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Zhang Tao’

FISCHEN – 张韬 Zhang Tao

12月 17, 2021

Zhang Tao
FISCHEN

Am Abwasserkanal unserer Schule
sind ein paar alte Männer am Fischen.
Die glauben sicher,
in jedem Wasserlauf gibt es Fische.
Ein alter Herr fragt einen anderen,
ob er heut schon was gefangen hat?
Der Gefragte antwortet sehr deutlich,
Nagel auf den Kopf, hörst du!
“Wie kann da drin ein Fisch sein?
Ich will nur nicht nach Haus!”

März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韬#(2.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18日,3911首,1227人。第2个张韬(四川)日

《新诗典》小档案: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傲夫诗社成员,“诗人最好的名片是诗”,看诗吧,不扯了。

伊沙推荐:此诗将老人心态揭示得好,或许越是年轻人反而越能揭示老人的心态。作者国庆期间来长安,在诗上表现得不错,路还长,健步走。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韬《钓鱼》:诗乃世间最难事(当然是之一),只待有心人。本诗即如此,作者有心,于是好在细节——不是描绘,而是对内心处境的呈现。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韬《钓鱼》:古有欧阳修“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今有大爷明知“排污水的河边”钓不到鱼,却偏偏一本正经地装作钓鱼,真是“钓翁之意不在鱼,在乎不想回家也”,至于为什么不想回家,诗中并没有交代,从而留给读者极大的想象空间,也正是诗歌的张力所在,不同的人会做出迥然不同的解读。诗题为《钓鱼》,实则河中并无鱼,二者之间构成的反差,让人不免对有家不愿回的大爷动同情与恻隐之心。简洁有力的对话将大爷的性情、心态、想法及生存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浓浓的时代感和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马金山|读张韬的诗《钓鱼》的十一条:
1、对于写作者,唯有作品才是生命,至于其他,关心则乱;
2、语言的奥秘,在于弦外之音,在于细节的意味和事物本身带来的惊喜;
3、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傲夫诗社成员;
4、张韬的诗,多写自己看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事物,从日常生活的细节出发,饱含人生的奇妙和趣味,且迸发出弦外之音;
5、本诗以一种情景化的形式,描述出细微的日常生活,既关乎生命里极为微妙的东西,又反映出老人的生活与心境,让人五味杂陈,不由得又感慨不已;
6、诗一开头,由一个具体的场景,在细腻的笔触下,将看见的画面,以及想象中的状态,不紧不慢地道来,趣味十足;
7、一对老人的对话,使得另一位老人的心事坦露出来,揭示出一个家庭矛盾与社会问题,而正是这些,才击中人心,况味倍增;
8、诗里行间,层次分明,而朴实的文字背后,是耐人寻味的故事,更是人生中极为复杂的一面,揭示出现实而本真的世界;
9、很多时候,把经历过的一切写出来,就是再一次把生活进行了还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的呈现,是现代诗重要的一部分”;
11、对话之诗、画面之诗、情境之诗。

 

 

INSTRUMENTE – 张韬 Zhang Tao

8月 21, 2021

Zhang Tao
INSTRUMENTE

am abend um sieben, außerhalb der bibliothek
aus der baustelle
kommen klänge her
von metall auf metall, eine zeit

weiss nicht warum
dort gibts kein licht
es kommen nur zwei figuren
mit helmen hervor

mir fällt etwas ein
bin aber nicht sicher
denn
sie tragen gar nichts
in ihren händ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伊沙推荐:感觉好,乃诗人本色。近期在读一本回忆八九十年代西安大学生诗人生活的书,读到许多对我的好评、质疑、非议。其中有的叫我无话可说,譬如人生价值观成功观不同的,譬如对诗毫无感觉者,后一种情况大多来自于理科男,让我说什么呢?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感觉这东西,越解释越不是,有则有,没有则没有,缪斯女神毫不含糊毫不留情。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韬《乐器》:工地、声音、金属、音乐、工人、空着的手……诗中有情境,有好奇,还有一点不易察觉的生活的幽默感(或者叫机趣),自成一格。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韬《乐器》:宁静的夜晚,图书馆、建筑工地,特殊的时间与地点,因“金属碰撞的声音”引起了诗人强烈的好奇,这声音来自各种乐器?“那两个人手上/并没有/任何东西”,那乐声从何而来?答案如此扑朔迷离,在“确定”与“不确定”间让人脑洞大开之时,似又为我们唱响了一首《劳动者之歌》。诗人良好的语感,捕捉诗意的能力,对城市文明的思考等等,让我们看到了其不可限量的诗歌未来。

黄开兵:中元节读到此诗,有点诡异的气息。在别的地方,中元节可能没啥存在感,而在两广,是个仅次于春节的节日,一个有神秘气息的节日,它还有个名称:鬼节。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张韬的诗《乐器》的十一条:
1、作为诗人,要写诗,不写小说,重点在于写,而不是不写;
2、事物本身会说话,如果它来找你,就必须抓住它,绝对不能辜负了它,因为你辜负它一次,它就会永远消失不见;
3、张韬,男,1997年生,四川绵阳人,2021年毕业于成都大学,大一时在黄宇玲、李华林老师的影响下开始写诗,大二时在张起与李天鹏老师的影响下接触口语诗歌。现居成都;
4、从语言角度到诗性本身的味道,以及诗内所散发出来的意味,很难联想到一个95后诗人的身上,但本诗却就是出自95后之手,不由得让人赞叹不已;
5、本诗从一个画面到另一个画面,在相互之间转换,而又在最后的一个场景之中,欲言又止,让人倍感某种神秘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诗意情趣;
6、诗一开头,即从时间到场景的描述,再到情节的具体呈现,无不透着现代的感觉与环境气息,是写实,也是本象;
7、第二节,犹如一个镜头的推拉,由远及近,保持着难以说清的效果与感觉,这需要细心的观察力和细腻的感受力;
8、最后一节,不由得让人想到某个历史的瞬间,既叫人内心一颤,又有一种无限的存在感和不忍直视的感觉,深刻而复杂;
9、题目以《乐器》为名,是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味道,是某种程度的自我觉醒与自省,也或许是特定场景下的内心事物的想象力;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汉语言最大的魅力在于自身的色彩、声音和想象”;
11、神秘之诗,想象之诗,玩味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