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villa’

WOHNEN AUF DEM BERG ZHONGNAN – 左右 Zuo You

9月 20, 2022

Zuo You
WOHNEN AUF DEM BERG ZHONGNAN

Auf dem Berg Zhongnan
sind die reichsten Wohnungen
nicht die Häuser im europäischen Stil,
nicht die herrlichen Villen,
nicht die einzelnen Höfe mit frischen Blüten,
nicht die tief versteckten Tempel und Klöster,
auch nicht die Einsiedler-Strohhütten und Pavillone.
Sondern
die Nester
der Finken hoch in den Ästen.

2022-06-03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2.0)

 

《新诗典》小档案:左右,1988年生于陕西商洛,现居西安。新世纪诗典成长起来的诗人,为“新世纪诗典写作(侯马语)“。一直坚信:新世纪诗典的方向是值得信赖和坚守的。

本诗系今年端午节,与伊沙、李海泉同游终南山,在伊沙与深山里的主人家相谈甚欢时,发现了独院上空的鸟窝,因此而作。鸟窝,是终南山里的山居天花板。

​伊沙推荐《终南山居》:在两年刷新一次的《新世纪诗典》代际排行榜中,左右继续雄冠80后十大诗人榜首,想起他初入典时我的预言成真:这个85后,将打乱80后的秩序。我也时常看走眼,我也时常话成真,百分比的问题。本诗是我们一起进终南山采风的成果,有发现,有理趣,我痛心的是那片山林并不像终南山一样久长,不过是1986年退耕还林的结果,反倒更有价值。

​0918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终南山居》:创富与狂欢过后空虚,将一些过来带往了封建时代的山居趣味(真隐假隐并不重要),本诗带来一味药——鸟窝为代表的真实与自然。

 

ZÄHNE ANSCHAUEN LASSEN – 赵克强 Zhao Keqiang

4月 12, 2022

Zhao Keqiang
ZÄHNE ANSCHAUEN LASSEN

Nach dem Abendessen sagt Zhao Meimei [unsere Tochter],
Zhao Keqiang, nimm mich mit zum Zahnarzt,
ich glaub meine Karies sind schon eine Wohnung mit mindestens drei Schlafzimmern,
wenns auf eine Villa hinauskommt,
wirds noch viel teurer.

2021-11-29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克强#(13.0)

伊沙推荐语:本诗向我们提供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精彩的口语其实是修辞:“我觉得我的牙齿/已经被蛀成三室两厅了/如果蛀成别墅”一一用的借代和比喻。所以说,惟口语论者是狭隘的,在开年以来一连串社会公共题材上流露出的意识不但保守,甚至反动。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看牙齿》:以住宅术语,来指代和喻指蛀牙,这是诗人赵克强笔下的一道华彩。诗之魅力,有时在意,有时在境,有时在语(技),本诗兼得后两者。堪称巧妙之作。

【亚坤评诗】
看牙齿
作者|赵克强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赵克强老师的诗,我曾评论过。

“非常幽默又后现代的诗歌意识,口语写作的稳定输出能力和语言的极度松弛感!同时,深度的社会现实折射能力以及对中年男性心理的持续解构能力!”

现在看,我更确信我说得没问题。

我有一个很明确的感觉:诗中的幽默感,其实是很难的。这和一个诗人的“心力”和“心性”有关。“幽默”本质上深刻体现了“智性”。它是现代性的一面“镜子”!

赵克强老师的诗非常幽默,深含智性,也有很多“反讽”和“批判”,诗歌精神力非常松弛,是一个真正的现代性诗人!

这首诗就是如此!仅仅六行,语言松弛幽默,口语智性的感觉遍布其间。两处非常形象化的“修辞”异常精彩。它还灵动地指向了现实问题,可感度很高!

带着现代诗的思维,仔细读,你就能感受到它的内核。

通过我的观察和理解,以“幽默”作为核心要素的诗人,放下的比较彻底(真放下和假放下,此关乎修炼,可另谈),生命体验纯度会“很高”!

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现在,还是如此),诗人的精神触角往往都会沉浸在“沉重现实”、“情感重量”、“哲学思考”、“文化意识”、“政治批评”等语境中。

这些问题,毫无疑问,是诗的“母题”。但如果我们把自我本体全面沉浸其中,让诗的情绪(其实很多是非诗的因素)掌控自我,而不是自我掌控诗,这就非常危险!

当前,恰恰就是如此!最起码,从我的角度上讲,就是如此。从个人心力上讲,我肯定是要“警醒”的!

在这种时候,很有意思,“幽默智性”的诗人往往不会被情绪左右。这真得很明显!
一个值得所有诗人思考的问题!

(马亚坤.2022.04.11.上海)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