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empty’

EXZENTRISCH – 左右 Zuo You

4月 5, 2022

Zuo You
EXZENTRISCH

Obwohl ich nichts höre,
möcht ich manchmal
in stiller Nacht
weil ich allein bin
und auch weil
ich fürchte, dass Gott
mich vergisst
in der leeren Wohnung
ein paar Geräusche
machen.
Zum Beispiel Stampfen und Trippeln,
zum Beispiel erfundenes Summen im Ohr,
Geräusche von Knochen, von Eisen mit Funken,
von Körpern, die sich reiben im Bett.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1.0)

 

伊沙:我曾说过:在耳朵周围8立方米的空间,左右诗无敌,完全世界级。这不又来了,并且每一次都会添加一点新意思,这一首请注意最后一句,成年人自懂。《新世纪诗典》第12季由此开启了,本诗在第一个小半月中当居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怪癖》:感性和理性的完美结合。感性——又不是肆虐无度的感性;理性——又不是冰冷,而是体温、躁动间面朝向现代的清醒。

​韩敬源:左右发给我他的声音系列诗,读完之后真是震惊不已,他因耳疾进入了声音不扰其心的状态,按理说在口语写作上他写作不便,结果相反,其诗中生命的透明度和热烈度非比寻常,其中疼痛的部分也化为和生命进行说话般的敏锐、自由和透明。

​【亚坤评诗】
怪癖
作者|左右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诗人左右这首诗,很感慨!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门!
你看,诗人左右虽然听不见声音,但他写的声音诗,是不是达到了声音色彩的极致?

这种诗化的声音,虽然不是来自事实完整的“音感世界”,但它来自诗人“内心空寂的声音世界”!这种建立在精神基础之上的“心声”释放,是多么幽微、震颤、细腻而具有爆发力!

诗人左右写过很多“声音诗”。
我还不清楚左右兄是一直听不见,还是能听到一些音感。又或者是后天受伤,有声音记忆。从诗的角度讲,抑或说从他“声音诗”的色彩纯度上讲,这二者是完全不同的。

通过读左右写的一些声音诗,我的感觉,他有很强烈的声音色彩感!如果这是在完全无声世界中的“精神想象”和“文字联觉”,那就真是太令人惊叹了!

标题“怪癖”,也不是实指“怪癖”,它更多指向了“精神世界的那一部分”。

最后五句声音世界的“联觉”,作者把文字、身体、心灵、大脑、精神、情感等系统全部调动起来,融进了这几句诗里!
写得精彩极了!

通过后五句的写作,很明显能看到作者文字功底的老辣和很强的诗写能力!

一首超精彩的感觉型声音纯诗!

(马亚坤.2022.04.04.上海)

AUF UND UNTER DEM TISCH – 伊沙 Yi Sha

4月 3, 2022

Yi Sha
AUF UND UNTER DEM TISCH

Ein Kreis von Menschen
rund um den Tisch.
Sie
tauschen
auf dem Tisch
Zeitungen
und Bücher aus,
diskutieren
alle möglichen Themen.
Ein Buch
ist auf den Boden gefallen.
Ich beug mich hinunter
um es aufzuheben
und bemerke
sie haben keine Beine.
Unterm Tisch
ist alles leer.

Januar 2022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伊沙#(33.0)

 

伊沙推荐:本诗作者是对中国口语诗的创建、发展、中兴、壮大最有贡献者,却从不在口语诗上躺平为消费者,更对口语诗主流日益严重的机械写实化充满警惕,其诗一直保留着超现实的这一根筋,否则不会去大力写《梦》,本诗又有超现实的神笔一抖,这是建树在对人物、事物、现象的深刻思考及认知上,其开年以来在社会公共题材上与集体的明显分歧也正在于此,本诗在《新世纪诗典》第11季末冲刺阵中当获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伊沙《桌子上下》:事实的诗意,其实也是可以用到超验的手法的,更有意思的在于,诗没有止于寓言,而是抵达了悬疑。后口语的魅力在本诗中毕现。

