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utra’

SUTRA LESEN – 水央 Shui Yang

8月 7, 2021

Shui Yang
SUTRA LESEN

Ich sitz in der Sonne,
beim Lesen im Diamant-Sutra.
Eine Fliege kommt geflogen,
landet auf einem Sessel,
nach einer Weile
fliegt sie mir auf die Schulter,
am Ende springt sie
auf das funkelnde
Buch.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水央#(7.0)

伊沙点评《读经》:经、人、蝇,有静有动,一首禅诗,妙不可言。真正的禅诗,皆来自于生活,而不是故纸堆。没文化的抄书,有文化的目击道存。

况禹点评《新诗典》水央《读经》:蝇与经的小“纠缠”。一个生活所赐的活泼场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水央《读经》:阳光、《金刚经》,一派意境清幽的禅境,让人心灵一下空明澄澈起来。直到一只不速之客——苍蝇的贸然闯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椅子”、“肩头”都成了它暂时的落脚点,最后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感召,它落在了“金光闪闪的书页上”,诗歌至此戛然而止,却于无形之中拓展了诗歌的意义空间和想象空间。在这里,动乃静,静乃动;实却虚,色即空,虚实相生。这便是在”动”中得到”静”,在实景中得到虚景,诗人在自己的个性化生活中获得无尽的灵感,在瞬间的直感中得到永恒,于纷繁世界中静守灵魂的安宁。云卷云舒,鸟鸣春涧,就在这与心灵对话的片刻顿悟中,你会发现世间上没有不变的东西,没有独存的东西,一切都要仰赖因缘才能存在。一个生命的出现,亦是上天赐予的惊喜,你只需善待即可。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水央的诗《读经》的十一条:
1、细节和情节,都是值得写的东西,因为这些才是拨动心弦至关重要的部分;
2、对自己的作品永不满意,既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平常的感觉与境界;
3、水央,原名李黎英,出生四川成都,70后,作品发表中国先锋诗刊《新世纪诗典》、美国诗刊《新大陆》等,2020荣获“新时代杰出华语诗人”等,出版发行中英文个人诗集《心镜》;
4、水央的诗,时时跳荡在口语化的表达与意象化的情感之间,就此也形成了鲜明的个性化抒写方式,且自带着某种淡淡的禅意空间;
5、本诗通过对一系列动态场景的描述,将现实生活中一幕幕的事物予以呈现,但背后却暗含着秘而不宣的光芒,深刻之中自带妙不可言的禅意;
6、诗中由口语化的表达来表现生活的场域,而文字的背后却隐藏着意象的情感与气息,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意味难述的,只有靠心灵的感受;
7、尤其诗里的人与苍蝇,同步的转换之间,构成了读经与读经,将二者进行了有效的描述与涂抹,是生活所示的一种,更是内在的某种暗合;
8、还有一点是给诗增添灵动色彩的重要元素,那就是一个个的动词,既形象又深刻;
9、如果非要提出一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诗里的形容词,多少会影响或者破坏到诗感的效果,但无论如何,都不可否认这是一首好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中,处处不只有事物自身的磁场,还有更多只需意会的东西”;
11、禅意之诗,生活之诗,画面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读水央《读经》

愉快地读着水央的诗
欣喜地想起金刚经那个
“所谓…即非…是名…”的公式来
刚好伴我读后所生的“禅意”

读经诗中水央说“我在念”
即非我在念
是名我在念

又,《读经》诗中飞而落之
所谓蝇者
即非蝇
是名为蝇

再,诗中蝇落经书时境
谓金光闪闪
即非金光闪闪
是名金光闪闪

2021.8.6

黄开兵:有的诗,读后不宜过度阐释。佛曰:不可说。书法亦是,初级阶段,斤斤计较于点横竖撇捺,写得标不标准?已离艺术远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