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2021’ Category

ON A BUS OF ROMANTICISM – 起子 Qizi – IM ROMANTISCHEN BUS

9月 20, 2022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Qizi
ON A BUS OF ROMANTICISM

Are you on a hurtling bus too?
Have you ever thought
of jumping out with me
to fall down and die
on the earth
of realism?

9/19/22
Tr. MW, September 2022

Qizi
IM BUS DER ROMANTIK

​Bist du auch im rasenden Wagen?
Hast du dir vielleicht schon gedacht,
du springst mit mir zusammen hinaus,
um auf der Erde des Realismus
zu sterben?

2022-09-19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在浪漫主义的车上
起子

你也在飞驰的车上?
那你有没有想过
和我一起跳下去
摔死在现实主义的
大地上?

2022-9-19

Photo by Zhu Jian (Xi'an maritime museum)

Photo by Zhu Jian (Xi’an maritime museum)

ERSTER SEIN – 西毒何殇

9月 18, 2022

Xidu Heshang
ERSTER SEIN

Fahrkisten im Osten?
Nein, er verflucht
gern Faschisten im Westen.
Aber was wenn
Fapisste im Süden
Fakiffte im Norden
auch noch dazu kommen?
Dann muss er kämpfen
mit seinen Faschisten
als ganz großes Stichwort
ganz oben zu bleiben.

2022-09-17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比赛第一》
西毒何殇

别看法东斯
平常喜欢
骂法西斯
但是如果有
法南斯和法北斯
加入进来
那他首要任务
就是搞积分
争排名
上头条

(2022-9-17)

第35届口语诗奖|口语诗周刊|第152期

第35届口语诗奖|口语诗周刊|第152期

 

DACHGESCHOSS – 孟庆茹 Meng Qingru

9月 13, 2022

Meng Qingru
DACHGESCHOSS

Was ist oben im Dach?
Ein großes goldenes Menschheits-Bankett?
Ein dunkles Refugium der Insekten?
Ein Portal jenseits von Zeit und Raum?
Ein verbrecherisches Geheimnis?
Ich kann es nicht wissen.

Alle streben nach dem Dach!
Alle verachten das Dach.
Aber das Dach selbst?
Es wartet nur still,
ohne etwas zu sa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伊沙推荐:本诗是来自我上学期的另一门课《文学创作与批评》的期终考试,在这门课上湧现的入典者我称之为黑马,这是第三匹黑马。黑马有黑马的特色,本诗第一段还向我证明其语文修辞功底,自然诗核一一事实的诗意在第二段。

 

 

WHICH SIDE ARE YOU ON – 起子 Qizi

9月 13, 2022
Photo by Zhu Jian (Xi'an maritime museum)

Photo by Zhu Jian (Xi’an maritime museum)

Qizi
WHICH SIDE ARE YOU ON

Half a year ago
when the trumpets sounded,
someone asked me,
then no-one asked anymore.
Now these few days
things have changed quite a bit.
Today in the canteen
someone asked me
that same old question.
I said I stand
on the side of justice.
He started to laugh,
as if I was making
a joke.
Actually when
you’re shoveling rice,
spitting out “justice”,
how could it sound real?

9/12/22
Translated by MW, 9/12/22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你站在那一边
起子

半年前
战争刚打响
有人问过我
后来没人再问了
这两天战局
发生了很大变化
今天在食堂
有人又问了我
这个问题
我说我站在
正义一方
那人立刻笑了
看起来我好像
是在开玩笑
事实上
当你扒拉着米饭
嘴里吐出
“正义”两字
怎么会像真的?

2022-9-12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Picture by Qizi

 

UNTERGANG DER GLÜHWÜRMCHEN – 郭欣语 Guo Xinyu

9月 12, 2022

Guo Xinyu
UNTERGANG DER GLÜHWÜRMCHEN

In Sommernächten blitzen die Berge vor lauter Glühwürmchen.
Dort sind keine Wälder,
nur staubige Hänge.
Der grüne Glanz ist doppelt so hell.
Lampione leuchten die Leute
über die Berge zu Gräbern der Ahnen.
So wars als ich klein war.
Glühwürmchen hab ich dann nicht mehr gesehen.
Ich hör, es ist weil frische Gräber fehlen,
schon lang kommt kein Mensch in die Erde.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伊沙推荐语
郭欣语《萤火虫消亡史》:这是我《现代诗写作》课第二届学生第22首入典诗。即便是在教师节中,也不要夸大老师的作用,老师可以帮助学生开窍,但综合性的文化素养还是人家学生自己日积月累的,从本诗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

况禹点评《新诗典》郭欣语《萤火虫消亡史》:告别土葬似乎也是城市化进程的一部分,虽然有些地方取消后也未必马上就能成城市,但至少这个社会性程序算是执行了。新入土的死者真能引来萤火虫吗?不知道,但作为想象很诗意。

【亚坤评诗】
萤火虫消亡史
作者|郭欣语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复杂的诗。
复杂的原因是:作者在一首诗中内化进了生命感觉、思考,甚至意义的追寻。除此之外,本诗还切进了传统丧葬文化内部,对祖坟、入土文化、宗族血缘、原乡精神(来路)等内容进行了“个体回望”。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诗性回望!
作者是在校大学生,从诗的宽度、文化性和精神性上看,她能写出这种类型的诗,可喜可贺!由本诗可见,作者是一个“内收型”诗人(最起码本诗显出的气息是如此)。
萤火虫在本诗中显然被作者赋予了多重意义。它既是诗化的,也是人化的。富有灵动的生命力!可惜,它最终消亡了。所以,标题才叫“萤火虫的消亡史”。
这基本可以看成是传统乡村精神的消亡史。对人的归属感,诗中具有一种失落的“回望意味”。它再也回不去了!

本诗的叙述和语言也别好!特别是叙述节奏的变化,很用心!祝贺!

(马亚坤.2022.09.11.上海)

LIEBE VÖGEL – 君儿 Jun Er

9月 6, 2022

Jun Er
LIEBE VÖGEL

Ich hab als Reporterin
eine biopharmazeutische Fabrik besucht.
Der Direktor kam aus Dänemark,
er hat bemerkt, dass an der großen Glastür
immer wieder Vögel dagegen flogen,
dann waren sie tot oder verwundet.
Das Glas hat den Himmel gespiegelt,
die Vögel haben das für echt gehalten.
Sie haben sich von hoch oben hineingestürzt,
es war praktisch Selbstmord.
Er bat sämtliche Mitarbeiter um Hilfe,
alle dachten nach, und am Ende
hat man zwei täuschend echte Bilder
von Adlern auf die Glastore geklebt.
“Seither hat kein Vogel mehr mit dem Kopf
oder mit dem Körper das Glas angegriffen.”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5.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9月7日,4174首,1281人。第35个君儿(天津)日

伊沙推荐:好的平台一定是全部生态系统的抽样调查,君儿在《新诗典》这半月中的处境,就像她在中国诗林中的处境:这是她的35.0,在女诗人中是领先的,绵、厚、韧是她的优势,尖、锐、异是她的劣势,所以这35.0来得真不容易。

​《新诗典》小档案:君儿:这种一首一首追“典”的历程不觉已经12年了,从2021至2022,其间经过了这么多波澜起伏的生命,种种从未有过的际遇,自己都绝对没有想到的,比如3年大疫,比如个人生活的变故。身边仍有这么多亲人和朋友,仍有诗歌,这是最大的慰藉,夫复何求。
感谢新世纪诗典主持人、伟大的诗人和文学家伊沙,无论鼓励还是批评,都是如此难得和珍贵,使我不断鞭策自己,用心写出独属于自己的诗歌,为这份经历与际遇留下自己的声音。不如此,无以回报,我们为古老汉语言文学做出的任何一点努力与贡献,都将是世界级的,因为我们的国度伟大、独一无二;因为我们的文学辉煌,曾经难有匹俦;因为我们有责任创造出当代的好文学,好诗歌。
以前,我爱说生逢诗江湖时代,有了新诗典,与众多好诗人一起,共沐新诗典每日的诗歌盛会与盛宴,进入前无古人的新诗典时代,常怀幸福与不安。幸福因一个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诗歌日,一次次的欢欣鼓舞;不安因下一首好诗还不知何处,自己要付出怎样的心血与求索才能写出。这种矛盾与欣喜交织的创作生活,又交织了太多来自时代、来自生活、来自个性的冲击与羁绊,但创作的价值与意义也正在于此吧,抽刀断水水更流,没有这万古惆怅,没有创造的喜悦与欢乐,写它何来。

​伊沙:此图为《新诗典》2018年首届江南诗会当涂祭李白,这个场景被我写进长篇小说《李白》,在场诗人的接力祭词大部分被引用。

况禹点评《新诗典》君儿《爱鸟》:本诗在君儿诗作里属于出“奇”的一路。但其灵感依然是采自生活,围绕着仍然是写实的核心,这一点尤为难得。

​庄生:写得好!今天在微博上无意看到一段视频,说一段绿道被改造了,安装了透明玻璃,跑步的人看到很多鸟儿撞死了。再读到这首诗,心里悯然。

​李岩:我在小县城也经历了同样的事,还是晚上

 

 

戈尔巴乔夫走了 GORBACHEV HAS GONE – GORBATSCHOW IST WEGGEGANGEN

9月 5, 2022

GORBATSCHOW IST WEGGEGANGEN

Die 80er Jahre
sind weggegangen.
Die 90er Jahre
sind weggegangen.
Die Jahre nach 9/11
sind weggegangen.
Und in letzter Zeit
sind auf der Welt
viele Jahre der Hoffnung
weggegangen.

MW 31. 8. 2022 auf Chinesisch,
auf Deutsch am 4. 9., nach G.s Begräbnis.

戈尔巴乔夫走了

八十年代
走了
九十年代
走了
9/11年代
走了
还有更近
世界各地
很多有希望
的年代​
都走了

2022.8.31​

GORBATCHEV HAS GONE

The 1980s
are gone,
the 1990s
are gone.
The years after 9/11
are gone,
and recently
all over the world
so many years of hope,
they are gone.

MW 8/31/22 in Chinese,
English version Sept. 2022


忘了,想起来了

昨天想到一首诗
好像是重复一个词
不记得哪种语言
好像散步想出来的
但也不一定
反正在路上
也可能是前天
一个词,一两个词
雨后蓝花
水泥旁
晚上黄花
雨后黄花
晚上打开
雨后打开
晚上芬芳
无论你在哪里
希望你好

2022.8

BLAUE BLUME

gestern hab ich was vergessen
einen anfang
ein zwei worte wiederholt
vielleicht deutsch oder englisch
oder auch chinesisch

blaue blume nach dem regen
blaue blume neben beton
kommt von selber
gelbe blume am abend
gelbe blume nach dem regen
der duft am abend
wo immer du bist
hoffe dir gehts gut

2022.8

GORBATSCHOW IST NOCH DA

Yi Sha hat 2003 das Gedicht “Gorbatschow” geschrieben,
sehr guter Text.
Professor Ren Hongyuan
hat 2019 in Xi’an
mit mir über vieles gesprochen,
auch über Gorbatschow.
Gorbatschow hat die Sowjetunion
nicht aufgelöst.
Er hat die Auflösung unterschrieben,
um den Frieden zu bewahren.
Jeltsin wollte Russland haben.
So hat sich die SU aufgelöst.
Gorbatschow
glaubte an Sozialismus,
glaubte an die KP,
glaubte an Reform.
Was hat Gorbatschow
seinem Volk gegeben?
Er hat eine Zeitlang
etwas aufgelöst,
so viel er nur konnte
etwas aufgelöst,
nämlich die Lüge.

MW 4. 9. 2022

戈尔巴乔夫还在

伊沙原来写
戈尔巴乔夫
写得很好
2003年
任洪渊教授​
跟我说
戈尔巴乔夫
是2019年
在西安
也说得好​
戈尔巴乔夫
没有解散苏联
他最后签字
保持和平
是​叶利钦
要俄罗斯
让苏联解体
戈尔巴乔夫
相信社会主义
相信共产党
相信改革
戈尔巴乔夫
给民众的贡献
是暂时的
解散了
尽量的
解散了
谎言

​2022.9

GORBACHEV IS STILL HERE

Yi Sha wrote a poem
called Gorbachev
in 2003,
very good poem.
Professor Ren Hongyuan
talked to me
about Gorbachev
in 2019
in Xi’an.
It was a good talk.
Gorbachev
didn’t dissolve the Soviet Union.
He agreed and resigned
to preserve peace.
Yeltsin wanted
Russia for himself
and so the Union dissolved.
Gorbachev
believed in socialism,
in the Communist party,
in reform and glasnost.
Gorbachev
gave his people
a dissolution for a while,
a dissolution
of lies.

MW Sept. 2022, first in Chinese

维马丁2022年8月诗选

诗人们2022年8月份诗链接

FAMILIENFEIER – 伊沙 Yi Sha

8月 30, 2022

Yi Sha
FAMILIENFEIER

Der erste Todestag meines Vaters ist da.
Früher hatten wir Essen zusammen,
jetzt brennen drei Räucherstäbchen.
Wie geht es Dir, Vater, dort drüben?
Bei Familienfeiern sagt es dem Alten.
Was kann ich Dir sagen zum Trost?
Oh, mein “Li Bai” ist schon gedruckt!
Der das hinterlassen hat mit der Feier,
über den mach ich auch noch ein Buch.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4.0)

 

伊沙:父子情+家国情,在写作上还有一大高明:诗的契机本来是个时事话题,就是最近的台海风云,诗中却一个字没有提及,全都藏在了海面以下,现代诗当然与海明威的冰山原则相合,在时事乱如麻的诗写中,干得实在漂亮,又做了一次表率!当获8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家祭》:这是一位诗人的家祭文字,在今天,在汉语,也只有它最好的诗人,才能写下这么单纯、挚诚的文字。继续!

 

MAMA HAT MICH ZWEIMAL GEBOREN – 潘洗尘 Pan Xichen

8月 29, 2022

Pan Xichen
MAMA HAT MICH ZWEIMAL GEBOREN

Am 27. 10. 1963
hat die 17jährige Mama
mich geboren.

2016 im Frühling
ist Mama krank geworden.
Im selben Jahr im Herbst
war ich auch krank,
meine Krankheit war schwerer.

Nach dem Jahreswechsel
ist Mama von uns gegangen.
Und ich – wurde wie durch ein Wunder gesund.

Erst heute,
wenn ich an die Intensivstation denke,
ich hab Mama die Hand gehalten,
sie hat schon lange nichts mehr gespürt.
Auf einmal seh ich, wie aus ihren Augenwinkeln
ganz große Tränen rollen.
Erst jetzt versteh ich,
das war davon, dass Mama für ihren Sohn
noch etwas fertiggebracht hat,
sie war traurig und froh –
– sie hat selbst die Welt verlassen
und so einen Graben ausgehoben,
zur dauerhaften Isolierung
zwischen mir und dem Tod.

Das war am 3. August 2017,
da hat mich Mama
noch einmal geboren.

2021-10-27, an meinem 58. Geburtstag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伊沙推荐:又见母子情,多了一点对于母子关系以及生命的发现与创见,便突出重围,在8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潘洗尘《妈妈曾两次生下我》:诗歌是主观的,对于亲情诗,尤其是对于本诗,这个定义非常精准。而诗歌,同样还是客观的,因为它所记述的、浮想的情感本身,都是人类生活中的客观存在。

 

 

 

NIEMAND FRAGT MICH – 绿鱼 Lü Yu

8月 22, 2022

Lü Yu
NIEMAND FRAGT MICH

Niemand fragt mich,
obs mir gut geht.
Das ist der Anfang
von einem Lied.
Aber mich fragt wirklich niemand,
obs mir gut geht.
Wenn mich einer fragt,
obs mir gut geht,
werd ich ihm sagen,
mir gehts nicht gut.

2022-06-1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绿鱼#(5.0)

《新诗典》小档案:绿鱼,1990年1月生,本名程逊,安徽涡阳人,现在北京工作。有诗集《这是我在北京养成的坏毛病》。

EKEL – 朱剑 Zhu Jian

8月 21, 2022

Zhu Jian
EKEL

In der Früh wird mir in der Kehle
gestochert,
ich würg nur ein paar Mal.

Nachher seh ich
ein Schreiberling
schreibt eine Geschichte
von Kindern, die sind ganz entäuscht,
weil es keine Corona-Test-
Abziehbilder mehr gibt.

Und jetzt muss ich
kotzen.

2022-08-2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恶》
朱剑

早上嗓子
被捅时
也就干呕了几下

后看到
一个无行文人
编造故事
说没有核酸贴纸
孩子很失望

再也忍不住
吐了

(2022.8.20)

 

DANKE

Als wir noch Freunde waren
hat er mir einen Preis verliehen.
Der ist jetzt auch eine Waffe geworden,
mit der er mich angreift.

Die größte Auszeichnung
hab ich von ihm bekommen,
als wir schon keinen Kontakt mehr hatten.
In den Corona-Jahren
schimpft er mich “Dichterzorn”,
jetzt kann ich stolz sein.

2022-08-2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谢谢》

我们还是朋友时
他给我发过奖
这也成为他现在
拿来攻击我的
武器之一

他给我最大的褒奖
还是在我们断交后
在这疫年在这乱世
咒我以“诗怨”称号
使我不负诗人之名

(2022.8.20)

 

EGAL WER DU BIST

Ich wollte nie durch Poesie
irgendeinen Profit oder so einen Namen
(wenn ich mich verkauf krieg ich eh nichts dafür)
und deshalb kümmert es mich einen Dreck,
wer du an welcher Stelle auch sein magst.

2022-08-2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不管你是谁》

我既然从没想过在诗上
获得任何现实利益或虚名
(卖了自己也得不到什么)
也就不会在乎任何人
不管你是谁,在什么位置

(2022.8.20)

 

SOFT-OPENING

Ich schau mir Fotos an,
dieser Laden mit kalten Reisnudeln
war noch im Probebetrieb
dann darf er wegen Corona
keine Gäste bewirten.
Ich seufz nur im Herzen,
“man hats wirklich nicht leicht,
sie lassen dich gar nicht probieren.”

2022-08-2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试营业》

回看照片时
发现这家凉皮店
还在试营业中
刚开始就
遇上了疫情
不准堂食
我在心里叹息
“真不容易啊
试都不让试”

(2022.8.20)

THEATERLEUTE

“Warum sind die Sticker von den Coronatests
in letzter Zeit Xi’an Opernfiguren?”

“Wer glaubt denn nicht, dass das alles Theater ist?”

2022-08-1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戏中人》

“最近的核酸贴贴
咋都是秦腔里的人物?”

“谁不清楚这是在唱戏呢。”

(2022.8.19)


DER AFFENKÖNIG IST KEINE LEGENDE

Was im Roman die Halbgötter können
das können manche Menschen
bei uns.

Ein Wohnblock
eine Stadt
jederzeit:

alle Menschen darin
werden durch diesen Zauber
auf der Stelle fixiert.

2022-08-18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西游记不是神话》

书里神仙们
玩的法术
我身边有人就会

一个小区
一座城市里的人
时不时地

就被定身法
定住了

(2022.8.18)

 

ES GIBT FOTOBEWEISE

Und seist du
der sanfteste
oder
der freundlichste Mensch,
du reißt den Mund auf
und wartest bis das Wattestäbchen
hineinstochert
in dem Moment
ziehst du ein schreckliches Gesicht
und bleckst deine Zähne.

2022-08-17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有图为证》

哪怕你是
最温顺的
或者
最开心的
在张开嘴
等待棉签
捅进来的
一瞬间
也是
面目狰狞
獠牙毕现的

(2022.8.17)

 

THEATERPROBE

Mund auf
Mund zu

Sag nichts
nicht einmal “ah”

Wenn ich sag Mund auf
machst du den Mund auf.

Das ist das Stichwort.
Merks dir, merks dir.

2022-08-17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排演节目》

张嘴
闭嘴

别说话
也别喊“啊”

让你张嘴时
再张嘴

这是关键
切记,切记

(2022.8.17)

LAUTSPRECHER SIND LEISER

“Hast du bemerkt,
die Lautsprecher, die zum Coronatest rufen,
die sind viel leiser geworden.”

“Denen stockt der Atem
vor schlechtem Gewissen.”

2022-08-17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喇叭声小多了》

“你发现没
喊人下楼做核酸的喇叭
声音小多了”

“毕竟心虚嘛
喇叭都没
底气了”

(2022.8.17)

 

GEISTERFEST

Ich geh durch ein paar Straßen
und seh nur
ein paar wenige Fetzen
von verbranntem Geistergeld.

Ich seh auch niemand mit einem Stand
wo Geistergeld vekauft wird.
Für die Geister heißt das,
die Banken
sind bankrott.

In dieser Endzeit
haben Menschen und Geister
ein ähnliches Schicksal.
Nur die Grillen
klingen gesund.

2022-08-12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中元夜》

走过几个街口
只看到
零星几堆
烧过的
纸灰

路边也不见
摆摊卖纸钱的
对鬼来说
就是银行
倒闭了

值此乱世
人和鬼
命运相似
唯秋虫
叫声清亮

(2022.8.12)

 

DIE HELLIGKEIT DES MONDES

Heute Nacht ist der Mond
so hell,
ich heb den Kopf
und durchschau ihn,
ich seh schon die Leere
auf der anderen Seite.

2022-08-1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月之亮》

今晚的月亮
亮到
我抬头
第一眼就
看透了她
背面的
荒凉

(2022.8.11)

SIE REDEN ÜBER KRIEG WIE ALTE MÄNNER VÖGEL IM KÄFIG SPAZIEREN FÜHREN

Militärexperten
reden im TV-Studio
schon wieder angeregt und entspannt
über Krieg.

Sie wissen sehr viel,
besprechen neue Raketen,
ihre Klassifizierung und was sie können.
Sie haben lauter Zahlen dafür.

Wartet! Das wichtigste ist doch,
Ausprobieren durch Kunden!
Warum kommt das nicht vor!

Warum nicht das Studio
anvisieren
als Angriffsziel
321

Feuer

2022-08-1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他们谈起战争跟大清早遛鸟一样》

军事专家们
在电视演播室里
又兴奋又轻松地
讨论着战争

他们知识渊博
谈到一款新型导弹
对其性能与威力
各种数据信手拈来

等等!怎么
最重要的
产品用户体验
不谈呢

何不将演播室
锁定为
试射目标
321

发射

(2022.8.11)

 

 

ANTWORT

Coronatesten
und Ukrainekrieg,
was hört zuerst auf?
Im Moment schwer zu sagen.
Aber beide sind sicher früher vorbei
als mein Immobilienkredit.

2022-08-0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答案》

核酸与
俄乌战争
哪个会先结束
目前还不好说
但肯定都会
早于我的
房贷

(2022.8.9)

 

ZU VERKAUFEN

Er ruft sich zum Verkauf aus,
das macht er lauter
als ich meinen Schnaps verkauf!

Das ist der Grund,
er ist ein guter Verkäufer!
Ich muss von ihm lernen.

2022-08-0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卖》

他叫卖自己
比我这卖酒的
凶多啦

这就是他
卖得好的原因
我要向他学习

(2022.8.9)

 

AUSSERIRDISCHER

Ein paar Jahre Corona
und kein Hass und kein Zorn,
das Leid nur zu sehen
und das auch noch genießen
und seine Freude darin zu finden.
Ich beneide die Leute.
Sie haben eine ausserirdische Qualität,
vom Körperbau und vom Nervensystem,
sie sind so entwickelt,
viel weiter als ich
gewöhnlicher Erdling.

2022-08-0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外星人》

疫情几年中
能做到不怨不恨
反而能用欣赏的眼光
看待生活中的苦难
并从中找到快乐的人
我羡慕他们
拥有外星人的体质
身体构造和神经系统
之进化程度
已远超我这样
普通的地球人

(2022.8.9)

 

KEINE ERKLÄRUNG

Ich schreibe live auf
was in der Seuchenzeit
mit mir so passiert
und muss dann nicht ein paar Jahre später
mich langsam besinnen
(schon gar nicht erklären)
wie all die Leute
die von dorther kommen,
von der Kulturrevolution.

2022-08-0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不解释》

我实时实地
写下了疫情中
我所经历的种种
用不着多年后
去做反思回顾
(更多是自我解释)
如同从文革
走过来的
很多人

(2022.8.9)

 

TAG NACH DER ERSTEN AHNUNG VOM HERBST

Ich starr eine Eiche an und sie mich,
oder wars eine Buche, Pappel, Weide…
ihre Blätter bewegen sich ueberhaupt nicht,
ich muss zuerst zwinkern.

