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ows’

WEISSE WAND – 蒋彩云 Jiang Caiyun

6月 22, 2022

Jiang Caiyun
WEISSE WAND

Für die Inspektion
wird auf beiden Seiten der Straße
jedes Haus gleich angestrichen.
Herr Ma nimmt zwei Kübel
Gratis-Gipsfarbe,
streicht den über zehn Jahre leerstehenden Kuhstall.
Sieht ganz milchweiß aus.
Aber nach dem Regen
sind auf der weißen Wand
Berg und Fluss, Bach und Tal.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彩云#(10.0)

 

伊沙推荐:本诗结尾大好,是个经典,标志着作者升段。诗人都知道大手笔,绝大多数不知道大手笔也须大雪无痕,这就是大雪无痕中的大手笔,当然也只能由口语诗人写出。

况禹点评《新诗典》蒋彩云《白墙》:我们总是难免在生活中遭遇愤怒或哭笑不得的一面,地方管理的形式主义就是其中之一。但一个写作者,任何情境下,都不要忘记艺术的首要任务在于发现,不能让环境和群小破坏了心情。本诗体现出了这样做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亚坤评诗】
白墙
作者|蒋彩云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在当前现实语境中, 一首难以言说的好诗。
这是一首正宗的现实主义批判诗。
问题就在于:它并没有批。它选择了直接呈示画面和细节。这首诗写得很聪明,很有“巧劲”。整首诗,作者完全“隐掉了自己”。
它让你找不到破绽,但“反思之刀”已经出手了。这其实比愤世嫉俗高明很多!
这里面有两个极为闪光的点。
“把闲置了十几年的牛棚/也刷上了一层乳白色”是其一。
它是这首有内力的批判诗反思和关照的一个方向——“个人”。
“下雨后/白墙上显现出/山川河流的模样”是其二。
它是这首时代之诗回望和反思的另一个方向——“整体”。你也可以理解成历史或国家。

尤其这最后几句,我甚至读出了浓重的历史沉思之感。

(马亚坤.2022.06.21.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12——6.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2一周联展(2022.6.12——6.18)

 

 

 

EIN KLUMPEN BUTTER – 宗尕降初 Changka Gyamtso

3月 1, 2022

Changka Gyamtso
EIN KLUMPEN BUTTER

Wenn jemand im Krankenhaus liegt,
besuch ihn und bring einen Klumpen.

Zum Abschied von Verwandten und Freunden
bring einen Klumpen.

Gehst du zu jemand,
bring einen Klumpen.

Nach dem Streit zur Versöhnung
bring einen Klumpen.

Großer Chef kommt ins Dorf,
bring ihm einen Klumpen.

Sprechstunde beim Lehrer deines Kindes,
bring einen Klumpen.

Also
in tibetischen Breiten
gibt es kein Gefühl,
das ein Klumpen nicht ausdrückt.
Oder doch,
dann halt zwei.

2021-10-28
Übersetzt von MW am 1. Mae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宗尕降初#(5.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日,3984首,1243人。第5个宗尕降初(四川)日

伊沙推荐:​尽管我个人无福消受一一不吃奶及所有的奶制品,但我深知酥油在藏族人民生活中有多重要,不可或缺,本诗将此一点写得酣畅淋漓,是一首十分优秀的现代抒情诗,在这个扩大的三月上半月中,在一众名将高手的比拼中脱颖而出,夺取冠军!宗尕降初,为藏族增了光,为90后争了气!

​侯马:写的好。顿时想喝,顿时想到奶茶,去牧民家必送上一块砖茶,千百年深厚的传统和交流交融的历史流淌至今。

​况禹点评《新诗典》宗尕降初《一坨酥油》:一方水土,生一方饮食,而有些食物对于人际,还会溢出“果腹”之外的意义。从本诗看,酥油在藏民之间,显然属于后者。本诗结尾幽默、灵动,使传统的主题罩上了现代色彩。

【亚坤评诗】
一坨酥油
作者|宗尕降初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宗尕降初,藏族,1992年生,甘孜州人。

