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deaf’

“CODA” – 吴雨伦 Wu Yulun

4月 5, 2022

Wu Yulun
“CODA”

Der gehörlose Vater
nimmt den Gesang der Tochter wahr,
so wie es Beethoven gemacht hat:

Stimmbänder spüren mit einer Hand.

2022-03-28
Übersetzt von MW am 5.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21.0)

 

伊沙推荐语:推荐语也可以结构一个小故事:今年奥斯卡颁奖之夜,吴雨伦将最佳新片《健听女孩》片源发到家庭群,并嘱我转发给左右,我知其社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便说:你自己发呀!也不知最终发了没有。然后,他写了本诗。于是,本诗与昨日所推左右之诗形成互文,无意中来了一个"元白对诗",写得很好,当居半月亚军。真好啊,年轻一代冲上来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健听女孩》:图像转换语言之妙,体感的传递是本诗成功的核心,细节的语言剪辑见出作者的工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雨伦《健听女孩》:诗中深沉而又真挚的父女之爱,读之令人泪眼婆娑。结尾处”失聪父亲”听女儿歌声的细节,既是父女之间独特的沟通方式,也是表达爱的方式,父亲的智慧与女儿的乖巧相得益彰,令人心底流淌出丝丝暖意。

​黄文庆读诗:

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完全成为自足的孤岛,无法和外界断绝任何往来。
王朔说,中国人哪来的灵魂。他是用绝对的方式描述中国人灵魂的稀薄!鲁迅也有相似的说法。

人首先是物质的,要和世界物质往来;人又是有灵魂的,要和世界灵魂往来。

吴雨伦看了奥斯卡电影《健听女孩》被感动,内心有了波澜,他想起了失聪诗人左右,想起了众生中无数残缺者的悲苦,就写了这首诗。

健听女孩听力奇迹般的好,她更能体会到失聪者的听力给生命造成了多大的空白或者多大的苍白,老天咬他这颗苹果真是太狠心了,咬掉了太大的一块!
健听女孩就让失聪的的父亲按着自己的声带,靠手所能感受到的震动“倾听”她的歌声!

音乐家贝多芬耳聋后,用牙咬住木棒,另一端抵在钢琴上来听自己的演奏声从而进行创作,琴弦的振动引起木棒的振动,然后通过头骨、颌骨传给听觉神经,引起听觉。
贝多芬这头疯狂的狮子,从上帝的口袋里掏回了被吝啬地没收了的听觉的金币,把声源和听觉接通了,这种方式让人震撼并催人泪下。

这世界上的荒原和沙漠太多了,太辽阔了,我是说美好与美好之间的隔阂和隔膜太多了,因此孤独太多、枯死太多!

此诗写生命、灵魂的自救、他救和互救,多么需要智慧、需要爱!

几个句子之后,藏着明眼人可以发现并解读的宇宙!
诗就是有直觉和巨大感受力者之间的偈子和咒语!

2022.4.5

汪宏宗诗评两篇

1.
读新诗典半月冠军作品左右《怪癖》

伊沙提到诗歌创作者需要有“才、学、胆、识、力”五项品质。其中“胆”,就是指敢于说真话,敢于对自己开刀,敢于坦露自己的心结。左右的这首就是在坦露自己的心结,很坦诚,火候很好,让人感动。
另外,我也在反思什么是怪癖,人为什么会有怪癖,既然是病字头的癖,那就是病态的,我想和每个人成长环境都有密切关系。
左右也教会我们一种方式,做自己的旁观者,意识到自己的癖,接纳它,和它和平相处,偶尔调侃它,就是治愈自己最好的方式。

2.
读新诗典半月亚军作品吴雨伦《健听女孩》

吴雨伦看完奥斯卡最佳新片《健听女孩》后,嘱咐其父伊沙将片源转发给左右。吴雨伦写这首诗应该多少有受到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左右影响,所以本诗与左右那首《怪癖》形成互文,也是佳话。我听过左右唱歌,唱那首《斑马斑马》,他就是感受音响的振动,来想象曲子的和音调的,当时的场景很震撼,可惜左右自己听不到他的歌声。
回到本诗,内容很简单,很容易看懂。失聪的父亲通过触摸女儿的声带感受到世界的声音,声音是由振动产生,女儿喉结的振动如何才能转化成父亲可以听见的声音呢?答:爱为媒介。

 

黄平子读吴雨伦《健听女孩》

——《新世纪诗典》4020

健听女孩

吴雨伦

失聪父亲
用贝多芬的方式
听到了女儿的歌声

——把手放到她的声带上

(2022.3.28)

