿手绝活,而这种对事物,对描述过程中关于度的把握,不只是有好的文字表达能力就可以做到的,更需要心里面对这一切的思考和节制,值得总结;
6、本诗看似简单,实则极其难写,因为写这类诗,需要去掉所有的杂念,才能够达到极具层次而又充满奇特的状态,让文字的力量自己显现出来,真实而绝妙;
7、诗中描写,首先引出一个具体的情景,然后在此基础上,缓缓打开微妙的感觉,让事物自己发声,达到一种效果,这是一种高级的写作;
8、把看到的,以细腻的笔触,将本真的场景还原出来,显现出颇有深意的气息与味道,既是口语诗写的奥秘,还是后现代诗典型的现象;
9、第四行和第五行,在细读的时候,总感觉有点绕口,如果是“一对拐杖/躺在一地甘蔗尾部中”,会不会更加好呢,这权当我的个人感觉吧;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物当人来写,事实上不是一个拟人手法这么简单,而是内心的有无”;
11、画面之诗、现场之诗、现实之诗。

【亚坤评诗】

店铺转租|四面来峰

总体来讲,这是一首疫期之诗。虽然诗中没有出现疫情,但写作时间仍可以确证这是一首疫期之作。

全诗的聚焦一直向下,角度很小,从旧货市场到馄饨店,从馄饨店到门前地上,从门前地上到甘蔗,从甘蔗到甘蔗尾部,从甘蔗尾部开始指向本诗的内核,一个比喻,一个诗化的空间,即:人间拐杖。

全诗朴素悲悯,带着良善,视角很低,一直盯着活着的众生。最后一句“等了一晚,也没有等来它的主人”指向了疫期悲情的结局。

全诗深刻揭示了疫情之下,普通人的生存状态。诗有很多功能,但我以为一个诗人,当他有所选择的时候,应该首先选择向下,回到人,回到基本的人性。这是现代诗之所以存在的一个核心基础。
很显然,这首诗,做到了。

(马亚坤评.2022.01.24.徐州)

 

 

SPRITZMITTEL – 茗芝 Ming Zhi

1月 21, 2022

Ming Zhi
SPRITZMITTEL

bringt nicht nur
die krankheit weg und die schädlinge
nimmt auch
in den dörfern
tief in den bergen
die leben mit
der verzweifelten
verkauften frau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1日,3945首,1231人。第12个茗芝(广东)日

伊沙推荐:对于一位诗人来说,恐怕难有一生的平台,但会有一个阶段相对稳定的平台一一在过去11年间,对于中国最优秀的现代诗人来说,《新世纪诗典》正是这样一个存在。毫无疑问,茗芝是本典土生土长的00后诗人的重要代表,她成长得很好:创作、学习两不误,以自己的节奏在前行,我当然希望年轻有为的诗人为本典添砖加瓦,但我更希望他们的人生充满规划整盘皆赢,天知我用心良苦!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农药》:一首思维横向跳跃的少见佳作,从农药杀虫,到人在无奈绝望下求助于农药来解脱,呈现出的视野跨度极广,崭新且凝重的诗意,也由此而形成。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茗芝《农药》:世上很多事物就像一把双刃剑,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这便是事物的两面性。小诗人茗芝以自己洞察世界的双眼,对社会初心不改地关注,准确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农药既能“带走/农作物的病虫害”,又能夺去“对生活绝望的/妇女的生命”这一事实,加之先扬后抑的写法,尽现生活的残酷与辛酸,诗虽小却如投进湖中的石子,一样会激起阵阵涟漪,令人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马金山|读茗芝的诗《农药》的十一条:
1、诗是诗人最好的代言;
2、很多时候,把诗写出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悲悯之心和关切之情;
3、茗芝,2007年冬至生,出版诗集《茗芝童谣》(九州出版社)、《茗芝诗歌》(现代出版社)两部。诗作入选《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获奖若干。作品被译成多国语言;
4、2016年2月,在珠海参加完伊沙的诗歌活动,送江湖海兄回惠州,首次见到其女茗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她不仅文静礼貌,而且大方得体,还对小动物极有爱心,眼睛里充满了光。祝福茗芝,祝福她们一家;
5、当时,送给我的诗集《茗芝诗歌》,仍然在我的书架最显眼的位置,经常取下来翻看,依然会给我无限的惊喜和意外,这就是好诗的魅力所在;
6、初读本诗,让人膛目结舌,只要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会颇有感触,尤其是萦绕耳边的“毒药”,即诗中的“农药”,以及一个骷髅头图案,不由让人心颤;
7、本诗并不因为其短,而否定是一首大诗,其中所揭示出来的社会性问题和人类的命运,以及一部分特殊群体,在进入小康社会的21世纪的今天,仍然需要关注与重视,或许,这也是该文本的重大意义;
8、诗的前半节,对病虫害一笔带过,而后半节,关乎生命的部分,诗人则深入细致的描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诗意的东西自然的,真实而残酷的,悲惨的,现实的社会现象,倾泄而出;
9、而诗人把它们写出来了,且写得深刻有力,很多时候,用诗的方式写出来,即是一种关怀。本诗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的统一,必将成就出好文本”;
11、人类之诗、关怀之诗、残酷之诗。

 

BIN BIS HEUTE KEIN MÖNCH UND BEREUE ES NICHT – 李岩 Li Yan

1月 16, 2022

Li Yan
BIN BIS HEUTE KEIN MÖNCH UND HABS NICHT BEREUT

Als ich 36 war,
wollte meine Mutter, dass ich ein Mönch werde.
Ich hab Frau und Kind nicht verlassen können
und hab der Alten den Wunsch nicht erfüllt.
Ich hab auch gar keinen Antrieb gehabt.
Für Mutter wär es das Höchste gewesen.
Sie war damals 58
und grad vom Qigong des Dorfes der Schwebenden Kraniche
zum Buddhismus gekommen.
Den ganzen Tag hat sie die Hühner aufgescheucht
und erklärt,
sie wird gehen und Nonne werden.

2021-12-0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岩#(24.0)

 

《新诗典》小档案:李岩,1960年农历七月十四生于陕北佳县白云山二姨家,米脂县人,1983年陕西师大中文系毕业。长期在陕西榆林文联工作,前西安《创世纪》杂志编辑部主任、原地方读物《陕北杂志》主编(副乡级)、纯文学美术民刊《沙漠之花》《沙漠之花副刊》主编,已退休。诗人,编辑,美术爱好者。非各级作协、美协会员,无党派。《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新世纪诗典》常青藤诗人。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6日,3940首,1231人。第24个李岩(陕西)日

​伊沙推荐:李岩呆在陕北,非要转型为口语诗人,转着转着便转成了更有口语意味的纯口语诗人。昨日我在上《现代诗写作》云课时说:写口语诗,一要心思活泼,二要用语灵活,最忌机械、呆板、认死理儿。如今的李岩,正是正面的例子,当获一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岩《我至今还没有出家也不遗憾》:汉语的现代诗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和之前岁月的的其他诗一样,它也是从泥土挣扎出来的,所以它自带了一种纠结的土腥,以及先天复调的后现代属性(当然只是对自觉者而言)。老李这首诗,活生生地反映出了这一复杂。

湘莲子:​简直就是我母亲!

马金山|读李岩的诗《我至今还没有出家也不遗憾》的十一条:
1、诗神在每一个诗人的心中;
2、诗无定法,唯有写,才是一切的可能;
3、李岩,1960年农历七月十四生于陕北佳县白云山二姨家,1983年陕西师大中文系毕业。长期在陕西榆林文联工作,前西安《创世纪》杂志编辑部主任、原地方读物《陕北杂志》主编(副乡级)、纯文学美术民刊《沙漠之花》《沙漠之花副刊》主编,已退休;
4、去年六月,绵阳诗会,在首场的欢迎晚宴上,李岩老兄坐在我的右边,虽是第一次见面,但仍然能够感受诗人之间的简单与纯粹,其言语不多,但每碰一杯酒,就有一杯的滋味与美好;
5、李岩的诗,充满人生的感觉与地方性文化底蕴,在一行行的文字里,蕴藏着无限耐磨的东西,凸显事物的质感和诗意的质朴;
6、本诗以诚实的语言,自然的生活状态,在朴实而真切的体验里,构成极具现代气息和两代人不同的信仰观,有对比,有排比,还有难以言说的东西;
7、诗一开头,即以时间刻度来叙述自己的人生经历,且将每一种内心世界里的东西描写得真真切切,并由此道出一种真相,是“我”的,也是现象的;
8、诗中可贵之处在于真实,既是对个人经历的再现,还是对那个时代的生活状态,以及复杂信仰的有力揭示,纯彻、活性;
9、而题目,也是一首诗,且是诗较为重要的一部分,因为其表达的不仅仅是一种,或者两种状态,更是多种内涵的搭配与融合;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经历和记忆于写作而言,就是一座座宝矿”;
11、人生之诗、生活之诗、记忆之诗。

 

 

TO KILL LIVING THINGS – 王科峰 Wang Kefeng

1月 13, 2022

Wang Kefeng
TO KILL LIVING THINGS

Offering to our ancestors, killing a chicken –
mother is a vegetarian,
doesn’t want to take life.
Father picks up the kitchen knife with his right hand,
he knows how to bleed out an animal.
His left hand never leaves his pocket.
“My left hand has turned prayer beads all my life,
can’t stand to see blood.”

Translated by MW in January 2022

伊沙推荐语:佛系反讽诗,在《新诗典》形成了一大现象。金斯堡说,写你看到的,别写你想到的一一做到这一点,可真不容易,譬如我此刻被封城在家,我看到的并不比你更多,我通过"听说"写诗写日记写网文,对你就是欺骗,而你以为我在现场,特别好骗。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科峰《杀生》:一半儿守约,一半儿从俗。貌似茅盾的东西,构成了某种幽默性,这后面隐现的,当然是人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科峰《杀生》:不忍杀生,却偏偏要杀鸡;不想见血,却偏偏要放血。人性便是如此地复杂与矛盾。国人是讲究孝道的,人们把祭祖也看作是尽孝,来表达怀念与追思。各地祭祖的以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祭祖要杀生,有些地方却不杀生。一般来说信佛的人信因果,所以不会杀生祭祖,在他们看来祭拜祖先而杀生是非常大的罪业,通常会奉上瓜果、香花,或诵经、吃斋念佛之类。诗人作为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只是将眼前之景加以呈现,就已充满“事实的诗意”,而其中宗教、传统、以及丰富内涵的叠加,又无形之中增强了反讽的力度和诗歌的张力。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3诗人王科峰《杀生》
这依然是一首表现中国人特性的诗。实用主义往往导致功利性和机会主义,而与真正的信仰无关,这也就有了左手转菩提不想见血,右手却很诚实很熟练地拿刀给鸡放血,两者并行不悖。当然你理解成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也行,但这种智慧有时是要付出极高代价的,从杀鸡这件事上看得还不明显,但一脉相承。

​马金山|读王科峰的诗《杀生》的十一条:
1、写到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也不少,是一门高难度的技艺;
2、写作,对事物的描写越具体,就越容易震撼心灵,直抵灵魂;
3、王科峰,90后,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入选浙江省“新荷计划”人才库,浙江文学院青年作家诸暨班学员,绍兴市作家协会会员,曾获浣纱文学奖;
4、本诗作者年龄不大,却写得如此老道,不只是一个好字可以概括的,因为诗里面流溢出来的东西,太过真实和强大了;
5、本诗通过祭祖,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并将本真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呈现出来,其中还隐含着幽默风趣的意味,甚至于只可意会,且滋味幽长;
6、两种文化,两种表达,或者两种不同事物的反差,必定会成为诗意的人生,并道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人性话题;
7、此诗很好,好在诗人没有一丝杂念,只是把所看见的事物,一一细细道来,让它们自己发声;
8、诗的标题,也极其的够劲,不是信仰,也不是杀鸡,而是杀生,将诗的空间完美地展现出来了,这是实力诗人当有的表现;
9、在此必须补充一行,那就是,每一行诗里,都有至少一个动词,在发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简约的诗行里,的、地、得,尽可能的慎用”;
11、信仰之诗、敬畏之诗、人生之诗。

 

 

GEFÜHL – 海菁 Hai Jing

12月 25, 2021

Hai Jing
GEFÜHL

Spür auf einmal,
hier
fühlt sichs fremd an,
obwohl
ich hier
daheim bin.

Übersetzt von MW am 25.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菁#(12.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6日,3919首,1227人。第12个海菁(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
海菁,曾用名曲奇饼,生于2011年6月,珠海市九洲小学五年级学生,六岁半开始写诗。曾获“《新世纪诗典》十大新秀诗人”称号,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口语诗:事实的诗意》、《孩子们自己写的诗(第一、二季)》、《汉语先锋2019诗年选》等。同时,她也是《孩子们自己写的诗(第二季)》的插图作者,喜欢画画,相信圣诞老人,理想和愿望一直在变。

伊沙推荐:《新诗典》第一个十年,我们陪伴了00后诗人的成长,这个经验可以让我们更好地陪伴10后诗人。海菁之于10后,恰似游若昕之于00后,处于领头羊的位置和角色,现在正处于释放灵气的阶段,那就尽情地释放吧。

况禹点评《新诗典》海菁《感觉》:陌生化是现代诗重要的表现手法之一,但在本诗,它不再是手法了,就是从生活中截取的诗本身。有谁能想象作者才小学五年级?!写诗这种事,天赋说了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海菁《感觉》:也许很多人都有过小诗人海菁这种一刹那的感觉:突然觉得熟悉的家变得很陌生,或者一个熟悉的人变得仿佛你根本从未相识。然而绝大多数人也只是停留在这表面的“感觉”上,与生活的诗意擦肩而过。诗人毕竟是诗人,年龄虽小但捕捉诗歌的触角却是如此敏锐,并诉诸于文字,记录下来的不仅仅是一种瞬间的感觉,也是一种他人难以察觉的心情,更是一个孩子眼里对家、对整个世界的描述和看法,“所写即所感”,满屏的错愕和无奈让人心疼不已。

 

PASSION – 庄生 Zhuang Sheng

12月 23, 2021

Zhuang Sheng
PASSION

Fleisch
verschwindet.

Knochen
sind

das Kreuz.

Übersetzt von MW am 23.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庄生#(20.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4日(平安夜),3917首,1227人。第20个庄生(广东)日

伊沙推荐:中国的这座城,需要唤醒它的本名:长安!地球的这个夜,需要众神保佑它:平安!调一首内含十字架的诗,祝全地球全人类,平安夜多平安,新年里永长安!

况禹点评《新诗典》庄生《受难》:本诗可以有多种阐释空间。大多数超验之作,其灵感来源依然还是生活。以眼前而论,两载巨疫仍在延续,人类仍在受难,我们需要以生命为旗,坚信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可以带引我们最终穿越雪山沼泽。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庄生《受难》:读到诗中的关键词“受难”、“十字架”,自然而然会联想到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受难而死,这一对世界影响深远的重要历史事件,基督受死是为了要拯救世人、救赎罪人,“十字架”则代表着爱与救赎。这两年的疫情,全球数十亿人受难,生存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只有坚持心中的信仰,凭着屹立不倒的信念,方可化险为夷。但愿有十字架的护佑,多灾多难的人类能够早日否极泰来。寥寥数行,仅仅十一个字却内涵极其丰富,扎扎实实的语言让我们看到的是咬牙的坚持,同构般的感受力以及直击人心的力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23诗人庄生《受难》精短之诗,必须强力出击,才能制胜。庄生这首诗也不例外,十一个字,五行诗,三小节,把短几乎要逼向极致了。我不清楚在新诗典推荐诗作中,这首诗算不算最短之诗,但肯定会位居短诗行列前排。诗虽短,份量却不轻,力道并不小,可谓力透纸背。让人记住的原因,不全是短,而是写透了,把人的一种状态写透了!

​马金山|读庄生的诗《受难》的十一条:
1、事与物之间,思想相融;
2、任何形式的艺术,都脱离不了思想;
3、庄生,1985年生,广东潮汕人。新诗典常青藤诗人,视觉艺术家。主编《蝴蝶》诗刊。2020年10月1日,创办“庄生诗歌奖”。中国首位拒绝任何诗歌奖的诗人。著有诗集《冷的光》、诗文集《火焰的脸上》,摄影集《这就是爱》。现居深圳;
4、转瞬之间,又是一年了,已经认识庄生近九年了,也由老朋友,变成了更老的朋友,由最初的诗,到后来的街拍和画画,一路走来,既相互影响,而又互相鼓励,让人相信,艺术是一切美好的事物;
5、庄生的诗感极强,能够随时随地将看到的事物,瞬间脱口成诗,这不仅仅是一种能力,更是诗人与生俱来的天赋,值得珍视;
6、庄生的诗,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这应该和所有诗人一样吧!再牛逼的诗人,也会有人不喜欢,超不喜欢,甚至遭到无休无止的谩骂,而对于庄生的诗,我认为很牛逼,牛逼在每每都能够写出事物本身的诗意,且不装逼,仅此一点,已足以立压群芳;
7、本诗仅仅五行,十一个字,貌似简单,却有无限的可阐释性,既有对生命的解构,还有对人类的另类演绎,以及时代的色调,且不乏精神文明的高度;
8、诗里行间,分行极具匠心,而这种节奏化的方式,所带出来的效果,又何尝不是一种诗意的感觉与表达呢;
9、此诗所呈现出来的还是一个个人的信仰,与强大的力量,在大疫的情景下,徒增了不少让人玩味的东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到极致,仍需心中有”;
11、时代之诗、生命之诗、人类之诗。

 

 

ERSTER TAG IM MONDJAHR – 默问 Mo Wen

12月 18, 2021

Mo Wen
ERSTER TAG IM MONDJAHR

Ein Dorf ohne Feuerwerkskracher,
man sieht auch keine Leute,
die zu zweit oder dritt gratulieren.

