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nimals’

TORWÄCHTER – 孩子的游戏 Haizide Youxi

1月 28, 2022

Haizide Youxi  [Kinderspiel(e)]
TORWÄCHTER

Ein Mensch   sitzt aufrecht   vor einer Kanne Tee.
Ein Hund   liegt auf dem Bauch   im Passivrauch.

2021-10-23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诗典》小档案:原名吴冬梅,70后,现居大连。从上世纪90年代末写诗至今,人比文字新。现为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语:现代绝句,不是一味泥古,堆砌词藻,而是首先要有现代人的志趣与洒脱,本诗正是如此。诗人们写得宽,本典最欢迎。

​况禹点评《新诗典》孩子的游戏《门卫》:好玩儿,又不止步于好玩儿。一壶茶、二手烟,似乎都有丝丝缕缕的烟雾腾出,但一有害,一无害,人与犬的处境反差,却由此可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孩子的游戏《门卫》:  极好!“一人”、“一犬”、“一壶茶”,一根烟,便活画出我们眼中所见的多数门卫或保安的形象。文字极简而张力无限,在恰当留白的基础上我们甚至还会主动为其形象添枝加叶 : 比如再“翘个二郎腿”、或者“刷个抖音”啥的,显得就更丰富灵动了。加之“人”与“犬”二者的相映成趣,又为诗歌增加了某种欲说还休的意味,也可见诗人于寻常之中发现非寻常,但又不止于日常表面的一颗诗心。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28诗人孩子的游戏《门卫》
祝贺孩子的游戏上典,真不容易,仔细想想看,谁又容易呢。显然,这首诗里写的不是孩子的游戏,而是成人的游戏。尽管我相信诗人题目中的门卫更多地指那条伏地犬,但其实诗自有它的精彩呈现。成人坐在一壶茶前,守着岁月这般滋味,人与茶何尝不可视为互为门卫。狗吸着二手烟,守着那份忠诚与踏实,人与狗相守,人与狗何尝不可视为互为门卫。你从中读出岁月静好也行,读出一种颓废和无望亦不为过。

【亚坤评诗】
门卫
作者|孩子的游戏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评这首诗前,先说一点题外话。我因弹古琴,经常会接触不同类型的琴曲。几乎所有的琴曲都有一个中国古典意向的美学空间。大部分琴曲的标题其实就是一首很完整的诗。

这带来一个新的问题,即:中国古典诗歌,特别是具有深度音乐性的琴诗,是否可以运用当代活着的生活语言(口语)来进行二次创作?毫无疑问,答案是很肯定的。它可以!

说完这点题外话,我们再来看这首诗,答案就更加肯定了。这首诗甚至都不是古典诗词的转译,它完全是古典诗形式和内容的当代新造!

这样看,新诗典推送这首诗,它的现实意义甚大。确实如伊沙先生所讲这首诗是一首“当代绝句”。

诗的内容是写一个门卫的工作状态。全诗就两句“一人 端坐 一壶茶前  一犬 伏地 二手烟里”。
请问这首诗的语言是否精准?再问这首诗的画面是否鲜活?又问这首诗的内容是否现代?更问这首诗的现实意义是否有效?

毫无疑问,作者采用具有古典意味的两句对仗诗(并非完全对仗),精准、高效、世俗、活泼、幽默、现实、可感地把一个门卫的日常工作场景写活了。

如果你认为“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魏晋)《归园田居·其一》”是好诗。那你又凭什么会认为“一人 端坐 一壶茶前  一犬 伏地 二手烟里”不是描述当代世俗生活的精品好句呢?何况它那么的精准而鲜活!

毫无疑问,对于大众而言,现代诗的审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马亚坤.2022.01.28.上海)

 

 

NESTER – 雪也 Xue Ye

1月 25, 2022

Xue Ye
NESTER

nach dem schnee
fällt das laub langsam herunter
vogelnester werden ganz sichtbar
in den platanen am strassenrand
da sind drei oder vier
ungefähr gleich grosse künstliche nester

gläser hochgestreckt

ohne gäste

2021-12-31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4日,3948首,1231人。第2个雪也(江苏)日

伊沙推荐:好一个无人之境、无我之境,仿佛脱胎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唐诗,真正的新古典主义,还是口语诗玩得好,因为口语诗心思密招数多写得活,有人想把口语诗拴死在杜二的后腚上,那是痴心妄想自误。

况禹点评《新诗典》雪也《鸟巢》:树间露出的人工鸟巢,如举起的酒杯,非常出色的联想。至于是敬天、敬人类,还是敬虚无?此刻在想象力面前,都已不重要,即便有,也不过是蛇尾。

​兰象戎评雪也兄的《鸟巢》:前四行以动写静,呈现出一副雪后叶落,空街孤寂现鸟巢的人文写意画卷,现代与古韵交织,顿生诗意;中四行几笔细描,工笔稀疏间,见法桐,小巢大同,诗人的静与定也入画了。尾两行一飞,画龙点睛,情感也入画了,那“客”是鸟也是人,梦里不知身是客,万物生灵都是客,且举杯迎,“你”来与不来,“我”都举杯,时代落寞,“我”有情。见空相,见禅意。《鸟巢》是雪也兄的精品近作,有时代感,有古韵;有写意,有工笔。行行都是诗意,也写出了“悲欣交集”的超然物外的情怀。

马金山|读雪也的诗《鸟巢》的十一条:
1、景物化境,至心境,自然;
2、写诗和生活一样,持续的写,好好的活,因为不写,它们就不会自己蹦出来,因为不活,写更加无从说起;
3、雪也,男,70后,江苏宿迁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曾任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有诗在《新世纪诗典》等平台发表。诗歌公众号《雪也飘诗》主编,傲夫诗社成员;
4、雪也的诗,以平实的生活为题材,将体验到的东西,充满温度的文字,把事物交给了充满诗意的生命之羽,情境幽深,内涵丰富;
5、本诗以极妙的形式,描绘出冬之雪境,且将事物与人之间达成高度一致,将诗意拓展到一种独特而自然的佳境,饱满且辽阔;
6、前一节,作者以白描式的手法,将目睹到的景象,一一呈现出来,既有季节的变迁,还有现实的事物,暗含着自然与人的关系;
7、后一节,由一个举杯的动作,表现出某种身体行为和内心活动,最后一行,则给人以无限的联想空间,尤其是与前一节,构成了某种复杂与微妙的情感融合和内在联系;
8、写出第一节不难,但是写出第二节却不易,这需要诗神的眷顾,且把它完美地呈现出来了,这是一种能力,还是一种境界;
9、本诗好,还好在干净,而至境;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以简单的心境去写,就会达到真正的极境”;
11、画面之诗、现场之诗、极境之诗。

​【亚坤评诗】

​《鸟巢》|雪也
古典诗境,在当代都市事实物象上的口语再现!

口语诗,或者说这首基于事实语言陈述感觉的诗,完美诠释了古典主义的情境感!

这首诗真的带来一个很好的启示!
我们完全可以用现代通用语言,生活化的语言,即口语来诠释当代的“唐诗意境”。

后两句的类古典手法,不但没有突兀,反而还升华了。

“酒杯举起,无客来饮”
拟人化的情感递进,把鸟巢的诗性空间从基础动物拉到了高等动物——人。

情感空间一下子变得十分开阔。甚至暗含一种浓郁的都市孤独感!

真是好句,真是神来一笔!
喜欢、好诗!祝贺!

(马亚坤.2022.01.23.徐州)

 

 

VOR DEM TEMPEL – 馬亞坤 Ma Yakun

1月 23, 2022

Ma Yakun
VOR DEM TEMPEL

Der alte Mönch
trägt seine Schale
kommt heraus
stellt den Reis
vor einen streunenden Hund
beugt sich hinunter
hebt ein Blatt auf
nimmt den Hundekot mit
und geht.

2021-12-28, Shanghai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亚坤#(2.0)

 

伊沙推荐:诗可以说不,也可以说是。一部分人知道后者,不知前者;一部分人知道前者,又忘了后者。有人会说,这是一个和尚,做了他该做的,不,我把他看作人,做了便值得说是。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亚坤《寺外》:前五行是传统禅诗意境,后四行一加入,就成了现代诗—有厚度的当代禅悟—人间诗里的佳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亚坤《寺外》:质朴从容的语言勾勒出意境清幽的佛门之景。从老和尚熟门熟路喂养流浪狗并顺手做好保洁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普通人遇见流浪狗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更何况是慈悲为怀的出家之人,这个自不必多说。重要的是,诗人不是简单地将所见仅仅去呈现,而是通过个体的感悟去透视某种现实的物象和宗教、历史的文化形态,亦增强了关于人情人性方面的张力,在这人情凉薄的世间透出阵阵暖意。

​马金山|读马亚坤的诗《寺外》的十一条:
1、诗不在壮观的景象中,而在朴实的生活里;
2、对世间万物,怀有一颗悲悯之心,是做好人,写好诗的重要品质;
3、马亚坤,青年古琴家、诗人。1986年生于江苏邳州。2008年开始文学写作,2012年开始诗歌写作。著有诗集《古风操》。现居上海;
4、马亚坤的诗,善于从身边的事物,呈现出事实中的诗意,尤其是对看见的和经历过的,能够写得细致而又通透,这是诗的味道,也是诗的奥妙;
5、本诗以描述场景化的手法,简洁明快的方式,呈现出饱含人性的一面,而发生的地点亦颇显质感,达到一种极地之境;
6、诗里行间的情境进入感极佳,既是电影画面镜头式的纵深,还是通往禅心之道的一种境界,巧妙融合,自然天成;
7、不得不说,诗中每一行里,所运用的动词,生动形象,绝妙搭配,三种景致,通往现场,直面生活,还人以心;
8、一种表象,数个动作,朴实无华之间,已透出现实与本质,意境深远,内涵丰富;
9、标题《寺外》,明确了位置,联系到内容,可谓禅意十足,情景交融;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是一种能力,而写出来则是一种实力”;
11、画面之诗、意境之诗、禅意之诗。

 

 

SPRITZMITTEL – 茗芝 Ming Zhi

1月 21, 2022

Ming Zhi
SPRITZMITTEL

bringt nicht nur
die krankheit weg und die schädlinge
nimmt auch
in den dörfern
tief in den bergen
die leben mit
der verzweifelten
verkauften frau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茗芝#(1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1日,3945首,1231人。第12个茗芝(广东)日

伊沙推荐:对于一位诗人来说,恐怕难有一生的平台,但会有一个阶段相对稳定的平台一一在过去11年间,对于中国最优秀的现代诗人来说,《新世纪诗典》正是这样一个存在。毫无疑问,茗芝是本典土生土长的00后诗人的重要代表,她成长得很好:创作、学习两不误,以自己的节奏在前行,我当然希望年轻有为的诗人为本典添砖加瓦,但我更希望他们的人生充满规划整盘皆赢,天知我用心良苦!

况禹点评《新诗典》茗芝《农药》:一首思维横向跳跃的少见佳作,从农药杀虫,到人在无奈绝望下求助于农药来解脱,呈现出的视野跨度极广,崭新且凝重的诗意,也由此而形成。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茗芝《农药》:世上很多事物就像一把双刃剑,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这便是事物的两面性。小诗人茗芝以自己洞察世界的双眼,对社会初心不改地关注,准确而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农药既能“带走/农作物的病虫害”,又能夺去“对生活绝望的/妇女的生命”这一事实,加之先扬后抑的写法,尽现生活的残酷与辛酸,诗虽小却如投进湖中的石子,一样会激起阵阵涟漪,令人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马金山|读茗芝的诗《农药》的十一条:
1、诗是诗人最好的代言;
2、很多时候,把诗写出来,就是人类最大的悲悯之心和关切之情;
3、茗芝,2007年冬至生,出版诗集《茗芝童谣》(九州出版社)、《茗芝诗歌》(现代出版社)两部。诗作入选《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获奖若干。作品被译成多国语言;
4、2016年2月,在珠海参加完伊沙的诗歌活动,送江湖海兄回惠州,首次见到其女茗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她不仅文静礼貌,而且大方得体,还对小动物极有爱心,眼睛里充满了光。祝福茗芝,祝福她们一家;
5、当时,送给我的诗集《茗芝诗歌》,仍然在我的书架最显眼的位置,经常取下来翻看,依然会给我无限的惊喜和意外,这就是好诗的魅力所在;
6、初读本诗,让人膛目结舌,只要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会颇有感触,尤其是萦绕耳边的“毒药”,即诗中的“农药”,以及一个骷髅头图案,不由让人心颤;
7、本诗并不因为其短,而否定是一首大诗,其中所揭示出来的社会性问题和人类的命运,以及一部分特殊群体,在进入小康社会的21世纪的今天,仍然需要关注与重视,或许,这也是该文本的重大意义;
8、诗的前半节,对病虫害一笔带过,而后半节,关乎生命的部分,诗人则深入细致的描述,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诗意的东西自然的,真实而残酷的,悲惨的,现实的社会现象,倾泄而出;
9、而诗人把它们写出来了,且写得深刻有力,很多时候,用诗的方式写出来,即是一种关怀。本诗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与呈现的统一,必将成就出好文本”;
11、人类之诗、关怀之诗、残酷之诗。

 

FÜTTERN UND PRESSEN, DIE POESIE – 许梓璞 Xu Zipu

1月 15, 2022

Xu Zipu
FÜTTERN UND PRESSEN, DIE POESIE

Vor vielen Jahren in Bangkok
hab ich in einer Autowaschanlage gejobbt,
und ein dunkelhäutiger Kollege, alt wie ein Stein, hat mir gesagt:
Poetische Künste bedenken,
das ist etwas für Studenten
der Humanwissenschaften,
das hat mit uns nichts zu tun,
wir sind draußen vorm Tor.
Ich hab stumm zugestimmt.

Nachher
schnaubt neben mir der alte Esel,
vor mir ist der Nebel sieben Jahre später.
Hinter den sieben Bergen, den ganzen Tag
im grauen Regen, unterm Blech
alle möglichen Körner und Bohnen
ins Dunkle schütten,
in die endlosen Mahlsteine,
wie unter wütende Kriegselefanten.

Und so
press ich mich den ganzen Tag aus,
möglichst ruhig sein innen beim Füttern der dunklen Elefanten:
Dann wird mir die Kunst
die rollenden Mahlsteine
mehr und mehr vertraut,
der Saft
von den Mandeln ist endlich
so bitter und taub wie der Mond.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15日,3939首,1231人。许梓璞(广东)日​伊沙推荐:以诗观诗,并不好写,须见才华,须见功力。一位00后"新人"却写得如此之好,口语携带意象,意象用得精妙。00后大部队来了,以往所见不过是小部分早熟者。​况禹点评《新诗典》许梓璞《喂养,与榨取诗歌》:一个人认真写诗,终归会在每个人生阶段不停地追问诗歌与自身的内涵,答案每次都未必一样,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追问、你面向自己的冥思。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许梓璞《喂养,与榨取诗歌》:一段令诗人难忘的回忆,引出一个关于诗歌的有趣话题:“琢磨诗艺”这件事到底和谁有关?和“门外汉”无关吗?诗中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从自身的生活经验出发,婉转地告诉我们诗歌是需要像“驴拉磨”那样付出时间和耐心;又要像“喂养那头黑象”那样,“终日榨取自身”且要“尽力静心”,也许才可以水到渠成,令诗艺精进,尽管如此仍不乏些许的苦涩。叙述上口语与意象有机结合并相互浸润,自然而巧妙,提高了诗歌的可读性和趣味性;诗歌给人带来的有益的思考,发散思维的同时也使诗歌的张力得到了加强。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4诗人许梓璞《喂养,与榨取诗歌》如果按住作者名字,以我以前的阅读经验,这种澄明的表达,含混的语调,巧妙的切换,说这是一首外国诗人比如自白派诗人写的诗也不奇怪,国人一般极少如此书写,但这就是国人而且是年轻人写的一首现代诗,显得从容不迫,真的如诗中所说“那推动石磨/的技艺/愈发纯熟”。零零后,才二十出头,写诗两年,写出这样延绵推进之诗,意象生殖能力惊人,的确令人刮目相看。马金山|读许梓璞的诗《喂养,与榨取诗歌》的十一条:1、对于写作者而言,热爱是最好的老师;2、现代诗的写作理念,不仅仅是情感的表达,还是思想与思维能力的体现;3、徐承志,本名许梓璞,广东潮汕人,2000年生,写诗两年半;4、在读许梓璞的诗之前,我先搜索了一下许梓璞,和想象的一样,一无所获,也好,今天这首诗将构成了我对许梓璞的印象;5、读完诗,再看简介里许梓璞的年龄,很难得,也很意外,这么年轻的诗人,写出了如此深刻而复杂的诗,且如此的老道,无不叫人动容;6、作者通过个人的经历和感受,以极富感染力的语言,把生活与诗歌紧密地联系起来,构成了鲜活而丰富的写作观念,引发人们对诗的思考;7、诗中的细节和词汇的运用,极为耐品,相互之间的事物和诗性的碰撞切换自如,巧妙而自然融合,这是一种高级的体验与写作风格;8、诗题即饱含深意,既有传统的生活状态,还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这就是成熟写作者的表现;9、本诗既含浑、生动而又深彻,自成一格,诗人可以坚定地写下去,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就是写出好诗的基础;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歌的表现形式,不只一种”;11、自省之诗、诗人之诗、写作之诗。

 

 

TO KILL LIVING THINGS – 王科峰 Wang Kefeng

1月 13, 2022

Wang Kefeng
TO KILL LIVING THINGS

Offering to our ancestors, killing a chicken –
mother is a vegetarian,
doesn’t want to take life.
Father picks up the kitchen knife with his right hand,
he knows how to bleed out an animal.
His left hand never leaves his pocket.
“My left hand has turned prayer beads all my life,
can’t stand to see blood.”

Translated by MW in January 2022

伊沙推荐语:佛系反讽诗,在《新诗典》形成了一大现象。金斯堡说,写你看到的,别写你想到的一一做到这一点,可真不容易,譬如我此刻被封城在家,我看到的并不比你更多,我通过"听说"写诗写日记写网文,对你就是欺骗,而你以为我在现场,特别好骗。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科峰《杀生》:一半儿守约,一半儿从俗。貌似茅盾的东西,构成了某种幽默性,这后面隐现的,当然是人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科峰《杀生》:不忍杀生,却偏偏要杀鸡;不想见血,却偏偏要放血。人性便是如此地复杂与矛盾。国人是讲究孝道的,人们把祭祖也看作是尽孝,来表达怀念与追思。各地祭祖的以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祭祖要杀生,有些地方却不杀生。一般来说信佛的人信因果,所以不会杀生祭祖,在他们看来祭拜祖先而杀生是非常大的罪业,通常会奉上瓜果、香花,或诵经、吃斋念佛之类。诗人作为一个忠实的记录者,只是将眼前之景加以呈现,就已充满“事实的诗意”,而其中宗教、传统、以及丰富内涵的叠加,又无形之中增强了反讽的力度和诗歌的张力。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2.1.13诗人王科峰《杀生》
这依然是一首表现中国人特性的诗。实用主义往往导致功利性和机会主义,而与真正的信仰无关,这也就有了左手转菩提不想见血,右手却很诚实很熟练地拿刀给鸡放血,两者并行不悖。当然你理解成这是中国人的智慧也行,但这种智慧有时是要付出极高代价的,从杀鸡这件事上看得还不明显,但一脉相承。

​马金山|读王科峰的诗《杀生》的十一条:
1、写到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也不少,是一门高难度的技艺;
2、写作,对事物的描写越具体,就越容易震撼心灵,直抵灵魂;
3、王科峰,90后,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市,入选浙江省“新荷计划”人才库,浙江文学院青年作家诸暨班学员,绍兴市作家协会会员,曾获浣纱文学奖;
4、本诗作者年龄不大,却写得如此老道,不只是一个好字可以概括的,因为诗里面流溢出来的东西,太过真实和强大了;
5、本诗通过祭祖,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并将本真的东西原原本本地呈现出来,其中还隐含着幽默风趣的意味,甚至于只可意会,且滋味幽长;
6、两种文化,两种表达,或者两种不同事物的反差,必定会成为诗意的人生,并道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人性话题;
7、此诗很好,好在诗人没有一丝杂念,只是把所看见的事物,一一细细道来,让它们自己发声;
8、诗的标题,也极其的够劲,不是信仰,也不是杀鸡,而是杀生,将诗的空间完美地展现出来了,这是实力诗人当有的表现;
9、在此必须补充一行,那就是,每一行诗里,都有至少一个动词,在发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在简约的诗行里,的、地、得,尽可能的慎用”;
11、信仰之诗、敬畏之诗、人生之诗。

 

 

DREAM OF AN INJURED BICYCLE – 维马丁 Martin Winter – TRAUM VOM VERLETZTEN FAHRRAD

1月 8, 2022
Photo by Lu Hangang

Photo by Lu Hangang

Martin Winter
DREAM OF AN INJURED BICYCLE

Dreamt of an injured bicycle,
or was it a deer pulling a vehicle?
Or something in between,
brown, very beautiful.
I want to pull it out of a fence.
Have to be careful, of course.
Seems to be female, probably.
She is quiet, must be in pain.
I think someone has hurt her.
Body and bicycle buttoned together,
I see there are buttons.
Brown leather with metal,
not strange at all in my dream.

July 2021, written in Chinese in a train in Italy.
English version January 5, 2022

 

Martin Winter
TRAUM VOM VERLETZTEN FAHRRAD

hab von einem verletzten fahrrad getraeumt
oder war es ein reh, das einen wagen zieht
oder etwas dazwischen
jedenfalls sehr schoen
ich wollte es aus einem zaun befreien
das war nicht einfach
wahrscheinlich ein weibliches reh
es ist ganz ruhig, trotz seiner wunden
da ist sicher ein mensch schuld
koerper und fahrrad sind eine einheit
aber es gibt knoepfe
leder mit fell und metall oder so
im traum bin ich nicht sehr erstaunt

MW 3. Juli 2021, zuerst auf Chinesisch geschrieben, im Zug nach Rom.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6.0)

从2019年新世纪诗典每月冠军、亚军诗

实力榜第54位

实力榜第54位

张敬成:前两天我给学生说一定要学好中文,长大以后发现外国人中文比你学的好,会羞愧的。你说你很爱国,连自己的母语都没学好,情何以堪!!!现在看到维马丁写中文诗写的这么好,还有啥说的呢?坚持努力呀,别让自个羞愧!!

伊沙评:真正的有梦味儿的写梦的杰作,在12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一个外国人,将中文运用得如此精心、娴熟、艺术,值得我们中国诗人扪心自问:我们对自己的母语,可曾有如此的态度?

