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uddhists’

HOCHZEITSBANKETT – 李东泽 Li Dongze

11月 4, 2021

Li Dongze
HOCHZEITSBANKETT

Ein Brautpaar,
die Trauung ist vorbei,
das Bankett beginnt.
Gedämpfter Fisch, gebackene Schenkel,
Freilufthähnchen, Feuertopf-Fleischstreifen, Schinken mit Pinienblüten…
Ich nehm ein Stück Fisch,
stopfs in den Mund,
schmeckt nicht schlecht, nur nicht wie Fisch.
Schenkel, auch nicht wie Schweineschenkel.
Mein Nachbar sieht meinen Gesichtsausdruck,
er sagt mir, die ganze Tafel
ist vegetarisch.
Oh, der Bräutigam
kommt aus einer religiösen Familie.
Aber ich nicht,
wir alle hier nicht.
Also warum
sollen wir vegetarisch essen?
und wenn schon
warum wird es so zubereitet
dass es Fleisch oder Fisch ist?
Wenn ich es esse,
denk ich da nicht mit jedem Bissen
an getöte Tiere?

2021-03-19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东泽#(15.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4日,3867首,1217人。第15个李东泽(黑龙江)日伊沙推荐:本诗让我想起九年前潘洗尘率领大陆诗人访台团访问台湾的情景,在星云大师本部一一高雄佛光山,东道主以素宴款待我等,席间,"东坡肉"、"西湖醋鱼"俱全,当然是素的,但为什么要仿制成肉的呢?想问同席尼姑,终未问出口,也未写成诗,只能眼睁睁看着李东泽在迟了这么多年后写出来了一一教训!况禹点评《新诗典》李东泽《婚宴开始》:在当代确系生活中一“不解”话题。写得好,体现出了现代诗作者“思”的一面。关于素斋,我所知道的解释最早来源于旧时代——起初寺庙为酬谢施主,以素食做成寻常食物之样(据说有的美味度还超过了模仿的原食物)。但新人并非出家人(倒是有一位出嫁人),婚礼来宾也并非施主,素斋席历来又比普通席贵出不少,何苦整这个呢?也是把掏份子的当成施主了吧。庞琼珍: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她经营过素食馆,解释说:佛教提倡素形、素名、素味的素食菜肴。我师父一直鼓励我们坚持这个原则。所以,荷塘月色开素食之先,在菜牌上看不到荤形、荤名。但是,也有不少的素餐厅并不避讳仿制大鱼大肉,并以惟妙惟肖为上。以此为噱头,吸引大多数对素食不了解的食客。这是相对容易走的一条路线。印象中,老字号的 功德林 就是这样的。我们的诗人还关心这么接地气的问题[呲牙][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东泽《婚宴开始》:读完本诗我也有和诗歌结尾处同样的疑问:“既然吃素,又为什么/都做成/大鱼大肉呢/当我一口口吃下/那又算不算/杀生呢”,答案其实已经了然于胸,重要的是诗歌背后诗人对此类现象恰如其分地披露与嘲讽。婚宴的主人为了自己的信仰,让客人们陪着自己吃素,菜肴只有其名称和形式,内容却大相径庭,难免让人心里不舒服。有信仰是好事也值得尊重,但若是将自己喜好强加于他人,就未免显得有点过分了。本诗写得隐忍却不乏幽默,在反讽和消解的同时,爆发出强大的“事实的诗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3诗人李东泽《婚宴开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信仰,于是食素,于是让不食素者也跟着食素,却做成素食肉让大家吃,这样一连串的行为,在现实中常常被视为一种新的饮食文化,被赞许,被追捧。我在五台山也遇到过,有个饭店叫“一盏明灯”,也是这样,生意火爆。只有心怀悲悯者才会从中感受到异样:用豆制品做的鱼也是鱼啊!用土豆做的红烧肉也是肉啊!本诗有着后现代不依不饶较真的一面,质问之余,让我们仍感受到如芒在背。张小云:读李东泽《婚宴开始》仿荤素常有争议后来也渐渐淡然处之前一段我儿又问了跟东泽在诗末所提的相同问题我问孩子:如能理解出仿荤素的人是出于引导的方便如果在受用的时候想到每吃一口素鱼就观想自己免一条真鱼被杀是不是就不再纠结心里的疑虑了呢2021.11.3黄开兵:关于素食,我也写过一首,巧的是,写作日期也是3月:《素肉》素食馆/都有/素鸡/素鸭/素牛/素排骨/我们点了几份/我对介云兄说:/既然是/素食主义者/心里却/还放不下肉/2021.03.21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李东泽的诗《婚宴开始》的十一条:1、诗是诗人的通行证;2、写作于诗人而言,是生活的必须,不是不写诗的人所想象的,写诗就是不务正业;3、李东泽,男,诗人。1976年出生,2000年大学专科毕业,同年开始从事传媒工作。1998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2001年在《岁月》杂志发表处女作,2007年成为《葵》同仁。诗歌入选多种选本;4、李东泽的诗,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把式微的事物呈现出来,并抵达生活的真实,还有对内的自省与修炼,给人以多视角的态度与多维空间的生活;5、本诗由一件事情,一以贯之,又略带幽默诙谐,将一种信仰与生活,施于他人,而这其中又暗含着什么呢,没有说出的,生长着人情世故;6、诗一开头,像一篇小说的情节,将婚礼的形式内容,娓娓道来,是一个引子,还是一种场景化的描述与交待;7、随之而来的就是吃宴,而正是吃的食物,构成了信仰的文化向度,让同桌的人心生莫名的忧伤,这些情景描写得丰富多彩,细腻入微,漂亮极了;8、诗中情景化的画面写得干净,鲜活,语言自身散发出迷人的感觉,而背后却是思想的存在,值得关注与思考的东西;9、最后一节的三个问句,是无此信仰者的内心流露,是现象的显露和本相的疑惑,而答案于每个人来说,则自然会各有不同;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于诗人而言,任何事情都要把生活中触碰到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写下来”;11、信仰之诗,生活之诗,现象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EISTER ZONG XIAN – 邢昊 Xing Hao