Aber in jedem Haushalt
gibt es Erdnüsse, Süßwaren, Samen
zum Opfer für Vorfahren
am Hausaltar.

Bei der Tante knie ich vor dem Stammbaum,
nach dem Kotau
zeigt mir der Cousin jeden Namen
der einzelnen Vorfahren.

Die Opas haben immer die Namen,
die Omas heißen nur Hohe Mutter.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默问#(6.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9日,3912首,1227人。第6个默问(河北)日

《新诗典》小档案:默问,新诗典诗人。

伊沙推荐:表面上是在写过年,实际上是在争女权,但这样微言大义的艺术表现,不讨人嫌。时间过得真快,疫年的时间过得更快,转眼又快过年了,让本诗带来一点气氛。

况禹点评《新诗典》默问《大年初一》:女性祖先不给署名,在今天看来肯定是令人不平的,但在当年当事家族恐怕未必有此认识,这从“太君”的敬称能够读出。中国文艺几千年,最扎样的“太君”无非是《杨家将演义》和《红楼梦》里的两位“老祖宗”,现在出现在诗中颇让人一惊。本诗还有一条暗线是大疫情背景,沉浸下去读,更添了感触上的微妙。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默问《大年初一》:因为疫情或心态的变化,大年初一的过年气氛显得格外冷清,与重要节日对祖宗家谱一成不变的上大供形成反差,这当中的“变”与“不变”,是农村生活与传统习俗的真实写照。随后镜头聚焦在族谱上,密密麻麻的列祖列宗里“爷爷们都有名字/奶奶们都是太君”,又形成鲜明的对比。千百年来家谱文化不但传承了姓氏及家谱中的经典内容,也随着时代的进步而发展出了许许多多顺应时代潮流的全新产物。但在封建社会里,女性却不能入本姓族的谱,而是记入丈夫姓族谱。这不仅是男权的绝对和极度的显示,也是封建社会对女性的家庭、社会以及政治地位作出的的否定。所幸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女性地位的提高,如今的家谱文化也发展得愈加理性与成熟,女性入谱已成为必然现象。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人们正视历史,令珍贵的家谱文化能够更加久远地传承下去的必由之路。

 

 

MOND, LYRISCH – Pingguo Pi 苹果皮

12月 14, 2021

Pingguo Pi
MOND, LYRISCH

Die Sonne hängt am Berg Oti, so faltet ein Pfau seine Flügel.
Auf einmal kommt ringsum kühler Wind, im Osten taucht still der Mond auf.
Wie ein großer Fisch, der seine Spur hinterlässt auf dem graublauen Himmel.
Er stürmt aus den Wolken, ein Soldat mit Gewehr, zielt nur auf meine Augen.
Licht und Schatten im Wind, die Natur macht Musik.
Blüten sind abgefallen, Ruinen im Mond.
Die Erde ist wie mit Perlen bestreut, da stehen zwei Menschen.

Einer heißt Rot,
einer Grau.

(Sie starren einander wie Weichschildkröten mit Knopfaugen an)

2020-09-24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 2021

《新诗典》小档案:苹果皮,原名杨阳。1995年出生于浙江绍兴。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野草》、《浙江诗人》等刊物。

伊沙推荐:这本来是一首抒情化的意象诗或意象化的抒情诗,结尾一俏皮,便是在酸中放入了碱,起到了中和效果,吃起来舒服多了。90后诗人,整体势头有所减缓,加油!况禹点评《新诗典》苹果皮《一首月亮的抒情诗》:岂止是抒情诗,就是情诗嘛。只不过作者自黑,搁进了俗语里的“王八”和“绿豆”。其实自嘲或自黑,本来就是现代人精神里应具备的东西。作者很灵动,直接用在了作品里,这样一来,也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苹果皮《一首月亮的抒情诗》:自古以来,月亮就是文人墨客笔下最钟爱的事物,也留下了无数与月亮相关的文学艺术作品。本诗写得意境清幽,画面感极强,闭上眼睛诗中所描摹的场景便会很自然地浮现在脑海里,从天上的月亮到地上的人,叙述上颇有层次感,语言也很有冲击力,将自然界的月亮变成了具有诗人独特审美的月亮,一连串新奇贴切的修辞增加了诗歌的表现力。诗歌最后化用人们熟知的歇后语“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一个叫王八  / 一个叫绿豆)”,来含蓄地点明“红”和“灰”二人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雅与俗无缝对接,俏皮又诙谐,就如同吃了一顿油腻的大餐之后又来了两片泡菜,那味道绝对酸爽!

马金山|读苹果皮的诗《一首月亮的抒情诗》的十一条:1、有时候,写作的意外,也是一种创造性;2、文字是身躯,思想就是艺术,而想象就是活着的艺术;3、苹果皮,原名杨阳。1995年出生于浙江绍兴。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野草》、《浙江诗人》等刊物;4、第一次读到苹果皮的诗,给我第一感受是独特,而这种独特,既有传统的抒情风格,还有无厘头式的突然,让常规在常规下变得特别;5、对于本诗,很多人能够写出第一节,却写不出第二节,即使写出了第二节,也不可能会有第三节,而作者三节都写出来了,那就是本诗作者的诗了;6、第一节,写得活翻,有层次感,还有画面效果,在自然的景象中,在不同的镜头间切换,让人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力和奇妙;7、第二节,简单明了地表达出两个人的名字,既对第一节起到了承前的效果,又对诗中的人物,进行了细节化呈现,凸显出一种异质感;8、最后一节,以一个歇后语的妙用,将两个人的关系与情感的东西转化成了既调皮又有趣的境地,给人留下了满满的想象空间;9、标题用得也挺特别,不但直接明确了月亮,还确定了抒情,以及诗,看似随意的搭配,却有着现代的感觉与灵气;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跳出日常,写不一的东西,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美妙”;11、画面之诗、情绪之诗、抒怀之诗。

ZURÜCK IN DER ZEIT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12月 13, 2021

Chen Minghua
ZURÜCK IN DER ZEIT

Auf einmal ist es 7.7., Liebestag, wenn Mondkalender. Viruskampf wie Widerstand gegen Japan, Autofahren wie frischer Führerschein, Tastatur wie früher, Bildschirm wie gestern…
Daheim im Büro durch das Jahr, immer wieder desinfizieren, im Herzen am ersten Arbeitstag, immer noch
überall Staub aufgewirbelt.

2021-07-07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陳銘華#(7.0)

 

《新诗典》小档案:陳銘華,祖籍廣東番禺,1956年12月生於越南嘉定,1979年9月定居於美國洛杉磯。中學時期開始寫詩,1990年12月偕詩友創辦《新大陸》詩雙月刊,兼任主編。著有詩集《河傳》、《重返地球》等。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3日(国家公祭日),3906首,1225人。第7个陈铭华(美国)日

伊沙推荐:本诗一提及"七七"、"抗战",让我差点泪目:这是一个生在越南定居美国五十余载的美籍华人的"中国心"!让我以12.13"国家公祭日"推荐来厚待之!诗中说得好:"抗疫如抗戰",全球华人需要这种精神,人类需要这种态度,来面对这场堪比战争的大瘟疫。况禹点评《新诗典》陈铭华《回到從前》:“抗疫如抗战”,说得好!这一句,便高出太多国内油腻作者们的认识。诗需要觉悟,从哪里来——你眼前的生活、你的日思夜想。铭华兄此诗,高级!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陈铭华《回到从前》:一句“抗疫如抗战”,道出了这两年为疫情所苦的亿万人的心声,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多少人付出了时间、自由、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也改变了无数人关于生产、生活、出行以及处事等方面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对人类的影响丝毫不亚于战争。诗人由眼前的日历上的数字自然联想起当年那个不堪回首的日子,以及现实生活中与大疫相关的种种,由表及里揭示出这个时代令人瞩目的一面,无不迸发出诗人思想与智慧的光芒,鲜明而深刻的诗意亦令人过目难忘。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12诗人陈铭华《回到从前》没有经历抗战的,终于经历了抗疫,全民又一次被苦难笼罩,又一次以牺牲和团结赢得安宁,零星的战斗仍在持续,但总体胜劵在握。本诗以个人体验切入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场景,劫后余生激发出一连串绝妙的比喻,衬托得一切都是那么鲜亮,记忆在往昔与此在间反复切换,总的来说,上班第一天仍心有余悸,回想新冠肆虐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总是担心自己不知啥时候又“处处惹尘埃”。

 

FAHNENSTANGE – 張小云 Zhang Xiaoyun

12月 8, 2021

Zhang Xiaoyun
FAHNENSTANGE

Vor dem Familientempel der Chen stehen 8 Fahnenstangen.
Jede Fahnenstange wird an beiden Seiten von Steinen gehalten.
Auf den Steinen stehen die Absolventen der Palastprüfungen von der Song- bis zur Qing-Dynastie.
Auf dem Platz davor liegen 6 abgezogene Föhrenstämme.
Bürgermeister Chen sagt, manche Stangen müssen ersetzt werden.
Ich frage, was ist, wenn jetzt jemand aus der Familie
seinen Doktor macht und so weiter, kriegt er vielleicht eine Stange?
Der Bürgermeister schüttelt den Kopf.
Aber er fügt gleich hinzu, bei der letzten Renovierung vor über zehn Jahren
haben die Ältesten sich besprochen,
falls ein Nachfahre
etwas Höheres wird als Vize-Kreisvorstand,
dann kann man schon darüber beraten.

2021-10-28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小云#(18.0)

 

伊沙推荐:这个地方,在福建漳州,我也到访过,不曾写成诗,关键在于:当时无从了解当代情况,所以无缘古今嫁接擦出火花,也就无诗而归。时隔多年,读小云兄诗,受教了!

​高歌:那些断裂的,未延续下来的,是太厚古拘泥,还是不同时代的价值观对接不上呢?不过,做官在此间倒是亘古不变地被尊重被推崇……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小云《旗杆》:张小云的诗里有一路,属于“有滋有味的当代风俗画”,之前已经领略过他笔下的北京现代市井,这一首又把我们带到了福建漳州。至于博士博士后没有过去的进士在老人处获凭高(这一点我很赞同),副县长以上却又评官威胜出(其实也不算太错,因为古代相当多县令都是进士出身,当代的副县长好赖也算个县丞罢),这都不过是顺笔一带的,也正因不刻意,反倒显出了机锋。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小云《旗杆》:“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对国人有着非常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历来是中国知识分子毕生的追求的目标,因为只要达到了这个目标,活着的时候不仅可以光宗耀祖,受人尊敬与崇拜,死了之后还可以在祠堂立牌位,受后人供奉祭祀。这一点至今并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如诗中所写“如果哪位后生当到副县长以上/就可以研究为他立杆”,这仍然是对权力尊崇与膜拜,哪怕是读到博士与博士后也不能网开一面。一根旗杆横贯古今,细致入微地景观描摹,让我们能感受到陈氏宗祠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在其中还有荣耀、有传统,还有根深蒂固的家族观念及国人的心理意识,教科书级别地呈现,令人思接千载,不胜感慨唏嘘。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8诗人张小云《旗杆》立旗杆表彰优秀之士,本无可厚非,奈何历朝历代说到底就是官本位,当了官才算优秀人才,当了大官才是栋梁之材,才能光宗耀祖,其他的技能都只是等而下之,或者奇技淫巧。我们在那些枯黄的地方志书中,能够连篇累牍地看到这种糟朽的记载。这种现状到了近代以降,在华夏大地是否有了实质性改观,本诗可作一个样本考察,读到博士博士后的明确不能立旗杆旌表,而“如果哪位后生当到副县长以上/就可以研究为他立杆”,官本主义的现实仍未真正破局,未来的路还会很艰辛。需要指出的是,以前的进士好歹都可称学富多车,学而优则仕能够理解,而今官场所见所闻,可称得上怪现状,既看不到进之学识,亦看不到士之风采。马金山|读张小云的诗《旗杆》的十一条:1、很多时候,把事物写清楚,就是诗;2、写作的目的首先是表达情感,表现事物,然后让已经死的东西,再重新的活过来,并且充满活力;3、张小云,1965年生于厦门,走过第三代诗歌年代,倡行过荒诞与类型实验写作。著有诗集《我去过冬天》、《够不着》、《现代汉语读本》、《北京类型》、《买菜哪MyChina》、《一路畅通》等。2019年1月获亚洲诗人奖,2020年6月获李白诗歌奖特别奖;4、至今为止,也见过居士两面,一次是2017年冒着台风参加的惠州诗会上,另一次是今年六月份的绵阳诗会上,其在沉静中,依然给人以朴实而温暖的感觉,这就是诗人无形的通感;5、张小云的诗,荒诞之中,充盈着禅性的意蕴,含厚中显现出独特的精神内涵,既有口语化的质感,还有现代化的生活记录,却总有一种陌生化的力量深藏其中,让人回味悠长;6、诗以镜头式的布局,一步步引向深入,透过现象,书写独具特色的传统文化,并在此基础上,将古今的门第观念,予以融汇贯通,细致入微,而又深刻透彻;7、诗中不紧不慢的陈述,具体到一个明确的区域,位置,以及宗祠上面,从而形成了鲜明的时代背景和历史纵深,并由旗杆融为一体,不仅是精神的,更是信仰的;8、不在于文化程度的高低,而在于官位的大小,这是从古至今一直以来,人的价值观现实一面的真实写照,还是根深蒂固的思想体系;9、诗的标题《旗杆》,在本诗中带有信仰的东西,而且让人深刻地感受到宗教事务的高级文化,并自带典型的意识与力量,又颇有代表性;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的呈现,是一切事物的力量”;11、信仰之诗、观念之诗、文明之诗。

 

 

HOFFNUNG – 宋壮壮 Song Zhuangzhuang

11月 17, 2021

Song Zhuangzhuang
HOFFNUNG

In meinem Arztkittel
hab ich eine Münze von Kaiser Shunzhi.
Shun heisst glatt, ‘zhi’ regulieren, heilen.
Das ist meine Hoffnung für alle Patienten.

2021-10-13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宋壮壮#(20.0)

 

伊沙推荐:诗意,惊奇,个人。如果你自己活得足够独特足够诗意,其实完全不必满世界去找诗;满世界都找不到诗的人,恐怕自己也活得没啥诗意没啥个性。本诗当获11月下半月亚军。​况禹点评《新诗典》宋壮壮《希望》:在我看来,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性浩劫,是人类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不止是对人类肉体的攻击,也包括了精神和整个文明。在这种前提下,大爱之心在地球上却变得空前稀缺和珍贵了。本诗所写的正是大爱之心。堪称大作!王凤飞:作为一个医生,他相信科学,但他的思想里又有迷信色彩..这才是人,也就是诗题要表达的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宋壮壮《希望》:数百年前的顺治皇帝恐怕绝对没有想到,一个当代的医生以一颗救治患者的医者仁心,对当时流通的货币“顺治通宝”中“顺治”的含义,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进行了解读。两相对照,高下立判:一个是封建王朝的统治者,他希望百姓顺从以便于自己的统治,眼里只有自己的“家天下”;而我们的诗人医生,眼里只有他的患者,一切从患者的利益出发。如果所有的医生都能如此,相信患者的幸福感也应该是满满的。由彼“顺治”到此“顺治”,不禁让人想起臧克家的诗句:“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给人民做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真挚的情感毫不做作,自然而含蓄,却令人深受感染。读宋壮壮《希望》|雪也本诗共四行,第一行告诉我们作者的职业,是医生。从简介来看,确切地说,作者是针灸科大夫。针灸,是中医常用的治疗方法,分为针法和灸法。第二句告诉读者,作者的衣兜里有一枚顺治通宝。所谓顺治通宝,就是清朝顺治年间铸造的钱币,多为黄铜,俗称铜钱。作者的兜里,为何有一枚这样的铜钱呢?最后两行,点题并解疑。原来,作者是希望他的患者,都能够顺利治疗。钱币名为顺治,作者解读为顺利治疗。医者仁心,作者的希望,就是白衣天使的愿望。又想到那句——只要世上人莫病,何愁架上药生尘。虽然当下存在某种程度医患关系的紧张,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大多数医生还是春风化雨,妙手回春,竭力解除患者病痛的。我们要向作者这样的好医生致敬!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6诗人宋壮壮《希望》短短四句,一个好大夫、好诗人的形象跃然笔端!这个好是个体的、具象的、独特的,因而更加可感可信可靠。读这首诗内心也在回响一个声音,每个人的生活、性格、经历、志趣各不相同,必然造成口语诗的千姿百态,好的口语诗人总是能从兜里掏出属于自己的最新奇的那一枚枚“顺治通宝”。作为大夫的宋壮壮和多数医生一样从事着救死扶伤的事业,但在他的身份里,还有一个口语诗人身份在里面,或许多出的这个口语诗人的身份正是他职场生涯的顺治通宝,揣在心里。马金山|读宋壮壮的诗《希望》的十一条:1、诗,也是事物与事物碰撞的声音;2、诗,就在身边,就在衣兜里,就在每一个诗人的心中,只是有的时候,被诗人忽略罢了;3、宋壮壮,1988年出生,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科大夫。口语诗人;4、宋壮壮的诗,在不同的阶段,发生着不一样的感觉与变化,这是诗人的写作历程,也是对这个奇妙世界的不同阶段的观点和看法,令人耳目一新;5、截止目前,宋壮壮已经在自身的职业领域,写出不少的好诗,包括今天的这一首,而在未来,如果出现一本职业领域的诗集,也将是多么重要而美妙的事情;6、本诗以不易被人察觉到的事物,来完成个人心理上的寄托,而这种微妙的关系与变化,正是诗意奇妙的东西,个体、独特而又幽远;7、短短四行,不只是带着文化性,还具有非常丰富的职业性,尤其是具体到了医者仁心上来,更加显现出诗人的大爱情怀;8、诗中动静极小,但这样的感觉,更需要写作的功力,以及对生活和事物的挖掘能力,才会使得事与物浑然一体;9、再精短的诗,都要有事物的对应关系,才会更加显现出诗意的浓度,比如诗里的“我的”与“患者”,再比如“顺治通宝”和“顺利治疗”,都是奇妙的融合与新鲜的元素;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常怀一颗仁爱之心,也是诗人必须拥有的能量”;11、职业之诗、情怀之诗、大爱之诗。