我认为这是一首典型的“文化诗”。

如果抛开读者身份,尽力靠近作者内心,走进本诗的情感内部,仔细体会,你就能发现这首诗内部涌动的“民族情感”。
这样看来,它本质上又是一首“抒情诗”。

由于这首诗是用口语写作,除了最后的“个体表达”外,基本上都是事实陈述。所以,从诗歌表层上看,我并没有读出太多“显性抒情的内容”。
这正式此诗值得称赞的地方。现代诗写作,尤其是基于现实生活,立足脚下的一线当代诗写作,据我目力所及,现在基本上没有人会选择“传统抒情诗的模式”。

那种建立在词语之上的“拔高式”抒情模式,在很具体的“事实物象”面前,在很现代的“社会情景模式”面前,在非常复杂的人类情感模式面前,在万物互联的“虚拟空间”面前,已基本失效了。
所以,我看到的抒情诗,更多是让诗歌内容或身体本身说话。它甚至都超越了“冷抒情”,直接回到了“自抒情”模式(姑且这样称呼)。

这首诗就是如此。看似写的是藏区常见的“酥油”,看似只是一种事实的陈述,实则是写藏区人民的“精神内部生活”,实则是写一种“生命之道”。
作者对这块土地上的爱和感情,不是用大而显的“词语抒情”展示出来的(那种力量很弱),而是用一种食物(酥油)的“使用频率”来事实陈述的。
我把这种方式称为“事实的抒情”。

很显然,“酥油”不光是藏区人情、礼仪、风俗、生活的“代表物”,更是一种深入民族心灵内部的“生命物”。它是一种“生命之奶”。更是一种“精神血液”!
这样看,它确实又是一种高度提纯的“文化诗”!

(马亚坤.2022.02.28.上海)

黄平子读宗尕降初《一坨酥油》

——《新世纪诗典》3894

一坨酥油

宗尕降初

有人生病住院
拿一堆酥油去看望

与亲戚朋友告别
送一坨酥油

登门拜访
也拿一坨酥油

打架道歉
还是拿一坨酥油

领导进村入户
也送一坨酥油

家长见孩子老师
当然也可以送一坨酥油

因此
在藏区
没有什么情感是
一坨酥油
表达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两坨

2021-10-28

黄平子读诗:宗尕降初,藏族,1992年生,甘孜州人。有诗歌、小说散见《民族文学》、《西藏文学》、《草堂》等报刊,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汉语先锋:2019年度最佳诗歌100首》、《正在写诗的年轻人》等选本。“有人生病住院/拿一堆酥油去看望”,酥油是健康。“与亲戚朋友告别/送一坨酥油”,酥油是思念。“登门拜访/也拿一坨酥油”,酥油是祝福。“打架道歉/还是拿一坨酥油”,酥油是和平。“领导进村入户/也送一坨酥油”,酥油是关坏。“家长见孩子老师/当然也可以送一坨酥油”,酥油是尊敬。“因此
在藏区/没有什么情感是/一坨酥油/表达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坨”,酥油是物质。情感是精神。精神要通过物质来传递。物质可以传递精神。一坨酥油是一分情感。两坨酥油是两分情感。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一切都是那么质朴,一切都是那么纯洁。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好一坨酥油!
2022年3月1日20点16分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0——2.26)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2.20——2.26)

 

 

BUTCHER WANG ZHA – 叶惠康 Ye Huikang

4月 27, 2021

Ye Huikang
BUTCHER WANG ZHA

Wang Zha had an iron-cast
body.
Tall and vigorous,
famous in the slaughterhouse
for his killing skills.

He could
face a yak
with one hand on each horn
and his knife between his teeth,
yanking his arms
to wrestle a big healthy yak
till it crashed to the ground.
Then with his right hand
he seized the knife from his mouth
and stabbed the yak through the heart.

He was worshipped
by those other butchers,
they needed three or four of them
to overpower
one yak.

On a still night with a bright moon,
Wang Zha went on with domestic violence,
then there was one shot from a rifle.
His lion-like roar
suddenly
ceased.

