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alk’

SÄE ERBSEN, ERNTE SOLDATEN – 王云 Wang Yun

2月 3, 2022

Wang Yun
SÄE ERBSEN, ERNTE SOLDATEN

All die Schätzchen
haben gehen gelernt,
als die Leute im Winterschlaf waren.
Ein paar Frühlingsstrahlen
und alle Kleinen der Wohnhausanlage
springen aus ihren Windeln,
aus dem Kinderwagen,
aus den Armen der Mutter.
Sie treten ins Licht
und rennen herum.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允#(3.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2月4日(立春),3959首,1236人。第3个王允(陕西)日

​伊沙推荐:封城中的人们,确实是在"冬眠",解封当然是"春光"。好的抗疫诗,都不太像抗疫诗(已经形成套路和预期的所谓"抗疫诗"),它是日常的,又是永恒的;它是生活之歌,又是生命之歌。又出自90后诗人之手,好样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允《撒豆成兵》:对于成人,尤其是初为父母的人,没有比见到新生儿下地走路,更让人感到惊喜的了。但是疫情告诉你,有接近那种惊喜的——因疫情进入封禁的人们迎来全城解禁。至于“撒豆成兵”,好像国人生来就知道这类词语所表达的神奇之意,但我读时多接入了一重联想——孙悟空拔下一把毫毛,天地间无数小悟空随风起舞时的那种欢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允《撒豆成兵》:本诗一扫众多疫情诗低沉、悲伤的基调,有如春风拂面,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活力,读之格外轻松令人精神一振。它既是世界的也是时代的,更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们仿佛能听到诗人心灵深处的喜悦的和鸣,这是生命的最强音,也是人类的希望之所在。

​马金山|读王允的诗《撒豆成兵》的十一条:
1、诗的角度,关乎诗的意境;
2、好诗,往往是不经意间的产物,甚至在有的时候就连诗人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也或许,一但写就,就给诗人自己强烈的震撼,并欢喜不已;
3、王允,男,生于1990年,陕西咸阳人,中学语文教师;
4、本诗以简洁明快的风格,以熟悉的生活场景,以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为主线,将细微的生命变化,转化为现实世界中诗意的存在;
5、如果抛开疫情的大背景,本诗仍然充满了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生活日常化的细节呈现,足以见得,本诗还是一首优秀的日常作品;
6、把疫情诗写出日常的味道,但不缺少诗意的挖掘和力量,这是一种高级的生活体验,更是一种高级的写作;
7、诗中动静极小,通过孩子的成长,以及其中的变化与反差,将“冬眠”与“春光”两者的本真状态,呈现了出来,却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效果;
8、诗的底色为暖色柔光,饱含着现实与时代的色彩,让强大的人生力量,强烈而明澈起来;
9、标题很有意思,不只是一个成语,还是一个历史典故,而正是这些典型的与特殊时期的生活,表现出别有一番滋味的东西;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层次感与丰富性,是一首诗的血脉”;
11、生命之诗、生活之诗、现实之诗。

​黄平子读王允《撒豆成兵》

——《新世纪诗典》3959

撒豆成兵

王允

所有宝宝
都在别人冬眠时
学会了走路
春光一照
满小区的宝宝们
都从襁褓
从婴儿车
从母亲的怀里跳下来
踩着白光
跑来跑去

黄平子读诗:王允,男,生于1990年,陕西咸阳人,中学语文教师。撒豆成兵是有典故的,据说是施法以黄豆为载体,让每一粒黄豆承受施法者一息灵气,告祭天地之后画符召请地府阴兵现身阳世。阴兵现身之后抢食黄豆,吞入黄豆的同时也吞食了黄豆上承载的灵气,由此接受施法者的神识控制。如果成语本意果真如此,那么用在这里是不太恰当的。王允这首诗想表达的意思是:经过一个冬天(这个冬天可以是自然的冬天,也可以是疫情的冬天),那些不会走路的宝宝们,一下子学会了走路。王允想用“撒豆成兵”来表现宝宝们突然学会走路的神奇,但是忽视了道士召请的是地府阴兵这一层意思。抛开这一层意思,本诗是非常活泼有趣的,还有很点神话色彩。
2022年2月3日19点23分

