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lassics’

NEW MOUNTAINS AND SEAS – 維馬丁《新山海經》Martin Winter

8月 1, 2021

NEW MOUNTAINS AND SEAS

Japanese
are like Germans.
Chinese
are like Italians.
Other people
are in between.
The alps
are as deep
as the Mediterranean sea.

Written in Chinese 1/31/21, English version 8/1/21

NEUE MEERE UND BERGE

deutsche
sind wie japaner
italiener
sind wie chinesen
alle anderen
sind dazwischen
die alpen sind so tief
wie das mittelmeer​

31. 1. 2021 Chinesisch
Deutsche Fassung Somm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5.0)

伊沙:什么是诗人?对人公平者,维马丁就是如此。这首诗太难得了,叫人肃然起敬!当居8月上半月冠军。本主持内蒙古武川县推荐。

新世纪诗典11,NPC8月2日,3773首,1193人。第15个维马丁(奥地利)日

0801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新山海经》:完全同意诗中的印象。每次看意大利电影,那些剧中人在街上唠唠叨叨,包括家长管教孩子,都让我联想到童年的记忆。日本人近似德国人,这一点几乎也是不少同胞的共同印象。但它们现在出自欧洲诗人笔下,还是让人有些惊讶。但诗的后三分之一更惊人,把地中海的深度和阿尔卑斯的高度并提,我相信中国诗人肯定不会想到,可马丁这么写了——用汉语!了不起,祝贺他。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新山海经》:本诗虽小,却文化底蕴深厚,内涵极其丰富。从开头诗人用类比的手法,表达对“日本人/像德国人/中国人/像意大利人”的认知,不是指这四个国家的人在外貌上的近似,而是指他们在精神境界、做事方法、以及在饮食、文化、对家庭的重视、对民族历史的骄傲等方面的高度契合。然后由人到自然界山水,宕开一笔得出“地中海/跟阿尔卑斯山/一样深”的结论,着实令人惊叹于维马丁老师学识的广博、灵动的气韵及对汉语驾轻就熟的能力,涵盖了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特知识,实在难能可贵。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新山海经》的十一条:
1、诗歌是人生的过程,也是内心以及精神的反映,更是生活的脉络,否则就不是好的文本,至少不会是诗;
2、顾随说的好,“诗根本不是教训人的,只是在感动人的”,如果以诗为刀为枪,那么这些人,是不受人尊敬的,甚至是不会被历史认可的;
3、维马丁, 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
4、维马丁的诗,有一种自然的现实感与本真面貌,还有个人化对生活世相的本质认知和观念,在汉语的博大精深里,饱含人性的光辉与思想的深彻;
5、本诗以人与物之间,人种差异与物体关系之间,人文与地理之间,构成了奇妙的内在精神文明,质感透彻,语言生动而通灵;
6、诗一开头,由两个比喻组成,在东西人种的相似程度上进行有效的对比与呈现,简约而不失本真的样子,纹理清晰可见;
7、五六行,既是内容的过渡,还是精神的又一次爆发,与此同时,还将人引入到了物,将山海经的话题传递出来,颇有文化底蕴与人生哲理;
8、最后一节,在自然风物的流线下,显现出自然的生态文明,还原了深似海这个形象的存在,本真、本象;
9、标题系于诗身,文字融于自然,是其味,更是诗格的体现;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作品是生命的体现,还是精神的再度燃烧”;
11、风物之诗,文明之诗,人性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维马丁《新山海经》:一首奇绝的诗!一首让我拍案叫绝、又反复端详、久久沉思的诗,一首诗能够抵达的地域广度、人性深度和历史长度,它都做到了。这首诗是有阅读门槛的,真正读懂不容易。而我更关注的是怎么写出来的。首先是地域广度,如果没有阿尔卑斯雪峰的跋涉攀登,地中海蓝色海岸的扬帆徜徉,比较和转换不会这样自如,好在奥地利是意大利的邻居,诗人再熟悉不过了。第二是人性深度,如果没有对德国人和日本人、意大利人和中国人的深刻洞察和把握,也得不出那样自然的结论。第三是历史长度,作为汉学家的诗人,用的这个诗题让我这个中国诗人自愧不如啊。要有怎样的博学,才能写出这首诗?要有怎样的提纯能力,才能写出这首诗?深奥,朴素,极简,浓缩在9行34字中,字词精准在握,诗意浩瀚无边。让我叹服。

