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impression’

FRIEDHOFSBLICK – 笨笨 S.K.

10月 19, 2021

Ben Ben S.K.
FRIEDHOFSBLICK

Auf einer Reise nach Deutschland
hab ich bemerkt dort bauen sie gern
rund um einen Friedhof.
Wohnzimmerfenster schauen auf Gräber,
sie gehen dort zur Erholung spazieren.
Für sie ist der Friedhof
am nächsten bei Gott.

2018-09-08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7.0)

 

伊沙推荐:本诗是前不久在长安举办的《新诗典》第二届厨艺诗会上订的货,身为东道主,笨笨SK表现突出,厨艺获冠军,诗艺居前茅,本诗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亦属上乘之作。此生立志要出百国的作者在对事实的诗意的敏锐发现中,写出了异域文明的他山之石。

​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坟景房》:“坟景房”这个命名厉害,既出自事实的诗意,又对二十年来内地针对假中产购买者推出的“海景房”“湖景房”,有了一个不无喜感的戏拟,同时内核又不失其庄重。不过本诗也引出我的一个疑问——德国人是因为喜爱,才把房子建在墓地边吗?或者是先有房子,后有墓地?我的理解应是后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坟景房》:因受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中国人对待生死的态度与很多国家截然不同。大部分中国人好生恶死,什么事只要和死亡、鬼、坟之类联系到一起就会觉得晦气,不祥,唯恐避之而不及。具体到买房这样的事情更能体现这种文化的差别,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一女子新买了一套住房,等搬进去才发现与几座坟墓毗邻,觉得很不吉利,于是强烈要求退房。中国人喜欢海景房、山景房,不喜欢坟景房,因为离坟太近影响心情更害怕撞鬼;而德国人喜欢坟景房,因为“他们认为/墓地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两者的态度是如此地不同,完全是因观念的不同所造成。看似一首动静不大的小诗,却给人以内心强烈的冲击,起到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艺术效果,这与诗人丰富的阅历、匠心独特的视角是分不开的,那些只知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是万万写不出来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8人诗人笨笨SK《坟景房》
国内房产宣传偶尔能看到海景房、河景房,江景房、山景房、湖景房,但绝无坟景房。我注意到网上有一篇报道,是说某乡镇有墓景房,让居民很闹心,不敢往窗外看。本诗呈现出的异国人居习惯则为我们呈现出另一种认知,不止喜欢把房建在墓地周围,而且“喜欢把观景的窗户/对着墓地/休闲时还喜欢去墓地散步”,这的确是文化的巨大差异!实事求是地说,我们这个国度,一方面认为逝去的亲人去了无忧无虑、无病无痛的美好天堂,却又在日常生活中潜意识里认为他们化作了鬼,可能还在地狱里,唯恐避之不及,当然也就不会产生“墓地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的认知;一方面我们也怀念逝去的亲人,实际上却又害怕逝者安放得太近,说不定会恐怖地来找我们,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当然不会产生像德国那样的文化了。我们多数人只会在特定的日子里去远处的坟茔看看他们就行了,平时偶尔出现在梦里,或在现实中念及他们,也多半是遥念。读这首诗,可能不会对此在的现实产生什么改变,但却有助于我们沉思,什么是生死,如何更好地看待生死,如何才是对生命的尊重。我听见坟墓里有人大声地回答:请正视死亡!

 

马金山|读笨笨SK的诗《坟景坟》的十一条:
1、唤醒沉睡的记忆,也是诗的药用价值;
2、经典的作品,超越时代本身,令人百读不厌,因为已经被说出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3、笨笨.S.K,曾用笔名,白若唐。70后,特约记者,医务工作者。有200多首作品见于报纸杂志等刊物,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德文、韩文、俄文,日文、法文等;
4、笨笨.S.K的诗,不知不觉中,已然在发生着变化,比如本诗写于三年前,但诗里行间所融合的新鲜、丰富与敏感的元素,无不彰显出诗意的意境和诗人对生活的扑捉能力;
5、回到本诗,将一种观念,递进式的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探究与深入,并将一种信仰根植入人的内心深处,这是特定环境下的人群,所信奉的现实;
6、从诗的内容来看,的确有新鲜的味道,令人不禁思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和感受?尤其是在中国文化中的在坟或墓地较为回避甚至反感的环境,道出了世界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巨大差异性;
7、诗中从喜欢,到并喜欢,再到还喜欢,层层叠叠,通过对房子的方位呈现,到窗户设计理念,再到日常的生活习惯,语言简练,结构严谨而丰富;
8、此诗虽为旅行所得,但诗中的内容,诗人未曾使用听说,而是直接运用了发现一词,可其中的奥妙却绝然不同,足见作者的写作能力和深厚的写作功底;
9、结尾三行,进一步推动了前面三种递进的观念,更加确定并强调了人们对于信仰的重要性,或许,这也是异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人应该是生活的有心人”;
11、文化之诗,阅历之诗,信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ACHTWEG IM TIEFEN WINTER – 赵卡 Zhao Ka