 

 

HEILIGWASSER TEMPEL – 闫永敏 Yan Yongmin

10月 20, 2021

Yan Yongmin
HEILIGWASSER TEMPEL

Mönche in blauen Kutten,
einer hebt seine Kutte an
und geht sehr schnell.
Hab noch nie so eilige Mönche gesehen,
deshalb starr ich ihn an.
Er spürt meinen Blick,
grüßt mich,
sagt, kommen Sie.
Ich schau mich weiter um,
in einer grossen Halle dann
schlägt dieser Mönch einen Gong.
Ich knie auf den Polster, leg meinen Rucksack ab,
er sagt, Tasche vorn im Auge behalten,
damit’s keiner wegnimm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闫永敏#(22.0)

 

 

伊沙推荐:又见僧人。口语诗的一大特点,就是将僧人当成人来写(不是神或文化符号),通过生活化的细节。所以口语诗,压根儿不止于语言的口语化,也不止于这观那观,它是人之为人的极其高级的思维方式。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0日,3852首,1212人。第22个闫永敏(天津)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闫永敏《在圣水寺》:当代人写和尚,喜欢写其俗。但多数写不好,因为写出来的不是和尚的俗,而是自己的俗。况且和尚之道,也不是要避俗,而是通俗,在信愿和俗世间搭建一道桥梁。比如本诗,和尚俗得恰到好处,满满都是善念。这显出的又是作者的心境与功力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9人诗人闫永敏《在圣水寺》
僧人的本质仍是人,这首诗生动地写出了这位僧人作为人的一面,他不拘所谓的小节,“走路快”,像邻家小哥那样善意提醒客人防止包被拿,读来有趣、有意思、有味道,同时仍不失僧的本色。一首好的口语诗让人记住了一个亲切的僧人,也记住了这座让人内心有所触动的寺庙:圣水寺。

黄开兵:闫永敏的诗,往往都是动静极小的,极细腻,很耐读,此诗依然如此,情节还有了波折,甚至可以当微电影剧本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闫永敏的诗《在圣水寺》的十一条:
1、文字是心灵的窗户;
2、不用真情写出来的文字,是没有温度的,是没有热量的,还是没有灵魂的;
3、闫永敏,出生于1983年1月12日,籍贯河北省,现居天津;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再次见到闫永敏,还是一样的对事物充满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这些都构成了一个独特的诗人特质;
5、闫永敏的诗,先锋、现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精神气质,是原创力和启发性都很强的诗人,还是自带原生精神与思想性的诗人;
6、在读此诗的时候,我不禁在想,如果把诗中的僧人,改为一个特定的平常人,会是什么样子,还会有这么强大的诗质吗?
7、本诗由两个细节,很好地诠释了寺院内的人世情节,将看见,和感受到的僧人世事,以极小的动作幅度,呈现出事实真相的同时,还有感觉;
8、此诗写得极为生活化与场景化,与诗这个形象相吻合,不仅如此,在平实的语言面前,显现出无尽的能量和力量;
9、回归到了人的身上,从诗开始急切的僧人,到结尾善意的提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反差,搭建起诗意的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微小的细节,式微的动静,就能够掀起惊涛与骇浪”;
11、人生之诗,生命之诗,后口语诗。

 

黄平子读闫永敏《在圣水寺》

——《新世纪诗典》3852

在圣水寺

闫永敏

穿蓝色长衫的僧人
提着长衫的一角
走路很快
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
不禁盯着看
察觉到我的目光
他对我打招呼
说来了啊
我继续参观
然后在一个大殿里
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
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
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
防止被人拿走

黄平子读诗:“穿蓝色长衫的僧人”,外貌描写。是那种灰蓝吗?“提着长衫的一角/走路很快”,动作描写。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这是古代的标准礼仪。“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不禁盯着看”,一个女人家盯着僧人看,这就失礼了。“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对我打招呼/说来了啊”,好一句“来了啊!”平时打招呼不都是“吃了没?”“我继续参观/然后在一个大殿里/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再见。这位僧人被“我”惦记上了。“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防止被人拿走”,蓝衫僧人显然也记住了“我”。善意的提醒里充满禅意:寺庙里也有贼。佛只受香火,不管俗事!
2021年10月20日14点5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FRIEDHOFSBLICK – 笨笨 S.K.

