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ovie’

“CODA” – 吴雨伦 Wu Yulun

4月 5, 2022

Wu Yulun
“CODA”

Der gehörlose Vater
nimmt den Gesang der Tochter wahr,
so wie es Beethoven gemacht hat:

Stimmbänder spüren mit einer Hand.

2022-03-28
Übersetzt von MW am 5.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吴雨伦#(21.0)

 

伊沙推荐语:推荐语也可以结构一个小故事:今年奥斯卡颁奖之夜,吴雨伦将最佳新片《健听女孩》片源发到家庭群,并嘱我转发给左右,我知其社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便说:你自己发呀!也不知最终发了没有。然后,他写了本诗。于是,本诗与昨日所推左右之诗形成互文,无意中来了一个"元白对诗",写得很好,当居半月亚军。真好啊,年轻一代冲上来了!

​况禹点评《新诗典》吴雨伦《健听女孩》:图像转换语言之妙,体感的传递是本诗成功的核心,细节的语言剪辑见出作者的工夫。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吴雨伦《健听女孩》:诗中深沉而又真挚的父女之爱,读之令人泪眼婆娑。结尾处”失聪父亲”听女儿歌声的细节,既是父女之间独特的沟通方式,也是表达爱的方式,父亲的智慧与女儿的乖巧相得益彰,令人心底流淌出丝丝暖意。

​黄文庆读诗:

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完全成为自足的孤岛,无法和外界断绝任何往来。
王朔说,中国人哪来的灵魂。他是用绝对的方式描述中国人灵魂的稀薄!鲁迅也有相似的说法。

人首先是物质的,要和世界物质往来;人又是有灵魂的,要和世界灵魂往来。

吴雨伦看了奥斯卡电影《健听女孩》被感动,内心有了波澜,他想起了失聪诗人左右,想起了众生中无数残缺者的悲苦,就写了这首诗。

健听女孩听力奇迹般的好,她更能体会到失聪者的听力给生命造成了多大的空白或者多大的苍白,老天咬他这颗苹果真是太狠心了,咬掉了太大的一块!
健听女孩就让失聪的的父亲按着自己的声带,靠手所能感受到的震动“倾听”她的歌声!

音乐家贝多芬耳聋后,用牙咬住木棒,另一端抵在钢琴上来听自己的演奏声从而进行创作,琴弦的振动引起木棒的振动,然后通过头骨、颌骨传给听觉神经,引起听觉。
贝多芬这头疯狂的狮子,从上帝的口袋里掏回了被吝啬地没收了的听觉的金币,把声源和听觉接通了,这种方式让人震撼并催人泪下。

这世界上的荒原和沙漠太多了,太辽阔了,我是说美好与美好之间的隔阂和隔膜太多了,因此孤独太多、枯死太多!

此诗写生命、灵魂的自救、他救和互救,多么需要智慧、需要爱!

几个句子之后,藏着明眼人可以发现并解读的宇宙!
诗就是有直觉和巨大感受力者之间的偈子和咒语!

2022.4.5

汪宏宗诗评两篇

1.
读新诗典半月冠军作品左右《怪癖》

伊沙提到诗歌创作者需要有“才、学、胆、识、力”五项品质。其中“胆”,就是指敢于说真话,敢于对自己开刀,敢于坦露自己的心结。左右的这首就是在坦露自己的心结,很坦诚,火候很好,让人感动。
另外,我也在反思什么是怪癖,人为什么会有怪癖,既然是病字头的癖,那就是病态的,我想和每个人成长环境都有密切关系。
左右也教会我们一种方式,做自己的旁观者,意识到自己的癖,接纳它,和它和平相处,偶尔调侃它,就是治愈自己最好的方式。

2.
读新诗典半月亚军作品吴雨伦《健听女孩》

吴雨伦看完奥斯卡最佳新片《健听女孩》后,嘱咐其父伊沙将片源转发给左右。吴雨伦写这首诗应该多少有受到现实生活中的朋友左右影响,所以本诗与左右那首《怪癖》形成互文,也是佳话。我听过左右唱歌,唱那首《斑马斑马》,他就是感受音响的振动,来想象曲子的和音调的,当时的场景很震撼,可惜左右自己听不到他的歌声。
回到本诗,内容很简单,很容易看懂。失聪的父亲通过触摸女儿的声带感受到世界的声音,声音是由振动产生,女儿喉结的振动如何才能转化成父亲可以听见的声音呢?答:爱为媒介。

 

黄平子读吴雨伦《健听女孩》

——《新世纪诗典》4020

健听女孩

吴雨伦

失聪父亲
用贝多芬的方式
听到了女儿的歌声

——把手放到她的声带上

(2022.3.28)

黄平子读诗:吴雨伦,男,1995年11月6日生于西安,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电影学专业,现在美国萨凡纳艺术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已出版长篇小说《巨兽之海》、短篇小说集《沙漏》、散文集《我们家》(合著)、诗集《完美感觉》等。《健听女孩》是一不配片,获第94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奖。该电影我没看。百度的介绍是:“该片翻拍自法国电影《贝利叶一家》,讲述了一个在聋哑人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女孩,厘清原生家庭羁绊,经过一番挣扎与成长,最终考上伯克利音乐学院,并与家人和解的故事。”诗人用诗的方式再现了电影的一个细节:“失聪父亲/用贝多芬的方式/听到了女儿的歌声//——把手放到她的声带上”。“贝多芬的方式”,百度上也有介绍:“他用牙齿咬住小木棍的一端,让小木棍的另外一端在钢琴上,弹奏钢琴时,利用小木棍的振动来‘听’音乐的旋律。”伊沙老师在推荐本诗的时候讲了另外一个小细节:“吴雨伦将最佳新篇《健听女孩》片源发到家庭群,并嘱我转发给左右,我知其社恐青出于而蓝胜于蓝,便说:你自己发呀!”诗人左右有听力障碍。一个小细节,既写出了吴雨伦的普爱之心,也写出了伊沙老师的爱子之心。
2022年4月5日21点19分