Die Grillen am Abend
schneiden die starre Luft
in Tofuwürfel,
in dampfende Teile.

2022-08-08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立秋次日》

我与一棵树
对视
她的叶子一动不动
最后还是我先眨眼

暮晚的蝉声
把凝固的空气
切割成冒着热气的
方块豆腐

(2022.8.8)

 

ECHTES LEDER

Vielleicht ist die Peitsche
aus gutem Leder,
vielleicht ist der Griff
auch noch vergoldet.
Das schaut elegant aus,
das ist deine Ästhetik!
Vielleicht tuts dann nicht weh?

2022-08-06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真皮》

莫非就因为
抽下来的皮鞭
用的是上好皮子
手柄还镶了金边
看着高档大气
很对你的审美
你就不疼了吗

(2022.8.6)

 

LI BAI, SU DONGPO, BUKOWSKI UND ICH

Alles trinkende Dichter
mit entsprechendem Leben.
Ich trinke und rufe den Schnaps aus,
verkaufe den Schnaps
und kann davon dichten
und das ist mein Leben.

2022-08-05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李白、苏东坡、布考斯基和我》

他们是喝酒的诗人
有他们的诗酒人生
我是边喝边吆喝
以卖养喝的诗人
我有我的诗酒人生

(2022.8.5)

 

LÄCHELN IST SCHWER

Ich beneide ehrlich diese Leute
die sich Abziehbilder vom Testen holen,
und lächeln und sagen, ich sollte das auch tun.

Auf meiner Handyschatulle
ist schon
kein Platz mehr.

Ich glaub das macht nichts,
ich nehm dieses Bild
und klebs mir auf den Hintern.

2022-08-05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难开颜》

真心佩服那些个
领到核酸贴纸就开心颜
还责怪我不开心的人

反正
我的手机壳
已贴不下了

难不成
要将此方印
盖在自己屁股上

(2022.8.5)

 

WORTERKLÄRUNG

Der mit dem Grinsen
der mich Dichterzorn nennt
der ist ein Dichterfluch.
Aber nein, wenn er flucht,
ist er auch wählerisch.
Vor manchen Leuten
ist er sehr brav
oder stellt sich brav.
Also ein braver Fluch,
das Wort bedeutet: passt nicht ins Bild.

2022-08-04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名词解释》

说我是诗怨
裂巴的那人
是个诗戾
不对,他之戾
也是挑人的
在有些人面前
他是乖的
或者装个乖
乖戾乖戾
大概就这么来的

(2022.8.4)

EINE FRAGE

Wenn du so wie ich
deinen Schnaps verkaufst,
reicht es nicht,
wenn du sagst,
“Freunde kommt, hier ist guter Schnaps”?
Musst du ein patriotischer Held sein
und auch noch sagen,
“Schakale kommt, hier ist mein Gewehr”?
Hast du ein Gewehr?
Unser Land hat ein strenges Gesetz,
illegales Gewehr,
das wird hart bestraft.

2022-08-0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问个问题》

你和我一样
就是卖个酒
说一说
“朋友来了有好酒”
就行了
非得充当爱国精英
说出下一句
“豺狼来了有猎枪”
你有枪吗
我国法律明文规定
非法持有枪支
可是重罪

(2022.8.1)

 

SING – 王有尾 Wang Youwei – SINGEN

8月 12, 2022

Wang Youwei
SING

A bunch of people
sing the national anthem
everyone wears a mask
no mouths there to see
but from moving cheekbones
it’s very clear
they really
sing

2022
Tr. MW, Summer 2022

 

Wang Youwei
SINGEN

ein haufen leute
singen die hymne
alle mit maske
kein mund ist sichtbar
aber von den wangenknochen
sieht man klar
dass sie wirklich
singen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唱》
王有尾

一群人
在唱国歌
大家都戴着口罩
看不见嘴
但从耸动的颧骨上
可以看出
他们确实是
在唱

(2022​)

Wang Youwei
PAVLOV HAS WON ONCE AGAIN

A boy
of two
maybe a little more
passes a covid test box.
His mouth
opens automatically.

2022
Tr. MW, Summer 2022

 

Wang Youwei
PAWLOW HAT SCHON WIEDER GEWONNEN

Ein Bub
vielleicht bisschen über
zwei Jahre alt
passiert die Testbox
sein Mund geht
automatisch
auf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巴甫洛夫又赢了》
王有尾

一个看上去
两岁多的
小男孩
经过核酸亭时
嘴巴不自觉
张了一下

(2022)

人民之蝉||王有尾近作选
王有尾 后口语诗歌 2022-08-11

 

BREGENZ – WIEN

7月 31, 2022

 

 

BREGENZ – WIEN

die sonne sinkt in den bodensee
ich bin am ende einer reise
am bahnhof wartet ein nachtzug nach wien
am vormittag war ich noch in lyon
davor war orléans
und davor belle ile
belle ile en mer
die wunderschöne insel
im süden der bretagne
lyon hat eine chinesische messe
auf dem großen berg
auf dem fourviere
notre-dame de fourviere
prächtiger als montmartre
montmartre in paris
ich hab mit dem pfarrer gesprochen
er spricht chinesisch
war acht mal in china
ave maria in sehr vielen sprachen
hängt an der wand
bei der krypta
entlang der stufen hinauf und hinunter
die große kirche unten st. jean
hat wunderbare rosetten
die fensterkreise ganz oben
wir haben viele kathedralen gesehen
die von orleans ist noch größer
obwohl die stadt recht klein ist
gegenüber lyon
und chartres ist noch viel kleiner
chartres hat zwei große kathedralen
die große oben und unten st. pierre
orléans hat die ärgsten wasserspeier
die macht des mittelalters
ist stark in der stadt
die tapfere johanna
entlang der großen strasse
zwischen hauptplatz und kathedrale
hängen lauter ukrainische fahnen
die sonne sinkt in den bodensee
hinter der seebühne
sie spielen madame butterfly
ohne uns natürlich
sie fangen spät an
wenns dunkel wird erst nach neun
nach diesem sonnenuntergang
ein prächtiges ende unserer reise
der nachtzug ist dann wirklich das ende
es ist wie früher
wochenlang unterwegs
keine masken
außer wer will
oder beim arzt
so viele züge
öfters gedränge
wir sind ok
es war eine lange sehr schöne reise

MW 31. Juli 2022

 

AUF WIEDERSEHEN – 唐欣 Tang Xin

6月 17, 2022

Tang Xin
AUF WIEDERSEHEN

sein berufsleben geht wirklich
mit online-unterrichtet
zu ende er hat nicht erwartet dass
jemand anmerkt hab viel gelernt danke herr professor
hoffe nächstes semester hab ich sie wieder
er weiß nicht wie ernst das gemeint ist
sagt auch nicht im juli geht er in pension
er schickt nur ein emoji mit fäuste zusammen, gruß nach dem kampf oder so,
das kann man so und so interpretieren

Mai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伊沙推荐:不知道此轮唐欣提供的照片是否他的光荣退休照,我只是作为同行算他正在站最后一班岗上最后半月课,本诗是他向他的学生他的学校他的职业生涯的告别辞,看起来什么都没说,又什么都说了,祝贺唐老师平安到站功德圆满!这一轮推荐和一个半月亚军就是《新诗典》为你举行的欢送会:从此祖国的教育事业不需要你了,但文学事业更需要你!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欣《同学们再见》:老唐退休,又一个好老师告别讲席了。这是学生之憾,也是教育之憾,但对诗人,或许倒是复归健康和大自由的一个契机。本诗一如既往地克制,再次显示出了“唐氏口语”节制、意蕴无限的魅力。

 

《喊口号》

6月 15, 2022

《喊口号》

维马丁

如果说不能一面挺和平一面挺俄,是口号吗?应该怎么说话你才觉得可以?我觉得对我喊文革不对。你觉得我喊口号,还有人叫我红种,也许是你们长大在红肿时代。因为目前的战争,欧洲也有很猛烈的讨论,尤其是作家诗人们,比如在德国。德国笔会刚刚分裂,在柏林建立了新的笔会,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必须支持乌克兰,必须很快,其他都是次要的。我觉得他们对。另一方说德国和北约千万不能跟俄国直接打,这是最重要的。两方都不说俄国对,欧洲没有人觉得欧洲有理由开始打战,也许除了一些塞尔维亚人之外。欧洲近三十年是欧洲当代历史,中国人在中国没资格说出简单的判断。尤其是诗里就是很可笑。有时候倒有点道理,从外面看有可能看到里面看不到的。伊沙去过欧洲多次,自眼看到,还听到了些。

 

西方的逻辑
伊沙

那年去马其顿
出席斯特鲁加诗歌节
诗歌节的司机大哥
谈起该国的生存之道
彻底倒向西方
同时申请加入北约与欧盟
到现在
北约早早批了
欧盟迟迟不批
我想:西方的逻辑大概是
穷人入伙难
其家可架炮

2022.6.12

 

我当欧洲人一读就觉得有道理,哪怕最近跟伊沙吵架了多少。伊沙这首也许还有一点类似我从外面写中国出现疫情那一刻。

 

新型肺炎
维马丁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先写了中文,还有德语版。英语以后写的,也许第二天。这首在中国不能发表,网上能看到已经不错。这两年贴了几次,没有人说诗里的批评有什么不对。就是不能发表。同时候写了另一首可以发表的:

 

相信魔鬼
维马丁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魔鬼循环,很多国家都有,疫情这几年都是魔鬼的时代。那么哪一首更重要?也许两种都是好诗,自己不好说。两种批评都很有用,这个可以自己说吗?第一首“据说”包括多年尤其在中国之外的媒体对中国社会的单独看法。
诗人对当代当面的社会问题反应不一定是直接的,也不一定需要很明显的反应,因为艺术需要以后也认得出来,大家都忘了当面细节以后,看到或听到作品就可以认出来某种情况,就是艺术的魔力。几百年,几千年以后还听得出来。不过具体情况也很重要,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互相补助。说这些当外国人说也许不用,你们都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说得更好。只是要认定,诗人有很多种。这就是伊沙推新世纪诗典的成功,纳入了那么多完全不同的声音。一开始还纳入了完全不属于任何跟伊沙有接触的圈子,了不起。新诗典是非常开放的东西。可惜这两年有一些很好的诗人不参加了,比如秦巴子,比如西安最出名的口语诗人们除了伊沙都不参加。非常可惜!不过也可以说,有了新诗典,持续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贡献,是一个非常大的,杰出到成立。大家的成立,还包括老外!
那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很难?因为伊沙喜欢写政治。诗人有很多种,伊沙写诗也写很多完全不同的形体,同时候写梦,写鸟鸣,写日常生活,写自己家庭,写动物,写小区,写上课记录。所以不能说伊沙必须写政治,只是说长期免不了。不是每个人,每个诗人都这样,有的一辈子都写比较间接的,写得非常好。伊沙第一个代表作是1988年写的《车过黄河》。诗里有一个我隐身到厕所里,厕所里才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地盘。这首诗讽刺一切伟大的期待,一切跟黄河、历史、伟人、民族联系的严肃的期待。伊沙可以讽刺一切,包括诗人自己。整个九十年代都这样,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新世纪也有不少讽刺自己的诗,也一直继续说到世界一切,说到中国和世界各种严肃的问题和现象。说到这儿都没有回答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不容易。也许是脾气。跟我相处有时候不容易,就是因为脾气。还有其他的问题,但脾气肯定很明显。骂人很快,很厉害,很粗鲁。伊沙和我都有这个现象。一般看不到,否则哪有可能有了多年的友谊?哪有可能合作那么好?不只是我,如果伊沙脾气每天都这样,可以成功吗?新诗典可以成功吗?
四月份一首拙作说出了本来的问题。不是伊沙一个人,不是我一个人,不是中国或奥地利等等任何一个地方的单独的问题。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写了以后在微信给湘莲子看,她马上说你怎么那么清楚说到了上海?写的时候我当然想到很多别的,完全没有具体想法写上海。那时候上海还没有完全封城。写的时候主要想奥地利!还想到资本经济。为啥写中文?想想吧,资本经济哪里最厉害?是先写了中文,一开始都知道说法不完美。问题显出来,也许是口语吧,但是中国有口语诗人这样写诗吗?一开始感觉到这个,还是没办法。以后图雅说就这样写才能写得出来。五月份我们维也纳家有从德国来的客人,德国著名犹太女作家 Esther Dischereit。她曾经在维也纳当教授,2015年跟其他不同大学的教授邀请伊沙、郑晓琼来奥地利。Esther 住在我们家里,杜鹃和我有机会听到她念出诗,就是她十几年前或者更早写的,音乐性非常强的,都是比较短的,说到孩子长大的诗歌。都是她随时能背的。非常好!然后有一天我也给她念自己的最新的作品,《本来的问题》,先读了德语版。她马上说像一个老人家活到老才能说出的判断,有一点讽刺。就是讽刺,谁有资格说整个世界本来的问题?我觉得也许自己从中文翻译成德语不够好,不能翻译出本来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问题。英语 original problems, 德语 Probleme, die da waren。这个很口语,翻译出来了口语的日常语言的味道。只是没足够翻译出来原文显出的尴尬。而且毕竟我和 Esther 是完全不同的诗人,虽然都关心政治,尤其是当面的社会问题。她因为有这个关心,而且是国际的,开放的关心,才接触到中国的诗歌。
伊沙最近只可以随便说西方的问题,其他的不能随便说了,比以前严格的多。结果开始自己说别人批评清零措施就是诗怨,要不是诗冤吗?好像是前者。别人可以写当面的问题,伊沙不能写了?受不了!必须可以怪其他的诗人。因为伊沙就是比较直接反应当面社会情况的诗人。就是写涉及到政治的诗人,中国的和国际的现象都有。这两年世界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严重的问题。像 Esther 或像伊沙的诗人,就是虽然背景完全不同,但都是关心社会和政治的诗人,在这样的时代必须有反应。那么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反应都是限制的,怎么办?本来已经写比较间接的诗人还比较容易。可以说不一定需要写铁链女。只是因为伊沙以前写社会问题写了非常成功,所以现在不写有点尴尬。我当外国人也许最容易,完全不公平。

 

铁链女
维马丁

铁链女
在哪里?
解封了吗?
有没有阳性?
铁链女
永远
隔离
吗?

镇压女人
奥地利也有
有过极大极荒谬的案子
被镇压的女人
消失了吗?
至少
没人禁止你
谈这件事

2022.5

 

就是不公平!不过我这个老外男人写出来这样的中文诗,有人想读吗?也许不可以发表,除了网上之外。春树喜欢,春树给肯定很难得!就是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厉害。她的诗可以发表吗?这个题目除了网上也许都不能发表。不过春树有她的小说。写诗重要,一直写诗,但还是主要因为写小说才得到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作家的位置。

 

寻找

春树

有一个人被抓走了
下落不明
我们寻找她
就像寻找森林里消失的小鹿

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总会还在哪里藏着
我们关注她
就像关注清晨的露水
开放的花朵

她被谁摘走了呢?
叶子上的露水
也要被阳光晒干了

她们在哪里呢?
还有人一直在寻找她们呢
她们的名字是什么呢?
她们自己知道
造物主也知道

2022,4,16

 

非常厉害!但愿伊沙可以在新诗典推荐这样的诗!以前好像可以,有时候。反正觉得,写了这首诗,春树都不用写战争。已经写了世界级的非常难得的杰作。
好,现在写到哪里?喊口号,湘莲子说喊口号好,友谊万岁!是的,玩玩岁岁,岁岁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伊沙,谢谢徐江,谢谢所有的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朋友!

2022.6.14 – 2022.6.15

 

 

HEILUNG MIT SCHMALZ – 刘健 Liu Jian

5月 18, 2022

Liu Jian
HEILUNG MIT SCHMALZ

Früher war Schmalz
etwas Herrliches.
Schmalz machen und damit braten,
Fladen mit Fleisch, der beste Duft.
Aber die tiefste
Erinnerung ist für mich
damals im Winter:
Meine Handrücken,
aufgesprungen vor Kälte.
Mutter streicht Schmalz
auf meinen
erfrorenen Handrücken,
grillt die Hand überm Kohleofen.
Es zischt und zischt.
Ein paar Mal grillen,
die aufgesprungene Haut ist geheilt.

Oktober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健#(5.0)

 

《新诗典》小档案:刘健,1957年北京生人,一个口语诗初恋的老男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

伊沙推荐:一个50后,将猪大油炼成了时代意象,多少人挂在嘴上,就是没写,谁先写就是谁的。由此延及到后一个意象冻疮的"裂口",也非常漂亮,本诗在五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健《猪大油妙用》:“猪大油”在人们记忆中停留的时间,不是一代两代,甚至可以由此上溯到漫长的农业文明时期(今天人们意识不到的东西,不意味着它们不存在)。是可以将其视为中国人生活中地标式的元素。同意主持人说的,这样的诗,谁先写出来就成了谁的专利,文学中的题材,率先“圈地”也是非常重要的,它背后藏着对生活的敏锐。

 

 

ICH WEISS – 蒋雪峰 Jiang Xuefeng

4月 29, 2022

Jiang Xuefeng
ICH WEISS

Manche können es gar nicht erwarten,
anderen die Tür zu versiegeln.
Manche verbieten anderen zu pflügen,
verbannen das Rind und den Menschen dazu.
Manche verprügeln alte Leute auf ihrem Spaziergang im Hof.
Manche schnappen ein Ehepaar auf dem Weg ins Spital.
Manche kaufen mit Lebensmitteln in isolierten Höfen
die Körper von Frauen.
Andere verkaufen Passierscheine.
Manche isolieren infizierte Bewohner
von ihren Kindern,
verweigern Versorgung und Medizin bis zum Tod.
Manche verkaufen Tofu so teuer wie Fleisch.
Manche ziehen weiße Kittel an
wie die Parteiuniform der Armee.
Sie sind die Übermenschen
in Macht im Glück,
die anderen sind Juden.

Diese Leute versündigen sich
und handeln im öffentlichen Auftrag.

Da und dort bis zum Himmel sind noch viele Leute,
die können es gar nicht erwarten
“zu helfen”.

Ich weiß!

2022-04-28
Übersetzt von MW am 29. April 2022


我知道/蒋雪峰

有的人迫不及待
去封别人的门
有的人不准别人耕地
连牛带人一起驱逐
有的人在殴打在小区散步的老人
有的人在抓去医病的夫妻
有的人在利用食物
换取被封闭小区女人的肉体
有的人在贩卖通行证
有的人把患病的居民
和子女隔离
断粮断药至死
有的人在把豆腐涨成肉价
有的人穿着大白
如同穿上了党卫军制服
作威作福
把所有人
都当犹太人

这些人明明在作孽
却是在执行公务

身边天边还有很多人
跃跃欲试
等着去“帮助”别人

我知道

2022.4.28(图片借自亨利)
(Bild von Henry)
蒋雪峰四月诗 Gedichte vom April
https://mp.weixin.qq.com/s/auyGQhAzIKSO0tKmEWwFsQ

 

 

A READING 《一份解读》

4月 24, 2022

A READING

people are the same anywhere
anytime, although progress
is very​ very precious
you don’t​ have to be a poet
to realize people and animals
and plants​ and the sun
and the​ earth should be respected

sometimes it’s nice to root for a place​
even a continent maybe​
but to begin a war is wrong
especially if you are big and​ strong

you don’t have to talk about the war
it’s close, but not that close, thank god
we talk about each others’ lives
we are all thankful we’re not in Shanghai

art is good, pictures, music, words
to meet each other and care for another
to read, to listen, to eat and to drink
life is very precious
take care

MW April 23rd, 2022

Photos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Reading organisation etc. by Gudrun Kollegger

Books by Chun Sue 春树, Jiang Xuefeng 蒋雪峰, Juliane Adler 朱鹰 & Martin Winter 维马丁

《一份解读》

人都差不多
无论身处何时何地
虽有进展 这很珍贵
你不必成为诗人
才了解 人类 动物
植物 太阳
地球 应获得尊重

有时 扎根一个地方是好的
甚至也许是一片大陆
然而发动战争就是错
尤其你如此強大

你不必讨论战争
战争很近,却又并不那么近,感谢上帝
我们谈论彼此的生活
我们都庆幸我们不在上海

艺术很美好,图片,音乐,文字
遇见并关心
去读、去听、品尝与畅饮
生命宝贵
且珍惜

维马丁 2022 年 4 月 23 日
石見、水央  译

My poems from April 2022 –

维马丁2022年4月诗选

Photos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Photos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Photo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Photo by Lu Hangang 卢捍钢

MUT – 周芳如 Zhou Fangru

4月 23, 2022

Zhou Fangru
MUT

Ich liebe das Meer
hab aber nicht genug Mut
mich bedenkenlos hineinzuwerfen.
Die Wellen branden
und brüllen,
wollen mich zerreißen.
Ich verbeug mich vorm Meer,
dreh mich um und renn zu dir,
und wenn es mich umbringt.

Das Meer ist traurig, dass es mich nicht kriegt.

2021-05-04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芳如#(10.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4日,4037首,1246人。第10个周芳如(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周芳如,1979年生,广东茂名人。有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口语诗年鉴》《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汉语先锋》等等选本。有诗作被译成韩语、英语、德语等语种。

伊沙:应该有人好好研究一下周芳如,为什么?因为她有个人风格。这玩意儿可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绝大部分人写了一辈子,不知个人风格为何物。有的人,人有个性,诗无风格,等于诗无个性。而周芳如,一个在《新诗典》后崛起之70后,却已然建树了个人风格,值得好好研究。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芳如《勇气》:过去的作者写情,常见的是以江海山海作喻,本诗反向行之,只借怒吼的大海起兴,不但脱了窠臼,反而新开一天地。

李勋阳:周芳如诗里的身体一如她的芳名,很自如!

张敬成:写得狠绝,令人动容!!

西一州:周芳如在我眼里,曾是个怪咖,但当我知道她是茂名人后,心中只剩下“地道”一词,仅剩下对她表达精准的佩服。纵观她的所有上典诗,其实都是高阳片客家人的思维方式,最高级的呈现。
​高阳片客家话,保留了大量的上古语言,又非常喜欢用“一拧”这种方式,三两字,三两句,用词既合理又突兀,不管前面怎样的形势,都能扭转所有,周诗可以说是这种日常交流风格的典型。

【亚坤评诗】
勇气
作者|周芳如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是一首情诗。
它没有像很多情诗一样,依靠幽微的情绪或生活的细节取胜。而是反其道行之,依靠浓烈的情绪、开阔的气口和奔涌的情感状态取胜。
从这个角度讲,这是一首“大情诗”。

根据我个人的阅读经验,女性情诗有很多。但敢这么直抒心胸,大开大合,跟大海“较真”,比“决心”的,还真是很少。反正,我印象中没有。
这确实需要勇气。从一定意义上讲,也可能和诗人的“性格”相关。

从诗的角度讲,光有勇气还是不够的,还要有作者的“心灵纯度”、“精神诚意”和“情感浓度”。
如果没有这三者,任何人这么写,我的感觉,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这很容易变成“大词”的嘶喊和“情绪”的喧嚣。
所以,一首诗独特的精神气质,本质上还是由作者独特心灵空间带来的。

这么大胆又特别的诗,在诗人自己独特的“精神能量”带动下,还就成功了。而且,还很特别。我甚至都能感受到作者的心跳,几乎能听到她“诗歌诚意的呼吸”。

是的,这首诗最大的优点,在我看来,就是作者的“忘我”、“勇敢”和“决绝”。她信了。所以,从读者的角度讲,我敏感地感受到了这首诗的“真”,自然我也就信了。
这样,这首诗就牢牢站立住了。

从技术角度讲,这首诗是选择“反写”的方式来表达情感。
用大海的“宽阔”、“奔涌”和“无情”来衬托作者内心情感的“决绝”。情感纯度非常高!这也是成功的关键!

最后一句,尤其漂亮,它把作者的“决绝”、“诚意”、“骄傲”、“内醒”、“强力”、“真挚”、“反思”展现的淋漓尽致!

(2022.04.23.上海)

 

STUCK IN TIME – 被时间捆住

4月 19, 2022

《被时间困住》

我被时间困住,
人们被时间困住,
因为病毒,
因为有人
不能失控。
他们无法控制
两年多前,
还有19年前
2003 年。
让我们假装它没那么糟
那时一切很好,
所有一切都很好
但反反复复
现在人们
还陷入了战争。
多么精彩的一年!

