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wallow’

IM HEIMATORT ZUM BEGRÄBNIS – 张敬成 Zhang Jingcheng

12月 20, 2021

Zhang Jingcheng
IM HEIMATORT ZUM BEGRÄBNIS

Er hält die Seelenfahne
hoch über dem Grab,
wendet sich an die Leute,
lange weiße Haare zucken in seinen Brauen,
macht einen langen Seufzer, sagt:

“Für jeden kommt diese Stunde,
der Mensch frisst jedenTag Staub,
sein ganzes Leben,
dann frisst ihn die Erde, der Staub mit einem Haps.”

Niemand macht mehr den Mund auf,
nur noch
die Erde
sagt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puh
… …

2021-04-10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敬成#(7.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1日(冬至),3914首,1227人。第7个张敬成(河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泉诗刊》、《生活文摘》、《香港流派诗刊》、《雨露风》、《李锋评诗》、《君儿读诗》、《中国教师现代诗选》、《新世纪诗典》、《舌尖上的诗——2019中国口语诗年鉴》、《口语诗人为何必须战斗》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诗观:做现代人,做先锋诗人,怎么活就怎么写,撷取生活中事实的诗意。

​伊沙推荐:口语诗写风土民情,也占优势,你说口语诗还有写啥不占优势?一方是符号、概念、加泛泛抒情,一方是对于具体事实的挖掘、发现、开采,你说谁会占优势?不言自明。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敬成《回老家埋人》:人生大感慨,既直观、具体又超验,“土吃人”看得人惊心动魄,后面的象声词小节,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冲击力。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敬成《回老家埋人》:一句“土吃人只一口”,这是诗中的“他”对人“生于尘土,归于尘土”最深刻的理解,无论是“人吃土”改是“土吃人”都阐释的是“人”与“土”密不可分的关系,也是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了人类对自然现象的认识与把握,以及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的顺应与抗衡。 整个最后一节都由拟声词构成“扑 / 扑,扑 / 扑扑,扑扑扑”,这是土埋人的声音,是逝者入土为安的声音,也是生命拔节的声音,也许正是如此这般 生命才能循环往复 ,生生不息。

马金山|读张敬成的诗《回老家埋人》的十一条:
1、作品是最有意义的东西,其次才是作者,才是作品以外其他的东西;
2、写事与物,越细小的部分,越具有丰富而独特的弹性力,在内心深处产生强烈的震撼效果;
3、张敬成,男,1972年9月生于河南济源,中原诗歌节同仁,新诗典诗人,诗歌曾入选《佛城诗刊》等。著有散文集《暗夜明灯》、《巍巍王屋》,诗集《深夜,在路口》;
4、去年十一月,北京磨铁诗歌活动前与敬成兄首次见面,并同居一室,聊诗至晚,倍感亲切与温暖。今年六月份,在绵阳再次见面,仍然印象深刻,这是诗人的聚会,更是纯粹的友谊;
5、张敬成的诗,自带中原风情和乡土气息,在细微的事物变化之间,构筑起本真的生活质感和强大的事实诗意,诗里行间具有丰富而典型的地域文化与思想内涵;
6、本诗由一个情景,在鲜明的画面之中,将深藏生命体验的话,以及震撼人心的生活状态,直观地铺垫出来,无不透着生命之重;
7、诗的第一节,在一系列的动作之中,形成了鲜明场景和效果,不仅交待出了丧事情节,还明确出年长者的形象,为下面的画面提供了有力的铺垫;
8、后面三节,首先是老者的感慨,接着是众人的表情,以及埋葬的填土声,莫名的带给人伤感的同时,就是沉重的内心波动;
9、标题也较为口语化,以极其直接的方式,表达具体的事物,凸显生命之重,既有直叙,又有展开;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诗不仅是生动的语言,还是一气呵成的产物”;
11、乡土之诗、生动之诗、口语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