10月 19, 2021

Ben Ben S.K.
FRIEDHOFSBLICK

Auf einer Reise nach Deutschland
hab ich bemerkt dort bauen sie gern
rund um einen Friedhof.
Wohnzimmerfenster schauen auf Gräber,
sie gehen dort zur Erholung spazieren.
Für sie ist der Friedhof
am nächsten bei Gott.

2018-09-08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笨笨.S.K#(17.0)

 

伊沙推荐:本诗是前不久在长安举办的《新诗典》第二届厨艺诗会上订的货,身为东道主,笨笨SK表现突出,厨艺获冠军,诗艺居前茅,本诗在十月下半月推荐诗中亦属上乘之作。此生立志要出百国的作者在对事实的诗意的敏锐发现中,写出了异域文明的他山之石。

​况禹点评《新诗典》笨笨SK《坟景房》:“坟景房”这个命名厉害,既出自事实的诗意,又对二十年来内地针对假中产购买者推出的“海景房”“湖景房”,有了一个不无喜感的戏拟,同时内核又不失其庄重。不过本诗也引出我的一个疑问——德国人是因为喜爱,才把房子建在墓地边吗?或者是先有房子,后有墓地?我的理解应是后者。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笨笨SK《坟景房》:因受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中国人对待生死的态度与很多国家截然不同。大部分中国人好生恶死,什么事只要和死亡、鬼、坟之类联系到一起就会觉得晦气,不祥,唯恐避之而不及。具体到买房这样的事情更能体现这种文化的差别,前不久看到一则新闻,一女子新买了一套住房,等搬进去才发现与几座坟墓毗邻,觉得很不吉利,于是强烈要求退房。中国人喜欢海景房、山景房,不喜欢坟景房,因为离坟太近影响心情更害怕撞鬼;而德国人喜欢坟景房,因为“他们认为/墓地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两者的态度是如此地不同,完全是因观念的不同所造成。看似一首动静不大的小诗,却给人以内心强烈的冲击,起到了“于无声处听惊雷”的艺术效果,这与诗人丰富的阅历、匠心独特的视角是分不开的,那些只知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是万万写不出来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8人诗人笨笨SK《坟景房》
国内房产宣传偶尔能看到海景房、河景房,江景房、山景房、湖景房,但绝无坟景房。我注意到网上有一篇报道,是说某乡镇有墓景房,让居民很闹心,不敢往窗外看。本诗呈现出的异国人居习惯则为我们呈现出另一种认知,不止喜欢把房建在墓地周围,而且“喜欢把观景的窗户/对着墓地/休闲时还喜欢去墓地散步”,这的确是文化的巨大差异!实事求是地说,我们这个国度,一方面认为逝去的亲人去了无忧无虑、无病无痛的美好天堂,却又在日常生活中潜意识里认为他们化作了鬼,可能还在地狱里,唯恐避之不及,当然也就不会产生“墓地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的认知;一方面我们也怀念逝去的亲人,实际上却又害怕逝者安放得太近,说不定会恐怖地来找我们,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当然不会产生像德国那样的文化了。我们多数人只会在特定的日子里去远处的坟茔看看他们就行了,平时偶尔出现在梦里,或在现实中念及他们,也多半是遥念。读这首诗,可能不会对此在的现实产生什么改变,但却有助于我们沉思,什么是生死,如何更好地看待生死,如何才是对生命的尊重。我听见坟墓里有人大声地回答:请正视死亡!