 

GESICHT – 川江 Chuan Jiang

11月 12, 2021

Chuan Jiang
GESICHT

Ein Vogel fliegt dem Großen Buddha
vorm Gesicht hin und her,
stellt sich sogar auf Sein großes Ohr,
auf die Schultern und auf den Kopf.
Der Große Buddha lächelt,
er glaubt nicht, dass er von Vogelkot
überall auf den Wangen
an Gesicht verl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诗典》小档案:川江,本名汪洪,1961年生,生活工作在重庆的四川泸州人。街拍摄影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文物保护志愿者。长期从业于兵工领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3日,3876首,1218人。川江(重庆)日伊沙推荐:​作为一名真正的爱国诗人,我希望《新诗典》中尽现祖国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但必须用好诗加以表现。四川乐山大佛便是我心向往之至今未曾谋面的景点,因而喜读本诗,它写得很有佛性。感谢图雅的助攻。​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川江《面子》:中国人是最看重面子的。所谓的“面子”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社会心理建构,面子也是一个人自尊与尊严的体现,既是一种有形的脸,又是无形的脸,有人为了“面子”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诗人以“我心”度“佛心”,相对于人性的复杂与矛盾,佛性简单又慈悲,大度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更何况鸟屎?所以人们看重的面子之事,在佛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只会“笑眯眯”地看待一切众生,以微笑面对人和事,保持良好的心态。嘲笑那些想不开,万事钻牛角尖可笑可悲之人。 也是指导人们做人做事要大度,换位思考,不要斤斤计较,宰相肚里能撑船。本诗言近而旨远,没有一句说教,却给人以启迪与深思,值得去细细品味与学习。​读川江《面子》|雪也这首诗只有一只鸟和一尊佛,鸟是在佛的身边飞来飞去的,佛是笑眯眯的。伊沙推荐词里说,这里的佛,是四川的乐山大佛。想到小时候看的电影,《神秘的大佛》。电影里的大佛,也是乐山大佛。这部电影,据说是国内第一部武侠片,剧情很模糊了。乐山大佛,据说是弥勒佛,所以诗人说是笑眯眯的,也是对的。诗歌的画面,是很和谐的,是美的。即使大佛的满脸,都是鸟屎,也依旧是真实的,是美妙的。最后两句,大佛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为什么,因为大佛始终是笑眯眯的,没有因为满脸鸟屎而有丝毫的愤怒。想到耶稣曾向门徒说的话,如果一个人打了你的左脸,那你就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看来耶稣,和大佛一样,也是不要面子,不讲面子的。反观俗世中的人呢,是要面子的。虽然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即使再受罪,也要讲面子。美国传教士阿瑟·史密斯说:“‘面子’这个词本身就是一把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之锁的钥匙”。鲁迅说——“面子”类似于“脸”,但有一条界限,如果落到这条线以下,便是失了面子,也叫“丢脸”;而如果超出这条线以上,那便有了面子,或曰“露脸”。有的城市的工程,又叫面子工程。虽处俗世,关于面子,我们要向大佛和耶稣学习。​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2诗人川江《面子》这首诗说了大实话!“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显然,用多数国人的眼光看,这是一只不懂事的鸟,不知天高地厚的鸟,敢在大佛脸上拉屎,这是大不敬啊,岂止是丢面子那么简单,简直可以杀无赦了!但幸亏这是一只鸟,人类无暇顾及这种不敬,人类光是顾及同类诸种“有失面子”的不敬就耗费了大量精力,甚至诉诸武力。看来,人类应该向大佛学习这种豁达与包容。或者,人类应该向鸟类学习这种无畏与冒犯。什么时候人类看待面子,像大佛看待鸟类诸种不敬的行为那样简单,“笑咪咪的”,一笑而过,哪怕只是稍有改观,那就不错了,尽管这很难。

 

 

ERBSTÜCK – 刘健 Liu Jian

11月 11, 2021

Liu Jian
ERBSTÜCK

meine über 80jährige mutter sagt
in der familie von deinem vater
gibt es schon einige generationen
keine besonderen erbstücke mehr
wir haben nur diesen knoblauchmörser
für deinen vater war das ein schatz
den er dir hinterlässt. willst du ihn?
knoblauchmörser, das wort kenn ich schon.
ein mörser und ein stössel.
ich frag einfach, ist es aus gold?
aus gold, sagt sie, wärs dann noch bei uns?
stein ist es.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健#(4.0)

 

伊沙推荐:2018年,首次在"新人"中发现刘健这个50后的"退休老人"我还很兴奋,三年过去,随着60后开始退休,"退休老人"的队伍将逐年增大,中国诗人的平均年龄将更进一步提高,中国现代诗亦将更趋成熟,写满一生者将湧现,你们盼的"大师"将到来。本诗是生活的诗、家庭的诗,人间的诗。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健《传家宝》:真好!口语的,日常的,轻松自嘲的,沉重的,五味俱全的……都有了,却又是举重若轻、简中带繁。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健《传家宝》:有意思!“我”和“母亲”两代人的对话构成了诗歌的主体,短短十二行信息量却不小,也是构成诗歌张力的要素。在以前那个家家几乎都是“一穷二白”、人人吃不饱肚子的年代里,能活下来已是万幸,家里能有传家宝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诗中“母亲”的失望、嗔怪、还有责备,让人不免心酸;而我的不以为意、略带敷衍的回答,看得出我对“传家宝”根本没抱任何希望,只是应付母亲的问话而已。结尾处“母亲”用反问回答了我的问题,既有生活的苦涩又不乏那个年代吃苦长大的老人所特有的风趣,这是她(他)们克敌制胜、对付苦难生活的重要法宝之一。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1诗人刘健《传家宝》双十一,对新诗典诗人而言,不仅有淘宝,还有传家宝。这首诗写到的传家宝,不是金的,是石头的,不那么值钱,但谁说不值钱的东西就不能成为传家宝。而且,往往很值钱的东西传不下来,传着传着就断了,因为惦记它的人太多了。正是那些看起来不那么值钱的普通的东西,日用的东西,却能历经岁月洗礼保存下来,成为传家宝,比如这款石头制成的蒜臼。这首诗细读之下,还能读出国人对传统认知的变化,我认为这种变化是积极的:诗中写到的传家宝或许还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但有些所谓的传家宝真的还有意义吗,还要当成宝吗,殊不知早已成为一种桎梏!我还想到,口语诗人会保存生活本真的语言,比如“蒜臼”,比如“臼窝”和“蒜锤”,这些词语像是刚从老刘家的犄角旮旯里拿出来那样鲜亮生辉。读刘健《传家宝》|雪也一般大户人家,都有祖传的东西,而且大多都有一定收藏价值,毕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嘛。读到这首诗的名字,你或许认为也是啥宝贝。八十多岁的母亲说,老刘家几辈子没传下什么宝贝,有个捣蒜的,你爸当宝贝。作者知道,那是蒜臼。我们这地方,也是这样叫的。精彩的,是最后的问答。作者随口问,是金的吗?既然是传下来的,作者这样脱口而出的疑问,也很正常。那么老母亲的回答,就有意思了,就值得品味了——金的还能传到你吗?石头的。这里隐藏的想象空间,就很大了。祖传的,往往都是贵重的,也能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为何这位老母亲还有这样的逻辑判断呢?这就有张力了,这就有诗意了。马金山|读刘健的诗《传家宝》的十一条:1、干净至极,也是写好一首诗的奥秘;2、好好活,好好的生活,好的诗,自然而然地就来了,来到了人间,也将成为未来;3、刘健,1957年生于北京。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2018、2019中国诗歌排行榜、《君儿读诗》、《李锋评诗》、《佛城诗歌》等;4、已退休的诗人刘健和同是50后的北京诗人石蛋蛋一样,都是容易被人忽略的重要诗人群体,尤其是他们对个体的人生经历和体验极显特质,而又浓厚、透彻;5、通过朋友圈,对刘健生活和写作的关注,相信其未来的诗歌将更加丰富多彩,因为经历,也是因为生活;6、刘健,一位日常的写作者,通过岁月的洗礼与沉淀,将生活的细微之处呈现得丰富多彩,且把个体的生命意趣写得独特而深刻,亦给人带来无限的惊喜;7、本诗在朴实的语言里,满满的生活气息,而这些事物看似简单,恰恰是最难写的,尤其是将家庭写得如此细腻、透彻而又饱满,着实五味杂陈,妙趣十足;8、诗中的语感,以及内容的真实,在日常的对话里面,将家庭生活推向了另一种极致,既还原现实,又升华生活;9、诗的标题,取用得极为巧妙,既一语双关,而又意味深长;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向生活要诗,向光阴要诗,向生命要诗,向内心的真实要诗”;11、时代之诗、生活之诗、人生之诗。

 

 

MEINE MADELEINES – 韩德星 Han Dexing

11月 9, 2021

Han Dexing
MEINE MADELEINES

Oma und Opa nacheinander gestorben,
Geschenke daheim von Begräbnissen.
Am meisten große Kekse eingewickelt
mit bunt bedrucktem dünnem Papier,
ordentlich aufgetürmt in einer Ecke.
Die Kekse sind hart,
meine Schneidezähne sind schon verbogen.
Ich tauch die Kekse in eine Schale
mit warmem Wasser
oder stecks in die Tasche,
brechs auseinander auf dem Schulweg.
So hat sich mein Schmerz
als ich klein war im Magen
mit Süßem verdünnt.

2021-07-19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韩德星#(5.0)

 

伊沙推荐:70后诗人也开始回忆了,很好。这种吃法让我太有亲切感了,这是细节的力量,今昔中外之间架起通道也甚好。个人的史诗就是民族的、家国的。况禹点评《新诗典》韩德星《我的玛德兰点心》:巧了,我昨晚还这么吃木糖醇饼干来着(没什么油,不蘸水吃太容易碎)。“小玛德兰点心”语出普鲁斯特《寻找逝去的时间》,描写主人公追忆童年时吃点心的美妙瞬间。本诗则借写贫穷岁月里孩子的幸福瞬间,婉转地悼念了亲人。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韩德星《我的玛德兰点心》:把“门牙都咬歪了”的硬饼干,当作香酥可口的玛德兰点心,多少带有点阿Q“精神胜利法”中以苦为乐的味道,也写出了童年对于悲伤非常真切的感受,既没有捶胸顿足,更没有悲痛欲绝。老老实实又有条不紊地叙述,令读者仿佛穿越时空回到诗人的童年,一起见证那透着苦楚与酸涩的生命过往,代入感很强,让人觉得这不是诗人个人的生活经历,而是我们很多人身上都有的刻骨铭心的印记。具体而微的细节描写活画出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也增强了诗歌的艺术性和可读性,所以说“没有细节就没有艺术”,这句话没毛病。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8诗人韩德星《我的玛德兰点心》有时候就是这样,悲伤不会是永恒的,就像欢乐也不会是永恒的一样,悲伤中孕育着新的希望,生活总要继续。我想起一部名著里写到的,送葬的人群到了最后,跳起了欢快的舞,也是这个道理。这首诗令人欣赏的是叙述的口气,细节的呈现令人难忘,把一段过往岁月里从记忆里打磨得异常明亮,也让人记住了一种叫玛德兰的点心。​马金山|读韩德星的诗《我的玛德兰点心》的十一条:1、现代诗,就是生活本身,就是时代的背景;2、写,是写作者的通行证;作,就是写作者的墓志铭;3、韩德星,70后,河南杞县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现居杭州;4、韩德星的诗,充满了现代的生活气息,有着丰富的现场感与人文性,让人倍感生命的音色和时代的元素,且不乏强烈的批判意味;5、本诗以饼干的事物为主线,将吃的细节过程,融入身体的感受为语言,在一连串的动作面前,既存于个体化的体验,还唤起了一代人共同的生活记忆;6、在朴实的语言世界里,将个人的经历和情感结合其中,构成了鲜明的时代特征,充斥着满满的生命印记,充满了人性的魅力;7、诗中虽然未曾交待具体的时间,但出现了奶奶爷爷的字词,即已明确了时代背景,而这些内容,也是诗源的根和本;8、而吃饼的诸多细节,不仅鲜活,形象,而且深刻有力,通透性加强,事实上的诗事已裸露无疑;9、诗的最后两行,晃动着身体的魔力和语言的艺术,着实妙不可言,令人回味悠长;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除了写下去,还要写出来”11、记录之诗,回忆之诗,时代史诗。

 

 

BAMBUSBLÄTTERSCHUHE – 周鸣 Zhou Ming

11月 4, 2021

Zhou Ming
BAMBUSBLÄTTERSCHUHE

im ersten jahr mittelschule mit 12
in der nacht hats geschneit
in der früh muss ich
sechs oder sieben kilometer gehen
den berg hinunter zur schule
ich habe keine gefütterten schuhe
meine großmutter nimmt große bambusblätter,
wickelt die alten gummischuhe,
die ich trage,
wie man reisdreiecke wickelt,
und bindet sie fest mit spagat.
das gehen war mühsam
durch den schnee auf dem berg
aber als ich ankomm in der schule
ist mir den ganzen tag warm.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6.0)

 

《新诗典》小档案:周鸣,1966年8月生,浙江黄岩人。口语诗人,《新世纪诗典》"百名诗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5日,3868首,1217人。第16个周鸣(浙江)日
伊沙推荐:细节、地方性、朴素,是本诗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往昔是贫寒的,回忆是温暖的,文学是最感性的个人史。

高歌:专门查了一下什么是竹箬,然后再想象用竹箬包裹的鞋子,贫瘠时代的美好回忆……稍稍富裕一点,不能作回去啊。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竹箬鞋》:“箬”读ruò,据说是一种叶大而宽的竹子,可编竹笠、包粽子,放在本诗理解,不妨将其理解成一种大粽叶。粽叶包鞋取暖,这一定是贫寒岁月的记忆。记忆欺骗人的地方在于,哪怕是最痛苦的经历,隔着时间的河面回看,都容易让人错解出一丝悠然。其实哪里有,苦就是苦,悠然不过是人类用来自我治愈的马后炮罢了。或者说,再悠然的回忆里,多少都藏了疼痛。​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竹箬鞋》:似乎女性做了母亲以后,身上的潜能都被莫名地激发出来了。为了子孙们总能费劲心力地去做各种别人望而却步的事情,用以呵护他们的成长。一如本诗中的祖母,在寒冬腊月没有棉鞋的情况下,祖母就地取材,用几片竹箬给孙子做成了暖和的竹箬鞋,不仅温暖了那个冬天,也足以温暖一生,令一段本来透着心酸的回忆,充满了亲情的美好。诗中的竹箬鞋,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意象,而是特定年代的特殊产物,更是承载着祖孙三代人情感的载体。诗歌的语言朴实无华,细节处理深挚动人,生命感和时代感交织,自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4诗人周鸣《竹箬鞋》口语诗的一个功能,就是让人对某个地方风物记忆深刻。这首诗里写到的竹箬就是这样的,同时还有着诗人独特的命名:竹箬鞋。竹箬,竹名,也叫箬竹,竹子的一种,其特点是叶片大,质薄,多用以衬垫茶叶篓或作各种防雨用品,也用以包裹粽子。本诗中,祖母就是用生活中显见之物,灵动一机,用来包裹鞋,让普通的胶鞋变成了蹩脚但暖和的“竹箬鞋”,写出了人世间那种永恒的慈爱与心疼。是叙述,也是细节,让这双“竹箬鞋”清晰地走在积雪的山路上,也让这首生发于大山深处的诗作定格为个人不灭的心灵记忆。

ON THE MOON – 伊沙 Yi Sha

10月 14, 2021

Yi Sha
ON THE MOON

when you’re very low down
writing on the moon
is putting together beautiful words
or smart little phrases

a little less low
you think writing the moon
means romantic imagination
of a shallow disposition

when you start to go up
you realize the moon
the eternal waste land
ten thousand lonely generations
in your human heart

you step on the moon

September 2021
Translated by MW in October 2021


《关于月亮》||伊沙

最low的时候
以为写月亮
是整几个靓词儿
或小修辞

次low的时候
以为写月亮
是浪漫的想象力
是轻浮的小性情

开始走高的时候
懂得月亮
是亘古的荒凉
是万世的寂寞

是人心的登陆

AN DER HAND HALTEN – 鬼石 Gui Shi

10月 8, 2021

Gui Shi
AN DER HAND HALTEN

Das Straßenlicht hilft
zwei benachbarten Bäumen,
sie halten sich jede Nacht an der Hand;
manchmal sind ganze Hände beisammen,
manchmal nur die kleinen Finger.