​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物—我—他(或她/它),许多梦呈现的无非是这三者(或三个层面)关系的纠结与扭曲。在本诗里,物是“自行车/鹿”,它/她不确定,好像一会儿是篱笆,一会儿又是女性。而按照题目的提示,女性好像又是自行车,与篱笆无关。超现实的氛围由此在纠结中铺展开来。写梦境忌讳拖泥带水,本诗恰恰叙述得很干脆。这种清晰,与梦本身的含混形成了反差。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一个奇特的梦,而又梦得合情合理。梦里有自行车,拉车的鹿,篱笆,纽扣,棕色的皮和纽扣等6种事物,生动离奇。在诗里,我似乎看见诗人维马丁着急的样子,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量词。量词在外语学习,尤其是孤立语和黏着语的学习中,是最难的,数词太简单,量词的匹配最难。我读到诗人的敏感,担心,伤害,疼痛,然而是不确定的,就如火车行进中的动静。意大利的火车,我在20年前坐过,很舒适,愉悦,场景适合做梦。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以梦为题材进行写作的诗人何其多,可是能够写好的却是少之又少。今天读到维马丁老师用汉语写成的这首诗,除了惊叹之外,更多的是折服。一个给诗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梦境,诗人以诗歌的形式将其“情景再现”,“一匹受伤的自行车”、“也许是一头拉车的鹿”,是梦中的主角也是意象,梦境里的一切多多少少是现实的变形,却不乏理性的分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扩大了书写的叙事空间。诗人以自己娴熟的汉语语言组织能力以及卓越的诗歌表现力,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亦真亦幻的梦中世界,虽然是在梦里情感依然丰富:有赞美、有思考、有担忧,还有同情等等,读到这样的文字,无形之中我们的心灵会不同程度地受到某些感染和触动。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29诗人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
进入梦,也就进入了一个超现实的境地,不管看到什么事物,总和现实中是有些许区别的。这首写梦的诗,写了一辆自行车与一头鹿子的纠葛,要么是有人将鹿子与自行车缝扣在一起,要么是鹿子要把一辆自行车从篱笆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无论是哪一种,都感到是诗人在梦中睁开眼睛看到了现实向梦境坠落时伤感的一幕,都饱含着人对世界的观察和内省,而这一切在“梦里一点儿都不奇怪”,梦让不可能的成为了可能!整首诗有着强烈的隐喻味道,但写得通透明澈,仿佛梦中有无数的灯照亮了现场。坐在火车上是否有助于做梦,无从考证,但这首诗让我想到一点,火车上做的梦极可能让梦境也具有有更多的行动。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梦见受伤的自行车》的十一条:
1、写作是诗人的事情,诗歌的命运交给上帝就是了;
2、一首好诗是怎么写出来的,不想写之外的任何私心杂念,只管写已经想好的,一口气把它写完,然后再大声地读一遍两遍三遍,把多余的枝蔓,全部裁剪;
3、维马丁,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曾经住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
4、维马丁的诗,以汉语的写作风格,表现出强大的精神力量,既随性自然,而又真实有感,且颇具文化观念与意识,有对这个世界的独特体验与感受,还有对人性的有力揭示,总能给人们带来新鲜的惊喜与感动;
5、本诗以极富想象力和艺术性的方式,将几种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使得其既互相达意,而又互为转化,绽放出口语化新鲜的诗意人生;
6、一个个场景,在细致化的描述下,是梦幻之种种,而事实上,何尝不是现实生活中的又一种再现或折射呢;
7、诗中每行里都有奇妙的东西,既有含糊其词的效果,还有一瞥惊鸿的感觉,因为一旦醒来再回想梦中的一切,的确会有清晰的内容,以及记不起来的地方,这种状态正好构成了梦之风貌;
8、尤其是诗中溢出的种种情绪,无不体现出诗人对事物的领悟能力和诗性的繁殖能力,读来无不令人动容;
9、对于此诗,哪怕再写上十一条,还远远不够,因为它的可阐释性实在太强,换言之,这就是好诗的样子,让你深刻感受到它的丰富性和艺术价值;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想象力是花,只有让它任意地绽放,才是正果”;
11、梦境之诗、现实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维马丁《梦见受伤的自行车》

——《新世纪诗典》3923

梦见受伤的自行车

维马丁

梦见一匹受伤的自行车
也许是一头拉车的鹿
不知道应该​用什么量词
棕色的,非常漂亮
正要把它从一个篱笆拉开
当然需要小心
好像是女的,母的,不确定
她很安静,应该很痛苦
我觉得有人伤害她了
身体是跟自行车扣在一起,
有纽扣
也许是棕色的皮跟金属
梦里一点儿都不奇怪

2021.07.03  早晨,在意大利的火车上

黄平子读诗:维马丁, 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教过书, 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梦见一匹受伤的自行车/也许是一头拉车的鹿/不知道应该​用什么量词”,维马丁不知道该用什么量词,不是不懂语法,是梦产生了错位:不知道梦见到是自行车还是鹿。梦总是荒诞到的,这是证明。“棕色的,非常漂亮”,这是颜色和观感。“正要把它从一个篱笆拉开”,这是位置。“当然需要小心”,因为受伤了。“好像是女的,母的,不确定”,这是性别。鹿才有性别,自行车没有。“她很安静,应该很痛苦/我觉得有人伤害她了”,再写受伤。“身体是跟自行车扣在一起,/有纽扣/也许是棕色的皮跟金属”,在这里,梦又将鹿和自行车扭结到了一起。“梦里一点儿都不奇怪”,梦里可以天马行空,所以不奇怪。梦醒之后再看就奇怪了。因为梦太过天马行空,所以没有必要谈主题。虽然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达成。维马丁将诗题命名为《梦见受伤的自行车》,在他到潜意识里,这个怪物的自行车成分还是要多一点。
2021年12月31日17点53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KINDER MÖCHTEN SICH KÜMMERN – 君兒 Jun Er

1月 4, 2022

Jun Er
KINDER MÖCHTEN SICH KÜMMERN

Kinder möchten sich kümmern, dann ist niemand mehr da, heißt es bei Konfuzius.
Mama, nach so vielen Jahren,
können wir uns endlich versöhnen,
einander lieb haben.
Mit 40 Mutterliebe genießen ist auch nicht zu spät.
Draußen kracht es, schon wieder Neujahr.
Lass uns aus dem Haus gehen,
lass uns umherstreifen,
umherstreifen und nah beisammen bleiben,
verbunden in Leben und Tod.
Mama, ich hab schon Angst, Du gehst fort, eines Tages.
Du bist der einzige Mensch auf der Welt,
der weiß, wie ich empfangen worden,
wie ich auf die Welt gekommen bin,
die ersten schlimmen Sachen überlebt hab.
Heute, Mama,
seh ich in der Früh, wie Du aufwachst,
am Abend ess ich was du kochst, obwohls nicht gut schmeckt.
Du stellst meine Unterhosen aus am Balkon,
die sammle ich sonst die ganze Woche
und wasch sie am Sonntag.
Aber Du findest sie immer früher
in einem Eck von meinem Bett.
Dann wäscht Du sie mit der schmutzigen Jacke,
die ich ein paar Monate angehabt hab.
Ich kauf Dir einen Buddha mit dickem Bauch,
er bringt Dir vielleicht ein friedliches Herz.
Ich kauf Dir Mittel für Herz und Kopf,
dann kannst Du besser schlafen als früher.
Ich kauf Dir mit Melanzani gefülltes Huhn,
und zwei lebende Hasen, um die kannst Du Dich sorgen.
Ich kauf Dir einen kleinen modischen Spiegel,
Du entdeckst mit ihm drei kleine Wimmerl am Mund.
Sehr oft keifst Du noch unerbittlich,
aber Mama, ich bin schon zufrieden.
Weil Du jetzt froh sein kannst,
zauber ich auf einmal drei Weihrauchschalen herbei,
für die Guanyin mit tausend Augen und Armen,
die einzige Göttin, die Du gut kennst.
Ich will, dass Deine Wünsche weit aufsteigen können.
Ich will, dass Du merkst,
Glück ist, wenn Leute zusammenhalten
ohne Fremdheit dazwischen.
Ich bring Dich ins Gasthaus, ins Restaurant,
Du kriegst jeden Tee, isst nur, was Dich freut.
Mama, wir haben die dreifache Sichuan-Suppe gelöffelt,
was kann uns noch fehlen?

2010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3.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3日,3927首,1227人。第33个君儿(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君儿:1968年生。有诗集《飞越太平洋的鸟》等10种和评论随笔集《诗在写我》。居天津。

“第一次见伊沙/记得是在徐江家里/南开大学举办穆旦诗歌节/伊沙参加完北京诗会/转道天津/是诗歌节受邀嘉宾/那时伊沙大概有180斤/走路铿锵有力/像个将军//第二次见伊沙/是在我住的滨海/伊沙,唐欣,徐江,李伟/从东北诗会回来/我接他们到家中小聚/伊沙下了出租/提着沉重的箱子上六楼/180斤的体重/行走如飞/像个战士//这世界上有将将军和战士/完全融合的合体吗/觉得伊沙便是/多年里一直有这个感觉/这个攻城掠地的将军/其实自己就是百万兵(初见伊沙)”。

伊沙推荐:​我原来读本诗的感受是:君儿是个本色的抒情诗人,这些年一心一意转型,也把女子憋坏了(照陕北话读),这一首放开了好好抒把子情,酣畅淋漓地抒情。就在刚才,下载手稿,才见稿末所署写作时间:2010。心说:难怪!顺便对自己读诗的纯粹性又膜拜了一下下。这对其他人倒是个提醒:《新诗典》不是年度诗选,它面对不断扩张的新世纪!

况禹点评《新诗典》君儿《子欲养》:也许是人种的特点,中国人,每个儿女心里都有一些话想对父母说,却又永远无法直接面对时说起,只能默默写在纸上,或是让心里的另一个自己对着想象中的父母来倾诉。本诗就是这样,说了很多,都是琐事,但又到都牵动着亲情和自身的成长。诗末的“三巴汤”是一个梗,没听作者提过,我查了一下,貌似是出自古时巴国的三个地区,用牛唇、牛鞭和牛尾配合药材熬制的汤汁。不知与作者所说的是否一致。

马金山|读君儿的诗《子欲养》的十一条:
1、每一个诗人,都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独具一格的人;
2、大多数时候,最终成为一个伟大作家的,不是他的作品本身,而是有关他的一切,比如他的语录、访谈、书信,或者其他记录下来的只言片语,所揭开的较为完整的传奇;
3、君儿,1968年生。有诗集《飞越太平洋的鸟》等10种和评论随笔集《诗在写我》。居天津;
4、说实话,我对读长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不是讨厌这种作品,而是这种作品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解读它,全面而精准地去理解它,不是给作品减分,而是加持,这就是我评诗的标准与自我要求;
5、读了君儿一些诗,给我最大的感受是,她敢写,敢于坦露内心深处的东西,敢于直面自己的生活与想法,反过来想,这不正是诗歌作品的基础和生命嘛,顿时让人心生敬意;
6、君儿的诗,带有一种独特的女性特质,将生活的日常鲜活地呈现出来,既是现实的印记,还是对残酷人生的有力批判与揭露,以唤醒生命的力量,这就是诗歌作品的生命力;
7、诗一开头,即交待出复杂的母女关系,并套用了孔子家语的主要内容,把传统的风格色彩及元素,自然地融合在一起,深刻、深情;
8、诗中以抒怀的形式,把日常中的生活琐事娓娓道来,悉数将亲人之间看似微不足道的事物,有力地展现出来,既是一个女儿对母亲的内心声音,还是深切体会的人生点滴;
9、看到此诗,写于十多年前,说真的,作者由优秀的抒情诗人,活生生转变成了一个口语诗人,真的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最终,一切只有时间才能够给出答案;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状态的微妙变化和内心的有趣记录,即为诗”;
11、生活之诗、亲情之诗、记录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ISLÄNDER – 海青 Hai Qing

12月 22, 2021

Hai Qing
ISLÄNDER

Wegen Corona
kommen keine Touristen.
Der chinesische Wirt
zeigt auf WeChat
grünes Gras vom Sommer,
gelbe Blumen,
Moos auf Felsen, grün und grau.
Weißer Wasserfall,
dunkle Berge, Erde, Strände im Winter.
Blaue Eishöhlen, faszinierend.
Roter Meeresginseng, sehr günstig!
Die lange Nacht wacht nicht auf,
Nordlichter sieht man von seinem Balkon.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青#(11.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3日,3916首,1227人。第11个海青(山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海青,60后先锋诗人,写小说,摄影。诗作发表或入选《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山东文学》《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诗探索》《中国诗影响》《诗》(韩国)《中国当代诗经》(韩国,双语)等选本和刊物及众多公众号。出版中韩双语诗集《花落的方式》和《梦境》。

伊沙推荐:过去总以为冰岛是天涯海角世界尽头,有一天忽然发现它不是,欧洲、北美之间的一座岛,差不多是中心吧?真相是:没有中心与边缘,任何地方都是其他地方的边缘和自己的中心。行诗写水了是游记,写好了才是诗,仿佛一棵树,得开出花来。

​况禹点评《新诗典》海青《冰岛人》:有视觉效果——但又是无声的,淡淡的,却又同时是强烈的,传递出了疫情给生活带来的荒芜感。

FISCHEN – 张韬 Zhang Tao

12月 17, 2021

Zhang Tao
FISCHEN

Am Abwasserkanal unserer Schule
sind ein paar alte Männer am Fischen.
Die glauben sicher,
in jedem Wasserlauf gibt es Fische.
Ein alter Herr fragt einen anderen,
ob er heut schon was gefangen hat?
Der Gefragte antwortet sehr deutlich,
Nagel auf den Kopf, hörst du!
“Wie kann da drin ein Fisch sein?
Ich will nur nicht nach Haus!”

März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韬#(2.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8日,3911首,1227人。第2个张韬(四川)日

《新诗典》小档案: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傲夫诗社成员,“诗人最好的名片是诗”,看诗吧,不扯了。

伊沙推荐:此诗将老人心态揭示得好,或许越是年轻人反而越能揭示老人的心态。作者国庆期间来长安,在诗上表现得不错,路还长,健步走。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韬《钓鱼》:诗乃世间最难事(当然是之一),只待有心人。本诗即如此,作者有心,于是好在细节——不是描绘,而是对内心处境的呈现。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韬《钓鱼》:古有欧阳修“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今有大爷明知“排污水的河边”钓不到鱼,却偏偏一本正经地装作钓鱼,真是“钓翁之意不在鱼,在乎不想回家也”,至于为什么不想回家,诗中并没有交代,从而留给读者极大的想象空间,也正是诗歌的张力所在,不同的人会做出迥然不同的解读。诗题为《钓鱼》,实则河中并无鱼,二者之间构成的反差,让人不免对有家不愿回的大爷动同情与恻隐之心。简洁有力的对话将大爷的性情、心态、想法及生存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浓浓的时代感和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马金山|读张韬的诗《钓鱼》的十一条:
1、对于写作者,唯有作品才是生命,至于其他,关心则乱;
2、语言的奥秘,在于弦外之音,在于细节的意味和事物本身带来的惊喜;
3、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傲夫诗社成员;
4、张韬的诗,多写自己看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事物,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出发,饱含人生的奇妙和趣味,且迸发出弦外之音;
5、本诗以一种情景化的形式,描述出细微的日常生活,既关乎生命里极为微妙的东西,又反映出老人的生活与心境,让人五味杂陈,不由得又感慨不已;
6、诗一开头,由一个具体的场景,在细腻的笔触下,将看见的画面,以及想象中的状态,不紧不慢地道来,趣味十足;
7、一对老人的对话,使得另一位老人的心事坦露出来,揭示出一个家庭矛盾与社会问题,而正是这些,才击中人心,况味倍增;
8、诗里行间,层次分明,而朴实的文字背后,是耐人寻味的故事,更是人生中极为复杂的一面,揭示出现实而本真的世界;
9、很多时候,把经历过的一切写出来,就是再一次把生活进行了还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的呈现,是现代诗重要的一部分”;
11、对话之诗、画面之诗、情境之诗。

 

 

MOND, LYRISCH – Pingguo Pi 苹果皮

12月 14, 2021

Pingguo Pi
MOND, LYRISCH

Die Sonne hängt am Berg Oti, so faltet ein Pfau seine Flügel.
Auf einmal kommt ringsum kühler Wind, im Osten taucht still der Mond auf.
Wie ein großer Fisch, der seine Spur hinterlässt auf dem graublauen Himmel.
Er stürmt aus den Wolken, ein Soldat mit Gewehr, zielt nur auf meine Augen.
Licht und Schatten im Wind, die Natur macht Musik.
Blüten sind abgefallen, Ruinen im Mond.
Die Erde ist wie mit Perlen bestreut, da stehen zwei Menschen.

Einer heißt Rot,
einer Grau.

(Sie starren einander wie Weichschildkröten mit Knopfaugen an)

2020-09-24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 2021

《新诗典》小档案:苹果皮,原名杨阳。1995年出生于浙江绍兴。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野草》、《浙江诗人》等刊物。

伊沙推荐:这本来是一首抒情化的意象诗或意象化的抒情诗,结尾一俏皮,便是在酸中放入了碱,起到了中和效果,吃起来舒服多了。90后诗人,整体势头有所减缓,加油!况禹点评《新诗典》苹果皮《一首月亮的抒情诗》:岂止是抒情诗,就是情诗嘛。只不过作者自黑,搁进了俗语里的“王八”和“绿豆”。其实自嘲或自黑,本来就是现代人精神里应具备的东西。作者很灵动,直接用在了作品里,这样一来,也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苹果皮《一首月亮的抒情诗》:自古以来,月亮就是文人墨客笔下最钟爱的事物,也留下了无数与月亮相关的文学艺术作品。本诗写得意境清幽,画面感极强,闭上眼睛诗中所描摹的场景便会很自然地浮现在脑海里,从天上的月亮到地上的人,叙述上颇有层次感,语言也很有冲击力,将自然界的月亮变成了具有诗人独特审美的月亮,一连串新奇贴切的修辞增加了诗歌的表现力。诗歌最后化用人们熟知的歇后语“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一个叫王八  / 一个叫绿豆)”,来含蓄地点明“红”和“灰”二人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雅与俗无缝对接,俏皮又诙谐,就如同吃了一顿油腻的大餐之后又来了两片泡菜,那味道绝对酸爽!

马金山|读苹果皮的诗《一首月亮的抒情诗》的十一条:1、有时候,写作的意外,也是一种创造性;2、文字是身躯,思想就是艺术,而想象就是活着的艺术;3、苹果皮,原名杨阳。1995年出生于浙江绍兴。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野草》、《浙江诗人》等刊物;4、第一次读到苹果皮的诗,给我第一感受是独特,而这种独特,既有传统的抒情风格,还有无厘头式的突然,让常规在常规下变得特别;5、对于本诗,很多人能够写出第一节,却写不出第二节,即使写出了第二节,也不可能会有第三节,而作者三节都写出来了,那就是本诗作者的诗了;6、第一节,写得活翻,有层次感,还有画面效果,在自然的景象中,在不同的镜头间切换,让人感受到了大自然的魅力和奇妙;7、第二节,简单明了地表达出两个人的名字,既对第一节起到了承前的效果,又对诗中的人物,进行了细节化呈现,凸显出一种异质感;8、最后一节,以一个歇后语的妙用,将两个人的关系与情感的东西转化成了既调皮又有趣的境地,给人留下了满满的想象空间;9、标题用得也挺特别,不但直接明确了月亮,还确定了抒情,以及诗,看似随意的搭配,却有着现代的感觉与灵气;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跳出日常,写不一的东西,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很美妙”;11、画面之诗、情绪之诗、抒怀之诗。

FERNER BERG – 陈庚樵 Chen Gengqiao

12月 2, 2021

Chen Gengqiao
FERNER BERG

Der ferne Berg gleicht einer schwarzen Pyramide.
Die Seele des Pharaoh kommt nicht übers Meer,
auch nicht über die Ebenen rundherum.
Schlangen, Krähen, auch Kragenbären
halten die Gipfelregionen besetzt.
Am Fuß des Berges
leuchten Motorradscheinwerfer auf
und verschwinden wie Glühwürmchen.
Ich weiß, das sind Wanderarbeiter nach ihrer Schicht.
Sie wohnen ganz unten an der Pyramide.

Übersetzt von MW am 1.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陈庚樵#(5.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日,3895首,1224人。第5个陈庚樵(四川)日

伊沙推荐:​《新诗典》是活水,每月都有"新人"加入进来,是其永葆活力的源泉之一。在疫年以来加入的"新人"中,陈庚樵是实力突出的一位,他最大的特点是文学素养好,这令其诗充满了文学性,读起来很有血肉感。本诗当获12月上半月亚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陈庚樵《远山》:一幅活体的现代国画,动感十足、滋味丰富。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2.1诗人陈庚樵《远山》
整首诗围绕着一个漂亮的比喻“远山像金字塔”展开,但没有为比喻而比喻,而是继续循此喻体生发,这种生发亦不是无中生有,而是从目力所及的塔尖到塔底,从蛇、乌鸦、狗熊到农民工,写出了事实的诗意,写得自然而深刻。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陈庚樵《远山》:好一幅《民工夜归图》,在夜的背景之下,高峻的远山与渺小如蝼蚁的民工,以及“蛇,乌鸦,还有狗熊/占据了塔的顶端”与“是农民工下班了/塔的底,有他们的家”,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合理的比喻和联想令诗歌充满张力,“金字塔”、“法老”这些富有异国情调的内容,使诗歌透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神秘感,纷繁的意象被赋予了复杂而丰富的内涵,诗人深厚的文学和文化素养由此可见一斑。而对农民工生活和生存状态的同情与关注,是本诗中别具人情味,又于无形之中感人至深的那一部分。

​马金山|读陈庚樵的诗《远山》的十一条:
1、事物加上想象,就是明晃晃的光;
2、写的时候,切忌任何私心杂念,而那些突如其来的惊喜,就是最宝贵,且是最值得珍藏的东西;
3、陈庚樵,1971年生,四川绵阳人,小企业主,口语诗学习者;
4、陈庚樵的诗,在题材及内容的表现方面,总有一种难以界定的感觉,却在不同的场域之中,显现出极为个性化的一面,而这些正好构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陈庚樵来;
5、本诗以别出心裁的写作方式,将人民的生活写得独特而又别致,让人从文字上感受到种通感的东西,揭示出生存的状况,滋味浓郁,情景交融;
6、诗里行间,由多种文化元素融于一体,有信仰的东西,还有具体的细节场景,在作者的笔下,形成了鲜明而又不失个性的表现形式;
7、诗的纹路,既清晰明了,又有事物的触碰感,在动态化的空间里,显得十分奇特,在读者面前,有一种新奇的感觉;
8、这就是好诗的格调与品味,还是混沌状态的别样风情,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效果和想象空间;
9、题目《远山》,是场景,是内心的形象,还是一幅图画,把眼球和心神粘合在一起;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漂亮的诗,从诗的第一行开始”;
11、视觉之诗、情景之诗、动感之诗。

 

 

WASCHBÄR – 吴雨伦 Wu Yulun

11月 30, 2021

Wu Yulun
WASCHBÄR

Ich hab mit dem Auto
einen Waschbären erwischt,
in einem Wald.
Er ist sehr schnell über die Straße,
ich hab mich nicht bremsen getraut.

Als er im Licht aufgetaucht ist,
hab ich gezögert.
Ich hab das Lenkrad verrissen,
wollt ihm helfen, dass er unten wegkommt.
Aber es hat “bums” gemacht.

Ich glaub, er ist tot.

Keine Trauer, keine Klage,
kein Gedenken,
kein Begräbnis.
Die Dunkelheit hat ihn verschluckt.

