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real estate’

PALAST AUF DEM MOND – 蒋彩云 Jiang Caiyun

10月 27, 2022

Jiang Caiyun
PALAST AUF DEM MOND

Der einen Tag alte Vollmond
kommt über den Hügel,
hängt vor meinem Fenster.
Durch das Glas
seh ich,
das unfertig verlassene Haus dort
glänzt voller Le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蒋彩云#(11.0)

 

《新诗典》小档案:蒋彩云,90后,广西桂林人。

伊沙:本诗乃10.2《新世纪诗典》"新国风"国庆云诗会订货作品,令人印象深刻,我想说多么美,因为写的是人间,方才这么美,或者说非人间的美是没有意义的,人间无所谓美丑之分,是我们惟一的生存之所。蒋彩云个人风格日显,在90后方阵中存在感日强。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10月26日,4223首,1293人。第11个蒋彩云(广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蒋彩云,90后,广西桂林人。

 

DER ERSTE – 黄平子 Huang Pingzi

10月 10, 2022

Huang Pingzi
DER ERSTE

Vater
ist der erste aus Zhusha
in der Stadt
auf dem Friedhof.

2022-06-20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2

伊沙:本来就想说黄平子的写作存在问题:方向太明确(乡土?),意义太清晰,他又夫子自道地给我提供了证据:"写作是一种编码的过程,阅读是一种解码的过程。"一一我想说的是:诗是文科、是艺术,跟编码解码不是一个思维,探寻规律没问题,把规律简约简单化,问题就大了。

【亚坤评诗】
第一
作者|黄平子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极短诗。全诗只有四行,其实就是一句话,而且还是一句完全叙述性的话。这就带来一个现实问题:这首诗是如何成立的?

顺着这个思路,下面,我们来仔细看看这首诗。

最核心的一点,我个人认为这首诗的“空间”是打开的。也就是说它不仅仅止于是一句话,更重要的是这句话背后的“诗性空间”是开阔的,有精神性。
简单来讲,它最起码指向了三个纬度。
其一是在特殊时代背景下,中国人的“个人生死”和““幽微心理”问题(本诗主要是死亡身后事问题)。
其二是对传统丧葬文化,特别是对乡村丧葬文化的关照和思考。
其三是借“亡人在城里住公墓”这个角度折射了“活人在城里住商品房”的问题。也就是国人牵肠挂肚的“房子问题”。
你看,短短四句诗,国人三座大山,指出了其中两个。诗歌背后的意味不可谓不“宽”。

这首诗,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那就是它没有发力。轻描淡写,一句话,就说出了作者的心中事。至于,面对“父亲是朱砂第一个在城里住公墓的人”这个现实,作者内心究竟是怎样一种“况味”,外人无法感知。这也促成了这首诗的产生。
总之,这是一首滋味比较复杂的诗!

(马亚坤.2022.10.10.上海)

 

ZÄHNE ANSCHAUEN LASSEN – 赵克强 Zhao Keqiang

4月 12, 2022

Zhao Keqiang
ZÄHNE ANSCHAUEN LASSEN

Nach dem Abendessen sagt Zhao Meimei [unsere Tochter],
Zhao Keqiang, nimm mich mit zum Zahnarzt,
ich glaub meine Karies sind schon eine Wohnung mit mindestens drei Schlafzimmern,
wenns auf eine Villa hinauskommt,
wirds noch viel teurer.

2021-11-29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克强#(13.0)

伊沙推荐语:本诗向我们提供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精彩的口语其实是修辞:“我觉得我的牙齿/已经被蛀成三室两厅了/如果蛀成别墅”一一用的借代和比喻。所以说,惟口语论者是狭隘的,在开年以来一连串社会公共题材上流露出的意识不但保守,甚至反动。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看牙齿》:以住宅术语,来指代和喻指蛀牙,这是诗人赵克强笔下的一道华彩。诗之魅力,有时在意,有时在境,有时在语(技),本诗兼得后两者。堪称巧妙之作。

【亚坤评诗】
看牙齿
作者|赵克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赵克强老师的诗,我曾评论过。

“非常幽默又后现代的诗歌意识,口语写作的稳定输出能力和语言的极度松弛感!同时,深度的社会现实折射能力以及对中年男性心理的持续解构能力!”

现在看,我更确信我说得没问题。

我有一个很明确的感觉:诗中的幽默感,其实是很难的。这和一个诗人的“心力”和“心性”有关。“幽默”本质上深刻体现了“智性”。它是现代性的一面“镜子”!