水央 译

STUCK IN TIME

I am stuck in time,
people are stuck in time,
because of the virus,
because someone
cannot lose control.
They lost control
over two years ago,
also 19 years ago
in 2003.
Let’s pretend it’s not that bad
worked so well back then,
worked so well everywhere
again and again.
Now people are
also stuck in a war.
What a wonderful year!

MW April 2022

请看本来的问题等等!
https://mp.weixin.qq.com/s/NsgPyF2xHROX7SuYa3VEQQ

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ORIGINAL PROBLEMS – 本来的问题 – PROBLEME, DIE DA WAREN

4月 16, 2022

ORIGINAL PROBLEMS

The pandemic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War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and even faster
economy problems
society problems
relationship problems
ordinary people
what can they do?
we need
to help each other
that’s clear
for all to see
what else can we do?
we thought
society as it was
economy as it was
relations as they were
would go on like that
nothing could stop it
well, we were wrong

MW April 2022

PROBLEME, DIE DA WAREN

Die Pandemie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Der Krieg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und zwar noch schnelle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Was können die Leute
da tun?
Wir müssen
einander helfen,
das ist auch ganz klar.
Was kann man noch tun?
Früher haben wir geglaubt,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das geht immer so weiter,
das hält niemand auf.
Das ist gar nicht so,
da kommt man halt drauf.

MW April 2022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上面头一张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WEISSE TRAUERFARBE – 孟升 Meng Sheng

4月 15, 2022

Meng Sheng
WEISSE TRAUERFARBE

Heuer schneit es sehr spät.
Heut früh ist die ganze Stadt weiß.
Ich geh mit Mama zum Morgengebet,
in der Kirche sind nur ein paar alte Frauen,
die murmeln mit gesenkten Köpfen.
Eine Alte steht da
mit großen Augen und weißen Haaren.
Sie schaut mich an, stumm.
Dann sagt sie, ich seh wie ihr Sohn aus.
Sie sagt, ihr Sohn sei vor ein paar Tagen gestorben.
Sie sei hier, um zu beten.
Sie wolle mir ein Geheimnis anvertrauen.
Sie macht ein geheimnisvolles Gesicht.
Ich beug mich zu ihr.
“Heute ist ein Weißes Begräbnis!”
Sie schaut sich um
und schließt die Augen.

Mir kommt es so vor, als wollte sie sagen,
“Gott ist gestor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16日,4029首,1245人。孟升(安徽)日

​《新诗典》小档案:孟升,安徽阜阳人,2001年生,现就读淮南师范学院,傲夫诗社成员。写作者。

伊沙推荐:我刚心说:在校大学生再不见出人的话,上我《现代诗写作》课的第二届亲学生就要杀出来了!便读到本诗,一个字:好!来自于傲夫诗社,是的,对年轻的习诗者来说,周遭小环境相当重要,遇得对,少走弯路,直奔大道。

马金山|读孟升的诗《白事》的十一条:
1、环境是一切作品的源泉;
2、对于写作,选对路子,才有可能写出经典,当然,这是我此刻的心境,或许到了明天,又不全是了;
3、孟升,安徽阜阳人,2001年生,现就读淮南师范学院,傲夫诗社成员。写作者;
4、通过伊沙推荐语,得知本诗作者来自傲夫诗社,这个当下极具平民化和先锋性的诗歌平台,不得不说,傲夫诗社,同样在通往普世的诗歌路上,愈发成熟与矫健;
5、本诗在一个到数个情节之中,显现出语言的多维空间和神秘感,既充斥着生命的气息,又隐含着人生悲惨的苦痛,融合进自然的现象,暗藏着生命的气息,沉实而冷峻;
6、诗中的细节部分,像极了一个个电影镜头,徐徐展开,隐隐于身心之间,透出淡淡的忧伤和人与人之间朴实无华的情感关系;
7、尤其是老人的话,点亮全诗,既含着多重色彩,又表现出某种特定的心境,特别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一现象,不由得叫人泪目;
8、标题《白事》,道出了诗的核心含义,尤其是在晚雪下白全城,给诗平添了一层浓重感,让人不由内心一阵悲凉;
9、如果非得提出一点什么的话,那就是“她说”,在语言,或者现实场景的处理上,显得过于粗糙,庞杂,是不是再简洁一点,会更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个体命运,即意味着写出了共同体的命运”;
11、命运之诗、画面之诗、悲痛之诗。

【亚坤评诗】
白事
作者|孟升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哇!忍不住赞叹感慨!这首诗的质感太特别了,语言太好了,真好!
当我得知作者是2001年生人,并且是傲夫诗社成员时,除了赞叹,我心里还很高兴,为年轻一代高兴,为傲夫诗社高兴。

作者这么年轻,起点就这么高,更重要的是诗感还这么好,语言也非常有现代质感,这很难得。
从诗中我甚至能感受到作者的“诗歌审美”和“语言匠心”。这是一位有自我独特语感和内部精神空间的年轻诗人。(我的个人感觉。当然,还需要接下来更多的诗去验证。)
期待作者更多的作品。

回到本诗,说几句。

在我看来,这首诗能称得上是“精神纯诗”。

我没想到一个00后,能写出这种深厚精神纯度的诗!中国当代诗,需要更多这样的年轻人,需要更多类似这种“内醒”和“审美”走向的诗!

按照我的观点(也仅仅是我的观点),口语诗在语言之“白”这个系统中,已经做得非常到位了。现在,是要往“白”这个系统里添加“颜色”的时候了。
当然,这里有个核心前提,“语言之白”是否提纯并释放的很干净。这需要夜以继日,千百诗文的“提升”和“锻造”。

这首诗的标题“白事”也非常具有“精神性”。甚至,有一种阔远的神性。(这是由诗中作者的诗歌语言烘托出来的感觉)

“白事”本身其实是个比较普通而常见的“题材”。但在这首诗中,标题“白事”和诗中的“今天有白事”(老人附在作者耳边小声说的话,也是这首诗的“眼睛”,是其精神内核)形成了一种“精神互指”。
这基本拉深了这首诗的“生命意味”和“精神深度”。

这首诗除了语言细节非常出彩外,它的整体叙述也非常精彩。
仔细读,能读出其内部的节奏感,甚至连安静又压制的语气都能读出来。

这种独特的“语言质感”给这首“生命大诗”披上了“幽微的心灵细节”。画面、语言、形式、节奏、质感、内容、精神都有了!
它甚至还有“深度文化反思”。结尾部分直接上升到了“宗教诘问”!

真是一首好诗!

(马亚坤.2022.04.15.上海)

SCHAM – 程继龙 Cheng Jilong

4月 14, 2022

Cheng Jilong
SCHAM

Ich schau in mein WeChat
und ruf aus dem tausende Meilen entfernten Süden
meinen Vater an.
“Bei Euch ist es so schön,
alles weiß,
wie als ich klein war,
möcht gleich zurückfliegen!”

“Dein Großonkel ist gestern abend gestorben,
gefrorener Boden, die Strasse ist eisig,
es ist niemand da, um den Sarg zu tragen.”

Stille Klause in Zhanjiang,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伊沙推荐:其实,程继龙是位颇有成就的青年诗评家,一直不事声张地专研专论中国口语诗,这令我忽略了他作为诗人的存在,感谢他多年为艰辛而有效的口语诗鼓与呼,感谢他主动投诗予我,我始终认为:会写诗、诗写好,做论者,更优秀。

​况禹点评《新诗典》程继龙《羞耻》:欣喜与悲痛,分属情感的两极。在诗中,它们也并不构成因果,难得在于作者照亮了对生命的自我觉悟。

 

 

 

FRÜHLING, TAG-UND-NACHTGLEICHE – 李岩 Li Yan

4月 9, 2022

Li Yan
FRÜHLING, TAG-UND-NACHTGLEICHE

Zwei Tage verhüllt und verrührt Himmel und Erde der gelbe Wind,
das ist der Sandsturm, der Staub und der Smog.
Am dritten Tag erbarmt sich der Regen,
zuerst einen Tag Nieseln,
dann einen Tag mäßiger Regen,
dann drittens Schneeregen.
Nach dem Mittagessen weht dichter Schnee,
zu Mittag drehen alle die Scheinwerfer auf.
Und am vierten Tag klarer Himmel zehntausend Meilen.
Auf einem Hang Pfirsichblüten am Föhrenwald.
Vor elf Jahren hab ich mit lahmem Fuß
13 Stämme gezählt.
Jetzt zähl ich dreimal, es sind vierzehn!
Mein Hirn war elf Jahre lahm!

2021-03-20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岩#(25.0)

 

 

伊沙推荐:春分过去不久,当时各平台几乎都有专题小辑,我们没有合适的,就没有推,现在补上。我敢说老李岩这一首,可以秒杀众诗无商量,《新诗典》的自信就在于诗强,一方面是同行信任我,把最好的投给我;另一方面是我不会辜负他们信任,几乎把把选得准。本诗在这个小半月中也当属上品。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岩《春分》:描写极见功力(当然不完美,我先不说,别人暂时也看不出来),惊艳处在结尾——一个诗人对发现的偏执—真挚,让人叹服。

【亚坤评诗】
春分
作者|李岩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真是一首好诗!
味道独特极了!
尤其是全篇的叙述、生命动力、智性反思和诗歌结构的“排兵布阵”!

这首诗的标题叫——“春分”。
春分在中国传统诗学语境中,基本都与“生命生发”相关联。
这种类型的古典诗歌数不胜数。这首当代诗也不例外。
细读本诗,尤其作者内部释放出来的智性因素和生命回望,让我基本确认它是在写“命”。生命的“命”,记忆的“命”,生活的“命”,时间的“命”,心灵的“命”。

这首诗的语言和形式都很好!诗歌语言层层推进,一步步剥离“诗歌身体”,直到最后三行,彻底抵达“诗核心脏”(时间、命运和生命的沉思)。

叙述非常稳,语言丰富,有弹性。
细节很清晰(老黄风、沙尘暴、小雨、中雨、雨夹雪、鹅毛大雪、晴空、松树林、桃花等等)。可谓层层推进,以时间线索为引子,步步稳扎稳打,最终直达“诗歌心脏”。

尤其后三行。写诗的人都知道——诗歌写作一般都是开头难“进入”,收尾难“飞升”。
而这首诗,结尾做得尤其好!真正把前面的铺垫支撑了起来!

一首智性之作,生命沉思之作,时间回望之作,个体反思之作。

(马亚坤.2022.04.09.上海)

黄平子读李岩《春分》

——《新世纪诗典》4023

春分

李岩

两天浑天浊地的老黄风后
其实是沙尘暴,也叫尘霾
是三天慷慨的雨水
头一天小雨
第二天中雨
第三天雨夹雪
午饭过后,鹅毛大雪纷飞
正午时分,街上的车都开着灯
第四天晴空万里
一上坡,就看见松树林的桃花亮了
十一年前,我瘸腿数过十三棵
刚才数了三遍,是十四棵
我脑子瘸了十一年呀

2021.3.20

黄平子读诗:“两天浑天浊地的老黄风后”,“两天”,写时间长。“浑天浊地”,写能见度差。“老黄风”,就是下一句说的“沙尘暴,也叫尘霾”。“是三天慷慨的雨水”,承第一句。“慷慨”既写下雨时间长,也写雨大,雨多。“头一天小雨/第二天中雨/第三天雨夹雪/午饭过后,鹅毛大雪纷飞/正午时分,街上的车都开着灯”,具体写“三天慷慨的雨水。前两天略写,第三天详写。“鹅毛大雪纷飞”,正面描写雪大。“正午时分,街上的车都开着灯”,侧面描写雪大。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春寒料峭吧。“第四天晴空万里”,春天的天气,孩子的脸。“一上坡,就看见松树林的桃花亮了”,点题。桃花是春天的使者。桃花开了,春天就来了。“亮”不仅写出了桃花之盛,还写出了桃花的之净。这是春风的桃花,雨雪已经洗净了昨日的尘霾。“十一年前,我瘸腿数过十三棵”,回忆。瘸腿是一个细节。“刚才数了三遍,是十四棵”,两次看桃花,两次数树,两个不同的状态,两个不同的结果。“我脑子瘸了十一年呀”,神来的调侃!腿瘸有好时,脑瘸冇药医。
2022年4月9日19点44分

 

RITUS – 伊沙 Yi Sha

4月 7, 2022

Yi Sha
TRAUM 1494

Gewittertag
Nur ein Schirm ist übrig
Aber da sind zwei Leute,
ich und ein früherer Freund.
Er spannt den Schirm auf,
ich geh unterm Schirm,
wir gehen und schweigen
auf dem ganzen Weg.

2018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510

Ich bin
ein jüdisches Kind
und versteck mich in jedem Eck,
das es im Traum gibt
und fühl mich immer noch
nicht sicher.
Erwacht
fühl ich noch weniger sicher.

2018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538

Meiner früh verstorbenen großen Schwester
(vielleicht in Wirklichkeit die früh verstorbene Tante?)
wird in der Unterwelt vor dem Richter gewährt
sie darf wiederkehren,
sie darf wieder leben.
Sie hat abgelehnt
und diese Chance weitergegeben,
an den Dichter Lu Xun.
Der große Meister lebt also länger,
er wird 71
und schreibt seinen weltberühmten Roman:
„Dinocruta, die Riesenhyäne“.

2018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541

Poesiefestival in einem Hotel,
heute Abend gibts einen Ball.
Zhong Dao sagt:
„Wir haben zuwenig Damen,
ruf Chen Hong an!“
Ich sag: „Sie schreibt keine Gedichte,
das geht nicht!“

Chen Hong,
meine Spielkameradin, als ich klein war,
im Traum will ich sie noch beschützen.

2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542

Ich schwimme oben in einem Strom,
über mir am Himmel ist noch ein Strom.

2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595

Äxte stecken weithin in der Erde.

Jede Axt
ist ein Grabstein.
Jeder Stein ist voller Namen
von den Erschlagenen.

Auf jeder Axt.

2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660

Ich geh mit der Mutter zusammen,
sie geht schnell,
ich geh langsam.
Sie wird vor meinen Augen
in den Strom von Menschen hineingezogen.
Um sie noch zu erwischen,
muss ich auf eine Mauer klettern
und oben weitergehen.
Als ich sie eingeholt hab,
kann ich nicht gut hinunter.
Die Mutter schreit,
um mich vom Springen abzuhalten.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698

Seltsames Gedicht.
Die Zeilen berühren
ist wie in der Nacht
eine Hand ergreifen,
mit lauter Haaren.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695

Der Traum letzte Nacht
ist wie die Mondkuchen
vom Mondfest im Jahr 2020.
In der schwarzen Bohnenpaste
mit grob gemahlenem Zucker
steckt ein kaltes Herz
aus bitteren
Mandeln.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DAUERFEUER

Sie kennen ihr ganzes Leben
nur was auf dem Tisch liegt,
nur dieses Prinzip.
Abgesehen davon
sind sie keine Menschen.

Febr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点射》
伊沙

他们一辈子
就懂桌面上
这点道理
除此之外
不是人

2022.2.24

 

 

Yi Sha
ICH FÄLSCHE KAFKAS TAGEBUCH

Tigerjahr 22, 24. Tag
Vormittag, Russland-Ukraine Krieg ausgebrochen
Nachmittag, Fußball

Febr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仿卡夫卡日记》
伊沙

壬寅虎年,正月二十四
上午,俄乌战争爆发
下午,踢球

2022.2.24

 

 

Yi Sha
FRIEDEN UND KRIEG

Der ukrainische Sportler,
der letzten Monat
bei der Olympiade in Peking
einen russischen Sportler
so herzlich umarmt hat,
der ist jetzt auf dem Schlachtfeld gefallen.
Ich kann nicht garantieren,
ob diese Nachricht stimmt.
In einem Roman
so etwas zu schreiben
würde mir etwas
künstlich vorkommen.
Aber das beeinflusst nicht
mein Gesamturteil
von diesen Jahren der Pandemie:
Die Köpfe der Menschen
sind vom Virus vergiftet.
Was früher da war,
wird zusammengepresst
und in eine Dose gesteckt,
inklusive Frieden und Krieg.

2022-03-08
Übersetzt von MW am 8. März 2022

 

 

《和平与战争》
伊沙

上个月
在北京冬奥会上
与俄罗斯选手
热烈拥抱的
那个乌克兰选手
战死在战场上
我不敢保证
这条消息是真的
假如小说里
这么写
我会觉得
有点假
但这不会影响
我对大疫之年
所做的整体判断
人类的头脑
被病毒毒坏了
往常的一切
都被压缩了
被压进一个罐头中
包括和平与战争

2022.3.8


Yi Sha
BLICK AUF DIE LEUTE

Ein Krematorium in Kiev,
Urnen
in einer Ecke,
niemand holt sie ab.

Die Kirchenglocken
läuten pünktlich,
das macht nicht der Priester,
das machen die Menschen.

März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Yi Sha
TRAUM 1934

Mach mir immer noch Sorgen wegen der schlechten Note in Chemie.
Mach mir immer noch Vorwürfe,
weil den Schal verloren hab, den mir die Mutter gestrickt hat.
Im Traum in den Bergen ist ein Regenbogen,
dort kann ich in die Kindheit.

März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梦(1934)》

还在为化学成绩不佳而焦虑
还在为搞丢了
母亲亲手织的毛围脖而自责
梦境仿佛山峰之间的彩虹
让我回到了少年时光

新作速递丨伊沙 无限制超长诗《梦》(1914—1939)

 

Yi Sha
RITUS

Am Friedhof ist alles streng verboten,
Papier verbrennen, Feuerwerkknallen.
Am Friedhofstor
verkauft jemand Popcorn.
Eine Weile, dann Peng!
Eine Weile, dann Peng!
Bald sind es
21 Schuss Salut
für alle Seelen.

Ende März 2022
Übersetzt von MW Ende März 2022

 

仪式
伊沙

墓园严禁
烧纸、放炮
墓园门口
有人卖爆米花
过一阵儿嘣一声
过一阵儿嘣一声
便是为所有亡灵
鸣放的二十一响
礼炮

 

KLEINE SCHWESTER WIRD NICHT GELESEN – 君儿 Jun Er

4月 6, 2022

Jun Er
KLEINE SCHWESTER WIRD NICHT GELESEN

ich komm aus dem tempel
eine frau mit kopftuch im mittleren alter
ruft mich an
“kleine schwester lass dir lesen!”
hehe, was mir zustoßen soll
ist mir ungefähr schon zugestoßen
die kleine schwester lässt nicht les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4.0)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7日,4021首,1243人。第34个君儿(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君儿,1968年生,大学习诗,98正式写作。先后出版诗集和评论集11种。荣获“新世纪十大诗人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最佳诗人奖)”、“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等荣誉。感谢伊沙先生12年来,使我第34次登上这全球唯一的最好的诗歌平台,他金子般的推荐语也一直是我写作的指南与方向。

伊沙推荐语:"淡妆浓抹总相宜",君儿好诗,多出"浓抹",抒情诗人出身嘛。所以此次选稿,一见此诗,我立马相中,这可是淡妆,甚至是素面,一下子丰富了她,在这个小半月中,当属上品。

​徐江点评《新诗典》君儿《妹妹不看相》:有层次、有生活厚度、又有态度的一首诗。尤为难得的是——作者没有固守于凝重,而是采用了幽默的口吻。

​侯马:该经历的
​差不多都已经历
​瞬间想起君儿诗里的许多场景
​阅读君儿的​许多感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君儿《妹妹不看相》:相面可以称作是一项民间艺术,或者民间技术,至于其是否科学尚未有定论,准确与否也全凭个人感觉。看相的目的也无非是要知命而为,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并能做长远的规划。对于一个人到中年,已是看尽人间冷暖,并富有人生智慧的女诗人来说,自然不需要别人在一旁指点江山,正如诗中所说“嗬嗬该经历的/差不多都已经历”,诗人的自信与诙谐如在眼前,既不失礼貌,又机智幽默,不由得令人心生敬意。

【亚坤评诗】
妹妹不看相
作者|君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写生活、命运、人生际遇等重大问题的诗,究竟该怎么写?
有的人依靠独特的情感体验取胜。有的人依靠丰富的细节取胜。有的人依靠特别的素材取胜。可谓不一而足。
我们再来看看这首诗,可以说在口语的基础上,开拓了另一种让人惊奇的写法。

本诗的标题为——“妹妹不看相”。
“看相”是此诗一个很核心的“诗点”。从传统文化语境上看,“看相”本身牵涉的“内容”也非常丰富。从诗的角度讲,“看相”可以拉深、拉大诗歌背后的“精神语境”。
“内容意味”很值得读者揣摩。
在本诗中,“看相”最本质的指向,我以为那就是“命运”。也就是“算命”!

从诗核上讲,作者本质上想探讨的就是“自我命运的回望、体味和确认”。

由于作者在非常轻松,毫无发力感的语言叙述中,带着幽默与自嘲拒绝了“看相”。
且自说“该经历的/差不多都已经历/妹妹不看相”。
我们由此能深度体会到作者轻松的语言背后那“复杂的生命况味”!
虽然,作者没有说自己生命的故事或体会,但无数的“精神内容”仍在这首诗中体现了出来。那是一句包含多么丰富内容的“嗬嗬”啊!

这是典型的以“轻”打“重”。毫不发力,又力重千钧!

对于写诗的人来讲,基于我的经验,写很重的诗,情感植入其中,内力喷薄,很难!
但写得很轻,内容释放很松弛的诗,一定意义上,更难!
如果再能带着一点幽默,则更难矣!

说到底,这和心性的修炼、内控和释放相关联系!

这首诗,就是如此!一首质感非常特别的好诗!