2021-10-06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20.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日,3894首,1224人。第20个吴雨伦(美国)日

伊沙推荐:我毫不犹豫将本诗列为12月上半月冠军,因为它未落窠臼有所突破:面对同样的事实,十有八九者会流着泪上演文人悲悯忏悔秀,十有一二者会轻浮地大肆渲染死亡,此二俗科,本诗全都回避掉了,对死亡做出了适度到位精准的再现。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浣熊》:我喜欢这样的诗,接近零度,但比零度多出了“我”,这才是现代诗中人的视角,绝对的“零度”里没有“人”。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雨伦《浣熊》:因“我”一时的大意,造成了一只浣熊的生死未卜。但我没有装模作样地自责与忏悔,也没有渲染一种悲伤沉郁的气氛,只是将“车祸”的经过真实地加以还原,其中不乏善意与担忧,“它消失在黑暗里”便是内心对浣熊的祈祷与祝愿,而异域的风情、年轻诗人澎湃的诗心,也令本诗显得卓尔不群,别具一格。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30诗人吴雨伦《浣熊》
写出事实,“我撞死了一只浣熊”。写出过程,“我不敢踩刹车”,“我犹豫了”“我转动方向盘,想帮助它从车底钻过”。写出真相,“我想它是死了”“它消失在黑境里”。写完就嘎然而止,没有煽情但情绪仍似乎一触即破,没有哀嚎悲伤但读者仿佛从那“砰的一声”里听到浣熊那没有发出的哀嚎悲伤,没有缅怀和葬礼,作者写这首诗其实就是一种缅怀,所有读者全在诗里参加了葬礼。好在浣熊已是无危物种,我们的惋惜可能会小一些。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1——11.27)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1.21——11.27)

 

 

 

 

FIVE YEARS AGO

11月 29, 2021

FIVE YEARS AGO

5 years ago
the world was different.
The sky was open
in front of our windows.
All these houses had not been built.
You could look east
and see the sun rise
right from the railways.
Actually I don’t mind the houses,
I don’t mind the bridge,
I don’t mind the garbage disposal,
although I liked the trees and the weeds
and the wild roses that were there before.
Our house is new, too.
There are still rabbits or even hares
behind and between.
The world has moved on
in terrible ways.
For us in Vienna
here in this house,
here in this quarter,
we can feel privileged.
First of four Sundays
before Christmas.
So today we light the first candle.
People do it for Chanukah, too.
It’s Thanksgiving weekend.
Take care now, y’all.

MW November 28, 2021

 

 

 

 

ALTE LANDSTRASSE IM WESTEN – 李少君 Li Shaojun

11月 20, 2021

Li Shaojun
ALTE LANDSTRASSE IM WESTEN

Wer vom Osten daherrast auf der Autobahn,
der passt nicht zum Rhythmus hier in der Wildnis.

Wenn die Sonne untergeht, wird es noch einsamer.
Vorn auf der Strasse trotten die Kuehe.
Egal, wie du hupst, egal wie du schreist,
egal wie du bruellst, sie geben nicht Vorrang.

Diese Viecher sagen dir damit:
Sie sind eigentlich hier die Herren!

Ue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少君#(7.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1日,3884首,1220人。第7个李少君(北京)日《新诗典》小档案: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及英语诗集《碧玉》、《李少君诗歌精选》等十八部,被誉为“自然诗人”。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德、西班牙、韩、俄、葡萄牙等十多种文字,收入大学教材等上百种选本。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主编。​伊沙推荐:李少君被称为"自然诗人",自己也似乎欣然接受了,而这是很有风险的。自然主义者、环保主义者,似乎都是复古、反现代化的代名词,我宁愿认为:譬如本诗,不是"自然诗人"的必然结果,而是一个诗人的瞬间感觉。​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少君《西部的旧公路》:有西部感。出乎意料的洋气,又绝对是本土的,接地气。长度也恰到好处。这种题材,惧繁复,越多说,留给读者的空间就越小。而诗歌这种体裁,空间在许多时候就是美感本身。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少君《西部的旧公路》:东部和西部不仅是存在自然景观的差异,人们的观念、生活节奏和思维方式也大为不同,就连动物的行为也被潜移默化,都是慢条斯理的。基于此,西部的人到东部,不习惯那里喧嚣和快节奏;而东部的人到了西部,也很难适应这里的荒凉和慢节奏。本诗便是这一现象的真实写照,心急火燎的东部人遭遇西部牛群的慢慢吞吞、旁若无人,任你再大本事也无可奈何,因为“它们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所以正应了国人那句“客随主便”,其中哭笑不得和无可奈何的情态富有画面感,滋生出别样的幽默风趣,并可自由出入于现实、时空与心灵,无所不往,无所顾忌。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 于斯 Yu Si

11月 17, 2021

Yu Si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Ein paar hundert Fische, vom Markt
zum Qingshui geführt, freigelassen.
Aber davor müssen sie sich eine halbe Stunde lang Sutras anhören.

Aus Plastiksäcken (mit Wasser und Sauerstoff),
in den Fluss gekippt,
da sind die Fische noch etwas betäubt.
Viele wollen nicht gleich in die Mitte,
verstecken sich am Rand in den Algen,
werden im Netz an der Stange gefangen.

Dieser Fischer der freigelassenen Fische,
ich glaub, den nennen sie Schwarzkind.
Schwarzkind, wenn der sonst einen Fisch fängt,
grinst er den halben tag lang vor Freude.
Jetzt hat grad vier, fünf gefangen,
nur sein Gesicht bleibt unbewegt.
Von flussabwärts läuft eine Frau,
bleibt stehen und sagt, er sei genial!
wie könne er wissen,
wohin genau die Fische schwimmen?
Er steht da und hält den Mund,
sein Gesicht bleibt unbewegt.

2021-11-04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于斯#(2.0)

 

伊沙推荐:国庆期间在长安,从赵克强口中得知,于斯就是蔡椿芳,我上大学时就知道的诗人。老将回归,老马识途。本诗是"事实的诗意"的典型佐证,"捞放生鱼"这个事实一摆在这儿,整首诗便强大地立起来了,力压群雄,勇夺11月下半月冠军!况禹点评《新诗典》于斯《捞放生鱼的人》:来自生活的真滋味,不是构思出来的,也不是概念出来的,而是有心人品味后的打捞。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于斯《捞放生鱼的人》:在佛教里,是把放生看作诸多功德中排第一位的,是积最大的福,行最大的善。很多佛教的信徒们都会选择合适的机会,搞些简单的仪式后进行放生。这样的活动也让不少精明的人看到了商机,并从中渔利。本诗中的主人公“黑娃”无疑也是这样一个黑心的商人,把别人放生的鱼捕获后,再次进行售卖进行牟利。诗中多次提到他的表情,是亮点也暗藏着玄机,现在的他连着捞四五条放生鱼也不及当初捞一条鱼所带来的喜悦,“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这一前一后鲜明的反差,正是他胸有成竹、见惯不怪的的表现,当然其中也有不愿被人识破而泄露了天机的故作矜持。诗中的细节描写尤为值得称道,“没有细节,就没有文学艺术”,对于典型人物的塑造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因此而催生出强大的诗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5诗人 于斯《捞放生鱼的人》这是一首内涵丰富的口语诗,也就是说,它不是在一个平面上写完的,因而写得有皱褶,有难度。全诗共两段,第一段写了鱼的三种状态:一种是衣食无忧的鱼,在市场上,这些鱼装在塑料袋里,有水可饮,有氧可吸,可谓悠哉,但随时可能丧失生命。第二种是被救赎的鱼,也就是被念经放生的鱼,在清水河里,生命得以相对自由。第三种是无法救赎的鱼,在河岸边的水草中,这些鱼习惯了塑料袋塑造的虚幻的美好环境,已丧失了生命的活力,不敢中流击水,被捞放生鱼的人捞起来,满足了口腹之欲,三种鱼的命运,层层推进,推出了一个悲剧。一般口语诗写到这儿也就可以了,也算有看点有亮点了,但诗人于斯不是这样,他在第二段把视线从鱼切换到人,切换到捞放生鱼的人身上,继续把诗意引入深入。这个叫黑娃的捞鱼人,有一个奇怪的行为,平时捞到鱼笑个不停,捞到放生鱼时却不笑不说话,其中的缘因,或许他自己隐约是清楚的,毕竟这些放生鱼是被念过经的鱼,谁知道捞这些鱼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呢。马金山|读于斯的诗《捞放生鱼的人》的十一条:1、成就伟大的作家,平实的,不断的写作之心,是作品的生命;2、诗的生活,是内心的激荡,脖子上的喉结,舌尖上的一抹抹红,还是生长在诗人尖尖上的柔软;3、于斯,1964年生于湖北新洲。1983年大学毕业赴西藏工作,1993年转业到成都。1983年起曾在《飞天-大学生诗苑》等平台发表诗歌。出版诗集《冈仁布钦及其它》《降临》。《嘀嗒诗歌》主编;4、与作者虽未曾谋面,但通过朋友圈,足见其对诗是真热爱,主要表现在,其拖着病体,仍然乐此不疲地编选诗歌,推荐在其主编的《嘀嗒诗歌》上,让人敬佩;5、本诗从语言表达能力来看,通透明亮而又细腻丰富,从诗维角度来看,诗路的层次清晰,在事物的本质特征来看,在情景的过程中,徐徐展开,可谓意趣横生,生机盎然;6、诗由两节组成,一节是对即时性现场的有效描写与呈现,而另一节,则是对记忆中场景的又一次刻画,并将一个人对事物的不同阶段,进行了全面而细腻的描述,且丝毫不留痕迹;7、诗里行间,还有不少弹性十足的句子,且饱含滋味,比如:“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等,简直太有语言的感受力和表现力了,或许这就是好诗的味道与样子吧;8、标点符号的运用,尤其是逗号和句号,是诗中极为重要而传统的东西,在这里,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效果,值得关注与重视;9、题目既直接,而又有画面效果,且不乏生活的角力与生命的变化,在一张一驰之间,构成了一种印记;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即震撼力”;11、画面之诗,信仰之诗,人性之诗。​黄平子读于斯《捞放生鱼的人》——《新世纪诗典》3879捞放生鱼的人于斯几百条鱼,从市场运到清水河边,被放生前,要听几个信徒念半小时经。从装满水、灌了氧气的塑料袋里,进入河水,这些鱼有点懵,其中很多条不肯游到中流去,老往岸边水草中躲藏,被长杆捞网捞起来了。这个捞放生鱼的人,我曾听见有人喊他黑娃,黑娃平时钓着一条鱼,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刚刚一会儿工夫,他就捞着了四五条放生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有个从下游跑步过来的女人,停下夸他简直神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鱼要游到这儿,他闭着嘴不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2021.11.4黄平子读诗:于斯,1964年生于湖北新洲。曾出版诗集《冈仁布钦及其它》、《降临》和长篇小说,发表中短篇小说二十余篇。病退后住在成都。《嘀嗒诗歌》主编。“几百条鱼”,说明鱼多。“从市场运到/清水河边”,一个是死地,一个是生门,鱼儿有幸。“被放生前,/要听几个信徒念半小时经”,半小时太长,只争分秒。可不可以先放生,再念经?“从装满水、灌了氧气的/塑料袋里,进入河水,/这些鱼有点懵”,听念经听懵的。“其中很多条不肯游到中流去,/老往岸边水草中躲藏”,有理有据,事实胜于雄辩。“被长杆捞网捞起来了”,可怜!才出市场,又入捞网!“这个捞放生鱼的人,/我曾听见有人喊他黑娃”,这娃真够黑,放生鱼也捞。“黑娃平时钓着一条鱼,/笑容要在脸上停老半天。/刚刚一会儿工夫,/他就捞着了四五条放生鱼,/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对比。钓鱼和捞鱼是两回事。一条和四五条也是两回事。黑娃也有笑不起来的时候。“有个从下游跑步过来的女人,/停下夸他简直神了,问/他怎么知道/这些鱼要游到这儿”,女人到底是夸还是损?黑娃到底是神还是鬼?黑娃自己当然很清楚:“他闭着嘴不说话,/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他敢说吗?他敢笑吗?他敢怒吗?2021年11月16日20点57分

GESICHT – 川江 Chuan Jiang

11月 12, 2021

Chuan Jiang
GESICHT

Ein Vogel fliegt dem Großen Buddha
vorm Gesicht hin und her,
stellt sich sogar auf Sein großes Ohr,
auf die Schultern und auf den Kopf.
Der Große Buddha lächelt,
er glaubt nicht, dass er von Vogelkot
überall auf den Wangen
an Gesicht verl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诗典》小档案:川江,本名汪洪,1961年生,生活工作在重庆的四川泸州人。街拍摄影者、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文物保护志愿者。长期从业于兵工领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13日,3876首,1218人。川江(重庆)日伊沙推荐:​作为一名真正的爱国诗人,我希望《新诗典》中尽现祖国的大好河山、风土人情,但必须用好诗加以表现。四川乐山大佛便是我心向往之至今未曾谋面的景点,因而喜读本诗,它写得很有佛性。感谢图雅的助攻。​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川江《面子》:中国人是最看重面子的。所谓的“面子”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社会心理建构,面子也是一个人自尊与尊严的体现,既是一种有形的脸,又是无形的脸,有人为了“面子”会大打出手,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诗人以“我心”度“佛心”,相对于人性的复杂与矛盾,佛性简单又慈悲,大度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更何况鸟屎?所以人们看重的面子之事,在佛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只会“笑眯眯”地看待一切众生,以微笑面对人和事,保持良好的心态。嘲笑那些想不开,万事钻牛角尖可笑可悲之人。 也是指导人们做人做事要大度,换位思考,不要斤斤计较,宰相肚里能撑船。本诗言近而旨远,没有一句说教,却给人以启迪与深思,值得去细细品味与学习。​读川江《面子》|雪也这首诗只有一只鸟和一尊佛,鸟是在佛的身边飞来飞去的,佛是笑眯眯的。伊沙推荐词里说,这里的佛,是四川的乐山大佛。想到小时候看的电影,《神秘的大佛》。电影里的大佛,也是乐山大佛。这部电影,据说是国内第一部武侠片,剧情很模糊了。乐山大佛,据说是弥勒佛,所以诗人说是笑眯眯的,也是对的。诗歌的画面,是很和谐的,是美的。即使大佛的满脸,都是鸟屎,也依旧是真实的,是美妙的。最后两句,大佛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为什么,因为大佛始终是笑眯眯的,没有因为满脸鸟屎而有丝毫的愤怒。想到耶稣曾向门徒说的话,如果一个人打了你的左脸,那你就把右脸伸过去,让他打。看来耶稣,和大佛一样,也是不要面子,不讲面子的。反观俗世中的人呢,是要面子的。虽然俗话说,死要面子活受罪。即使再受罪,也要讲面子。美国传教士阿瑟·史密斯说:“‘面子’这个词本身就是一把打开中国人许多重要特性之锁的钥匙”。鲁迅说——“面子”类似于“脸”,但有一条界限,如果落到这条线以下,便是失了面子,也叫“丢脸”;而如果超出这条线以上,那便有了面子,或曰“露脸”。有的城市的工程,又叫面子工程。虽处俗世,关于面子,我们要向大佛和耶稣学习。​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2诗人川江《面子》这首诗说了大实话!“没觉得满脸鸟屎/有失面子”。显然,用多数国人的眼光看,这是一只不懂事的鸟,不知天高地厚的鸟,敢在大佛脸上拉屎,这是大不敬啊,岂止是丢面子那么简单,简直可以杀无赦了!但幸亏这是一只鸟,人类无暇顾及这种不敬,人类光是顾及同类诸种“有失面子”的不敬就耗费了大量精力,甚至诉诸武力。看来,人类应该向大佛学习这种豁达与包容。或者,人类应该向鸟类学习这种无畏与冒犯。什么时候人类看待面子,像大佛看待鸟类诸种不敬的行为那样简单,“笑咪咪的”,一笑而过,哪怕只是稍有改观,那就不错了,尽管这很难。

 

 

NEUN SCHWARZE VÖGEL – 晏非 Yan Fei

11月 2, 2021

Yan Fei
NEUN DUNKLE VÖGEL

acht in bewegung
einer nicht
ohne zweifel
schau ich mehr hin
auf den der sich nicht rührt
aber er macht nur
in der luft
eine übertrieben
packende
figur

2021-08-21
Übersetzt von MW am 1. Nov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晏非#(2.0)

《新诗典》小档案:晏非,男,1975年5月生,山西保德人,新诗典口语诗人。诗人伊沙的坚定拥趸者,我曾有诗:“在伊沙身上/看到了一个/健康中国人/不止是诗人/该有的样子/”。2018年8月起,矢志创作口语诗,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2019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权威选本,自编诗集《喷子》《刀片》。出版有《诗赋撷萃——历代咏忻诗文选》《保德史料补遗》,另整理完成《保德史料补遗续编》。2021年9月,与诗人马非、君儿、左右发起编选一本以诗人伊沙为创作题材的口语诗选,并开始跟读新诗典每日荐诗。10月,创设《九原诗刊》并任主编(同名公号半月刊,年度纸质精选),发起设立一年一度的“元好问诗歌奖”。现居忻州,忻州文化研究院(五台山研究院)副院长。伊沙推荐:如果只有鸟没有人,就是古典纯诗,有了人一一有了人的内视与自省,就是现代主义了。并且本诗发现的结果:有料、诗意、很妙,在十一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可居亚军。况禹点评《新诗典》晏非《九只黑鸟》:于诗而言,简洁绝大数时候都是强于唠叨的,即便是写日常所见。尽可能多地把想象空间留给读者,对于本土现代诗,尤其需要如此。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晏非《九只黑鸟》:本诗写得很节制,就像钻天的白杨没有多余的枝丫,又像传统的水墨画那样浓淡相宜;就连这九只黑鸟具体是什么鸟都没有去费笔墨加以介绍。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诗里有“鸟”还有“我”,在这相对狭小的时空里,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平等地注视,没有居高临下,也没有杀戮和伤害。“我”对“鸟”的关注更多地放在了“不动的那一只”上,即便如此也没有去真的惊扰它,只是试探性地“在空中/做了个/捉的/姿势”,姿势虽有些夸张,却没有任何恶意。在令人莞尔一笑的同时,心生阵阵暖意。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晏非的诗《九只黑鸟》的十一条:1、诗,就是一门表达的艺术;2、诗人的诗歌,应该是诗人的话,诗人心里面的话,诗人心里面想说的话;3、晏非,男,1975年5月生于山西保德。2018年8月,开始口语诗写作。自编诗集《喷子》《刀片》。出版《诗赋撷萃——历代咏忻诗文选》等。2021年10月,创设《九原诗刊》,并发起“元好问诗歌奖”。忻州文化研究院(五台山研究院)副院长。现居忻州;4、本诗是一幅画面,在作者徐徐展开的纹路里,清晰简洁地呈现出生活的日常,既有净澈的一面,还有浑浊的部分,动与静,思与想同步更新,给人以强烈的视觉效果和思考空间;5、诗一开头,由具体的数字,显示出一幅画面的效果,紧接着是对心理状态的刻画,到一个动作,一个情景,完成了诗与诗意,构成了某种“丰富”;6、诗中是对一个细节的观察,而在这个过程中,突出性的写出了人的内心,这是一种认识,更是一种态度;7、对生命的关怀,或者是对生命的尊重,对人世的微妙洞察,诗里给出了很巧的感觉与裸露;8、诗的标题,直接用了“九只黑鸟”,这是数字的存在,是一种场景化的直击,甚至还是存留于内心的一个画面,能够构成这么多种可能,已经足矣;9、有一点,需要提出来,因为在很多时候,都被大家忽略掉了,那就是字在诗里的精准性,比如最后的“作”字,是否“做”字,在用法上更加精准一些呢;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约的诗,简中有物是核,约中有事为本”;11、生命之诗,画面之诗,态度之诗。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10月合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IE FLUT STEIGT SO SCHNELL – 王清让 Wang Qingrang

10月 23, 2021

Wang Qingrang
DIE FLUT STEIGT SO SCHNELL

Steh auf in der Früh,
vor der Haustür
fang ich einen Fisch,
werf ihn ins Aquarium.
Am Nachmittag
schwimmt er stolz
zurück auf die Straß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4日,3856首,1212人。第7个王清让(河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王清让,男,1976年8月生。在《人民文学》《诗刊》《诗潮》《绿风》《汉诗》《读诗》等偶有发表,有诗歌收入《新世纪诗典》《当代传世诗歌三百首》《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集《那年》。现居河南新乡。

伊沙推荐:这是一位中原诗人对河南水灾的反映,这是一位当代诗人社会责任感与艺术责任感的双重体现(大疫之年这应该得以加强而不是减弱),这是洪水之上的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清让《洪水涨得也太快了》:肆虐了一年多的新冠疫情,让人被迫“忽略”了一些同样夺人性命的灾变,洪水便是其中之一。难得诗可以记下那些惨痛的瞬间——当然,这种记录最好还是通过诗歌特有的思维。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3人诗人王清让《洪水涨得也太快了》
确实,洪水涨得也太快了,先是涨过家门口,很快着又涨过家里的鱼缸,逮住的鱼得而复失,这水真够狠的,诗题呼之而出,准稳地把整首诗托举起来,形成了事实的诗意。本诗不过六行,却细节逼真高清,把大的洪水写得动静如此之小,令人赞叹。以轻松甚至有些俏皮乐观的口吻说出了人在洪水面前的无助与无奈,构成冰山一角,折射出洪水背后更加沉重复杂的现实,发人深省。从上古至今,洪水作为一个古老话题,也是世界级的话题,给人类带来的冲击一言难尽,原因在于水是生命之源,人离不开水,又常常为水所困。随着时代发展,人们愈加认识到,水不仅仅是自然问题,也是复杂的社会问题,人与水的关系,城市与水的关系,土地与水的关系,往往既亲切又锋利,既温情又冰冷。从视觉上看,我甚至觉得这句横躺的诗题就像那尾大摇大摆地游回大街的鱼!为鱼高兴,不过也别为鱼高兴的太早上了,它只是游到了大街上,并未游回大河,命运难测。那么人呢,洪水中的人呢,河南诗人王清让没有多说,我们也能从中感受到很多,唯愿苦难退去,阳光普照。

​读王清让《洪水涨得也太快了》|雪也

诗人何为?诗人要有爱心,要有悲悯之心,要关注现实,要讴歌,要赞美,要批评,要鞭挞,要嘲讽。诗人可写小诗,可写一己情感和思想,可悲秋叹月。诗人可写大诗,关注国家社稷和黎民百姓。河南大水,来得突然,来得猛烈。既是天灾,也有人祸。不少诗人,都拿起笔,写出了内心的焦虑和惶恐。也有人认为,面对如此惨象,诗人怎忍心书写?那诗人不写,又能何为?既然书写,就有不同的写法。网络媒体平台,可看到很多。河南诗人王清让的这首诗歌,就独出机杼,很有自己的特色。标题,就是口语化,并有自己的感情色彩,一个“也”字,流露出作者的担心和不安。诗歌共六行,按时间,可分为两层。前三行,有人物,有地点,有事件,但缺少时间。从第四句来看,前面发生的时间,应是早晨或上午。水很大,所以作者在家门口,就逮到一条鱼。水涨得很快,下午鱼就从鱼缸游回了大街。大摇大摆,说明鱼很从容,说明水涨的也足够快足够大。另外,大摇大摆一词,我认为,还是有一定的影射。鱼的自由自在,反衬着人们悲苦的水深火热生活。这首诗,就是写了洪水中一条鱼的故事。切口很小,几乎没有任何感情色彩,但诗人的家国情怀寄寓其中。

 

 

PHOENIX – 起子 Qizi

10月 5, 2021

Qizi
PHOENIX

Ich steh und warte auf meine Impfung.
Hinter mir sind ein paar Mädchen,
die zwitschern und tirilieren,
reden und lachen wie fröhliche Vögel.
Als ich fertig gestochen herauskomm,
seh ich eine von ihnen,
sie hält ein Wattestäbchen zum linken Arm.
Auf ihrem Arm ist ein Tattoo
von einem Phoenix.
Die Impfung ist in die Flügel gegangen.
Ich geh in den Beobachtungsraum,
such einen Platz, setz mich hin.
Dann bemerk ich, der Phoenix
sitzt neben mir.
Der Arm, zu dem er gehört,
bewegt sich ein bisschen.
Ich seh am Handgelenk
zwei Streifen, das ist vom
Pulsadern durchschneiden.
Dunkelrot, Messernarben.