8月 23, 2021

Zhao Ka
NACHTWEG IM TIEFEN WINTER

Im Moment
geh ich auf der Straße,
Wind im Gesicht.
Mir ist kalt,
es tut weh.
Wenn jetzt
ein Eskimo
auf der Straße geht,
Wind weht ihm ins Gesicht,
wird er sagen,
der Wind ist kalt,
der Wind tut weh.

2020-11-1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卡#(2.0)

伊沙推荐:有了《新诗典》,中国诗坛做田野调查时第一次有了一笔明账,譬如说,赵卡上次推荐是在2011年6月4日,今天第二次推荐是在2021年8月24日,相隔10年2月20天,一举打破了两轮之间相隔时长纪录。为什么会这样?一、他没有日常投稿习惯;二、2014年冬从容办的深圳诗会他在现场未订上货一一关键在于,这些技术因素造成的结果能否反映他创作的真实?我认为能够反映:他有理论敏感,观念上变化快,貌似什么诗都可上手,东写写,西写写,打几枪换个地方,像个老游击队长,近些年他终于接受了后口语,目前还处于初尝解放的撒欢状态,滥用自由的状态,最终入典的这一首却是浓度极高的感觉型纯诗一一这应该给其带来新启示。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卡《寒冬夜行》:祝贺赵卡。人到中年,赵卡进行了一次极为巨大的个人美学拓展——进军口语。本诗为证。我认为赵卡可能更适合口语,无论当年网上的印象,还是不久前见面后的感觉。至于本诗,唯一可能需要留意的可能是目前的出版规范——“爱斯基摩人”(我也经常这么用)已被统改为“因纽特人”了(据说前者略带西方殖民者的不敬)。苛求概念的做法,会令创作者不快,但,它们的分量有限,构不成前进的障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卡《寒冬夜行》:对于寒冷,每个人的身体感受大同小异,而用文字来表述这种感受时,就会千差万别。本诗由诗人自身的生命体验出发,由此及彼设想到“一个爱斯基摩人”会如何面对寒冷,既反映出不同民族的这种精神及文化差异,虚实结合又不乏幽默风趣,独特的诗写角度,都令本诗别有一番意味。

马金山|读赵卡的诗《寒冬夜行》的十一条:
1、诗,是洒在心上的水,让心清透洁净,还有一些,犹如案上的尘,风一吹,桌面净彻如初;
2、有些诗人的诗里面,能够攥出水来,还有一些诗人的诗,只能给你词语的震荡与空荡荡的感觉,像一栋房子,装修好了,但没有一件的家私家电;
3、赵卡,1971年生,内蒙古人,主要写诗和小说,现居呼和浩特;
4、早些年深圳诗歌活动现场,见到过赵卡兄一面,骨子里是标准的内蒙古汉子,不仅人放的开,而且其写的诗,也一样放的开,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高度统一,这一点尤其值得称道;
5、在剖析本诗时,诗里的爱斯基摩人不得不说,爱斯基摩人也叫因纽特人,为生活在北极地区的人类族群,对于理解本诗,更加深刻;
6、从后现代口语的观念和意识,由两种不同的感受,写出两个人的最微妙的体验与心理变化,既是对寒冷的注解,还是对生命的细微感触;
7、作者对诗的切入感和把握度不是一般的透彻与自然,诗里行间,层次分明,由此及彼,事与物虚实相合,言简而意深;
8、诗中所反映出来的精神,可谓本真而意切,虽然有文化上的差异,更有内心的真实感受,独特的质感,使得诗意的空间更加开阔与明澈;
9、还有一个细节,构成了诗性的别样风味,那就是“我”和“风”的比较,其中包含的内涵,无不散发出别样的滋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清晰度,也是口语诗的重要组成部分”;
11、感受之诗,观念之诗,文化之诗。

