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rains’

1942 – 王清让 Wang Qingrang

7月 1, 2021

Wang Qingrang 王清让
1942

Ein japanischer Soldat
hat einen Kohlenzug requiriert.
Er liegt auf der Lokomotive
mit einem schweren Maschinengewehr,
kreuz und quer durch die Zentralebene,
als wär das Land menschenleer.

Übersetzt von MW am 1.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清让#(6.0)

伊沙推荐:今明两天,两位中原诗人,将以两首编年诗,向其伟大的同乡杜甫的"诗史"传统致敬!今天这一首,本来要放在七七事变纪念日推荐,只是为了保障即将亮相的"女性诗小辑"的完整性而提至今天:让诗中所写的这一幕,永远不会重演,当为全体国民的共同目标。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清让《1942》:有点突兀、有点怪诞。前者是简洁带来的效果,后者是历史贡献的滴血的剪影。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清让《1942》:浓缩就是精华,一点没错。本诗短短六行,如同电影里的蒙太奇镜头,却将那个特殊年代里很有代表性的历史事件,直观地呈现在读者眼前,信息量大且画面感很强,但是带给人内心的震撼和强烈的屈辱感,足可匹敌小说及影视剧。“一个日本兵”和“中原大地”形成强烈的反差,令人不胜唏嘘。诗歌题目和内容相互映照,构成强大的张力。好在这段历史已成过去,并坚信永不会再来,直到它们凝聚成人们记忆深处的幻像并被渐渐遗忘。

马金山|读王清让的诗《1942》的十一条:
1、现场就是现实,现实就是诗里的生活与生命;
2、史诗,在口语诗人的笔下,依然可以“只呈现,不表现”;
3、王清让,男,1976年8月生。在《人民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那年》。现居河南新乡;
4、在绵阳诗会,首次见到作者,并在首场诗会中听到其读了本诗,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抗日剧里面的一个情节,但在诗人的笔下,却构成了一种史记;
5、本诗仅仅六行,一行一个印记,在一连串的动词中,构建出多重画面,让人不由觉得历历在目,而又心有余悸;
6、诗的前两行,作者从具体的数据角度来显现那个让人不忍直视的一幕,可以想象那个不堪回首的残酷现实,一人一车,尤其耐人寻味;
7、三四行,笔触继续深入,又从另外一个画面,将情节加以延展,使得戏剧化的一面显得格外突出,更加让人反思,当以史为镜;
8、诗中语言充满活力与弹性,凸显某些特定的状态,很易引入人们的视线范围,印象中,王清让对于这类编年史诗体颇为见长;
9、此诗标题,为标准的编年诗,而且是带着沉重记忆的年份,写下这个时间,似乎佳作已成功一半,剩下的就是真实的画面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动词,让诗意蓬勃、生辉,透视出鲜活的光”;
11、史诗之诗,反思之诗,年代之诗。

 

 

 

 

HÄLT NIE MEHR AM HEIMATORT – 西叶

1月 11, 2021

Xi Ye
HÄLT NIE MEHR AM HEIMATORT

Von Dali nach Shenzhen,
auf dem Bahnsteig Mile, dort war ich im früheren Leben.
Puzhehei oder Baise,
eines flitzt vorbei nach dem anderen.

All diese Jahre
war mein Leben
wie die Zugräder
rollend, walzend
zwischen steilen Gebirgen.

Meine Seele aber
sitzt die ganze Zeit
gedrängt im Abteil.
Von alten grünen bis zu neuen weißen Zügen,
einmal ist das Ende der Anfang,
einmal ist der Anfang das Ende.
Jedenfalls hät der Zug
nie wieder an meinem Heimatort.

5. Dezember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er 2021

伊沙推荐语:

口语化的泛抒情诗,书写着个人的人生经验,讲出了一个朴素的道理,读起来叫人很舒服-《新诗典》一点都不排斥这样的诗,问题只在于你是否做到了,本诗来自于《新诗典》诗人、李白奖成就奖得主潘洗尘的助攻。

新世纪诗典10,NPC2021年1月12日,3571首,1144人。西叶(云南)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西叶《永远不再经停的故乡》:有歌唱性,有一点儿忧伤和沧桑。后者让我误以为作者是个中年男士——后来看照片和简介,发现正好相反,前者倒是对了,诗内在的乐感应该跟作者的职业养分有关。
马金山|读西叶的诗《永远不再经停的故乡》的十一条:
1、于真诗人而言,诗是一切,一切皆诗;
2、西叶,1979年生于重庆,曾任大学音乐教师。著有诗集《纸梯子》、音乐随笔集《私人音乐》。现居大理;
3、首次读西叶的诗,借此机上网搜寻了其他的作品,其已写得很好,而且颇为松驰厚达,自由而又充满无限;
4、回到本诗,三节十七行,层次丰富而独特,每节都有一个甚至于多个点,游荡于灵魂和现实之间,却终究行进在充满永远的途中;
5、此诗表达,不仅语言触类旁通,而且质地细腻而富有活力,结合时下普遍情感,让人感触良多,深彻人心;
6、诗的第一节,分别道出了“大理”、深圳”、“弥勒”、“普者黑”和“百色”,一系列的地方,均落在了一种记忆,即“一一掠过”,既是一种心境,还是一种状态;
7、第二节,则写出了一种真实的感受,是“车轮一样”的蹉跎,还是艰辛历程的总结,汇集于一体,沉重而又充满忧伤;
8、诗的最后一节,则以灵魂的㬌状描述,坦然出某种真实存在与往复回还,痛彻心扉,而又滋味悠长;
9、诗的标题,运用得沉重而情愫复杂,深刻而滋味丰富,是内心的纹理,是灵魂的厚重,还是永远的深度情绪,况味而悠然;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回到内心,以文字的方式呈现灵魂,也是一门高级的技艺”;
11、灵魂之书,现实之诗。