2021-06-15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伊沙:"打眼"是围棋术语,适用于口语诗:本诗就是打了两个诗眼:凤凰是一个,暗红刀疤是又一个。有此两个诗眼,诗就比较坚实了。

高歌:曾经割过腕的女孩如凤凰重生,排队打疫苗要好好活下去,也许疫情让不少人更加热爱生命了,假性抑郁一扫而光……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起子《凤凰》:疫情背景下的偶遇,注定会有故事发生。女孩臂膀上凤凰图案的纹身,手腕处“只有割腕才会留下的/暗红刀疤”,这个看似普通的女孩一定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这些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诗性地发现,都逃不脱诗人睿智的“法眼”,加之具体而微地呈现,便成就了眼前这首引人遐思的好诗。这完全得益于诗人孜孜不倦对诗歌地追求和探索,读完本诗脑海里始终有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在飞舞和鸣唱。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4诗人起子《凤凰》:
这是一首反映时代风尚的现代诗。对于七零后的起子,更年轻的九零后或零零后女孩对于打疫苗的态度,对于纹身的态度,以及对于可能情感纠葛留下的暗红刀疤,都构成一定的触动。“凤凰”作为诗题,也作为诗中重要意象,把一个可能经历了至暗人生的女孩涅槃成乐观面对疫情的天使之鸟。诗歌就是要拒绝相同的经验,永远致力于写出“另一个”“另一种”感受来,这首诗做到了。这首诗也启示我们,对这个世界即便我们不那么乐观,但其实也没必要那么悲观,一切自有造化,一切自有转机。

《新诗典》小档案:起子,1974年生于浙江嘉善。新世纪诗典常青藤诗人。磨铁诗歌奖2016年度十佳诗人。

马金山|读起子的诗《凤凰》的十一条:
1、诗核,或者说诗眼,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些,还是诗的思想与灵魂;
2、写诗的过程就是复述生活的过程,还是生命一次又一次的激荡与回味;
3、起子,1974年生于浙江嘉善。新世纪诗典常青藤诗人。磨铁诗歌奖2016年度十佳诗人;
4、今年六月,在绵阳诗会上,首次见到起子,其人和在网络上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对事物有着极致的敏感与锐度,更有对文字的触及感与温度性;
5、在我的眼中,起子是一个诗歌方面的多面手,无论是他的抒情诗写作,还是他的口语诗写作,都异于常规的写作者,并在意识观念方面,也显现出诗之外的意趣和智性;
6、回到本诗,通过当下疫情大背景下,一个接种疫苗现场的所见所闻,以细腻的笔触,描绘出鲜活而又形象的情景,而言外之意无不充满质地与声调;
7、诗一开头,即从疫情下的本身画面,由排队的铺垫开始,勾勒出一个巧妙的现场与情节,并由此引发更加深入的场域之中;
8、诗中的场景,熟悉而又生动,残酷而且饱满,无不令人动容,尤其是“针刚好打在翅膀上”,让人内心为之一震,多么形象的比喻,又是多么的真实、惊艳;
9、而结尾的剧情,又一次转移到了割腕所留下的痕迹上面,凸显出残酷的事实,在一波三折之间,探测出人生的无限况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诗不但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还会给人以强烈的质感”;
11、看见之诗,发现之诗,现实之诗。

君儿读诗:
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6364706&promote_id=957250

 

 

NACHBEBEN – 华少 Hua Shao

10月 3, 2021

Hua Shao
NACHBEBEN

In der plötzlichen großen Erschütterung
vom 12. 5. 2008
ist mein Mann
wie ein Hase
die Stiege hinunter gestürmt
und hat mich alleine oben gelassen.

Meine Freundin fragt,
manche Ehepaare haben sich deswegen
scheiden lassen,
warum du nicht?
Ich sag
ich hätte
vielleicht
dasselbe gemacht.

2020-10-29
Übersetzt von MW am 2.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华少#(3.0)

 

伊沙推荐:我的长篇小说《李白》刚好写到李杜初相见:如此好玩的李白为何会在初见时善待如此不好玩的杜甫?因为他发现这是一个开口说话句句不离诗的诗痴,并且极具专业性,一看就是个人物。《新诗典》之所以可以一兴十年,就在于年年都有狂热诗痴的加盟与推功,四川绵阳说唱俑便是最新最旺的薪火。华少又写出有新意的好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属于上乘之作,活得通透方才写得通透,我从不认为狭隘、乖戾、极端、任性即先锋,先锋必须得先进:宽容、大度、豁达、智慧。

​况禹点评《新诗典》华少《余震》:以己念推人心——古代之仁爱;以人行省己身——现代人性之觉悟。

《新诗典》小档案:华少,四川绵阳人,天蝎座,现在企业供职。说唱俑口语诗群同仁。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2诗人华少《余震》
这首诗刚读完,把我怔住了,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一句古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自然界的地震终束了,而对生活造成的余震才开始了,只不过各家有各家的余震,很多是难言的余震,往往与生存有关、与情感有关、与婚姻有关。
这首诗也让我想起一个比较流行的观点,人性往往是经不住考验的,千万别考验人性。但人不考验,老天爷会考验,这不,突如其来的地震生死大考来了,妻子面对撇下自己兔子一般快跑的丈夫,面对“有夫妻因为这事/离婚了”的现实,仍选择不离,而是用换位思考包容了人性的弱点,这多多少少是对人性的洞悉,不可过分较真。尽管诗人最后说:“换成我/可能也会/和他一样”,但真的会是那样吗?这个“可能”,加上诗人写了这首优秀的口语诗作,我相信她其实只是语言上的以牙还牙,不大可能真的会这么去做,虽然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她怎样去做。
华少这个名字咋看像一个汉子,实则为女子,但读完全诗,其坦诚度、真实度,足以感到这真的是一位汉子,女汉子,有些人该羞愧!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26——10.2)

 

 

MYSTERIOUS DEATH – 木匠 Mu Jiang

9月 22, 2021

Mu Jiang
MYSTERIOUS DEATH

Huangshuigou reservoir in late spring,
green grass in a thick mat, wild flowers bloom.
Trees growing all over.
Fish in the reservoir
swim back and forth as they please.
A kingfisher has stuck its long beak
all the way into
the reservoir message board,
ending its life,
leaving it hanging
in an elegant way
over that sign.

4/13/21
Translated by Martin Winter in Sep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木匠#(4.0)

伊沙推荐语:好极了,很有艺术性,在这个半月的推荐诗中属于上乘之作。虽然才4.0,木匠在语言上和艺术性上的才华是明晃晃的,这么适合写诗的人如果不写诗,那就太可惜了。本典最重要的使命,就是防止这种人才浪费,雪中送炭第一,锦上添花第二。

况禹点评《新诗典》木匠《翠鸟死亡之谜》:物哀之诗。读的时候我也伴随着诗句的推进在问——翠鸟到底是因为什么走向了死亡呢?本诗没有回答。诗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的,主要负责提醒读者注意,有没有一个固定答案,倒不打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木匠《翠鸟死亡之谜》:在一个环境如此优美,食物丰富并适合翠鸟繁衍生息的好地方,“一只翠鸟,细长的鸟喙/深深地扎进/水库公示牌/以决绝的方式/结束了它的生命”,这只翠鸟死得如此惨烈,是自杀还是意外?的确是个谜。环境的美好与翠鸟的惨死,给人强烈地视觉冲击,“并把自己/漂亮地/悬挂在了公示牌上”,“漂亮”一词将又将视觉上的刺激上升到了心灵层面:死得再漂亮,怎么比得上活得漂亮?好死远不如赖活,这是源于所有生命体求生的本能。虽然人鸟殊途,但读完此诗仍不免会有一丝淡淡的伤感。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2木匠《翠鸟死亡之谜》
这是一首悬疑诗,有着事实的诗意。诗题指明是翠鸟之死,翠鸟为什么要赴死?诗人不是福尔摩斯,没必要去破案,破案是读者的事儿。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充满生机的画面,暮春,绿草,野花,林木,鱼儿,清澈可见的流水,这样的美,与死亡可以无关。但悲剧还是发生了,翠鸟一头撞向了水库的公示牌。鸟类的行为有着一定的必然性,查阅资料,对这一案件现场分析,极有可能是,翠鸟一头撞向的是蓝天,那个水库公示牌一般都是蓝色的,或者是蓝天背景的,也就是说,翠鸟误将水库公示牌当成了天空!她以为自己飞往的是蓝天,实际上飞向了死亡!我当然知道,一首诗的意义可以不凭借任何一种阐释而存在,但这样一种阐释依然具有意义,那就是人与自然、人与万物相处之道,如何设计得更加具有常识,如何尽可能减少误判,比如这块人类创设的公示牌,作为极有可能引发翠鸟冲动的元凶,本身也是无辜的。

马金山|读木匠的诗《翠鸟死亡之谜》的十一条:
1、诗意在诗之外;
2、回到内心,就是回到了诗内;
3、木匠,本名王春云,女,70后,2020年开始学写口语诗;
4、今年六月份,绵阳诗会见到过木匠一面,给人留下的印象,一位知性优雅的女性,且不泛四川人的地域爽朗气质,倍觉坦然自若;
5、木匠的诗,在口语化的表达里面,透视出深刻的人生感受,无不契合着女性的柔韧度与真情流露,日常而又绵延出语言的紧密,且不泛事物的意味;
6、本诗在一幕幕鲜活的生活场景与死亡之间,将凸显触感的场景一个又一个地呈现出来,细腻入微的味道,让人既熟悉而又充满活力;
7、在读本诗的时候,我把它分成了三个层面,这样既有助于对诗本身的理解,更加有助于感受诗;
8、第一个即是水库周边环境的呈现,是一个个画面的演绎,是一个又一个镜头的推进,让人耳目一新;
9、而第二个则是对一只鸟的阐述,并由此联系到关于死亡的话题,并将第三个底片亮了出来,尤为深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事物的细腻描述,是诗的另一种极致”;
11、画面之诗,场景之诗,生命之诗。

Picture by Huang Kaibing

Picture by Huang Kaibing

ODD JOBS: WHEN I WAS 24 – 徐江 Xu Jiang

9月 16, 2021

Xu Jiang
ODD JOBS: WHEN I WAS 24

I saw a small monkey
escape from its cage
on Monkey Mountain
by climbing big trees.
He walked for a while
on the perimeter wall,
looking back to the cage.
He saw no other monkeys following,
so he returned
the same way.

Translated by MW, 9/15/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3.0)

 

伊沙推荐语:猴子是最接近人的低等动物,猴子的动物性最接近于人性,所以本诗貌似是在写动物性,实则是在深刻地揭露人性,当获9月下半月亚军。

新世纪诗典11,NPC9月17日,3819首,1205人。第33个徐江(天津)日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徐江《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一首让人读完沉思的妙绝的杰作,经过30年的岁月沉淀写出。绝大多数生物包括人和猴子的特性都是群居和从众,这也是现实和环境的残酷所逼。那只可爱的猴子有了一个难得的契机,溜出了笼子,获得了向往的珍贵的自由。可是,它势单力孤啊,落单的恐惧和笼外生存的未知,让它又顺原路回到笼子。这首诗以极朴素的语汇所披露的残酷性,让人深思。这正是诗歌的迷人之处,可以写成万字长篇科学论文,但诗的开放性却让读者自己去完成,千人千读千解千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二十四岁时的记忆》:一只机灵的小猴,好不容易逃脱了人类的笼子,可还没等我们替它”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举动喝彩呢,结果不知它是因为受不了独自在外的寂寞无聊,还是习惯了在笼子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竟然“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光是这只猴子,在我们的周围又有多少人在关键时刻也做出了如这猴一样的选择,猴性即人性,在这些动物的身上我们能更多地看到人类自身的影子,那隐藏在诗歌语言背后的强大的诗意,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自己去体悟,正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徐江的诗《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的十一条:
1、诗人的信仰就是诗,而诗就是诗人的一切;
2、简约是古代诗歌的魅力,甚至是艺术,而在现代诗歌之中,则更是瑰宝;
3、徐江,1967年出生。1991年创办《葵》。曾五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著有《黄昏前说起天才》《徐江的诗》《花火》《杂事诗》《四季杂事》《雾中杂事》《杂事与花火》《我斜视》《哀歌·金别针》(与侯马合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启蒙年代的秋千》等二十多种;
4、徐江是一位资深的写作者,且是一位对文学有着深厚的个人特点和严谨态度的人,而正是这些,才构成了一位当代重要而又受人尊重的诗人、诗评家;
5、徐江的诗,在平实的语言深处,饱含着丰富的生活和思想观念,不仅如此,还在事物的现场,凸显生命的轮廓和人性的光辉;
6、回到本诗,由笼子里的猴子溜出笼外的一系列场景,在一个往返的回转里,道出了暗含其中的深意,并由此揭露出人性的本貌,读来让人回味悠长;
7、诗中的内容,是以记忆中的画面,进行了在场性的还原和呈现,并由此带来了巨大的视觉效应和内心激荡;
8、尤其是结尾部分,鲜活的场景,既是神来之笔,还是现实的残酷与升华,充斥着五味杂陈的气息;
9、除此之外,此诗还揭透出幽默和诙谐的哲学思考,即真正的自由到底是怎样的,在简洁而朴素的语言里,生动地再现了这个问题;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文字自己说话,自己去生发想象,比直白的表达更加深刻”;
11、人性之诗,哲学之诗,批判之诗。

黄平子读徐江《杂事诗·24岁的记忆》

——《新世纪诗典》3819

杂事诗·24岁时的记忆

徐江

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
从猴山的笼子
顺着几颗大树
溜到了笼外
在不远的围墙边儿
走了一会儿
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
没有其他猴跟过来
就又顺着原路
回去了

黄平子读诗:这首诗的题目告诉读者,这是一首回忆之诗。徐江生于1967年,24岁就是1991年。“我曾经看到过一只小猴/从猴山的笼子/顺着几颗大树/溜到了笼外”,这是写小猴子出逃。从“顺”、“溜”等字看,小猴子的这次出逃好像是无意的行为。“在不远的围墙边儿/走了一会儿”,这是笼外。笼外的世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它回头看着笼子的方向/没有其他猴跟过来/就又顺着原路/回去了”,笼外如果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没有猴子。没有同伴的世界多寂寞啊,这才是最主要的!笼子算什么!

2021年9月16日20点30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LTE GEMÜSEFRAU – 暮云平 Mu Yunping

9月 13, 2021

Mu Yunping
ALTE GEMÜSEFRAU

Im Frostwind hat sie sich eingewickelt
wie ein Kohlkopf,
so hockt sie am U-Bahnaufgang.
In der Hand ein Bund Shanghai Pak Choi.
Sie schreit wie ein Dämon:
“Die letzte Handvoll zum halben Preis!”
Jedesmal, wenn sie einen verkauft hat,
greift sie sich ungerührt
den nächsten aus dem Schlangenledersack.
Die U-Bahnstation sperrt bald zu,
mit Händen und Füßen bewegt sie Gemüse.
Der Sack wird zu tief, ihr Arm wird zu kurz,
zum Schluss verschwindet sie halb in dem Sack,
so wie ein Tier in der afrikanischen Steppe
einem anderen reinkriecht, um es zu erle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诗典11,NPC9月14日,3816首,1204人。暮云平(上海)日

《新诗典》小档案:暮云平,安徽绩溪人,70后,现寓居上海,职业策划人,业余写诗。在《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神》、《散文诗》等发表作品若干。著有个人诗集《沉默与复述》等。个人公众号:暮云客栈。诗观:冰冷的时代需要一块诗歌的烙铁,给虚情假意和麻木不仁上刑。

伊沙推荐:本诗还是存在一点问题:"她又厚颜无耻地"如何如何叫人不舒服,我猜作者是从抒情诗转过来的,还没有转彻底,抒情诗习惯于主观强侵入(大写的"我"云云),口语诗以客观主义为根基。瑕不掩瑜,从整体上说,还是一首好诗。

马金山|读暮云平的诗《卖菜的老妇》的十一条:
1、活得跟诗里的事物一样,带着理想活下去;
2、本真的就是艺术性的,而艺术性最大的力量也就是本真的;
3、暮云平,安徽绩溪人,70后,职业策划人,业余写诗。著有诗集《沉默与复述》等。现寓居上海;
4、本诗以地铁站出入口老人摆摊卖菜的画面,以及过程中的一系列熟悉的手法为线索,呈现出一个鲜活而生动的平民形象,映射出现实生活状态;
5、诗一开头,先交待出季节,而后是明确的位置,和清亮的叫卖声,在深入而细腻的描绘之处,凸显出一位鲜明的人物形象;
6、紧接着,是从蛇皮袋里掏菜的过程,往返如是,而每一次都是以全新的方式,真可谓通透而又细致入微;
7、诗中描写,层层叠叠,动词用得深浅有致,情景交融,妙不可言,这也正是口语诗最精妙之处;
8、诗的结尾,由一个令人作呕的比喻句,构成了令人不耻的生活场景,并由此勾勒出人性的丑恶面目和人物形象;
9、还有一点值得口语诗人的警觉,因为口语诗是“裸露艺术”,所以任何一词一句的狠话都会让事物的本质坦露无疑;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现场,拿高清相机拍下来,就是诗,而诗人要做的,就是呈现”;
11、生活之诗,生存之诗,现实之诗。

 

 

 

SAN PANG – 喵小咪 Miao Xiaomi

9月 11, 2021

Miao Xiaomi
SAN PANG

San Pang war ein Schafhirt.
San heisst drei, das dritte Kind.
Pang heisst dick, er war sehr dick.
Er schlief beim Stall und trieb die Schafe aus für seinen Bruder.
Jeden Tag in der Früh aß er eine Schale Reissuppe und fünf Maisbrötchen.
Zu Mittag auf dem Berg bei den Schafen auch fünf Brötchen mit Quellwasser.
Am Abend bekam er von der Schwägerin nur Reissuppe, wenn er nicht zu müde war.
Aber San Pang war dick.

Ich hab gehört, er hat auf dem Berg die Milch von Mutterschafen getrunk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Miao Xiaomi, eigentl. Li Xiaoyan, geb. 1976 in der Provinz Shanxi. Schreibt erst seit kurzem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publiziert in Zeitschriften. 《新诗典》小档案:喵小咪,山西人,本名李小艳,1976年生,2021年开始接触口语诗。有诗作发表在报刊杂志及《诗快报》、《大山选诗》、《诗快递》《当代文艺》等网络媒体。


伊沙推荐语:写得好,有天趣。我听另一位《新诗典》诗人曲有源老先生讲过的故事:监狱里的犯人因为狱友老把吃不了的窝头分给他,结果吃成了一个大胖子,所以说,要想胖,不在饭的质而在量,诗中三胖胖在一天十个窝头,与鲜羊奶无关。

况禹点评《新诗典》喵小咪《三胖》:像谣曲,却又不是谣曲。这就对了。有了第二节谣传的成分,它就进入了文学和现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喵小咪《三胖》:真是有趣又好玩的诗。猛一看见诗题,自然而然会联想到邻居家的那个“金三胖”,当然彼三胖非此三胖。本事中的这个三胖到底为什么这么胖?到底是一天十个窝窝头喂出来的,还是如别人所说:“三胖在山上抱住母羊的奶吃奶”吃出来的?这也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当然我更愿意相信前者,食量那么大,即便不偷吃羊奶也能轻松长成个胖子。读这样的诗,你千万不要强行去追寻什么意义,只要觉得好玩,并哈哈一笑,这诗就写到位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似乎,每个村庄,都有这么一个人。苛刻的兄长,小气的嫂子。但这么一个“戆居”,却活得肥肥胖胖的,应了一句没心没肺,饮水都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IRDS NEED TO SING – 伊沙 Yi Sha – VÖGEL WOLLEN SINGEN

8月 30, 2021

Yi Sha
BIRDS NEED TO SING

Last night the birds
have all slept in.
They were watching
the opening of the Tokyo olympics.
Nor to partake in the humans’ carnival
after their great calamity,
but to help the origami pigeons
they folded for peace
with their songs.

Translated by MW on August 31st, 2021

Yi Sha
VÖGEL WOLLEN SINGEN

Diese Nacht haben die Vögel
alle lange geschlafen.
Sie haben sich die Eröffnung
der Olympischen Spiele in Tokio angeschaut.
Nicht um teilzunehmen an diesem Karneval
nach dem großen Unheil unter den Menschen.
Aber um für die Papiertauben,
die für den Frieden gefaltet wurden,
zu singen.

Jul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Yi Sha
VOGELRUF

Gott sagte, es werde Klang!
Und es war Klang,
und die Vögel sangen.