黄平子读赵卡《寒冬夜行》

——《新世纪诗典》3794

寒冬夜行

赵卡

此时
我走在街上
风吹着我的脸
我很冷
也很难受
如果此时
一个爱斯基摩人
走在街上
风吹着他的脸
他会说
风很冷
风也难受

2020-11-19

黄平子读诗:“此时”,是什么时候?“我走在街上”,“我”为什么走在街上?“风吹着我的脸”,风吹的,也不止“我”一个人吧?“我很冷”,这仅仅是因为风吗?“也很难受”,为什么难受?“如果此时/一个爱斯基摩人/走在街上”,现在,爱斯基摩人已经不叫爱斯基摩人,叫因纽特人了。爱斯基摩人有街逛吗?爱斯基摩人会逛街吗?“风吹着他的脸”,爱斯基摩人是世界上最耐寒的人,这一点风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呢。“他会说/风很冷/风也难受”,那最强悍、最顽强、最勇敢和最为坚韧不拔的爱斯基摩人,他们有时间,有精力来考虑“难受”这件事?
2021年8月23日20点53分

INSTRUMENTE – 张韬 Zhang Tao

8月 21, 2021

Zhang Tao
INSTRUMENTE

am abend um sieben, außerhalb der bibliothek
aus der baustelle
kommen klänge her
von metall auf metall, eine zeit

weiss nicht warum
dort gibts kein licht
es kommen nur zwei figuren
mit helmen hervor

mir fällt etwas ein
bin aber nicht sicher
denn
sie tragen gar nichts
in ihren händ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伊沙推荐:感觉好,乃诗人本色。近期在读一本回忆八九十年代西安大学生诗人生活的书,读到许多对我的好评、质疑、非议。其中有的叫我无话可说,譬如人生价值观成功观不同的,譬如对诗毫无感觉者,后一种情况大多来自于理科男,让我说什么呢?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感觉这东西,越解释越不是,有则有,没有则没有,缪斯女神毫不含糊毫不留情。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韬《乐器》:工地、声音、金属、音乐、工人、空着的手……诗中有情境,有好奇,还有一点不易察觉的生活的幽默感(或者叫机趣),自成一格。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韬《乐器》:宁静的夜晚,图书馆、建筑工地,特殊的时间与地点,因“金属碰撞的声音”引起了诗人强烈的好奇,这声音来自各种乐器?“那两个人手上/并没有/任何东西”,那乐声从何而来?答案如此扑朔迷离,在“确定”与“不确定”间让人脑洞大开之时,似又为我们唱响了一首《劳动者之歌》。诗人良好的语感,捕捉诗意的能力,对城市文明的思考等等,让我们看到了其不可限量的诗歌未来。

黄开兵:中元节读到此诗,有点诡异的气息。在别的地方,中元节可能没啥存在感,而在两广,是个仅次于春节的节日,一个有神秘气息的节日,它还有个名称:鬼节。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张韬的诗《乐器》的十一条:
1、作为诗人,要写诗,不写小说,重点在于写,而不是不写;
2、事物本身会说话,如果它来找你,就必须抓住它,绝对不能辜负了它,因为你辜负它一次,它就会永远消失不见;
3、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2021年毕业于成都大学,大一时在黄宇玲、李华林老师的影响下开始写诗,大二时在张起与李天鹏老师的影响下接触口语诗歌。现居成都;
4、从语言角度到诗性本身的味道,以及诗内所散发出来的意味,很难联想到一个95后诗人的身上,但本诗却就是出自95后之手,不由得让人赞叹不已;
5、本诗从一个画面到另一个画面,在相互之间转换,而又在最后的一个场景之中,欲言又止,让人倍感某种神秘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诗意情趣;
6、诗一开头,即从时间到场景的描述,再到情节的具体呈现,无不透着现代的感觉与环境气息,是写实,也是本象;
7、第二节,犹如一个镜头的推拉,由远及近,保持着难以说清的效果与感觉,这需要细心的观察力和细腻的感受力;
8、最后一节,不由得让人想到某个历史的瞬间,既叫人内心一颤,又有一种无限的存在感和不忍直视的感觉,深刻而复杂;
9、题目以《乐器》为名,是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味道,是某种程度的自我觉醒与自省,也或许是特定场景下的内心事物的想象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汉语言最大的魅力在于自身的色彩、声音和想象”;
11、神秘之诗,想象之诗,玩味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EW MOUNTAINS AND SEAS – 維馬丁《新山海經》Martin Winter

8月 1, 2021

NEW MOUNTAINS AND SEAS

Japanese
are like Germans.
Chinese
are like Italians.
Other people
are in between.
The alps
are as deep
as the Mediterranean sea.