 

马金山|读笨笨SK的诗《坟景坟》的十一条:
1、唤醒沉睡的记忆,也是诗的药用价值;
2、经典的作品,超越时代本身,令人百读不厌,因为已经被说出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3、笨笨.S.K,曾用笔名,白若唐。70后,特约记者,医务工作者。有200多首作品见于报纸杂志等刊物,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德文、韩文、俄文,日文、法文等;
4、笨笨.S.K的诗,不知不觉中,已然在发生着变化,比如本诗写于三年前,但诗里行间所融合的新鲜、丰富与敏感的元素,无不彰显出诗意的意境和诗人对生活的扑捉能力;
5、回到本诗,将一种观念,递进式的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探究与深入,并将一种信仰根植入人的内心深处,这是特定环境下的人群,所信奉的现实;
6、从诗的内容来看,的确有新鲜的味道,令人不禁思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和感受?尤其是在中国文化中的在坟或墓地较为回避甚至反感的环境,道出了世界的多样性和文化的巨大差异性;
7、诗中从喜欢,到并喜欢,再到还喜欢,层层叠叠,通过对房子的方位呈现,到窗户设计理念,再到日常的生活习惯,语言简练,结构严谨而丰富;
8、此诗虽为旅行所得,但诗中的内容,诗人未曾使用听说,而是直接运用了发现一词,可其中的奥妙却绝然不同,足见作者的写作能力和深厚的写作功底;
9、结尾三行,进一步推动了前面三种递进的观念,更加确定并强调了人们对于信仰的重要性,或许,这也是异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人应该是生活的有心人”;
11、文化之诗,阅历之诗,信仰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NACHTWEG IM TIEFEN WINTER – 赵卡 Zhao Ka

8月 23, 2021

Zhao Ka
NACHTWEG IM TIEFEN WINTER

Im Moment
geh ich auf der Straße,
Wind im Gesicht.
Mir ist kalt,
es tut weh.
Wenn jetzt
ein Eskimo
auf der Straße geht,
Wind weht ihm ins Gesicht,
wird er sagen,
der Wind ist kalt,
der Wind tut weh.

2020-11-19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卡#(2.0)

伊沙推荐:有了《新诗典》,中国诗坛做田野调查时第一次有了一笔明账,譬如说,赵卡上次推荐是在2011年6月4日,今天第二次推荐是在2021年8月24日,相隔10年2月20天,一举打破了两轮之间相隔时长纪录。为什么会这样?一、他没有日常投稿习惯;二、2014年冬从容办的深圳诗会他在现场未订上货一一关键在于,这些技术因素造成的结果能否反映他创作的真实?我认为能够反映:他有理论敏感,观念上变化快,貌似什么诗都可上手,东写写,西写写,打几枪换个地方,像个老游击队长,近些年他终于接受了后口语,目前还处于初尝解放的撒欢状态,滥用自由的状态,最终入典的这一首却是浓度极高的感觉型纯诗一一这应该给其带来新启示。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卡《寒冬夜行》:祝贺赵卡。人到中年,赵卡进行了一次极为巨大的个人美学拓展——进军口语。本诗为证。我认为赵卡可能更适合口语,无论当年网上的印象,还是不久前见面后的感觉。至于本诗,唯一可能需要留意的可能是目前的出版规范——“爱斯基摩人”(我也经常这么用)已被统改为“因纽特人”了(据说前者略带西方殖民者的不敬)。苛求概念的做法,会令创作者不快,但,它们的分量有限,构不成前进的障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卡《寒冬夜行》:对于寒冷,每个人的身体感受大同小异,而用文字来表述这种感受时,就会千差万别。本诗由诗人自身的生命体验出发,由此及彼设想到“一个爱斯基摩人”会如何面对寒冷,既反映出不同民族的这种精神及文化差异,虚实结合又不乏幽默风趣,独特的诗写角度,都令本诗别有一番意味。