黄平子读维马丁《新山海经》

——《新世纪诗典》3773

新山海经

维马丁

日本人
像德国人
中国人
像意大利人
其他人
都在中间
地中海
跟阿尔卑斯山
一样深

2021.1.31

黄平子读诗:说实话,这首诗我没怎么看懂。看不懂就不装懂。诗题既然叫《新山海经》,当然就应该有所本,这所本的,就是《山海经》。说到《山海经》,肯关不该忽视这样一些关键词:神话传说、地理知识、寓言故事、远古异人、状貌风格……“日本人/像德国人/中国人/像意大利人”这是拿了四国人进行对比。诗人只说像,没有说怎么像,哪方面像。这是笼统的坏处,也是笼统的好处。“其他人/都在中间”,从这一句看,诗人是把日本人、德国人放在一极,把中国人、意大利人放在另一极,世界上的其他人,则处于折中的位置。以上是概写世界人物。“地中海/跟阿尔卑斯山/一样深”,这是具体写两大地貌。地中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海之一,历史比大西洋还要古老。地中海沿岸还是古代文明的发祥地。阿尔卑斯山脉是欧洲最大的山脉。根据现代板块学说,地中海位于亚欧板块和非洲板块的交界处,两大板块不断地碰撞、挤压,使地中海面积不断地缩小、变深。相反,阿尔卑斯山在两大板块的不断碰撞和挤压下却日渐抬升。地中海当然和阿尔卑斯山一样深,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两大板块碰撞、挤压挤压下的产物。所不同的是,一个向下伸展,产生了“深”。一个向上伸展,产生了“高”。
2021年8月1日20点47分

君儿读维马丁《新山海经》​​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5779686&promote_id=957250

新山海经
维马丁

日本人
像德国人
中国人
像意大利人
其他人
都在中间
地中海
跟阿尔卑斯山
一样深

2021.1.31

신 산해경
MARTIN WINTER

일본인들은
독일인 같고
중국인들은
이딸리아인 같고
다른 사람들은
그 사이
지중해에 있어
알프스산처럼
깊다

2021.1.31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TRIVIALITIES: LONG AND SHORT 徐江 Xu Jiang

5月 3, 2021

Xu Jiang
TRIVIALITIES: LONG AND SHORT

The France I used to like has disappeared,
Paris is thronged with people from places
very far away from the outskirts of Gaul.
The America I used to love
has gone back into the movies.
Many people who live there now are villains from fiction,
Robert Penn Warren, William Styron, Faulkner and Steinbeck.
Hemingway characters have been condensed into fairytales.
And those bumpkins ridiculed by Thomas Wolfe,
they would like to hold the world by its throat as a matter of course.
I am thinking of Ellery Queen, Bogart, Jack Nicholson
and all sorts of Pacino,
standing between shadows and light, DeNiro people.
I am not sure whether the lives
described by the great Annie Proulx and Ring Lardner
have really existed.
If it really was like that,
then Philip Roth and Salinger, those two masters,
they didn’t have it any easier than Bernard Malamud or myself.
The Britain I liked and also hated,
the world of Dickens, Hardy, Emily Brontë, Evelyn Waugh,
also the world of Guy Maddin.
Chaplin and Hitchcock, they came from England,
no matter if they thought of it as their grandmother‘s home or whatever,
that kind of world is gone, no-one can go back to it.
Italy, of Umberto Saba’s bitter poetry,
of Tornatore’s splendor,
Fellini’s ghosts and deities,
a world has gone under but another world has not risen.
Poor Barcelona, poor Spain,
aside from Messi, what else can you make me think of?
The bullets shot at Lorca?
Thick smoke covers Cervantes and Unamuno.
But you are singing, saying what does this have to do with you?
As you go north, farther north, everywhere north in the world
you’ll run into people drinking forever.
They are crawling out of Ibsen, Hamsun, Dostoyevski’s White Nights,
Crawling all the way till today until half of what Solzhenitsyn described is gone.
I really don’t know if this is a good thing or not.
Neither Tolstoy nor Maupassant nor the wisdom of Martin du Gard can advise me.
Old Hesse stares into the distance with his Steppenwolf eyes and doesn’t speak.
At this time everyone can understand a little why Stefan Zweig and Richard Strauss broke down.
Bukowski didn’t care about any of this, he drank a bottle and went on writing.
Pasternak screwed up his horse face and stared at a row of trees in the snow.
Wandering souls drive their chariots, circling and circling,
soundlessly crushing expectations and fear;
crushing Nietzsche and Stephen Hawking, actually
all of this can be seen to belong to Stephen King.
But it’s ok,
just be glad it’s still ok,
food is eaten, television’s turned on.
Ineffective dreams are about to start,
about to start again.
You will wake up, we will wake up,
from utter sadness, wake up to enter
indefinite nights, poisoned days.
Yes, everything definitely indefinite.
Let us clear away this forest,
let us see the distance in the past.
Not so we can see the past,
but so we can see once more
the distance we longed for.