张小云读伊沙《桌子上下》

读完不知不觉鼓掌
这是一种久违了的感受
前一段跟厦门的朋友谈到达达时
就聊及过相关的话题
超现实主义快百年了吧
当时冒芽于战火缝隙里的欧洲
那地方现在又成战场。但这一回
超现实不再只是他们的专利
伊沙这首诗呈现的场景中,“他们”
象是《理水》那群鸟头先生投胎
其梦幻般登场却又如此当代
但这一切在伊沙这里才只是前戏
“书”掉落下来才进入正剧
正剧是令人叫绝的“空”
俯身去拣的“我”让
事实的诗意与超现实实现无缝对接
不管是跟着蹲在桌下
还是站起来再扫视桌面场景
或是闭目回味
这的确是我所置身的世界
它又是如此的虚幻如此扭曲

2022.4.3

马金山|读伊沙的诗《桌子上下》的十一条:
1、在一首诗里,运用好动词,往往动人心;
2、细节的魅力,在于事实的诗意,以及色彩的变化和语言活力;
3、伊沙,1966年生于四川成都,中国当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编选家。其代表性编著有《世纪诗典》(《文友》杂志连载三年,后结集为《被遗忘的经典诗歌》上下集,扩编为《现代诗经》),《新世纪诗典》(1一9季,前5季精选集《当代诗经》),主编中国口语诗年鉴,出版两季。其编著在业界内外影响巨大;
4、伊沙的诗,不同时期,有不同时期的特点、广度和深度,题材多样,多变,多重效果,而且表现出惊人的语言能力,这一切都取决于强大的诗,和伊沙式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
5、本诗将在场的情景,以个体的眼光,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描述,呈现出高清的画面效果,超验而且具象,事物回到了事实的本身上来,让人内心随之一颤;
6、诗虽未分节,但是在读的过程中,不由得还是分出了层次,即一节是看见的现场,日常化的情景真相,细腻入微,平实而简洁;
7、而另一节,则把“我”参与其中,回到了实实在在的现场,并在这一刻,发现了诗意生活本身,也即是事实的根源,让事物充满了残酷的色彩;
8、诗中细节的描写与刻画,与传统的口语写作,有着独特的感受和体验,这是一种较为特殊的视角和表达方式,带给我们新的探索实践和挖掘能力;
9、尤其是结尾的情节,似乎在那么一瞬间掏空了内心,生长出莫名的错位感,冷峻而且深刻,显露出掷地有声的炸裂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看见的,事物本身自带力量”;
11、画面之诗、超验之诗、震撼之诗。

 

 

 

BRACHFELD IM WINTER – 亚亚 Ya Ya

1月 26, 2022

Ya Ya
BRACHFELD IM WINTER

Eine wilde brache Fläche
bleibt in den Feldern.
Nachdem die Pächter geerntet haben,
sind die Stoppeln
im Wind verdorrt.
Vor über 20 Jahren waren hier
500 Hektar wogender Weizen.
In den hohen Pappeln am Graben
sind immer noch Vogelnester ganz oben.

2021-01-07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诗典》小档案:亚亚:本名黄亚梅,湖南常德人,60后。傲夫诗社成员。

伊沙推荐:一幅速写,画得干干净净,啥都有了。有人带着对付低级语文老师的意识写诗,以为多做功就好,用字难就好,手法多就好,这样的意识上世纪80年代还可以混一混,现如今是要多low有多low。傲夫诗社成员接连入典,价值观相合使然。

况禹点评《新诗典》亚亚《冬天的田野》:既是冬景,也是凭吊岁月,两者合到一起,复合成不一样的韵味。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亚亚《冬天的田野》:“枯败的草杆”与“二十多年前的/十里麦浪”形成鲜明的反差,而“高耸的鸟窝/还在原地”,似乎这是一片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田野,其中的“变”与“不变”,道出的是世事沧桑与岁月变迁。“鸟窝”的出现让一切变得鲜活起来,是满目的荒凉中难掩的一线生机。丰富的情感欲说还休,恰到好处的留白使诗意越发深邃,富有质感的语言令画面立体而又清晰,闭上眼睛仿佛一切尽在眼前。

读亚亚《冬天的田野》|雪也

亚亚这首诗,是写当下农村凋敝的现状。很自然地想到鲁迅《故乡》的开头——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

亚亚本诗选取的季节,也是冬天。鲁迅用的是萧索,亚亚用的是“荒凉”。诗人在本首诗里,只聚焦了两个意象——“草秆”和“鸟窝”。草秆,在风中枯败。显然这里存在隐喻。鸟窝,前面有四个定语——沟渠边、高高的、白杨树上、高耸的。这里的鸟窝,也有很多的象征意味。可指家、田园、家园、故乡、人类的家园和人类的归宿等等。鸟窝还在原地,与之前的“不复存在”形成对比。