(马亚坤.2022.04.06.上海)

马金山|读君儿的诗《妹妹不看相》的十一条:
1、无趣的是人,而不是经历;
2、写出自己的人生,不只是经历,而这些留下的痕迹,更加值得信赖与珍视;
3、君儿,1968年生,大学习诗,98年正式写作。先后出版诗集和评论集11种。荣获“新世纪十大诗人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最佳诗人奖)”、“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等荣誉;
4、君儿的诗,多重题材,多种风格,有的写得厚重、疼痛,有的写得轻松却不乏幽默风趣,让生活充满了活力,构成了全新的生活体验和人生感悟;
5、本诗以寺庙门口的生活经历为主题,与看相的人简约而轻松的对话,将个人的人生态度直观的表现出来,貌似仅仅是幽默的一句话,而背后写满了复杂而智慧的人生;
6、短短七行,只有一个情景再现,却把一种极其重要而又深远的一面体现出来了,看似轻松简单,实则暗藏沉重的内容,这是近年来君儿比较拿手的技艺;
7、诗中以简明的笔法,细腻的语言,超脱的个性,表现出内涵丰富的命运之光,即人生的智慧与生命的态度;
8、诗人将标题仍然使用的诗的最后一行,风趣幽默的方式,来诠释个人的态度,轻松而充盈着人生的肌理;
9、全诗看似轻快,仅仅只是一个画面,一组对话,而其中所饱含的东西,足以支撑起一首完整的诗,在让人会心一笑的同时,不勉心生无限感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的角度和生活切面,足以支撑起一首好诗”;
11、人生之诗、经历之诗、记录之诗。

​黄平子读君儿《妹妹不看相》

——《新世纪诗典》4021

妹妹不看相

君儿

从寺里出来
戴头巾的中年妇女
叫住了我
“妹妹看相吗”
嗬嗬该经历的
差不多都已经历
妹妹不看相

黄平子读诗:君儿,1968年生,大学习诗,98正式写作。先后出版诗集和评论集11种。荣获“新世纪十大诗人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最佳诗人奖)”、“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等荣誉。“从寺里出来”,背景。“戴头巾的中年妇女/叫住了我/‘妹妹看相吗’”,俗话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中年妇女”在寺外拉人算命,可谓生财有道。“戴头巾”是一个细节。“嗬嗬该经历的/差不多都已经历/妹妹不看相”,自我调侃。子夏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哪吒又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管信哪一条,“妹妹”的命运都不是“姐姐”所能主宰的了的。更何况“天机不可泄露”。嗬嗬!
2022年4月6日21点05分

AUF UND UNTER DEM TISCH – 伊沙 Yi Sha

4月 3, 2022

Yi Sha
AUF UND UNTER DEM TISCH

Ein Kreis von Menschen
rund um den Tisch.
Sie
tauschen
auf dem Tisch
Zeitungen
und Bücher aus,
diskutieren
alle möglichen Themen.
Ein Buch
ist auf den Boden gefallen.
Ich beug mich hinunter
um es aufzuheben
und bemerke
sie haben keine Beine.
Unterm Tisch
ist alles leer.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3.0)

 

伊沙推荐:本诗作者是对中国口语诗的创建、发展、中兴、壮大最有贡献者,却从不在口语诗上躺平为消费者,更对口语诗主流日益严重的机械写实化充满警惕,其诗一直保留着超现实的这一根筋,否则不会去大力写《梦》,本诗又有超现实的神笔一抖,这是建树在对人物、事物、现象的深刻思考及认知上,其开年以来在社会公共题材上与集体的明显分歧也正在于此,本诗在《新世纪诗典》第11季末冲刺阵中当获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桌子上下》:事实的诗意,其实也是可以用到超验的手法的,更有意思的在于,诗没有止于寓言,而是抵达了悬疑。后口语的魅力在本诗中毕现。

张小云读伊沙《桌子上下》

读完不知不觉鼓掌
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受
前一段跟厦门的朋友谈到达达时
就聊及过相关的话题
超现实主义快百年了吧
当时冒芽于战火缝隙里的欧洲
那地方现在又成战场。但这一回
超现实不再只是他们的专利
伊沙这首诗呈现的场景中,“他们”
象是《理水》那群鸟头先生投胎
其梦幻般登场却又如此当代
但这一切在伊沙这里才只是前戏
“书”掉落下来才进入正剧
正剧是令人叫绝的“空”
俯身去拣的“我”让
事实的诗意与超现实实现无缝对接
不管是跟着蹲在桌下
还是站起来再扫视桌面场景
或是闭目回味
这的确是我所置身的世界
它又是如此的虚幻如此扭曲

2022.4.3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桌子上下》的十一条:
1、在一首诗里,运用好动词,往往动人心;
2、细节的魅力,在于事实的诗意,以及色彩的变化和语言活力;
3、伊沙,1966年生于四川成都,中国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其代表性编著有《世纪诗典》(《文友》杂志连载三年,后结集为《被遗忘的经典诗歌》上下集,扩编为《现代诗经》),《新世纪诗典》(1一9季,前5季精选集《当代诗经》),主编中国口语诗年鉴,出版两季。其编著在业界内外影响巨大;
4、伊沙的诗,不同时期,有不同时期的特点、广度和深度,题材多样,多变,多重效果,而且表现出惊人的语言能力,这一切都取决于强大的诗,和伊沙式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
5、本诗将在场的情景,以个体的眼光,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描述,呈现出高清的画面效果,超验而且具象,事物回到了事实的本身上来,让人内心随之一颤;
6、诗虽未分节,但是在读的过程中,不由得还是分出了层次,即一节是看见的现场,日常化的情景真相,细腻入微,平实而简洁;
7、而另一节,则把“我”参与其中,回到了实实在在的现场,并在这一刻,发现了诗意生活本身,也即是事实的根源,让事物充满了残酷的色彩;
8、诗中细节的描写与刻画,与传统的口语写作,有着独特的感受和体验,这是一种较为特殊的视角和表达方式,带给我们新的探索实践和挖掘能力;
9、尤其是结尾的情节,似乎在那么一瞬间掏空了内心,生长出莫名的错位感,冷峻而且深刻,显露出掷地有声的炸裂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看见的,事物本身自带力量”;
11、画面之诗、超验之诗、震撼之诗。

 

 

 

GESCHENKE – 笨笨SK Benben SK

4月 1, 2022

Benben SK
GESCHENKE

Während der Pandemie
hab ich von Kolleginnen und Kollegen
eine Scheibe Brot bekommen,
eine halbe Mandarine,
einen verschrumpelten Apfel.
Eier von meiner Nachbarin Lao G.
Bilder von Kindern im Hof.
Handwärmer von Fremden.
Bücher von weit entfernten Freunden.
Deng’s Corona-Kräuter von Landsleuten im Süden.
Sellerie, Rettich und Koriander von der Regierung.
Und auf dem Heimweg um Mitternacht auf der Straße,
von einem aufmerksamen Polizisten
einen Salut.

2021-12-06
Übersetzt von MW am 1.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8.0)

 

《新诗典》小档案:笨笨.S.k,曾用笔名白若唐,现笔名笨笨.swind.klily,简称笨笨.S.k。医务工作者。喜欢喝茶、旅行、写诗,吹埙,画画。有散文、诗歌作品共计1000余首(篇),200多首(篇)见于报纸杂志,并入选《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新诗典时代》等选本,诗集《顺着风 顺着风》正在出版中。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德文、韩文、俄文,日文、法文等。

诗观:诗歌是时光的翅膀,当把爱、生命和思想铸进文字,铸进一首诗句里,它们就会一起飞翔。那神奇的翅膀,也载着我们的梦境、过往与前路。

伊沙推荐语:
​封城中与封城外,是否经历过封城,感受都会有别,但我想一个真诗人的正派态度是:在场、亲历、个人性,写出你所亲身经历的真实,不被非诗者别有用心的心理预期裹胁,不预设同行与读者的掌声,不虚妄地为谁代言……精通后口语诗学者,做到这些并不困难,本诗便是明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礼物》:疫情期间的人情百态图,读来非常亲切舒服。我们每个人都能从其中某个画面中找到自己的影子,这就使得共性与个人性兼具,带给人满满的温暖与感动。前半部分与后半部分的衔接也契合无痕,显得十分自然。诗中所写虽是些看似并不起眼的馈赠,从物质到精神,却是在危难时期来自他人最真诚地关心与帮助,所以称得上是人间最珍贵的礼物,值得永远铭记与珍藏。

LOVE – 維馬丁 Martin Winter

3月 28, 2022

Martin Winter
LIEBE

Liebe,
wie soll ich das schreiben?
Ich schreib gerne Zeichen
mit ein bisschen mehr Strichen.
Ai, dieses Zeichen,
da ist ein Herz drin.
Aber
die meiste Zeit
ist Zeichen schreiben
besonders wie viele Striche
gar nicht
so
wichtig.

MW Chinesisch im Febr. 2022, auf Deutsch im April 2022

Martin Winter
LOVE

Love,
how to write it?
I’ve always liked
to write traditional characters.
There is a heart in the “ai”,
same as in Japanese.
But actually,
most of the time,
writing,
especially wondering
how many strokes,
isn’t
really
that important.

First written in Chinese,
February 2022. Tr. 3/27/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7.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8日,4011首,1243人。第17个维马丁(奥地利)日

《新诗典》小档案:维马丁 (Martin Winter), 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住过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等媒体作翻译、编辑。他的诗歌和译作发表在美国、欧洲、亚洲和澳洲。2020年磨铁出版了汉英双语诗选《最终我们赢得了雪》。2013年开始了参加新诗典。

伊沙:维马丁同志最近很忙,忙于为中文诗歌军团当李德,忙于肃清我这种不正确分子诗中的流毒,带病还要工作,动作那么多,行为那么多,说话那么多,到自己的诗上,都不及这一个"爱"字。所以呀,诗真的是做减法,"窗含西岭千秋雪",我要的是窗中千秋雪,不要你的西岭,不要你的冬天。

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爱》:读马丁这首,一是赞叹诗好,二是深受启发——有紧迫感,一位奥地利诗人写汉语诗能写得这么精准、语言那么节制,身为中文作者,还是要老老实实、时刻返观自己的语言状态,尤其是对矢志于口语诗的作者而言。

读维马丁的诗《爱》有感 | 亚黎

每个男人心里都存有一股男孩气
每个女人心里都住着一颗少女心
作为奥地利诗人
一个纯老外
能这么喜欢汉字
还能用我们现在生活里基本不用的
大多出现在书法作品里的繁体字
写出这个“爱”
那句话说得好
“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2022.4.5

韩敬源:在好诗人这个前提下,仅只是因为对单一“公共事件”观点不同就“痛下杀手”的绝对不是现代人,也不是现代诗人,那是把诗工具化了。微马丁本诗在“写字”的过程把敏锐的感觉呈现为微妙的诗意,尤其结尾处还有“得其意忘其形”的发现,诗的高级发现。李勋阳:诗中所写,也正如一些语言文字学家所讲,大陆的文字简化将繁体字里面很多东西没了,比如这个“愛”字就特别典型,让人遗憾,但是我又不会向不少人,呼吁退回去,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许多事一旦打开,再退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花费几倍的力气都没用,徒劳这些精神干嘛,因此我也给我身边写书法的盆友交流过。既来之则安之,不要一写书法还固执地认为繁体才是王道,相反简体字的书法到现在还没有人成为立法者,这才是现在还写书法者的机会。扯远了,这首诗说的“愛”这个字的精华在哪里,所以哪怕字写得不好,正因为里面的心,心意所至,天地可鉴[微笑]

张小云读维马丁《爱》

常常骂简化字胡搞的例子中
无心之“爱”便是其一
没想到维马丁居然将它写成诗
还好,知道“爱”在心理学
被视为贪著,便没露出
嫉妒恨的表情来
但对他在汉语汉字上的用“心”
却生起了深深的敬意

2022.3.27

黄文庆评维马丁的《爱》
维马丁的诗无论长短,内里都有某种“大”的气场,这可能与他的气质和他跨国界、跨语种的写作有关。
这一首透过对一个“爱”字的汉语写法,显示了他内心的开阔、纯真和暖意。
他的这种气度和性情是装不出来的,作为血液里流淌着汉语基因的我们,看到他这样认知、这样写,心里对他油然而生出很多敬意。
当然,字只是一种符号载体,他对太多的其他字无感,我们也是如此。
这首诗,就是因为他所说的“心”字,把我们的心烫了一下,亮了一下,激活了一下,我们,包括伊沙对他投出了仰视的目光。
最近一个阶段,维马丁对伊沙有点意见,且表现得有点尖锐,语言和观点都多少带刺。我也看到了伊沙一改以前的凌厉,做了一定的包容。
其实,他们的小矛盾让我想起恩格斯的一句名言,改造一下就是——“他们的冲突是思想认知角度的,不是相互人格的”。
维马丁写了这样的诗,伊沙选了,我看到他们两位都很“有心”,越过这个坎,友谊还是友谊,只会更加深厚。
所以,这首诗,不单单是一首好诗,他见证和记录了两位重要诗人、一对诤友之间友谊回暖、气度拓展的断代史般的节点。
这是一段诗坛经历思想碰撞后握手言和的划时代事件史话。
2022.3.27


워터 미틴

爱자를
어떻게 쓰나
나는 언제나
번체자를 쓰기 좋아한다
마음을 나타내는 글자가
바로 이 글자이다
그러나
대부분의 경우
글을 쓸 때
글자의 획은
조금도
중요하지
않다

2022.2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读维马丁《爱》|雪也

有个观点是知人论世,所以在谈维马丁这首诗之前,首先来谈谈我对维马丁的印象。我没见过维马丁,我翻看了聊天记录,是去年11月5日我加了他微友。他首先解释了他的名字——我在奥地利维也纳,所以交维马丁(应该是叫,他粗心打错了)。他还说——在中国以前在人民画报,目前给人民文学做德语版。奥地利有翻译组织参加了。我回复说,都是国刊都是大刊。同几乎所有的微友一样,我们也只是加微友的时候,简单地聊了几句,后来就很少交流过。我后来拉他进了我的公号微信群,他偶尔也在群里帖诗,公号也选用过他的诗。我经常翻看他的朋友圈,他貌似经常在伊沙老师的朋友圈里留言,有时是询问,有时他会谈他自己的观点。以至于这次乌俄战争,引起了两人不同的争论,甚至友谊的小船差点就翻了。正如赵大爷的留言,他没想到伊沙诗典会推送维马丁的诗,我也没想到。也许这就是君子和而不同吧,当然也可以看出伊沙的胸襟。我感觉到的维马丁,按照我们的界定,可能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有点执拗,有点偏执,有点一根筋,情商可能不高。但人品,真的不错,这也是伊沙老师没有和他真正分手的原因吧。在我的观感中,很多大艺术家,都是天真烂漫的,维马丁就有类似的品质。

下面我们走近维马丁的这首小诗吧。爱的繁体字,是愛。我是在初中的时候,就知道是这样写的。当时有一位女同学,说了一个谜语,打一个字。具体谜语忘记了,有一句把你搂在怀里,谜底就是愛。关于这个字,维马丁说,他喜欢繁体字,因为是代表心意。但诗歌的后面,他又说,大部分时候,写字笔画一点都不重要。这其实并不矛盾哈。汉字,就是一种书写的工具,可以用来表情达意,具体的笔画真的不重要。但,愛很重要。

愛,让人靠近,让不同国籍的人相识。愛,让人们可以靠近。因为有愛,这个世界,才那么可爱。

【亚坤评诗】

作者|维马丁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维马丁的诗让我很惊叹!这绝不是虚话!
为了评他的诗,我把新诗典推送他的17首中文诗仔仔细细看了几遍。
说实话,我一下子真不知该从哪个纬度说起。
他的中文诗歌,结合他的语言(母语)、生活环境和文化语境看,有很多东西可以说。
如果再结合国内诗歌语言环境看,则可说的东西更多。这甚至能形成一个“诗学个案”。

这个课题可以结合女诗人劳淑珍的“诗学个案”进行对比研究。

因为是短评,我实在无法展开。现在,我换一种策略,在本诗评中,只选择提出问题!

1.维马丁写中国文化诗比较多,往往能写得很纯粹!他甚至能抵达文化精神本体最要害的部位(17首中文推荐诗中有很多首)。相反,母语诗人,则困难很多!甚至,越想写 越远离,这是为什么?

2.就本诗来讲,他的中文诗歌语言已经把“非诗的语言水分”拧得很干了!从诗的角度讲,纯度真得很高!从心的层面、情的层面、物的层面、语言的层面都“很干净”。这到底是天分,还是后学和修炼?
(不光是这一首,请通读他的诗,如果你在那个纬度里,看看就知道了)

3.我从维马丁的朋友圈和各种小细节中发现,他其实是个很单纯、善良,性格有些偏执的人!(不好意思,这只是我的感觉,没有恶意),他对中国的现实生态和骨子里的世俗和情理,其实并没有完全内化。但他却可以写出纯度非常高的“中文诗歌”,尤其文化诗!这到底是什么在起做作用?语言和心象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4.就本诗来讲,它依然是一首很完满,很有深度的文化诗!毫无疑问,诗人维马丁理解了“爱”这个汉字的深意。

通过他后七句的“转折阐述”,我基本可以确认:他超过了“愛”这个字的“形式部分”,抵达了内容的细部和深部。

中国汉字的“形”、“意”,背后的“情”、“思”、“礼”等问题,我在这首诗中,都读到了。

这是一首好诗,带给我的诗学感受!祝贺诗人维马丁!我就先提这四点感受吧!

(马亚坤.2022.0327.上海)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爱》的十一条:
1、诗意的终极奥义,还是语言;
2、有的诗,需要多重意趣,而更多的时候,诗只需要一个就好;
3、维马丁 (Martin Winter),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住过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等媒体作翻译、编辑。他的诗歌和译作发表在美国、欧洲、亚洲和澳洲。2020年磨铁出版了汉英双语诗选《最终我们赢得了雪》。2013年开始了参加新诗典;
4、维马丁的诗,其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力极强,这是与生俱来的东西,而正是这种敏感而鲜活的状态,会给勤奋的人,更多的回馈,且惊喜不断;
5、读完这首诗,我专门又搜出“爱”的繁体字来看,惊讶于维马丁的发现和创新精神,这个字中间真的有一个“心”字,而正是这些刻骨铭心的情感,让人更觉温暖;
6、本诗通过一个世界性的字“爱”,以个体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文化视角,复述内心深处对“爱”的表达,简单直接,却又情深意浓;
7、一开始,即抛出一个问题,来诠释这个“爱”字,由此联系到作者自己的内心想法和感受,并大胆创新入诗,呈现出一种大爱无疆;
8、后半节,诗人对于字的理解,进行了深入而广泛的研究,并付诸于诗中,让观点构成一种“意”,既是一种诗意,还是一种心境;
9、此诗写得智慧且诗意开阔,这些都是很容易让人能够感受到的,是一种气质、气场和境界;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像诗一样,人,简单一点好”;
11、汉字之诗、大爱之诗、感受之诗。

《爱本无心》
张小云

这几天为了下阶段练刻字
题材上找出来的语句中
有带“爱”字的
心想人家繁体字是有心之爱呢
顺便跟大伙儿又对简化字揶揄一通
为了弄清楚字源,还是查了查
翻说文解字,本义是行皃
也就是行走的样子
跟爱不搭界
继续查,才知甲骨文没出现过
到金文才有但它恰恰是由
欠心或旡(即无)心
构成
也就是伸脚一般的笔划
往东拐是欠心
往西歪则是无心

2022.1.13

DER TAUCHER A GENG – 三个A – 3A

3月 26, 2022

3A
DER TAUCHER A GENG

Jedesmal wenn er taucht,
liegt die abgelegte Halbprothese
einsam auf dem Boot.
Einmal ist er runtergegangen
und seine Ausrüstung war kaputt.
Er hat die Reserve-Sauerstoffflasche genommen,
aber die hat auch geleckt.
Wegen seiner
langen Erfahrung
ist er noch sicher hinauf gekommen.
Er hat sich prustend,
außer Atem,
den Bauch voller Wasser gehalten
und erzählt von der Gefahr.
Zuerst mit ganz erschrecktem Gesicht,
aber sehr bald
mit einem unwillkürlichen Lächeln
über das eigene Überleben.
In diesem Moment
hab ich bemerkt,
seine Prothese daneben
hat auf einmal gezitt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三个A#(16.0)

 

伊沙推荐《潜水手阿更》:这首人物诗写得好,有特点,是"这一个"。结尾处,在一般作者大脑最容易缺氧的地方,又保持着足够的灵性,是这个扩大半月中的上乘之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三个A《潜水手阿更》:本诗成功塑造了一位经验丰富、身残志坚的潜水手阿更形象,身体残疾,但能够成功地在水下处理突发状况并化险为夷,这是身体健康的正常人都难以做到的。阿更沉着冷静而又乐观积极的精神风貌立体又生动,着实令人钦佩不已,也避免了人物形象的概念化和单一化。叙述上流畅自然,丝毫不拖泥带水,结尾处“假肢/突然抖动了一下”,这一细节的捕捉亦真亦幻,令人颇感意外,其实另有深意及复杂的情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读三个A的诗《潜水手阿更》有感 | 亚黎

生活里
与我们和谐共处的事物
不管有无生命
日子久了
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感情
花、草、宠物、衣物、床、居室……
假肢这个人造肢体
与人体长久磨合融为一体
更甚于那些身外之物
成了主人身体的一部分

2022.3.26

【亚坤评诗】
潜水手阿更
作者|三个A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有意思,可以和昨天新诗典推送的那首诗对比着解读。

昨天那首诗——《细节的力量》,是由一个单一性的特殊细节(“不抽烟,但常备打火机,时刻准备给领导点烟”——这实际是一个心理细节,再追深一点,本质是一个精神细节)来带动全诗的。

而本诗,恰恰相反,它是依靠多种很具象的人物细节,结合很生动的画面细节(靠叙述呈现的),在非常可视化的诗歌空间里来完成诗歌运动的。

本质上看,一个是抽象的精神细节。一个是具象的生活细节。
当然,《潜水手阿更》这首诗,在结尾处,也由实(作者叙述的现实画面)入虚了(“假肢抖动了一下”其实就是心象。现实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作者个体感受上的精神细节)。

这恰恰是本诗的精彩点!坦诚讲,如果抛开最后四句,只看前面的内容,这首诗虽然叙述也很精彩,但还够不上是一首极其出彩的好诗。
一旦在结尾处加上“假肢抖动”(精神化)这个细节,就与开头的“假肢”(现实生活)形成了内部呼应。
这样看,整首诗,不管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甚至是精神上,都打通了!

这一抖,虽然是虚的,但从诗的角度讲,是站得住的,是成功的,是出彩的!

此诗语言细节丰富,画面感十足,叙述老练,最后的一抖,成功把诗带进了精神性的内部世界里。
让我们体会到了一种生活的酸楚和生命的质感!好诗!

(马亚坤.2022.03.26.上海)

MACHT DER KLEINIGKEIT – 李东泽 Li Dongze

3月 25, 2022

Li Dongze
MACHT DER KLEINIGKEIT

damals hat es mich überrascht,
erst viele jahre später
hab ich die bewegung kapiert.
er raucht nicht,
hat aber immer ein feuerzeug in der hand,
um einem chef
die zigarette anzuzünden.

2021-07-0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东泽#(16.0)

 

伊沙推荐语:
口语诗塑造的典型人物,我一方面觉得很可笑,另一方面又对典型人物心生怀疑一一经历决定立场:我也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么一位爷,但是人家在给领导点烟之余,也给我点过烟,我眼见他也给其他普通群众点过烟,所以不典型,不叫人讨厌。究竟典型好还是不典型好?或者中国口语诗学(相当伟大)应该确认哪种?说出来供作者、同行、读者思考。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东泽《细节的力量》:本诗写了一个中国特色的职场—官场—人际的极端型个案。我读的时候,又想起刘傲夫的那首《和领导一起尿尿》,都是国产恶俗等级思维的病灶反应,传统小说里吴敬梓和契诃夫都擅长捕捉这类场景,本诗则呈现了它的当代版本,语言干净、节制,把控得很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东泽《细节的力量》:不得不佩服诗人写法的高明。通过诗歌来塑造生活中我们常见的这类溜须拍马、曲意逢迎的“马屁精”,诗人没有用具体的事例进行“正面突破”,而是采取了“侧面烘托”的方式,从“他”并不起眼的小细节入手:“他不抽烟/却火机从不离手/是为了/给领导点烟”,活画出一个在领导跟前点头哈腰、殷勤点烟的官场投机者形象,让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我”对此人此事的顿悟中亦不乏讥诮与同情,表达上却又非常含蓄。整首诗用力很轻却力道十足,给人留下鲜明而又深刻的印象。

​高歌:上次酒桌上刚好和几位朋友说到我的这个文学观:典型环境中的典型形象,杂取种种人合成这一个的问题——我这几年就存疑:现实生活中的人没那么典型,为什么非要典型化,是不是一种失真甚至单薄了?和几个朋友提到,未有回应。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20——3.26)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20——3.26)

 

NERVENKRANKE – 陆福祥 Lu Fuxiang

3月 19, 2022

Lu Fuxiang
NERVENKRANKE

Er hat eine Hacke
und überfällt das Nervenkrankenhaus.
Die Patienten beschützen
die Ärzte,
sie können entko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陆福祥#(9.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0日(春分),4003首,1243人。第9个陆福祥(广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陆福祥,1985年8月生,壮族,广西南宁人,新诗典诗人。

伊沙推荐:最近对精神病人体会深,尤其身处于中外诗人之中,我在开战第一时间用的肾上腺素飙升不足以概括他们面对这场战争的疯狂,所有人好像都动了元气,因为这是对价值观的总清算。回到本诗,这是一首荒诞诗,写出的是现实的荒诞不经。

况禹点评《新诗典》陆福祥《精神病人》:全世界的病人在医院遇袭时都是和医护人员站在一起的,只有一个例外和变数——精神病人,因为你说不好病患在发作时会是什么反应。本诗好玩儿在于,精神病人这一次表现得英勇而理性,这其实又构成了另一次的反常。荒诞如此突如其来,以至于读者已经来不及去追问那位挥着柴刀的袭击者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陆福祥《精神病人》:袭击精神病院的人,大概率也是一个精神出了问题的人。对于这样一个突发事件,医生竟然能“在病人们的掩护下/成功逃离”,让人深感意外,与袭击者相比,这些精神病院的病人们倒是更像一群正常人。 也许精神病人和正常人之间本就是一念之差。“他”是谁?为什么袭击精神病院?诗中并无交代,留给读者想象与猜测。本诗所写看似荒诞又滑稽,其实现实远比文学作品更为残酷荒诞;极简的文字因其特有的张力,开出了纷繁艳丽的花朵,尽显语言的奥妙与奇异。

【亚坤评诗】
精神病人
作者|陆福祥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荒诞派诗小说!
一首现实主义诗小说!