Written in Chinese 1/31/21, English version 8/1/21

NEUE MEERE UND BERGE

deutsche
sind wie japaner
italiener
sind wie chinesen
alle anderen
sind dazwischen
die alpen sind so tief
wie das mittelmeer​

31. 1. 2021 Chinesisch
Deutsche Fassung Somm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5.0)

伊沙:什么是诗人?对人公平者,维马丁就是如此。这首诗太难得了,叫人肃然起敬!当居8月上半月冠军。本主持内蒙古武川县推荐。

新世纪诗典11,NPC8月2日,3773首,1193人。第15个维马丁(奥地利)日

0801况禹点评《新诗典》维马丁《新山海经》:完全同意诗中的印象。每次看意大利电影,那些剧中人在街上唠唠叨叨,包括家长管教孩子,都让我联想到童年的记忆。日本人近似德国人,这一点几乎也是不少同胞的共同印象。但它们现在出自欧洲诗人笔下,还是让人有些惊讶。但诗的后三分之一更惊人,把地中海的深度和阿尔卑斯的高度并提,我相信中国诗人肯定不会想到,可马丁这么写了——用汉语!了不起,祝贺他。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新山海经》:本诗虽小,却文化底蕴深厚,内涵极其丰富。从开头诗人用类比的手法,表达对“日本人/像德国人/中国人/像意大利人”的认知,不是指这四个国家的人在外貌上的近似,而是指他们在精神境界、做事方法、以及在饮食、文化、对家庭的重视、对民族历史的骄傲等方面的高度契合。然后由人到自然界山水,宕开一笔得出“地中海/跟阿尔卑斯山/一样深”的结论,着实令人惊叹于维马丁老师学识的广博、灵动的气韵及对汉语驾轻就熟的能力,涵盖了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特知识,实在难能可贵。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新山海经》的十一条:
1、诗歌是人生的过程,也是内心以及精神的反映,更是生活的脉络,否则就不是好的文本,至少不会是诗;
2、顾随说的好,“诗根本不是教训人的,只是在感动人的”,如果以诗为刀为枪,那么这些人,是不受人尊敬的,甚至是不会被历史认可的;
3、维马丁, 1966年六月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诗人、译者。教过书,在《人民画报》、《人民文学》等报刊作翻译、编辑。代表作《报摊》(晚报,晚报!)等;
4、维马丁的诗,有一种自然的现实感与本真面貌,还有个人化对生活世相的本质认知和观念,在汉语的博大精深里,饱含人性的光辉与思想的深彻;
5、本诗以人与物之间,人种差异与物体关系之间,人文与地理之间,构成了奇妙的内在精神文明,质感透彻,语言生动而通灵;
6、诗一开头,由两个比喻组成,在东西人种的相似程度上进行有效的对比与呈现,简约而不失本真的样子,纹理清晰可见;
7、五六行,既是内容的过渡,还是精神的又一次爆发,与此同时,还将人引入到了物,将山海经的话题传递出来,颇有文化底蕴与人生哲理;
8、最后一节,在自然风物的流线下,显现出自然的生态文明,还原了深似海这个形象的存在,本真、本象;
9、标题系于诗身,文字融于自然,是其味,更是诗格的体现;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作品是生命的体现,还是精神的再度燃烧”;
11、风物之诗,文明之诗,人性之诗。

马金山读《新世纪诗典》诗的十一条(2021年8月合辑)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维马丁《新山海经》:一首奇绝的诗!一首让我拍案叫绝、又反复端详、久久沉思的诗,一首诗能够抵达的地域广度、人性深度和历史长度,它都做到了。这首诗是有阅读门槛的,真正读懂不容易。而我更关注的是怎么写出来的。首先是地域广度,如果没有阿尔卑斯雪峰的跋涉攀登,地中海蓝色海岸的扬帆徜徉,比较和转换不会这样自如,好在奥地利是意大利的邻居,诗人再熟悉不过了。第二是人性深度,如果没有对德国人和日本人、意大利人和中国人的深刻洞察和把握,也得不出那样自然的结论。第三是历史长度,作为汉学家的诗人,用的这个诗题让我这个中国诗人自愧不如啊。要有怎样的博学,才能写出这首诗?要有怎样的提纯能力,才能写出这首诗?深奥,朴素,极简,浓缩在9行34字中,字词精准在握,诗意浩瀚无边。让我叹服。