随着时代的发展,农村的青壮年大都到城市打工,乡村只剩下老人和儿童,也叫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还有少数的老人进城,少数的儿童随着父母进城就读农民工子弟学校。乡村,也可以说“没有一些活气”。农村的很多土地被承包,还有的耕地随着城市化推进逐渐变少。所以说,作者用荒凉来概括现在的田野和农村,是恰当准确的。现在的田野,早已不是过去歌曲里所吟唱的“希望的田野”了。何时可恢复“二十多年前的十里麦浪”,不可推知。

就手法而言,整首诗,是简笔勾勒,属于美术的写意画,而不是繁复的工笔画,让人想到郑板桥的书斋联:“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马金山|读亚亚的诗《冬天的田野》的十一条:
1、写下,即是活出;
2、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统一起来。是诗的极境;
3、亚亚,本名黄亚梅。60后。湖南常德人。傲夫诗社成员;
4、亚亚的诗,语言简练生动,充满了浓厚的烟火气息,且蕴含着深刻而复杂的社会性,层次感分明,空间感十足;
5、本诗以干净的场景化描述,将冬日的田野风物,通过时光的流逝与变迁,把事物呈现得质感十足,立体感超强的现实景物,清晰明了,韵味悠长;
6、季节,是诗歌的永恒主题,而写出新意,则需要微妙的感觉与变化;
7、把记忆犹新的东西,以充满生活气息的方式呈现出来,貌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因为这种表达,更加需要生活经历与智慧;
8、诗里行间,没有一丝情感的东西,但不同角度、不同时期的景象描述,却表达出浓郁的感觉与现实;
9、此诗既是对过往岁月的眷恋,还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情感铺陈,尤其是“草杆”、“麦浪”和“鸟窝”,这三种景物,显现出极富艺术气息浓郁的风物图景;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事物自己说话,是写好诗的技艺,也是写好诗的要诀之一”;
11、风物之诗、画面之诗、记忆之诗。

​【亚坤评诗】
冬天的田野
作者|亚亚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西方音乐中有一种常见的音乐题材:田园牧歌。读这首诗,我的第一感觉这是一首中国式的“田野挽歌”。

“挽歌”这个词,从现代诗的当代性上看,它似乎有些陈旧。但通读该诗后,它确确实实想表述的内容就是一首“田野挽歌”。

诗歌通过对农村田野非常写实化的呈示,进而给读者展现了一种乡村生活的变迁、衰败和消融。
从心灵层面讲,它还揭示了时间的虚无和流逝。往大了看,通过一首诗的内部精神流动,它还书写了一部乡村变迁的个体“心灵史”。

这首诗的标题“冬天的田野”是很传统的。但通读全诗后,又非常合理。“田野”在这首诗中明显具有更深更广阔的空间性。从第一句“田野一片荒凉残存在田里”就很经典地体现了出来。

本质上讲田野和田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毫无疑问,随着田地的消融,田野在作者的心灵中也是有残缺的。“望乡”带来的心灵残缺,是一种生命化的绝对诗意。

这首诗最后还有一个核心句“高耸的鸟窝还在原地”。这种生命化的陈述基本印证了我上面的说法。我其实更想问作者的是:鸟窝里还有鸟么?

全诗朴素、干净、完整。虽无大动作,但很好的诠释了一幅乡村心灵田园图。
正所谓:中国式田园挽歌!

(马亚坤.2022.01.26.上海)

 

 

LADEN ABZUGEBEN – 四面来峰 Si Mian Lai Feng

1月 26, 2022

Simian Laifeng
LADEN ABZUGEBEN

Am Altwarenmarkt
vor dem Won-Ton Laden aus Fujian
mit dem Schild Laden Abzugeben
zwischen den Resten von Zuckerrohrstangen
liegt ein Paar Krücken
die ganze Nacht
und wartet vergeblich
auf seinen Menschen.