August 2021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August 2021

《鸟鸣》

上帝说要有声
于是便有了声
有灵则鸣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1)

《新诗典》小档案:伊沙,男性中国公民,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五十五岁,写诗逾两万,出书百余本,中国口语诗之中兴者、大成者、光大者,近三十载始终影响着中国现代诗的发展态势,对中国现代文明进程有着积极的贡献。

​伊沙推荐语:奥运会与世界杯,原本就是年代标记,延后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一定会成为大疫之年的重要标记,《新世纪诗典》应该以诗做出反应,别人没选出,那我自己来,而这是必须达到的目标: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爱诗者中体盲多,我来普及一个历史知识,是本诗利用的软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本诗当居八月下半月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鸟欲鸣》:奥运一奇景,它源自另一则奥运逸事,体现了人的进步,文明的进步,且在全球大疫之下,更具震撼和警示。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伊沙《鸟欲鸣》:一首净化心灵的好诗。汉城奥运会飞入圣火的鸽子被烧死,这次东京奥运会以纸鸽的形式复活,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为了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只是纸鸽毕竟不是活物,它永远不可能发出鸟儿的鸣叫。于是一群围观的鸟儿便想替纸鸽“发出鸣叫”,所以这些不是普通的鸟儿,鸟欲鸣而必鸣,只因它们有悲悯的情怀,以及向往和平的心愿,这足以令人肃然起敬。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处在一个幸福祥和的大环境中,耳边听到的天籁,是天空传来的真正的和平鸽的鸣叫(而不是由别的鸟儿替其发声),相信那才是你我想要拥有的幸福生活。本诗聚焦当下残酷的现实,紧握时代的脉搏,体现了一个优秀诗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当然这也是内心的需要和时代的要求。

简评伊沙《鸟欲鸣》|雪也

“昨夜”,指的是东京奥运开幕时。“鸟儿睡得都晚”,这是诗人的主观判断。鸟儿为何睡得都晚?因为“他们在围观”,注意此处诗人没有用“它们”,而是用“他们”,也就把鸟儿和人平等看待。鸟儿的围观,不是参与人类的狂欢,而是替和平纸鸽发出鸣叫。为何是纸鸽呢?且看诗人自荐语提到的掌故: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上,放飞和平鸽时,一部分鸽子飞入圣火,被烧死了,放飞仪式随之取消,此次在东京以纸鸽复活。鸽子被烧死,多么惨烈的场面,虽然是无意而为之。其他诗人没有注意到,但伊沙觉得必须要写,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在当下性中爆发永恒性”,这也是诗人应该达成的一致目标。鸟鸣,大自然中美好的天籁之音。毋庸讳言,本诗作者站的更高,想的更远。这是一首大诗!关乎人与自然,关乎世界和谐。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鸟欲鸣》的十一条:
1、诗的共情力,也是一种境界与能力;
2、把一首诗写透之前,首先要先写通亮,那么它所蕴含的意义和价值将超乎想象;
3、伊沙,原名吴文健,1966年5月19日生于四川成都,当代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西安,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4、伊沙其人,越来越是一位精神贵族,这不单单仅靠其写了多少诗,出了多少本书,编了多少人的诗,或者就一句对于文学的热爱所能够阐释清楚的,更是一种信仰;
5、伊沙的诗,从题材的角度出发,既包罗万象又丰富多姿,而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具有良好的语言质地和细节抓取,且深入思想内涵与现实生活;
6、回到本诗,在一连串的现实生活中的鲜活事物,所标注出来的内容留下了时代最重要的痕迹,有知识的凝思,还有对生命的悲悯情怀,以及对和平的有效诠释;
7、短短九行,从时间到空间,从大事件到人类文明,再从自然到和平,无不透着精神与力量,有责任坦露,还有胸怀宽广,更有时代之光;
8、诗中描写的事物层层叠叠,不仅饱满细腻,而且厚重有力,不鸣则已,一鸣即歌,是意识和观念,还是热爱与聚焦;
9、尤其是诗的最后部分,把整首诗提升到极致,个中奥妙无穷魅力,散发出迷人的弦外之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汉语的博大精深,自身所包含的东西,丰富而又精彩;
11、时代之诗,情怀之诗,人类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IM DORF – 刘傲夫 Liu Aofu

8月 27, 2021

Liu Aofu
IM DORF

Vorm Fenster die Vögel,
innen singen sie auch.
Liangxiang ist so still,
ich hör wie die Erde
ganz leise beben will.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1.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1.0)

伊沙推荐:刘傲夫,如今已成名诗人了,不过,同行见面谈及他,话语间都透着隐隐的担心,说白了便是:怕他与虎谋皮遭内卷,现如今出个名,哪有不负代价的?我若替他想个办法,只能是:坚守《新诗典》方向和标准不动摇。这首依然很好,以静制动,哪管东南西北风,坚守纯诗之静。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小镇》:网上的热闹,让不少看客以为刘傲夫是练“外家拳”的,不想这次展示出的却是“内家”功夫。其实每个诗人的气质和潜力里都是有多层面的,读者看到的,永远只是一部分。而对于成长路上的写作者来说,就看在路途中自己怎样把握好平衡了。这一点非常重要。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傲夫《小镇》:真是名副其实的小镇,也许正是因为其“小”,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嘈杂,才会
令一声鸟鸣由窗外直达窗内,如此具有穿透力,这是从侧面衬出其静;当然诗歌不会就此戛然而止,诗人又从正面加以突破:“我感觉到地球/在轻微颤动”,简直是神来之笔让人脑洞大开,整首诗也因此一下亮了起来,诗人轻轻一笔宕过便将小镇之静写到了极致,连地球的“颤动”都能感受得到,这得环境多么安静,诗心多么敏锐才能捕捉得到啊,如此小中见大,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虚实结合的手法为我们营造了一个环境静谧安逸的良乡小镇,让身居闹市的人们禁不住心神往之。

评刘傲夫《小镇》|雪也

“鸟鸣”是本诗的关键词,让人想到刘傲夫的另外一首诗《窗外鸟鸣》和伊沙的《井绳》,都有鸟鸣,而且都巧妙地运用了通感的手法。本诗很短,共五行。前两行,强调鸟鸣的穿透力,很清脆,很悦耳。鸟鸣本在窗外,室内也听得清楚。之所以听得清楚,是因为,良乡很安静。良乡,是北京房山区下辖镇。平时能看到刘傲夫发的朋友圈,其住处有葱绿的庄稼,有很美的风景。也正是因为安静,诗人能感觉到心灵的悸动和地球轻微的颤动。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这首诗,成功地运用了动静结合的手法。

思房:小镇,非常细微敏锐,心动还是地球动,心动也,诗人内心极其敏锐敏感细腻。诗人栖居的狭小空间,以庄子的精神遨游于地球空间,展现了唯心哲学的核心命题。

黄开兵:以鸟鸣写“静”,并不鲜见王维有句:鸟鸣山更幽。刘傲夫惟有再推进,来一次“小题大作”:以地球颤动写静。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傲夫的诗《小镇》的十一条:
1、把诗写到极境,也是一种境界;
2、始终坚守自己内心的声音,无论是何种角色都要深入敏感的人心,何况是诗人;
3、刘傲夫,本名刘水发,男,1979年2月出生于江西瑞金,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北京电影学院,获得艺术硕士学位。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写作,创建有傲夫诗社,主持“中国现代诗巡展”诗歌栏目;
4、刘傲夫,一位日常的写作者,一位把诗达到日常化境的人,一位从头到脚对诗都饱含深情的人,一位对诗有着大情怀的人,一位越来越重要的诗人;
5、刘傲夫的诗,蕴含着丰富的生活态度,和具体而生动的细节,对现实社会与现象的刻画颇具戏剧性,而且充实着岁月的痕迹,以及事物本真的质感;
6、初读本诗,首先想到的是作者的另外一首诗《窗外鸟鸣》,而本诗则更像是续写,构成了巧妙的融合与创造;
7、回到本诗,由鸟鸣声的嘎然而止,回到本我的内心深处,而正是这样的感觉,又复现出一个小镇的模样,在动、静之间,给人以百感交集的感觉;
8、诗里仅仅五行,二十五个字,却将一种时空感,以及两个情节深入到极致,把动与静的状态,刻画得入木三分;
9、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本诗虽然是在描述画面,但呈现出来的则是两极之间的通感,在互不联系的两种事物之间,达成了某种穿透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极简与通透,需要深厚的功力”;
11、透彻之诗,情景之诗,感觉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小镇
刘傲夫

窗外是鸟鸣
窗内也是
良乡很安静
我感觉到地球
在轻微颤动

黄文庆点评:“小镇”就是“良乡”,一个很安静的地方。怎样安静了?窗外、窗内都是鸟鸣。有鸟鸣,才鸟鸣山更幽,以鸟鸣衬托小镇的幽静。
最后两句,来得突兀,分明不安静嘛,为什么说安静?细细一想,原来最后两句和前面三句是倒装结构。整个诗就是,尽管我感觉到地球在轻微颤动,可是良乡窗外窗内都是鸟鸣,非常安静。
这就是伊沙说的,以静制动。
生活不就应该如此吗?尽管现在世界极不安静,可我们不能惶惶不可终日,而必须镇静处之。
“小镇”,是地名,也呼应“轻微颤动”。
此诗张力强大,内核密度极大。

2021.8.27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CHÄDLINGE – 李小溪 Li Xiaoxi

8月 11, 2021

Li Xiaoxi
SCHÄDLINGE

Das Universum ist ein Riese
Die Erde ist sein Mund
Die Häuser sind seine Zähne
Wir sind die kleinen Schädlinge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小溪#(3.0)

伊沙推荐:李小溪,久违了。00后+10后诗人,读书、成长更重要,只要这二者做得好,就是好的,写作来日方长。本诗写得好,比大多数成年诗人,深刻得多,本质得多,又很形象。

况禹点评《新诗典》李小溪《蛀虫》:想象独到。估计不少人会欣赏第四行的“蛀虫”,但我更欣赏第二行(如果不写“嘴巴”而写“嘴”可能会更好),这种想象跳出了大人(或大人教给孩子们)的逻辑。

黎雪梅点评《新世纪诗典》之李小溪《蛀虫》:哈哈,读完仍不住笑了。我们都是蛀虫,多么新奇的想象,才会有如此新鲜的比喻,纯真的童心水晶般透明,诗句却不乏逻辑富有条理,个性化的语言彰显的是自由的思想和不羁的灵魂。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李小溪的诗《蛀虫》的十一条:
1、在诗里行间,写出内心世界里想象中的真实,是一件既惊喜又震撼人心的事情;
2、归根结底,诗就是一个人内心世界里的真实写照,更是情景与情感的碰撞和交融;
3、李小溪,本名李雨萱,2008年7月28日出生,4岁写出人生第一首诗《雪花》,曾被选为“中国诗歌春晚福娃”。诗歌多次入选《新世纪诗典》等; 2016-2017荣获第二届、第三届“当代小诗人奖”;
4、李小溪的诗,给人一种深刻的感受,那是一种事物之中暗含某种充满活力的气息,且饱含想象空间的大胆与真实,并给人带来巨大的思想波动力;
5、本诗短短四行,三种事物从形状到不同的层次,都形象而且物体清晰,这些排比与现实之间的比喻,质地细腻而富有创意,而结尾又回到了人的身上,可谓深彻而又丰富;
6、从结构来看,诗以总分总的形式呈现,即一开头就将宇宙作为一种人的感觉存在,直观而大胆;
7、诗中由空间到人,再由人到具体的部位,在几种不同的角度下,构筑成一个完整的世界,对应的事物不同,其中所迸发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
8、而最后把人变回想象中的一种状态,不仅独特,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有一种特殊的意味感;
9、标题以自嘲的形象作为一个具体的事物,且以此作为最本真的样子,塑造感极具色彩;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想象力,永远是诗歌至关重要的元素之一”;
11、想象之诗,空间之诗,本真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UTRA LESEN – 水央 Shui Yang

8月 7, 2021

Shui Yang
SUTRA LESEN

Ich sitz in der Sonne,
beim Lesen im Diamant-Sutra.
Eine Fliege kommt geflogen,
landet auf einem Sessel,
nach einer Weile
fliegt sie mir auf die Schulter,
am Ende springt sie
auf das funkelnde
Buch.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水央#(7.0)

伊沙点评《读经》:经、人、蝇,有静有动,一首禅诗,妙不可言。真正的禅诗,皆来自于生活,而不是故纸堆。没文化的抄书,有文化的目击道存。

况禹点评《新诗典》水央《读经》:蝇与经的小“纠缠”。一个生活所赐的活泼场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水央《读经》:阳光、《金刚经》,一派意境清幽的禅境,让人心灵一下空明澄澈起来。直到一只不速之客——苍蝇的贸然闯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椅子”、“肩头”都成了它暂时的落脚点,最后不知是不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感召,它落在了“金光闪闪的书页上”,诗歌至此戛然而止,却于无形之中拓展了诗歌的意义空间和想象空间。在这里,动乃静,静乃动;实却虚,色即空,虚实相生。这便是在”动”中得到”静”,在实景中得到虚景,诗人在自己的个性化生活中获得无尽的灵感,在瞬间的直感中得到永恒,于纷繁世界中静守灵魂的安宁。云卷云舒,鸟鸣春涧,就在这与心灵对话的片刻顿悟中,你会发现世间上没有不变的东西,没有独存的东西,一切都要仰赖因缘才能存在。一个生命的出现,亦是上天赐予的惊喜,你只需善待即可。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水央的诗《读经》的十一条:
1、细节和情节,都是值得写的东西,因为这些才是拨动心弦至关重要的部分;
2、对自己的作品永不满意,既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平常的感觉与境界;
3、水央,原名李黎英,出生四川成都,70后,作品发表中国先锋诗刊《新世纪诗典》、美国诗刊《新大陆》等,2020荣获“新时代杰出华语诗人”等,出版发行中英文个人诗集《心镜》;
4、水央的诗,时时跳荡在口语化的表达与意象化的情感之间,就此也形成了鲜明的个性化抒写方式,且自带着某种淡淡的禅意空间;
5、本诗通过对一系列动态场景的描述,将现实生活中一幕幕的事物予以呈现,但背后却暗含着秘而不宣的光芒,深刻之中自带妙不可言的禅意;
6、诗中由口语化的表达来表现生活的场域,而文字的背后却隐藏着意象的情感与气息,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意味难述的,只有靠心灵的感受;
7、尤其诗里的人与苍蝇,同步的转换之间,构成了读经与读经,将二者进行了有效的描述与涂抹,是生活所示的一种,更是内在的某种暗合;
8、还有一点是给诗增添灵动色彩的重要元素,那就是一个个的动词,既形象又深刻;
9、如果非要提出一点什么的话,那就是诗里的形容词,多少会影响或者破坏到诗感的效果,但无论如何,都不可否认这是一首好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中,处处不只有事物自身的磁场,还有更多只需意会的东西”;
11、禅意之诗,生活之诗,画面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张小云读水央《读经》

愉快地读着水央的诗
欣喜地想起金刚经那个
“所谓…即非…是名…”的公式来
刚好伴我读后所生的“禅意”

读经诗中水央说“我在念”
即非我在念
是名我在念

又,《读经》诗中飞而落之
所谓蝇者
即非蝇
是名为蝇

再,诗中蝇落经书时境
谓金光闪闪
即非金光闪闪
是名金光闪闪

2021.8.6

黄开兵:有的诗,读后不宜过度阐释。佛曰:不可说。书法亦是,初级阶段,斤斤计较于点横竖撇捺,写得标不标准?已离艺术远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ESPRÄCHE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终于回维也纳!

7月 29, 2021

liebe freundinnen und freunde, liebe leute, liebe sternchen und stars, liebe familie ;),

hier unten ist ein text. bitte weiterverbreiten, wenn ihr wollt. und oder sagt mir was euch einfaellt. wies euch geht. bin neugierig!

gestern hab ich endlich mein buch aus china bekommen. 2020 im herbst erschienen, die buecher gibts dort in buchhandlungen und online, bis mai 2021 haben sich nachweislich ueber fuenfhundert stueck verkauft. das ist wenig dort, aber immerhin, von wien aus gesehen. oesterreichische kunst und kultur. Uebersetzt von Yi Sha 伊沙 und Lao G 老G.
mein chinesisches handy hat keine umlaute, sorry. oder ich bin inkompetent oder beides 🙂

oesterreichische kunst und kultur, also z.b. auch ein gedicht für den toten vierzehnjährigen florian p., den ein polizist in den rücken geschossen hat, als der bub etwas stehlen wollte in einem supermarkt. dieser text ist drinnen, ebenso wie andere aus beijing, die auch kritisch sind. es ist ein gutes buch. (dieser absatz ist ein nachtrag mit umlauten 🙂

der chinesische zoll hat mehrere mal diese chinesischen buecher aus china nicht durchgelassen. aber diesmal war es sehr schnell, nur zehn tage oder so. xiron heisst der verlag, xiron poetry club 磨铁读诗会  ist die reihe, begruendet von Shen Haobo 沈浩波. sichuan wenyi 四川文艺出版社 ist der verlag der die isbn bereitgestellt hat. es gibt ja keine privaten verlage in china. jedenfalls duerfen nur organisationen der provinzen des staates etc. isbns erhalten, die verkaufen sie dann weiter. sichuan wenyi, da faellt mir ein, wenyi kann auch seuche sein, mit anderen zeichen. wenyi im sinn von kunst und kultur in diesem fall selbstverstaendlich.

FINALLY WE HAVE SNOW heisst das Buch, auf Chinesisch 最终我们赢得了雪. eine zitrone. a lemon also kein superhit vorlaeufig vielleicht. auf dem umschlag ist eine zitrone. sollte eine scheibe sein. ist es ja, ist ja ein bild. a slice of lemon a slice of tangerine a ginger cake finally we have snow ein stueck zitrone ein stueck mandarine ein ingwerkuchen endlich haben wir schnee. das ist das titelgedicht.

manche texte im buch sind in beijing entstanden, manche in wien, viele an vielen anderen orten. manche sind sehr kritisch. manche haben absichtlich oder unabsichtlich etwas beruehrt oder erwaehnt, was dann nicht gedruckt werden durfte. die meisten dieser texte spielen nicht in china. es sind nicht so viele. aber es gibt ein eigenes kleines extra-buch dafuer im verlag fabrik.transit, auch letztes jahr erschienen.

im maerz ist ja auch hier in oesterreich ein buch mit gedichten herausgekommen, auf chinesisch und deutsch. BRETT VOLLER NAE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子, NPC-Anthologie. neue poesie aus china. 1.Band A-J, 81 Autorinnen und Autoren, mit Sternchen und Stars.

Dieses zweite Buch habe ich uebersetzt, herausgegeben haben es Juliane Adler und ich. Wird fortgesetzt!
fabrik.transit heisst der verlag, www.fabriktransit.net

das buch ist natuerlich auch vom chinesischen zoll abgefangen worden, obwohl keine dissidentinnen und dissidenten dabei sind, nur sternchen und stars, wie gesagt. ein oder zwei sind durchgekommen. aber es wird gehen.

liebe gruesse

euer
martin
(usw)

GESPRAECHE

ich bin jeden tag im gespraech mit china
mein china ist ein dichter kreis
oder ein loser kreis
von gewinnern
von verlierern
von leuten die gedichte schreiben
von freunden
bekannten
unbekannten
das sind die meisten
leute die schreiben
lesen
schuften manchmal
hoffentlich keine schufte
aber faschisten
aber vorsitzende
europaeische sowjetische asiatische ehemals jugoslawische usw
ihre verteidiger mittelfeldspieler
stuermer
die haben alle gedichte geschrieben
jedenfalls viele
frauen eher weniger
oder gibts solche schuftinnen?
was weiss ich
ich bin jeden tag im gespraech
mit meiner sprache
mit unseren sprachen

MW Juli 2021

 

EXPOSED – 王瑾 Wang Jin

7月 27, 2021

Wang Jin 王瑾《暴露》
EXPOSED

Playing a big​ game of chess
in the desert​,
there is sand​ all over the board.
You make a move​,
exposing your king.
I make a move​,
also exposing my king.
Rattlesnakes
and lizards
are sitting with us,
watching
this battle that’s ending,
they stick​ out
their tongues.

Translated by MW in J​uly 2021

伊沙:形象,神秘,诗就有了,还要什么?年轻的"新人",带来了足够的新鲜感。所以说,给"新人"留足空间,不仅有管理学意义,更有诗学意义。有些"旧人",真不知道自己有多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瑾《暴露》:本诗有嚼头。有人当成真事儿来读,也有人当成意念想象诗来读,可能还有人会当成超验诗来读。都解得通。好诗是经得起误读的。沙海里对奕,响尾蛇和蜥蜴为伴,这一画面一旦进入阅读者大脑就够了,怎么解倒成了次要的事。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王瑾的诗《暴露》的十一条:
1、现实,是诗,也是史;
2、至少在低头写东西的时候,整个人必须是孤独的;
3、王瑾,1995年生,处女座,岳阳市诗歌学会会员。写作数十年,发表若干。现居岳阳;
4、第一次听说这位诗人,而且在网上几乎找不到其太多的信息,但是读到本诗,不禁令人叫好,因为他的陌生化语境和对事物描述的新鲜感;
5、本诗从大家印象中较为熟悉的事物,寻找潜入其中的神秘元素,构成了现实的诗意生活,鲜活之中饱含意外,语言通俗而透彻;
6、诗中像在描绘的一个画面,宏大的场面上,铺设着具体而式微的人与物,并结合自然的效果,刻画出质感十足的聚焦;
7、而其中所阐释出来的内在意味,不仅形象而显得格外清晰,而且细腻丰富又逻辑分明,人与动物,以及人与自然,最为合谐的生活之光;
8、诗里面的环境与物体,在互相切换之间,达到了显现的效果与层次,尤其是人与动物之间的互换,简直是太奇妙了;
9、特别是结尾的情节,叫人耳目一新,将现场及沙漠之物,描摹得回味悠长,而且掷地有声;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不同的事与物,写出反向的感觉来,离不开自觉的意识与观念”;
11、情景之诗,现场之诗,画面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王瑾《暴露》

——《新世纪诗典》3767

暴露

王瑾

下一盘大棋
在沙漠里
棋盘上全是沙子
你走一步
暴露了将军
我走一步
也暴露了将军
响尾蛇
和蜥蜴与我们
一样端坐在此
望着一盘
即将结束的战斗
伸出
舌头

黄平子读诗:“下一盘大棋/在沙漠里/棋盘上全是沙子”,这盘棋真大。这棋子不分黑白,全是黄的。棋子的数量也多得数不清。这是一盘永远也下不完的棋,这也是一盘永远分不出胜负的棋。“你走一步/暴露了将军/我走一步/也暴露了将军”,这是什么棋?那个对弈的“你”又是谁?“响尾蛇/和蜥蜴与我们/一样端坐在此”,呵呵,这是看客吗。“望着一盘/即将结束的战斗/伸出/舌头”,我还说这是一盘永远也下不完的棋呢。怎么就要结束了。胜负如何啊?“观棋不语真君子”。响尾蛇和蜥蜴真是好样的,面对如此大棋,它们也就是“伸出/舌头”。这首诗让我想起了一副对联:“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地作瑟琶路作弦,哪个能弹!”
2021年7月26日21点03分

BOURDEAUX-PANDA:里所 Li Suo

7月 7, 2021

Li Suo 里所《波尔多熊猫》
BOURDEAUX-PANDA

die peruanische dichterin momo
sagt mir auf chinesisch
sie hat solche sehnsucht nach chinesisch
verglichen mit spanisch und englisch
mit diesen zeiten und konjugationen
sei chinesisch
so einfach und fortschrittlich
lässt dir im kopf platz für phantasie
in letzter zeit redet sie viel französisch
das sei so kompliziert
wie diese regeln der französischen küche
halb gar oder dreiviertel?
genug!
sie verkündet
die weltsprache sei
ab heute chinesisch
das werde sofort umgesetzt
ihr hof sei die zone
der chinesischen sprache
sie sagt aufgeregt zu mir
wir müssen den chilenischen dichter parra
von spanish ins chinesische uebersetzen
sie rezitiert mit lauter stimme
ihr publikum außer mir am telefon
sind vögel auf den bäumen
eine katze auf der mauer
sie hat dieses haus deshalb gekauft
weil es einen hof voller bambus hat
eine seltenheit
auch in bordeaux
das sei china
sagt sie
genau wie in sichuan

