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hop’

METEORITENLADEN IM HAUS – 吴雨伦 Wu Yulun

7月 19, 2021

Wu Yulun 吴雨伦《家门口的陨石店》
METEORITENLADEN IM HAUS

Unten im Haus von meiner neuen Wohnung
gibt es ein Meteoritenmuseum
wo sie Steine versteigern.

Ein Meteorit, braun, groß wie ein Kühlschrank,
hat tausende Lichtjahre hinter sich,
ein toter Brocken
verstreuter Sternenstaub,
angeschrieben für
1, 8 Millionen Yuan.

Sein Bruder,
ein abgetrennter
Sternensplitter,
verarbeitet in ein Jadearmband:
Rufpreis zweitausend.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19.0)

伊沙推荐:我与作者同时到过本诗现场,他有诗,我无诗,这说明写得再多的人也有无感的时刻,写得再少的人有感之时也是无可替代。作者仍处于学龄,并准备以影视为职业,在诗上走量少而质优的道路,我一直是支持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家门口的陨石店》:天体残留物与人间商业对撞,迸发出怪异的感觉。但这不是想出来的,依然属于生活的诗意。本诗的与众不同来自于诗意发掘的角度。作者有一阶段对科幻情有独衷,相信这也是本诗把陨石店写得这么带感的原因之一。

 

黄开兵:即使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甚至同胞兄弟,有的飞黄腾达,有的失意潦倒。“大人物”之大,“小人物”之小,亦如这天外来客乎?

 

读吴雨伦的诗《家门口的陨石店》有感 | 亚黎

来自外太空的陨石
就在家门口
这本身就有一种神奇感
相信宇宙里还有
别的智慧生命
只是与我们隔的光年太过遥远
互相看不见
或人家比我们高级很多
路过
而不加理会我们
作者诗中的陨石被以兄弟相称
这种生命的赋予仿佛一下子
拉近了地球人与外太空的距离

无独有偶
我昨晚梦见自己带着一只
通人性的猴子
在一个蓝色星球的雨林里赶路
头顶是一片奇形怪状的星际
伸手触摸不到
目测距离又不是很远

2021.7.18

 

DORFARZT – 杨艳 Yang Yan

2月 21, 2021

Yang Yan
DORFARZT

Der Arzt aus dem Nachbardorf
war krank, ist gestorben. Als die Nachricht kommt,
an dem Abend sind in unserem kleinen Geschäft
sechs, sieben alte Leute vorm Fernseher,
jeder ein sorgenvolles Gesicht.
Das war der einzige Arzt in der Gegend,
der hat sie ihr ganzes Leben behandelt.
Alle seufzen, in Zukunft
wird niemand sich um sie kümmern.

26. 12. 2020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Yang Yan, 1982 geboren, Waage. Lebt in Ningde, Provinz Fujian.《新诗典》小档案:杨艳,1982年生,天秤座,现居福建宁德。

伊沙:第二位80后女将。这是一位典型的口语诗人的标准的后口语诗。你如果对这样的诗没有感觉,那就将它当作分行的文学来理解吧?”分行的文学”不是诗是什么?写这样诗的人从不搭理无知大众,也不搭理行业内的蝇营狗苟,不必搭理,不屑于搭理,他们才是中国现代诗的馅儿,把土包子皮让给了混子。

新世纪诗典10,NPC2月22日,3612首,1157人。第18个杨艳(福建)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艳《村医》:本诗让我想起凡·高那幅《吃土豆的人》。典型的乡村生活记录。出自当今诗人的笔下,这一点特别有意义。扣除这两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元素,我们一度沉浸在一个全民旅游热的年代,诗人的笔墨除了渲染山青水秀以外,对我们曾经经历(有些人现在可能还依然经历着)的生存的艰难,貌似已然遗忘。对于那些场景,以文学立下存照,对改造现实依然是有价值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杨艳《村医》:世上每时每刻都有人去世,这本也不足为奇,然而本诗中这位村医的“病逝”,却让一群老人“都在哀叹/以后没人给他们看病了”,只因“那是邻近唯一的医生/他们一辈子都找他看病”,这种发生在广大农村犄角旮旯里的一件平平常常的事情,折射出的是农村留守老人缺医少药的社会现实。诗人冷静客观又不动声色地呈现,言辞虽不激烈,但足以引人深思。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3

3612

村医

杨艳

邻村医生
病逝的消息传来
当晚在我家小卖铺
看电视的六七个老人
个个一脸愁色
那是邻近唯一的医生
他们一辈子都找他看病
大家都在哀叹
以后没人给他们看病了

2020.12.26

“邻村医生/病逝的消息传来”,这是引子。消息是谁传来的?不重要。消息是怎么传来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医生死了!而且是病死的!医生也医不好自己的病,医生也会病死。这个消息肯定非常震撼。“当晚”是时间,说明消息反应快。“我家小卖铺”是地点。在乡下,小卖部不仅是商品的聚散地,也是各种人物的聚散地——尤其是老人和闲人,还是各种消息的聚散地。“看电视的六七个老人”是人物。老人晚上来小卖部,既是看电视,也是唠家常。“个个一脸愁色”是神态描写。老人们是愁病逝的医生吗?是,但不全是。大家“哀叹”的,更多是“以后没人给他们看病了”。人老了,病就会格外多。“那是邻近唯一的医生/他们一辈子都找他看病”,这是一个多么偏僻的村子,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医生啊!说“邻村医生”与老人们,甚至与乡邻们相依为命,也不为过。2021年2月21日22点04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