2021-1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四面来峰#(2.0)

 

新世纪诗典11,NPC2022年1月25日(北方小年),3949首,1231人。第2个四面来峰(江西)日

伊沙推荐:我是在重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时接触到一个词:衰变之美。本诗大抵写的就是这个吧?生死兴衰,属于自然规律,所以有美(诗意)可书,如同秋叶赢得人间多少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四面来峰《店面转租》:我也一直好奇拐杖的主人去了哪里?也许是得了一副新拐杖,也许不再需要拐杖,也许主人就是寻求铺面转租的主人……这是一首以悬疑唤起爱心的诗,无论是否出于作者的初衷。也许在读解时还可以提醒我们这一点——诗中的景象发生在新冠疫情降临人间之后。

马金山|读四面来峰的诗《店面转租》的十一条:
1、让事物说出更多的东西,这是值得深入思考的一个问题;
2、对于每一位诗人的评论文字,我都将以最好状态和方式,写出最深刻而又精彩的一面,甚至于期望这些文字能够出现在每一位诗人的每一本书的封面上,既是自我勉励,还是自我要求;
3、四面来峰,本名龙剑锋,60后,江西高安市人。作品散见《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等。傲夫诗社成员。主编诗歌公众号《四面来峰不是四面来风》;
4、每天都能在一些微信群里,看到四面来峰推荐出来的诗,有时候有我的诗,有时候没有,有时候我会看,有时候我不会看,但无论如何,选诗都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对此乐此不彼的行为表示认同,因为这也是读诗的一个过程与方式;
5、四面来峰的诗,给我最大的惊喜与感触就是诗里行间给人带来的空间感,这好像是他的拿手绝活,而这种对事物,对描述过程中关于度的把握,不只是有好的文字表达能力就可以做到的,更需要心里面对这一切的思考和节制,值得总结;
6、本诗看似简单,实则极其难写,因为写这类诗,需要去掉所有的杂念,才能够达到极具层次而又充满奇特的状态,让文字的力量自己显现出来,真实而绝妙;
7、诗中描写,首先引出一个具体的情景,然后在此基础上,缓缓打开微妙的感觉,让事物自己发声,达到一种效果,这是一种高级的写作;
8、把看到的,以细腻的笔触,将本真的场景还原出来,显现出颇有深意的气息与味道,既是口语诗写的奥秘,还是后现代诗典型的现象;
9、第四行和第五行,在细读的时候,总感觉有点绕口,如果是“一对拐杖/躺在一地甘蔗尾部中”,会不会更加好呢,这权当我的个人感觉吧;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物当人来写,事实上不是一个拟人手法这么简单,而是内心的有无”;
11、画面之诗、现场之诗、现实之诗。

【亚坤评诗】

店铺转租|四面来峰

总体来讲,这是一首疫期之诗。虽然诗中没有出现疫情,但写作时间仍可以确证这是一首疫期之作。

全诗的聚焦一直向下,角度很小,从旧货市场到馄饨店,从馄饨店到门前地上,从门前地上到甘蔗,从甘蔗到甘蔗尾部,从甘蔗尾部开始指向本诗的内核,一个比喻,一个诗化的空间,即:人间拐杖。

全诗朴素悲悯,带着良善,视角很低,一直盯着活着的众生。最后一句“等了一晚,也没有等来它的主人”指向了疫期悲情的结局。

全诗深刻揭示了疫情之下,普通人的生存状态。诗有很多功能,但我以为一个诗人,当他有所选择的时候,应该首先选择向下,回到人,回到基本的人性。这是现代诗之所以存在的一个核心基础。
很显然,这首诗,做到了。

(马亚坤评.2022.01.24.徐州)

 

 

CORONA-SNOOKER:乌城 Wu Cheng

10月 6, 2021

Wu Cheng
CORONA-SNOOKER

64:14
Die weiße Kugel ist schon bereit,
nur noch die schwarze Kugel zu versenken!
O’Sullivan, der große Hai,
bricht beim Wales Open
zum 7. Mal den Rekord!
Aber
die schwarze Kugel wartet noch,
trotzdem schon vorher Applaus!
Bisschen zu früh,
bisschen ungeduldig,
das Publikum im Celtic Manor!
Etwas Zurückhaltung
wär doch die feine britische Art.
Da erinnert uns
die Fersehmoderation,
es gibt gar kein Live-Publikum,
das war der oder die, wer den Applaus einspielt,
diesmal zu früh.