 

《新诗典》小档案:西叶,1979年生于重庆,曾任大学音乐教师,现居大理。著有诗集《纸梯子》、音乐随笔集《私人音乐》。

 

AUF REISEN – 鴻鴻

10月 25, 2018

Photo: Hung Hung

Hung Hung
AUF REISEN

manche bäume wachsen mit jedem zweig oder blatt
manche bäume sind aus metall und plastik zusammengesteckt

manche steine werden in die straße gewalzt, rühren sich nicht, viele jahre.
manche steine werden zu feinem sand, der haftet auf der haut von geliebten, kommt in spielzeugeistüten

mancher wind weht über berge und wälder und meere, durch wüsten und durch gewänder auf dächern,
manchmal feucht, manchmal süß, manchmal trocken und heiß
mancher wind heult tausend jahre in einer höhle

manche häuser sind am schönsten in bau
manche häuser sind am schönsten beschmiert
manche häuser sind am schönsten ruiniert von der zeit

hast du glück, erinnerst du dich an jetzt
hast du glück, wirst du alles vergessen

“warum liegt die flasche auf den gleisen?”
“jemand hat sie rausgeworfen.”
“warum liegt die flasche auf den gleisen?”
“jemand hat sie aus versehen fallen gelassen und kann sie nicht mehr zurückholen.”
“warum liegt die flasche auf den gleisen?”
“sie genießt die sonn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18

 

 

〈在旅行中〉鴻鴻

有的樹是一枝一葉自己長出來的
有的樹是用鐵片、塑膠拼湊起來的
.
有的石頭長年在路上被碾壓,一動不動
有的石頭化成了細沙,黏在戀人的肌膚,
填進孩子的玩具甜筒
.
有的風掠過山林、海洋、沙漠、屋頂的衣衫
時而濕潤、時而芳馥、時而焦渴
有的風在一個岩洞裡呼號千年
.
有的房子建造時最美
有的房子被人塗鴉時最美
有的房子被時間摧毀時最美
.
如果幸運,你會記得現在
如果幸運,你會什麼都不記得
.
「鐵軌上為什麼有瓶子呢?」
「有人亂丟。」
「鐵軌上為什麼有瓶子呢?」
「不小心掉下去的,撿不回來。」
「鐵軌上為什麼有瓶子呢?」
「它在享受陽光。」

 

 

TOKYO PASTA – 江湖海

8月 6, 2018

Jianghu Hai
TOKYO PASTA

Across the road from Tokyo Prince Hotel
in a train station basement
I ate a pasta I had never tasted
outside of my family’s home Matoushan
deep in China.
The flour is ground, dried in the sun,
beaten into a dough, pressed into strings,
these are dried again.
To the sound of the big village drums,
the pasta is born in a fine-tuned process.
It’s very resilient, every bite fills your mouth
with the scent of the grain.
I left home when I was 14,
had all sorts of pasta, sweet sour spicy,
strong kinds of taste, made very fast,
so the scent of my hometown
went very far away in the distance.
Never thought I would find it at this moment in Tokyo.
Above there are trains arriving and leaving,
producing a rhythm of deep and high notes
very much like the drums
of Matoushan.

7/25/18
Translated by MW, August 2018

可耻

3月 3, 2016

維馬丁
《可耻》

这几天奥地利有点可耻,
他们堵住了巴尔干通道。

事情相当于一年以前。
去年八月份有一辆卡车,
卡车装满了尸体
留在奥地利公路
离維也納机场不远。
尸体也许七十左右,
有不少小孩。

卡车发现了以后
具体是什么时候
大家都开了边境?
也不是全部同时都开了,
不过打开了铁路
让难民经过。

去年难民到底为什么
那么多人集体到欧洲?
叙利亚战争已经几年了。
主要原因是黎巴嫩
人家难民已经没有吃的。
联合国帮助难民的组织
已经没有钱。

他们也早就说了。
但主要是西方富裕国家
他们故意給得太少,給得慢,
包括奥地利。
所以联合国组织给难民的食物
只能給一半。

所以难民集体都来了
尽量到欧洲最富裕的国家。

你冒生命危险
经常冒全家生命危险
有不少小孩
主要是没别的办法。

还需要多少人淹死?
还需要多少卡车?

二战时候
塞尔维亚等等的犹太人
被纳粹集体害得用什么方法?
就是用很多卡车。

跟他们说都去搬家。
給小孩糖果让他们上车。
然后开车的时候
拿排气管排气到里面。
他们很快就死了,
除了前面开车的人。

这个方法有好处。
不用装满火车
运到遥远的波兰、
北欧、乌克兰等等。
那些在1944年
说不定失去了控制。

所以卡车很方便。
有不少纳粹是奥地利人。
有多少人记得?
现在的希腊,
前南斯拉夫
有多少人记得?
奥地利这几天
也许有点可耻。

2016.3.2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