2020-04-15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鬼石#(8.0)

 

伊沙推荐:鬼石之8.0。从两轮之间相隔五年,到相隔一年,这就算恢复正常了。尽管如此,鬼石还是给我留下了容易掉线的印象一一这里头有技术因素:感觉型的诗人容易掉线,如何解决?好生体会"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鬼石《牵手》:简单地读,是拟人化写法。复杂地读,是化人情于景、物。都有道理,但决定权在作者,看是把这种感知方式只用一次,还是建构一个世界。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鬼石《牵手》:树本无心,路灯有情。诗人抓住晚上路灯造成的特殊光影效果,拟人化的手法巧妙地将两棵树赋予了人的情感,一挥而就完成本诗,很是干脆利落。只有诗人心中有情,才会所写之物皆著我之情。观察之细致,角度之独特,值得学习与体悟。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7诗人鬼石《牵手》:
日光之下无新事,路灯之下也一样,但从这首诗里目睹的美妙一幕,还是令人怦然心动,激活了情感中的记忆。借助路灯,比邻而居的两棵树,宛如一对热恋中的恋人,每晚都会见面,害羞地牵手,“有时候是整只手拉在一起”预示关系的亲密;“有时候只勾一根小指”,则带我们回味曾经的拉勾许诺的美好情愫。显然,我把这首诗理解成了一首情诗,而且是一首过目不忘的情诗,过目不忘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诗人没有煽情,而是把“事实的情感”诚实地建立在了“事实的诗意”上。由此想到,诗歌的常规武器之一,可能并非凭生拉硬造生出陌生感,而是让语言像光一样细细照亮寻常之物,从而使寻常之物呈现出不寻常的光泽。

马金山|读鬼石的诗《牵手》的十一条:
1、诗歌除了表达情感之外,还裸露事物的本心;
2、每天完成一件自己不容易达成的事情,这是一种极为奇妙的体验,比如写诗的,每天写了一篇小说;
3、鬼石,80后,甘肃秦安魏店人,五点半诗群发起人之一。诗集有《我是谁》《孤独的啤酒瓶》。现居天水;
4、新诗典总会这样,给诗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比如昨天推荐的是其女儿的诗,今天就是小诗人她爸,在读诗的时候,平添了不少值得美谈的“梗”;
5、未见过鬼石,但是通过朋友圈可以看出,鬼石对诗有着非常强烈的情感,并且真诚地流露出来了,正是这些,还原了一个诗人的本来面貌,赤诚、真实;
6、鬼石的诗,汲取生活中的事物为素材,在个人的兴趣与身边的情节入手,由点到面,简单而不失纯粹;
7、本诗以一个拟人化的手法,在简洁的语言里面,将几种事物在夜晚的背景下,活灵活现地呈现了出来,这样美妙的情景,简直漂亮极了;
8、这是一首带有童话气息的诗,这是一首需要把心境完全沉静下来读的诗,这是一首读后闭上眼睛足以让人沉浸其中的诗;
9、短短五行,而每一行里都有一种较为“活”的东西,这样的状态,寄存于生命的角落里面,既是感知,还是建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情节的描写,不要繁,只要简,简到极致,即可”;
11、情景之诗,拟人之诗,奇妙之诗。

 

 

MOND – 魏诗童 Wei Shitong

10月 6, 2021

Wei Shitong
MOND

In der Nacht
auf dem Heimweg
streckt mir der Himmel
die Zunge heraus.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Oc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魏诗童#(2.0)

 

伊沙推荐:不知道"双减"之后,小朋友们的国庆长假,是否会玩得多些更快乐些?推荐一位小朋友的诗,祝孩子们长假快乐!这个道理一小部分家长懂了:得不到爱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爱的;没有快乐的孩子,将来是不会给人快乐的。童心未泯就等于诗心未泯。

况禹点评《新诗典》魏诗童《月亮》:成年作者往往感叹,有的小作者是天生的诗人,接着又会说写不出那样的诗,因为小朋友的诗不太合成人的诗理。其实小朋友们的诗也是有诗理的,那就是趣味。趣味是最大的诗理,只是成人作者往往忽略这个。

《新诗典》小档案:魏诗童,女,七岁,甘肃天水人。现就读于天水市实验小学二年级。兴趣爱好广泛,有诗歌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刊物杂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7日,3839首,1209人。第2个魏诗童(甘肃)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魏诗童《月亮》:我向来不敢小觑孩子的发现力和创造力。今天读到魏诗童这首小诗,让我更加坚信了这一点。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月亮还是那个月亮,而诗人笔下的天空和月亮却各具情态。本诗中小诗人将月亮比喻成“天空的舌头”,真是一出手便不同凡响!天空不再是孩子眼里常见的冷冰冰、毫无表情的铁青着脸,这舌头一吐,分明就是一个做了错事的调皮孩子,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简单的意象存在,是成了与小诗人可以对话、可以相互倾诉的同龄人;寥寥数语不仅写出了其微妙的心理,还兼具惟妙惟肖的表情和丰富的情感色彩,瞬间将天空写得鲜活可感,充满了异质感与无限的意趣。读来令人浮想联翩的同时还有会心的一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6诗人魏诗童《月亮》:
月亮在吐舌头,这是这首小诗发现的事实的诗意,感觉真好。为什么要吐舌头?吐舌头在这里有着一种调皮、可爱,也可以是反讽、甚至反抗的意味,它让我们从正儿八经的现实重新审视生活、生存,给人一种新的启示。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写出让成人都欣赏的诗,这的确是本事,更大的本事是,成人不仅仅会欣赏,还会惊讶,还有思考,这就更好了。就我本人而言,我想起了爱因斯坦古稀之年吐舌头的画面,那幅照片也成为20世纪具有影响力的一张形象符号。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ULMENBLÄTTERREGEN – 里所 Li Suo

10月 1, 2021

Li Suo
ULMENBLÄTTERREGEN

Omi klettert auf einen Baum,
Ulmenblätter pflücken.
Ihre Schwägerin kann vor Hunger nicht klettern
und bittet Omi, sie raufzuziehen.
Omi sagt, das schaff ich nicht,
da fallen wir beide runter,
und die Familie ist verhungert.

30 Jahre nach der Revolution von 1911
scheint die Sonne auf Omi, zwölfjährig, mager,
und auf ihre Schwägerin, noch magerer.
Das Mädchen auf dem Baum greift aus ihrem Korb
eine Handvoll Blätter,
lässt auf die Schwägerin, der schwindlig ist,
einen Regen zum Essen niedergehen.

Janua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1.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里所#(23.0)

 

伊沙推荐:小中有大,游刃有余。今夏内蒙草原帐篷诗会订的货。疫年成全诗,里所长了一大块后下不来了,可喜可贺。本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日,3834首,1209人。第23个里所(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现居北京。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出版有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里所《榆叶雨》:记得去年春天,各地防疫任务艰巨的时候,避住在路上空阔少人的郊外,家人摘了不少簇新的榆钱儿,和面做成团子,一面吃一面感慨,此物在饥荒之年,曾救下过多少人命。本诗带读者回到了1941、1942年前后的岁月。那应该是因小说和电影而变得颇为著名的灾荒年代。但诗中所写,却又是来自真实的生活。这样的生活今天想来,依然是凄楚的。当然,在时间的长河中,又是平凡的。毕竟,还有更痛不欲生的岁月。后人写这些,不止是为了追祭缅怀先辈,更是为了显示人类对这样一种生活的拒斥。愿它们永不再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里所《榆叶雨》:本诗以上世纪四十年代大饥荒为背景,记录了一家姑嫂二人在树上觅食的生活场景,也是当时万千家庭的一个缩影。因时代较为久远,诗中所写让现在的很多人难以置信,只在年龄比较偏大的人群中还有残存的记忆。残酷的现实扑面令人感到窒息,然而即便在这种艰难的生存环境之下,仍闪烁出的人性的光芒。那些从“奶奶”手中下的“可以吃的雨”,是生存的希望和火苗,足以照亮那漫漫长夜,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高光时刻,当载入诗史,足以照亮后世。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里所《榆叶雨》

榆叶,因其外形圆薄,状如钱币,故也称榆钱。这种榆钱,在中国多少代人的记忆里,饥馑时可以当救命之钱,大自然所赐之钱。即便到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榆钱仍是众多乡村少年胃袋里最香甜的记忆。这是一首与榆钱有关的回忆之诗,表现的正是饥荒之年,奶奶和她的小嫂子靠榆钱存活下来的真实场景。
这首诗可以理解为三个特写镜头的组合,有小电影的效果。第一个镜头,特写“爬树摘榆叶”,镜头是灰暗的,但仍然有一丝希望;第二个镜头,感觉诗人一下子把镜头后置,用阳光那束光聚光到两个瘦弱的女孩子身上,用“瘦”和“更瘦”特写出了那个食不果腹的年代,是一种必要的背景交待。第三个镜头,气氛一下子明亮起来,欢快起来,这得益于这位少女奶奶灵机一动,给树下饿得快晕倒的嫂子“下起榆叶雨”,这一阵“可以吃的雨”,不止滋润了生命,也一扫灰暗的色调,把全诗染得发绿透亮,让人感受到苦难中的温情!
全诗三段高清晰的诗写像素,戳在眼前,仿佛诗人穿越到了现场,甚至就置身在那个现场,亲眼目睹,快速写就。几乎可以肯定,诗人写到最后内心是喜悦的,读者读到最后内心也会是喜悦的,不过仍然属于悲喜交集的范畴。

马金山|读里所的诗《榆叶雨》的十一条:
1、诗歌的绝妙之处在于,用朴素的语言,把事物说清楚;
2、写无定法,能够真诚地打动人心的作品,就是好作品;
3、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出版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现居北京;
4、里所的诗,越来越触及生活的切面,还原并升华事物本身的质感,在生命的细节表达中,凸显生命力,且由此给人以强大的震撼力;
5、一段饥饿史,小人物史,活生生的现实,记忆里最悲惨的时刻,在作者细腻的笔触下,新鲜的语言里,构成了极富生活质感的时代原貌;
6、诗一入笔,直抵生活现场,引发到奶奶的身上,并在一系列生动的细节内部,还原了一个时代本真的样子,关乎生活,关乎生命,关乎生存;
7、尤其是诗中瘦小的人,形象而鲜活的画面,好像一个高清的摄像镜头,提炼出紧密且疏缓的情节,却渲然出现实生活中最饱满的一面;
8、而榆叶在那个作为粮食的年代,在当下人面前,已经是有钱人在饭桌上的美味佳肴,既是岁月的轮回,还是生活的巨大变化;
9、结尾的镜头,调皮可爱的生动描述,新鲜的比喻,给人带来喜悦感觉的同时,又给人以内心的震撼;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听来的事物,写出鲜活的感觉与真实的画面,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11、苦难史诗,小人物诗,生存之诗。

马金山九月十一条

(本期诗人:赵克强、左右、高歌、摆丢、曲有源、
大九、周芳如、亚黎、范可心、图雅、
香香美食居、喵小咪、万野、暮云平、孙丽珠、沈浩波、徐江、南人、李岩、马金山、君儿、莫高、木匠、第一闲人、劳淑珍、宗尕降初、夏微、霍巧玲、蓝色妖姬、圆白点)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9月合辑)

 

黄平子读里所《榆叶雨》

——《新世纪诗典》3834

榆叶雨

里所

奶奶爬到树上
摘榆叶
她嫂子饿得爬不了树
叫奶奶拉她上去
奶奶说我可拉不动
你要是把我也坠下去
一家人今天就饿死了

民国30年的阳光
照着十二岁的瘦奶奶
和她更瘦的小嫂子

树上的少女忽然从筐中
抓起一把叶子
给她快晕倒的嫂子
下了一阵可以吃的雨

2021/01

黄平子读诗:民国30年就是1941年。维马丁先生问是不是1942年的河南大饥荒。里所说,她的老家在安徽阜阳。这就是不是的意思。1942年的河南大饥荒有两个大背景,一是1938年6月,蒋介石为抵御侵华日军西犯,下令炸开花园口段黄河堤坝,使河南、安徽、江苏三省44个县成了黄泛区。二是抗战进入了关键的相持阶段。1941年,安徽还有榆树叶子吃,当然还没有到最苦的时候。虽然十二岁的“奶奶”很瘦,虽然“奶奶”的小嫂子更瘦。诗中有几个值得关注的细节,第一个是:“她嫂子饿得爬不了树”。爬树本来应该是孩子和男人的事,“奶奶”的小嫂子,一个小媳妇也来爬树,肯定是迫不得已的事。第二个是:“你要是把我也坠下去/一家人今天就饿死了”,一家人的命竟然悬于一个十二岁的小朋友之手,命运之神多么会捉弄人啊。第三个是:“树上的少女忽然从筐中/抓起一把叶子/给她快晕倒的嫂子/下了一阵可以吃的雨”,这阵可以吃的,自然是榆钱雨。这是民国30年唯一的亮点。
2021年10月1日20点33分

 

 

 

 

MEINE MUTTER, MEIN LAND – 谷驹休 Gu Juxiu

9月 30, 2021

Gu Juxiu
MEINE MUTTER, MEIN LAND

meine mutter ist ungebildet
jedesmal wenn wir video-telefonieren
haben wir uns nichts zu sagen
bis wieder corona auftaucht
da können wir noch
ein paar minuten plaudern

früher wars auch so
erdbeben wolkenbruch hitze
ja sogar
schweinefleischpreise
immer wenns probleme im leben gibt
wird unsere beziehung
ein bisschen enger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谷驹休#(8.0)

 

伊沙推荐:谷驹休的8.0,虽然进度不快,但成长十分显著。我印象很深的是2016年夏天在上海,在非本典办的一个诗会上,当时2.0的谷驹休排长队参加观众朗诵,比大部分嘉宾诗人的诗都好,让不明真相者惊叹上海群众的诗写水平,现在比那时又前进了一大块。本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夺冠军,适逢国庆佳节,派出去与各平台国庆诗一较高下。

况禹点评《新诗典》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平易、深沉、滋味复杂,这三者中,每两者集于一首诗,相对容易;三者集于一体,就很难了。本诗交出了一份圆满的答卷。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日(国庆节),3833首,1209人。第8个谷驹休(上海)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同感,越是生活里遇到大灾大难时,家人的联系也更紧密,这种报团取暖的方式更能让人感受到亲情的可贵,而且安全感十足。诗题很大,诗人采用举重若轻的写法,深入到母子之间具体的交流沟通,充满温情且言之有物,有效避免了喊口号式的写作和空洞无物的伪抒情,若诗人的写作不能观照生活的具体,无异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陷于徒劳的无效写作之中。

《新诗典》小档案:谷驹休,本名吴野,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人,现居上海,广告文案策划,从2013年开始写诗入典以来,日常写作断断续续,心有惭愧却又改正艰难,这种状态成因复杂,好在对诗歌始终心有牵挂,以后写多邂逅另外,结合本次上典作品说几句:世界潮流,循环往复,人的意识形态也不会一尘不变,思想认知提升上,多接收多省察自己总归更好,新诗典是一个纯粹的平台,对不同观念的作品,愿大家彼此多一点宽容和友好,谢谢!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30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

把祖国比作母亲是一个古老的修辞,在中外作品中并不鲜见,却也永不过时,究其原因,其中蕴含着人类与孕育生命的土地、河流、天空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到了口语诗人手里,个体体验就显得更加重要。这首诗不是喊口号式的比喻,而是把自己与母亲搁进去体会,把个体面对国家灾难和生活小事(比如猪肉涨价)的反应搁进去体会,体会出了“我们的联系/就会更紧密”。这种体会得出的事实的诗意就是诗题。通读全诗,一种强烈的共鸣油然而生,从个人来说,往往生活中出现了生老病死、物价上涨、限电限水等重要变化时,我们与亲人才会有更多的联系与交流。从国家来说,真的似乎只有出现重大麻烦,比如疫情、地震、暴雨、高温等灾难时,我们与这个国家才凝聚的更紧密。为什么没有出现重大麻烦时,我们与亲人的关系显得那么无趣甚至紧张?我们与国家的关系也不那么紧密甚至冷漠麻木呢?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构成了我们这种境遇,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疏离或剥夺了我们平常爱的能力,这真的是值得中国人思考的一个问题,以我观之,这实在不是一个小问题。胡适说多研究些问题,于我心有戚戚焉。无疑,这是一首有力量的小史诗。

 

 

EISENTEILE – 南人 Nan Ren

9月 17, 2021

Nan Ren
EISENTEILE

Ein Magnet
zieht ganz viel Eisen an,
ein fester
Zusammenhalt.

Er befiehlt den Eisenteilen,
sie sollen sich sputen
und zu Messern werden,
zu Schwertern,
zu Schusswaffen
und in den Krieg ziehen!

Die Eisenteile
haben alles verstanden,
aber keines
von ihnen
kann sich
bewegen.

2021-03-09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南人#(22.0)

伊沙推荐:新寓言诗。总感觉,从诗理上说,南人能够吸引大众读者,但是在一个不讲正常诗理,靠诗或诗人出事故才可吸引大众眼球的时代,甭指望,即便带有大众性的诗人也只须做好自己写好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南人《铁们》:此诗难得。寓言——成人童话——童话,本诗兼有这三重属性,而且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到微观,越品越是那么回事儿。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南人《铁们》:一首带有讽喻色彩的寓言诗。一块带有强大磁性的吸铁石,能吸引很多很多铁,并让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紧密/团结”,可当吸铁石命令它们做成各种武器“赶紧去战斗”的时候,才发现它们却已“全都/动弹/不得”……这时候吸铁石强大的吸引力反而成了铁们施展拳脚的桎梏,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便是充满矛盾的世界里残酷的现实,直达事物的本质。建构的同时又加以解构,先扬后抑的手法,令一首看似极简的诗歌产生了无穷的张力,质感丰盈又耐人寻味。

 

 

 

 

ODD JOBS: WHEN I WAS 24 – 徐江 Xu Jiang

9月 16, 2021

Xu Jiang
ODD JOBS: WHEN I WAS 24

I saw a small monkey
escape from its cage
on Monkey Mountain
by climbing big trees.
He walked for a while
on the perimeter wall,
looking back to the cage.
He saw no other monkeys following,
so he returned
the same way.

