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irculation’

GOLDENE MITTE – 曲有源 Qu Youyuan

10月 17, 2022

Qu Youyuan
GOLDENE MITTE

Von den Schuhen vor meinem Bett
hält sich einer stramm links,
der andere weiß, dass er rechts war.

Wenn meine Füße
aufgewacht sind,
schaff ich es erst,
die beiden unterwegs zu vereinen.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伊沙推荐语:家有一老,如有一宝,40后以前的诗人,本典中只剩一个曲老在孤军奋战,以79岁高龄在严苛的本典达到15.0,非常了不起!要老诗人干什么?他会给我们带来老年智慧,本诗十分典型,十分经典,当获10月下半月推荐诗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曲有源《中庸之道》:人世(注意——不是“人生”)道理多,很大一部分首先是活出来的,围绕其而来的思考、思想,不过是后来可有可无的事。比如本诗所言,可宏观、可具象,都是规律所在。曲老此诗,也是当代作者中少有的把“中庸”一词本意用对的作品。何谓中庸?不偏不倚,面对纷繁棋局,下出最合理的那一手——后面半句是我从吴清源的围棋理论“中的精神”里悟出来的,在此赠予智慧上的有缘者。

维马丁:曲有源这首可以读出幽默。所以才喜欢,所以想翻译。有人觉得 Reft & light 不可以左右起来,有错!这是奥地利诗人恩斯特·杨德尔(恩斯特·杨豆 Ernst Jandl) 最著名的诗。原诗里德语左右 links &  rechts 两个词变成 lechts & rinks,英语 reft & light。左右两个词汇的声音虽然混合,可以说混错,还是可以辨别,所以说可以把它左右,以为不可以才有错!诗题是 lichtung,林中空地。因为诗里把 r 和 l 故意弄错,所以想象到原来应该是 richtung,即方向。网上找到了另一首德语和中文翻译,看http://horizongermany.blogspot.com/2015/02/ernst-jandl-sieben-weltwunder.html
德语诗因为声音,有的诗因为押韵可以感觉到幽默。有风趣幽默才说出道理,可以想象到伊沙很多诗,也可以说是曲有源这首的方式。身体慢慢清醒,统一方向被左右在路上。中庸之道和日常生活之间有张力,还是要统一,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如果身体还没有清醒,怎么可以分别左右,怎么可以走路?中庸这个词本来是哲学,不一定想象到具体日常生活。诗里才可以读到具体生活和当地当代历史,把人弄成右派的运动等等。道理经常以为是永恒的不变的智慧,可是每个人,每一只动物的生活的限制把中庸等等道理左右到具体每一次完全不同的东西。诗让道理很明显地左右起来,让道理回到具体日常生活,找到限制和某一种自由。Reft & light can be misdilected, no misdilection!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