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Inner Mongolia’

TEIGTASCHENSAGE – 赵卡 Zhao Ka

8月 19, 2022

Zhao Ka
TEIGTASCHENSAGE

Ein Mensch vom Süden kommt in die Innere Mongolei
und sagt die Leute haben ein Charakterproblem.
Zum Beispiel, er will Jiaozi essen,
geht zum Fleischhauer um die Füllung,
sagt, bitte weniger, nur für eine Person.
Dann sagt der Fleischhauer,
allein Jiaozi essen, was soll das.
Das war noch gar nichts.
In den 80er Jahren des letzten Jahrhunderts,
irgendwo in der Inneren Mongolei,
ein Mensch vom Süden in einem Gasthaus
taucht seine Jiaozi nicht in Essig
und wird von der Polizei festgenommen.

2022-04-06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卡#(3.0)

 

《新诗典》小档案:赵卡,1971年生于内蒙古,诗人、作家,现居呼和浩特。

伊沙推荐:地方文化,不是概念,不是符号,不是主义,而是生活本身,它是动态的,充满了故事,这便是本诗告诉我们的,内蒙古不仅有草原、牛羊、蒙古族,还有内蒙古特有的汉文化。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卡《饺子演义》:读赵卡这首诗,一上来我还真“卡”了一下——我俗了一下,在猜他写的那个南方人是谁?(是不是姓徐?)接下来读“不蘸醋”的故事就顺了,寥寥五行,联想到了王志文的《无悔追踪》。两个故事主人公被盯住的原因近似——跟别人不一样,我国的习俗乃至文化里都有这个东西——强求人合群,你必须跟大家一样,不然你就是可疑的,甚至有可能是坏人。这思维在侦破时可能相当管用,但搁在正常生活、文化生活,多少却有些让人瘆得慌了。饺子馅的种类比较丰富,各品各味吧。这是我的所想。

《饺子演义》之安若乱弹:对于我们北方人,一提到饺子,感觉很亲切,再说到“一个人,吃什么饺子”这话,更是让人感觉亲上加亲。饺子是我们北方大部分地区的一道美食,俗话说“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如躺着”,充分阐释了我们北方人对饺子的依恋。现今多元社会,各方面充分融合,南北方地域差异逐渐缩小,饺子已不再是我们北方人独有的地方食品,特别是古来饺子是大部分北方人春节的一道美食,这就更给饺子赋予了特有的文化内涵,特别是置身异国他乡的人,读到这里也会“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吧。饺子,代表的就是家的味道,是团圆之意,所以“一个人吃啥饺子”这句就充分体现了出来。至于后面的不蘸醋被警察抓,纯属为文本增加意趣和神秘感吧。饺子——大爱!

 

 

SCHNEELAMPE – 侯马 Hou Ma

10月 18, 2021

Hou Ma
SCHNEELAMPE

An einem Fluss innerhalb der Stadt
auf einer Lichtung in einem Wald
seh ich eine Lampe mit einem Schirm
die ist von einer Freundschaftsstadt im Nachbarland,
ein Geschenk an diese Stadt.
Sie ist schon sehr alt,
geliebt und beschädigt
und nach der Versöhnung,
was wird noch wieder gut?

2021-07-24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侯马#(32.0)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7日,3849首,1212人。第32个侯马(内蒙古)日

伊沙推荐:口语的说法真好,以这种弱弱的口气透着无奈说出来真好。其他的我就不阐释了,一切尽在诗本身。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稳稳地拿走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侯马《雪灯》:国际话题、时政话题,在口语的处理里,也是可以有体温的,关键看作者的处理得足够细腻,当然还有诗人非同一般的格局。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侯马《雪灯》:游泳回来,站在秋阳下晾头发,读到侯马的这首诗。一种难得的如今天空气指数19的清澈和湛蓝铺开。《雪灯》很轻,很柔,甚至有些空灵。但它写的却是重大的复杂多变的双边国家关系:“深爱过/又伤害过/已经和好了/还怎么再和好呢”,以极其简练的笔触勾画出两国关系的历史。这个邻国,现在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七百多年前却是世界霸主。我曾给该国学员讲课,他们送我一幅牛皮画。在边疆肩负重任的侯马,举重若轻,将千钧之力、万般情绪蕴于笔下,提纯的却是如一盏灯安静明亮的诗。复杂得纯粹,安静得深远。艺术就像那盏自带屋檐的雪灯,可以抵御漫天而降的大雪,超越历史、疆域、民族、文化的局限,散发持久的光芒。诗人也该做世界文明的促进者吧。这首国际关系领域的杰作,让人深思:“还怎么再和好呢”?

马金山|读侯马的诗《雪灯》的十一条:
1、把一首诗写大,写重,需要灵感,除此之外,更重要的在于胸怀;
2、写作,予生活,是山珍海味;予生命,是血肉呼吸;
3、侯马,1967年生于山西。最新出版诗集《夜行列车》(中国桂冠诗丛第三辑),其他个人诗集有《他手记(增编版)》、《大地的脚踝》、 《夜班》、 《侯马的诗》等。多次获得诗歌大奖。现居呼和浩特;
4、全诗以境为引,以情为本,从物象达到事政的结构与功效,显现出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深刻的感受与情感,高级而又极富感染力;
5、诗一开头,直抵事物现场,且在寥寥数笔之间,已勾勒出景与境的风物,是画面的布局,还是个体参与的景象呈现;
6、紧随着目光的焦点,镜头缓缓向前推进,高清晰度里深触现实的物体,并由此一目,汇聚到一座城,又由一座城聚焦于一盏灯,质感、细腻;
7、诗中以细小的事物,描绘出宏大的世界,并在场域的开阔与宽广度上,均表现出非凡的效果与水平,言简而意趣幽深;
8、“——已破旧了”,此承上启下的一行,既有对前一节场景化描述的过渡与缓冲,又有对后一节情感的表达与阐释,绝妙而进退有度;
9、最后一节,亳不拖沓,直接回到人,回到了人的内心,回到了真情实感的部分,不由得给人以重重一击,见微知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达到化境的效果,不仅需要对事物深入的观察和思考,更需要胸怀与真实的情感”;
11、现场之诗,现实之诗,现史之诗。