这首诗很短,只有五行。作者仅用24个字,就写出了一篇既荒诞又现实的“诗小说”。

说它荒诞,是因为诗的内容。请看诗!

标题虽然叫精神病人,但作者在诗中并没有写谁是精神病人。也就是说诗歌标题是一种开阔性结构。
如果结合诗歌内容来看,依我的理解,它总计出现了四个角色。他们分别是:手持砍刀的施暴者、精神病院的病人、医生、社会大众(注意这个其实是隐藏在诗歌背后的)。

诗歌内容是这么写的——“他用柴刀/袭击精神病院/在病人们的掩护下/医生成功逃离”。

我们可以设想:施暴者本人是不是精神病人?他是不是这个精神病院的病人呢?他去精神病院袭击的到底是病人还是医生,还是无差别攻击?(从内容看好像是袭击医生),更荒诞的是医生(正常人)在精神病人(非正常人)的掩护下,成功逃离了。

你说这是不是很荒诞?你感觉是不是在读一篇离奇故事?!离奇么?

问题就在于:这首诗还不是纯粹的荒诞离奇。它本质上是在批判现实。甚至,它有可能写的就是现实。

我们都知道: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人的各种压力快速增大。精神病群体现象、现代人心理问题和医患矛盾都非常严重。
近些年,“医患事件”屡屡发生,“高额医疗费”也一直是国人心中的一座大山。

由此,再来看本诗。读者们可以仔细体会它背后的内容指向究竟是什么?
这样看,它是不是一首“基于现实主义基础上的批判性作品”?

更重要还有:我们都在这个故事的局中!我们都是主角,也都是看客!
你说这是不是一篇既荒诞又现实的“诗小说”?
一声叹息罢了!

(马亚坤.2022.03.19.上海)

黄平子读陆福祥《精神病人》

——《新世纪诗典》4003

精神病人

陆福祥

他用柴刀
袭击精神病院
在病人们的掩护下
医生
成功逃离

黄平子读诗:陆福祥,1985年8月生,壮族,广西南宁人,新诗典诗人。本诗最少写了三个精神病人。第一个,用柴刀袭击精神病院的人。一个正常的人当然不会去袭击精神病院。这个人为什么要袭击精神病院?不知道。第二个,精神病院的病人们。不过这群病人好像没有病。你看:“在病人们的掩护下/医生/成功逃离”。多么荒唐、多么可笑。医生和病人的角色是不是反了?如果精神病院的病人们没有精神病,那么有精神病的当然是第三个人:把这些人当作病人关进精神病院的人。呵呵,不说了,就此打住。
2022年3月19日19点20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GEBRÜDER ZHOU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3月 18, 2022

Zhang Jingcheng
GEBRÜDER ZHOU

Ich habe einige Bücher gesammelt,
von Lu Xun
und von seinem Bruder Zhou Zuoren.
Zuerst in einem kleinen Teil des Bücherschranks,
dann in einem großen Rahmen.
Ich hab die zwei Brüder
niemals getrennt.
Ich glaub ihre beiden Seelen im Himmel
haben auch nichts dagegen.

Alles in Rauch und Wolken verstreu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8.0)

《新诗典》小档案:
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伊沙推荐:有意思!在当前国际形势国内舆情下,特别有意思。汉奸身份,不该也并未影响二先生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但是终究成不了大先生这般的"民族魂",历史公正,文学有道。此诗对作者本人来说,属于另辟蹊径,十分可贵。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周氏兄弟》:本诗写出了不少现代文学读者+书虫的共有体验。周大+周二,这兄弟俩的书就该放在一起,互为映衬,互为对照。同理——概念人儿写不出这首诗。这也恰是大先生和二先生的生平与作品留给今人的启迪。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周氏兄弟》:背道而驰的周氏兄弟,却在诗人的书柜里相依相偎:“从来没有让他兄弟俩/分开过”,诗中毫不掩饰对两位文学大师作品的尊敬与喜爱,足见诗人内心对他俩最终分道扬镳的遗憾和惋惜,只想尽一己之力帮助他俩“复合”,并设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在诗人看来,所有的恩怨情仇,在时间的长河里早该“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短短十行里不仅涉及文学与历史、还有自我意识的彰显,以及特立独行的诗歌精神与素养。

【亚坤评诗】
周氏兄弟
作者|张敬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坦诚讲,这首诗不太好评。

原因在于:这首诗涉及到的内容比较复杂。
最复杂的是:本诗涉及到一个史观问题。

历史是当下的历史!当然也是非当下的历史!历史是发生的历史,当然也是书写的历史!历史是活着的历史,更是死去的历史!

这里面的复杂性和特殊性问题,搞史学研究的人,应该深有体会。

从我的史学观角度讲,作为一个后学,审视前人的观念、行为、作品等内容时,我会尽力回到“事件本身”,直接呈示,而不会做价值评价,更不会做史学评判!

这倒不是说我本身没有观念或价值标准,而是自我进行“个体悬置”了!这也许是一种相对冷静的史学研究策略!

这首诗说的核心问题,其实就在这里。不管是文学史意义上的,还是政治观念上的,还是生活和情感上的,先不说对错,用作者的原话讲——“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是否真的烟消云散了,我们暂且不讲。但,历史的真实性(发生史)影响逐渐弱化,历史的书写性(评价史)影响逐渐增强,这倒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只从文学史的角度看,二周在自己的系统中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个基本没有争论!

如果从时代行为的角度讲,这兄弟俩的选择差别可就大了。这里面牵涉到政治、价值观、时代处境、个人思想、命运等一系列问题。非常复杂!

但周作人亲日,并在伪政府工作这是事实!
这当然是致命的“污点”!

如果从生活和家庭的角度讲,周家兄弟,唯有周作人处理的最好!也做的最到位!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不管怎么讲,本诗最终给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我本人也很认同。
那就是:
“从来没有让他弟兄俩/分开过/我想他们的在天之灵/也没什么意见/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我想他们如能看到今日之国运,应该感到欣慰!

(马亚坤.2022.03.18.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NACH DEM FENSTERPUTZEN – 石見 Shi Jian

3月 17, 2022

Shi Jian
NACH DEM FENSTERPUTZEN

Ein Blauhäher
knallt gegen die Glastür,
fällt auf die Terrasse, liegt fünf Minuten,
dann kommt er torkelnd
weg.

2021-12-18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石见#(2.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8日,4001首,1243人。第2个石见(美国)日

《新诗典》小档案:石见,1962年生于北京,八十年代末去加拿大多伦多留学工作,九十年代末去美国。从事的工作有跨国企业设计总监,纪录片编导,翻译,服装设计师及色彩设计师。2020 年开始写口语诗,并翻译诗作,是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2021年,诗作《雪天》入选《新世纪诗典》。摄影作品和诗作曾经参加年先锋诗人跨界影展,著有设计教程。喜爱旅行,摄影,和茶。

伊沙推荐:太棒了!这个扩大半月中纯诗的上品!4000首抵达后一个新的开端!提醒我们:在纷纭的乱世中,在时代的洪流中,一定要守住诗的窗口一一这才是诗人的本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见《擦完玻璃后》:动感、戏剧感,有趣。一首诗有其中的两条,也就足够不错。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见《擦完玻璃后》:太有画面感了!飞来的冠蓝鸟却在撞晕之后一瘸一拐地“走了”,可怜的鸟儿让人好笑又心疼,怪也只怪这玻璃擦得太干净了!诗人没有直接夸赞玻璃擦得有多么一尘不染,而是从鸟儿的误判导致撞晕的结果,侧面来说明玻璃擦得干净程度,充满了智性;而抓住鸟的细节来写,又无形之中增加了诗歌的趣味性,同时又留给读者无限的遐想空间,在一首篇幅精短的小诗里,能做到这些实属不易。

 

 

SOMMER – 黄平子 Huang Pingzi

3月 16, 2022

Huang Pingzi
SOMMER

Reis
senkt wie Mutter den Kopf
Mutter
beugt sich hinunter wie Reis
Mutter
schneidet den Reis mit der Sichel
Reis
schneidet mit Halmen Mutter ins Gesi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黄平子#(2.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7日,4000首,1243人。第2个黄平子(江西)日

《新世纪诗典》大节点一4000首纪念日!

《新诗典》小档案:黄平子,男,70后,中学教师,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诗快报》等发表作品。磨铁读诗会2020年度汉语十佳诗人。傲夫诗社成员。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

伊沙推荐:《新世纪诗典》,第4000首推荐诗,留给一首极具经典性的作品。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质感十足的蛰人句子,这只是一首很一般的诗,有了此句,一跃而居上品,这便是句的重要性,以及句与篇的关系。

伊沙:《新世纪诗典》4000天纪念日,萧衍有言:刻意为之,不算功德一一以此言自勉,走向未来。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平子《夏天》:诗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文学体裁。奇就在于它不能以逻辑和因果来判定成败。有的诗,句句惊人,捏合到一起不成样子,甚至到结尾彻底掉了链子。有的诗,句句平易,临到结尾却来了句漂亮的翻转。本诗即是后者的一个代表。

黄平子读黄平子《夏天》

——《新世纪诗典》4000

夏天

黄平子

水稻
像母亲一样低头
母亲
像水稻一样弯腰
母亲
用禾镰割水稻
水稻
用叶子割母亲的脸

2021年11月30日6点49分

黄平子,男,70后,中学教师,在《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诗快报》等发表作品。磨铁读诗会2020年度汉语十佳诗人。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首先,要感谢磨铁,感谢沈浩波,里所,后乞。《夏天》先在磨铁读诗会选用。磨铁的肯定,增加了我投稿新世纪诗典的信心。其次,感谢伊沙,感谢他的选稿,感谢他在新世纪诗典4000首大关这个重要节点推荐《夏天》。第三,感谢《夏天》的评论者,翻译者,推荐者。《夏天》是写母亲的,也不仅仅写母亲。《夏天》是写童年记忆的,记忆里有苦痛,又不仅仅是苦痛。我喜欢夏天,喜欢夏天的热。在最热的夏天,我也不戴草帽,一任炎热的太阳晒出我的汗,晒脱我的皮。我一直很怕冷,夏天很好,不用愁没有衣服穿,大不了打赤膊。夏天是农村的收获季节。水稻在夏天成熟,花生在夏天成熟,西瓜在夏天成熟……虽然夏天忙得人直不起腰来,但是忙过了就有吃,有什么不好呢?我的老家太窝要山没山,要水没水。我们一家人就靠几亩薄地糊口。我父亲结扎后身体不好,家里的活大多由母亲做。在农村,割稻子是最辛苦的事。头顶有烈日,脚下有泥水。水稻的长叶子上长着锯齿,像一把把小锯子。一发稻子割下来,脸上、手上,到处都是血口子。稻子上还有细细的绒毛,沾到身上,有说不出的痒。天太热,湿答答的衣服又捂出了一身痱子……这让人又爱又恨的夏天啊!2022年3月16日20点43分

我的新长征之路

黄平子

从《小萝卜头》
到《夏天》
从1.0
到2.0
从3450
到4000
我整整走了
550天
此时
中央红军
已经胜利到达
陕西吴起镇
完全了
举世闻名的
二万五千里长征

2022年3月16日21点31分

 

HALSKETTE – 北浪 Bei Lang

3月 15, 2022

Bei Lang
HALSKETTE

Die allerletzte alte Dame im Dorf
mit gebundenen Füßen stirbt auf einmal.
Die Trauernden aus ihrer Familie mütterlicherseits
sagen denen, die sich darum kümmern,
sie wollen der alten Dame
eine goldene Halskette mitgeben.
Das hat sie selbst so bestimmt.
Die Kinder der Alten in Trauerkleidung
sagen, sie werden die Halskette kaufen.
Als der Sarg ins Grab kommt,
liegen eine blinkende Kette
und ein Sack mit Getreide
neben der alten Dame im Sarg.
Manche flüstern,
das sei keine echte,
nur mit Kupfer lackiert.

2021-08-25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北浪#(5.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5日,3998首,1243人。第5个北浪(甘肃)日

《新诗典》小档案:北浪,原名刘鹏辉,1970年出生,甘肃庆阳人,在庆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新乡土诗选》《中国现代诗歌精选》《中国教师现代诗选》及多种诗歌年选,出版诗集《低音区》和文学批评专著《捉影书——21世纪庆阳文学研究》,有文字被译成英、德、韩等语。

伊沙推荐:也许对于作者来说,本诗的重心在于项链的真假,是子女的孝心问题,但是对我这个读者来说,重心前移一一是村里最后一个缠足的大娘,是文化问题、历史问题。事实上,一首现代诗,就该这么开放地读。

况禹点评《新诗典》北浪《项链》:为什么是金?民间以金为贵;过去穷,金更显贵重。为什么是项链,因为是饰物,女性天生爱美。为什么是假项链?还是因为怕穷,不想死者的便宜被别的活人占了。再有就是——现在的人,多数已不信往世和彼岸了。

【亚坤评诗】
项链
作者|北浪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完这首诗,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首民间心灵史作品。继而脑海中冒出三个字:民俗志。
乍一听,好像搞得有点高大上。其实不然,通读内容,仔细体会,事实就是如此。

本诗写的是有关丧葬习俗的内容。标题为“项链”。
因为整首诗是依靠“项链”这个点来带动诗歌叙事的,所以“项链”在诗中,很明显,它就是“诗核”。

一直到现代,在中国北方和中原文化系统中,“穿金戴银”依然是丧葬文化中的一个核心“要素”。
“丧葬文化“是整个华夏文化系统中很核心的部分。甚至可以说它就是这部“生存史”中最核心的部分。
因为它本质上牵涉的是“生死问题”。

当然,这首诗也不是只指向“项链”(诗中是“假项链”,这确实是作者想要表达的一个精神点,甚至具有反讽意味),它更深层的意思是通过写丧葬事件,来折射一个地方人的“整体心灵史”。

毫无疑问,通过观察这一家的“丧葬事”,就基本可以窥视这个地方的整体“丧葬习俗”。
通过观察“丧葬习俗”和“人心表现”,就基本能窥探“整个地方人之心灵史”。

请你看诗就明白了。
“村里最后一位/缠足的大娘突然去世”
(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化符号——缠足。既喻示着传统文化内容,也喻示着年龄辈分很高。)

“来吊唁的娘家人/对管事人提出/要给大娘买一条/金项链陪葬/这是大娘生前的心愿”
(这指出了丧葬文化中很核心的内容:一是娘家人,一是陪葬品。娘家人从礼的角度讲,是贵客。既是丧事,娘家人的重要性仅次于孝子。娘家人提出陪葬品,这也是“礼”的内容,喻示着重要性和尊重。大娘的心愿则喻示着这是一个传统。)

“穿重孝的子女们满口答应/下葬的时辰一到/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和五谷杂粮一起/放在棺木里的大娘身边”
(穿重孝喻示着传统,这是大孝。街坊邻居都看着呢!项链和五谷杂粮指向的内容仍然是生活富裕和五谷丰登。这仍是一种“祈佑”。仍然是写活着之人的群象。)

“有人私下议论/那是一条镀铜的/假项链”
(假项链是一个诗眼,也是作者想说的一个点。它最终还是指向了一个现实,指向了人心和人性!我们暂且不管作者的价值判断问题。诗中的假项链,毫无疑问把这首诗的精神内质进一步拉深了。不管它是基于贫困,基于现实,基于人性。)

人性之诗、文化之诗、民俗之诗!

(马亚坤.2022.03.14.上海)

黄平子读北浪《项链》

——《新世纪诗典》3998

项链

北浪

村里最后一位
缠足的大娘突然去世
来吊唁的娘家人
对管事人提出
要给大娘买一条
金项链陪葬
这是大娘生前的心愿
穿重孝的子女们满口答应
下葬的时辰一到
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
和五谷杂粮一起
放在棺木里的大娘身边
有人私下议论
那是一条镀铜的
假项链

2021.8.25

黄平子读诗:北浪,原名刘鹏辉,1970年出生,甘肃庆阳人,在庆阳职业技术学院工作,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新乡土诗选》《中国现代诗歌精选》《中国教师现代诗选》及多种诗歌年选,出版诗集《低音区》和文学批评专著《捉影书——21世纪庆阳文学研究》,有文字被译成英、德、韩等语。“村里最后一位/缠足的大娘突然去世”,可怜的大娘。可恶的缠足。“来吊唁的娘家人/对管事人提出/要给大娘买一条/金项链陪葬/这是大娘生前的心愿”,这是买项链。客家人说:“天上的雷公,地下的舅公。”舅公就是娘家人。娘家人的要求当然不过份。老一辈的人,把死看得比生还重。“穿重孝的子女们满口答应”,这个去世的,毕竟是子女们的母亲。母亲的一个小小愿望,有什么理由拒绝。“下葬的时辰一到/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和五谷杂粮一起/放在棺木里的大娘身边”,这是葬项链。项链为什么不戴在大娘脖子上?五谷压棺是葬礼的另一个习俗。据说其义有二:一、让逝者在另一个世界有吃。二、让逝者庇佑子孙后代。“有人私下议论/那是一条镀铜的/假项链”,这是议项链。项链的真假,当然只有大娘的子女知道了。结尾老大的一个悬念。如欧·亨利的小说一般。
2022年3月14日20点48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6——3.1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6——3.12)

WO KANN ICH WEINEN? – 柏君 Bai Jun

3月 11, 2022

Bai Jun
WO KANN ICH WEINEN?

Daheim sind die Mama,
meine Frau, mein Sohn,
im Büro sind Kollegen,
auf der Straße
gehen lauter Leute hin und her.
An dem Tag bin ich im Keller,
einfach beim Stöbern,
komm drauf, die große Schwester, letztes Jahr
krank geworden, gestorben, hat mir den Pullover gestrickt.
Halts nicht mehr aus,
meine Augen werden feucht und warm,
ein Schluchzer
und draußen wirds hell,
die klangempfindliche Lampe.

2022-01-05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柏君#(9.0)

 

伊沙推荐:一首优秀的口语抒情诗。用口语诗抒情,与传统抒情诗最大的区别在于:抒情主人公必须回到个体从个体出发(小我),抒情这个动作必须有"止动",而不是惯性延伸或无端放大一一这个概念,我是从一代乒乓名将庄则栋先生大著《闯与创》中借鉴来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柏君《哪里能让我大哭一场?》:亲情是核,声控灯是亮点。千古的亲情,被现代的光源再次映照。这也是正是现代的口语诗该做的事,以自身的、当下的体感,赋予永恒的主题以全新的视角。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柏君《哪里能让我大哭一场?》:泣血的文字,忍不住令人泪眼潸然……世界真的很大,可当你要大放悲声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安放这突如其来的悲伤,因为你不想让你的情绪影响到别人,哪怕是最亲近的家人;也不想让别人以讶异的目光看待自己,这时就连声控灯都不允许你的感情恣意汪洋。个人情感经验地真实再现,永远是诗人诗思不竭的源泉。读了这样的文字,眼里再也容不下那些假大空的矫情,就如同眼里容不得沙子。因为能清晰地感受到这首诗里的每一个字符,都能与灵魂碰撞出耀眼的火花,这灵魂的震颤便是诗歌无与伦比的魅力之所在。

 

DAMALS – 马金山 Ma Jinshan

3月 10, 2022

Ma Jinshan
DAMALS

Familienplanung steht vor der Tür!
In der Panik
versteckt mich Vater
in dem Sarg, den Opa
vorbereitet hat für sich selbst.
Ich krieg keine Luft
und hämmere
an die Wände.
Also werd ich entdeckt,
und der letzte
Sack Reis
den wir haben
wird
fortgetragen.

2021-1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金山#(15.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1日,3994首,1243人。第15个马金山(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马金山,1981年6月26日生于河南南阳。1998年曾当过兵。部分作品被翻译为英、德、韩、印尼等多种语言。出版诗集《吸引》、《此一歌》、《答谢词》、《礼物》等。现居深圳。

伊沙推荐:​计生时代,已然过去,但记忆还在,一个诗人就是一个民族的记忆,与此同时,一个人要是失去对自己的命运感,也太麻木了,枉为诗人一一这便是本诗的可贵。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金山《那年》:家有二孩飞速升至家有三孩的年代,公共话题速朽的年代,谁还记得独生子女时代超生家庭的惶恐不安,诗当代不是生活的流水账,诗人也不是社会的记录员(旧小说家才去干那个),诗的功能是——自觉承担起良知对历史与现实的审视。本诗即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金山《那年》:所有的历史都会在人们的记忆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而诗人作家们的作品就如同帮助人们进行记忆恢复,让某些曾经模糊的东西变得越发清晰。尽管人生经历了一些个人无法抗拒的痛苦与磨难,但对于诗人来说,也可能是命运的恩赐和馈赠,这样的经历内化为诗人写作的动力,更守住了内心水晶一般的本真。

 

FRISCHES FUTTER – 袁源 Yuan Yuan

3月 6, 2022

Yuan Yuan
FRISCHES FUTTER

In der Nacht freigelassen
aus der Quarantäne.
In der Früh aus dem Bett,
in der Wohnung sind Menschen
und Sachen ok,
aber das Futter für die Kaninchen
ist aufgebraucht.
Im untersten Regal
sind die “Sternstunden der Menschheit”
und die “Gedichte von Gary Snyder”
schon ganz
angeknabbert,
zwei richtige Löcher.

2022-01-0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袁源#(20.0)

 

伊沙推荐:同城诗人,我特别注意在一个月的封城期间写的诗,虽说人在幽闭空间里的抗压力和忍耐力有差异,但也能够看出诗人的道行。袁源也没有以头抢地嘛,其实兔子咬出的豁口比怨声载道怨气冲天更有力量,这是诗的力量。

况禹点评《新诗典》袁源《新粮》:重大题材,尤其是带有公共话题性质的重大题材前,保持自控力是非常难的,诗歌恰恰需要一定程度的冷凝作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袁源《新粮》:两本经典的文学名著成了饥饿的兔子的“新粮”,这是疫情期间真实的文字记录,读来不免有些心疼又心酸。所幸的是“人、事安好”,这应该是最大的安慰。没有捶胸顿足,没有大放悲声,只是精妙的语言、内敛的情感加之具体而微的细节,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后疫情时代对人们的生产生活造成的影响,生动而又深刻。这些都令本诗显得卓尔不群,成为近期读到的最好的疫情诗,没有之一。

马金山|读袁源的诗《新粮》的十一条:
1、关怀力,也是一种力量;
2、后口语的妙处在于,让事物自己表达诗意;
3、袁源,男,1984年11月12日生于陕西宜川。2003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就职于西安交大附中兴庆校区教科研中心。2013年6月9日《新诗典》推荐的《饥饿史》一诗,为首次发表诗歌作品;
4、袁源的诗,具有独特的现代感,对事物的观察细微而通透,且不乏机智的东西,不仅带有明显的中国元素,还深谙世事的无常与现实,幽默风趣之间,凸显时代特征;
5、本诗以记录生活的方式,将疫情下的事物呈现出来,而其中的细节却在不惊意之间,已道出丰富的情感和疫情对生活的影响,背后是一种态度和力量;
6、诗的前半部分,是对人所处环境的细节描述,以及具体事物的细微感受,这不仅是一种细节的表现,还是真实生活的写照;
7、后半部分,落实在一只兔子上,落在两道豁口上,而这个细节,诗人却赋予它鲜活而生动,让某种独特的感受,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了;
8、诗中描写,是对现实生活的再现,更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与关怀,在本身封闭的环境中,写出了一种生动的状态,着实让人心动;
9、诗的标题用得很是巧妙,让诗歌的内容更加丰富,且充满了意味,这是本诗的另外一个亮点,精准而徒增质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也是种诗写的能力”;
11、疫情之诗、关怀之诗、记录之诗。

 

 

EUPHRAT-PAPPEL:侯馬 Hou Ma

3月 3, 2022

Hou Ma
EUPHRAT-PAPPEL

Du bist die Meisterin der Trauer, die aus Wunden weint.
Die Meister-Asketin, die Schönheit von Falten und Narben her kennt.
Die Meister-Überlebende, die ihre Krone abwirft.
Die Meisterin der Anmut, die Weidenblätter trägt in der Jugend, Pappellaub in mittleren Jahren, Ahornblätter im Alter.
Sie sagen, du seist im Alter am schönsten.
In Wirklichkeit bist du am schönsten als Tote.
Du einsamer Laubbaum!
Deine Schönheit ist weit entfernt von der Schönheit der Massen.
Du Meisterin der Freude, die nicht daran glaubt, dass sie stirbt!
Du Meisterin des Düfte, die aus der Wüste das Meer destilliert!
Du Meisterin der Kunst des Alterns und des Todes!