马金山|读赵卡的诗《寒冬夜行》的十一条:
1、诗,是洒在心上的水,让心清透洁净,还有一些,犹如案上的尘,风一吹,桌面净彻如初;
2、有些诗人的诗里面,能够攥出水来,还有一些诗人的诗,只能给你词语的震荡与空荡荡的感觉,像一栋房子,装修好了,但没有一件的家私家电;
3、赵卡,1971年生,内蒙古人,主要写诗和小说,现居呼和浩特;
4、早些年深圳诗歌活动现场,见到过赵卡兄一面,骨子里是标准的内蒙古汉子,不仅人放的开,而且其写的诗,也一样放的开,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高度统一,这一点尤其值得称道;
5、在剖析本诗时,诗里的爱斯基摩人不得不说,爱斯基摩人也叫因纽特人,为生活在北极地区的人类族群,对于理解本诗,更加深刻;
6、从后现代口语的观念和意识,由两种不同的感受,写出两个人的最微妙的体验与心理变化,既是对寒冷的注解,还是对生命的细微感触;
7、作者对诗的切入感和把握度不是一般的透彻与自然,诗里行间,层次分明,由此及彼,事与物虚实相合,言简而意深;
8、诗中所反映出来的精神,可谓本真而意切,虽然有文化上的差异,更有内心的真实感受,独特的质感,使得诗意的空间更加开阔与明澈;
9、还有一个细节,构成了诗性的别样风味,那就是“我”和“风”的比较,其中包含的内涵,无不散发出别样的滋味;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清晰度,也是口语诗的重要组成部分”;
11、感受之诗,观念之诗,文化之诗。

黄平子读赵卡《寒冬夜行》

——《新世纪诗典》3794

寒冬夜行

赵卡

此时
我走在街上
风吹着我的脸
我很冷
也很难受
如果此时
一个爱斯基摩人
走在街上
风吹着他的脸
他会说
风很冷
风也难受

2020-11-19

黄平子读诗:“此时”,是什么时候?“我走在街上”,“我”为什么走在街上?“风吹着我的脸”,风吹的,也不止“我”一个人吧?“我很冷”,这仅仅是因为风吗?“也很难受”,为什么难受?“如果此时/一个爱斯基摩人/走在街上”,现在,爱斯基摩人已经不叫爱斯基摩人,叫因纽特人了。爱斯基摩人有街逛吗?爱斯基摩人会逛街吗?“风吹着他的脸”,爱斯基摩人是世界上最耐寒的人,这一点风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呢。“他会说/风很冷/风也难受”,那最强悍、最顽强、最勇敢和最为坚韧不拔的爱斯基摩人,他们有时间,有精力来考虑“难受”这件事?
2021年8月23日20点53分

WALKING COUPLES – 白立 Bai Li

10月 5, 2020

Bai Li
WALKING COUPLES

My wife and I are taking a walk in the river dyke park,
one ahead, one behind.
Approaching us is an intimate
middle aged couple,
holding hands,
all smiles.
A younger couple walking behind me,
husband and wife hand in hand,
the guy says: Look at that pair,
married so long
and still in love holding hands!
The woman retorts: Forget it!
At first look you can see, they are not married!
Middle aged married couples
are always walking behind each other!

I look behind,
my wife and I, we eye each other
and break out laughing.

Translated by MW, Oct. 2020

AN DEINER RECHTEN – 孙翊 Sun Yi

9月 14, 2020

Sun Yi
AN DEINER RECHTEN

Ich bin schon gewöhnt
an Mamas rechter Hand
spazieren zu gehen.
Einmal hast Du mich
an Deine linke Hand genommen.
Es hat sich angefühlt
wie verkehrte Schuhe,
unangenehm.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0

 

SPRING

3月 29, 2019

SPRING

spring is a wonderful season
you can smoke outside
you can smoke a pipe if you like
without gloves and a skisuit
and still feel the cold
if you don’t run or ride a bicycle
or even walking is good enough
most of the time
you listen to
The Rolling Stones
The Last Time
for the 145th time
or whatever
and feel the tragedy
of the whole thing

MW March 2019

MOTHER TONGUE – 伊沙

1月 12, 2016

Yi Sha smokes

Yi Sha
MOTHER TONGUE

In the green hills
each of these hermits
they all have a dog.
We are taking a walk
they jump out barking like mad.
I shout in Chinese: “Go to hell!”
Doesn’t help.
They are jumping us.
Woman writer JoAnn from Chicago
yells: “Shit!”
Dog starts to listen
and slinks away.