2021-06-03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伊沙推荐:中外交流诗,正在构成一个品种。过去为什么没有呢?一开始是个体无交流机会,后来是有了机会便当作个人资源私藏起来不愿与人分享,另一方面是诗的形式落后,啥都表现不出来。本诗中写到的莫沫女士我也接触交流过,印象最深的是身为外交官子弟的她打小没有建立起"母语"这个概念,所以她对汉语的热爱是相当真实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里所《波尔多熊猫》:中国诗人很喜欢听到外国同行称赞自己的母语,这跟我三十多年前我读到纽约派开山祖弗兰克·奥哈拉(虽然后来这些年中国读者见识了该派的几个美国瘪三,但我只承认他奥哈拉是真纽约派)在诗中提到李白的感觉是近似的。本诗的亮点是范围传递,对电话中对话双方状态的还原,非常娴熟、到位。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里所《波尔多熊猫》:每个国家的人民都热爱自己的语言文字,这无可厚非。但真的不是厚此薄彼,我十分认同诗中莫沫对汉语的看法:“只有汉语/最简洁先进/能让人的大脑充满想象力”,这绝不是她凭自己的喜好或语言习惯简单下的结论,而是基于与英语、西语、法语等多国语言的使用相比较之后,所说的由衷之言,既事实又客观。虽说这只是个个例,稀罕得就像波尔多的熊猫,也足以令人欣喜,并从某种程度上加强了民族的认同感。本诗所反映的本是一种复杂的语言文化现象,诗人里所却用不长的文字化繁为简,清楚明白地加以呈现,驾驭语言文字的超强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黄开兵:汉语确实让人着迷!我到十一岁,才开始真正学习汉语,之前在乡下,都一直用壮语,在学校里,老师讲课,也是用壮语。所以,当我转学到县城读书,我既听不懂更不会说汉语受尽了各种嘲笑……但是,从此,我也只能用汉语写作,用汉语表达我的思想。现在,让我使用壮语写诗,是不可能了,实在不会。

 

马金山|读里所的诗《波尔多熊猫》的十一条:
1、观念也是诗的一部分,里面饱含着人生的五味;
2、所写出来的自然而然,就是重要的诗;
3、里所,诗人、译者、编辑。1986年生于安徽,在新疆喀什度过中学时期。2006年开始写诗,2008年本科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2012年获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出版有诗集《星期三的珍珠船》,译作《爱丽丝漫游奇境》、布考斯基书信集《关于写作》。现居北京;
4、上月中旬,绵阳诗会,再次见到诗人,依然的优雅且颇有气质,这是我对里所的印象,其诗在这个泥沙俱下的时代,所呈现出来的效果,凸显个性与成熟,厚重且丰盈;
5、本诗围绕作者与秘鲁诗人莫沫对汉语的探讨与交流为背景,尤其是对汉语展开了多角度,深层次的体悟与思考,既显真切,又感汉语的博大精深;
6、诗一开头,即对经历过的事情娓娓道来,还原本真的现实状态,并将汉语的文化底蕴和丰富,以最具温度的姿态和笔触描绘了出来;
7、诗中由中外两位诗人的交流,构成了鲜活的事实与现场,这些既关乎语言,还关系到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融汇其中;
8、除此之外,对于中外语言和诗歌的交流,也是一种文化的打通,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又一种形式,极其弥足珍贵;
9、此诗标题,直接铺尘为波尔多熊猫,形态特征鲜明地体现了这一现象,而未用到像字,但诗里该有的意味都已经有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中,本真的东西就是写作的最好素材”;
11、文化之诗,交流之诗,情感之诗。

 

黄平子读里所《波尔多熊猫》

——《新世纪诗典》3747

波尔多熊猫

里所

秘鲁诗人莫沫
坐在晨光中
用汉语告诉我
她有多想念汉语
她说相较于
英语的时态西语的变位
只有汉语
最简洁先进
能让人的大脑充满想象力
而她近来最常使用的法语
复杂得简直就像
法餐的就餐礼仪
半熟?七分熟?
够了
她果断宣布
世界通用语应该
改为汉语
并立即践行这一论断
把她的院子命名为
汉语语言区
她激动地和我交谈
把智利诗人帕拉的诗
从西班牙语翻译成汉语
大声朗读
她的听众除了电话这端的我
还有树上的鸟
墙上的猫
而当初她选择买下这所房子
也正因为
波尔多少见这种
种满竹子的
院子
她说
这很中国
就像在四川

2021/06/03

黄平子读诗:“秘鲁诗人莫沫”,这是人物,也是身份。“坐在晨光中”,这是时间。“用汉语告诉我/她有多想念汉语”,秘鲁诗人想念汉语,多么难得!“她说相较于
英语的时态西语的变位/只有汉语/最简洁先进/能让人的大脑充满想象力”,通过对比,写汉语的三个妙处。“而她近来最常使用的法语/复杂得简直就像/法餐的就餐礼仪/半熟?七分熟?”,写法语的复杂,就是赞汉语的简洁。“够了
她果断宣布/世界通用语应该/改为汉语”,我觉得莫沫可以当联合国秘书长!“并立即践行这一论断/把她的院子命名为/汉语语言区”,事实胜于雄辩!莫沫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她激动地和我交谈/把智利诗人帕拉的诗/从西班牙语翻译成汉语/大声朗读”,又一个行动!“她的听众除了电话这端的我/还有树上的鸟/墙上的猫”,多可爱的听众啊!“而当初她选择买下这所房子/也正因为/波尔多少见这种/种满竹子的/院子”,为什么偏爱这种院子?“她说/这很中国/就像在四川”,行动三,莫沫爱汉语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些崇洋媚外的人要不要汗颜?莫沫还有一个重要的行动,里所没有写到,她用汉语写了小说《理想情人》!2021年7月6日20点42分

 

AMEISENREISE – 杨岸森 Yang Ansen

6月 24, 2021

Yang Ansen
AMEISENREISE

Eine Ameise riecht süße Tropfen in einer Tasche,
kriecht durch den Reißverschluss hinein.

Ich schnapp die Tasche, fahr mit dem Hochgeschwindigkeitszug
200 km zu einem Rendezvous,
komm zurück, stell die Tasche daheim wieder hin.

Die Ameise hat gar nichts gemerkt,
kriecht heraus beim Reißverschluss
und kehrt zu ihrem Haufen zurück.

Übersetzt von MW u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杨岸森#(1.0)

伊沙:妙!太妙了!诗意是不需要解释的,有诗心者可以意会,拼命去解释诗意的往往是诗盲。作为编辑,让我得意的是:本诗作者是"新人",本诗来自于稿海中的盲选一一选诗而非选人,是一个诗歌编辑的看家本领。

新世纪诗典11,NPC6月25日,3735首,1185人。杨岸森(重庆)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岸森《蚂蚁的旅行》:好诗有时不容多评,尤其是滋味丰富的好诗。本诗即是——天真的、俯瞰的、微观的……所有这些集结在一起,反映出的是诗的“品”,还有作者的智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杨岸森《蚂蚁的旅行》:一只喜欢糖水的蚂蚁,钻进了“我”的旅行包,“我”便带着它一起出门旅行,等它从包里爬出来,一场奇妙的旅行便宣告结束。于是我回到了人群,它回到了蚁群,一切仿佛从未发生。在这茫茫的人世间,冥冥之中我们会有许多各种各样的缘分,相信这也是其中之一。高明的诗人并没打算刻意去挖掘些什么出来,只是轻描淡写地呈现,就已让人心动不已。

马金山|读杨岸森的诗《蚂蚁的旅行》的十一条:
1、诗意,也是中国最纯正的哲学,只可意会,不用言传;
2、诗的珍贵,在于新鲜感,而新鲜感,在于新,也在于鲜,更在于感;
3、杨岸森,男,1969年1月出生于四川盐亭,重庆市九龙坡区中医院主任中医师。九龙坡区作协会员。诗歌、散文、随笔、杂文等多次发表于《星星》等纸媒及网络文化平台。出版诗集《手指不是月亮》;
4、本诗以总分总的方式,把蚂蚁的生存场域和人类的生存状态进行了直观的呈现,其中微妙的东西蕴含其间,揭露出生命的真谛;
5、诗的第一节与第三节,些微的变化,却滋生出巨大的变化与内在力量,不仅式微,而且刺痛人心;
6、第二节,仅仅写出了“我”在生活现场,却使用了一连串的动词,“拧”、“坐”、“赴”、“放”,把语言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且显现出丰富的生活质感;
7、诗中把人比作蚂蚁,在以往的题材与诗质内,已经司空见惯,但本诗则与众不同,具有本质上的区别,巧妙融合,自然而然;
8、此诗为典型的生命共同体意识,在不搭杆的文字背后,又互为关联,引伸出诗意的张力和弹性的一体化诗境;
9、一看标题,就会让人倍感愉悦,因为它本身的诗性意味,就是好诗才有的模样;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意在言外,更在生活的场域之内”;
11、生命之诗,生存之诗,生活之诗。

 

 

 

 

 

 

KRÄHEN – 石薇琪 Shi Weiqi

6月 22, 2021

Shi Weiqi
KRÄHEN

Am Himmel kreist eine Krähe.
Da kommt eine zweite,
fliegt auch einen Kreis.
Da kommt noch eine Krähe.
Drei Krähen drehen sich
am Himmel.

2021-01-2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Shi Weiqi, geb. im Februar 2014. Geht in die 1. Klasse Volksschule in Zhendong bei Laibin in der Region Guangxi. 《新诗典》小档案:石薇琪,2014年2月生,广西来宾市镇东小学1班。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石薇琪#(2.0)

伊沙推荐:多么干净的纯诗!似乎孩子比大人写干净的纯诗要来得容易,因为孩子原本就是干净的。别光看到如今诗童大增,还要看到孩子写诗的底线已被《新诗典》提得相当高,不通过一定程度的专业学习,仅仅来个"童声独唱"已经没有彩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薇琪《乌鸦》:语言“简单”的循环往复里,有情节,也有滋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薇琪《乌鸦》:我始终相信只有心灵真正纯净的人,才能写出干净的诗。一如本诗的作者,寥寥几笔如同儿童简笔画的勾勒,凌空转圈的乌鸦便极具动感和画面感,蓝色的天空,黑色的乌鸦,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和心灵冲击,仿佛在天空舞蹈的不是乌鸦,而是小诗人自由不羁的心灵,在她不染尘埃的眼睛里,素来让人厌恶的乌鸦都被写得如此可爱!诗写完全出于作者自身对世界的观察和领悟,倾注了更多的是她的生命体验。反复修辞的使用也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表现出小诗人良好的语感和文字把控能力。

马金山|读石薇琪的诗《乌鸦》的十一条:
1、让事物充满活力,也是诗的源动力;
2、把平常之物,写出深刻与厚重,也是一门高难度的动作;
3、石薇琪,2014年2月生,广西来宾市镇东小学1班;
4、《乌鸦》一如作者以往的诗歌品质,纯粹而干净明朗,也有别于其以往的作品,在本质的纯澈方面,更显沉实与厚重;
5、本诗语言干净细腻,场景在野外也多有常见,但不见有人写出其形其状,还原本真于自然,已凸显清透无暇于心境;
6、诗中以乌鸦的惯性行为,在一个姿势之间往复,将一种行为贯穿始终,保持了某种信念的力量,互相影响,并互为带动,貌似写乌鸦,更是写人;
7、三个排比句式,在一个景物之间往复,不仅形象、具体,而且透彻出一种洁力,这是一种以物造境,更是以境化物;
8、最后两行,也可作为诗的最后一节,但它构成了奇特的妙境,成为了诗意完整的一部分;
9、无欲则无敌,在人生的道路上如此,在艺术的本质内部,也是如此,犹如本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一种事物写到极致,也是一种境界与态度”;
11、纯澈之诗,动物之诗,画面之诗。

 

 

FETTE HEUSCHRECKE – 壹篮小麦

6月 12, 2021

Yilan Xiaomai
FETTE HEUSCHRECKE

Die alte Tante vom Westen im Dorf
ist groß und stark wie ein Pferd.
Ihr Spitzname ist „Fette Heuschrecke“.
Erwachsene Leute sagen,
zum Gräbertag im Hungerjahr
war sie beim Grab von der grad verstorbenen Oma.
Der ganze Friedhof war totenstill,
sogar der Wind war kraftlos vor Hunger.
Nur sie
hat geheult, dass es Himmel und Erde schreckt,
„Aii ah, meine Mama —
iih, eine fette Heuschrecke da!“
Den zweiten Satz hat sie gesagt,
nachdem sie dreimal gekreist ist ums Grab
bis sie eine Heuschrecke erwischt hat.
Andere Leute zwischen den Gräbern
wollten lachen
und haben doch nicht gelacht.

2021-05-06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壹篮小麦#(1.0)

伊沙推荐:60后诗人又跳出来抢占"新人"名额,这一代人似乎挖不尽,好啊!咱们就看看,何时能挖到底。这是一首质感尤其突出的诗,写口语诗就是要讲质感,有人做很多工,效果甚微,有人做工不多,效果却佳,质感强烈。

况禹点评《新诗典》壹篮小麦《大肉蚂蚱》:读到第三行就觉出好玩儿。没想到后半部分还有惊喜。口语的微妙、火候适度尽显。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壹篮小麦《大肉蚂蚱》:本诗讲述了一个牛高马大的女人绰号“大肉蚂蚱”的来历,读完想笑却没笑出来,瞬间就淹没随之而来的心酸里,这种心酸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感同身受”,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生活经历和生命体验。虽然我们几乎没有饿过肚子,但还是被诗中饥肠辘辘的大妈见到“大肉蚂蚱”时的惊喜所深深打动,语言极富表现力,细节的刻画也是本诗最大的亮点,每一个细节里都藏有值得细细玩味的东西。闭上眼睛那情那景仿佛就在眼前,那人那声让人身临其境,好诗的感染力就是如此之强,根本无需咬牙切齿,费着吃奶的劲去想着如何表现,如同武林高手杀人于无形,一切都不露痕迹,就已稳操胜券。

马金山|读壹篮小麦的诗《大肉蚂蚱》的十一条:
1、质感,是文字的一种通透度;
2、如果:“活”,是口语诗的灵;那么,生命力,就应该是口语诗的魂;
3、壹篮小麦,本名孙海。男,1966年出生,山东威海人,1986年开始发表诗歌,中间停笔二十余年,2021年重新提笔;
4、此诗看到标题与作者名字,就觉得欢喜,即刻写出一首诗:

《奥秘》

今天
伊沙推荐的
诗:《大肉蚂蚱》
壹篮小麦
写的,连起来读
又是一首诗。

诗不正是这样嘛,貌似无关的事物,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忽然就显得通透、明亮起来;
5、本诗在一个巧合的细节内,把一个鲜活的画面,以干净而纯粹的语言,表现出极度通透的状态来,尤其是在人们司空见惯的情节里,注入了强大的生命力,表达得清晰而准确;
6、除了对人物的剧情描述之外,诗中还隐藏着几处“暗器”,如“人高马大”、“挨饿那年”,将人物形象、年代特点及生存条件自然地融入并呈现,由此延伸出人类的另类世界;
7、诗中还有一点让诗凸显感觉,在于一种气味,一句“哎哟我的妈呀——/咦,一个大肉蚂蚱”,倾刻而出,还充满了情趣和鲜活的生活质地,这应该也是口语诗给我们带来的惊喜;
8、结尾部分,令人忍俊不禁,尤其是诗中的人物与现实中的“事物”产生了巨大的互应时,更是将某种意味推向了无限的遐想空间,使得诗意更加的复杂与饱满;
9、毫无疑问,本诗是有生活积淀的,尤其是一连串的事物自然的存在和变化,构建出又一个后现代主义的精彩瞬间,且诗中各方面的度,亦把握得恰到好处,堪称此类题材的完美之作;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熟悉的生活与事物,让它们最大程度的通,透起来”;
11、饥饿之史,人类之诗,后口语诗。

 

 

 

LEUTE AUF DEM LAND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6月 7, 2021

Zhang Jingcheng
LEUTE AUF DEM LAND

In der Pandemiezeit hab ich was nachgeholt,
die Fernsehserie “Zaun, Frau und Hund“.
Da gibt es den alten Mao Yuan,
der tätschelt seinen Hennen den Hintern
und sagt, heute werden sechs Eier gelegt.
Er hat das Gefühl und die Erfahrung.
Meine Oma hat es genau so gemacht.
Wie viele Eier die Hennen jeden Tag legen,
sie hat es gewusst.
Wenn die Eier mehr waren,
hat sie gewusst, die kommen vom Nachbarn,
da hat die Henne ins falsche Nest gelegt.
Dann ist sie getrippelt mit kleinen Füßen
und hat das Ei hingebracht.

2020-03-2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6.0)

伊沙推荐:实话实说,4.4云诗会上,面对本诗,我犹豫了五秒,为什么?因为它写得不聪明,本诗之亮点在于摸鸡有数的生活质感,你不必告知我灵感从哪儿来,在什么期间,这是口语诗中的口水部分,像日记,像原材料。有些口语诗人觉悟(或者丧心病狂故意为之):口语诗不是另有标准,口语诗的标准仍是诗的标准。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乡村人家》:生活感很足。从影视或其他作品得来的灵感切入,本来属于间接经验,有点吃亏。但作者很快和奶奶的记忆衔接上了,间接经验很快转轨到了直接经验,这样质感也就成立、可信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乡村人家》:艺术来源于生活,一点没错。我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很多生活场景,你会觉得很熟悉,因为差不多都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无论是电视剧中的“茂源老汉”,还是“我奶奶”,都是乡村人家的典型代表,是带给我们艺术创作灵感的钥匙。诗中洋溢的淳朴的民风,浓厚的乡村生活气息,以及奶奶善良美好的品性,都带给人亲切自然的阅读体验。虽然诗的前半部分稍嫌冗赘,但瑕不掩瑜,仍不失为一首好诗。

马金山|读张敬成的诗《乡村人家》的十一条:
1、诗意在于意;
2、文字是思想的体现,诗就是精神的内涵;
3、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4、敬成兄在诗人和教师的身份下,又拥有了诗评者的身份,并在逐步建立一种新的平台符号,这于诗事也将是一个莫大的功德;
5、本诗的素材,具有典型的中国式风格和深刻的一代人记忆,而诗的风格则具有独特的后现代主义色彩,有章无句,却字字可触及生活的事物;
6、诗一开头,即以大疫入笔,交待出具体的历史背景,并由此延伸出生活里所有可记录的内容,即为诗质的转角;
7、尤其是诗中的“《篱笆、女人和狗》”、“鸡下几个蛋”和“小脚”,这些充满了生活质感与时代特点的印记,将细腻的情感,具体的人物形象和生活还原于生活本身;
8、而诗最后的描述,特别是“迈开小脚/给人家送去”,倾刻间将作品拔高到一定程度,不仅是对人物形象的描写,更是对人物精神层面的挖掘与呈现;
9、唯一的缺憾是,诗的前几行如果再干净,直接一点就更加好了,毕竟好的开头,是吸人眼球的基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的诗,洁净度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之一”;
11、生活之诗,质感之诗,后现代诗。

 

 

AN ZUO YOU – 马非 Ma Fei

6月 6, 2021

Ma Fei
AN ZUO YOU

Die Aufgabe, die du mir gestellt hast,
eine Ode an Schafe zu schreiben,
an solche mit einem ganz feinen Pelz,
die krieg ich nicht fertig.
Obwohl ich auf meiner Reise nach Ningxia
ein Notizbuch bei mir hatte.
Aber als ich mich sattgegessen hab
an einem so köstlichen Schaf,
wir haben mit Fingern gegessen,
dann noch eine Ode
an solche schönen Schafe zu schreiben,
mein Stift will einfach nicht
dafür aufs Papier.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非#(32.0)

伊沙推荐:整整一周之后,在绵阳颁奖礼上,马非将成为最风光的领奖者,作为惟一一个要领走两尊个人奖杯的诗人。当此之时该有一首强诗应景才对,却以弱诗保住满额。也好,给大家展示一下满额诗人何以能够满额:不逼死自己,该低眉时便低眉。本诗何以为弱呢?是因为马非的创作中保留了一个弱项,俗话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不知彼:在后现代是主义的时代,还原是一种还算有力的常规武器,当后现代成为日常,这种武器不灵了,而马非还在沿用,频率不低。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非《告左右》:周末路上车多人多。在赶往郊外的车上读马非,我的第一个反应有违常态——竟然饿了!还好,小区附近卖场的风味小吃摊儿已经开卖,于是先吃进一巨串(比大串再大一点)蒙古羊肉、一碗湖南炸臭豆腐干(黑、绿色各占一半),再待晕眩状态(随身没揣降糖药)稍褪开始写评。本诗写得老实,也正惟其打动人。能把人读饿,是因为所传递出的吃肉现场感,打动人则是因为真——我在吃肉的时候又设身处地想了一下,如果此刻我竟还能歌颂一下祖国形形色色的食用羊,那我这个人先不论是否虚假,起码凶狠至极。“笔落不下去”是因为真,“笔落不下去”本身也依旧是一首诗——还是因为真,哪怕它有时候看起来很低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非《告左右》:诗人本来是为未完成的“诗歌作业”向另一位诗人左右致歉,但让我们却看到了一首来充满人性、满是悲悯情怀的好诗,折射出诗人内心的真实感受及良心底线,是变“有所不为”为“有所为”,试想一下:大啖其肉,还为其大唱赞歌,这种变态无异于恶魔,一般人都难以接受,更何况是一个有良知的诗人?相对于当下很多诗人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和要求的“强写”,我更欣赏的是这种自然流淌出来、毫不矫揉造作的诗句,就如同看到的是暖阳散发出的自然光,而非从手电筒里射出的人工光源。

马金山|读马非的诗《告左右》的十一条:
1、写诗,也是人生的修行;
2、内心深处,自然流淌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生命馈赠,对于诗人而言,一定是诗;
3、马非,男,本名王绍玉,生于1971年3月8日,诗人。出版诗集《一行乘三》等7部,部分作品被译成英语、德语、西班牙语、韩语、日语。多次获奖。任青海人民出版社总编辑,兼任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西宁;
4、通过主持人的推荐语,既可以看出新诗典的态度,还能够看到诗之“真话”,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优秀诗歌平台的“魅力”与“魔力”;
5、从马非最早的《那个人》,到后来的《在菜市场》,再到今天的《告左右》,不同时期,所给予读者的激荡,诗人所构成的诗格,叫人欢喜,因其题材的多变,以及诗质的多样化,和情感无限的纯彻,更给人一种期待感;
6、马非的诗,每遇必读,给我的最大感触是:“生活的细微,文本的意味,技艺的精湛”,这些包含了口语诗里所有最宝贵的东西,不只是语言,核心在于言之外;
7、回到本诗,不仅有一种写作的态度,还有一种真实的感觉,即精神之内的性情,与此同时,一首关于滩羊的作品自然而然的写出来了;
8、诗中描写,是生活,是诗事,还是友情,既完成了交流与回复,又拾得一首好诗,这就是诗的趣事,珍贵;
9、此诗为后现代主义写作手法,再次普及了一点诗写观点:“生活中的一切,皆可入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文本的变化,尤其是从题材到质感的变化,是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11、生活之诗,友情之诗,态度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KUH ODER PFERD – 毛姐 Mao Jie

6月 6, 2021

Mao Jie
KUH ODER PFERD

Ich hab immer gedacht, deine Jugend als Mädchen,
wenn du mit Schweiß nichts anfangen kannst,
ist das eine Jugend?
Ich hab immer gedacht, dein Schweiß als Mädchen,
wenn es mit Liebe gar nichts zu tun hat,
kannst du dann sagen, du hast geschwitzt?
Ich hab immer gedacht, deine Liebe als Mädchen,
wenn du nicht Kuh sein kannst oder Pferd,
kannst du dann sagen, du hast geliebt?
Vor unserer Hochzeit hat sein Vater den Pflug gehalten,
aus Erdnussreihen die Weizenstoppel herauskriegen,
wir waren beide vorne wie brünstige Kälber
und haben zusammen den Pflug gezogen.
Er hat manchmal den Kopf gehoben und etwas geschrien.
Damals hat keiner von uns gewusst,
dass uns in unserem halben Leben
das Leben die Liebe herumzerren wird
und lauter blutende Wunden schlagen,
die sich jeder nur selbst lecken kann.