2021-11-05
Übersetzt von MW am 2.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侯马#(33.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2日,3985首,1243人。第33个侯马(内蒙古)日

伊沙推荐:纷纭乱世中,几位求道派老诗人稳如泰山,稳健在这时显出了价值,其中侯马这一首在文本上最为完美:情感之饱满,视角之独特,修辞之新颖,是脱态于传统咏物诗而创造出的纯度厚度至高的现代抒情诗,当居半月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侯马《胡杨》:此诗看得人不禁称奇——1.“大师”一词自打在汉语里沦为常用词以来,词性已从最初的高评级别降为自带喜感、具备一定反讽效果的词汇,使用它,会具备一定的风险。迄今为止,包括译诗在内,以前只有在策兰《死亡赋格》中“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该词的使用最为郑重。本诗在我所读的佳作里堪称第二次完美使用,也是汉语里的第一。2.本诗采用了欧化语态,与习见的侯马诗歌中的日常风格大异,当然对于我来言不算意外,也正好借此提及大家注意到侯马气质中现代式维美与抒情这一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侯马《胡杨》:在一般人的眼里,胡杨给人的印象无非是“生而三千年不死,死而三千年不倒,倒而三千年不朽”,像这样三生三世的神奇生物,人们看到的只是它顽强的生命力和动人心魄的美丽。而在诗人侯马的眼里,胡杨的形象是如此丰富而又立体,它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大师集合体”:“悲情大师”、“苦修大师”、“生存大师”、“风度大师”、“欢乐大师”、“芳香大师”及“审美大师”,对胡杨的审视由表及里、由内而外,由物质到精神,突破了胡杨作为一传统的诗性意象,而给予其新鲜可感、意蕴深邃的内涵;在诗人笔下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具有“自然属性”的胡杨,更多的是它身上所具有的“人性”和“神性”,这也是我所见到的对胡杨的最高礼节的赞誉。同时诗人将对胡杨的赞美 ,对生命、衰老与死亡的豁达,以及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等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情感内敛而不张扬。这些因素纵横交织,读后无不令人灵魂震颤,进而思绪万千……

​【亚坤评诗】
胡杨
作者|侯马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真是绝了!这真是典型的经典化写作!我甚至觉得作者这首诗就是奔着经典化写作方向去的。写得太独特了!太有质感了!
如果仅仅是把“胡杨”的生命形态写好也就算了,问题是诗歌的内核比这一层高很多啊。它写的是“生命形态”问题啊!甚至把“生命形态”还拔高了一个层次,写的是“哲学-道”的问题啊!真得不佩服不行!

仔细读这首诗,真能学到好多东西。这就是成熟写作者的心性、思想、精神、审美、文化等高度提纯后的结果!

一个晚上,我多次盯着手机读这首诗。实在找不出什么破绽。它可以说的点实在太多了。就这样,一直过了十二点,我都没有下手。
实事求是讲,这首写胡杨的诗,基本打破了当前“胡杨”写作的所有“内容模式”。从这个角度讲,这首诗写作角度之“刁钻”可见一斑。
写胡杨生命体变化形态的有很多,但把具象的生命体变化形态(可视的)和各种抽象的“大师”链接起来,进而沉淀出如此深度的“生命况味”,还真从未见过!真是绝了!

我一直有关注和跟读侯马老师的作品。这首诗让我心里一惊!原因是:我感受到了作者明确的求变思维和现实突破。
事实上看,这首诗确实是变了!它突破了!

语言技巧的娴熟、结构安排的匠心、诗歌修辞的独特、精神高度的提纯、审美思维的质感,共同造就了这首诗的“突破”(如果和作者其它经典作品类比的话)

对于一个成熟且知名的写作者来讲,特别是对于侯马老师这种经典化写作意识很强的作者来讲,每一首诗的亮相都是一次“登山”。它其实是有“风险的”。
这一首,毫无疑问,提供了一种新的质感和审美境域!
我还想说,技巧真是太好了!这首诗真不知是一气呵成的“灵感之作”,还是苦心孤诣后的“雕刻之作”。
诗中每一个与“大师”相互对应的修辞和细节,都是如此精准。它们彼此之间“内部精神”还是相互连通的”。同时“内部力量”也是相互“挤压的”。这种矛盾的冲突和统一,形成了很高的“精神效能”和“美学效应”!

真是一首对生命进行极致化抒情的作品!
我就先说这么多!

(马亚坤.2022.03.02.上海)

​黄平子读侯马《胡杨》

——《新世纪诗典》3985

胡杨

侯马

你这从伤口流泪的悲情大师
以皱褶和皱裂美容的苦修大师
自断树冠的生存大师
携柳叶之童年杨树叶之中年
枫叶之晚年的风度大师
人们以为你晚年最美
其实你死后最美
你这孤独的乔木
远离众美的最美
你这不相信最后一次死亡的欢乐大师
在荒漠中萃取大海的芳香大师
衰老与死亡的审美大师

2021、11、5

黄平子读诗:侯马,1967年生于山西。最新出版诗集《夜行列车》(中国桂冠诗丛第三辑),2022年获第十一届NPC李白诗歌成就奖。现居呼和浩特。“你这从伤口流泪的悲情大师”,胡杨流的当然不是泪,是盐。当体内盐分积累过多时,胡杨会从树干的节疤和裂口处将多余的盐分自动排泄出去,形成白色或淡黄色的块状结晶,称“胡杨泪”或“梧桐泪”,也称“胡杨碱”。“以皱褶和皱裂美容的苦修大师”,指胡杨条裂状的树皮。“自断树冠的生存大师”,当胡杨树树龄开始老化时,会逐渐自行断脱树顶的枝杈和树干,最后降低到三、四米高,依然枝繁叶茂,直到老死枯干,仍旧站立不倒。“携柳叶之童年杨树叶之中年/枫叶之晚年的风度大师”,胡杨树树叶奇特,因生长在极旱荒漠区,为适应干旱环境,生长在幼树嫩枝上的叶片狭长如柳,大树老枝条上的叶却圆润如杨。故胡杨有“变叶杨”、 “异叶杨”之称。胡杨叶如枫叶,到了秋天就会变黄、变红或者变褐。“人们以为你晚年最美/其实你死后最美”,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三千年的胡杨,一亿年的历史!”“你这孤独的乔木/远离众美的最美”,因为远离众美,所以孤独。因为孤独,所以有了与众不同的美。“你这不相信最后一次死亡的欢乐大师”,胡杨的死亡就是重生,像凤凰涅槃一样。“在荒漠中萃取大海的芳香大师/衰老与死亡的审美大师”,胡杨是沙漠的守护神,活着,美。死了,也美。
2022年3月2日22点09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俄国侵略乌克兰 –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2月 25, 2022

 

俄国侵略乌克兰
维马丁

俄国侵略乌克兰
这几个星期
一直都准备
一直都否认
他会开始打战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
欧洲和平
一下取消了
很多人都说了
二零年不好
二一年不要了
二二年会好
俄国侵略乌克兰
这次虎年可以取消吗​?

2022.2.24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Diese paar Wochen
haben sies die ganze Zeit vorbereitet,
die ganze Zeit verleugnet,
dass sie Krieg machen.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Frieden in Europa
ist auf einmal gestrichen.
Viele haben gesagt,
2020 war schlecht,
2021 wollen wir nicht mehr,
2022 wird besser.
Russland überfällt die Ukraine.
Können wir dieses Tigerjahr
streichen?

MW 24. Februar 2022,
auf Chinesisch geschrieben, selbst übersetzt

 

Зеленський звернувся до громадян Росії

“Хотят ли русские войны? Я очень хотел бы ответить на этот вопрос. Но ответ зависит только от вас, граждане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比赛》
维马丁
写作
是一种优待
阅读
是一种优待
吃喝
玩耍上班
跳舞
睁开你的眼睛
聆听
我们需要互相照顾
人们需要互相对待
有尊重
有尊严
人不是牛
牛需要好好对待
土壤要好好处理
我们需要互相尊重
我们需要互相关心
作为人类
无论如何
不管我们说什么
我们相信
不管政府怎么说
我们是人
无论如何
每个人都需要尊严
如果我们只有比赛
但没有尊重
我们就没有尊严
当比赛结束时
我们有什么?
哦,是的,我们有枪炮。
维马丁 2022 年 2 月
荒目 译

 

GAMES

to write
is a privilege​
to read
is a privilege
to eat to drink
to play to work
to dance
to open your eyes
to listen​
we need to look out for each other
people need to treat one another
with respect
with dignity​
people aren’t cattle
cattle need to be treated​ well
soil needs to be treated well
we need to respect​ one another
we​ need to care for each other
as human people
no matter​ what
no matter what we say
we be​lieve in
no matter what the government says
we are people
no matter what
every one needs dignity
if we have games
but we don’t have respect
we don’t​ have dignity
when the games are over
what do we have?
oh yeah, we have guns.

MW February 2022​

GESCHENK – 简兮 Jian Xi

2月 23, 2022

Jian Xi
GESCHENK

Bei der heutigen Untersuchung
haben sie Uterus-Divertikel gefunden.
Der Kaiserschnitt ist nicht gut ausgeheilt.
Seit zehn Jahren
tropf ich dauernd bei jeder Regel,
sie haben nie den Grund herausgekriegt.
Hab geglaubt, es fehlt was im Qi und im Blut,
vorbeugend für die Wechseljahre
lauter chinesische Kräuterkuren!
Die neuen Instrumente sind genauer, sagen sie,
jetzt kann man Medikamente erwägen.
Wir haben das daheim besprochen,
das zehnjährige zweite Kind hat es mitbekommen.
Er räumt still Geschirr und Stäbchen ab,
trägts in die Küche.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简兮#(2.0)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八,NPC2022年2月23日,3978首,1241人。第2个简兮(山西)日

伊沙推荐:这是一首典型性的"女性诗歌",女性意识的觉醒是一切觉醒的基础,是女性尊严的基础,是这四十年来由女诗人们自己创造出的独特成果,结尾处家人的关爱,让人感到温暖,这绝不是硬加上去的"光明的尾巴"。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简兮《礼物》: 在国人的理念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健康就没有一切,而真正能把这句话当一回事的人很多已是人到中年。本诗写得极具生命感,没有这样的经历和体验是绝对写不出来的,巧妙地融诗歌、艺术与生命为一体。文字细腻而幽深,彰显的是女性丰富而含蓄的内心世界。诗歌的最后写到年仅十岁的“二宝”这一细节:“他默默收拾碗筷/到厨房洗去了”,懂事得令人心疼也格外暖心,这珍贵的亲情是无形的,也是自己多年苦心经营的结果,恐怕是这人世间最为珍贵的“礼物”,值得一生拥有并珍藏。

 

 

AFTERSHOCK – 水央 Shui Yang

2月 16, 2022

Shui Yang
AFTERSHOCK

The car enters a long narrow tunnel
in Boston.
There are lights inside,
but it’s still dark.
Right away I think of Zhengzhou,
the Jingguang Road tunnel
in the dog days.
I feel a shiver,
like I can’t
breathe.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2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二,NPC2022年2月17日,3972首,1241人。第8个水央(美国)日

伊沙推荐:我不想用"一颗中国心"来说,我想用"香蕉人"的反面"菠萝蜜"(我的发明)来说,作者一定是把老公、孩子都听不懂的话,写进了中文诗,祖国的同行读得懂。一有社会公共话题起,便读到一堆矫情烂诗,本诗却让我读来舒服,入心即化,不是自不自然,分不分寸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现在反而是老手易出烂作,因为你已被异化了。本诗当居2月下半月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水央《后遗症》:地球村的时代,信息再也无法封闭。祖国母亲的每一次颤抖,都牵连着游子持久的心痛。

马金山|读水央的诗《后遗症》的十一条:
1、诗,像一瓶打翻的酒瓶子,你闻到的,就是它的灵魂;
2、无论任何时代,独立的精神与意识,都是最为重要而宝贵的财富;
3、水央,出生四川成都,70后,作品发表中国先锋诗刊《新世纪诗典》、美国诗刊《新大陆》等。出版发行中英文个人诗集《心镜》。荣获2021年度李白诗歌大奖翻译奖;
4、水央的诗,视角独特,题材多样,多以乡愁诗为主,将个人的生活和过去的一切,进行嵌入式的对比与呈现,且不乏禅性之作,这也是一种高度匹配人生与命运的写作;
5、本诗以一种异国他乡的经历,联想到昨日故国相似的体验,却从另一种角度,写出了拳拳的中国心,不禁让人心生感慨;
6、短短十行,已经融入了整个世界的不同境遇,但在情感方面却潜藏着隐秘的力量,通透明亮而又自然天成,一种家国情怀油然而生;
7、诗中所带出来的东西,值得人们深思,因为其中奥秘饱含深情演绎,有生活,也有颤动人心的气氛和画面;
8、标题用得也极为巧妙,是事物本身的一部分,也是其中的奥秘和滋味,让人感受到,诗在语言之外;
9、此诗还揭示出写诗之一种章法,那就是诗无定法,诗由心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本身的差异化,就是现实的本真状态”;
11、情怀之诗、生活之诗、感受之诗。

 

GRILLENZIRPEN IST EIN GERICHT – 李子远 Li Ziyuan

2月 15, 2022

Li Ziyuan
GRILLENZIRPEN IST EIN GERICHT

Grillenzirpen,
das sind lauter grüne Erbsen,

die bratet der Wind,
wirft sie hin und her den ganzen Sommer
in der großen Pfanne der Sonne.
.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5日(元宵节),3970首,1241人。李子远(湖南)日

伊沙点评:身为解封的长安人,我发誓要过好这个年,过好包括过完整,过到正月十五元宵节才叫过完整,过好还包括做好《新诗典》的日常推荐,十二年来它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以往逢年过节推荐的都是一些热门种子选手,今年改革了,元宵节由一位10后"新人"担纲,因为蝉声这道菜,因为春天到了,夏天还会远吗?本诗来自于图雅的助攻。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子远《蝉声这道菜》:禅声如豆,这种联想已经很奇,放到大锅里一炒,就进到了夏天。这种想象即便是到了古诗中,也是毫不逊色的。这首少年作者的诗揭开了一个大话题——当代人其实在想象力上并不逊色古人,只要开掘得当,并找到合适的语言方式。

【亚坤评诗】
蝉声这道菜
作者|李子远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短,我把内容抄录于此。

“蝉声
是一粒粒绿色的豆子

一个夏天
风都在太阳这个大铁锅里
炒来炒去”

读完这首诗,当我看到作者竟然和我儿子一般大,只有十岁时,我震惊了!
这首以想象力取胜的干净的“纯诗”写得实在太好了!
真得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位十岁孩子之手。“少儿诗人现象”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很普遍的“地域诗歌现象”。由此可见,现代诗的发展纬度之深、之广、之博。
它似乎已经远离学校教学和体制内容,以家庭化为单位,结合民间现代性诗歌土壤,掺杂丰富的时代因素,一骑绝尘,朝自我诗歌之路狂奔!

就本诗来讲,“以蝉声入菜”,并把“蝉声当菜来翻炒”,这种写法,尤其又是结合夏日烈焰当空这个整体语境的写法,真是没见过!精彩至极!

这首诗,作者想象力丰富,通感无边!

他由炎热夏季联想到蝉,由蝉联想到闷热天气下的蝉鸣,由颗粒化并自带附点节奏的蝉鸣声竟然能联想到“绿色的豆子”,由“绿色的豆子”(其实也是意向化的汗珠)又联想到“太阳这口大铁锅”。
由此,进一步拉深诗性空间,他没有直接写“绿色的豆子在这口大铁锅里炒来炒去”,也没有写“蝉声在这口大铁锅里炒来炒去”,那样都太平庸了。

他笔锋一转,直接来了一句“风都在太阳这个大铁锅里炒来炒去”。这可真是神来之笔!
这样写不仅与第一段“蝉声是一粒粒绿色的豆子”形成了“内部呼应”(风都在被炒,何况豆子乎),还进一步加深了夏季的闷人感!让这首诗的主题(这首诗就是以蝉鸣的视角来写炎热夏日)进一步得到深化!真是精准、形象、可感!
读完,蝉鸣绕耳,汗流浃背,如临夏日炎热之境!

小作者凭借丰富的联想,敏锐的“通感能力”,把一个“炎热夏日主题菜谱”写得“色香味”俱全!真正写活了!

(马亚坤.2022.02.14.上海)

马金山|读李子远的诗《蝉声这道菜》的十一条:
1、事物的魅力在于想象;
2、任何事物都有多面性,至少有光,有影,有明暗交界地带,于诗而言,也是如此;
3、李子远,男,2012年7月出生,就读湖南省长沙市枫树山莲湖小学三年级。2岁开始读绘本和诗,6岁开始写童诗。作品入选《透明的拥抱》《童诗日历》等诗歌选本;
4、本诗通过“豆子”这个意象,把蝉声写得生动有趣,充满了浓厚的生命气息,既有事物本真的状态,又有想象的奥秘,且不乏对生活的揭示,多么惊心;
5、第一节,描述的事物,所充满的色彩,即可独立成诗,因为其本身的意趣和想象力,已足以达到并且支撑一首诗的意境;
6、细细品读,由声音,到颜色,形状,再到具体的物体,这是后现代典型的艺术表现手法,却在一位少年的笔下呈现出来了,值得称道;
7、第二节,转化为一个季节,以及自然景观,融进鲜活的生活之中,既有新奇的体验,又有丰富的内涵和通透的事物,质感、生动;
8、整首诗写得老道而巧妙,老道在语言的节制与鲜活,巧妙在奇特的想象空间与本真的事物融合;
9、诗的标题就是一首诗的眼睛,看到“蝉声这道菜”,不禁让人想到台湾诗人管管的同题诗,童趣十足,妙不可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奇绝的想象力就是一首好诗”;
11、生活之诗、想象之诗、生命之诗。

 

GENE – 黄文庆 Huang Wenqing

2月 13, 2022

Huang Wenqing
GENE

wenn wer einen schneemann baut
hat der immer was zu tun
mit dem menschen von dem er träumt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4日(情人节),3969首,1240人。黄文庆(陕西)日

伊沙推荐:北京冬奥会吉祥物之一冰墩墩热卖脱销,不过是利用了全人类对大熊猫永恒的爱,陕西佛坪是大熊猫在陕西的家(不光四川有大熊猫哦),是我父母一生踏遍青山的工作基地之一,对于这里来的诗人,我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50后诗人,相当于大熊猫。适逢西方情人节(中国情人节在七夕),我推荐本诗,定可与众平台推荐情诗争奇斗艳而不落下风,谁让我们是《新诗典》呢。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文庆《基因》:严肃的作品,也可以有好玩儿的读法,有一点悬疑,还可以往超验里想想。当然最本真的,还是来源于对真实的投射。

​马金山|读黄文庆的诗《基因》的十一条:
1、生活是一切艺术的出发点;
2、艺术埋藏在事物之中,更埋藏在艺术家的心底;
3、黄文庆,1957年生于洋县,陕西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诗刊》等纸刊发表诗文。出版有散文集《佛坪等你来》《一窗青山》等。现居陕西佛坪;
4、黄文庆的诗,带有独特而丰富的元素,那就是童趣感,语言简洁明快,自然而然,且融入地域文化特点,还不乏对宗教信仰的探究,通透而圆融;
5、本诗短短三行,却写出了一种事物中最隐秘的情状,这种发现,不仅仅是一种发现,还是对生命的有力解析,奇妙而绝美;
6、第一行,由一问,把涉及到雪人的话题打开了,并由此产生巨大的想象空间,这在北方人的感受里,尤其显著;
7、第二行,联系上“梦中那个人”,这是一种极其真实而生动的情感表露,让内心的声音显得格外珍贵,而又具体;
8、最后一行,落到了一种似是而非的境地,既有想象的感觉,还有现实的样子,好不奇特;
9、标题直抵事物的本质,也是情感的本真状态,幻化而恳切;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不要小瞧生活中任何一句惊叹的话语”;
11、发现之诗、惊喜之诗、奇妙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6——2.1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6——2.12)

 

 

OHNE TITEL – 吴欣蕊 Wu Xinrui

2月 4, 2022

Wu Xinrui
OHNE TITEL

In diesem Winter
ist Xi’an ein Märchenland,
kalt und still.
Menschen werden zu Höhlenbewohnern,
verkriechen sich brav in warmen Löchern,
draußen ist Schneesturm.

Vor jeder Höhle steht ein Eisbär
unter einem Schirm
und verschmilzt mit dem Hintergrund.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伊沙推荐:王允老师不但自己写出了长安封城抗疫之佳作,还为自己的学生助攻。恕我直言,本诗是在我自创的诗外,我所读到的最好的一首长安封城抗疫诗篇,出自于13岁的女中学生之手。这一次,为什么会是年轻年少诗人多出佳作?因为他们入行浅未入圈不了解尔等的套路与预期,尚无观众意识,便没有表演一一是的,尔等入戏太深拿诗表演。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欣蕊《无题》:怎样表述生活和源于生活的感受,对任何一个作者来说,都是一个可能绵延一生的问题。否则,诗歌史上也就不会有叶芝的“中年变法”一说
。有人讲叶芝后期的诗风焕然一新归功于庞德,有道理,却又简单化了,关键还是叶芝的主动求变。新作者当然无须考虑这个,但他们可以启发成熟作者去做更深层次的自我悟道。吴欣蕊《无题》里的这只大白熊出现得让人惊喜,它来得没有任何道理,貌似也跟“避疫”的主题没有写实逻辑上的联系,但却有着一种艰难情境下的自我治愈效果,让我想起宫崎骏的那只龙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欣蕊《无题》:疫情诗写出了童话诗的味道,源于少年纯净透明的水晶心,诗中所写真如”冬天的童话”般的“寂静而清冷”,文字不事雕琢所以清新俊逸,对比的手法凸显了西安封城后的真实状态,视线由远及近,由面到点聚焦到”大白熊”上,颇耐人寻味。同样的历史在不同诗人的笔下呈现出不同的面貌,这样的历史才更丰富真实,这样的诗歌才是构成诗史的基本元素。

【亚坤评诗】
无题
作者|吴欣蕊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解读这首诗前,先来介绍一下作者。
吴欣蕊,13岁,家住西安,目前是一所中学八年级的学生。
之所以在诗评中先介绍作者,是因为要想充分理解这首诗,就必须先了解该诗的写作背景。这是理解这首诗的关键。

此诗出自西安疫情严重时期,一位中学生之手。
明白这个背景以后,再来看这首诗。它的“干净”、“剔透”、“童心”与“爱”就可以理解了。
关于本诗,说两点。

其一是干净。甚至可以说,它完全没有经过“污染”(技巧的烂熟就有可能是油与俗)。为什么这么说?我们来看诗。
标题是“无题”。本来,小作者可以选择N种诗歌标题。但这首诗,她却选择了“无题”。这绝不是随意为之。

因为诗歌内容写的是作者对疫期封闭在家,精神孤岛上(西安)人们的一种“童话般的爱意和悲悯”。在这种大疫面前,在这种精神困境面前,在这种生死存亡面前,一切的“文学主旨”都是多余的。唯有“爱”能给人宽慰!
所以,“无题”不是无言。它是一种情绪积满状态下的“无声”。它是一种“寂静的雪意”!这是一种“心灵的大爱”!

其二是内容。“这个冬天  西安像童话  寂静而清冷”,第一大句是很平静的陈述。非常干净!它指向了疫情期间,西安封城后的冷寂。
我甚至感觉只有孩子写出来,读后才能有这种感觉!气息才能这么纯!换一个成人,同样的语言,感觉一定会弱化!这可能就是“心灵纯度的问题”。

“人们开始了穴居生活  静静地躲在温暖的洞里  外面是漫天风雪”,这一大句交代了疫情封城后,全城百姓居家状态。“满天风雪”喻示疫情严重。

最核心的是第二段。
“每个洞口都有一只大白熊  撑着伞  和背景融为一体”
这一段是诗意内部生成的核心段。你看,作者还是个孩子,她多么善良!她希望每一个家庭门口都能拥有一个遮风挡雨的“英雄”。那就是一只大白熊!很显然,“大白熊”就是这个小女孩内心的“天使”!它指向了“爱”。

这真是人间之诗!这真是大爱之诗!这真是一首纯诗!
一首真正的“疫期童话”!