2021-02-22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乌城#(16.0)

 

伊沙推荐《疫情期间的斯诺克》:后疫时代的诗,少见的优秀的体育题材的诗。我预感:这种诗,不但记录了疫情时代,将来回头看,还会有更大的价值。

况禹点评《新诗典》乌城《疫情期间的斯诺克》:读着鼻子发酸。想起大前天,走过网球新馆楼下,看到通往保龄球馆的门半遮半掩,显然生意不在状态,不由想起一年前的愿景。是啊,疫情多变且持续,我们生活的形态被彻底扭转了,全世界的政客似乎更热衷于扯犊子,而所有的悲戚照例在那儿,悄然发生。

《新诗典》小档案:乌城,生于1977,吉林辽源人,毕业于东北师大。现居顺义,高中数学教师。诗歌收录于《新世纪诗典》、《葵》、《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处。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乌城《疫情期间的斯诺克》:一场由世界著名斯诺克球手奥沙利文参加的、现场本应满是鲜花和掌声,并能载入史册的体育盛事,现场却因为没有观众只能播放掌声,不免大煞风景。这样的梗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又忍不住阵阵心酸。这也正是当下疫情期间体育比赛的尴尬,诗人以现实主义主义手法进行了忠实的记录,让人如临其境。也许再过几年疫情平息之后,人们重读此诗时,一定会在熟悉的场景中找到自己当年的心情和感受,会对眼前的一切倍加珍惜。这样来看,诗歌的功劳也是善莫大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5诗人乌城《疫情期间的斯诺克》:
我不是体育男,顶多是水平一般的乒乓男,但并不妨碍有滋有味地欣赏一首体育诗,关键在于诗有她的自足性。但为了更加走进本诗,我还是搜了斯诺克,一种台球比赛,意思是阻碍、障碍,因此也称斯诺克为障硬台球。这看起来是一首幽默之诗,以为心急的是观众,实则观众并不在场,心急的是工作人员,他代表观众播放早了掌声。但在我看来,这首诗更是一首硬核诗,看得我沉默了一会,让人想起奥威尔的小说以及更多的小说。“现场没有观众”,意味着观众因疫情原因缺席了。但掌声并不缺席,一切过程如同真实的那样在正常运转,如果不是这次被虚拟代表的掌声因播放得“早了点儿/心急了点儿”而露馅,这堪称是一场完美的比赛。即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有疫情顶着,一切皆可被原谅,顶多说是一个笑谈,问题不算太大,并不影响真实结果,但如果由此推彼,由一场比赛现象推及周遭更广大的世界,并且我们对诸如此类的现象已经习以为常的话,那就不是小问题了。我们活着,但我们是否经常缺席地活着。我们存在着,但我们是否经常缺席地存在着。诗人是先锋的,他看到了,听到了,写出来,我们应该感谢他。新冠存续两年,这顶帽子倒过来就是一个好筐,很多东西都可以往里面装,作为现代人当审视之,警惕之。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乌城的诗《疫情期间的斯诺克》的十一条:
1、最初的写作是情感的激活,而后是从时间的缝隙里挤牙膏,再然后你突然会发现,它还会有意义,这是一个历程,还是一种升华;
2、关于写作,有人只是写到了天空中的白云,有人只是写到了天空中的太阳,有人只是写到了天空中的月亮,有人更多地写到了天空中的星星,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把写出它们的本相,写出带光的部分;
3、乌城,生于1977,吉林辽源人,毕业于东北师大。高中数学教师。诗歌收录于《新世纪诗典》、《葵》、《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现居顺义;
4、几年前,在北京见过乌城一面,其给人的最大感触就是内秀,似乎其将生活中的话都已经被他写进了诗里,的确也是这样,因为其诗歌作品里极其丰富且富有内涵;
5、乌城的诗,是真正回归到生活现场与生命现实的,口语化的感觉浓郁且真切,尤其是对事物的记取和追求,都有着鲜明的特点与有效挖掘,这是作为诗人极为珍贵的东西;
6、本诗由一场体育球赛构建出一个特殊的时代,且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场景中,内容丰富多彩,细节处理贴切而极富感染力,这是有情景所显现出来的,更是由诗人细腻的笔触描绘出来的,且在诗尾,不由得令人会心一笑;
7、诗一开头,就将一场球赛引入到一种情景当中,而且就像水闸门一样,一拥而入,细腻而又入微;
8、诗中描写的一幕,相信对球迷更有共鸣感,而对于同时代的读者来说,一样带有不小的震撼力,这就是诗的意义,更是文学的魅力;
9、而结尾,播放人员的一个失误,却在不自然的世界里,成为一种事实的诗意,更构成了疫情下深刻之一种;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作家活着的使命,首先就应该是记录生活”;
11、时代之诗,疫情之诗,记录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1942 – 王清让 Wang Qingrang

7月 1, 2021

Wang Qingrang 王清让
1942

Ein japanischer Soldat
hat einen Kohlenzug requiriert.
Er liegt auf der Lokomotive
mit einem schweren Maschinengewehr,
kreuz und quer durch die Zentralebene,
als wär das Land menschenleer.