黄平子读诗:吴雨伦,男,1995年11月6日生于西安,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电影学专业,现在美国萨凡纳艺术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已出版长篇小说《巨兽之海》、短篇小说集《沙漏》、散文集《我们家》(合著)、诗集《完美感觉》等。《健听女孩》是一不配片,获第9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该电影我没看。百度的介绍是:“该片翻拍自法国电影《贝利叶一家》,讲述了一个在聋哑人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女孩,厘清原生家庭羁绊,经过一番挣扎与成长,最终考上伯克利音乐学院,并与家人和解的故事。”诗人用诗的方式再现了电影的一个细节:“失聪父亲/用贝多芬的方式/听到了女儿的歌声//——把手放到她的声带上”。“贝多芬的方式”,百度上也有介绍:“他用牙齿咬住小木棍的一端,让小木棍的另外一端在钢琴上,弹奏钢琴时,利用小木棍的振动来‘听’音乐的旋律。”伊沙老师在推荐本诗的时候讲了另外一个小细节:“吴雨伦将最佳新篇《健听女孩》片源发到家庭群,并嘱我转发给左右,我知其社恐青出于而蓝胜于蓝,便说:你自己发呀!”诗人左右有听力障碍。一个小细节,既写出了吴雨伦的普爱之心,也写出了伊沙老师的爱子之心。
2022年4月5日21点19分

 

 

EXZENTRISCH – 左右 Zuo You

4月 5, 2022

Zuo You
EXZENTRISCH

Obwohl ich nichts höre,
möcht ich manchmal
in stiller Nacht
weil ich allein bin
und auch weil
ich fürchte, dass Gott
mich vergisst
in der leeren Wohnung
ein paar Geräusche
machen.
Zum Beispiel Stampfen und Trippeln,
zum Beispiel erfundenes Summen im Ohr,
Geräusche von Knochen, von Eisen mit Funken,
von Körpern, die sich reiben im Bett.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左右#(31.0)

 

伊沙:我曾说过:在耳朵周围8立方米的空间,左右诗无敌,完全世界级。这不又来了,并且每一次都会添加一点新意思,这一首请注意最后一句,成年人自懂。《新世纪诗典》第12季由此开启了,本诗在第一个小半月中当居冠军。

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怪癖》:感性和理性的完美结合。感性——又不是肆虐无度的感性;理性——又不是冰冷,而是体温、躁动间面朝向现代的清醒。

​韩敬源:左右发给我他的声音系列诗,读完之后真是震惊不已,他因耳疾进入了声音不扰其心的状态,按理说在口语写作上他写作不便,结果相反,其诗中生命的透明度和热烈度非比寻常,其中疼痛的部分也化为和生命进行说话般的敏锐、自由和透明。

​【亚坤评诗】
怪癖
作者|左右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读诗人左右这首诗,很感慨!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门!
你看,诗人左右虽然听不见声音,但他写的声音诗,是不是达到了声音色彩的极致?

这种诗化的声音,虽然不是来自事实完整的“音感世界”,但它来自诗人“内心空寂的声音世界”!这种建立在精神基础之上的“心声”释放,是多么幽微、震颤、细腻而具有爆发力!

诗人左右写过很多“声音诗”。
我还不清楚左右兄是一直听不见,还是能听到一些音感。又或者是后天受伤,有声音记忆。从诗的角度讲,抑或说从他“声音诗”的色彩纯度上讲,这二者是完全不同的。

通过读左右写的一些声音诗,我的感觉,他有很强烈的声音色彩感!如果这是在完全无声世界中的“精神想象”和“文字联觉”,那就真是太令人惊叹了!

标题“怪癖”,也不是实指“怪癖”,它更多指向了“精神世界的那一部分”。

最后五句声音世界的“联觉”,作者把文字、身体、心灵、大脑、精神、情感等系统全部调动起来,融进了这几句诗里!
写得精彩极了!

通过后五句的写作,很明显能看到作者文字功底的老辣和很强的诗写能力!

一首超精彩的感觉型声音纯诗!

(马亚坤.2022.04.04.上海)

VATER IST HEUER AUCH TAUB – 唐朝晖 Tang Chaohui

6月 27, 2021

Tang Chaohui
VATER IST HEUER AUCH TAUB

Vater war über dreißig,
bei der Arbeit am Feld
hat die Siebente Oma aus Großberg gesagt:
Ich hab letzte Nacht nicht gut geschlafen.
ein paar Geister haben die ganze Zeit mit mir geredet.
Vater hat geantwortet:
Du bist so taub, dass Du den Donner nicht hörst,
wie kannst Du hören, was Geister sa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唐朝晖#(1.0)