10月 19, 2021

Xing Hao
MEISTER ZONG XIAN

Ein Mensch fragt,
“Existiert Buddha?”
Der Meister sagt, “Ja!”
Ein anderer fragt, “exisiert Buddha?”
Meister Zongxian: “Nein!”
Der dritte fragt,
“Existiert Buddha?”
Meister Zongxian
bleibt stumm wie ein Fisch.

Der erste, der fragt
ist ein Buddhist.
Der zweite
ist ein Atheist.
Der dritte
ist natürlich Beamter.
Er möchte, dass Buddha
seinen Hut mitbeschütz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5.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8日,3850首,1212人。第25个邢昊(山西)日

伊沙推荐:本诗与我的入典诗《智慧》写了同一个人物,那是十一年前我与本诗作者等一众诗人在南岳衡山一座寺庙里做一日修行体验时遇到的宗显法师,换一个角度,可以证明这是一位有智慧的真僧。本诗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宗显法师》:二十来岁开始,对禅宗有些兴趣,于是这些年零敲碎打,中外禅宗和尚的公案、逸事都会翻一翻。本诗中的这位法师是南岳衡山的,观其思路,应是禅宗无疑。我依稀记得任洪渊老师当年有过一个观点,他认为禅宗是中华文明中诗性思维与佛教碰撞后奉献给世界的最重要的贡献,是十足的东方智慧。诗中的场景也印证了这一点。至少是其辩证和观照因具体人而不同的一面。

 

张小云:读邢昊《宗显法师》

既有对机而说的意趣
又明缘起之理
实际邢昊何止于此
功夫啊
好一顶乌纱帽
非典乃至戴冠的
病毒都为之不得不遁逃的家伙
居然借宗显法师的“不吭”
将贪者这一世间最凶毒源首味
“显”于无声

2021.10.17

 