Übersetzt von MW am 1.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清让#(6.0)

伊沙推荐:今明两天,两位中原诗人,将以两首编年诗,向其伟大的同乡杜甫的"诗史"传统致敬!今天这一首,本来要放在七七事变纪念日推荐,只是为了保障即将亮相的"女性诗小辑"的完整性而提至今天:让诗中所写的这一幕,永远不会重演,当为全体国民的共同目标。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清让《1942》:有点突兀、有点怪诞。前者是简洁带来的效果,后者是历史贡献的滴血的剪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清让《1942》:浓缩就是精华,一点没错。本诗短短六行,如同电影里的蒙太奇镜头,却将那个特殊年代里很有代表性的历史事件,直观地呈现在读者眼前,信息量大且画面感很强,但是带给人内心的震撼和强烈的屈辱感,足可匹敌小说及影视剧。“一个日本兵”和“中原大地”形成强烈的反差,令人不胜唏嘘。诗歌题目和内容相互映照,构成强大的张力。好在这段历史已成过去,并坚信永不会再来,直到它们凝聚成人们记忆深处的幻像并被渐渐遗忘。

马金山|读王清让的诗《1942》的十一条:
1、现场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诗里的生活与生命;
2、史诗,在口语诗人的笔下,依然可以“只呈现,不表现”;
3、王清让,男,1976年8月生。在《人民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那年》。现居河南新乡;
4、在绵阳诗会,首次见到作者,并在首场诗会中听到其读了本诗,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抗日剧里面的一个情节,但在诗人的笔下,却构成了一种史记;
5、本诗仅仅六行,一行一个印记,在一连串的动词中,构建出多重画面,让人不由觉得历历在目,而又心有余悸;
6、诗的前两行,作者从具体的数据角度来显现那个让人不忍直视的一幕,可以想象那个不堪回首的残酷现实,一人一车,尤其耐人寻味;
7、三四行,笔触继续深入,又从另外一个画面,将情节加以延展,使得戏剧化的一面显得格外突出,更加让人反思,当以史为镜;
8、诗中语言充满活力与弹性,凸显某些特定的状态,很易引入人们的视线范围,印象中,王清让对于这类编年史诗体颇为见长;
9、此诗标题,为标准的编年诗,而且是带着沉重记忆的年份,写下这个时间,似乎佳作已成功一半,剩下的就是真实的画面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动词,让诗意蓬勃、生辉,透视出鲜活的光”;
11、史诗之诗,反思之诗,年代之诗。

 

 

 

 

IN TIEFERE NACHT – 张小云 Zhang Xiaoyun

3月 31, 2021

Zhang Xiaoyun
IN TIEFERE NACHT

Vom Hören der Stille im Lärm
zum Hören der Stille in der Stille:

Das Leben durchgehen nach Funken
und aus den Funken das Feuer entfernen.

Getreide worfeln nach Stroh,
vom leeren Stroh die Leere verlangen.

2021-03-03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张小云#(16.0)

伊沙推荐:我吵吵得让天下人都知道了:我要写《李白》,并为此而做专业准备。精研盛唐各位大家,在信仰上在文化上,儒释道必占其一,或交替混杂影响。如此说来,当代有信仰者在走向大家之路上已然占先,张居士所在的佛系诗人便是一个代表,拿诗看,确实是个独特的存在,貌似我已说过了:老三代中与我交往最顺溜的是一位居士,不知是这代人太戾气了,还是我太娇气了,天晓得。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小云《夜向深》:禅意——而且是活体的禅意。也许(我猜的),禅意之外,还有更丰厚的意蕴。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张小云《夜向深》:一首的读完让人内心无比宁静的小诗,有着淡淡的禅意。这种静不仅仅是关于夜的文字透露出来的,更是诗人丰富的心灵,不争、不惧、不卑不亢、从容、洒脱的人生态度带给我们的。有人在宁静中感到寂寞;而有人却能在寂寞中享受宁静。诗的第一节营造出寂静的氛围,显得平淡不惊,犹如起跳前的助跑,以达到最佳的状态;第二节凌空一跃,“生活中翻检火星/火星里剔除火”,生活的滋味不外乎感受光和热,并将这份光热再传递他人,太强则过犹不及,太弱则收效甚微;最后一节稳稳当当落到地面,“谷堆里扬出秕谷/向秕谷要空”,也许大多数人都喜欢饱满的谷粒,而诗人并不嫌弃秕谷,因为秕谷给诗人以“空杯”的启示,其实这不仅是一种智慧、境界,也是一种人生观。这样的心态需要修炼,需要终身学习,才能在宁静中才能真正意识到自我的决然独存,从而触摸到心灵。