(马亚坤.2022.02.04.上海)

 

SÄE ERBSEN, ERNTE SOLDATEN – 王云 Wang Yun

2月 3, 2022

Wang Yun
SÄE ERBSEN, ERNTE SOLDATEN

All die Schätzchen
haben gehen gelernt,
als die Leute im Winterschlaf waren.
Ein paar Frühlingsstrahlen
und alle Kleinen der Wohnhausanlage
springen aus ihren Windeln,
aus dem Kinderwagen,
aus den Armen der Mutter.
Sie treten ins Licht
und rennen herum.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允#(3.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4日(立春),3959首,1236人。第3个王允(陕西)日

​伊沙推荐:封城中的人们,确实是在"冬眠",解封当然是"春光"。好的抗疫诗,都不太像抗疫诗(已经形成套路和预期的所谓"抗疫诗"),它是日常的,又是永恒的;它是生活之歌,又是生命之歌。又出自90后诗人之手,好样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允《撒豆成兵》:对于成人,尤其是初为父母的人,没有比见到新生儿下地走路,更让人感到惊喜的了。但是疫情告诉你,有接近那种惊喜的——因疫情进入封禁的人们迎来全城解禁。至于“撒豆成兵”,好像国人生来就知道这类词语所表达的神奇之意,但我读时多接入了一重联想——孙悟空拔下一把毫毛,天地间无数小悟空随风起舞时的那种欢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允《撒豆成兵》:本诗一扫众多疫情诗低沉、悲伤的基调,有如春风拂面,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活力,读之格外轻松令人精神一振。它既是世界的也是时代的,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们仿佛能听到诗人心灵深处的喜悦的和鸣,这是生命的最强音,也是人类的希望之所在。

​马金山|读王允的诗《撒豆成兵》的十一条:
1、诗的角度,关乎诗的意境;
2、好诗,往往是不经意间的产物,甚至在有的时候就连诗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也或许,一但写就,就给诗人自己强烈的震撼,并欢喜不已;
3、王允,男,生于1990年,陕西咸阳人,中学语文教师;
4、本诗以简洁明快的风格,以熟悉的生活场景,以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为主线,将细微的生命变化,转化为现实世界中诗意的存在;
5、如果抛开疫情的大背景,本诗仍然充满了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生活日常化的细节呈现,足以见得,本诗还是一首优秀的日常作品;
6、把疫情诗写出日常的味道,但不缺少诗意的挖掘和力量,这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体验,更是一种高级的写作;
7、诗中动静极小,通过孩子的成长,以及其中的变化与反差,将“冬眠”与“春光”两者的本真状态,呈现了出来,却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效果;
8、诗的底色为暖色柔光,饱含着现实与时代的色彩,让强大的人生力量,强烈而明澈起来;
9、标题很有意思,不只是一个成语,还是一个历史典故,而正是这些典型的与特殊时期的生活,表现出别有一番滋味的东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层次感与丰富性,是一首诗的血脉”;
11、生命之诗、生活之诗、现实之诗。

​黄平子读王允《撒豆成兵》

——《新世纪诗典》3959

撒豆成兵

王允

所有宝宝
都在别人冬眠时
学会了走路
春光一照
满小区的宝宝们
都从襁褓
从婴儿车
从母亲的怀里跳下来
踩着白光
跑来跑去

黄平子读诗:王允,男,生于1990年,陕西咸阳人,中学语文教师。撒豆成兵是有典故的,据说是施法以黄豆为载体,让每一粒黄豆承受施法者一息灵气,告祭天地之后画符召请地府阴兵现身阳世。阴兵现身之后抢食黄豆,吞入黄豆的同时也吞食了黄豆上承载的灵气,由此接受施法者的神识控制。如果成语本意果真如此,那么用在这里是不太恰当的。王允这首诗想表达的意思是:经过一个冬天(这个冬天可以是自然的冬天,也可以是疫情的冬天),那些不会走路的宝宝们,一下子学会了走路。王允想用“撒豆成兵”来表现宝宝们突然学会走路的神奇,但是忽视了道士召请的是地府阴兵这一层意思。抛开这一层意思,本诗是非常活泼有趣的,还有很点神话色彩。
2022年2月3日19点23分

 

 

SCHULWEG – 莫高 Mo Gao

2月 2, 2022

Mo Gao
SCHULWEG

Meine zwei großen Schwestern und ich
sind damals oft barfuß
im matschigen Lehm gesteckt.
Wir mussten durch eine lange Schlucht,
bis unter die Bogenbrücke von Changzhen,
dort haben wir uns den Schlamm abgewaschen.
In der Schultasche hatten wir neue Stoffschuhe
(mit selbstgestickten Sohlen von Mama),
so sind wir dann in die Schule gegangen,
von Stadtkindern
nicht zu unterscheiden.

2021-10-10
Übersetzt von MW am 1.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6.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2日(大年初二),3957首,1236人。第6个莫高(四川)日

伊沙推荐:大过年的,不能因为这半月进前二的是一家子,这个亚军就不给了。本诗之所以是亚军之作,一是有一份难能可贵的诚实,我发现并不是所有口语诗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不诚实要口语诗干吗);二是本诗很有社会学意义:农村出身的孩子就是比城里的孩子更知道奋斗,作者自己就是明证。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上学记》:小时曾在南方的矿区小学读过一个多学期,身边的同学与北方的不太一样。当时只以为是地域差别,现在回想,还有城市与城镇的区别。本诗所写的经历,当与我那些南方同学的条件,还要有一定差距。遥想岁月,我们都是从什么样的地方出发,一路坎坷走来呵,改革开放在国人生活中的伟大,由此可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莫高《上学记》:记忆中留下的多是个人史中弥足珍贵的部分,而细致入微的细节呈现则令诗歌具体而深入人心,唯其如此,诗歌才能传递出被封存的诗意,释放出历久弥香的岁月芬芳。诗歌的最后尤为出彩,也是的点睛之笔,将乡下孩子的自尊与自信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也深入到本诗的内核,一首诗的力度,也正是从这样的内核的抵达而来。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2.1诗人莫高《上学记》
春节期间,浓浓的怀旧味道暖人心,新诗典上也不例外。这首诗也是一首暖人心的诗,曾经艰辛的上学路化为多年后的诗作上学记,对细节的刻画倾注着诗人对妈妈和两个姐姐的情感,倾注着对乡村的苔沟、拱桥的情感,当时觉得苦的东西,如今能咂巴出更多的味。最后两句诗“我们就和城里的孩子/没有了区别”,仿佛一下子调亮了整首诗的色调,让读者也跟着明亮起来。

​马金山|读莫高的诗《上学记》的十一条:
1、好好生活,就会写出好好的诗;
2、极好的诗,往往表面平静,而给人内心的感受往往极其复杂而且深刻;
3、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新世纪诗典》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4、昨天木匠,今天莫高,一定会让人记住,且会记住很久,不只是因为他们是夫妻关系,更是因为他们的好诗,以及这个重大的新年的日子,值得他们值视一生,骄傲一生。祝贺!祝福!
5、莫高的诗,以平实的语言,善于挖掘内心深处的情感,结合个人的体验,注入新鲜的事物,以及具有深层的含义和引人思考的东西,值得细细回味;
6、本诗以具体的细节,深入浅出的描述,将农村孩子上学的经历,以高清的视角,形象生动的画面,还原了一代人共同的生活和记忆,
7、所揭示出来的东西,不仅仅是本真的社会现象,更是一代人心理世界建构的精神状态,虽然诗里行间的味道平实,但给人带来的回味感,却印象最深;
8、尤其是“妈妈亲手纳的鞋底”,对于那个时代而言,既充满着浓浓的爱与温暖,更是内心的幸福与欢喜,这是一种真实的内心世界,这一点,我极有共鸣;
9、诗的结尾,把社会化的城镇现象,以及童年时光中,最再乎的东西呈现出来了,且达成了某种积极的,健康的感觉,这点对于成长过程中的孩子而言,至关重要;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具体的事物就好了,情感自己会流泻出来”;
11、记录之诗、童年之诗、时代之诗。


【亚坤评诗】
上学记
作者|莫高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因为新诗典昨日推送的木匠老师和今日推送的莫高老师是一家子。本着对诗严肃的态度,我又回头仔细对比了一下这两首诗。

首先要说一下,今日之诗和昨日之诗都是写内心深处的情感和记忆,都充满着爱意和苦涩,都是以情动人。但这两首诗的内质却非常不同。

昨天的诗,细读之后有一种柔和而又内强的女性气息(请你仔细读,读个几十遍)。诗歌主要靠致命的细节、语言的幽微和女性视角取胜。而今日之诗,语言诚实、质朴、本分。读后,诗歌有一种深远的空间感。气息和内部力量更加克制、平稳、隐忍。

也许是因为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又有作者这种深度的生命体验,所以这首诗带给我的情感冲击力还是很强的。
诗的前六行是平静的叙述,没有什么情感波澜,却非常重要。首先它是诗歌整体情绪的累积和推进。这六行内容的具体呈示,是为了后面诗歌内核的爆发做准备的。它越平静越好!事实上,作者完全控制住了。

诗的前六行还有几个细节,非常重要。我整理了一下“我和两个姐姐,经常光着脚,叉着黄泥巴,走很长的苔沟,在进入场镇一座拱桥下,上学前,把泥脚洗干净”。
这些叙述指向作者内心记忆里的一个“情感空间”。贫困生活中带着暖意!它是诗歌内部力量的生发点!是这首诗生命的“魂”!

直到后五句的出现,这首诗的内部情感才最终得到了完满释放!
哦!我们终于知道“赤脚叉黄泥,又洗脚穿鞋去上学”,是因为那是一双母亲手纳的新布鞋。这时,情感的浓度达到高潮。令人泪目!

更重要的还没完。最后三句“穿上后再去学校 我们就和城里的孩子  没有了区别”
这直接把一首高浓度的个体情感之诗推向了更宏阔的社会学语境中去了。由此,它就不再是作者的“个案”,而是特殊时代,农村孩子的“共性命运”。

作者依靠“乡村生活记忆”、“母爱高浓度表达”、“深远社会学反思”三个层面,把一个农村孩子的命运、情感和心理写活了!真诗!情诗!重诗!

(马亚坤.2022.02.01.上海)

 

DIE FLÜCHTIGE TANTE – 木匠 Mu Jiang

2月 1, 2022

Mu Jiang
DIE FLÜCHTIGE TANTE

Mutter und ihre Schwestern waren 4,
sie war die älteste.
Die jüngste Schwester
war nicht mehr jung und frisch,
sie ist zu den Lius verheiratet worden.
Später
hat sie die Schläge echt nicht mehr ausgehalten,
in einer finsteren stürmischen Nacht
ist sie geflüchtet.
Das war vor über 40 Jahren,
sie ist nie zurückgekommen.

Heute
komm ich vorbei an ihrer Stadt.
Ich schau aus dem Fenster,
schau, was sie hier anbauen,
ungefähr dasselbe wie dort bei uns.
Maisfelder, Reisfelder,
Erdnüsse, Weintrauben, Paprika.
Auf einmal ist mir
viel wohler.

2021-07-15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木匠#(5.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1日(大年初一),3956首,1236人。第5个木匠(四川)日

伊沙推荐:以二月上半月冠军诗篇,向《新世纪诗典》全体诗人拜年!本诗之所以勇夺新春之桂冠,正在于它写得大(不是假大空的大)写得开阔写得豁达写得畅亮,第一节是世道,第二节是人心。

况禹点评《新诗典》木匠《那个逃婚的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表达的其实是一个古老国度传统的话题——有时是因为父母包办,有时则纯粹是因为饥饿……这种中国式传统婚姻形形色色的苦,快些在人间绝迹吧。

【亚坤评诗】
那个逃婚的姨
作者|木匠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它通篇的爱和情感的隐忍深深打动了我。
这是一首以女性视角写就的,关乎女性命运的佳作。

作者是女性。诗的标题“那个逃婚的姨”主人公也是女性。而诗歌的核心内容也是在写特殊时期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命运。

正因为作者写得很小(只写了她逃婚的小姨),写得很幽微(命运的波折感叙述很细腻),我们才能从一个普通女性一生的命运中看到那个特殊时代,普通女性的整体命运。从这个角度讲,这首诗其实是一首“情感大诗”。

全诗两段。第一段是回忆性的个体叙述。语言平静、舒缓、幽微。这一段中有几个很核心的句子。比如:最小的妹妹,一个干饼子,挨不住打,逃了出去,四十年没回来。
大家仔细看,这里有多少细节。可以讲,完全就是用细节的力量来支撑整个叙事的进行。
“因为一个饼子,就嫁人了。最小的姨因为承受不住挨打,半夜逃了出去,四十年都不愿再回去。”
我们可以想象: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灵伤痛!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冲击!

第二段的写作更加精彩!作者从回忆回到了现实。
她路过“那个被打,逃婚的,最小的姨母的城市”。这种情感的冲击是很沉重的。但作者却没有写她姨的具体状况或者自己的感受,而是笔锋一转,写了车窗外地里的庄稼。“看到地里的庄稼 和我们那边差不多  也种的有玉米,水稻 花生,葡萄和辣椒  心里一下子 宽慰了许多”
这真是神来之笔!由具体可感的,活着的,泥土里的庄稼来折射一个普通女人一生的命运。真是精彩!
而最后两句由物思人后的情感宽慰,让这首诗的情绪达到了极致!好诗!

((马亚坤.2022.01.31.上海))

​马金山|读木匠的诗《那个逃婚的姨》的十一条:
1、诗,让思想变得更加丰富与活力;
2、写出来的,都是人生。活下去的,都是灵魂之痕,唯有诗,让生命充满温暖与光;
3、木匠,本名王春云。女,70后,《新世纪诗典》诗人;
4、我注意到,木匠的简介里,每一次入典,都会有些许的变化,这既是一种正常的状态,还是一种写作的态度,比如本次,是《新世纪诗典》诗人;
5、木匠的诗,口语化,生活化,之中,自带对人文的关怀和对时代的揭露与批判;
6、回到本诗,这是一首高级的诗,这是一首抵达时代背景的诗,这是一首充满生命内涵的诗,将人世的沧桑与世事的变迁都展现出来了,开阔而饱满,深入且透彻;
7、诗的第一节,描写的是家庭、社会与事件,而正是这些情节,在自然条件下,形成了旧时代背景,揭示出来的是环境的复杂和现实的残酷;
8、第二节,好像一个电影镜头,一下子切到了现在,把看见的,让自己内心明亮的东西,言之有物地呈现出来了,既是一种心理状态,还是舒心又美妙的感觉;
9、本诗写出来,就是一种批判,就是一种关怀,就是一种生活,就是一种态度;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本身,在诗中呈现的逻辑性,于诗而言,是大与伟大的关系”;
11、中国之诗、命运之诗、人物之诗。

​黄平子读木匠《那个逃婚的姨》

——《新世纪诗典》3956

那个逃婚的姨

木匠

母亲姊妹4个
她排行老大
最小的那个妹妹
一个干饼子
就嫁去了刘家
后来
实在挨不住打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
逃了出去了
40多年过去了
她再没回来过

今天
我路过她住的那个城市
从车窗望出去
看到地里的庄稼
和我们那边差不多
也种的有玉米,水稻
花生,葡萄和辣椒
心里一下子
宽慰了许多

2021.7.15

黄平子读诗:木匠,女,70后,《新世纪诗典》诗人。“母亲姊妹4个/她排行老大”,先前的人姊妹多,真的挺好。“最小的那个妹妹/一个干饼子/就嫁去了刘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一个干饼子”,说明彩礼可怜。看似闲闲的一笔,却是后来悲剧的起因。“后来/实在挨不住打”,家暴。不过,那个年代好像还没有这个概念。女人挨打是常事。“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逃了出去了”,夜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40多年过去了/她再没回来过”,夫家没什么留恋,娘家呢?“那个逃婚的姨”是不是把不幸的根源归结到了娘家?“今天/我路过她住的那个城市”,人没有回过,联系还是有吧?否则“我”又怎么知道她住哪里?“从车窗望出去/看到地里的庄稼/和我们那边差不多/也种的有玉米,水稻/花生,葡萄和辣椒”,这是一个南方的城市了。从水稻和花生可以知道。“心里一下子/宽慰了许多”,哪块土地不长庄稼,哪块土地不养人。
2022年1月31日18点52分

 

 

TORWÄCHTER – 孩子的游戏 Haizide Youxi

1月 28, 2022

Haizide Youxi  [Kinderspiel(e)]
TORWÄCHTER

Ein Mensch   sitzt aufrecht   vor einer Kanne Tee.
Ein Hund   liegt auf dem Bauch   im Passivrauch.

2021-10-23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诗典》小档案:原名吴冬梅,70后,现居大连。从上世纪90年代末写诗至今,人比文字新。现为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语:现代绝句,不是一味泥古,堆砌词藻,而是首先要有现代人的志趣与洒脱,本诗正是如此。诗人们写得宽,本典最欢迎。

​况禹点评《新诗典》孩子的游戏《门卫》:好玩儿,又不止步于好玩儿。一壶茶、二手烟,似乎都有丝丝缕缕的烟雾腾出,但一有害,一无害,人与犬的处境反差,却由此可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孩子的游戏《门卫》:  极好!“一人”、“一犬”、“一壶茶”,一根烟,便活画出我们眼中所见的多数门卫或保安的形象。文字极简而张力无限,在恰当留白的基础上我们甚至还会主动为其形象添枝加叶 : 比如再“翘个二郎腿”、或者“刷个抖音”啥的,显得就更丰富灵动了。加之“人”与“犬”二者的相映成趣,又为诗歌增加了某种欲说还休的意味,也可见诗人于寻常之中发现非寻常,但又不止于日常表面的一颗诗心。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28诗人孩子的游戏《门卫》
祝贺孩子的游戏上典,真不容易,仔细想想看,谁又容易呢。显然,这首诗里写的不是孩子的游戏,而是成人的游戏。尽管我相信诗人题目中的门卫更多地指那条伏地犬,但其实诗自有它的精彩呈现。成人坐在一壶茶前,守着岁月这般滋味,人与茶何尝不可视为互为门卫。狗吸着二手烟,守着那份忠诚与踏实,人与狗相守,人与狗何尝不可视为互为门卫。你从中读出岁月静好也行,读出一种颓废和无望亦不为过。

【亚坤评诗】
门卫
作者|孩子的游戏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评这首诗前,先说一点题外话。我因弹古琴,经常会接触不同类型的琴曲。几乎所有的琴曲都有一个中国古典意向的美学空间。大部分琴曲的标题其实就是一首很完整的诗。

这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即:中国古典诗歌,特别是具有深度音乐性的琴诗,是否可以运用当代活着的生活语言(口语)来进行二次创作?毫无疑问,答案是很肯定的。它可以!

说完这点题外话,我们再来看这首诗,答案就更加肯定了。这首诗甚至都不是古典诗词的转译,它完全是古典诗形式和内容的当代新造!

这样看,新诗典推送这首诗,它的现实意义甚大。确实如伊沙先生所讲这首诗是一首“当代绝句”。

诗的内容是写一个门卫的工作状态。全诗就两句“一人 端坐 一壶茶前  一犬 伏地 二手烟里”。
请问这首诗的语言是否精准?再问这首诗的画面是否鲜活?又问这首诗的内容是否现代?更问这首诗的现实意义是否有效?

毫无疑问,作者采用具有古典意味的两句对仗诗(并非完全对仗),精准、高效、世俗、活泼、幽默、现实、可感地把一个门卫的日常工作场景写活了。

如果你认为“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魏晋)《归园田居·其一》”是好诗。那你又凭什么会认为“一人 端坐 一壶茶前  一犬 伏地 二手烟里”不是描述当代世俗生活的精品好句呢?何况它那么的精准而鲜活!

毫无疑问,对于大众而言,现代诗的审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亚坤.2022.01.28.上海)

 

 

STILLE – 程宇琦 Cheng Yuqi

1月 28, 2022

Cheng Yuqi
STILLE

manchmal sehn ich mich nach der stille in amerika
zum beispiel möcht ich gern zum vergnügen auf einen friedhof gehen

ich möcht was von einem fernen nachmittag sagen
nicht von einer gefährlichen expedition
stille wie sonne auf gesichtern von armen leu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伊沙:我做翻译比较注重译出外语之美,所以并不反对汉语欧化,但要有度,要化得好,化得美。本诗语言就很欧化,但化得不错,来自于湘莲子的助攻。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8日,3952首,1234人。程宇琦(北京)日

《新诗典》小档案:程宇琦,男,1998年生,二十出头,三十不到,好多事情都没有做好,写诗是比较规律的事情,希望能够调整好自己平时的状态。

​况禹点评《新诗典》程宇琦《寂静》:本诗有文化,更难得是,文化后对全诗起支撑作用的是——有来自生命的内涵。

马金山|读程宇琦的诗《寂静》的十一条:
1、情境诗,在于景由境深;
2、每时每刻,每事每物,每个人的感觉,都不尽相同,而诗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写下每一刻,每一种深入骨髓的体验与感受;
3、程宇琦,男,1998年生,湖北武汉人。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写诗歌、写小说。现在北京当编辑谋生;
4、读本诗之前,搜索作者相关资料时,看到有关其访谈,这才了解到,程宇琦是一个内心深处真正自由的人,甚至有点自由过度,因为他所回答的,都太过真实了,而这些,恰恰正是写出好诗最重要的东西;
5、本诗的语言表达,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极具陌生气息,尤其是蕴含着丰富而独特的个体化生命内涵,既言之有物,而又意味深长;
6、诗的前二行,先对内心的描述,再到具体的地域,凸显事与物的微澜,这种情状不仅奇特,而且有种莫名的感觉;
7、后三行,可阐释性更为丰富与辽阔,既有对场景化的呈现,还有对人的关切,更有对时光的觉察,揭示出与众不同的饱满色彩与质地;
8、本诗写出的,是一种感觉,是一种状态,是一种心境,还是一种人生感悟与智慧;
9、以言化语,声入人心,也是语言之声,更是一种语言之美;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任何事物自己都会说话,都会发出它们自己的光”;
11、感觉之诗、生命之诗、化境之诗。

【亚坤评诗】
寂静
作者|程宇琦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这首诗,第一感觉是语感比较陌生,非本土性诗感。第二感觉是不太好评。因为这首诗的节奏比较陌生,同时诗核也不是常规性路数,而是深度意向兼口语化表达。

我的个人感觉:既然作者的这首诗是感觉型写法,兼有西化的内质。那从评论者的角度讲,我也会运用感觉型方式来评。

这首诗的标题很有意思,叫“寂静”。从国内目前写作环境讲,现代性诗人的日常写作,据我目力所及,已经很少有人会这样写标题了(诗歌爱好者除外)。
由此,这首诗的“寂静”并非是词语意义上的寂静,而是一个内部空间很大的,深度精神化的,哲学化的,意向化的“寂静”。
所以,这首诗,其实是一首“大诗”。

它的指向性,据我的感觉,最起码有两个核心点可以谈。
第一、对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冲突和生命存在的思考。这层意义在第一段中尤其明显。
“有时我也思念美国的寂静 譬如我常想去墓地呆着”这是原诗第一段,只有两句。这一段很显然,作者已经站在不同族群,文化冲突的角度来思考当代人类学问题了。
作者的这首诗是汉语写作,我不知道作者是否长时间生活在国外,或者本身就是移居民。但就这首诗而言,很明显,它带有浓厚的文化冲突体悟和个人思考。

第二、对历史的沉思和族群的回望。这层含义主要体现在第二段。
“我想说出一个久远的午后”,这一句很明显地指向了“时间”。历史的虚无和沉重往往就在一瞬间。“危险地试探”则更加印证了我的感觉。这是人类学意义上的不同文化价值的冲突。
而最后一句“寂静如阳光下的穷人面孔”,诗歌终于回到了人,回到了本心,回到了现实。它充满悲悯和良善,兼具本土性的,很浓郁的个体反思和自我追问。
最后我想说,汉语一直都在,这块土地也一直都在,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欢迎回家!

(马亚坤.2022.01.27.上海)

 

 

BRACHFELD IM WINTER – 亚亚 Ya Ya

1月 26, 2022

Ya Ya
BRACHFELD IM WINTER

Eine wilde brache Fläche
bleibt in den Feldern.
Nachdem die Pächter geerntet haben,
sind die Stoppeln
im Wind verdorrt.
Vor über 20 Jahren waren hier
500 Hektar wogender Weizen.
In den hohen Pappeln am Graben
sind immer noch Vogelnester ganz oben.