Translated by MW on May 2nd,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2.0)

伊沙推荐:徐氏现代感怀赋体诗,是徐江在一首决胜争奖时惯用的杀手锏,确实能够展示一名诗人的综合修养与实力,但在我的评判中并非次次都奏效,取决于真知灼见与书生义气所占比例之多寡,当然是前者百分比越高就越好。本诗不算高也不算低,所以入典推荐但不染指荣誉,好在作者新近刚获李白诗歌奖新世纪中国十大诗人奖并继续保持满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徐江《杂事诗·长短调》:本诗的缘起当然是横行全球的新冠疫情,主题则是这一疫情下文明的崩溃与混乱,以及人所应持有的正确反应。属于作者当下题材的作品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长短调:》这是一首关于疫情的诗歌,在诗中你能感受到各种秩序的混乱,无论欧洲还是美洲;你还能遇见很多熟悉的作家及诗人的名字,仿佛跨越时空,他们都站在你的面前,与你探讨自由、正义和死亡等有关人类存在最基本的问题,也许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但人们还是看见了远方的曙光,这正是人类的希望所在。

黄开兵:密集恐惧症——抄了两个多小时!孩子都快看完两部电影了。推荐词部分特意用了朱墨书写,避免因为密集而难以辨别。视觉效果不错!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徐江《杂事诗·长短调》

——《新世纪诗典》3682

黄平子读诗:百度了一下“长短调”,由于该词涉及到音乐、摄影等知识,徐江老师又将其运用到诗里,我还是搞不大明白。不懂不装懂,这是我的读诗原则。猜一下:该诗叫长短调,大约是前后两节写了不同的内容,用了不同的手法吧。从“我喜欢的法国消失了”到“所有这些你也都可以看成是斯蒂芬·金”是诗的第一小节。诗人从法国开始,先后写到美国、英国、意大利、巴萨罗那、西班牙、北方、更北方、全世界所有的北方。诗人通过追忆那些逝去的大师们,最终发出感慨:“一个世界沉没了可另一个世界并没有升起来”。从“不过还好”到“我们过去向往的远方”是诗的第二小节。诗人由回忆回到现实:“你将醒来我们将醒来/从确切的悲伤中醒来”。过去很美好,现在不尽人意,不过将来肯定会更好。徐江不是悲观论者,这一点,诗写得很清楚:“不是为了看到过去/而是为了重新看一看/我们过去向往的远方”。第一小节偏叙事,第二小节偏议论。从百度关于长短调的定义来看,第一小节应该属于短调,第二小节属于长调。不知道有没有搞错。好几个诗人都说这是一首疫情诗。我觉得不是。《长短调》缅怀的是逝去的大师和过去璀璨的文明:“那样的世界今天的人现在都回不去了”。

2021年5月2日21记47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徐江的诗《杂事诗·长短调》的十一条:
1、文字燃烧思想,现实成就诗史;
2、当代性,即先锋性。活出文明,诗写人生;
3、徐江,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91年创办《葵》。著有诗集《黄昏前说起天才》《徐江的诗》《花火》《雾》《杂事诗》《我斜视》、诗学论著《这就是诗》《现代诗物语》等二十余种。主持编选《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给孩子们的诗》。五次荣获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曾获首届亚洲诗人奖、《世界诗人》2006年度国际最佳诗人;
4、徐江的诗,尤其是短制系列作品,是极其少有的值得我整理打印出来一读再读的,其作品给我最多的意义在于丰富与智慧,并且文字的言外之意,何等绚烂、精彩;
5、《杂事诗》系列,对于诗人徐江来说,应该是尤为重要的,不仅如此,对于新世纪的诗坛来说,何偿不是一部重要的作品呢,既有个人化的印记,还有时代的呼吸与脉搏,庞大而丰富;
6、本诗写作的背景,毫不回避的是现实与疫情,不只如此,还有个体的情感与生活,除此之外,还有审视的眼光和内在的格局,均对世界物象的触感具有智性的广度与深度;
7、诗里行间,不仅有细小的颗粒,还有辽阔的世界性建构,在纹理细腻的情感排列中,既有清晰的空间,还有现代的文明,锋利而又鲜活;
8、浓厚与庞杂,是这个世界的秩序,还是我读这首史诗的深切感受,几乎每一节,都是芬芳,都是灿烂与文明,这是很多作品所不具备的,而此诗有,想要的一切;
9、未来可期,这是本诗给予我提供的精神价值,传递健康积极的生活态度与思想观念,也是此诗给予的力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伟大的诗,源于伟大的时代,而这个时代,何尝不是伟大的历史时期呢”;
11、时代之诗,文化之诗,文明史记。