 

 

 

LIED AN DER GRENZE – 游若昕 You Ruoxin

8月 28, 2021

You Ruoxin
LIED AN DER GRENZE

Unterwegs zum Flughafen Baita,
auf dem Weg nach Haila’er
bin ich extra
zum Grab von Zhaojun gefahren.
Ich geh in die Ausstellung,
seh die Geschichtszeugnisse,
denk wie Zhaojun
aus der Hauptstadt Chang’an
tausend Meilen weit weg
an die Hunnen verheiratet wird,
für den Frieden
zwischen der Han-Dynastie
und dem Volk der Xiongnu.
Und ich flieg in die Innere Mongolei,
komm zu Zhaojuns Grab
nur zum Vergnügen,
nur als Touristin.
Ich weiß wirklich nicht, soll ich mich freuen
oder schämen.

2021-07-14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5.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游若昕#(25.0)

伊沙推荐语:在草原,我在游若昕的身上看到了成长,看到她的思维方式已经诗人化了。由此可见,把孩子锁在真空里,未必是好事,有选择地接触一下诗坛,不见得是坏事。教无定法,因人而异。

况禹点评《新诗典》游若昕《出塞曲》:关于昭君,后人的“惭愧”之感(包括变体),已经读到不少,有的出于格局,有的是出于个人对历史的奉献感,它们更多是源自文化、传统和课堂的升华式教育;“欣喜”则是承平日久的当代人、在父母和爱心教育呵护下的当代少年普遍会产生的。两种感觉都有其合理与偏颇之处。本诗发乎于心,止笔在“欣喜”和“惭愧”两者间的摆动,有着少有的平衡感和智性成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游若昕《出塞曲》:在内蒙草原,小诗人游若昕与王昭君相遇了,只是二人一生一死跨越千年,当年的王昭君因为和亲来到了内蒙草原,个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因而想到这些小若昕会自然而然与昭君进行比较,产生“飞到内蒙/来到昭君墓/仅仅是为了/欣赏/游玩/我真不知应当欣喜/还是惭愧”这样微妙而复杂的心理。如果诗人还处在孩提时代受知识和阅历所限,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比较,而处在少女时期的若昕就不同了,这种对比正是小诗人思想日趋成熟,对事物、历史有着独立的思考和判断的体现,诗的力度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增强,着实令人惊喜。相信随着岁月增长,小若昕还会给大家不断带来更多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略评游若昕《出塞曲》|雪也

诗的前半部分,是写“我”抽空前往昭君墓和展览馆参观,看史料。诗的后半部分,是“我”和昭君的对比。都是远到内蒙,且都是女性(虽然作者年龄尚小,但早就应该有性别的意识)。对比的结果,“我”有“欣喜”或“惭愧”之感。因为昭君,是为了和平,为了民族大义。而我,为了“欣赏游玩”。在此,作者并没有过分地拔高自己,而是描述事实。这其实也是过去的“名人”和当今“平民”的对比。这样看来,作者无须惭愧,平常心就好。

韩敬源:少年游若昕正在长成青年游若昕,诗歌也随年龄增长而风格渐变,本诗里有着15岁年龄里生命感觉中的“纯”和“真”——我们遗忘了“惭愧”顺便也失去了诗意——后现代口语诗不是人文化的不是观念化的,是最真切的生命感,所以能撼动人心。祝贺若昕15岁生日快乐!

黄开兵:幸好!游若昕没有去学书法。如果去学,肯定会让书法老师给教坏了!小游的字和她的诗一样有灵气。重心下移,结体外拓,我试着用毛笔临了她的手稿,真有写经体的味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游若昕的诗《出塞曲》的十一条:
1、诗达极境则意趣幽远;
2、对事与物的挖掘,以及其中的意与味,在于人性和智慧;
3、游若昕,女,2006年出生。福建宁德人。第七届李白诗歌奖金诗奖得主。中国口语诗年鉴编委。2021年获评《新世纪诗典》新世纪中国十大女诗人;
4、游若昕的诗,有着对现实深入的感受与理解,还有对生命深刻的领悟和启示,并时刻保持着一颗敏感而自然的敏锐洞察力,又不乏充实的感觉与意味;
5、回到本诗,典型的后口语诗的表达,在日常的生活与语言之间,将个人与历史人物进行了有效的融合,并联系上自身以及内心的思想状态,不仅有既视感,又不乏空间感;
6、诗一开头,去一个目的地的途中,突然改道至新的旅游景点,却由此触及历史的现实,而正是因为游玩,使得全诗颜色透彻而自然;
7、诗中文字干净细腻,情节曲折而不失质感,并且文字之间通透着思想的纹路和思维模式的变化,充满惊喜与思考;
8、一波三折之间,微妙的细节裸露,显现出对事物的独特感受和体验,并将历史的长河延绵出无限种可能性,饱满而且鲜活;
9、诗的结尾,是一记长长的问号,是一种心境,还是一个总结与反思;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历史赋予生活的,不仅是政治,还有诗意的栖居与人生的感悟”;
11、游记之诗,自省之诗,体验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