Translated by MW, 9/15/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3.0)

 

伊沙推荐语:猴子是最接近人的低等动物,猴子的动物性最接近于人性,所以本诗貌似是在写动物性,实则是在深刻地揭露人性,当获9月下半月亚军。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7日,3819首,1205人。第33个徐江(天津)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徐江《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一首让人读完沉思的妙绝的杰作,经过30年的岁月沉淀写出。绝大多数生物包括人和猴子的特性都是群居和从众,这也是现实和环境的残酷所逼。那只可爱的猴子有了一个难得的契机,溜出了笼子,获得了向往的珍贵的自由。可是,它势单力孤啊,落单的恐惧和笼外生存的未知,让它又顺原路回到笼子。这首诗以极朴素的语汇所披露的残酷性,让人深思。这正是诗歌的迷人之处,可以写成万字长篇科学论文,但诗的开放性却让读者自己去完成,千人千读千解千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二十四岁时的记忆》:一只机灵的小猴,好不容易逃脱了人类的笼子,可还没等我们替它”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举动喝彩呢,结果不知它是因为受不了独自在外的寂寞无聊,还是习惯了在笼子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竟然“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光是这只猴子,在我们的周围又有多少人在关键时刻也做出了如这猴一样的选择,猴性即人性,在这些动物的身上我们能更多地看到人类自身的影子,那隐藏在诗歌语言背后的强大的诗意,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自己去体悟,正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徐江的诗《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的十一条:
1、诗人的信仰就是诗,而诗就是诗人的一切;
2、简约是古代诗歌的魅力,甚至是艺术,而在现代诗歌之中,则更是瑰宝;
3、徐江,1967年出生。1991年创办《葵》。曾五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著有《黄昏前说起天才》《徐江的诗》《花火》《杂事诗》《四季杂事》《雾中杂事》《杂事与花火》《我斜视》《哀歌·金别针》(与侯马合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启蒙年代的秋千》等二十多种;
4、徐江是一位资深的写作者,且是一位对文学有着深厚的个人特点和严谨态度的人,而正是这些,才构成了一位当代重要而又受人尊重的诗人、诗评家;
5、徐江的诗,在平实的语言深处,饱含着丰富的生活和思想观念,不仅如此,还在事物的现场,凸显生命的轮廓和人性的光辉;
6、回到本诗,由笼子里的猴子溜出笼外的一系列场景,在一个往返的回转里,道出了暗含其中的深意,并由此揭露出人性的本貌,读来让人回味悠长;
7、诗中的内容,是以记忆中的画面,进行了在场性的还原和呈现,并由此带来了巨大的视觉效应和内心激荡;
8、尤其是结尾部分,鲜活的场景,既是神来之笔,还是现实的残酷与升华,充斥着五味杂陈的气息;
9、除此之外,此诗还揭透出幽默和诙谐的哲学思考,即真正的自由到底是怎样的,在简洁而朴素的语言里,生动地再现了这个问题;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文字自己说话,自己去生发想象,比直白的表达更加深刻”;
11、人性之诗,哲学之诗,批判之诗。

黄平子读徐江《杂事诗·24岁的记忆》

——《新世纪诗典》3819

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

徐江

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
从猴山的笼子
顺着几颗大树
溜到了笼外
在不远的围墙边儿
走了一会儿
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
没有其他猴跟过来
就又顺着原路
回去了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的题目告诉读者,这是一首回忆之诗。徐江生于1967年,24岁就是1991年。“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从猴山的笼子/顺着几颗大树/溜到了笼外”,这是写小猴子出逃。从“顺”、“溜”等字看,小猴子的这次出逃好像是无意的行为。“在不远的围墙边儿/走了一会儿”,这是笼外。笼外的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没有其他猴跟过来/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笼外如果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没有猴子。没有同伴的世界多寂寞啊,这才是最主要的!笼子算什么!

2021年9月16日20点30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MPATHIE – 孙俪住 Sun Lizhu

9月 14, 2021

Sun Lizhu
EMPATHIE

Heuer regnet es viel,
die Dachrinne im zweiten Stock ist verstopft,
ein großer nasser Fleck auf der Mauer.

Der Mann regt sich auf,
Er findet keinen für die Reparatur,
niemand kommt für diese Lappalie.

Die Frau sagt, mach es doch selbst!
Der Mann sagt, der Giebel ist hoch und eng,
ich kann dort nicht stehen.
Die Frau sagt, ich geh schon! Ich bin dünn.

Auf dem Dach sind ein paar Ziegel kaputt, die gehören ersetzt.
Der Mann sagt, da mach ich noch gute Ziegel kaputt.
Die Frau sagt, ich geh! Ich bin dünn und leicht.

Ein Freund lädt zur Hochzeit, man trifft sich davor für Geschenke.
Der Mann hält die Einladung und sagt,
ich geh! Du bist dünn, du isst ja so wenig!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伊沙推荐语:虽说口语化不等于口语诗,可口语诗也不能忘记了口语的魅力,本诗很好地体现了口语的魅力。还有就是:喊三万句女权口号,不如来上这么一首好诗。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5日,3817首,1205人。孙丽珠(河北)日

《新诗典》小档案:孙丽珠,河北威县人,威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师,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诗作发表于《清风》《新诗大观》《山东诗歌》《齐鲁文学》《当代诗歌地理》《浩然诗刊》《暮雪诗刊》《文学高地》《朝阳区诗词研究会》等纸刊和网络平台,偶有获奖。2021年9月加入傲夫诗社。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孙丽珠《体谅》:对照诗的内容,再来看题目取为《体谅》,颇耐人寻味。这一对男女之间确实够“体谅”的:家里该干活的时候,男人各种理由找借口,而“女人说我去吧  我瘦”,于是男人成功甩锅;而到了吃喜酒这样的好事,男人一句“我去  你瘦  吃那么少”,将女人一把推开。女人对男人的“真体谅”,与男人对女人的“假体谅”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反讽的意味更加浓厚,人物的形象也更为突出。“雨水大”致使房檐出了问题,同时也通过这雨水观照出了人心。读者对诗中的“男人”有多鄙夷与不屑,就对“女人”有多怜悯与心疼。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 曲有源 Qu Youyuan

9月 4, 2021

Qu Youyuan
ICH KOMME AUCH INS KREMATORIUM

Vom Kaiser bis zu einfachen Leuten,
von alters her bis heute,
niemand entgeht dem Lauf der Zeit.

Auch wenn ich mich verkrieche
in meine Jahresringe,
am Ende
komm ich auch ins Krematorium.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曲有源#(13.0)

 

 

《新诗典》小档案:曲有源,1943年生,男,汉族,吉林省怀德县人,祖籍山东蓬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居家写作,每日笔耕不辍。著有诗集《爱的变奏》、《句号里的爱情》、《曲有源白话诗选》、《曲有源绝句体白话诗集》、《删繁就简》。诗歌《关于入党动机》获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诗歌奖(1979-1980);诗集《曲有源白话诗选》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伊沙推荐: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曲老就是我们《新诗典》的宝,40后以上的诗人还能战者,目前只剩他一人,本来,鲁迅奖第二届就撸上的他,不在我给奖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他老人家这个创作劲头,看来非得来个李白奖成就奖加冕不可了。老年写作就要有老年写作的样儿,就要包含历尽人生大彻大悟的智慧,本诗正是如此。

简评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雪也

诗的题目,其实是两句话,基本是两节诗的最后一句,或者说也概括了两节诗的内容。第一节,从历史的角度来谈岁月。在时间年前,帝王和平民是平等的。岁月没饶过任何人,又有人说,“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第二节,诗人回到自身,来谈生死。虽然躲进年轮,但最终难免被火化。古人云: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为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八十耄耋。由简介可知,作者已七十高龄,由诗也可以看出,诗人已看淡生死,看透生死,以淡泊宁静之心,对待未来,对待时间,对待生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是啊,“岁月没饶过一个人”。遥想当年多少帝王为求得“长生不老”,费尽心机结果依然未能如愿。正如曹操所言:“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腾蛇乘雾,终为土灰”,没有谁能逃脱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本诗对生死看得极为通透,诗人坦言“而自己躲进年轮/最终/也难免被火化”,惧怕、躲避都不能逃脱死亡,谁会一直长生呢,恐怕只有文学作品里的仙人妖怪罢了。人到老时,身体会变得虚弱,精力也会变得不那么充实。老了其实不可怕,怕的是心态出了问题,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至关重要,既然无法躲避,何不笑对人生?亦是超脱于生死。只不过是死有所归,如是而已。

黄平子读曲有源《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新世纪诗典》3807

岁月不饶人自己也难免火化

曲有源

从帝王到平民
从古到今
岁月没饶过一个人

而自己躲进年轮
最终
也难免被火化

黄平子读诗:这是一位78岁老诗人写的诗。“从帝王到平民”,这是从人物身份的角度看。“从古到今”,这是从时间的角度看。“岁月没饶过一个人”,这是点题目的前半句:“岁月不饶人”。“而自己躲进年轮”,这是拟物,把自己比作一棵树。“最终/也难免被火化”,这是点题目的后半句:“自己也难免火化”。先前,火化是树的命运。现在,火化是人的命运。借用伊沙老师的话说:“这是活出来的诗”。
2021年9月4日20点14分

 

 

BIRDS NEED TO SING – 伊沙 Yi Sha – VÖGEL WOLLEN SINGEN

8月 30, 2021

Yi Sha
BIRDS NEED TO SING

Last night the birds
have all slept in.
They were watching
the opening of the Tokyo olympics.
Not to partake in the humans’ carnival
after their great calamity,
but to help the origami pigeons
they folded for peace
with their songs.

Translated by MW on August 31st, 2021

Yi Sha
VÖGEL WOLLEN SINGEN

Diese Nacht haben die Vögel
alle lange geschlafen.
Sie haben sich die Eröffnung
der Olympischen Spiele in Tokio angeschaut.
Nicht um teilzunehmen an diesem Karneval
nach dem großen Unheil unter den Menschen.
Aber um für die Papiertauben,
die für den Frieden gefaltet wurden,
zu singen.

Jul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Yi Sha
VOGELRUF

Gott sagte, es werde Klang!
Und es war Klang,
und die Vögel sangen.

August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鸟鸣》

上帝说要有声
于是便有了声
有灵则鸣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1)

《新诗典》小档案:伊沙,男性中国公民,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五十五岁,写诗逾两万,出书百余本,中国口语诗之中兴者、大成者、光大者,近三十载始终影响着中国现代诗的发展态势,对中国现代文明进程有着积极的贡献。

​伊沙推荐语:奥运会与世界杯,原本就是年代标记,延后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一定会成为大疫之年的重要标记,《新世纪诗典》应该以诗做出反应,别人没选出,那我自己来,而这是必须达到的目标: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爱诗者中体盲多,我来普及一个历史知识,是本诗利用的软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本诗当居八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鸟欲鸣》:奥运一奇景,它源自另一则奥运逸事,体现了人的进步,文明的进步,且在全球大疫之下,更具震撼和警示。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伊沙《鸟欲鸣》:一首净化心灵的好诗。汉城奥运会飞入圣火的鸽子被烧死,这次东京奥运会以纸鸽的形式复活,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为了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只是纸鸽毕竟不是活物,它永远不可能发出鸟儿的鸣叫。于是一群围观的鸟儿便想替纸鸽“发出鸣叫”,所以这些不是普通的鸟儿,鸟欲鸣而必鸣,只因它们有悲悯的情怀,以及向往和平的心愿,这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处在一个幸福祥和的大环境中,耳边听到的天籁,是天空传来的真正的和平鸽的鸣叫(而不是由别的鸟儿替其发声),相信那才是你我想要拥有的幸福生活。本诗聚焦当下残酷的现实,紧握时代的脉搏,体现了一个优秀诗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当然这也是内心的需要和时代的要求。

简评伊沙《鸟欲鸣》|雪也

“昨夜”,指的是东京奥运开幕时。“鸟儿睡得都晚”,这是诗人的主观判断。鸟儿为何睡得都晚?因为“他们在围观”,注意此处诗人没有用“它们”,而是用“他们”,也就把鸟儿和人平等看待。鸟儿的围观,不是参与人类的狂欢,而是替和平纸鸽发出鸣叫。为何是纸鸽呢?且看诗人自荐语提到的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鸽子被烧死,多么惨烈的场面,虽然是无意而为之。其他诗人没有注意到,但伊沙觉得必须要写,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这也是诗人应该达成的一致目标。鸟鸣,大自然中美好的天籁之音。毋庸讳言,本诗作者站的更高,想的更远。这是一首大诗!关乎人与自然,关乎世界和谐。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鸟欲鸣》的十一条:
1、诗的共情力,也是一种境界与能力;
2、把一首诗写透之前,首先要先写通亮,那么它所蕴含的意义和价值将超乎想象;
3、伊沙,原名吴文健,1966年5月19日生于四川成都,当代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西安,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4、伊沙其人,越来越是一位精神贵族,这不单单仅靠其写了多少诗,出了多少本书,编了多少人的诗,或者就一句对于文学的热爱所能够阐释清楚的,更是一种信仰;
5、伊沙的诗,从题材的角度出发,既包罗万象又丰富多姿,而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具有良好的语言质地和细节抓取,且深入思想内涵与现实生活;
6、回到本诗,在一连串的现实生活中的鲜活事物,所标注出来的内容留下了时代最重要的痕迹,有知识的凝思,还有对生命的悲悯情怀,以及对和平的有效诠释;
7、短短九行,从时间到空间,从大事件到人类文明,再从自然到和平,无不透着精神与力量,有责任坦露,还有胸怀宽广,更有时代之光;
8、诗中描写的事物层层叠叠,不仅饱满细腻,而且厚重有力,不鸣则已,一鸣即歌,是意识和观念,还是热爱与聚焦;
9、尤其是诗的最后部分,把整首诗提升到极致,个中奥妙无穷魅力,散发出迷人的弦外之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汉语的博大精深,自身所包含的东西,丰富而又精彩;
11、时代之诗,情怀之诗,人类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LIED AN DER GRENZE – 游若昕 You Ruoxin

8月 28, 2021

You Ruoxin
LIED AN DER GRENZE

Unterwegs zum Flughafen Baita,
auf dem Weg nach Haila’er
bin ich extra
zum Grab von Zhaojun gefahren.
Ich geh in die Ausstellung,
seh die Geschichtszeugnisse,
denk wie Zhaojun
aus der Hauptstadt Chang’an
tausend Meilen weit weg
an die Hunnen verheiratet wird,
für den Frieden
zwischen der Han-Dynastie
und dem Volk der Xiongnu.
Und ich flieg in die Innere Mongolei,
komm zu Zhaojuns Grab
nur zum Vergnügen,
nur als Touristin.
Ich weiß wirklich nicht, soll ich mich freuen
oder schämen.

2021-07-14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5.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5.0)

伊沙推荐语:在草原,我在游若昕的身上看到了成长,看到她的思维方式已经诗人化了。由此可见,把孩子锁在真空里,未必是好事,有选择地接触一下诗坛,不见得是坏事。教无定法,因人而异。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若昕《出塞曲》:关于昭君,后人的“惭愧”之感(包括变体),已经读到不少,有的出于格局,有的是出于个人对历史的奉献感,它们更多是源自文化、传统和课堂的升华式教育;“欣喜”则是承平日久的当代人、在父母和爱心教育呵护下的当代少年普遍会产生的。两种感觉都有其合理与偏颇之处。本诗发乎于心,止笔在“欣喜”和“惭愧”两者间的摆动,有着少有的平衡感和智性成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游若昕《出塞曲》:在内蒙草原,小诗人游若昕与王昭君相遇了,只是二人一生一死跨越千年,当年的王昭君因为和亲来到了内蒙草原,个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因而想到这些小若昕会自然而然与昭君进行比较,产生“飞到内蒙/来到昭君墓/仅仅是为了/欣赏/游玩/我真不知应当欣喜/还是惭愧”这样微妙而复杂的心理。如果诗人还处在孩提时代受知识和阅历所限,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比较,而处在少女时期的若昕就不同了,这种对比正是小诗人思想日趋成熟,对事物、历史有着独立的思考和判断的体现,诗的力度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增强,着实令人惊喜。相信随着岁月增长,小若昕还会给大家不断带来更多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略评游若昕《出塞曲》|雪也

诗的前半部分,是写“我”抽空前往昭君墓和展览馆参观,看史料。诗的后半部分,是“我”和昭君的对比。都是远到内蒙,且都是女性(虽然作者年龄尚小,但早就应该有性别的意识)。对比的结果,“我”有“欣喜”或“惭愧”之感。因为昭君,是为了和平,为了民族大义。而我,为了“欣赏游玩”。在此,作者并没有过分地拔高自己,而是描述事实。这其实也是过去的“名人”和当今“平民”的对比。这样看来,作者无须惭愧,平常心就好。

韩敬源:少年游若昕正在长成青年游若昕,诗歌也随年龄增长而风格渐变,本诗里有着15岁年龄里生命感觉中的“纯”和“真”——我们遗忘了“惭愧”顺便也失去了诗意——后现代口语诗不是人文化的不是观念化的,是最真切的生命感,所以能撼动人心。祝贺若昕15岁生日快乐!