B I G IN CHINA!!!《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维马丁 Martin Winter:Old Rats, chapter 1st & 81st

2月 15, 2021
picture by Yan Chao

picture by Yan Chao

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

维马丁
猫可猫,非常猫
鸣可鸣,非常鸣
无鸣,地下之始
有鸣,万鼠之母
故常无毒,以观其妙
常有毒,以观其暴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险
险之又险,众鼠之门

食物不美,美物不食
善鼠不变,变鼠不善
吃者不薄,薄者不吃
剩鼠不积,既以为鼠己愈有,
既以与鼠己愈多
天之猫,害而有利
剩鼠之猫,为而不争
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诗人简介】维马丁,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曾经住台北、上海、武汉、重庆、北京等等。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诗和译作刊登于瑞士、德国、美国、中国等等权威报刊。写作用德语、英语、中文。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等。2013年开始参与新世纪诗典。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OLD RATS (1st & 81st)

Cat, what a cat, no long-lasting cat.

Cry, you can cry, no long-lasting cry.

No cries, underground starts.

Cries, mother of ten thousand rats.

So if there’s no poison, there is something to see.

When there is poison, violence is on.

These two come together, under different names.

Both are called danger.

Danger in danger, gate to ten thousand rats.

Things to eat aren’t nice, nice stuff you can’t eat.

Good rats don’t change, changed rats ain’t good.

Those who eat aren’t thin, thin ones aren’t eaten.

Leftover rats don’t hoard, the more they do for rats, the more they have.

The more they give to rats, the more there is.

Heaven’s cats, destruction and profit.

Leftover rats, cats, don’t you fight!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4.0)

伊沙点评《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先锋不仅仅是世界观,还是方法论。本诗提醒我们:后现代之戏拟,在目前依然很先锋。在一群中国诗人中间,有一个外国人,他不仅是翻译家,还是很先锋很优秀的诗人,那么这一群人就会有出息一一这便是维马丁之于《新诗典》诗人的作用与证明。本诗在二月下半月推荐诗中当居亚军。大年初五,有请维马丁出场向《新诗典》所有身在海外的诗人(不论族裔与国籍)拜年!因为有他们在,《新诗典》便是国际化世界性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老鼠》:不同时代的戏拟,华彩是不一样的。维马丁的戏拟有着当代特有的“植入”特性——将猫鼠植入老子的《道德经》,这一招就成了,很棒。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老鼠》:在现代文学中,戏拟的创作手法被广泛使用。如乔伊斯在《尤利西斯》中把一个丑陋、卑微的人描述为古希腊的伟大英雄,显然也是运用了戏拟的方法。但在后现代艺术中,戏拟的功能更加强大,由原来的创作手段而上升为一种创作的观念。一如本诗中维马丁老师将猫与鼠成功地与老子的《道德经》“嫁接”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既古典又现代的独特风景,作品的意义空间也呈现出开放性,所以对于作品的解读也是多样性的,其先锋性更是显而易见的。

[cp]#五点半以诗拜年#之维马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
维马丁

猫可猫,非常猫
鸣可鸣,非常鸣
无鸣,地下之始
有鸣,万鼠之母
故常无毒,以观其妙
常有毒,以观其暴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险
险之又险,众鼠之门

食物不美,美物不食
善鼠不变,变鼠不善
吃者不薄,薄者不吃
剩鼠不积,既以为鼠己愈有,
既以与鼠己愈多
天之猫,害而有利
剩鼠之猫,为而不争
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쥐(제1, 제81장)
Martin Winter

