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2年1月

龍年快樂!

一月 24, 2012

Photo by Ronnie Niedermeyer

祝大家2012龍年一切順利,願比2000年更好!
這幾天記得2000年,那時候我們第一年一直住在北京,住靜安裡,挨著左家莊。2000年天氣特別壞,到六月份才下雨。元旦電視上記得那时候的主席帶火把跑上世紀壇台階。也許有點像去年在台灣慶祝辛亥革命100年的奢侈。台灣聽說費用非常大,很多人大概不覺得記住1911年的一些象徵值得花他們交稅的錢。
那時候在北京很多民房可以看到支持那時候流行的氣功教會、詛咒那时候的主席和执政黨的塗鴉。不只是小區裡牆上樓梯裡等等,也有三環的地下通道等地方。那時候北京還禁止放炮,但越來越多人不管,包括警察。給他們這樣一點的自由就是很好的活門。2000 war auch ein Drachenjahr. In Beijing hat es im Juni zum ersten Mal richtig geregnet, die Sandstürme waren dementsprechend. Jiang Zemin lief am Neujahrstag mit einer Fackel das brandneue Milleniumsmonument hinauf. An vielen Hauswänden, in Stiegenhäusern, aber auch in Unterführungen unter den größten Straßen gab es Graffiti gegen Jiang und die KP, und für Falungong. Feuerwerk in der Stadt war noch nicht wieder erlaubt, wurde aber immer mehr toleriert. Die Blockfrauen fuhren mit einem VW-Bus durch den Hof und kämpften mit einem Megaphon gegen die Knaller. Sie wurden völlig eingenebelt und kamen kaum durch. Aber vielleicht war das 2002, 2000 wohnten wir noch in einem kleineren Hof.
大陸慶祝2000年的費用比起來也許不算多。共產黨慶祝2000年,因為馬恩主義肯定19世紀的西方發展,西方日曆就是共用的日曆。所有國家和地區都要跟著西方發展,並盡量超過西方。只是把黑格爾的歷史觀變成為無產階級當基本的社會制度。其實物產階級都是基本,每有便宜的工人無論什麼社會都不能發展很快。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經濟模式肯定西方19世紀的一些經驗。因為有很多便宜的工人,經濟上到現在一直發展讓人嫉妒。只是價值上還一直停止在19世紀的西方。馬克思、恩格斯講的造反真的有理,可以說就是實現人類最基本的權利,而且馬克思、恩格斯關心整個世界,比現在德國、奧地利等等地方差不多到了週末都是說我們的社會怎樣那樣,所講的“我們”必定是歐盟最富裕的小組,哪怕說窮人,用“我們”這個詞彙就是奧地利說德語看講究的報紙的“我們”,要不就是歐盟裡有功夫搞理想的青年和有錢的大人,還有那兩種之間的一些讀者。馬克思、恩格斯在一百五十年前已經有很開放的世界觀,比現在很多人都開放。那時候馬克思、恩格斯的價值跟2011年在世界各地講革命、講更換社會制度有很基本的共識。他們那時候知道那時候歐美經濟制度的一些短處和限制。2011年、2012年的思想,至少在大部分媒體所看到、聽到的思想,大部分都肯定西方19世紀的想法。很少有人像馬克思、恩格斯挑戰經濟、社會的體制。中國大陸在天安門有世界人民團結起來的標語,是19世紀理想主義者的回音,包括馬克思、恩格斯等等。從現在看到他們是理想主義者,不像20世紀的革命家主要實現自己利益集團小組的權利,順便也講究思想。思想當實現小組的權利的工具。所以天安門二十多年來國際上都當悲劇的象徵。
中國大陸繼續肯定一些西方19世紀的經濟和價值,肯定不是理想的價值。歐洲媒體都比較自由,都報到去年阿拉伯之春、“我們是99%”等等運動都很興奮。但他們有一些基本的限制。2009年奧地利警察故意射死一個14歲的孩子,另一個孩子重傷。他們在超級市場偷東西,沒有武器。奧地利大部分報刊都站在警察的一邊。最後法官雖然判斷追獵和從後面殺死孩子做得不對,但還是讓的那位射手繼續工作,持續帶槍。在經濟方面,奧地利媒體和社會體制同樣顯得很限制。2012年一月份美國 Standard & Poor (名字直接翻譯就是“標準和貧窮”)財政顧問組織判定歐洲很多國家不是最好的投資對象。像他們那樣的財政顧問集團還有Moody’s、Finch等等,都在美國。他們在2011年一直說歐洲很多國家,包括最大的和最富裕的經濟當投資對象都不如美國。同時在無論什麼地區的媒體,無論美國、歐洲、亞洲等等都沒聽說過美國經濟和財政很健康,比法國等等健康的道理。但歐洲各地還是都繼續跟美國財政顧問組織合作,很缺乏講體制問題的討論。
不願意討論自己社會的體制問題,所以每次因為阿拉伯之春、因為艾未未、劉賢斌,因為2011年12月和2011年一月份中國大陸判重刑的知識分子有或大或小一點的新聞,有的讀者也許一時很興奮,但總編輯每次很快都健忘。反正有經濟問題。MIT DEM KOPF DURCH DIE CHINESISCHE MAUER lautet der Titel der Ausgabe 62. Bitte Beiträge (Prosa, Lyrik, Drama, Essay, Foto, Grafik, Kunst) als Openoffice-Dokument (zur Not MS-DOC, maximal circa 10.000 Zeichen/Text) beziehungsweise *.JPG / *.TIFF per email an wienzeile-redaktion@wienzeile.cc Wir können kein Honorar zahlen, die ausgewählten Autoren erhalten Belegexemplare. Das Copyright bliebt wie immer bei den Autoren. Einsendeschluss ist der 25.3.2012
跟你們說過,維也納文學雜誌 Wienzeile 在2012年春天有中華專輯。我們對中華文化涉及的所有地區的問題都感興趣,包括中國大陸和台灣的異族,等於不是漢人或不是漢語、不倡導國語的文化,也包括本人或家族從中國等地區來的,在世界各地生存的文化,只要在某種方面跟中華文化、歷史等等有關係的。德語題名為 Mit dem Kopf durch die Chinesische Mauer。直接翻譯就是人頭穿長城。低頭撞牆本來不是很健康的做法吧。但這幾年來無論中國大陸的官方或歐洲等地方的限制都沒辦法完全活埋社會的一些討論,包括所謂新媒體,像中國的微博。我們編輯這份雜誌請大家提供自己做的文章和圖案。投稿可以用中文或英語,我們會譯成德語。目前我們不能給稿酬,但每位作者會收到幾分雜誌。
而且請你們提供你們想這分專輯也許能收容的作家和信息的線索,多謝!

維馬丁 敬上

Advertisement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