伊沙点评《父亲今年也聋了》:上世纪90年代,作者在湖南老家办地下诗报,就约我的诗;新世纪以后到了北京,一度主持《青年文学》,还不忘约我的诗,我对这样永远不忘记我的朋友玩君子之交淡如水,直到今天才推荐他的诗,所以老天爷惩罚我:一路遇尽白眼狼。本诗有文化,有智性,是人生之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朝晖《父亲今年也聋了》:幻觉也好,异度空间的空间的瞬间打通也好,一代人,自有一代人对生命的体察,前人无法越殂,后人无法代庖。都要等到生命的某个节点来到,方能有深切的体验。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唐朝晖《父亲今年也聋了》:以前也曾听一些听力不好的老人,说他们能听见鬼神之类的说话,当时只当是在说胡话而一笑置之。也许人生真的就是一场轮回,有些事情真得到了一定的年龄,唯有亲身经历过后才能有所领悟,才能深解其中滋味。本诗通过一老一少的对话,深层次地反映了在广阔的农村背景下,两代人之间思想观念的差异和各自不同的性格特征,隐隐还透着些神秘感。题目“父亲今年也聋了”,很有深意,可看作是诗歌的后续。不知“父亲”是否还记得,当年对七奶奶说过“你聋得连打雷都听不到/还能听见鬼讲话?”

马金山|读唐朝晖的诗《父亲今年也聋了》的十一条:
1、编选诗歌的过程,就是一个挖宝的过程;
2、关于诗歌的走向,观念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除了诗歌本身的写作之外,一切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许,这就是作为诗人最关键的要义;
3、唐朝晖,七零年代出生,湖南湘乡人出版有诗集《通灵者》《梦语者》《心灵物语》《勾引与抗拒》和长篇非虚构散文《一个人的工厂》《折扇》《百炼成钢》等图书。现居北京;
4、看到本诗伊沙的推荐语,不由得让人倍感钦佩与赞叹,这可是真正的把日子修炼成平常心的人,虽然古有文人相轻的言论,但更有今日不懈的精神追求与生命之光;
5、回到本诗,以日常性与场景感,结合生活细节,以及身体的变化,体悟到生命之重,且不乏智慧的光芒和岁月的积尘;
6、诗一开头,即呈现出农村生活的场面,以此背景下,凸显人物的性格特征和角色设定,且具有独特的深度意识和思想;
7、诗中关于耳聋能够听到鬼话,很容易让人想到,日常生活中,耳聋的人,平时的话听不到,可一旦有人说其坏话,似有神助,突然就能听见了;
8、后面六行,虽为两个人的一组对话,但是它却布满了双重滋味,既有可触,还有可感;
9、诗的标题,虽然道出的是一个现象,却蕴含着深厚的意趣,既是本身的样子,还是另外一重含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意是简单的,而生活本身却充满丰富与内涵”;
11、对话之诗,人生之诗,身体之诗。

 

 

 

ICH SEH EIN SCHULKIND LERNT BLINDENSCHRIFT UND LACHT LAUT HERAUS – 左右 Zuo Yuo

4月 6, 2021

Zuo You
ICH SEH EIN SCHULKIND LERNT BLINDENSCHRIFT
UND LACHT LAUT HERAUS

Ich möchte auch
eine Muttersprache
berühren
die extra für uns Schwerhörige
erfunden ist.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伊沙推荐:我有名评:只要与耳朵和声音有关,左右就是世界级一一这不,又添一个佐证。但也正因如此,诗诗未进半月前二一一我刚把左右的世界命名为《万籁俱寂》(新诗集名),便更加珍视向他传递的每一条信息,务必是正确的:不要止于"一招鲜"。

况禹点评《新诗典》左右《看见一个小朋友学习盲文开怀大笑的场面有感》:读了本诗不禁一愣——是啊!盲人有盲文,人类却没有为听障人士发明专属于他们的文字。外语国家先不管,汉语是形声文字。与普通人共用汉字,却只能体悟其行,无法领略其声,此中的大憾,又不是我等寻常所能想象的了。一想到此,眼眶中有酸楚。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左右《看见一个小朋友学习盲文开怀大笑的场面有感》:又一首有着诗人左右个人印记的诗歌,只要稍微熟悉他的人,光看内容不用看署名,便能准确判断出非左右莫属。题目起得很棒,省去了诸多交代的笔墨,直接切入正题;表述极为简练,然而并不单薄,因为有着强大的诗核支撑。因目睹小朋友学习盲文开怀大笑的场景而深受感染,自然而然萌生了“也想摸一摸/专为/我们听障人士/创造的/母语”,这种对“母语“迫切的精神诉求,如同一个孤单的孩子想要寻找母亲温暖怀抱的心情,估计健全人是很难体会得到的。这种独属于诗人的个人性的情感经验和生命体验常常会成为他诗歌灵感的源泉,“痛并快乐着”的基础上产生的绝不是停留在文字表面的语言产品,而是深入骨髓和灵魂的、真正意义上的诗歌精品。