고양이가 고양이라면, 일상 말하는 고양이가 아니고
울림이 울림이라면, 일상 말하는 울림이 아니다
울림이 없으면, 지하의 시작이고
울림이 있다면, 모든 쥐들의 어미이다
그러므로 항상 독이 없어, 그 신묘한 모습을 관찰하고
항상 독이 있어, 그 포악함을 관찰한다
이 둘은, 똑같으나 이름이 달라
이를 위험이라 한다
위험하고 더 위험함이, 뭇 쥐들의 문이다

음식이 변변치 못하여, 미식은 먹지 않는다
착한 쥐는 변하지 않고, 변한 쥐는 착하지 않다
먹는 자는 박하지 않고, 박한 자는 먹지 않는다
나머지 쥐는 쌓이지 않고, 쥐로 되었으니 더 많이 챙기고
기왕에 쥐로 되었으니 더욱 가까워진다
하늘의 고양이는, 해로우나 이롭고
남은 쥐의 고양이는, 애는 쓰지만 다투지는 않는다
2020년12월31일 목요일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的十一条:
1、诗艺,也是一种打开,也是一种诗性的解放;
2、维马丁,诗人、译者。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2013年开始参加新诗典;
3、一年前的元月一日,我是由维马丁的《西安月亮》开始每天跟评典诗的,一年下来,一举荣获2020年度大奖——第十届李白诗歌奖评论奖,并由此积累并获得了大量的经验和诗写的智慧,今日再读维马丁的《老鼠》,感慨万千;
4、维马丁的诗,具有先锋的原始元素,不仅如此,还有厚实、结实、沉实和迷人,在现实与梦境之间互相跳脱、映照;
5、本诗让我突然想起多年前,我写的一首诗:“《邓小平理论》/终于/我发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竟然也是他妈的/写好口语诗的真理”。在出离的思想观念下,碰撞出别样的火花,才是真正的鲜活;
6、回到本诗,不管是从诗的形式上,还是从诗的节奏和旋律,包括诗的意境,都精彩到无以言表,既有批判的态度,还有时代的内涵和戏拟的幽深,大胆而入微;
7、翻出《道德经》第一章和第八十一章,同本诗第一节和第二节对比来读,多处的一字、两字,多字的变化与替代,足见作者的匠心独到,而又意味深长,巧妙而又融会贯通;
8、此诗于古典和现代为一体,在空间上立体而多变,可解读性强,饱含鼠之情景,又着艺术的魅力,言重而意达;
9、此诗标题,直接阐明来源,并取名《老鼠》,当属真实而本相,轻化为一种奇特的观念,和而不同,半隐半现;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创新精神,也是诗人的一种能力,尤其在当下诗歌生态环境下”;
11、解构之诗,批判之诗,时代之印。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66

3606

老鼠(第一、第八十一章)

【奥地利】维马丁

猫可猫,非常猫
鸣可鸣,非常鸣
无鸣,地下之始
有鸣,万鼠之母
故常无毒,以观其妙
常有毒,以观其暴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险
险之又险,众鼠之门

食物不美,美物不食
善鼠不变,变鼠不善
吃者不薄,薄者不吃
剩鼠不积,既以为鼠己愈有,
既以与鼠己愈多
天之猫,害而有利
剩鼠之猫,为而不争

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这是奥地利诗人维马丁仿老子《道德经》之作。老子的《道德经》,中国人都没几个人能看懂。维马丁一个外国人竟然能仿作,我除了敬佩,还是敬佩。《道德经》讲的是哲学大道理,维马丁以之写鼠,用的是化庄为谐的戏说手法。《鼠》诗题后有一个括号,注明选取的是第一和第八十一章。从《道德经》的结构看,这是诗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以下是《道德经》的相应章节,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比照着看: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
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
既以与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需要说明的是,一、我特意将《道德经》的结构按照维马丁的《鼠》式结构进行了排版。二、我删掉了《道德经》里的标点,因为《道德经》的断句有很多争议。维马丁的断句只是其中的一种。2021年2月15日20点53分

张小云:

读维马丁《老鼠》

从这首诗读出
维马丁不仅深谙汉语的表达模式
更能将中国文化
导入汉语公式
精妙中难与之比的是
他自带普世思维
不服不行

2021.2.14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0一周联展(2021.2.14——2.20)