2014
Tr. MW, Jan. 2016

Yi Sha Muttersprache

JoAnn and Yi Sha

JoAnns Foto

TALKING TO A TREE, TALKING TO MY HUSBAND – 春树 Chun Sue

12月 22, 2015

Chun Sue in der Sonne

Chun Sue
TALKING TO A TREE

there is a tree in front of our bathroom
in winter the tree doesn’t change
beautiful
tall
I stare at the tree
I want to open the window and have a smoke
peaceful like sitting under the tree
in this non-smoking house
on the rim of Berlin
every day I put on a coat
take a look around
try to open the door
take a walk
light a cigarette
smoke
walk back in

2015
Tr. MW, Dec. 2015

春树
对一棵树说

洗手间的窗户正对着一棵树
它在冬天有不变的形态

高耸
盯着这棵树
我想打开窗户抽烟
像在坐在树下一样安详
在这栋不允许抽烟的
柏林郊外房子
我每天都穿上外套
打量四周
找开门
走出去
点烟
抽完
再走回来

Chun Sue
TALKING TO MY HUSBAND

“So beautiful!”
I stare into space
then I realize
he is talking about my belly.
Bulging,
20 weeks pregnant.
Actually I don’t think it’s beautiful.
It’s rather scary.
But I don’t want to disappoint him,
so I tell him I share his opinion.

2015
Tr. MW, Dec. 2015

春树
我与丈夫的对话

“多美啊”
我一愣神
才意识到他说的是我的肚子
隆起的
已经有二十周孕期的肚子
其实我觉得一点也不美
还有点可怕
但为了不扫他兴
我还是赞同了他的观点

Chu Shu cover

MEIN TRAFIKANT – 伊沙

9月 18, 2015

Yi Sha Fussballer selbst

Yi Sha 《卖报翁》
MEIN TRAFIKANT

mein trafikant hat seinen stand
wo etwas los ist in dieser stadt
die nächste trafik von meiner wohnung
dort sitzt er und hat scheinbar gar nichts zu tun
ich hab meinen unverrückbaren stundenplan
am vormittag schreiben, dann kommt der mittagschlaf
nachher ein spaziergang
dann komm ich bei seiner trafik vorbei
und kauf eine “sportwoche”
jetzt in der zeit der weltmeisterschaft
war die sportwoche ausverkauft
schon mehrere male. ich muss mich beschweren:
“großväterchen, könnten sie nicht ein paar mehr bestellen?”
“ein paar mehr sportwochen?”
“ein paar mehr sportwochen bleiben mir liegen!
am end’ zahl ich drauf!”
was soll ich da machen als fussballfan?
ich hab eine idee:
“großväterchen, schauen sie die wm?
sie schauen die wm am abend davor
sagen wir deutschland verliert oder spanien
vielleicht gegen österreich oder albanien
dann geht die zeitung doch wie warme semmeln?”
“na, das stimmt. da war schon am vormittag alles weg.
aber sie können leicht reden.
woher nehm ich die zeit?
untertags hock ich hier drinnen
den ganzen tag und krieg noch den hitzschlag
am abend pack ich zusammen
bis ich daheim bin
daheim ess ich mit meiner alten
waschen ins bett gehen
schlafen wie ein toter hund
wie soll ich die wm schauen!”

2010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 2015

《卖报翁》

卖报翁,租亭卖报闹市中
就在距我家最近的那座报亭
身为一名貌似闲人的“坐家”
我有我雷打不动的作息时间表
上午写作、中午午觉
待到下午出门散步时
才会光顾他的报亭
购买一张《体坛周报》
值此世界杯期间
我是屡屡买不着
次数多了我便向其抱怨:
“大爷,您老就不能多进几张么?”
“多进?”他回答道:
“多进几张可就卖不掉喽!
亏得还不是我!”
我球迷的一根筋被触碰了
自以为聪明的给他支招:
“大爷,您看不看球?
您要是看球就好判断了
头一晚若有冷门大爆
第二天您就多进几张
西班牙和德国输了球
报纸是不是就好卖些?”
“那倒是。那两天中午不到
报纸就卖光了……可是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哪儿有闲心看球啊?
白天呆在这个蒸笼里
守上整整一天
热得快要中暑
晚上收摊回到家
吃了老伴做的饭
洗洗就睡了
睡得跟死狗似的
还看什么世界杯!”
(2010)

Qinghai Lake Festival Homepage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