黄开兵:幸好!游若昕没有去学书法。如果去学,肯定会让书法老师给教坏了!小游的字和她的诗一样有灵气。重心下移,结体外拓,我试着用毛笔临了她的手稿,真有写经体的味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游若昕的诗《出塞曲》的十一条:
1、诗达极境则意趣幽远;
2、对事与物的挖掘,以及其中的意与味,在于人性和智慧;
3、游若昕,女,2006年出生。福建宁德人。第七届李白诗歌奖金诗奖得主。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2021年获评《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国十大女诗人;
4、游若昕的诗,有着对现实深入的感受与理解,还有对生命深刻的领悟和启示,并时刻保持着一颗敏感而自然的敏锐洞察力,又不乏充实的感觉与意味;
5、回到本诗,典型的后口语诗的表达,在日常的生活与语言之间,将个人与历史人物进行了有效的融合,并联系上自身以及内心的思想状态,不仅有既视感,又不乏空间感;
6、诗一开头,去一个目的地的途中,突然改道至新的旅游景点,却由此触及历史的现实,而正是因为游玩,使得全诗颜色透彻而自然;
7、诗中文字干净细腻,情节曲折而不失质感,并且文字之间通透着思想的纹路和思维模式的变化,充满惊喜与思考;
8、一波三折之间,微妙的细节裸露,显现出对事物的独特感受和体验,并将历史的长河延绵出无限种可能性,饱满而且鲜活;
9、诗的结尾,是一记长长的问号,是一种心境,还是一个总结与反思;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历史赋予生活的,不仅是政治,还有诗意的栖居与人生的感悟”;
11、游记之诗,自省之诗,体验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LTERSSICHTIG – 隐形鸟 Yinxing Niao

8月 24, 2021

Yinxing Niao
ALTERSSICHTIG

Ich sehe oft
das Wort für Feind:
敌人 [dí-rén]
und les es als
alter Freund:
故人 [gù-ré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隐形鸟#(5.0)

伊沙推荐:妙!妙在真实,不是在那儿硬憋生造出来的。自然是人间大道、诗之大道。有人写一辈子连边都挨不着,人的问题一一假人儿岂能做真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隐形鸟《眼花》:确是生活所赐,身体、岁月所给。但更关键的,需要有心人去捕捉并写出来。“眼花”也是一个出灵感的题材类型,就像疫年里的“口罩”。所不同的,前者更日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新诗典》小档案:隐形鸟,女,原名陈秀銮,1969年12月出生,广东揭阳人,教师。口语诗爱好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隐形鸟《眼花》:不经意的一瞥或者眼花很容易造成误读,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并非如此。本诗正是基于这种真实的生活经验,写出了现实当中的某种残酷:伴着年龄的增长,眼花这一生理现象会随时出现,随手记录下来一首趣诗便这样手到擒来。由“敌人”到“故人”,词语仿佛突破了原有的语意屏障,不但“形似”,更兼“神似”,带给我们一种奇妙神秘的关联,仔细一品,还真的颇有几分道理:多少“故人”变成了“敌人”,多少“敌人”曾经是“故人”。所以生活如此广阔,只要心中有诗,所见即诗,所写即诗。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隐形鸟《眼花》:一首难得的佳作,把那一愣神的错觉,恰如其分地写出来,先是诧异,后是会心一笑,回味悠长,貌似妙手偶得,实是做人胸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隐形鸟的诗《眼花》的十一条:
1、在诗中,深刻的另一个名字叫透彻;
2、把诗写绝,不只在于极简,更在于把它写通透到极致;
3、隐形鸟,女,原名陈秀銮,1969年12月出生,广东揭阳人,教师。口语诗爱好者;
4、从隐形鸟每天乐此不疲地推出《诗快报》,足以见得其是真爱诗,反过来看,也因为每天的诗都是极速推出,也免不了泥沙俱下;
5、回到本诗,不得不说出一个字:“绝”,看似一句话分行,但其中饱含的人与事不可谓不质感,而在另一方面,这也是诗神的眷顾;
6、全诗仅仅十一个字,却深藏着人性本真的部分,而且是在自然而然的状态下发生的,更加显现出汉字一撇的奥秘;
7、诗中关于“敌”和“故”字的一笔,这个发现不容小觑,把两个向度的东西全部深埋其中了,另一方面就是感觉的事情了;
8、从某种意义上说,本诗还是后现代主义的解构之诗,而这细微的变化正在于它激发出无限的况味;
9、标题《眼花》,与诗的内容,达成了完全的一致,构成了人性的复杂,而且由看,到见,又在一个逻辑上形成统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用最少的字,把话说清楚,也是一门技艺”;
11、发现之诗,人生之诗,奥妙之诗。

张小云读隐形鸟《眼花》

都说慈悲没有敌人
隐形鸟又呈现另一种境界
“眼花”没有敌人
眼花不执着
眼花不较真儿
其间何止是逻辑
何止是善解汉语之妙
更蕴含着智慧

2021.8.24

黄平子读隐形鸟《眼花》

——《新世纪诗典》3795

眼花

隐形鸟

我常常

敌人
看成了
故人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很短,连题目一起也只有十三个字,但这首诗的含义却很深,深得每一个词都值得推敲。“我”自然是人物。“常常”不仅指事情发生不止一次,还指时间相隔不久。“把/敌人/看成了/故人”,是事件。原因在题目:“眼花”。“把/敌人/看成了/故人”有两个解。第一个解是:把“敌人”这个词看成了“故人”这个词。“我”“眼花”当然是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这两个词太像了,只有一笔之差。第二个解是:把生活当中的“敌人”,看成了生活当中的“故人”。“敌人”是敌对的人,“故人”是老朋友。把敌对的人看成了老朋友,“我”“眼花”当然是原因,但是还有一个原因:“敌人”太狡猾了,竟然扮成了故人!或者说,“故人”太狡猾了,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敌人。好可怕的敌人!好可怕的故人!好单纯的“我”!愿大家都能擦亮眼睛如擦亮皮鞋!
2021年8月24日20点4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ERG DES GLÜCKS – 刘不伟 Liu Buwei

8月 15, 2021

Liu Buwei
BERG DES GLÜCKS

1998 war ich im Filmstudio Peking Statist,
es war große Oper.
Zwei Tage, zwei Nächte,
dreitausend Statisten mit dem Rücken zur Kamera
klettern auf den Berg des Glücks.

Im Millieniumsjahr,
auf einmal ein Anruf von meiner Mama:
Sohn, ich hab dich im Fernsehen gesehen!
Mama, wie hast Du meinen Hinterkopf rauserkannt?

Ich bin deine Mama,
deinen Quadratschädel kenn ich auch unter
drei Millionen Hinterköpf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Liu Buwei, geb. 1969 in Anshan, Provinz Liaoning. Lebt in Hohhot.《新诗典》小档案:刘不伟,本名刘伟,诗人,1969年出生于辽宁鞍山,祖籍辽宁辽阳,现居呼和浩特。

伊沙:过七夕,推荐了两首泛情诗之后,我发现手头尚有三首儿子写母亲的亲情诗,准备依次推荐,今天推荐的这首是其中之最佳,来自于诗人侯马的积极助攻。儿子写母亲,最易出好诗,难度最为低,佳作最为密一一由此可见,知识分子和评论家爱说的"难度"是个什么玩意儿!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不伟《幸福山》:只有母亲才能从电视上的背影认出自己的儿子,这不是迷信,而是人类身体的记忆(父亲这方面我怀疑会差一些)。不伟这首写得朴实,也正因此,本诗探入了人类感知最神秘的所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不伟的诗《幸福山》的十一条:
1、艺术本身充满了意外,没有意外的艺术是平庸的,而凸显意外的作品是闪耀的光芒;
2、有人批评两句,不要太在意了,全部说你好,那不成圣人嘛,反过来说,圣人在现在的语境里,好像也是骂人吧;
3、刘不伟,本名刘伟,诗人,1969年出生于辽宁鞍山,祖籍辽宁辽阳,现居呼和浩特;
4、本诗以细腻的叙述方式告诉我们,妈的爱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朴实无华的,与此同时,生活中最细微的情景,都在其中变成了可触可感的事物;
5、诗一开头,即以回忆的方式交待出“我”的工作情境及画面,在具体的行为状态里,构成了那段时期凸显质感的影像;
6、在接下来的三节诗里,内容的关联性极其丰富,思路清晰明澈,表达的干净利落,却从头到尾都跳荡着一颗闪亮的心;
7、尤其是诗中的母亲,一眼就能辨识出来儿子这一点,最为动人心弦,缘于诗意本身的真实与现实,以及亲人之间最敏锐的感知力;
8、诗中作者个体化的经历,透露出亲情、生活、工作,以及时代的印痕,饱含深情与深刻,母亲的话不仅是成就了本诗的点,更加回荡于心;
9、幸福山,这个颇具深意的名字,在本诗中既凸显张力,又尤为珍贵,朴实而独特;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深有感触的点点滴滴一五一十地表达出来,也是一门重要的技艺”;
11、亲情之诗,感知之诗,细节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KLEINE PRINZESSIN – 蒋涛 Jiang Tao

8月 14, 2021

Jiang Tao
KLEINE PRINZESSIN

Im Erdgeschoß vom Supermarkt
sind nur lauter Sachen für kleine Kinder.
Eine alte Tante mit schwarzen Haaren nimmt ein kleines Röckchen,
sagt zu ihrem weißhaarigen Partner:
kauf mir das Prinzessinnenkleid,
ich bin auch eine kleine Prinzessin.

2021-02-12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涛#(26.0)

伊沙:君不见,中国没有老人电影,目前,也未形成老年文学、老年诗歌。起步晚、商业化所致。好在诗没有商业化这座大山的压迫,只待这一代日常写作者写到老,自然就会有。谁说七夕只属于年轻人?老年人照样也可过,我在课堂上讲过:人间最好的情诗,譬如说《当你老了》,都是未遂的情人在晚年写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涛《小公主》:很吃惊!蒋涛写出了一首极精妙的“七夕诗”,肯定不是刻意为之,但惟其如此,才能如此奇巧,且带有鲜明的当代色彩。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蒋涛《小公主》:外星诗人蒋涛总是出人意外地给人带来惊喜。这不,在七夕之夜,带来一首童话般的爱情诗。人到老年,心境和表达多么重要!诗中的黑发大妈多可爱!她说是小公主就一定是小公主,至少在二人世界里是这样。特别是人到老年,不能老是强调自身的暮气,而是想办法激发藏在深处的生气和朝气。感谢蒋涛带来这么新鲜的好诗。

《新诗典》小档案:蒋涛:

1969年2月出生于西安市。诗人、作家、编剧、导演。现居北京。
1990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
第五届李白诗歌奖铜诗奖、第四届亚洲诗人奖大奖得主。
《新世纪诗典》十大60后诗人,常春藤诗人、新世纪中文诗歌百大诗星。

韩敬源:写圣诞树上挂羊肉串的蒋涛大师兄又出开脑洞的诗作,他的诗看起来波澜不惊,就是些日常之事,但总是让还敏感的人心一惊,在我们的文学谱系里,正如主持人所说,表现老年人生活和精神的文学,稀缺得就像没有攻克的尖端科技。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蒋涛《小公主》:
有意思!记得有人曾说:无论年龄多大的女人,她的身体里都有一颗少女心。看样子,所言非虚。虽然寥寥几行却妙手天成,既当下又敏锐,极其自然地通过”黑发大妈”的动作和言语,尽显她撒娇卖萌的情态,如同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相信大多数读者读到此处都会报以宽容的一笑。毕竟这样的诗作不是经常能看到的,实在太难得了。

马金山|读蒋涛的诗《小公主》的十一条:
1、有的诗,是从结尾开始写成的;而有的诗,是从一个点写成的;
2、对于优秀艺术家们的影响,真正的作家不必拒绝,更不必刻意的拿橡皮把他们擦掉,即使是一个无名小辈,也不必擦掉,真正的作家应该具有这样的胸怀与雅量;
3、蒋涛,1969年2月出生于西安市。诗人、作家、编剧、导演。1990年受伊沙影响开始写诗,1991年在美国《一行》发表《一旧旧一年历》。现居北京;
4、蒋涛的诗,保持着自己无来由的个性化写作方式,构成了好玩而纯澈的诗歌理念,语言生动且简约,形象而不失生活气息;
5、本诗在日常生活之中,以敏感之心,挖掘出平淡的一面,显现出现实中闪烁的光芒,再联系上七夕这样一个节日,让童话般的美好绽放光彩;
6、诗一开头,把一个画面准确明了地传达出来,并在此基础上,将一个人物形象地表现出来,平实而且直观;
7、在具体化的场景中,诗中大妈活泼可爱的一句话,不只蓄满绵绵的真情,还充斥着纯真的生活质地,纤细而深藏意趣;
8、俏皮灵动的气息,在文字的热气腾腾里,油然而生,诗中的黑发大妈和白发老伴形成鲜明对比,也是其中较为鲜活的一部分;
9、此诗还在于一个妙字,不仅如此,还在于诗意的现代性,令人惊喜而有趣;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日常中最具活力的东西,是值得记取与一再挖掘的”;
11、画面之诗,可爱之诗,生动之诗。

 

 

TEICH DER WEISSEN PFERDE – 北浪 Bei Lang

8月 14, 2021

Bei Lang
TEICH DER WEISSEN PFERDE

Ich war mit Song Yulan in der Oberstufe.
Vor dem Liebesfest kommt sie aus dem Süden und besucht Verwandte.
Wir treffen uns bei der Schule wie vor 30 Jahren.

Die Oberstufe ist jetzt ein Kindergarten.
In den Bergen im Westen am Teich der weißen Pferde
ist immer noch ein stiller Weg unter Bäumen.
Wir sitzen Schulter an Schulter im Wald,
reden über Mitschüler von damals.
Wang Jun und Zhao Qiong kommen auf,
wir versinken in Schweigen.
Nach dem Abschluss wollten sie heiraten,
die Eltern haben die Hochzeit verhindert.
Die beiden haben sich im Teich ertränkt ,
das war in der Gegend
ganz lange das Thema.

Den Hang hinauf
nehmen wir uns von selbst
an der Hand.

12. 8.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北浪#(4.0)

伊沙推荐语
七夕,中国的情人节,特推荐本诗。殉情的事,任何年代都有,推荐这个,是何用意?这只是一首诗,跳过诗去探寻它的社会意义,有些人(甚至还是"诗人")病得不轻,异化至变态。拒绝异化,让我专注于诗。

新世纪诗典11,NPC8月14日(七夕节),3784首,1194人。第4个北浪(甘肃)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北浪《白马池》:中国人是没有情人节的。为何?文化。存天理、灭人欲,貌似是中华文化的基因。今人硬要对标欧美,选了个惨兮兮的牛郎织女纪念日。即便如此,还是无来由,世间本无“牛郎”,国外倒是有,属于腐朽制度下的男性工作者。“织女”一直倒是有,但不是来自天上,而是黄道婆一类的苦工总称(当然,也有例外。《四世同堂》里大赤包倒是被委任为“织女”管理者,但那其实又不是“织女”称谓本意,而是旧社会性工作者了)。总之,情侣过节,在我国似乎一直放不准位置(古人多放在清明节和元宵节)。但事实真是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不信就去读志在教化百姓而编的《诗经》,孔夫子大砍大删后的情诗,许多时候也都洋溢着开心和欢乐。从这点说,《白马池》由殉情回忆,到享受岁月过后的“劫后”欢乐,实在是给“七夕”注入了全新的人间正能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北浪《白马池》:临近七夕,读到这首诗心里多少有点沉甸甸的。宁静的白马湖边令人触景生情,旧事重提之时同窗之情与爱情交织,殉情的悲情故事让人不由想起莎士比亚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主人公,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失去的惋惜与留恋,所以才分外懂得珍惜。随着的流逝带给人更多的是默然的思索与感触,诗的结尾处:“我们不约而同地/牵着彼此的手”,此处无声胜有声,只有彼此的相偎相依,更深切而动人。

李子缘点评《新世纪诗典》之北浪《白马池》:同是棒打鸳鸯散,但没走极端,活着才是硬道理……这怕是入典最快的一首[Laugh]此诗亦悲亦喜,结尾圆了多少人的梦,甚好……是的,选稿信息不知多少人看见了,我也看见了,但没敢投稿,投新诗典不是撞大运,要想写出如北浪老师一击即中的诗,还是需要阅力和功力的。诗的结尾,诗人用看似轻描淡写的笔调,用饱含深情悲天怜人的大爱,让一对恋人复活……我们即他们。

 