NICHT ÜBERRASCHT – 江湖海 Jianghu Hai

5月 24, 2020

Jiang Huhai
NICHT ÜBERRASCHT

Jemand postet für eine Ausstellung internationaler Gedichte
im Viruskampf die Liste der eingeladenen AutorInnen.
Der erste Kommentar unten ist die Frage:
„Da ist Jian Ming dabei,
der ist doch schon voriges Jahr gestorben?“
Noch ein Kommentar:
„Wu An ist bald fünf Jahre tot,
hast du ihn gefragt ob er mitmacht?“
Ich les weiter und sage nichts.
Vor einigen Jahren bei einer Veranstaltung
hat eine Sprecherin der staatlichen Künstlervereinigung
verkündet: „Der große Dicher Ai Qing [Vater von Ai Weiwei, 1910-1996]
wird auch bei uns live davei sein!“
Als ich das gehört hab
hab ich kalten Schweiß gespürt.
Jetzt passiert mir das nicht mehr.
Wenn du mir heute sagst,
Konfuzius plant ein Buch der Lieder
gegen Corona bin ich überhaupt nicht überrascht.

März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0

 

IM KOPF – 马非

4月 5, 2018

Ma Fei
IM KOPF

In Kanton
hat mir Xiang Lianzi erzählt
sie hat Patienten
die sind schon zig Jahre alt
aber vom Verstand her vier oder fünf.
Sie hat ein Experiment gemacht
und ihnen Gedichte vorgelesen.
Von alten Versen waren sie verzaubert,
sie haben mit Händen und Füßen getanzt.
Bei modernen Gedichten
haben sie entweder nicht reagiert
oder sie sind beunruhigt geworden.
Während sie es erzählt hat
wollt ich schon aufspringen
und hab ihr aufgeregt vorgeschlagen
sie muss darüber schreiben.
Jetzt ist ein Monat vorbei,
ich denk immer daran,
vielleicht hat sie schon etwas geschrie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18

 

 

KLASSISCHES GEDICHT – 姜二嫚

10月 1, 2017

Jiang Erman
KLASSISCHES GEDICHT

ich leg das gedicht das ich grad schreib
unter die sonne
damit es gelb wird
wie ein klassisches gedicht
von fünfzigtausend jahren

26.6.2017
Übersetzt von MW am 1.Okt.2017

古诗
姜二嫚

我把刚写的一首诗
放在太阳底下晒
想把它晒黄
像一首古诗
假装已经流传了几万年

2017.6.26

古诗
강이만

나는 방금 쓴 시 한수를
햇볕에 쬐어
노랗게 변하게 하여
고시처럼 만들어
수 만년 동안 전해 내려온척하고 싶다

2017.6.26

(韩) 郭美兰 (美) 洪君植

DIE FIGUR DES TRAUMS DER ROTEN KAMMER – 李勋阳

6月 1, 2017

LI Xunyang
DIE FIGUR DES TRAUMS DER ROTEN KAMMER

In dieser kleinen Stadt
hab ich schon oft
an irgendwelchen Ecken
kleine Bücherverkäufer gesehen,
es geht nach Gewicht.
Aber ich war noch nie Kunde,
weil ich eben auch
ein Schriftsteller bin.
An diesem Abend
am Eingang zu einer Wohnhausanlage
unter einer Straßenlampe
ist auf einmal wieder ein Stand.
Ich schau lange Zeit,
seh doch nur den “Traum der roten Kammer”,
von dem ich schon so viele Ausgaben habe.
Gewogen und nach Haus gebracht,
dann bin ich neugierig
und wieg noch einmal mit meiner Küchenwaage.
Der Traum ist 150 Gramm dünner
als vorher bei dem jungen Verkäufer.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17

《红楼梦的身材》
李勋阳

我曾好几次
在这个小城的一些角落
见到过论斤称卖
的小书摊
但却不曾上前光顾过
当然是因为
我也是一个写作者
这天傍晚
小区门口
路灯下
突然出现一个同样的书摊来
我挑了半天
也只有我自己已经拥有
好几个版本的《红楼梦》可买
称回家后
我抑制不住好奇
用自家的厨房电子称
称了称
发现比小伙子称的
瘦了三两

300 POEMS, ALL HAVE NO EVIL – 沈浩波 Shen Haobo

1月 11, 2017

shen_haobo

Shen Haobo
300 POEMS, ALL WITH NO EVIL

Whatever Plato wanted to banish from his Republic
is exactly what Confucius culled from his Book of Songs.
When I suddenly thought of this point
I felt the hairs stand up on my neck.
“The Master didn’t speak of ghosts and demons.”
All those strange beings, mysterious bodies, brave and resilient beauties
culled clean from the books?
If it was really like that
then he must be my enemy, goddamn bastard executioner!

10/16/16
Tr. MW, Jan. 2017

论语为政第二

2·2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300poem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