赵克强老师的诗非常幽默,深含智性,也有很多“反讽”和“批判”,诗歌精神力非常松弛,是一个真正的现代性诗人!

这首诗就是如此!仅仅六行,语言松弛幽默,口语智性的感觉遍布其间。两处非常形象化的“修辞”异常精彩。它还灵动地指向了现实问题,可感度很高!

带着现代诗的思维,仔细读,你就能感受到它的内核。

通过我的观察和理解,以“幽默”作为核心要素的诗人,放下的比较彻底(真放下和假放下,此关乎修炼,可另谈),生命体验纯度会“很高”!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现在,还是如此),诗人的精神触角往往都会沉浸在“沉重现实”、“情感重量”、“哲学思考”、“文化意识”、“政治批评”等语境中。

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是诗的“母题”。但如果我们把自我本体全面沉浸其中,让诗的情绪(其实很多是非诗的因素)掌控自我,而不是自我掌控诗,这就非常危险!

当前,恰恰就是如此!最起码,从我的角度上讲,就是如此。从个人心力上讲,我肯定是要“警醒”的!

在这种时候,很有意思,“幽默智性”的诗人往往不会被情绪左右。这真得很明显!
一个值得所有诗人思考的问题!

(马亚坤.2022.04.11.上海)

AUFWERTUNG – 王乙蓝 Wang Yilan

7月 29, 2021

Wang Yilan
AUFWERTUNG

Heute vor elf Jahren
haben wir uns den Trauschein geholt
für neun Yuan.
Zusammen mit dem Grundbuch der Wohnung
sind die beiden Scheine
nun um ein Vielfaches aufgewertet.

2021-05-27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21

Wang Yilan, geb. 1985, wohnt in Qinhuangdao. Seit Ende 2020 Mitglied der Aofu Poetry Society. Liest immer schon gern, schreibt alles Mögliche. 《新诗典》小档案:王乙蓝,1985年生人,现生活在河北秦皇岛,对文字一直有深刻的热爱,喜欢阅读各种书籍,平时也写一些说不上什么类型的文字,2020年底加入傲夫诗社开始接触口语诗,进而开始这方面的创作,有诗作发表在一些诗歌公众号。

 

伊沙:诗是一扇窗户,从中可以看到自己,本诗一定会让婚期更早婚龄更长年纪更大者感慨更多。但愿一切都在升值:不是表面的价格,而是实际的价值。

新世纪诗典11,NPC7月30日,3770首,1192人。王乙蓝(河北)日
距3800首大节点还有30天,1200人大节点还有8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王乙蓝《升值》:一个“升值”,既意在言外,却又始终在事实之内。体现出变与不变之妙。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乙蓝《升值》:成功度过“七年之痒”的考验,迎来结婚十一周年纪念日,可喜可贺!在当今离婚率居高不下的中国,这无疑收获的不仅是房本的升值,更是爱情的增值;世间任何物质财富都能以金钱来衡量,但爱情的价值却是无法估量,且愈来愈显得格外珍贵。本诗短短六行,信息量不小,尤为动人的是诗人字里行间,溢出的是满满的幸福和满足,极易让读者不同程度地受到感染。

 

 

威尼斯二日遊、怀念喀什古城 IN VENICE,THINKING OF KASHGAR

6月 20, 2010

venice (written on a city map) one yard of scents, with blossoms filled / one passage through the midday sun / one house, one water, one whole town / one thousand years become one day / they know it here, you’ll die quite soon / and everyone will come and say / what you may claim, and what remains / and then they’re ready to depart / cause what we are stays in this world / what we have done, what we have heard / one scent, one stone, one sound, one plan / a plea that says please understand
MW June 2010

A reflective moment on the Grand Canal

venedig (auf einem stadtplan notiert) ein hof im duft, mit blüten voll / ein durchgang in der mittagszeit / ein haus, ein wasser, eine stadt / als wären tausend jahr ein tag / man weiss es hier, man stirbt recht bald / und alle kommen, es zu sehen / was bleibt, und was man noch erwirbt / dann wollen sie auch wieder gehen / denn was wir sind, bleibt in der welt / was wir getan, was wir geschaut / ein duft, ein stein, ein laut, ein plan / und eine bitte um verstehen MW 5. Juni 2010

《在威尼斯怀念喀什古城》

威尼斯地图记下
花香一院
犹太区
中午一通道
一屋、一水、一城
一日一千年
这里晓得生命很短
大家来看
啥事剩下、还能得到
然后就走掉
我们所做到的留下
一香、一响
一图、一求
请你听懂

2010.6

Venedi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