黄平子读维马丁《新山海经》

——《新世纪诗典》3773

新山海经

维马丁

日本人
像德国人
中国人
像意大利人
其他人
都在中间
地中海
跟阿尔卑斯山
一样深

2021.1.31

黄平子读诗:说实话,这首诗我没怎么看懂。看不懂就不装懂。诗题既然叫《新山海经》,当然就应该有所本,这所本的,就是《山海经》。说到《山海经》,肯关不该忽视这样一些关键词:神话传说、地理知识、寓言故事、远古异人、状貌风格……“日本人/像德国人/中国人/像意大利人”这是拿了四国人进行对比。诗人只说像,没有说怎么像,哪方面像。这是笼统的坏处,也是笼统的好处。“其他人/都在中间”,从这一句看,诗人是把日本人、德国人放在一极,把中国人、意大利人放在另一极,世界上的其他人,则处于折中的位置。以上是概写世界人物。“地中海/跟阿尔卑斯山/一样深”,这是具体写两大地貌。地中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海之一,历史比大西洋还要古老。地中海沿岸还是古代文明的发祥地。阿尔卑斯山脉是欧洲最大的山脉。根据现代板块学说,地中海位于亚欧板块和非洲板块的交界处,两大板块不断地碰撞、挤压,使地中海面积不断地缩小、变深。相反,阿尔卑斯山在两大板块的不断碰撞和挤压下却日渐抬升。地中海当然和阿尔卑斯山一样深,因为它们原本就是两大板块碰撞、挤压挤压下的产物。所不同的是,一个向下伸展,产生了“深”。一个向上伸展,产生了“高”。
2021年8月1日20点47分

君儿读维马丁《新山海经》​​http://www.weinisongdu.com/shareOpus?id=55779686&promote_id=957250

新山海经
维马丁

日本人
像德国人
中国人
像意大利人
其他人
都在中间
地中海
跟阿尔卑斯山
一样深

2021.1.31

신 산해경
MARTIN WINTER

일본인들은
독일인 같고
중국인들은
이딸리아인 같고
다른 사람들은
그 사이
지중해에 있어
알프스산처럼
깊다

2021.1.31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AN ABANDONED NOVEL, RIGHT AFTER THE START – 刘天雨

3月 31, 2020

Liu Tianyu
A NOVEL THAT BROKE OFF RIGHT AFTER THE START

I cannot help to think of SARS,
how we were quarantined on campus,
couldn‘t get out of our university.
But no-one took it seriously,
day after day we played cards in our rooms.
I began to write a story,
describing love in times of crisis.
The inspiration was when I saw
a couple
kissing through a wire fence.
The way they were trying to find each other’s mouth
through the gaps in the wire,
that’s an impression
I cannot forget.

Translated by MW, March 31, 2020

 

 

MOTHER TONGUE – 王姣 – MUTTERSPRACHE

4月 26, 2019

Wang Jiao
MOTHER TONGUE

Mr. Martin Winter
gives a speech on his poetry.
I notice
only when he speaks German
it flows really fast.
Makes me think of
my boyfriend and I when we fight
and I can’t get ahead
so I break loose,
north-Shaanxi-dialect.

April 2019
Translated by MW, April 2019

 

Wang Jiao
MUTTERSPRACHE

Herr Martin Winter
hält einen Vortrag über sein Werk
und ich bemerke
nur wenn er Deutsch spricht
fließt es richtig schnell.
Mir fällt plötzlich ein
jedesmal wenn wir streiten ich und mein Freund
und ich auftrumpfen muss
brech ich gleich los
im Nord-Shaanxi-Dialekt.

April 2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19

 

 

 

 

 

RITUAL 二月蓝

2月 21, 2019

Eryue Lan
RITUAL

dusk
a tree
on the line where the sun’s going down
beats an earthen drum

Translated by MW, Febr. 2019

 

 

TANG DYNASTY HORSE – 伊沙

6月 27, 2018

Yi Sha
TANG DYNASTY HORSE

tang dynasty horse
fat
sturdy legs
big behind
tail like a whip
leaps into the sky
flies through the heavens
one long neigh
bloody neck
and no head

2017
Translated by MW in June 2018

 

Yi Sha
PFERD AIS DER TANG-ZEIT

pferd aus der tang-zeit
wohlgenährt
dicke beine
großer hintern
peitschenschwanz
steigt in die luft
fliegt durch den himmel
ein langes wiehern
blutiger hals
und kein kopf

Juni 2018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18

 

唐朝的马|伊沙

唐朝的马
很肥
腿粗
屁股大
尾巴如鞭
腾空而起
天马行空
一声长嘶
血脖子
没有头

2017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