2021-01-12
Translated by MW in April 2021

 

伊沙推荐:人物小传,口语诗体之一种,可以浓缩一生,也可以造一切片。作者在小档案中的话不是头一次听说,代表了一种现象:"在口语诗中找到了乐趣和自我"一一是的,似乎也只有口语诗能够带了这个结果。

况禹点评《新诗典》叶惠康《屠夫旺扎》:屠夫、牦牛和家暴,这是很奇特的组合,但却突显出人生的底色和关键节点。显现出了作者的表现功力。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叶惠康《屠夫旺扎》:让屠夫们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杀牛能手”旺扎,却在“一个月圆风轻的夜晚”,因为家暴,“随着一声猎枪的响起/他那狮子般的咆哮/戛然/归于平静”,一个英雄般的人物就这样结束了他悲剧性的命运,故事背后的隐情足够让人脑补,厚重的内涵、惊心动魄的细节,让本诗跌宕起伏,令人回味悠长。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叶惠康的诗《屠夫旺扎》的十一条:
1、生命的过程,即是诗史;
2、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是一首首鲜活的现代诗;
3、叶惠康,女,60后,金融企业退休人员,现居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2020年末开始学写口语诗;
4、叶惠康,此前在刘傲夫推荐的诗人名单里见过这个名字,一直以为是个男的,今日新诗典推荐出来才知道,其是位女诗人,而且诗的语感及意味都很好;
5、回到本诗,以一个切面,写尽了一个人的一生,尤其是诗内的空间感与奇妙的一系列事物为主线,勾勒出生命的重要时刻和值得回味的部分,惊颤心神,狠辣无比;
6、一个人,因为其生存的手段就是屠宰牛,而却又因家暴而遭遇枪杀,真可谓因果轮回,皆会有报,并由此产生相互转化,互相影响,及物与物的隐喻性;
7、活生生的,一个个场景,跃然纸上,形成一种立体的视觉效果,给人以痛切之感;
8、而诗的结尾,像极了故事的结局,无疑就是悲剧,残酷而无情,真实且令人回味悠长;
9、诗题直面具体人物,包括职业和技能,具有大气的诗歌元素,不仅饱含生命的颜色,还有一个代表性的人物形象,写出即一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与切面,都会生长诗性的光辉”;
11、小人物诗,命运之诗,现实之诗。

黄开兵:叶惠康女士此诗,就像一部惊心动魄的微电影!写得非常地冷静、节制。我抄写此诗,也很克制,尽量简静,留出大片的空白,对应诗中的所营造的故事空间感。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 REASON NOT TO CRY – 龚志坚

5月 16, 2017

Gong Zhijian
A REASON NOT TO CRY

spring wind, a pair of cattle trying to mate
first time it won’t work
second time, with the help of the holder
they finish the old rite of life
joy is so short, giving birth takes so long
spring wind, please give this moaning cow
a reason not to cry

Tr. MW, May 2017

STEHENDE KÜHE – 簡天平

3月 20, 2017

Jian Tianping
STEHENDE KÜHE

Ein Stück Paprika ins Aug,
dann legt sich das Rind vor Schmerz nicht mehr hin,
bleibt die ganze Zeit stehen.
So haben mehr Rinder Platz auf dem Lastwagen.
Drei, vier Tage stehen sie gepfercht,
bis zur Ankunft
am Schlachthaus.

2017-02-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17

BAUMAUGEN – 唐果 Tang Guo

1月 22, 2015

Tang Guo Baumaugen

Tang Guo
BAUMAUGEN

baumaugen
wachsen nicht nur unter der stirn
(es ist nicht kulturell festgelegt
wieviele ein baum haben darf
also hat er ebenso viele
wie er grad mag)

sie passen auch nicht zueinander
(es gibt keine muster
sie stellen sich nicht in ein rechteck)
und strahlen auch nicht
(sie blinzeln eher
wie alte hündinnen
ihnen rinnen die tränen)

sie haben wimpern
(ein kurzer vorhang,
kauf nicht soviel stoff)
und schlaf in den augen
warten auf käfer, die machen sauber
(vögel oben am nasenrücken
putzen die käfer weg)

baumaugen
größer als kuhaugen
deshalb erschrecken sie
kinder, die spielen
in bäumen verstecken

Erschienen in
Yi Shas Gedichte des Neuen Jahrhunderts
am 19. 1. 2015
Übersetzt von MW im Jänner 2015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