2020-12-12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Mao Jie, Künstlerinname für Mao Ruihong,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hat auf großen Plattformen wie NPC und in Anthologien publiziert. 《新诗典》小档案:毛姐,原名毛瑞红,70后女诗人,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君儿读诗》等选本。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毛姐#(4.0)

伊沙推荐:4.4云诗会上听时,收货验货时,写推荐语再读时,我都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一首不会被某些诗监当成宣扬封建保守意识落后吧?唉!这些不懂人、世、诗的玩意儿,就生在我们中间。做诗人的最大悲剧莫过于解放了全人类,忘掉了自己那具臭皮囊。

况禹点评《新诗典》毛姐《做牛做马》:生活之诗,而且绝对是纯粹中国式的生活之诗。它所揭示的情感和生活,伴随着对其基本陌生的“独(生子女)二代”“独三代”已步入中年,正开始呈现岁月的史诗感。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毛姐《做牛做马》:一首生活之诗,却不乏对爱情独到的见解,不管别人怎么解读这首诗,我觉得有思想、很深刻,来自一个女子真实的内心感受和生活经历,写到骨子里去了:青春、汗水、爱情、伤口,这便是生活赐予女人的一切,在生活面前谁不得低头?谁不是当牛又做马?女人焉能除外?不仅如此,“今后半生的岁月里会被生活拉扯出/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还只能独自舔舐”,连曾经最珍贵的爱情也难免被生活摧残,时间的残酷性不言而喻,然而凡此种种却无人诉说,只能靠自我疗愈来减轻痛苦。读来心疼,为诗中的“我”,也为所有的女性。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5.30——6.5)

 

 

 

LIDER – 罗十方 Luo Shifang

6月 1, 2021

Luo Shifang
LIDER

Ich mach meine Augen zu,
die Lider haben die Welt weggetragen
und eine schwarze Kiste geöffnet:
Geheimnisse
der Fische und Vögel.

Übersetzt von MW am 1.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罗十方#(2.0)

伊沙:这位小诗人我在广西见过,非常天然,对他来说,作首诗似乎不是什么难事,张嘴就来,我想象李白儿时就是这样(我已经将其写成了这样)。古诗控又要皮痒了:新诗怎么能和古诗比?好吧,今天如果有个孩子张嘴就来古诗,那不是天才而是妖怪。小诗人们,儿童节继续快乐!

况禹点评《新诗典》罗十方《眼皮》:六一国际儿童节,让我们进入新人的想象。让我们争取每周、每天都能有一段时光,把自己浸入这样的想象世界。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手书新诗典:2021年5月合辑

 

STEINLÖWEN – 莫高 Mo Gao

5月 17, 2021

Mo Gao
STEINLÖWEN

Unsere Nachbarn renovieren,
die Hofmauer und das Tor werden wie in Europa.
Das Steinlöwenpaar, die sind überflüssig,
sie liegen beim Kieshaufen gegenüber.
Wenn es regnet, sieht man verweinte Gesichter.
Meine Frau sagt, wir sollten mit den Herrchen verhandeln,
die Steinlöwen könnten vor unserer Tür stehen.
Ich sag, das geht nicht,
die Steinlöwen sind schon lange bei denen,
die haben eine Seele.

2021-04-16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莫高#(4.0)

伊沙:记得游若昕也写过石狮子,那石狮子是死的、冰冷的,莫高的这只石狮子是活的、会流泪的、有灵性的一一前者是鲁迅"吃人派",占大多数的正确认识,所以后者就是祛蔽,就是别开生面,就是5月下半月亚军。我年轻时不是一个彻底的"吃人派",我中年以后也不是一个完全的"复古派",我永远关心的是思维不能僵化、诗维拒绝正确。前些日子,华少"代孕诗"所引起的种种争议,我的心迹也无非如此。

况禹点评《新诗典》莫高《石狮子》:好题材!国人爱在门前立物辟邪,狮子是最常见的一种。不过姿态神情却是随着匠人们的趣味各异,记得有好几次在幼儿园之类的门前看到小狮子咧着嘴,分明像那些哭闹着不想上幼儿园的娃娃。莫高这首涉及到了时代的审美风尚改变,一部分石狮子也开始步入“退役”时段。读了让人感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莫高《石狮子》:我国人民自古以来就认为石狮子是风水上的瑞兽,摆放在大门口不仅可以化解很多房屋格局造成的形煞,还能够增强建筑物的阳气,因为狮子生性凶猛,所以才会有镇邪护宅的作用。这样的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才有了本诗中命运多舛的那对石狮子,只是因为主人装修风格的变化,在欧式风格面前,石狮子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于是便沦落到“被丢到对面的一堆砂石旁”的下场,可谁知大至一世界,小至一微粒,万物都是有灵性的,这对狮子当然也被认为“是有灵性的”,可正是因为“石狮子跟着主人久了/是有灵性的”,才使得它们的命运注定不会被改变。所以今后的日子里每当下雨,石狮子依然会“泪流满面”,读到此处不由令人心酸:石犹如此,人何以堪?妻子的感性与善良,我的理智与坚决,形象鲜明生动,寥寥数语便呼之欲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莫高的诗《石狮子》的十一条:
1、言外之意,即为诗;
2、事物的错位,甚至是移位,构成的弹性,皆为诗性,或者诗意;
3、莫高,本名肖棱,1972年生,新世纪诗典典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4、去年北京磨铁诗歌活动中,见到过作者一面,其诗与其人一样,具有同质的感觉,里面都潜藏着一个字:“活”,或许,这就是生命力;
5、本诗的好,除了其中极为丰富的合义,和画面的清晰与真实感外,还有故事情节的新鲜感和生命活力,不仅轮廓分明,而且线条自然流畅;
6、正如诗中所写的那样,石狮子被作者写活了,带有生命的质感、事物的触碰和时光的纹理性,语言通俗而紧实,并暗含某种深意;
7、诗中石狮子的命运,虽然写的是物的,但在物的背后,揭露的是人的信仰和传统观念的影响力,特别是中西文化的碰撞,挖掘出更深一层的思想性;
8、不难看出,诗中描写的是旧题材,而思想给予了它“新”的东西,且既有深刻的认识,还有对生命更深层面的感受,不可谓不绝妙而精彩;
9、特别是结尾的观念情节,充斥着人性的光辉形象,溢满生活的智慧,灵动、鲜活而明澈,冒出诗意的光芒;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维的奇异和鲜活,构成了诗的层次与境界”;
11、生命之诗,情景之诗,画面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莫高《石狮子》

 

 

 

 

 

 

WHITE HOUSE – 周瑟瑟 Zhou Sese

5月 16, 2021

Zhou Sese
IN THE WHITE HOUSE

Elderly people
live in the white house.
They have not come outside.
Trees grow on the hill,
black carp swim in the pond.
From the white house on lush green grounds,
odd-looking elderly people near the end of their lives
walk out at night, holding on to each other.
Under the stars
they curse me
and the green trees
and the frolicking fish.

Translated by MW in Ma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瑟瑟#(10.0)

君儿读诗

伊沙推荐:当典型性后口语诗写亲情题材扎了堆,这首口语化的超观实诗显得神秘诡异、晶莹剔透、最有辨识度,是作者入典以来最优异的一首,当获5月下半月冠军。我说《新诗典》鼓励多元容纳百川,你们不信,爱信不信。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瑟瑟《白色的房子》:岁月更迭,生命演进。所有的轮回都在貌似静止的假相下进行。本诗还有一亮点——像讲述传说一样讲自己的事,这种半陌生化的视距带给读者新意。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瑟瑟《白色的房子》:这是一所具有魔幻色彩的白色房子,如同童话故事里巫师住的一样。而房子里住着谁,诗人没有交代,只知道他们都是“衰老的人”,而“树木”、“青鱼”、“大地”却正在“生长”、“游荡”、“绿油油的”,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意象丰盈,色彩感和神秘感交错,饱含诗人对生命和人生的感悟和思考。诗歌虽短小,但语言简洁富有穿透力,富有金属般的色泽和质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hkb_20210517213524

马金山|读周瑟瑟的诗《白色的房子》的十一条:
1、题材是诗的骨头;
2、诗意的弹性,在于语言,还在于思想;
3、周瑟瑟,1968年生于湖南岳阳栗山。著有诗集《栗山》等,评论集《中国诗歌田野调查》《当代诗歌文明:周瑟瑟研究集》,长篇小说《暧昧大街》等30多部。曾多次参加国际诗歌节。主编《中国当代诗歌年鉴》《中国诗歌排行榜》年选。创办栗山诗会与卡丘·沃伦诗歌奖。现居北京与深圳;
4、周瑟瑟的诗,在平实的语言世界里,其大部分的作品带有浓烈的个人空间,文本独具韵味与智慧,诗里行间暗含着思想的碰撞与现实的交融,混沌而丰富;
5、本诗在事物的本象下,滋生出生命的力量,诗意的混合性强,带有明显的视觉效果和内涵图章,颇有现实主义感觉,并自带神秘的视界;
6、诗一开头,由一栋“白色的房子”,这一物体,引伸出现实的场景与幻境,既多元,又显现色彩的碰撞与融合,纹理细腻而富有活力;
7、诗中由“我”、“树木”和“青鱼”,在一系列的事物之间,充斥着生命的质地和层次感,也不乏鲜亮的色泽,晶亮而透彻,干净且厚实;
8、诗里前后的辉映与重叠,构建成异于常规的诗维与意境,不仅形象,而且具体,极富感染力;
9、从标题角度看,“白色的房子”即是空间力,即自带魔幻现实主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混沌与丰富,是艺术,也是境界和魅力”;
11、生命之诗,情景之诗,现实之诗。

CHAMÄLEON – 张腾逸 Zhang Tengyi

5月 16, 2021

Zhang Tengyi
CHAMÄLEON

Ich möchte ein Chamäleon sein,
verschwinden, egal wo und wann.
Wenn Mama mich Musik üben lässt,
Hausaufgaben schreiben,
für Prüfungen lernen
kann niemand mich finden.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伊沙推荐:这回是孩子的感觉、孩子的口吻、孩子的笔触了,绝对错不了,果然也没有错。与其说是动用了修辞,不如说是回到了零感觉。而在日后的成长中,一边接受文化教育,一边保护住这份零感觉,就是艰辛漫长的诗人之路。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腾逸《想成为一只变色龙》:写得多好!也不止是这一次了,我都升起这样的感叹——娃娃们一碰诗,就写真人生。成人们一碰诗,就用自己的糊涂给真生活刷上怪颜色。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活在当下,有众生皆累的感觉。天天和孩子们打交道,有的孩子情商很高,他在捣蛋时,我走到他身边,他会笑着说:老师,刚才你看到的是幻觉,我很乖,我什么都没做!做了你也看不见看不见……我很怕另一种孩子,坐着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只想等着下课。

小易简评《想成为一只变色龙》:教育的底色应该是和善和友爱,教育的初衷应该是让孩子健康茁壮地成长,只要有一个孩子因为被教育而选择轻生,那就是人性的恶,事实呢?儿童自杀率最高的国家是our country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腾逸《想成为一只变色龙》:孩子纯洁的诗心总是让人莞尔一笑,这不是耍小聪明,而是孩子在各种学业压力之下,所能想到的唯一逃避现实的方法,或者说是无奈之举。当然想法归想法,只能是想想而已,终究还得面对现实,而纠结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便催生了这首让人心疼,却又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小诗,既是童年生活的成长记录,也算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当成意外的收获吧!惟愿我们的孩子们都能少些压力多些快乐,度过一个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美好童年。

马金山|读张腾逸的诗《想成为一只变色龙》的十一条:
1、诗歌,不仅是语言的艺术,还是事物构建,或者堆砌的艺术;
2、在某个瞬间,一种生活状态,一种内心真实的情感,一种感觉,或许就是一首很好的诗;
3、张腾逸,7岁,陕西省宝鸡石油小学一年级学生。自2020年写童诗以来,已创作了近100首童诗,在各类纸媒发表10多首,入选一本童诗集;
4、本诗的文字背后,是孩子身上的某种重负,是学生时代最本真的状态,是触及内心深处的感觉世界,还是生命里调整自我的方法论;
5、短短六行,却有多种层次,且内在的逻辑性,流溢着纯真的情景,皆暗含着“我”的主旨思想,干净、明彻;
6、诗一开头,仅有一条主线引发关于作者的相关状态,但正是这些,不正还原了生活的本有状态吗;
7、第二行“随时随地隐藏自己”,以总结的形式,凸显“我”之内心深处的存在,并由此抖露出童年时光里的点点滴滴;
8、不由让人,心里一紧,比如在“练琴时”、“写作业时”、“刷题时”,“我”都期望自己,变成一个隐形人,这份感觉:纯粹,自然;
9、诗里行间,也不乏排比句式,在孩子的世界里,显得格外质朴而接地气,这就是本诗尤其珍贵的部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回到在场,回到内心深处最真实的状态,也是一种奇妙与美好”;
11、成长之诗,生长之诗,生命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

——《新世纪诗典》3695

想成为一只变色龙

张腾逸

我想成为一只变色龙
随时随地隐藏自己
妈妈让我练琴时
让我写作业时
让我刷题时
谁都看不到我

黄平子读诗:这是孩子的诗。这是关于学习的诗。这样的诗很能引起人的共鸣。七岁的小朋友要练琴,要写作业,要刷题,当然很辛苦。不过,比起没琴练的人来,张腾逸小朋友还是很幸福的。张腾逸小朋友只知道变色龙可以隐身,但他可能不知道,变色龙的身边危机四伏。他肯定不知道大自然有一个生存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过,在七岁的孩子面前讲这些有点煞风景。且让他先做一只快乐的变色龙吧。和妈妈捉一捉迷藏也是蛮幸福的。

2021年5月15日20点48分

 

 

SCHNEETAG – 石見 Shi Jian

5月 12, 2021

Shi Jian
SCHNEETAG

Rehe sind wieder da,
in Paaren, in Herden.
Dieser Wald gehört eigentlich ihnen,
ich bin nur eine Zeit lang zu Gast.

2020-11-24

Shi Jian, geb. 1962 in Beijing, ging Ende der 1980er Jahre nach Kanada zum Studium, arbeitete dort, ging Ende der 1990er Jahre in die USA, arbeitet in einer internationalen Firma. Schreibt seit 2020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hat in Tianjin eine internationale Ausstellung von Photographie und Poesie mitorganisiert. 《新诗典》小档案:石见,1962年生于北京,八十年代末去加拿大多伦多留学工作,九十年代末去美国,于跨国企业任职体验设计总监,曾经从事的工作有纪录片编导、翻译、服装设计师及色彩设计师。
2020 年开始写口语诗,并翻译诗作,是国际跨界诗人沙龙成员,摄影作品和诗作曾经参加2020年中国天津摄影周先锋诗人跨界影展。喜爱旅行、摄影和茶。

伊沙推荐:好!显然是来自于斯奈德、默温们的路数。据说,庞德是发明了中国诗的人一一这是对西方人而言。对于中国人自己,庞德帮我们从现代诗的角度重新认识了自己祖先创造的智慧一一只有这一部分人才能做到洋为中用、古为今用,其它顶多成为消费者罢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石见《雪天》:有空间,有意境,更要紧的——有一颗对环境、生灵平视的爱心。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石见《雪天》:
诗题是《雪天》,读来却感觉到浓浓的暖意。干净漂亮的四句诗,将人与自然、人与野生动物的和谐融洽的关系立体地呈现了出来。曾经因无序的人类活动,不断侵占、挤压着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使它们几乎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无踪。受疫情的影响,这两年人类的活动范围有所缩减,而动物的活动范围却扩大了许多,数量也有所增加,“偶遇“野生动物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如诗中“鹿又来了”,可见鹿不是第一次来,而且是“成群结伴”,可以看出数量不少,一个“借”字道出了林子的真正主人是“鹿”而不是“我”,对自己处境清醒地认识难能可贵,这样地认识不仅利于动物们的生存和发展,归根结底保护的还是我们人类自己。

李勋阳:最近的东北虎新闻啊,包括我们陕西秦岭,据说有好久都野猪为患了,更有这两年疫情之下,许多动物的生态突然一下焕发起来了,让我们再次正视自己,我们老妄自尊大自己是地球的主宰,但终究是不是呢?恐龙告诉我们不是,病毒告诉我们不是,这些动物也以各种方式会告诉我们不是,也许我们要重拾敬畏才成。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 马金山|读石见的诗《雪天》的十一条:
1、诗意也是寻味而觉;
2、一切事物回到现场,就回到了诗性本身;
3、石见,1962年生于北京,八十年代末去加拿大多伦多留学工作,九十年代末去美国,于跨国企业任职体验设计总监,2020 年开始写口语诗,并翻译诗作;
4、本诗仅仅四行,以超现实主义笔法,简练的语言,触及事物最本真的部分,抵达想象中的世界,诗性内涵丰富,意蕴深厚,既有饱满的思考,还有自然的觉察;
5、前两行是场景,是现场,更是铺垫,犹如一群突如其来的身影,庞然大物;
6、与自然,与动物和谐相处,并怀揣一颗善良、敬畏之心,本来就是生命之间的互动与本身的生活,唯有正视这一切,才能够回归到本心的境界;
7、诗的内容联系上标题,由鹿与雪,形成明显的现实场景和内心互联效果,既互为补充,又相互烘托,并由此激起颇具弹性的想象空间;
8、诗的最后两行,以平常心面对生命中的一切,自然之物,在“我”身上回到心之本身,好一个“借”字了得;
9、与此同时,从旁观者视角,瞬间转换成第一人称,真可谓别出心裁,给人以新鲜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一切的事物皆是平等的,一切的美好都在于一颗敬畏之心”;
11、物物之心,物我之诗,后现代诗。

 

 

NEUJAHRSNACHT – 冰何 Bing He

5月 11, 2021

Bing He
NEUJAHRSNACHT

Zwei Mäuse, zwei Ratten!
Eine auf der Kommode,
eine unter der Kommode.
Sie schauen vom Fell her
beide nicht gut aus,
wie nass vom Regen,
oder sie haben
was Schlechtes gefressen.
Hocken da, rennen nicht weg.
Hab noch nie eine totgeschlagen,
aber
dieses Mal,
die schaut krank aus,
fürchte, die wird nicht entkommen.
Nehm einen Stock,
erwisch die eine,
jag die andere,
aber
die kanns noch,
kann immer ausweichen.
Ich schlag mich ganz wach,
aber sie krieg ich nicht.
0 Uhr,
Feuerwerk prasselt von weitem
wie kochende Suppe,
Abschiedsfeier
der Ratte.

Neujahrsnacht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冰何#(1.0)

伊沙推荐:"煮粥样的鞭炮"一一一句见才华,这样的诗人岂能不推?修辞说起来简单,仿佛一个公式,用起来却因人而异,高低不同。《新诗典》就是不看资历看才华。

况禹点评《新诗典》冰何《跨年夜》:鼠年让人百感交集。跨年打鼠,告别鼠年,既来自许多人不太熟悉的别样真实,也是无意中碰来的一种“隐喻”——其实质,仍然是事实的诗意,且是只有现代人才能理解的诗意。“煮粥样的鞭炮”带感,是细节中的妙笔。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冰何《跨年夜》:梦里打老鼠,梦外欢送鼠年,梦幻与现实构成一个亦真亦幻的奇妙世界,在跨年之夜以这样的方式辞旧迎新,确实值得记录。梦里打老鼠的心理描写很微妙,细节也妙趣横生,简洁利落的短句读来富有节奏感,“煮粥样的鞭炮”更是有声有色,生动传神,将传统的春节写得别具一格、年味儿十足。

马金山|读冰何的诗《跨年夜》的十一条:
1、心理活动,与生活现场一样,具有独特而丰富的诗意性;
2、卸掉伪装,回归庸常的现实的生活状态,或直抒,或嘲讽,或批判;
3、冰何,女,本名,刘理英,60后,湖南衡东人。现在湖南株洲打工,2018年开始在微博练习写诗,看到《新世纪诗典》从此爱上口语诗;
4、对本诗作者一无所知,寻问度娘,一无所获,也好,唯有好好的读一读本诗;
5、把梦境和现实,隐秘与真实有效的融于一体,个中缘由是某种不可忽视的动物,还是岁末年关的又一次生笔,一瞬之间的转换,构成了既熟悉又深刻的时晨,意趣不言自明;
6、前二十行,都是对梦境的描述,还有现场的细节变化,以及作者在其中的心理活动,真实而且极富感染力;
7、第二十一行,“直到打醒了”,一个转折句,起到了极为重要的变化作用,既承上启下,又充满诗意的张力,使得梦幻空间更加开阔,且富有妙趣;
8、而第二十二行的“也没打着老鼠”,连结上上面的内容,不由得让人开怀一笑,简直绝妙极了,是总结,也是又一层次抒写的开始;
9、最后五行,以“煮粥样的鞭炮”,这样的神来之笔,想象成是对老鼠的欢送,既生动形象,又饱含意味,通透又明澈;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想象是智慧,自带明亮的光照”;
11、记录之诗,心理之诗,现场之诗。

写到不动声色处,是很难的!诗和书法都一样,而且,人们只看到了你的简单,甚至还会讥笑:我幼儿园的孙子都会!是的,幼儿园孙子都会,但他就是不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ISCHE UND LUFT – 冯子航 Feng Zihang

4月 29, 2021

Feng Zihang
FISCHE UND LUFT

Menschen sehen die Luft nicht,
also
sehen dann Fische das Wasser?

Falls die Fische das Wasser nicht sehen,
und die Menschen es sehen,
also
sehen dann Fische die Luft?