马金山|读张小云的诗《夜向深》的十一条:
1、从诗到诗,也是一种诗写;
2、事物内部隐的部分,是另一种境界,或者思想的打开;
3、张小云,1965年生于福建厦门。著有诗集《我去过冬天》、《够不着》、《现代汉语读本》、《北京类型》、《买菜哪MyChina》、《一路畅通》等。2019年1月获亚洲诗人奖,2020年6月获李白诗歌奖特别奖;
4、张小云的诗,一直的印象就是禅意十足,哪怕是以口语写就的仍然是,而加入隐喻的方糖,似乎与作者的信仰更加接近,更具魅力与活力;
5、回到本诗,每一行诗里,都包含一种隐秘的精神与禅修的力量,在动态和静态的背景里,烙印下个人化的体验,精神内涵与极境融通其中;
6、第一节,有打座向禅的意蕴,有以动入静的化境,还有由静止静的精深,并有听觉盛宴的纵横,既是形式上的破入,更是思想里的蓬松;
7、第二节,转而回到生活,不只是开化,还有动词里的行为,由表象到内部,无不彰显禅道与智慧,直抵事物的本源,浸入太阳系之中,达到某种境界;
8、最后一节,引向身边的物象,在物与物的相互转化之间,不仅达到了极致的个性体验,还延伸至奇掘的深度,物化于内,而身处幽谷,宽阔而透彻;
9、题目中的“夜”,是一种辽阔,也是一种境地,与“向深”形成鲜明的对比,并由此产生巨大的能量,连结起来,达到空间和时间上更广的向度;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静夜思深,也是一种态度,还是一种化境”;
11、禅意之诗,隐喻之境,生之化境。

 

 

 

CHICAGO BY NIGHT – 吴雨伦 Wu Yulun – CHICAGO BEI NACHT

11月 30, 2020

Wu Yulun
CHICAGO BY NIGHT

The plane skims
Chicago on Lake Michigan
2000 metres up in the air
skims
a minimalist picture

Light and shadow   lines   tiny dots of
civilization
Empty nothing   pitch dark   endless stretch
nature

Translated by MW, Nov. 30, 2020

 

Wu Yulun
CHICAGO BEI NACHT

Das Flugzeug streift
Chicago am Michigansee
2000 Meter hoch in der Luft
streift
ein minimalistisches Bild

Licht und Schatten   Linien   Winzige Zeichen von
Zivilisation
Leeres Nichts   Pechschwarz   Unendlich ausgebreitete
Natur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November 2020

 

SATTER LIFT – 阿文 A Wen

11月 19, 2020

A Wen
SATTER LIFT

Der leere Lift fährt den Schacht hinunter,
kommt voll mit Erz oder Kohle hinauf,
spuckt es aus.
Der leere Lift fährt wieder hinunter,
kommt voller Erz oder Kohle herauf,
spuckt es aus.
Der leere Lift fährt mit leerem Magen hinunter,
der satte Lift kommt hinauf, in ihm rumorts,
er spuckt es aus.
Manchmal fahren wir im leeren Aufzug hinunter,
manchmal fahren wir heimlich im satten Lift mit hinauf,
er spuckt uns aus.
Der satte Lift hat auch manchmal zu viel,
dann spuckt er uns auf halbem Weg
wieder aus.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ember 2020

饱车

阿文

空车从井上下去
装满矿石或煤上来
吐出
空车再从井上下去
装满矿石或煤上来
吐出
空车就这样空着肚子下去
上来的饱车就这样翻肠刮肚
吐出
有时我们坐着空车下去
有时我们偷偷坐着饱车上来
吐出
饱车也有吃得太饱的时候
饱车就在半路将我们
吐出

 

 

LUNAR NEW YEAR, VIRUS IS HERE – 张致臻 Zhang Zhizhen

6月 1, 2020

Zhang Zhizhen
LUNAR NEW YEAR, VIRUS IS HERE

Standing at the intersection,
all four roads empty without any person.
Bus 846 comes along,
but there is only
the driver and one single passenger.
Wah, that one has booked the whole bus.