李振羽点评北浪新诗典4.0《白马池》:
北浪是我大学时的同门师弟,他的诗歌又一次上典,我比任何人都兴奋。他原是官刊的宠儿,也是陇东乃至陇上最有影响力的中青年诗人和评论家。大约2014年他开始跟读《新世纪诗典》,次年参与筹办新诗典·崆峒山诗会后,他也上典了,至昨天推荐,已有《闪着光》《碑文》《火攻》《白马池》四首好诗上典。凭这四张金色的诗歌名片,北浪开始真正走出了陇上一隅,而得以跻身全国先锋诗界。
《闪着光》属意象淑清类的新乡土诗,也是他过往十多年此类诗歌的登顶之作;自《碑文》开始转向口语,撮取生活片段写世相人心,已入佳境;《火攻》写疫情下的民俗细节,颇显口语之妙趣;《白马池》以复调笔触写历经三十年时光冲刷濯洗的感情、爱情、同学友情,语言天然质朴,叙述干净老道,感情控制与溢出恰到好处,几已臻于化境。
据我所知,北浪为人,心底纯净,且对生活颇多思考感悟,在芜杂纷繁的当下真有一颗虔诚的“佛心”;北浪为诗,视域宽阔,广涉博取,且对文本多有打磨萃取,在激荡变革的诗歌大潮中,真有一颗金贵的“诗心”。在大70后的这拨诗人开始迈入理智之年,大多处于气踹嘘嘘爬坡求变的瓶颈式困境,《白马池》让我看到了北浪写作的一次实实在在的大提升大突破,也由此似乎可以预见他日后诗歌写作的光明之境。
去年之初,我力主把谷熟来禽·谷熟(新锐)诗歌奖授予北浪,当时心底还有点恻隐之心,有了这首《白马池》,我就完全可以坦然了。
再次祝贺北浪!这样真好,我的诗歌旅途中的好兄弟。
(2021年8月14日星期六)

马金山|读北浪的诗《白马池》的十一条:
1、当一行诗蹦出来,钻进你心里面的时候,一定要抓住它,很有可能,它是一首伟大诗篇的骨头;
2、无论任何人,哪怕你是他人口中的天才,也千万别把写诗当成一件容易的事,更别把它当做儿戏,因为谁糊弄它,它必定会给你开一个大大的玩笑,让你身败名裂,成为历史的笑柄;
3、北浪,原名刘鹏辉,1970年2月出生于甘肃庆阳,在庆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作品发表于《新世纪诗典》等,著有诗集《低音区》和文学批评专著《捉影书——21世纪庆阳文学研究》,有文字被译成英、德、韩等语种;
4、北浪的诗,带有原始固有的个体性思维习惯和观念,将自身的经历和生活汇集其中,且蕴含着丰富多样的内容与形式,意境深远而不失个性;
5、本诗以当下的生活,穿插记忆深处的故事,在七夕这个特殊的日子,写出了最具痛切与震撼人心的情感本身,叫人唏嘘不已;
6、第二行中的“七夕”,把这首诗的调子,定在了这个颇具含义而又具体的情景,让一个特定时间和区域凸显质感;
7、在平实而自然的语言里,把一种再次的相聚,以及身边的一事一物,触动内心深处最真实而深刻的一面,情景交融,生死交织;
8、切除掉中间一节,仅仅一头一尾两节,也是一首诗,但是却不会构成一种真实的情感纠葛与现实,更不会达到深度的效果与深刻的情态;
9、标题则再度成为一个地方性的印记,使得一首诗的份量更加丰富与厚实,更加凸显一首诗的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记录即诗,细节即诗”;
11、记录之诗,生活之诗,现场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8.8——8.14)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8.8——8.14)

 

 

 

SUTRA LESEN – 水央 Shui Yang

8月 7, 2021

Shui Yang
SUTRA LESEN

Ich sitz in der Sonne,
beim Lesen im Diamant-Sutra.
Eine Fliege kommt geflogen,
landet auf einem Sessel,
nach einer Weile
fliegt sie mir auf die Schulter,
am Ende springt sie
auf das funkelnde
Buch.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水央#(7.0)

伊沙点评《读经》:经、人、蝇,有静有动,一首禅诗,妙不可言。真正的禅诗,皆来自于生活,而不是故纸堆。没文化的抄书,有文化的目击道存。

况禹点评《新诗典》水央《读经》:蝇与经的小“纠缠”。一个生活所赐的活泼场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水央《读经》:阳光、《金刚经》,一派意境清幽的禅境,让人心灵一下空明澄澈起来。直到一只不速之客——苍蝇的贸然闯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椅子”、“肩头”都成了它暂时的落脚点,最后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感召,它落在了“金光闪闪的书页上”,诗歌至此戛然而止,却于无形之中拓展了诗歌的意义空间和想象空间。在这里,动乃静,静乃动;实却虚,色即空,虚实相生。这便是在”动”中得到”静”,在实景中得到虚景,诗人在自己的个性化生活中获得无尽的灵感,在瞬间的直感中得到永恒,于纷繁世界中静守灵魂的安宁。云卷云舒,鸟鸣春涧,就在这与心灵对话的片刻顿悟中,你会发现世间上没有不变的东西,没有独存的东西,一切都要仰赖因缘才能存在。一个生命的出现,亦是上天赐予的惊喜,你只需善待即可。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水央的诗《读经》的十一条:
1、细节和情节,都是值得写的东西,因为这些才是拨动心弦至关重要的部分;
2、对自己的作品永不满意,既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平常的感觉与境界;
3、水央,原名李黎英,出生四川成都,70后,作品发表中国先锋诗刊《新世纪诗典》、美国诗刊《新大陆》等,2020荣获“新时代杰出华语诗人”等,出版发行中英文个人诗集《心镜》;
4、水央的诗,时时跳荡在口语化的表达与意象化的情感之间,就此也形成了鲜明的个性化抒写方式,且自带着某种淡淡的禅意空间;
5、本诗通过对一系列动态场景的描述,将现实生活中一幕幕的事物予以呈现,但背后却暗含着秘而不宣的光芒,深刻之中自带妙不可言的禅意;
6、诗中由口语化的表达来表现生活的场域,而文字的背后却隐藏着意象的情感与气息,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意味难述的,只有靠心灵的感受;
7、尤其诗里的人与苍蝇,同步的转换之间,构成了读经与读经,将二者进行了有效的描述与涂抹,是生活所示的一种,更是内在的某种暗合;
8、还有一点是给诗增添灵动色彩的重要元素,那就是一个个的动词,既形象又深刻;
9、如果非要提出一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诗里的形容词,多少会影响或者破坏到诗感的效果,但无论如何,都不可否认这是一首好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中,处处不只有事物自身的磁场,还有更多只需意会的东西”;
11、禅意之诗,生活之诗,画面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读水央《读经》

愉快地读着水央的诗
欣喜地想起金刚经那个
“所谓…即非…是名…”的公式来
刚好伴我读后所生的“禅意”

读经诗中水央说“我在念”
即非我在念
是名我在念

又,《读经》诗中飞而落之
所谓蝇者
即非蝇
是名为蝇

再,诗中蝇落经书时境
谓金光闪闪
即非金光闪闪
是名金光闪闪

2021.8.6

黄开兵:有的诗,读后不宜过度阐释。佛曰:不可说。书法亦是,初级阶段,斤斤计较于点横竖撇捺,写得标不标准?已离艺术远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EUERWERK-WASSERFALL: 韩敬源 Han Jingyuan

8月 3, 2021

Han Jingyuan
FEUERWERK-WASSERFALL

Feuerwerkskracher die ganze Nacht,
die Kinder sollten früh schlafen,
werden ganz durcheinander.
Und Kracher von weiter weg
wie wenn plötzlicher Regen
auf Bananenstauden schlaegt.
Ein bisschen wie, was ich gehört hab,
im Februar vor dem Frühling,
unterwegs, wo ich gegangen bin.
Berstende, explodierende Knochen
von Verstorbenen,
immer weiter, ein reissender Fluss.

2021-02-27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韩敬源#(26.0)

伊沙点评《爆竹瀑布》:绵阳诗会单场季军之作。不管你称之为口语诗还是意象诗,反正它写得挺活挺好。那有没有把口语诗或意象诗写死的呢?那还用说嘛!所以,诗型不等于包好。

况禹点评《新诗典》韩敬源《爆竹瀑布》:边看奥运双杠比赛,边欣赏作者的这首诗。竟然感觉也像是一套精彩的体操动作——首先,题目就是一个很奇的动感意象,到诗的最后三行彻底“爆裂”,像是对着诗题发出的精彩回响。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韩敬源《爆竹瀑布》:一首风格独特,技巧娴熟的诗歌。由连绵不断炸响的爆竹,到“逝去人们的骨头/
崩裂爆炸”,亦是“延绵成河”,本该喜庆的气氛中透着无法言喻的悲壮,将二者进行关联的是诗人奇妙而合理的想象和联想,看似其中类比和比喻的逻辑性不强,其实是深得意象之精髓的佳作,营造出别具一格的诗意空间。爆竹声声恰如瀑布飞流直下连绵不绝,而读完本诗仍声犹在耳,内心如瀑布轰鸣。

​黄开兵:由近及远,由实入虚,从孩子(生命之初始)到逝去的亡魂,衔接自然,巧妙!当所有的意象“汇聚成河”,马上立住,手段高明,不落俗格,而“瀑布”,已自落入读者之心,轰然奔腾。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韩敬源《爆竹瀑布》
——《新世纪诗典》3774
爆竹瀑布
韩敬源
响了一晚上的爆竹
让早睡的孩子们
紊乱
更远处的爆竹
像一阵急雨
打芭蕉
这多少有点像我走过的路
在早春二月里
才能听到
逝去人们的骨头
崩裂爆炸
延绵成河
2021年2月27日
 黄平子读诗:“爆竹瀑布”,这是一个比喻。爆竹和瀑布本来挂不上钩,是声音把两者联系在一起。爆竹如瀑布,当然说明爆竹声大,且多。“响了一晚上的爆竹”,说明爆竹声持续久长。“让早睡的孩子们/紊乱”,爆竹声影响了孩子们的睡眠。以前我们喜欢打爆竹,是因为爆竹打得越多,可以捡到越多未爆的爆竹。现在的孩子不捡爆竹了,他们对爆竹可能少了一份感情。“更远处的爆竹/像一阵急雨/打芭蕉”,这是关于爆竹声的另一个比喻。雨打芭蕉,噗噗有声。“这多少有点像我走过的路”,爆竹声和“我走过的路”有什么联系?“在早春二月里”,这是一个特殊的时间。春是生机,也是希望。“才能听到/逝去人们的骨头/崩裂爆炸”,这是关于爆竹声的另一个比喻吗?王湾在《次北固山下》中说:“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如瀑布般的爆竹声,不仅辞旧,也迎新。是这辞旧迎新的爆竹,惊醒了逝去的人们吗?“延绵成河”,这又是一个比喻。爆竹声是瀑布,骨头声是河流。
2021年8月3日21点1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EW MOUNTAINS AND SEAS – 維馬丁《新山海經》Martin Winter

8月 1, 2021

NEW MOUNTAINS AND SEAS

Japanese
are like Germans.
Chinese
are like Italians.
Other people
are in between.
The alps
are as deep
as the Mediterranean sea.

Written in Chinese 1/31/21, English version 8/1/21

NEUE MEERE UND BERGE

deutsche
sind wie japaner
italiener
sind wie chinesen
alle anderen
sind dazwischen
die alpen sind so tief
wie das mittelmeer​

31. 1. 2021 Chinesisch
Deutsche Fassung Somm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5.0)

伊沙:什么是诗人?对人公平者,维马丁就是如此。这首诗太难得了,叫人肃然起敬!当居8月上半月冠军。本主持内蒙古武川县推荐。

新世纪诗典11,NPC8月2日,3773首,1193人。第15个维马丁(奥地利)日

0801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新山海经》:完全同意诗中的印象。每次看意大利电影,那些剧中人在街上唠唠叨叨,包括家长管教孩子,都让我联想到童年的记忆。日本人近似德国人,这一点几乎也是不少同胞的共同印象。但它们现在出自欧洲诗人笔下,还是让人有些惊讶。但诗的后三分之一更惊人,把地中海的深度和阿尔卑斯的高度并提,我相信中国诗人肯定不会想到,可马丁这么写了——用汉语!了不起,祝贺他。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新山海经》:本诗虽小,却文化底蕴深厚,内涵极其丰富。从开头诗人用类比的手法,表达对“日本人/像德国人/中国人/像意大利人”的认知,不是指这四个国家的人在外貌上的近似,而是指他们在精神境界、做事方法、以及在饮食、文化、对家庭的重视、对民族历史的骄傲等方面的高度契合。然后由人到自然界山水,宕开一笔得出“地中海/跟阿尔卑斯山/一样深”的结论,着实令人惊叹于维马丁老师学识的广博、灵动的气韵及对汉语驾轻就熟的能力,涵盖了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特知识,实在难能可贵。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新山海经》的十一条:
1、诗歌是人生的过程,也是内心以及精神的反映,更是生活的脉络,否则就不是好的文本,至少不会是诗;
2、顾随说的好,“诗根本不是教训人的,只是在感动人的”,如果以诗为刀为枪,那么这些人,是不受人尊敬的,甚至是不会被历史认可的;
3、维马丁, 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
4、维马丁的诗,有一种自然的现实感与本真面貌,还有个人化对生活世相的本质认知和观念,在汉语的博大精深里,饱含人性的光辉与思想的深彻;
5、本诗以人与物之间,人种差异与物体关系之间,人文与地理之间,构成了奇妙的内在精神文明,质感透彻,语言生动而通灵;
6、诗一开头,由两个比喻组成,在东西人种的相似程度上进行有效的对比与呈现,简约而不失本真的样子,纹理清晰可见;
7、五六行,既是内容的过渡,还是精神的又一次爆发,与此同时,还将人引入到了物,将山海经的话题传递出来,颇有文化底蕴与人生哲理;
8、最后一节,在自然风物的流线下,显现出自然的生态文明,还原了深似海这个形象的存在,本真、本象;
9、标题系于诗身,文字融于自然,是其味,更是诗格的体现;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作品是生命的体现,还是精神的再度燃烧”;
11、风物之诗,文明之诗,人性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维马丁《新山海经》:一首奇绝的诗!一首让我拍案叫绝、又反复端详、久久沉思的诗,一首诗能够抵达的地域广度、人性深度和历史长度,它都做到了。这首诗是有阅读门槛的,真正读懂不容易。而我更关注的是怎么写出来的。首先是地域广度,如果没有阿尔卑斯雪峰的跋涉攀登,地中海蓝色海岸的扬帆徜徉,比较和转换不会这样自如,好在奥地利是意大利的邻居,诗人再熟悉不过了。第二是人性深度,如果没有对德国人和日本人、意大利人和中国人的深刻洞察和把握,也得不出那样自然的结论。第三是历史长度,作为汉学家的诗人,用的这个诗题让我这个中国诗人自愧不如啊。要有怎样的博学,才能写出这首诗?要有怎样的提纯能力,才能写出这首诗?深奥,朴素,极简,浓缩在9行34字中,字词精准在握,诗意浩瀚无边。让我叹服。

黄平子读维马丁《新山海经》

——《新世纪诗典》3773

新山海经

维马丁

日本人
像德国人
中国人
像意大利人
其他人
都在中间
地中海
跟阿尔卑斯山
一样深

2021.1.31

黄平子读诗:说实话,这首诗我没怎么看懂。看不懂就不装懂。诗题既然叫《新山海经》,当然就应该有所本,这所本的,就是《山海经》。说到《山海经》,肯关不该忽视这样一些关键词:神话传说、地理知识、寓言故事、远古异人、状貌风格……“日本人/像德国人/中国人/像意大利人”这是拿了四国人进行对比。诗人只说像,没有说怎么像,哪方面像。这是笼统的坏处,也是笼统的好处。“其他人/都在中间”,从这一句看,诗人是把日本人、德国人放在一极,把中国人、意大利人放在另一极,世界上的其他人,则处于折中的位置。以上是概写世界人物。“地中海/跟阿尔卑斯山/一样深”,这是具体写两大地貌。地中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海之一,历史比大西洋还要古老。地中海沿岸还是古代文明的发祥地。阿尔卑斯山脉是欧洲最大的山脉。根据现代板块学说,地中海位于亚欧板块和非洲板块的交界处,两大板块不断地碰撞、挤压,使地中海面积不断地缩小、变深。相反,阿尔卑斯山在两大板块的不断碰撞和挤压下却日渐抬升。地中海当然和阿尔卑斯山一样深,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两大板块碰撞、挤压挤压下的产物。所不同的是,一个向下伸展,产生了“深”。一个向上伸展,产生了“高”。
2021年8月1日20点47分

君儿读维马丁《新山海经》​​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5779686&promote_id=957250

新山海经
维马丁

日本人
像德国人
中国人
像意大利人
其他人
都在中间
地中海
跟阿尔卑斯山
一样深

2021.1.31

신 산해경
MARTIN WINTER

일본인들은
독일인 같고
중국인들은
이딸리아인 같고
다른 사람들은
그 사이
지중해에 있어
알프스산처럼
깊다

2021.1.31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KRÄHEN – 石薇琪 Shi Weiqi

6月 22, 2021

Shi Weiqi
KRÄHEN

Am Himmel kreist eine Krähe.
Da kommt eine zweite,
fliegt auch einen Kreis.
Da kommt noch eine Krähe.
Drei Krähen drehen sich
am Himmel.