马金山|读左右的诗《看见一个小朋友学习盲文开怀大笑的场面有感》的十一条:
1、诗,骨缝里流淌出来的翅膀;
2、我所写下,读诗的文字,只是几种关于诗的感受,而已;
3、左右,1988年生于陕西山阳,新世纪诗典外联部主任,曾参加《诗刊》第32届青春诗会,出版作品集《命》《地下铁》等十部,编有诗歌绘本《孩子都是天生的诗人》《城市被按下暂停键》等。现居西安;
4、以极简的方式,写出文本的况味,既是一种境界,更是一种能力,是的,这些都是我对左右诗写的印记,而身体性,在诗内的无限生长,构成了个体的一种命名性;
5、回到本诗,作者写得入木三分,不仅纯彻深刻,而且心藏“信仰”,在简洁的文字背后,道出巨大的诗意空间,增添了语言的无尽繁殖力;
6、诗中由一个动作,一个想法,一个场景,直抵信仰与现实,既先锋,又有深度,直入生命的根部;
7、从内容上,此诗看似单薄,却以含蓄的一面,支撑起决绝的一首诗,厚重而立场鲜明;
8、一个细节,一个自省,引发一个群体的共鸣,尤其是一个“创造”,和一个“母语”,契合人性,融汇西东;
9、诗的标题,二十个字,算是较长的一个题目,颇具在场感与进入性,还有特定的主旨性,并由盲文引发出内心深处的感受,况味、悠远;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自己最熟悉的事物,更需要写作者具有强大的挖掘能力”;
11、身体之诗,声音之诗,情境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与左右相识很久了。见过一次面,那时他还是在校生。我路过西安,上午去逛了碑林,下午约他一起爬古城墙,他邀了一群年轻的诗人,在巷子里吃羊肉泡馍喝冰峰汽水。临别,他紧紧握着我的手,打着手势,我能猜出来是:下次再来!但因为一直为生存奔忙,再也没能去长安。但以后一定会再去!因为有碑林,因为有诗歌,因为有诗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TATUSPROBLEME – 黄海兮 Huang Haixi

6月 30, 2020

Huang Haixi
STATUSPROBLEME

Ich gebe zu, die Leute, die bei mir vorkommen
sind Huang Vier, Li Drei oder Zhang Sechs,
diese Namen hab ich erfunden.
Ihre Kindernamen sind in Wirklichkeit Namen für Tiere,
Windhund, Schäfchen, Ochse.
Vielleicht haben sie auch Namen von körperlichen Gebrechen her,
Lahmer, Blinder, Taubstummer.
Ihre Vor-und Nachnamen hat man übersehen
und sie nach ihren Vätern eingeteilt,
Grundbesitzer, Rechtsabweichler, Konterrevolutionär.

Das sind echte Leute aus meinem Heimatort,
nach ihrem Tod erst können sie auf ihrem Grabstein
ihren eigenen Namen eingeschnitzt haben –
zum Beispiel Herr Sowieso.

2019-05-10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0

 

EIN HERZ FÜR TAUBE – 刘婷

7月 27, 2019

Liu Ting
EIN HERZ FÜR TAUBE

in der u-bahn in xi-an
hör ich mit kopfhörern musik
auf einmal
ein blatt papier vor meiner nase
darauf steht
ein herz für taubstumme menschen
heb ich den kopf
ein sehr gesunder junger mann
zeigt auf einen qr-code
schaut mich an
ich sag entschuldigung
er geht weiter
und zeigt mir noch seinen mittelfinger

2019-07ß03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19

 

startling news – 普元

3月 13, 2018

Pu Yuan
STARTLING NEWS

one child becomes deaf
two children become deaf
100 children become deaf
1000 children become deaf
10000 children become deaf
30000 children become deaf
every year in china
over thirty thousand children
become deaf
from injections or taking medicine
which means they will never again
understand anything clearly
in the end it means they won’t hear a thing
even if you play the national anthem

Translated by MW, March 2018

KLANG ENDLICH HÖREN – 左右

1月 8, 2016

Zuo_You_pic

Zuo You
ICH WILL DEN VERDAMMTEN KLANG ENDLICH HÖREN

20 Jahre gehörlos.
Nie Hörgeräte verwendet.
Vor ein paar Tagen geh ich mit meiner Schwester
zum Institut für traditionelle Musik und Akustik,
die machen Versuche mit Hörgeräten.
Ich bin so lange taub,
weiß gar nicht was ein Klang ist.
Auf einmal macht das Gerät ein ganz schrilles Geräusch.
Ich hab geglaubt, ich hör einen Ton.
Ich umarm meine Schwester.
“Nicht so schnell”, sagt der Mann,
“das ist nur die Erschütterung.”

Übersetzt v. MW im Januar 2015

Zuo_You_Hoergeraet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