《宗显禅师》
君儿

法师告诉我们
入世是为更好的出世
将来他的心愿是办一所孤儿院
办一座慈善医院
建一座广济小镇
只是广济在山中
不知这个小镇应坐落何处
法师告诉我们
菩萨畏因
众生畏果
并让我们记下来
法师说不同宗教
不同法门
原本清凉一味
法师说他不敢破斋食肉
呵佛骂祖
因他没到此境
还穿不过去
法师希望
这世上多一些信佛的人
那样人间灾难
就可以大大减少
阿弥陀佛
我信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宗显法师》的十一条:
1、诗在诗人那里,就是信仰;
2、诗歌是抒情的产物,是智慧的结晶,是内心的力量,还是精神的艺术;
3、邢昊,原名邢少飞。诗人、画家。1963年生于山西襄垣。现穿梭于晋城、北京、重庆三地。著有诗集《人间灰尘》《蛇蝎美人》《怀乡记》等。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亚洲诗人奖;
4、邢昊的诗,充满先锋的气息,并在精练与极简的语言表达中,显现出非凡的生活质感与生命力量,且张力十足,给人以无限的回味感;
5、本诗由三个人的问,与法师的三种回答,告诉我们,佛既是唯一,也是无限,而正是这种态度,才构成了人世的多种,即真正的“佛”到底在那里,通过一个人物,凸显出来人类的大智慧;
6、诗的第一节,罗列了三个人,和法师之间不同的对话,而同样的问题,因人而异,答案不同,却正是这样的错垫,传递出佛家的博大与精深;
7、第二节,既是对第一节的补充,还是对三个不同身份的人的明确与注解,更是对特定身份的一群人的印象与表达,态度干脆而鲜明;
8、尤其是最后两行,对于“官”的内心刻画,再反观法师的态度,何尝不是一种伟大的智慧表现呢;
9、此诗整体的结构并不复杂,却显现出极为丰富的厚实气息,在字里行间,不仅感受到一种场景感,而且让人感触到一种境界,思想意识的真实,以及背后所包涵的精神世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诗的简单在于,录出现场,升华心理活动”;
11、场景之诗,生命之诗,智慧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邢昊《宗显法师》

——《新世纪诗典》3850

宗显法师

邢昊

一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答:“是!”
另一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答:“不!”
第三个人问
“佛存在吗?”
宗显法师
没有吭声

第一个提问者
是个佛教徒
第二个提问者
是无神论者
第三个提问者
当然是个官了
他只想让佛保住
自己的乌纱帽

黄平子读诗:第一小节,三问三答。三个人问的问题都相同,为什么宗显法师的三次回答却各异?诗人开篇抖出一个老大的包袱。第二小节,解谜。对佛教徒来说,佛是存在的。对无神论者来说,佛是不存在的。对“只想让佛保住/自己的乌纱帽”的官来说,佛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论语》云:“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毛主席在《反对党八股》中说得更通俗:“俗话说:‘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看情形办理,文章和演说也是这样。”
2021年10月18日20点44分

 

 

FAITH – 伊沙 Yi Sha

9月 13, 2017

Yi Sha
FAITH

New semester has started,
teachers in our department
first have a meeting for everyone,
then one for party members.
In between,
four get kicked out:
one democratic party person,
one Christian,
one Buddhist,
one me.
The Christian one is not very serious
(many Christians in China
aren’t),
so he makes fun of me:
“Only you
have no faith …”
I look askance at him
and tell him slowly:
“What do you think
poetry does for me?”

September 2017
Tr. MW, Sept. 2017

 

 

Yi Sha
GLAUBE

zum beginn des neuen semesters
haben die lehrenden im institut
zuerst eine sitzung für alle
dann eine parteisitzung
dazwischen werden vier rausgeschmissen:
einer: demokratische partei,
ein christ,
ein buddhist,
ein ich.
der christ ist nicht ernsthaft
(christen in china
sind oft nicht ernsthaft)
und sagt mir zum spass:
“nur du
hast keinen glauben.”
ich schau ihn schief an,
geb in ruhe zurück:
“was glaubst du,
was poesie für mich ist?”

September 2017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17

 

《信仰》

开学料
我院教师
先开全员会
再开党员会
两会之间
滚出来四个人
一个民主党派
一个基督教徒
一个佛教徒
一个我
基督徒不厚道
(中国人信基督
基本不厚道)
拿我打趣道:
"只有你
没信仰⋯⋯"
我斜视之
悠然反问:
"你以为诗歌
对于我是什么?"

2017/9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