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aptured’

AHNUNG VOM HERBST – 庞琼珍 Pang Qiongzhen

10月 23, 2022

Pang Qiongzhen
AHNUNG VOM HERBST

Die Pandemie hat sich beruhigt,
aber das Grünstreifentor an der Seite ist zu.
Ich klettere über den Wintergrün-Zaun.
Ein Schmetterling steckt im Spinnennetz,
Fühler und Flügel
sind gefangen.
Die böse Spinne kriecht schon heran.
Ich nehm ein Blatt vom Wintergrün,
stech durch die Fäden,
der Schmetterling kämpft sich frei,
die Spinne verliert.
Sorry, Spinne!
Ich kanns nicht ertragen,
dass du diesen schönen Schmetterling
zum Frühstück verspeist.
Reparier dein Netz und friss noch etwas,
ich stör dich nicht weiter.

2022-08-07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庞琼珍#(22.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10月23日,4220首,1293人。第22个庞琼珍(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庞琼珍,《新世纪诗典》义工——法律顾问,39年法律龄,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国家司法部首批公职律师,国家版权局和国家商标局相关资质证书,仲裁委员会多届仲裁员,主办过若干民商仲裁案件,主管过一万件劳动争议仲裁案件,将尽心尽力做好法律和知识产权服务。

​伊沙推荐语:庞琼珍就是我说的把写诗当作做作业的那种好学生一一当然,这种态度利弊得失俱在,冷暖自知,这一首写得有灵性。

​况禹点评《新诗典》庞琼珍《立秋》:蝴蝶不过就是肉虫和蛹的幻化。与蜘蛛并无分别。有分别的是人对万物的理解。诗里的人在做上帝改变生灵命运的事,于是蜘蛛被薄待了——当然我们也可以用宗教的另一种虚伪说,这是蜘蛛的宿命。不过好在结尾人有所清醒,事物的秩序勉强回复到了原先的样子。

GEFANGENER ADLER – 王悦 Wang Yue

2月 27, 2022

Wang Yue
GEFANGENER ADLER

Die Vögel im Tiergarten
leben in einem riesigen Käfig.
Darin gibt es einen künstlichen Berg.
Geier und Eulen
sitzen auf ihren eigenen Klippen,
wenn sie disputieren,
lachen sie
über einen Adlervogel,
der schaut nur ewig
in einen abgetrennten Himmel.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囚鹰
@王悦

动物园的飞禽
都居住在一个巨大的铁笼里
铁笼里有一座假山
秃鹫或者鸮
它们常常站在自己的悬崖上
在互相龃龉的时候
顺便嘲笑
一只鹰
永远只面向
一片被分割的蓝天

新世纪诗典11,女诗人小辑之十三,NPC2022年2月28日,3983首,1243人。王悦(陕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王悦,1994年生,甘肃人。曾在新疆教书三年。现为西北大学创意写作专业在读研究生。作品发表于《延河》、《散文诗》、《绿洲》、《天水文学》《华夏文明导报》等刊物。

伊沙推荐:​真好,开放的纯诗,很有现实的质感。如果从今往后的时代,都像开年这两月这么纷纭,人心这么神经,诗就该向纯诗内收了。我早就说过:战争时期非常年代,当口号诗遍地时,学院派的作用就显得重要了(譬如抗战时期的九叶派)。至此,临时起意的"女诗人小辑"圆满结束,由新人+低额推荐诗人占半壁江山的阵容依然能够保持中国一流,这就是《新诗典》这台移动显微镜存在的必要性。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悦《囚鹰》:纯诗!也许最纯正的声音,只有用纯诗的方式表达才最舒服(敏感者请注意,我说得是“最舒服”,没说别的方式不可以表达)。这与审美无关,而与诗型的先天的本体功能有关,也即——滤去一切的非诗性杂质。

【亚坤评诗】
囚鹰
作者|王悦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真好!我由衷地感慨!

在当前特殊时期,在这个如此荒诞的特殊时期,在这个“心性如此迷失”的特殊时代,在这个“大众精神支点”如此“缺钙”的特殊时代,在这个“保持个体沉默和群体疯乱癫狂”如此共舞的特殊时代,在这个“身体自裸和嘴巴自慰”的特殊时代,在这个忘记“历史伤痛”与“传统精神根脉”的特殊时代,在这个人人都是“演员”,人人又都是“导演”的特殊时代,在这个人人都是“上帝”,人人又都是“小丑”的特殊时代……(此处省略一万字)

推荐这样一首诗,它的意义不言自明!

读懂之人,根本不需要解释!不懂之人,或“装作不懂”之人,那就请你继续!
啊!请允许我抒一下情!

这是一首“批判诗”?“反讽诗”?“哲理诗”?忠于“个人心灵空间”的“纯诗”?

又或者这是一首“现场诗”(隐喻当前现场)?“画面诗”(自画当前时代)?“即时诗”(因当前现象,即时灵感写作)?
谁能知道呢!

总之你看,那几只站在笼子里的,自以为站在高山(其实作者写的是悬崖)之巅的,因为意见不合正在掐架的,看着老鹰在天空飞并嘲笑它的“鸟们”,都以为自己获得了“自由”!

更有意思的是:那只觉得自己占据了“蓝天”的鹰,那只感觉自己比笼子里的“那几只鸟”飞得更高,看得更远,更加自由,更加高贵的鹰,当它感觉自己很聪明,当它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站在生物链顶端时,猎人的枪突然响了!(就本诗以及作者而言,我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在诗的层面说诗!)

你说这荒诞么!
更好玩的是:当我自命高深地在这里点评诗时,我感觉自己就是那只鸟,也是那只“鹰”!
这让我对自己也很“失望”!

由此,你看,诗和诗评,它们确实在两个世界里!由此,你再看,“过度阐释”和“张嘴诗评”其实也是很“危险的”。
事实就是这样!

(马亚坤.2022.02.27.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