Now there comes another one,
it’s a #3.
It has only the driver.
Ai-uh, this time there is no-one at all
who could do the booking.

1/25/20
Translated by MW on June 1st, 2020

 

RETURN – 蓝冰 Lan Bing

5月 17, 2020

Lan Bing
RETURN

From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 all the way to the top
no trace of a person,
no sound of a bird.
Mighty snow
made the world very silent.
Sky and earth deserted.
I hoped to find a companion,
even a stranger.
But in the season for fires,
no furnace was lit.
Alone going up,
alone coming down,
I could only trace my own footprints.

12/3/19
Translated by MW, May 2020

Lan Bing, orig. name Zhao Ruili, from Tianshui in Gansu. Teacher, member of the Half Past Five Poetry Society. 《新诗典》小档案:蓝冰,本名赵瑞丽,甘肃天水人,教师,五点半诗群成员。

STÄDTE – 李柳杨

2月 22, 2020

Li Liuyang
STÄDTE

Verstopfter Verkehr
ist der Schraubenzieher in Gottes Hand,
er schraubt uns auf
wie eine Reihe von leeren Dos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0

 

 

EMPTY CHURCH

6月 23, 2018

Photo by Gudrun Kollegger

 

EMPTY CHURCH

it’s good to sit in an empty church.
you don’t matter here,
your life doesn’t matter.
it’s like when you’re up on a ridge,
you see the mountains far in the distance,
and the valley between.
you can see the whole valley.
somehow this time you see it more clearly
in this empty church.
does this mean you believe?
one time you were up on the roof.
it’s a big church, you can see very far.
you were up there with friends, and with your family.
it was a full moon.
you had a great time, all of you.
they do this only once in a year,
or even less often.
to let people up there.
it’s a big dome.
it’s good to sit in an empty church.
it’s not really empty,
people walk back and forth
once in a while.
if it was empty,
it would be locked.
anyway, it’s big enough,
nobody bothers you.
you believe
you can finish a poem.

MW June 2018

 

Photo by Gudrun Kollegger

TIME FOR DEATH, DEATH IS GOOD – 李茶

5月 5, 2016

Li Cha

Li Cha
TIME FOR DEATH, DEATH IS GOOD

down by the mountain wall
empty pig trough
sun drinks the water

donkey pen stands next to the trough
no donkeys at all

my mother sits weaving in her own house
her loom rattling on, rattling on.
she weaves and she weaves and she looks at the mountain
there is a woman who says from the wall
“red red rose, time for death, death is good.”

Tr. MW, May 2016

Red woman it is time to die

 

Yan Jun: July 19th, I 颜峻:7月19日,我

8月 9, 2012

Image
颜峻
7月19日,我
Yan Jun
July 19th, I

have mosquitoes left a piano
summer evenings like being empty

what I know nothing about
what I wore forgot fished out keys

I know emptiness is impossible
I am sweating watching myself

unsure if I really know
maybe I really don’t know

this wild beast of summer I have said too much
mosquito coil burnt to ash. patient piano

I said too much of myself
in the elevator I am empty alone

2006-07-19

MW    Tr. August 2012

===============================
颜峻
7月19日,我
……只剩下蚊子和钢琴
7月的夜晚  像是空的一样
而我对此一无所知
我穿过  忘记  掏出了钥匙
我知道空也是不可能的
我出汗  看自己
不确定是否真的知道
或者  我可能真的不知道
关于7月的猛兽  我说的太多
蚊香变成了灰  钢琴在忍耐
我说了太多的我
在电梯里  我空无一人 

2006.7.19

Yan Jun
19. Juli, ich

hab’ nur noch mücken und ein klavier.
abend im juli wie völlig leer.

ich weiß dazu überhaupt nichts
was ich trug vergaß such meinen schlüssel

ich weiß die leere ist auch unmöglich.
ich schwitze sehe mich selber

unsicher was ich wirklich weiß
oder wirklich nicht weiß

über das biest im juli sag’ ich zuviel.
mückengift wird zu asche. klavier kann’s ertragen.

ich sag’ zuviel über mich selbst.
ich bin im lift menschenleer.

2006-07-19
Übersetzt von Martin Winter August 2012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