Diese Fragen
könnten nur Fische beantwor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Feng Zihang, geboren im Februar 2010, geht in Shenyang zur Schule. 冯子航,笔名:如一,男,2010年2月出生,就读于沈阳市勋望小学云峰分校。诗歌发表在《华商晨报》《众诗》等刊物,曾获得《诗刊》主办的“美佳华杯”全国少儿诗歌大赛优秀奖,“长嘉”全国少儿诗歌大赛三等奖等奖项。

伊沙推荐:冯子航五次投稿,终于入典。未成年诗人学习创作,一定要对自己的成长产生正面的作用。大家看本诗:能发出此问并做出此答的孩子,一定帮到了自己思维的发育。

况禹点评新诗典冯子航《鱼与空气》:逆向视角(我不愿意叫换位思考,因为换位不完全等于逆向)是现代诗构成中很重要的一种方式。但不是所有的逆向都对诗歌构成具有意义。关键在于,你的意象要触及大问题。本诗涉及不同生命体对世界的认识,严肃,且有意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冯子航《鱼与空气》:小诗人提出的问题让人脑洞大开,他提出的问题不但一般人无法回答,估计鱼也一样回答不了。不过这并不重要,记得爱因斯坦曾在《物理学的进化》中说:“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为重要。” 因为发现并提出问题可以培养我们从生活实际中善于观察、善于变换角度看问题的能力;以及学会质疑,不会轻信现成的结论,并时刻保持一颗好奇心;尤其是富有创新的想象力至关重要。本诗的小作者不但能提出问题,还能将这些有益的思考入诗,确实难能可贵,于我们而言更觉欣慰。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冯子航《鱼与空气》

——《新世纪诗典》3679

鱼与空气

冯子航

人看不见空气
那么
鱼能看见水吗?

如果鱼看不见水
人可以看得见水
那么
鱼能看得见空气吗?

这些问题
只有鱼知道

黄平子读诗:这是用类比手法写的诗。人的生存离不开空气,鱼的生存离不开水。“人看不见空气”,“鱼能看见水吗?”按照类比推理,答案是:看不见。“人看不见空气”,但是“人可以看得见水”。“如果鱼看不见水”,“那么/鱼能看得见空气吗?”按照类比推理,答案是:看得见。“这些问题/只有鱼知道”。是的,两千多年前的惠子也是这么说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这首诗又让我想起了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中。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中。”我也按照这个逻辑仿写一个句子:我对空气说:你看不见我的呼吸,因为我在空气中。空气对我说:我能感觉到你的呼吸,因为你在我怀里。

2021年4月29日22点03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BUTCHER WANG ZHA – 叶惠康 Ye Huikang

4月 27, 2021

Ye Huikang
BUTCHER WANG ZHA

Wang Zha had an iron-cast
body.
Tall and vigorous,
famous in the slaughterhouse
for his killing skills.

He could
face a yak
with one hand on each horn
and his knife between his teeth,
yanking his arms
to wrestle a big healthy yak
till it crashed to the ground.
Then with his right hand
he seized the knife from his mouth
and stabbed the yak through the heart.

He was worshipped
by those other butchers,
they needed three or four of them
to overpower
one yak.

On a still night with a bright moon,
Wang Zha went on with domestic violence,
then there was one shot from a rifle.
His lion-like roar
suddenly
ceased.

2021-01-12
Translated by MW in April 2021

 

伊沙推荐:人物小传,口语诗体之一种,可以浓缩一生,也可以造一切片。作者在小档案中的话不是头一次听说,代表了一种现象:"在口语诗中找到了乐趣和自我"一一是的,似乎也只有口语诗能够带了这个结果。

况禹点评《新诗典》叶惠康《屠夫旺扎》:屠夫、牦牛和家暴,这是很奇特的组合,但却突显出人生的底色和关键节点。显现出了作者的表现功力。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叶惠康《屠夫旺扎》:让屠夫们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杀牛能手”旺扎,却在“一个月圆风轻的夜晚”,因为家暴,“随着一声猎枪的响起/他那狮子般的咆哮/戛然/归于平静”,一个英雄般的人物就这样结束了他悲剧性的命运,故事背后的隐情足够让人脑补,厚重的内涵、惊心动魄的细节,让本诗跌宕起伏,令人回味悠长。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叶惠康的诗《屠夫旺扎》的十一条:
1、生命的过程,即是诗史;
2、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是一首首鲜活的现代诗;
3、叶惠康,女,60后,金融企业退休人员,现居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2020年末开始学写口语诗;
4、叶惠康,此前在刘傲夫推荐的诗人名单里见过这个名字,一直以为是个男的,今日新诗典推荐出来才知道,其是位女诗人,而且诗的语感及意味都很好;
5、回到本诗,以一个切面,写尽了一个人的一生,尤其是诗内的空间感与奇妙的一系列事物为主线,勾勒出生命的重要时刻和值得回味的部分,惊颤心神,狠辣无比;
6、一个人,因为其生存的手段就是屠宰牛,而却又因家暴而遭遇枪杀,真可谓因果轮回,皆会有报,并由此产生相互转化,互相影响,及物与物的隐喻性;
7、活生生的,一个个场景,跃然纸上,形成一种立体的视觉效果,给人以痛切之感;
8、而诗的结尾,像极了故事的结局,无疑就是悲剧,残酷而无情,真实且令人回味悠长;
9、诗题直面具体人物,包括职业和技能,具有大气的诗歌元素,不仅饱含生命的颜色,还有一个代表性的人物形象,写出即一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与切面,都会生长诗性的光辉”;
11、小人物诗,命运之诗,现实之诗。

黄开兵:叶惠康女士此诗,就像一部惊心动魄的微电影!写得非常地冷静、节制。我抄写此诗,也很克制,尽量简静,留出大片的空白,对应诗中的所营造的故事空间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TERNZEICHEN – 黎雪梅 Li Xuemei

4月 10, 2021

Li Xuemei
STERNZEICHEN

Als Mutter Krebs gehabt hat,
als es ihr immer schlechter gegangen ist,
hat sie beschlossen wer Schuld war:
Vater, der sich die ganze Zeit um sie gekümmert hat.
Vater sei ja ein Tiger
und sie ein Huhn, die bekämpfen einander.
Würde sie Vater nicht mehr sehen,
dann würde es langsam besser werden.
Vater ist nichts übriggeblieben,
er hat sich in der Ecke versteckt
und still geweint.

Als Mutter eingesargt worden ist,
hat Vater seine Schweizer Uhr,
die er über 20 Jahre getragen hat,
Mutter um die Hand gelegt
und ein Foto von ihm als er jung war,
an der Brust eine große rote Blüte,
das hat er Mutter heimlich
unters Kopfkissen geschoben.

Erster April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黎雪梅#(4.0)

伊沙推荐:好诗!既有文化性,写得又感人。口语诗已经完全取代了抒情诗,替之更好地发挥着诗歌的抒情功能,急也没有用,骂也没有用,实际情况即是如此,四十年来中国大陆现代诗融入世界的大方向绝不会改变。

况禹点评《新诗典》黎雪梅《属相》:属相是十足的中国元素,中国人理解起来很容易,但外国朋友可能就会觉得怪,如果以星座来向他们解释,说不定就会进入到另一个似是而非的思路上去。这样的元素不可替代,有着牢固的中国体质。但本诗所揭示的主题又是通行人类的——父亲对母亲的爱。这也是真正的来自生活的诗意。

《属相》自评

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去至亲,如两条相交的线段,短暂地交集之后再也消失不见。午夜梦回,与父母在一起的那些场景历历在目,恍若刚刚才发生……以诗歌为喉记录下来,让这一切在文字里永恒,让爱得以传承。对于爱情,也许每个时代的人都有不同的表达,我们的父辈也许一辈子也没有向对方说过爱,但他们的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这世间最真、最纯净的人伦之爱,也让我们深深懂得,人生就是一张单程车票,珍惜当下,真诚付出,才能无怨无悔。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GOLDFISCHE – 黄开兵 Huang Kaibing

4月 10, 2021

Huang Kaibing
GOLDFISCHE

Ich eile zur U-Bahn,
geh durch die Kontrolle,
seh eine junge Frau
mit einem Kind
die gerade flehend
zum Sicherheitsmenschen sagt:
„Nur ein paar kleine Goldfische,
welche Gefahr können die verursachen?
…“
Nach der Kontrolle
steig ich in den Aufzug.
Der Sicherheitsmensch
hat sie noch nicht ausgelassen.

28. März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黄开兵#(9.0)

 

伊沙:开年以来,黄开兵自觉加入了《新诗典》的义工团队,用自己专业的书法技能为典诗服务,一下子就将自己的诗人形象放大了一一有些人永远不懂得奉献与得到之间的辩证关系,你让他(她)为大家做点奉献,那简直就是在割其肉,这种人反而得不到什么。十年《新诗典》,我自然收获多多,其中一大项就是对人的认识:社会上有多少种人,诗人中就有多少种人,甚至更难打交道。本诗,典型性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事实的诗意"。

况禹点评《新诗典》黄开兵《小金鱼》:是啊,小金鱼又能造成什么伤害呢?我也在问。人类到底怕什么呢?也许是自己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黄开兵《小金鱼》:本诗宛如一部微型的都市生活剧。赶地铁过安检这样的事,再稀松平常不过了,然而在这种人流密集的地方,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故事上演,只要你是个眼中有诗、心中有诗的的人,总会在这诗歌的宝库里挖掘出潜藏的诗意。本诗反映的便是生活中情与理的冲突:带孩子的年轻女子,“正可怜巴巴地/对安检员说:/就几只小金鱼/能造成什么危害呢?……”是啊,微不足道的小金鱼能有什么危害呢?可安检员有自己的职责所在,双方僵持不下,于是就出现了诗人最后看见的那一幕:“我过了安检/上了垂直电梯/安检员还没有/为她们放行” ,由此可见情与理是两相矛盾的东西,情更加注重是否符合自己的意愿,而理更加尊重事实,何况中国本就是讲究人情的大国。所以只要有人的存在,像这样的冲突就会永远继续。这不仅是情与理,也是个体与集体,个人与社会的冲突,而作为旁观者,因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也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黄开兵:那天,朋友约饭。我下完课就赶地铁,过安检时看到了这一幕,之后就一直在我心里盘旋。我儿子很喜欢小动物,那天在朋友处拿了两只乌龟,上不了地铁,只好坐公交车回来。我至今还记得儿子过不了安检时可怜的模样。我不知道小金鱼的结局如何,我只写我看见的。感谢新诗典,感谢伊沙先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WINTER – 伊沙 Yi Sha

4月 3, 2021

Yi Sha
WINTER

On my way to the vegetable supermarket
in our compound
I see a small girl
on a big rock at the artificial lake
right above the ice going to
jump!
I am shouting:
„Don’t jump! Danger!“
But in this time
she has jumped already,
lightly,
safely
landing on the thick surface.
She turns around to me,
makes a ballet move
and becomes a small white swan.

Translated by MW, 4/3/2021

Yi Sha
WINTER

Ich geh zum Gemüsesupermarkt
in der Wohnhausanlage,
seh auf dem Weg ein kleines Mädchen
auf einem Felsen am künstlichen See,
sie will auf das Eis hinunter
springen!
Ich schrei:
„Achtung! Nicht springen!“
aber in der Zeit
ist sie schon gesprungen,
ganz leicht
und sicher
auf dem festen Eis gelandet.
Sie dreht sich zu mir um
in einer Bewegung aus dem Ballett
und wird ein kleiner weißer Schwan.

Übersetzt von MW am 3. April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0.0)

Yi Sha, orig. name Wu Wenjian. Well-known poet, writer, critic, translator, editor. Born in 1966 in Chengdu, lives in Xi’an. Graduated from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in 1989. Has written over 20,000 poems, published, translated and edited 122 books. Received the Henry Luce prize for 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ry and many other awards. Invited to poetry festivals in China, Sweden, England, Netherlands, South Korea etc., incl. the 2nd, 3rd, 4th & 5th Qinghai Lake international poetry festival, the 50th Struga poetry festival in Macedonia and many more. Vermont Studio Center fellow 2014. He has recited at the University of Vienna, at Arizona University etc. 《新诗典》小档案:伊沙,原名吴文健,男,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批评家、翻译家、编选家。 1966年生于四川成都。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写诗逾两万首,出版著、译、编122部作品。获美国亨利•鲁斯基金会中文诗歌奖金、韩国“亚洲诗人奖”以及中国国内数十项诗歌奖项。应邀出席瑞典第16届奈舍国际诗歌节、荷兰第38届鹿特丹国际诗歌节、英国第20届奥尔德堡国际诗歌节、马其顿第50届斯特鲁加国际诗歌节、中国第二、三、四、五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第二届澳门文学节、美国佛蒙特创作中心驻站作家、奥地利梅朵艺术中心驻站作家、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为其举办的朗诵会、奥地利两校一刊为其举办的朗诵会与研讨会、2021年世界诗歌日线上国际诗歌节等国际交流活动。

UNTERSCHLUPF SUCHEN – 周鸣 Zhou Ming

3月 29, 2021

Zhou Ming
UNTERSCHLUPF SUCHEN

Eine Kuh
grast in den Bergen.
Auf einmal
ein Wolkenbruch.
Ich kriech sofort
unter die Kuh,
such Unterschlupf.
Sobald der Regen weniger wird,
bemerk ich armer
hungriger Hirtenbub,
mein noch nicht ganz
durchnässter Schädel
stößt direkt an den Euter.
Jetzt möcht ich von Herzen
sehr gern bisschen Mil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4.0)

伊沙:《新诗典》十周年增设了中国诗坛首个团体奖项一一中国十大诗歌省区奖,这叫横向比较,如果来个纵向比较一一各个代际诗人间的比较,毫无疑问,60后一代将胜出,十周年大冲刺,剩下7位60后诗人组成一个"60后诗人周"就像是诗神的精心安排。周鸣是本典土生土长的60后诗人,算是大器晚成,本诗是"诗言趣"的佳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躲雨》:绝大多数诗人(我除外),都好像有田园、自然情结。但许多都没脱鲁迅小说里文豪的那一声“田园风光”的底子。现代人写自然性主题,不好写。主要是不贴身、不合体,哪怕你的审美顽固地攥着它们。周鸣这一首不太一样,它写的是牧童与牛在雨中的相依。饿了想吃奶,这一笔是最亮点。背后渗出了时代感,和人在那个唏嘘环境下的处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韩敬源:把我笑惨了!唐有白居易《池上》写一个小娃撑小船去偷白莲,又有胡令能《小儿垂钓》写一个蓬头稚子学钓鱼,晚清有袁枚《所见》写一个牧童骑在牛上想逮知了,今有浙江周鸣写在母牛肚子底下躲雨突然有想喝牛奶的冲动,照此逻辑,本诗可永流传——口语诗人在先锋的路上遇到传统,恢复诗国的荣光,奇怪吗?想不通的用头撞豆腐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躲雨》:突然袭来的倾盆大雨,躲到牛肚底下躲雨的牧童,正饥肠辘辘时头顶着牛乳,自然而然“内心有了/想吃奶的冲动”……诗的内容层层铺开,白描手法的语言不事雕琢,谱写了一首田园牧歌式的小诗,又如同氤氲着淡淡水墨的“牧牛图”,兼具很强的故事性,充满了童趣,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而丝毫没有违和感,快乐中还掺杂有一丝淡淡的苦涩,这大概就是童年的味道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ENG-SHUI:笨笨 s.k Benben S. K

3月 27, 2021

BenBen S. K
FENG-SHUI

Ein Möbelhändler
holt einen Feng-Shui-Meister
für seinen neuen Möbelladen.
Der Meister lässt ihn vor der Tür
ein Hirschpaar hinstellen,
das signalisiere ein ehrliches Herz.
Er gibt 60.000 aus,
kauft ein Paar lebende Hirsche,
lässt sie ausstopfen und vor die Tür stellen.
Noch keinen Monat nach der Eröffnung
kommt ein Angestellter bei der Anlieferung
in einen Unfall und stirbt.
Noch nicht einmal einen Monat später
fällt ein Angestellter beim Aufstellen von Möbeln
von einer Leiter,
zerbricht sich das Becken.
Der Möbelhändler
verkauft einen Hirsch, verschenkt den anderen.
Er holt noch einen Feng-Shui-Meister.
Der Feng-Shui-Meister sagt,
Hirsch klingt auf Chinesisch wie Straße,
du hast deine Straße zum Reichtum
ruini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Benben S. K, Künstlerinname von Bai Ruotang, geb. in den 1970er Jahren, Journalistin, Ärztin, Assistenz-Professorin. Schreibt seit 2012, darunter ca. 800 Gedichte, z.B. “Schwangerschaftsstreifen”, “Jadereifen”. Motto: Gedichte in Alltagssprache sprechen vom Rauch des täglichen Lebens, deswegen möcht ich sie ständig zitieren und kann sie immer gebrauchen. 《新诗典》小档案:笨笨.s.k,原笔名白若唐,70后,报社特约记者,医务工作者,副教授。2012年开始文学创作,写散文、诗歌共计800余首,代表作《妊娠纹》、《玉镯》、《清明节》等。
诗观:口语诗人的笔尖上总是冒着生活的烟火,故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5.0)

伊沙:这不是封建迷信,而是活性文化,如我在昨晚讲座另外一首同类诗前所说:我既反对跪古,也反对被现代实证科学搞成一台永远正确的观点机,对世界只会打勾或打叉一一那不是诗人所为。口语诗人应该是一个存在主义者。

高歌:科学的解释是巧合,诗意的解释是通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文化的桌球撞来撞去,有通达的神秘所在。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风水》:诗中人的遭遇有点儿过于惨烈。类似的霉运,俄罗斯的近代小说曾经写过一些,不过,本诗最吸引我的点是那一对被残害的活鹿。也许,残忍之心才是家具店老板霉运的开始。我愿意这样来读解。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风水》:中国人自古是很讲究风水的,很多人也都信风水,尤其是南方沿海一带,像广东、福建、香港、台湾等地,这毕竟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文化传统,即使在最落后的地方,建个房子也知道依山伴水,采光好。如果将风水说是封建迷信,未免有些简单粗暴,二者之间其实还是有本质的区别。本诗中家具店老板门口“摆一对鹿”和两个员工离奇死亡之间是否有什么必然联系,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两个风水先生所说有没有什么道理或依据,也不得而知。诗人以现实主义的笔法,呈现出的国人真实的生活和存在,并未予以任何观点、议论和评价,传统与现代交织,以及玄学的神秘感,都令本诗的可读性增强,颇耐人寻味。至于读者从诗中读出了什么,那完全由个人的经验、阅历和眼界所决定。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PC_德語第一本!ES IST DA!IT IS HERE!

3月 25, 2021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NPC stands for New Poetry Canon, or New Century Poetry Canon 新世纪诗典, presented by Yi Sha 伊沙 in Chinese social media each day since spring 2011. NPC outside of poetry i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China’s parliament that convenes in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for two weeks each March. Yi Sha’s NPC poem of the day on Sina Weibo 新浪微博, Tencent WeChat 微信 and other platforms gets clicked, forwarded, commented 10,000 times or more, each day. Each year a book comes out, about every week there are events in Xi’an, Beijing and many, many places all over China and beyond. All produced independently from among the people 民间, not by any state organizations. This book contains poems by 81 poets listed below. This is the first volume (A-J) in a series of four books. Compiled and edited by Juliane Adler and Martin Winter, translated by Martin Winter.

ORDER HERE
Bestellen

NPC steht für New Poetry Canon, eigentlich New Century Poetry Canon, 新世纪诗典. Abgekürzt als NPC. NPC steht sonst für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lso der Nationale Volkskongress, Chinas Parlament, das allerdings nur einmal im Jahr im März zwei Wochen lang zusammentritt. Seit 2011 wird von Yi Sha 伊沙 im NPC-新世纪诗典 jeden Tag ein Gedicht vorgestellt, in mehreren chinesischen sozialen Medien zugleich. Oft wird ein einziges Gedicht schon in den ersten zwei Tagen zehntausende Male angeklickt, kommentiert und weitergeleitet. Ein nationaler Poesiekongress und eine umfangreiche Studie der heutigen Gesellschaft. Band 1 präsentiert 81 Autorinnen und Autoren. Wird fortgesetzt.

Cover/Umschlag etc: Neue Arche von Kuang Biao 邝飚 und 3 Grafiken von: An Qi 安琪

Autorinnen und Autoren:

A Ti 阿嚏, A Wen 阿文, A Wu 阿吾, A Yu 阿煜, AAA (3A) 三个A, Ai Hao 艾蒿, Ai Mi 艾米, An Qi 安琪, Ao Yuntao 敖运涛, Bai Diu 摆丢, Bai Li 白立, Bei Dao 北岛, Bei Lang 北浪, Benben S. K. 笨笨. S. K, Cai Xiyin 蔡喜印, Caiwong Namjack 才旺南杰, Caomu Xin 草木心, Cha Wenjin 查文瑾, Chang Yuchun 常遇春, Chao Hui 朝晖, Che Qianzi 车前子, Chen Moshi 陈默实, Chen Yanqiang 陈衍强, Chen Yulun 陈玉伦, Chen Yunfeng 陈云峰, Cheng Bei 成倍, Cheng Tao 程涛, Chun Sue 春树, Cong Rong 从容, Da Duo 大朵, Da You 大友, Dai Guanglei 代光磊, Dechen Pakme 德乾恒美, Denis Mair 梅丹理, Di Guanglong 第广龙, Dong Yue 东岳, Du Qin 独禽, Du Sishang 杜思尚, Du Zhongmin 杜中民, Duo Er 朵儿, Eryue Lan 二月蓝, Ezher 艾孜哈尔, Fa Xing 发星, Fei Qin 秦菲, Feng Xuan 冯谖, Gang Jumu 冈居木, Gao Ge 高歌, Geng Zhankun 耿占坤, Gong Zhijian 龚志坚, Gongzi Qin 公子琹, Gu Juxiu 谷驹休, Guangtou 光头, Gui Shi 鬼石, Hai An 海岸, Hai Jing 海菁, Hai Qing 海青, Han Dong 韩东, Han Jingyuan 韩敬源, Han Yongheng 韩永恒, Hong Junzhi 洪君植, Hou Ma 侯马,Houhou Jing 后后井, Hu Bo 胡泊, Hu Zanhui 胡赞辉, Huang Hai 黄海, Huang Kaibing 黄开兵, Huang Lihai 黃禮孩, Huang Xiang 黄翔, Hung Hung 鴻鴻, Huzi 虎子, Ji Yanfeng 纪彦峰, Jian Tianping 簡天平, Jiang Caiyun 蒋彩云, Jiang Erman 姜二嫚, Jiang Rui 江睿, Jiang Tao 蔣濤, Jiang Xinhe 姜馨贺, Jiang Xuefeng 蔣雪峰, Jianghu Hai 江湖海, Jin Shan 金山, Jun Er 君儿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Die chinesischen Gedichte sind hauptsächlich erschienen in:

NPC 新世纪诗典 1-6,伊沙 编选 著,磨铁图书 (Xiron), Zhejiang People‘s Publishing 浙江人民出版社, Bände 1-6, herausgegeben von Yi Sha. Hangzhou 2012-2018

NPC 新世纪诗典 7,伊沙 编选 著,磨铁图书 (Xiron), China Youth Publishing 中国青年出版社, Band 7, herausgegeben von Yi Sha. Beijing 2018

NPC 新世纪诗典 8,伊沙 编选 著,磨铁图书 (Xiron), China Friendship Publishing 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Band 8, herausgegeben von Yi Sha. Beijing 2020

Die restlichen Texte stammen aus Internetquellen (Soziale Medien: Sina Weibo, Tencent Weixin etc.) mit freundlicher Genehmigung der Autorinnen und Autoren. Die Texte aus 2019 und 2020-2021 werden in den Büchern NPC 9 und 10 erscheinen.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

BRETT VOLLER NÄGEL 布满钉子的木板 NPC-Anthologie 新世纪诗典 Band 1: A–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