2021-01-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Shi Weiqi, geb. im Februar 2014. Geht in die 1. Klasse Volksschule in Zhendong bei Laibin in der Region Guangxi. 《新诗典》小档案:石薇琪,2014年2月生,广西来宾市镇东小学1班。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石薇琪#(2.0)

伊沙推荐:多么干净的纯诗!似乎孩子比大人写干净的纯诗要来得容易,因为孩子原本就是干净的。别光看到如今诗童大增,还要看到孩子写诗的底线已被《新诗典》提得相当高,不通过一定程度的专业学习,仅仅来个"童声独唱"已经没有彩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薇琪《乌鸦》:语言“简单”的循环往复里,有情节,也有滋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薇琪《乌鸦》:我始终相信只有心灵真正纯净的人,才能写出干净的诗。一如本诗的作者,寥寥几笔如同儿童简笔画的勾勒,凌空转圈的乌鸦便极具动感和画面感,蓝色的天空,黑色的乌鸦,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和心灵冲击,仿佛在天空舞蹈的不是乌鸦,而是小诗人自由不羁的心灵,在她不染尘埃的眼睛里,素来让人厌恶的乌鸦都被写得如此可爱!诗写完全出于作者自身对世界的观察和领悟,倾注了更多的是她的生命体验。反复修辞的使用也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表现出小诗人良好的语感和文字把控能力。

马金山|读石薇琪的诗《乌鸦》的十一条:
1、让事物充满活力,也是诗的源动力;
2、把平常之物,写出深刻与厚重,也是一门高难度的动作;
3、石薇琪,2014年2月生,广西来宾市镇东小学1班;
4、《乌鸦》一如作者以往的诗歌品质,纯粹而干净明朗,也有别于其以往的作品,在本质的纯澈方面,更显沉实与厚重;
5、本诗语言干净细腻,场景在野外也多有常见,但不见有人写出其形其状,还原本真于自然,已凸显清透无暇于心境;
6、诗中以乌鸦的惯性行为,在一个姿势之间往复,将一种行为贯穿始终,保持了某种信念的力量,互相影响,并互为带动,貌似写乌鸦,更是写人;
7、三个排比句式,在一个景物之间往复,不仅形象、具体,而且透彻出一种洁力,这是一种以物造境,更是以境化物;
8、最后两行,也可作为诗的最后一节,但它构成了奇特的妙境,成为了诗意完整的一部分;
9、无欲则无敌,在人生的道路上如此,在艺术的本质内部,也是如此,犹如本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一种事物写到极致,也是一种境界与态度”;
11、纯澈之诗,动物之诗,画面之诗。

 

 

Wang Wei 王维 & Han Yu 韩愈

6月 21, 2021

Han Yu (768-824)
PENNED DRUNK FOR SECRETARY ZHANG

Chang’an playboys‘ plates
brim with reeking meat.
No drinking poetry,
just wine in red skirts.
Full after dinner,
they buzz like mosquitoes.
My buddies and me
are stinking and free.

Translated by MW in June 2021

photo by Chun Sue

Wang Wei (701-761)
GRÜNER BACH

Gelber Blütenstrom, vorher grüner Bach.
Windet sich vom Berg, fünfzig Meilen durch.
Tost in Felsen drin, wird bei Föhren still.
Fließt mit Wassernuss, spiegelt Kraut und Schilf.
Am Bach ist mir leicht, am Strom werd ich ruhig.
Lass mich auf dem Stein angeln bis zum Schluss.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青溪
王维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
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DRACHENBOOTFEST – 徐厌 Xu Yan

6月 14, 2021

Xu Yan
DRACHENBOOTFEST

ich mach das bambusblatt auf
krieg keinen bissen runter
ich fühl mich wie diese klebrigen reiskörner
fest eingepackt gedämpft
dass die die satt werden
es gut vertragen
werden sie jahr für jahr
rechtzeitig verschlungen

2018-06-1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厌#(1.0)

伊沙推荐语:60后传奇继续上演,《新诗典》节庆日首次由"新人"担纲,于端午节推荐内蒙古徐厌之《端午节》,应景又不应景,来自于诗人侯马的助攻。本主持四川绵阳推荐。

况禹点评《新诗典》徐厌《端午节》:本诗堪称端午诗中的异类。由粽子联系到个体生命的捆缚。一下子让端午这个题材拥有复调式的景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厌《端午节》:看到本诗前两行我就被深深吸引了:“一口都吃不下去”,为何?我这个粽子控急于从诗中找出答案,原来自己“粘糯”、“被捆绑”、“被蒸煮”,再被“使果腹者
/顺利果腹/一年一年/被如期吃掉”的命运与粽子这传统食品何其相似!人如粽,粽如人……所以谜底一出,“一口都吃不下去”就顺理成章了。将传统食品与自身命运相关联,这种与一干众人写端午及粽子的常规写作迥异的表达,令人耳目一新。不由想起尼采曾说过:“在孤独中,孤独者将自己吃得一干二净,而在群体中,他被众人吃掉。”本诗写出了命运的沧桑感和无力感,至于“果腹者”是谁?读者可以自行去脑补。

 

 

TRIVIALITIES: LONG AND SHORT 徐江 Xu Jiang

5月 3, 2021

Xu Jiang
TRIVIALITIES: LONG AND SHORT

The France I used to like has disappeared,
Paris is thronged with people from places
very far away from the outskirts of Gaul.
The America I used to love
has gone back into the movies.
Many people who live there now are villains from fiction,
Robert Penn Warren, William Styron, Faulkner and Steinbeck.
Hemingway characters have been condensed into fairytales.
And those bumpkins ridiculed by Thomas Wolfe,
they would like to hold the world by its throat as a matter of course.
I am thinking of Ellery Queen, Bogart, Jack Nicholson
and all sorts of Pacino,
standing between shadows and light, DeNiro people.
I am not sure whether the lives
described by the great Annie Proulx and Ring Lardner
have really existed.
If it really was like that,
then Philip Roth and Salinger, those two masters,
they didn’t have it any easier than Bernard Malamud or myself.
The Britain I liked and also hated,
the world of Dickens, Hardy, Emily Brontë, Evelyn Waugh,
also the world of Guy Maddin.
Chaplin and Hitchcock, they came from England,
no matter if they thought of it as their grandmother‘s home or whatever,
that kind of world is gone, no-one can go back to it.
Italy, of Umberto Saba’s bitter poetry,
of Tornatore’s splendor,
Fellini’s ghosts and deities,
a world has gone under but another world has not risen.
Poor Barcelona, poor Spain,
aside from Messi, what else can you make me think of?
The bullets shot at Lorca?
Thick smoke covers Cervantes and Unamuno.
But you are singing, saying what does this have to do with you?
As you go north, farther north, everywhere north in the world
you’ll run into people drinking forever.
They are crawling out of Ibsen, Hamsun, Dostoyevski’s White Nights,
Crawling all the way till today until half of what Solzhenitsyn described is gone.
I really don’t know if this is a good thing or not.
Neither Tolstoy nor Maupassant nor the wisdom of Martin du Gard can advise me.
Old Hesse stares into the distance with his Steppenwolf eyes and doesn’t speak.
At this time everyone can understand a little why Stefan Zweig and Richard Strauss broke down.
Bukowski didn’t care about any of this, he drank a bottle and went on writing.
Pasternak screwed up his horse face and stared at a row of trees in the snow.
Wandering souls drive their chariots, circling and circling,
soundlessly crushing expectations and fear;
crushing Nietzsche and Stephen Hawking, actually
all of this can be seen to belong to Stephen King.
But it’s ok,
just be glad it’s still ok,
food is eaten, television’s turned on.
Ineffective dreams are about to start,
about to start again.
You will wake up, we will wake up,
from utter sadness, wake up to enter
indefinite nights, poisoned days.
Yes, everything definitely indefinite.
Let us clear away this forest,
let us see the distance in the past.
Not so we can see the past,
but so we can see once more
the distance we longed for.

Translated by MW on May 2nd,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2.0)

伊沙推荐:徐氏现代感怀赋体诗,是徐江在一首决胜争奖时惯用的杀手锏,确实能够展示一名诗人的综合修养与实力,但在我的评判中并非次次都奏效,取决于真知灼见与书生义气所占比例之多寡,当然是前者百分比越高就越好。本诗不算高也不算低,所以入典推荐但不染指荣誉,好在作者新近刚获李白诗歌奖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奖并继续保持满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徐江《杂事诗·长短调》:本诗的缘起当然是横行全球的新冠疫情,主题则是这一疫情下文明的崩溃与混乱,以及人所应持有的正确反应。属于作者当下题材的作品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长短调:》这是一首关于疫情的诗歌,在诗中你能感受到各种秩序的混乱,无论欧洲还是美洲;你还能遇见很多熟悉的作家及诗人的名字,仿佛跨越时空,他们都站在你的面前,与你探讨自由、正义和死亡等有关人类存在最基本的问题,也许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但人们还是看见了远方的曙光,这正是人类的希望所在。

黄开兵:密集恐惧症——抄了两个多小时!孩子都快看完两部电影了。推荐词部分特意用了朱墨书写,避免因为密集而难以辨别。视觉效果不错!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徐江《杂事诗·长短调》

——《新世纪诗典》3682

黄平子读诗:百度了一下“长短调”,由于该词涉及到音乐、摄影等知识,徐江老师又将其运用到诗里,我还是搞不大明白。不懂不装懂,这是我的读诗原则。猜一下:该诗叫长短调,大约是前后两节写了不同的内容,用了不同的手法吧。从“我喜欢的法国消失了”到“所有这些你也都可以看成是斯蒂芬·金”是诗的第一小节。诗人从法国开始,先后写到美国、英国、意大利、巴萨罗那、西班牙、北方、更北方、全世界所有的北方。诗人通过追忆那些逝去的大师们,最终发出感慨:“一个世界沉没了可另一个世界并没有升起来”。从“不过还好”到“我们过去向往的远方”是诗的第二小节。诗人由回忆回到现实:“你将醒来我们将醒来/从确切的悲伤中醒来”。过去很美好,现在不尽人意,不过将来肯定会更好。徐江不是悲观论者,这一点,诗写得很清楚:“不是为了看到过去/而是为了重新看一看/我们过去向往的远方”。第一小节偏叙事,第二小节偏议论。从百度关于长短调的定义来看,第一小节应该属于短调,第二小节属于长调。不知道有没有搞错。好几个诗人都说这是一首疫情诗。我觉得不是。《长短调》缅怀的是逝去的大师和过去璀璨的文明:“那样的世界今天的人现在都回不去了”。

2021年5月2日21记47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徐江的诗《杂事诗·长短调》的十一条:
1、文字燃烧思想,现实成就诗史;
2、当代性,即先锋性。活出文明,诗写人生;
3、徐江,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91年创办《葵》。著有诗集《黄昏前说起天才》《徐江的诗》《花火》《雾》《杂事诗》《我斜视》、诗学论著《这就是诗》《现代诗物语》等二十余种。主持编选《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给孩子们的诗》。五次荣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曾获首届亚洲诗人奖、《世界诗人》2006年度国际最佳诗人;
4、徐江的诗,尤其是短制系列作品,是极其少有的值得我整理打印出来一读再读的,其作品给我最多的意义在于丰富与智慧,并且文字的言外之意,何等绚烂、精彩;
5、《杂事诗》系列,对于诗人徐江来说,应该是尤为重要的,不仅如此,对于新世纪的诗坛来说,何偿不是一部重要的作品呢,既有个人化的印记,还有时代的呼吸与脉搏,庞大而丰富;
6、本诗写作的背景,毫不回避的是现实与疫情,不只如此,还有个体的情感与生活,除此之外,还有审视的眼光和内在的格局,均对世界物象的触感具有智性的广度与深度;
7、诗里行间,不仅有细小的颗粒,还有辽阔的世界性建构,在纹理细腻的情感排列中,既有清晰的空间,还有现代的文明,锋利而又鲜活;
8、浓厚与庞杂,是这个世界的秩序,还是我读这首史诗的深切感受,几乎每一节,都是芬芳,都是灿烂与文明,这是很多作品所不具备的,而此诗有,想要的一切;
9、未来可期,这是本诗给予我提供的精神价值,传递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与思想观念,也是此诗给予的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伟大的诗,源于伟大的时代,而这个时代,何尝不是伟大的历史时期呢”;
11、时代之诗,文化之诗,文明史记。

UNTERSCHLUPF SUCHEN – 周鸣 Zhou Ming

3月 29, 2021

Zhou Ming
UNTERSCHLUPF SUCHEN

Eine Kuh
grast in den Bergen.
Auf einmal
ein Wolkenbruch.
Ich kriech sofort
unter die Kuh,
such Unterschlupf.
Sobald der Regen weniger wird,
bemerk ich armer
hungriger Hirtenbub,
mein noch nicht ganz
durchnässter Schädel
stößt direkt an den Euter.
Jetzt möcht ich von Herzen
sehr gern bisschen Mil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4.0)

伊沙:《新诗典》十周年增设了中国诗坛首个团体奖项一一中国十大诗歌省区奖,这叫横向比较,如果来个纵向比较一一各个代际诗人间的比较,毫无疑问,60后一代将胜出,十周年大冲刺,剩下7位60后诗人组成一个"60后诗人周"就像是诗神的精心安排。周鸣是本典土生土长的60后诗人,算是大器晚成,本诗是"诗言趣"的佳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躲雨》:绝大多数诗人(我除外),都好像有田园、自然情结。但许多都没脱鲁迅小说里文豪的那一声“田园风光”的底子。现代人写自然性主题,不好写。主要是不贴身、不合体,哪怕你的审美顽固地攥着它们。周鸣这一首不太一样,它写的是牧童与牛在雨中的相依。饿了想吃奶,这一笔是最亮点。背后渗出了时代感,和人在那个唏嘘环境下的处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韩敬源:把我笑惨了!唐有白居易《池上》写一个小娃撑小船去偷白莲,又有胡令能《小儿垂钓》写一个蓬头稚子学钓鱼,晚清有袁枚《所见》写一个牧童骑在牛上想逮知了,今有浙江周鸣写在母牛肚子底下躲雨突然有想喝牛奶的冲动,照此逻辑,本诗可永流传——口语诗人在先锋的路上遇到传统,恢复诗国的荣光,奇怪吗?想不通的用头撞豆腐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躲雨》:突然袭来的倾盆大雨,躲到牛肚底下躲雨的牧童,正饥肠辘辘时头顶着牛乳,自然而然“内心有了/想吃奶的冲动”……诗的内容层层铺开,白描手法的语言不事雕琢,谱写了一首田园牧歌式的小诗,又如同氤氲着淡淡水墨的“牧牛图”,兼具很强的故事性,充满了童趣,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而丝毫没有违和感,快乐中还掺杂有一丝淡淡的苦涩,这大概就是童年的味道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ENG-SHUI:笨笨 s.k Benben S. K

3月 27, 2021

BenBen S. K
FENG-SHUI

Ein Möbelhändler
holt einen Feng-Shui-Meister
für seinen neuen Möbelladen.
Der Meister lässt ihn vor der Tür
ein Hirschpaar hinstellen,
das signalisiere ein ehrliches Herz.
Er gibt 60.000 aus,
kauft ein Paar lebende Hirsche,
lässt sie ausstopfen und vor die Tür stellen.
Noch keinen Monat nach der Eröffnung
kommt ein Angestellter bei der Anlieferung
in einen Unfall und stirbt.
Noch nicht einmal einen Monat später
fällt ein Angestellter beim Aufstellen von Möbeln
von einer Leiter,
zerbricht sich das Becken.
Der Möbelhändler
verkauft einen Hirsch, verschenkt den anderen.
Er holt noch einen Feng-Shui-Meister.
Der Feng-Shui-Meister sagt,
Hirsch klingt auf Chinesisch wie Straße,
du hast deine Straße zum Reichtum
ruin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Benben S. K, Künstlerinname von Bai Ruotang,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Journalistin, Ärztin, Assistenz-Professorin. Schreibt seit 2012, darunter ca. 800 Gedichte, z.B. “Schwangerschaftsstreifen”, “Jadereifen”. Motto: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sprechen vom Rauch des täglichen Lebens, deswegen möcht ich sie ständig zitieren und kann sie immer gebrauchen. 《新诗典》小档案:笨笨.s.k,原笔名白若唐,70后,报社特约记者,医务工作者,副教授。2012年开始文学创作,写散文、诗歌共计800余首,代表作《妊娠纹》、《玉镯》、《清明节》等。
诗观:口语诗人的笔尖上总是冒着生活的烟火,故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5.0)

伊沙:这不是封建迷信,而是活性文化,如我在昨晚讲座另外一首同类诗前所说:我既反对跪古,也反对被现代实证科学搞成一台永远正确的观点机,对世界只会打勾或打叉一一那不是诗人所为。口语诗人应该是一个存在主义者。

高歌:科学的解释是巧合,诗意的解释是通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文化的桌球撞来撞去,有通达的神秘所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风水》:诗中人的遭遇有点儿过于惨烈。类似的霉运,俄罗斯的近代小说曾经写过一些,不过,本诗最吸引我的点是那一对被残害的活鹿。也许,残忍之心才是家具店老板霉运的开始。我愿意这样来读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风水》:中国人自古是很讲究风水的,很多人也都信风水,尤其是南方沿海一带,像广东、福建、香港、台湾等地,这毕竟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化传统,即使在最落后的地方,建个房子也知道依山伴水,采光好。如果将风水说是封建迷信,未免有些简单粗暴,二者之间其实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本诗中家具店老板门口“摆一对鹿”和两个员工离奇死亡之间是否有什么必然联系,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两个风水先生所说有没有什么道理或依据,也不得而知。诗人以现实主义的笔法,呈现出的国人真实的生活和存在,并未予以任何观点、议论和评价,传统与现代交织,以及玄学的神秘感,都令本诗的可读性增强,颇耐人寻味。至于读者从诗中读出了什么,那完全由个人的经验、阅历和眼界所决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ECHO EINES JAHRHUNDERTS – 李东泽 Li Dongze

3月 27, 2021

Li Dongze
ECHO EINES JAHRHUNDERTS

Vor 100 Jahren
hat jemand gesagt
Gott sei gestorben.

100 Jahre später
säubern wir Lehrbücher
von vertrockneten Res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东泽#(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