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ow’

NACHTWACHE – 虎子 Huzi

12月 18, 2022

Huzi
NACHTWACHE

steh auf in der früh
ein frischer kuhfladen
vor der tür
erinnert mich
in der nacht hat wenigstens
eine kuh
vor der yurte
für mich wache gehalten

2022-07-22
Übersetzt von MW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12月6日,4264首,1303人。第11个虎子(河南)日

【伊沙推荐】:这是幽默,幽默一定是比讽刺更高级的东西,因为它并无明确的指向,且不带有斗争性,自造一乐而已,于万物无害。

【徐江点评《新诗典》虎子《守夜》】:虎子的诗歌趣味兼收并蓄。有几分新诗,更多的还有一些江湖。其实二十多年来,民间现代诗的最大短板就是江湖化思维,因为性情对于诗人来讲是与生俱来的,一不留神就把自己美学上应有的坚持,错解成可以“水浒”了。这也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先锋诗歌进一步退一步半,终于在新诗泥潭流连忘返的根源所在。作者的这首诗,得益于避免了这种骨子里“博爱”的侵染。它写得相对专注、单纯,但幽默、自嘲背后的主观,又自有着一种坚定。

【亚坤评诗】

守夜

作者|虎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1.一首超干净的极短诗。一首现场即时性抓取的灵感之作。

2.在我的个人系统中,这就是一种上好的纯诗。它基本不借助外力,直接依靠诗歌本身“发声”。

3.诗歌虽然极短,但滋味却特别复杂。画面感很清晰、独特、鲜明。其中“一坨新鲜的牛粪”这个画面异常出彩,它甚至都具有了诗意基础上的“温度”。

4.全诗有一处精彩的内部节奏转折,那就是前三句和后五句的节奏变化。其实,本质上是诗歌精神质感的变化。如果说前面都是叙述和铺陈,那最后一句“为我守夜”就是诗性的“爆破”。那是由“动物性”深入进“人性”的转换。那是本诗复杂滋味的“极点”!

5.“幽默”作为当代诗的一种核心气质,在诗歌生态中,使用还远远不够。本诗的“松”和“幽默”,是很大的闪光点,可喜可贺!

(马亚坤.2022.12.05.上海)

【黄平子读虎子《守夜》

——《新世纪诗典》4264】:哈哈,由“门口/一坨新鲜的牛粪”,想到“昨天晚上至少/有一头牛/在蒙古包外/为我守夜”,虎子的脑洞真大。这是幽默,也是自我安慰。多年以前,阿Q就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论断,但他人微言轻,很被人瞧不起,现在我抄过来给大家欣赏一下:“他觉得他是第一个能够自轻自贱的人,除了‘自轻自贱’不算外,余下的就是‘第一个’。状元不也是‘第一个’么?”2022年12月06日20点13分

【李勋阳点评虎子《守夜》】:发现了乐趣,你就发现了诗意,🈶不少童鞋说口语诗人好玩,就在这,他们能从日常生活中发现有趣的角度。从而有自己的发现

【高歌点评】:自然而有趣的联想,由事实到想象的诗意……

 

UNTERSCHLUPF SUCHEN – 周鸣 Zhou Ming

3月 29, 2021

Zhou Ming
UNTERSCHLUPF SUCHEN

Eine Kuh
grast in den Bergen.
Auf einmal
ein Wolkenbruch.
Ich kriech sofort
unter die Kuh,
such Unterschlupf.
Sobald der Regen weniger wird,
bemerk ich armer
hungriger Hirtenbub,
mein noch nicht ganz
durchnässter Schädel
stößt direkt an den Euter.
Jetzt möcht ich von Herzen
sehr gern bisschen Mil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4.0)

伊沙:《新诗典》十周年增设了中国诗坛首个团体奖项一一中国十大诗歌省区奖,这叫横向比较,如果来个纵向比较一一各个代际诗人间的比较,毫无疑问,60后一代将胜出,十周年大冲刺,剩下7位60后诗人组成一个"60后诗人周"就像是诗神的精心安排。周鸣是本典土生土长的60后诗人,算是大器晚成,本诗是"诗言趣"的佳作。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躲雨》:绝大多数诗人(我除外),都好像有田园、自然情结。但许多都没脱鲁迅小说里文豪的那一声“田园风光”的底子。现代人写自然性主题,不好写。主要是不贴身、不合体,哪怕你的审美顽固地攥着它们。周鸣这一首不太一样,它写的是牧童与牛在雨中的相依。饿了想吃奶,这一笔是最亮点。背后渗出了时代感,和人在那个唏嘘环境下的处境。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韩敬源:把我笑惨了!唐有白居易《池上》写一个小娃撑小船去偷白莲,又有胡令能《小儿垂钓》写一个蓬头稚子学钓鱼,晚清有袁枚《所见》写一个牧童骑在牛上想逮知了,今有浙江周鸣写在母牛肚子底下躲雨突然有想喝牛奶的冲动,照此逻辑,本诗可永流传——口语诗人在先锋的路上遇到传统,恢复诗国的荣光,奇怪吗?想不通的用头撞豆腐去。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君儿读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躲雨》:突然袭来的倾盆大雨,躲到牛肚底下躲雨的牧童,正饥肠辘辘时头顶着牛乳,自然而然“内心有了/想吃奶的冲动”……诗的内容层层铺开,白描手法的语言不事雕琢,谱写了一首田园牧歌式的小诗,又如同氤氲着淡淡水墨的“牧牛图”,兼具很强的故事性,充满了童趣,相信很多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童年的影子,而丝毫没有违和感,快乐中还掺杂有一丝淡淡的苦涩,这大概就是童年的味道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LETTUCE

11月 10, 2016

14907647_10210481305046851_1333219363853747328_n

LETTUCE

lettuce
make
a merry bull
insignificant
again
worked so well
under bush

MW November 2016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