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objects’

ANSTELLEN – 虎子 Huzi

10月 23, 2021

Huzi
ANSTELLEN

Von meiner Familie kommen Fotos,
anstellen zum PCR-Test.
Die Leute sind im Schatten versteckt.
In der Warteschlange sind Namenschilder,
Haarklammern, Ärmelschoner, Schlüssel,
eine Mineralwasserflasche.
Ein Schirm, eine kleine Zwiebel.
Ich seh auch noch einen
flatternden Schmetterling,
weiß nicht für wen
der sich anstellt.

2021-08-07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虎子#(8.0)

 

虎子存谢:我的8.0。感谢伊沙老师,一路走来,每一步的点拨指导,都让我受益,唯有坚持方不负期待。

伊沙推荐:虎子是善写尖诗的选手,拿过半月冠军、现场冠军便是明证,这一轮入典诗比较平常,反倒让我放心,因为永远写尖诗是不可能的,只靠尖诗才能入典怕是给自己挖坑,平常好诗可以蓄厚。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3日,3855首,1212人。第8个虎子(河南)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虎子《排队》:疫事有关的话题,多数都是沉重和灰暗的。偶有一些带着挣脱努力的亮色,会让人生出喜悦,比如本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虎子《排队》:排队做核酸是疫情期间人们的常态,在这种见怪不怪的日常中挖掘诗意,全凭诗人敏锐的洞察力和将发现变为文字的能力。本诗中“胸牌、发卡/袖套、钥匙/矿泉水瓶/雨伞、一把小葱……”凡此种种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都替代它们的主人排起了长队,它们的主人却在荫凉的地方躲避阳光,这一细节写得有趣又画面感十足,如同一幅静物写生。诗的最后一只飞舞的蝴蝶打破了宁静,“不知它在替谁/排队”拟人的手法中有诗人的疑问,诗的意味由此深长而隽永,值得细细去品味。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22人诗人虎子《排队》
这首诗读来有趣、提神!新冠疫情给人带来灾难,但灾难下仍有亮色在闪耀,仍有生活的气息在呈现。反复阅读此诗,我还想到,当疫情使人类从大自然回退,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令人赞叹;而当人们做核酸躲进荫凉,我们平时可能忽略的那些小物件,比如胸牌、发卡、袖套、钥匙、矿泉水瓶,包括雨伞、一把小葱,一样闪闪发光,瞬间就能让人内心涌动温情,我们甚至从一个词能回想起过往的诸多记忆。诗的最后写到那只飞舞的蝴蝶,“不知它在替谁排队”,更是令人浮想联翩,一下子把沉闷的现实激活了。

读虎子《排队》|雪也

核酸检测,是疫情时代有关部门采取的统一措施。核算检测,是有效果的,广大市民也是极力配合的。有时核酸检测,是演练,是预防。有时核酸检测,是查漏补缺。不管怎说,人民是愿意的。而反观西方有的国家,因为民主和自由,有些措施不能一竿到底,致使疫情扩散严重。虎子的这首诗,就呈现了国内人们排队核算检测的现状。虽然是照片,但也是来自第一现场。从诗歌的前半部分来看,因为天热,人们都躲在阴凉的地方,代替他们排队的,是发卡、钥匙、矿泉水瓶和一把小葱等物件。看来组织者,也是人性化,没有强求人们必须排队晒太阳。排队,本来是严肃的。但物件在排队,就显得很轻松,甚至有几许荒诞。如果仅仅这样写,那就不是诗了,那就是简单地叙述一件事情。作者在照片里,竟然发现了一只蝴蝶,于是作者就突发奇想,这只蝴蝶,是代替谁在排队呢?排队的物件,都是不动的物体。飞翔的蝴蝶,却是自由的。蝴蝶不怕阳光暴晒,蝴蝶没有疫情,蝴蝶让人羡慕。一只蝴蝶,使照片或画面灵动起来,和谐起来。因为有这样的一只蝴蝶,于是玉成了一首好诗。(修改版)

​马金山|读虎子的诗《排队》的十一条:
1、生活现场,就是诗的现场,因为它是光,照亮别人,也温暖自己;
2、生活里那些微不足道的琐事,会是很好的素材,无用但滋养诗意与灵魂;
3、虎子,本名周海涛,河南南阳人,1962年出生。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原诗歌节同仁。著有诗集《时光碎语》;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首次见到虎子兄,我的南阳老乡,战友诗友,倍感亲切,不仅有同样的人生经历,还有精神的共通之处;
5、虎子的诗,虎虎生风,既有生活的浓郁意味,还有生命的质感,更有禅性的奇妙与智慧,以及历史的纵身和现实的世界;
6、本诗由一个疫情期间的情节,以一个具体的排队细节,并将看到的已经日常化的画面,敏锐地捕捉到生活中真实的模样,犹如一幅静物素描;
7、诗里行间,在一系列司空见惯的画面中,展现出作者对身边事物敏感的描述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现场触感力十足,且给人以悠远的感觉;
8、两个细节,一个是排队的描写,另一个是结尾部分的一只蝴蝶的显现,动静结合,鲜明有力;
9、此诗在思想层面,若隐若现之间,是当代社会现象,还是生活常态本身;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简约到极致即为上品”;
11、疫情之诗,情景之诗,画面之诗。

 

 

METEORITENLADEN IM HAUS – 吴雨伦 Wu Yulun

7月 19, 2021

Wu Yulun 吴雨伦《家门口的陨石店》
METEORITENLADEN IM HAUS

Unten im Haus von meiner neuen Wohnung
gibt es ein Meteoritenmuseum
wo sie Steine versteigern.

Ein Meteorit, braun, groß wie ein Kühlschrank,
hat tausende Lichtjahre hinter sich,
ein toter Brocken
verstreuter Sternenstaub,
angeschrieben für
1, 8 Millionen Yuan.

Sein Bruder,
ein abgetrennter
Sternensplitter,
verarbeitet in ein Jadearmband:
Rufpreis zweitausend.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19.0)

伊沙推荐:我与作者同时到过本诗现场,他有诗,我无诗,这说明写得再多的人也有无感的时刻,写得再少的人有感之时也是无可替代。作者仍处于学龄,并准备以影视为职业,在诗上走量少而质优的道路,我一直是支持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家门口的陨石店》:天体残留物与人间商业对撞,迸发出怪异的感觉。但这不是想出来的,依然属于生活的诗意。本诗的与众不同来自于诗意发掘的角度。作者有一阶段对科幻情有独衷,相信这也是本诗把陨石店写得这么带感的原因之一。

 

黄开兵:即使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甚至同胞兄弟,有的飞黄腾达,有的失意潦倒。“大人物”之大,“小人物”之小,亦如这天外来客乎?

 

读吴雨伦的诗《家门口的陨石店》有感 | 亚黎

来自外太空的陨石
就在家门口
这本身就有一种神奇感
相信宇宙里还有
别的智慧生命
只是与我们隔的光年太过遥远
互相看不见
或人家比我们高级很多
路过
而不加理会我们
作者诗中的陨石被以兄弟相称
这种生命的赋予仿佛一下子
拉近了地球人与外太空的距离

无独有偶
我昨晚梦见自己带着一只
通人性的猴子
在一个蓝色星球的雨林里赶路
头顶是一片奇形怪状的星际
伸手触摸不到
目测距离又不是很远

2021.7.18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