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hangka Gyamtso’

SELTEN KOSTBAR – 宗尕降初 Changka Gyamtso

9月 25, 2021

Changka Gyamtso
SELTEN KOSTBAR

Poesiefestival, ich komm an im Hotel.
Beim Einschreiben ins Gästebuch
schreib ich schnell und leicht
in grossen Zeichen
‘Tashi Delek’.
Eine Hotelangestellte
jauchzt überrascht.
Ein Haufen von Leuten
umringt mich,
ich bin ganz erschreckt.
Was war denn —
ich hab es auf Tibetisch geschrieben,
in meiner Muttersprache.
In Mianyang, mitten in Sichuan
wirkt das besonders selten.

2021-06-1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宗尕降初#(4.0)

 

 

伊沙推荐:有这么一个事实:抒情诗人参加典会无乐趣,因为不会现场作诗,系列诗会后半程,无现场诗拿不出手。是的,是口语诗人恢复了中国诗采风与口占的光荣传统,令当代诗人与诗的关系回到了唐朝,本诗就是一例。

况禹点评《新诗典》宗尕降初《稀为贵》:内容好!语言感觉好!关键是,这样娴熟的汉语口语诗,它出自一位藏族诗人之手。口语对诗人天赋的激活作用,由此可见。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5宗尕降初《稀为贵》

藏文书写扎西德勒是:བཀྲ་ཤིས་བདེ་ལེགས,对于汉语语境的人们而言,确实亮睛,一定会产生新奇感,加上诗人书写时一定会稍稍龙飞凤舞,就更是好看,以稀为贵也就不怪了。读懂这首口语诗并不难,却让我思考一个问题:何为诗?诗亦稀为贵吗?在女服务员和众人因藏文书写少见而产生兴趣给诗人造成追星之感时,诗人其实是清醒的。我又在想,如果把宗尕降初的这首诗摆在她(他)们面前,人们会“惊奇地欢叫起来”吗?会“蜂拥而至”吗?答案是不大可能,除非诗人用藏文抄写,当然那胜的仍是语种书写本身。由此,现代诗,不止是口语诗仍任重道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宗尕降初的诗《稀为贵》的十一条:
1、写诗就是灵魂四处的游离;
2、永不松懈,于写作者,这四个字,也极为重要与适用;
3、宗尕降初,藏族,90后,有诗歌、小说散见《民族文学》等报刊,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选本。曾获贡嘎山2017年度短篇小说奖、第四届理塘仓央嘉措诗歌节优秀奖;
4、今年六月,在绵阳诗会见过作者一面,没有交流,只是从外表来看,一位高大的藏族小伙,内秀里透露着浓浓的地域化气息;
5、宗尕降初的诗,以口语言的表达,对生活不同的切页进行直白式呈现,并由此揭露出现实中本真的事物,显现出批判的意趣和生活;
6、回到本诗,将参加诗会的经历结合自身的地域文化,由此所繁殖出来的感觉与现场,以及其中所暗含的深意,构成了一首令人回味悠远的后口语诗;
7、诗一开头,以日常化的方式描述了一个场景,并由此情景一步步深入,进一步延伸,在语言的过程中呈现诗意的旋律;
8、诗中将与众不同的东西,有别于他人融于其中时,忽然发现,即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这是个体的经历,还是当下人普遍的价值观念;
9、而结尾的情节,正好点题,把个人所处的位置和状态无一遗漏地描述了出来,是补遗,也是两种文化的碰撞与交融,是白描,还是精神层面的一种升华;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生活,诗人应向自己的生活要诗,你会发现,诗一直都在”;
11、文化之诗,现场之诗,信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稀为贵
@宗尕降初

在诗会入住酒店
题字时
我轻轻挥手
写上四个大字
扎西德勒
一旁服务的女孩
惊奇地欢叫起来
一群人
也蜂拥而至
吓得我一时没恍过神
原来——
我用母语藏文
写下的这四个字
在巴蜀绵阳
显得特别稀有

2021-6-13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