2021-01-07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诗典》小档案:亚亚:本名黄亚梅,湖南常德人,60后。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一幅速写,画得干干净净,啥都有了。有人带着对付低级语文老师的意识写诗,以为多做功就好,用字难就好,手法多就好,这样的意识上世纪80年代还可以混一混,现如今是要多low有多low。傲夫诗社成员接连入典,价值观相合使然。

况禹点评《新诗典》亚亚《冬天的田野》:既是冬景,也是凭吊岁月,两者合到一起,复合成不一样的韵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亚亚《冬天的田野》:“枯败的草杆”与“二十多年前的/十里麦浪”形成鲜明的反差,而“高耸的鸟窝/还在原地”,似乎这是一片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田野,其中的“变”与“不变”,道出的是世事沧桑与岁月变迁。“鸟窝”的出现让一切变得鲜活起来,是满目的荒凉中难掩的一线生机。丰富的情感欲说还休,恰到好处的留白使诗意越发深邃,富有质感的语言令画面立体而又清晰,闭上眼睛仿佛一切尽在眼前。

读亚亚《冬天的田野》|雪也

亚亚这首诗,是写当下农村凋敝的现状。很自然地想到鲁迅《故乡》的开头——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亚亚本诗选取的季节,也是冬天。鲁迅用的是萧索,亚亚用的是“荒凉”。诗人在本首诗里,只聚焦了两个意象——“草秆”和“鸟窝”。草秆,在风中枯败。显然这里存在隐喻。鸟窝,前面有四个定语——沟渠边、高高的、白杨树上、高耸的。这里的鸟窝,也有很多的象征意味。可指家、田园、家园、故乡、人类的家园和人类的归宿等等。鸟窝还在原地,与之前的“不复存在”形成对比。

随着时代的发展,农村的青壮年大都到城市打工,乡村只剩下老人和儿童,也叫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还有少数的老人进城,少数的儿童随着父母进城就读农民工子弟学校。乡村,也可以说“没有一些活气”。农村的很多土地被承包,还有的耕地随着城市化推进逐渐变少。所以说,作者用荒凉来概括现在的田野和农村,是恰当准确的。现在的田野,早已不是过去歌曲里所吟唱的“希望的田野”了。何时可恢复“二十多年前的十里麦浪”,不可推知。

就手法而言,整首诗,是简笔勾勒,属于美术的写意画,而不是繁复的工笔画,让人想到郑板桥的书斋联:“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马金山|读亚亚的诗《冬天的田野》的十一条:
1、写下,即是活出;
2、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统一起来。是诗的极境;
3、亚亚,本名黄亚梅。60后。湖南常德人。傲夫诗社成员;
4、亚亚的诗,语言简练生动,充满了浓厚的烟火气息,且蕴含着深刻而复杂的社会性,层次感分明,空间感十足;
5、本诗以干净的场景化描述,将冬日的田野风物,通过时光的流逝与变迁,把事物呈现得质感十足,立体感超强的现实景物,清晰明了,韵味悠长;
6、季节,是诗歌的永恒主题,而写出新意,则需要微妙的感觉与变化;
7、把记忆犹新的东西,以充满生活气息的方式呈现出来,貌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因为这种表达,更加需要生活经历与智慧;
8、诗里行间,没有一丝情感的东西,但不同角度、不同时期的景象描述,却表达出浓郁的感觉与现实;
9、此诗既是对过往岁月的眷恋,还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情感铺陈,尤其是“草杆”、“麦浪”和“鸟窝”,这三种景物,显现出极富艺术气息浓郁的风物图景;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事物自己说话,是写好诗的技艺,也是写好诗的要诀之一”;
11、风物之诗、画面之诗、记忆之诗。

​【亚坤评诗】
冬天的田野
作者|亚亚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西方音乐中有一种常见的音乐题材:田园牧歌。读这首诗,我的第一感觉这是一首中国式的“田野挽歌”。

“挽歌”这个词,从现代诗的当代性上看,它似乎有些陈旧。但通读该诗后,它确确实实想表述的内容就是一首“田野挽歌”。

诗歌通过对农村田野非常写实化的呈示,进而给读者展现了一种乡村生活的变迁、衰败和消融。
从心灵层面讲,它还揭示了时间的虚无和流逝。往大了看,通过一首诗的内部精神流动,它还书写了一部乡村变迁的个体“心灵史”。

这首诗的标题“冬天的田野”是很传统的。但通读全诗后,又非常合理。“田野”在这首诗中明显具有更深更广阔的空间性。从第一句“田野一片荒凉残存在田里”就很经典地体现了出来。

本质上讲田野和田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毫无疑问,随着田地的消融,田野在作者的心灵中也是有残缺的。“望乡”带来的心灵残缺,是一种生命化的绝对诗意。

这首诗最后还有一个核心句“高耸的鸟窝还在原地”。这种生命化的陈述基本印证了我上面的说法。我其实更想问作者的是:鸟窝里还有鸟么?

全诗朴素、干净、完整。虽无大动作,但很好的诠释了一幅乡村心灵田园图。
正所谓:中国式田园挽歌!

(马亚坤.2022.01.26.上海)

 

 

NESTER – 雪也 Xue Ye

1月 25, 2022

Xue Ye
NESTER

nach dem schnee
fällt das laub langsam herunter
vogelnester werden ganz sichtbar
in den platanen am strassenrand
da sind drei oder vier
ungefähr gleich grosse künstliche nester

gläser hochgestreckt

ohne gäste

2021-12-31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4日,3948首,1231人。第2个雪也(江苏)日

伊沙推荐:好一个无人之境、无我之境,仿佛脱胎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唐诗,真正的新古典主义,还是口语诗玩得好,因为口语诗心思密招数多写得活,有人想把口语诗拴死在杜二的后腚上,那是痴心妄想自误。

况禹点评《新诗典》雪也《鸟巢》:树间露出的人工鸟巢,如举起的酒杯,非常出色的联想。至于是敬天、敬人类,还是敬虚无?此刻在想象力面前,都已不重要,即便有,也不过是蛇尾。

​兰象戎评雪也兄的《鸟巢》:前四行以动写静,呈现出一副雪后叶落,空街孤寂现鸟巢的人文写意画卷,现代与古韵交织,顿生诗意;中四行几笔细描,工笔稀疏间,见法桐,小巢大同,诗人的静与定也入画了。尾两行一飞,画龙点睛,情感也入画了,那“客”是鸟也是人,梦里不知身是客,万物生灵都是客,且举杯迎,“你”来与不来,“我”都举杯,时代落寞,“我”有情。见空相,见禅意。《鸟巢》是雪也兄的精品近作,有时代感,有古韵;有写意,有工笔。行行都是诗意,也写出了“悲欣交集”的超然物外的情怀。

马金山|读雪也的诗《鸟巢》的十一条:
1、景物化境,至心境,自然;
2、写诗和生活一样,持续的写,好好的活,因为不写,它们就不会自己蹦出来,因为不活,写更加无从说起;
3、雪也,男,70后,江苏宿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有诗在《新世纪诗典》等平台发表。诗歌公众号《雪也飘诗》主编,傲夫诗社成员;
4、雪也的诗,以平实的生活为题材,将体验到的东西,充满温度的文字,把事物交给了充满诗意的生命之羽,情境幽深,内涵丰富;
5、本诗以极妙的形式,描绘出冬之雪境,且将事物与人之间达成高度一致,将诗意拓展到一种独特而自然的佳境,饱满且辽阔;
6、前一节,作者以白描式的手法,将目睹到的景象,一一呈现出来,既有季节的变迁,还有现实的事物,暗含着自然与人的关系;
7、后一节,由一个举杯的动作,表现出某种身体行为和内心活动,最后一行,则给人以无限的联想空间,尤其是与前一节,构成了某种复杂与微妙的情感融合和内在联系;
8、写出第一节不难,但是写出第二节却不易,这需要诗神的眷顾,且把它完美地呈现出来了,这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境界;
9、本诗好,还好在干净,而至境;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以简单的心境去写,就会达到真正的极境”;
11、画面之诗、现场之诗、极境之诗。

​【亚坤评诗】

​《鸟巢》|雪也
古典诗境,在当代都市事实物象上的口语再现!

口语诗,或者说这首基于事实语言陈述感觉的诗,完美诠释了古典主义的情境感!

这首诗真的带来一个很好的启示!
我们完全可以用现代通用语言,生活化的语言,即口语来诠释当代的“唐诗意境”。

后两句的类古典手法,不但没有突兀,反而还升华了。

“酒杯举起,无客来饮”
拟人化的情感递进,把鸟巢的诗性空间从基础动物拉到了高等动物——人。

情感空间一下子变得十分开阔。甚至暗含一种浓郁的都市孤独感!

真是好句,真是神来一笔!
喜欢、好诗!祝贺!

(马亚坤.2022.01.23.徐州)

 

 

VOR DEM TEMPEL – 馬亞坤 Ma Yakun

1月 23, 2022

Ma Yakun
VOR DEM TEMPEL

Der alte Mönch
trägt seine Schale
kommt heraus
stellt den Reis
vor einen streunenden Hund
beugt sich hinunter
hebt ein Blatt auf
nimmt den Hundekot mit
und geht.

2021-12-28, Shanghai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亚坤#(2.0)

 

伊沙推荐:诗可以说不,也可以说是。一部分人知道后者,不知前者;一部分人知道前者,又忘了后者。有人会说,这是一个和尚,做了他该做的,不,我把他看作人,做了便值得说是。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亚坤《寺外》:前五行是传统禅诗意境,后四行一加入,就成了现代诗—有厚度的当代禅悟—人间诗里的佳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亚坤《寺外》:质朴从容的语言勾勒出意境清幽的佛门之景。从老和尚熟门熟路喂养流浪狗并顺手做好保洁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普通人遇见流浪狗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更何况是慈悲为怀的出家之人,这个自不必多说。重要的是,诗人不是简单地将所见仅仅去呈现,而是通过个体的感悟去透视某种现实的物象和宗教、历史的文化形态,亦增强了关于人情人性方面的张力,在这人情凉薄的世间透出阵阵暖意。

​马金山|读马亚坤的诗《寺外》的十一条:
1、诗不在壮观的景象中,而在朴实的生活里;
2、对世间万物,怀有一颗悲悯之心,是做好人,写好诗的重要品质;
3、马亚坤,青年古琴家、诗人。1986年生于江苏邳州。2008年开始文学写作,2012年开始诗歌写作。著有诗集《古风操》。现居上海;
4、马亚坤的诗,善于从身边的事物,呈现出事实中的诗意,尤其是对看见的和经历过的,能够写得细致而又通透,这是诗的味道,也是诗的奥妙;
5、本诗以描述场景化的手法,简洁明快的方式,呈现出饱含人性的一面,而发生的地点亦颇显质感,达到一种极地之境;
6、诗里行间的情境进入感极佳,既是电影画面镜头式的纵深,还是通往禅心之道的一种境界,巧妙融合,自然天成;
7、不得不说,诗中每一行里,所运用的动词,生动形象,绝妙搭配,三种景致,通往现场,直面生活,还人以心;
8、一种表象,数个动作,朴实无华之间,已透出现实与本质,意境深远,内涵丰富;
9、标题《寺外》,明确了位置,联系到内容,可谓禅意十足,情景交融;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是一种能力,而写出来则是一种实力”;
11、画面之诗、意境之诗、禅意之诗。

 

 

SPRITZMITTEL – 茗芝 Ming Zhi

1月 21, 2022

Ming Zhi
SPRITZMITTEL

bringt nicht nur
die krankheit weg und die schädlinge
nimmt auch
in den dörfern
tief in den bergen
die leben mit
der verzweifelten
verkauften frau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1日,3945首,1231人。第12个茗芝(广东)日

伊沙推荐:对于一位诗人来说,恐怕难有一生的平台,但会有一个阶段相对稳定的平台一一在过去11年间,对于中国最优秀的现代诗人来说,《新世纪诗典》正是这样一个存在。毫无疑问,茗芝是本典土生土长的00后诗人的重要代表,她成长得很好:创作、学习两不误,以自己的节奏在前行,我当然希望年轻有为的诗人为本典添砖加瓦,但我更希望他们的人生充满规划整盘皆赢,天知我用心良苦!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农药》:一首思维横向跳跃的少见佳作,从农药杀虫,到人在无奈绝望下求助于农药来解脱,呈现出的视野跨度极广,崭新且凝重的诗意,也由此而形成。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茗芝《农药》:世上很多事物就像一把双刃剑,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这便是事物的两面性。小诗人茗芝以自己洞察世界的双眼,对社会初心不改地关注,准确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农药既能“带走/农作物的病虫害”,又能夺去“对生活绝望的/妇女的生命”这一事实,加之先扬后抑的写法,尽现生活的残酷与辛酸,诗虽小却如投进湖中的石子,一样会激起阵阵涟漪,令人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马金山|读茗芝的诗《农药》的十一条:
1、诗是诗人最好的代言;
2、很多时候,把诗写出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悲悯之心和关切之情;
3、茗芝,2007年冬至生,出版诗集《茗芝童谣》(九州出版社)、《茗芝诗歌》(现代出版社)两部。诗作入选《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获奖若干。作品被译成多国语言;
4、2016年2月,在珠海参加完伊沙的诗歌活动,送江湖海兄回惠州,首次见到其女茗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她不仅文静礼貌,而且大方得体,还对小动物极有爱心,眼睛里充满了光。祝福茗芝,祝福她们一家;
5、当时,送给我的诗集《茗芝诗歌》,仍然在我的书架最显眼的位置,经常取下来翻看,依然会给我无限的惊喜和意外,这就是好诗的魅力所在;
6、初读本诗,让人膛目结舌,只要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会颇有感触,尤其是萦绕耳边的“毒药”,即诗中的“农药”,以及一个骷髅头图案,不由让人心颤;
7、本诗并不因为其短,而否定是一首大诗,其中所揭示出来的社会性问题和人类的命运,以及一部分特殊群体,在进入小康社会的21世纪的今天,仍然需要关注与重视,或许,这也是该文本的重大意义;
8、诗的前半节,对病虫害一笔带过,而后半节,关乎生命的部分,诗人则深入细致的描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诗意的东西自然的,真实而残酷的,悲惨的,现实的社会现象,倾泄而出;
9、而诗人把它们写出来了,且写得深刻有力,很多时候,用诗的方式写出来,即是一种关怀。本诗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的统一,必将成就出好文本”;
11、人类之诗、关怀之诗、残酷之诗。

 

AUF DEM LANGSAMEN GLEIS BEIM BAHNHOF HUANG SHAN – 邢昊 Xing Hao

1月 20, 2022

Xing Hao
AUF DEM LANGSAMEN GLEIS BEIM BAHNHOF HUANG SHAN

Mehrere Fans des Dichters Haizi
[er hat sich vor einen Zug geworfen]
stehen direkt auf dem Gleis,
es sind Dichterinnen in hohem Alter.
Sie bringen Gedichtbände,
halten Blumen hoch, die sie gepflückt haben,
sie tanzen mit Tüchern,
erheben die Köpfe in schrillen Schreien.
Sie werfen ihr Haar kokett in die Luft.
Sie klappern und hören nicht auf.
Die Bahnarbeiter
rufen sich heiser,
es hilft einfach nichts.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6.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0日,3944首,1231人。第26个邢昊(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邢昊,原名邢少飞,1963年2月,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诗人、画家。著有诗集《房子开花》《人间灰尘》《蛇蝎美人》《苦役之舟》《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伤风吹》《白日梦》《怀乡记》。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亚洲诗人奖。
邢昊诗观:新诗典诗人,都是冒着枪林弹雨,一仗一仗打过来的。每次新诗典诗会,诗人们都在憋足力气拼杀。有的人一炮打响,有的人打出一颗哑弹,有的人子弹打光了,战争如此惨烈。我可以给你撂句狠话:新诗典就是一个残酷的战场。

伊沙推荐:此诗显示的是立场,不是两种风格之间的抉择,而是对流行诗歌说不。海子也可怜,用死亡换来了流行,在其生前,与流行毫不沾边,在诗歌界也是辨识度很低的存在,在泛第三代中,属于二流甚至三流。祝贺邢昊,终于修成正果:荣获今届李白奖特别奖。

况禹点评《新诗典》邢昊《黄山火车站一段慢行道上》:本诗极棒,写出了中国文学(不止是诗歌)特有的一个症候——错爱!海子死在山海关,跑到黄山的铁轨去怀念,显然是哭错坟了。
海子生于1964年,要是活到今天,已经接近花甲。而时光如果倒转,诗中的“大龄女诗人”恐怕多数会跟“糊涂的四姐妹”一个年龄段。我一直觉得海子弃世与诗歌的关系有限,情欲得不到宣泄,倒可能关系更大一点。而那时,正值青春的大龄女诗人们恐怕正忙着崇拜国刊编辑或大小文坛干部呢。本诗很好地揭示出了生活对艺术充满反讽的一面。

邢昊:刚获李白诗歌奖特别奖,今天又迎来我的入典日,可以说是双喜临门。感谢感激感恩《新世纪诗典》!从诗江湖、太行诗人节的典前时代,到新诗典时代;从我的第一首诗作《囚》入典,到第二十六次入典。我走的坎坎坷坷。每个新诗典诗人,都在憋足力气,拿出自己最好的诗作拼杀。“战争”如此惨烈,我当继续“备战”!你说也真就奇了怪啦,我家很久未开的蝴蝶兰,今天它居然就开了!

马金山|读邢昊的诗《黄山火车站一段慢行道上》的十一条:
1、一首诗,能用十二行的,坚决不用十三行;
2、一首诗,如果有很多种解读性,毫无疑问,那一定是一首好诗;
3、邢昊,原名邢少飞,1963年2月,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诗人、画家。著有诗集《房子开花》《人间灰尘》《蛇蝎美人》《苦役之舟》《时光沙漠里的梦想王国》《伤风吹》《白日梦》《怀乡记》。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获亚洲诗人奖;
4、在我的印象中,即使不是诗歌圈里的人,都对海子非常的熟悉,甚至对海子的人生始末了如指掌,这些道出了文化圈里的一种奇怪现象,即对于某些人来说,其价值在诗之外;
5、邢昊的诗,言简意赅,生动鲜活,视角独特,充满生活的质感和层次感,且不失批判主义精神,构成了“邢昊式”的写作风格;
6、本诗仍然是诗人一贯的风格,干脆直接的表达方式,将生活中最具特点的东西,以白描的手法,细致入微地把看见的,生动而又简洁明快地呈现出来了,诙谐有趣,立场鲜明;
7、诗一开头,即以一种在场的形式,将目睹到的,以镜头式的方式进行细致入微的描述,而这一情景不仅产生了强烈的喜剧效果,还流露出极为悲情的感觉,让人觉得痛切而莫名;
8、尤其是四个排比句,四种场景,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崇拜和入迷,透露出已经深入骨髓的状态,无不让人叹息;
9、诗的结尾,更加惊心动魄,竟然在铁轨上劝不走,涉不涉及到违法暂且不论,至少已将海子的诗和死的那部分深入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的确恐怖而荒谬;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对事物有力的揭示,既需要心里面有,更需要有效的描述与呈现”;
11、反讽之诗、情景之诗、荒诞之诗。

 

EIER WÄHLEN – 左右 Zuo You

1月 19, 2022

Zuo You
EIER WÄHLEN

im supermarkt eier kaufen
sie glaubt immer ich kanns nicht
erinnert mich jedesmal
ich muss die eier wählen
die auf der schale
hühnerscheisse haben
dann brauch ich mich nicht sorgen
dass die eier schlecht sind

obwohls zehntausendmal zuwider ist
aber ich halt mich immer daran
was sie gesagt hat
und bring einen sack
kotverschmierter eier
heim

2021-08-22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0.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9日,3943首,1231人。第30个左右(陕西)日《新诗典》小档案:1988年9月16日生于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自16岁写作至今。自我爆料:我以前户口上的名字叫左长盼,小名盼盼。诗观:有人为“新诗典”写作,有人为“好诗”写作,有人为“经典”写作,有人为“冒犯”写作,我为“挑战上帝”写作。伊沙推荐语:左右在北京鲁院高研班学习三个月,避开了长安封城之困,他所在之小区属于高风险的重灾区,他这种单身独居听力不便者注定会受困,我对老G说:这是此人长期以来与人为善积德行善修来的一一我现在更加确信这一点。本诗所写之逼真细节,似乎是封城中某一事件的确凿证据:超市里所买鸡蛋是沾鸡屎的!史失,可以求诸诗一一当然,也只有后口语诗可以求。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挑鸡蛋》:听说过有类似的挑选法。还有一种说法是,沾血的更好(大约属于鸡的头胎)。不过管它呢,大疫情之下,有鸡蛋可买,能自由地买,便是幸运,便值得庆贺。能写出挑鸡蛋的诗(其实是写对“她”的在意),更值得高兴。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左右《挑鸡蛋》: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纵使心里有所怀疑,有一千个不愿意,事到临头时仍会犯嘀咕之后还是听从别人当初的建议,因为不愿怀疑别人的好心,更何况是他人多年生活经验的总结,至少对自己没有什么损害,姑且听之信之吧。本诗写得诙谐俏皮,无奈又苦涩,满是喜感和画面感,读完许久眼前那一袋“沾满屎的鸡蛋”仿佛还在眼前晃动。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8诗人左右《挑鸡蛋》诗里写到的生活经验,”专挑带屎的鸡蛋下手“,每个人或许都曾有过,尽管完全照着经验去做的少之又少,顶多偶尔为之。但作为一首诗这样抓住不放去写却是非常具有典型性的,给人以深意和启迪。口语诗某种意义上就是无畏的苍蝇,专挑生活中有缝的蛋去盯。这首诗盯的是鸡蛋,写出的是万象。​马金山|读左右的诗《挑鸡蛋》的十一条:1、细节就是诗的咽喉;2、在评一首好诗时,我总会花很长的时间,去不断的完善或者补充已经写出来的,也像是在写一首诗,直到自己满意了为止;3、左右,1988年9月16日生于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自16岁写作至今。曾参加《诗刊》第32届青春诗会,出版作品集《命》等十部,编有诗歌绘本《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等。现居西安;4、每一次和左右见面,都会聊到诗歌,都会有所启发,这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因为他能够看见很多人看见了,却进不到心里的东西,不得不说,这就是一种能力;5、我一直在关注着左右的写作,尤其是他近期的三个月在北京鲁院学习,看到其对自己的以往已经被人认可,且已然成为经典的诗歌作品,进行再次修改,有的仅仅是断行的改变,有的仅仅是三两字的修改,但是,这种对诗歌态度的严谨态度和观念,值得大加赞赏与学习;6、左右的诗,敢于直面自己的身体与内心深处,在其细腻入微,干净利落的诗行里,能够让人感受到其真实、纯粹的生活与精神世界,这是一种宝贵的财富,呈现在诗歌作品里,还是一种境界;7、本诗看似是在描述诗人所经历的,事实上是在以细微的动静,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有效的挖掘,以及对不同角度的人的内心探究,极具生活化,且饱含情感的浓度和事物的呈现力度;8、诗中的挑鸡蛋细节,在平实的语言中,凸显生活的质感,不仅场景明澈,而且激起读者丰富的思想与想象,还有诗人对生活的态度;9、除了以上的阐述之外,本诗还让我联想到社会的发展与变化,尤其是现实世界的巨变,以及农村人与城里人的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差异,也是一种文化的不同;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想要表达的,表达清楚,对于口语诗人来说,至关重要”;11、生活之诗、现实之诗、态度之诗。

 

GEBORENE YUAN – 沈浩波 Shen Haobo

1月 19, 2022

Shen Haobo
GEBORENE YUAN

Als ich lesen gelernt hab,
hab ich Omi gefragt,
“Wie heißt du?”
Omi hat Kreide genommen,
auf die Wand geschrieben: Geborene Yuan.
Die zwei Zeichen, die Striche
sehr schön gemalt.
Omi hat halt
nur ein paar Zeichen schreiben können.
Die zwei Zeichen für Geborene Yuan
haben dabei die meisten Striche,
sind am schwersten zu schreiben.
Omi hat diese zwei Zeichen
für ihren Rufnamen gehalten.

2021-12-16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沈浩波#(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