 

 

ODD JOBS POETRY: HORROR MOVIE – 徐江 Xu Jiang

3月 3, 2022

Xu Jiang
ODD JOBS POETRY: HORROR MOVIE

me in 1971, 4 years old
sees 54-year-old me in the mirror

predicts people spend every day
between smog and virus

Translated by MW, 3/3/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徐江#(34.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4日,3987首,1243人。第34个徐江(天津)日《新诗典》微信版:徐江,1967年生。著有诗集《徐江的诗》《黄昏前说起天才》《杂事诗》《杂事与花火》《我斜视》、诗学专著《现代诗物语》《这就是诗》等20多种。1991年创办同仁诗刊《葵》。 五次获《新世界诗典》李白诗歌奖,曾获首届亚洲诗人奖、《世界诗人》2006年度国际最佳诗人。庄生诗歌奖2021年得主。伊沙推荐:这是一首叫人开脑洞的诗,1971年,我们物质匮乏,但环境洁净,现如今,我们物质充盈,但环境黑暗,那时若有一个孩子预言了现在,就是恐怖片。在机械写实主义甚嚣尘上之际(在口语诗人中),这首角度刁钻的超现实诗尤其可贵,老诗人们依然在对中国现代诗做着积极的贡献。​转徐江自评:老妈家的旧地砖起幺蛾子,刚和装修师傅讨论翻修方案,悉心算来,连装修、带挪书搬家具,还可能要尽快租房周转,都是让人“望而生畏”的琐事,送走师傅,看到今天推荐本诗。过去听说人一过中年都累,不以为然。体质下降后,觉得处处如此。经此感受之后,再看世间诸事,更多了一分敏感上的体认,也多了一分对我等人类自以为的各色智慧摸高的解嘲。还是那句话,群情瞎激奋的岁月漩涡里,勉力多写才是硬道理。司马迁这么做的,老师任洪渊这么努力过,老朋友伊沙一直这样做,我会继续努力。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徐江《杂事诗.恐怖片》:人们常说的“一语成谶”大概如此吧,当年“四岁的我”对“54岁的我”所说的预言,看似难以置信和荒诞不经,却在今天都一一应验,甚至可能比预言的情形更为严重和可怕,这便是我们这个时代及人类的尴尬处境。所以在我看来这不仅是超现实主义的诗歌,也是写实主义的诗歌。让人们意识到人类若是继续放纵自己的行为,我们每一个人就不仅仅是恐怖片的观众了,而是会成为恐怖片里一个个惊恐不安的角色。本诗写得智性而又节制,语言虽不激烈却令人警醒,寥寥数行却意味深长。【亚坤评诗】杂事诗·恐怖片作者|徐江(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这是一首超现实主义诗作,又是一首现实主义诗作。说它是超现实主义,是因为作者是站在自己的“心象”中来进行诗歌叙事的。他把54岁当下的自己“穿越”到4岁这个年龄来说话!54岁的当下,是现实的,是可感的。而4岁的自己是超现实的,是一种“心象”。这种“心象移位”的写作方式,无形中增加了这首诗内部的“精神力”。试问:对当下现实“毒霾”和“病毒”的“喻示”和“批判”,是“四岁孩子”说出来更有力,还是当下54的作者本身说出来更有力?说它是现实主义,是因为它本质上指正的还是“现实生发的问题”。不管是“毒霾”还是“病毒”,它都不是50年前发生的突出问题,而是当下存在的突出问题。这样看,这种由“诗中主角”(四岁心象)代替“现实本我”(五十四岁实象)说话的写作方式,是一种超现实的“写作策略”。我的体悟,从精神本质上讲,这首诗仍是一首“批判诗”和“反思诗”。你看,不管站在四岁孩童的视角,还是站在现实成人的视角,当下的现实环境和正在发生的事情,都是一种“恐怖片”。一首真正意义上的“文明之诗”!(马亚坤..2022.03.03.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之女诗人小辑(2022.2.16——2.28)

 

EINSAMER KUSS – 刘一君 Liu Yijun

8月 5, 2021

Liu Yijun
EINSAMER KUSS

Die Schauspieler sind längst gegangen.
Die Produzenten sind längst gegangen.
Die Kameraleute sind längst gegangen.
Die bildende Kunst ist längst gegangen.
Die Cutter sind weg.
Die Beleuchtung ist weg.
Die Special Effects sind gegangen.
Die Musik ist grad weg,
der Sound Engineer am Mischpult
wird grad verabschiedet.
Als Letzter
kriech ich lahm zur Leinwand
und geb ihr mühsam
für jeden Film
einen von Rotz und Tränen verschmierten
einsamen Kuss.

5. Juni 2021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伊沙点评《孤单一吻》:八月以来,一周之内,有两大宝贝:惟一的现役军人杜思尚,惟一的电影导演刘一君,之所以宝贝,就在于独一门的职业可能带来诗的独一门,拿本诗来说,堪称"导演心曲"。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一君《孤单一吻》:一行有一行的甘苦。尤其是文艺创作。刘一君用诗清晰写出了电影导演的甘苦,我忽然生出好奇——哪一天,我们能在中文电影里看到以内行视角(迄今没有)反映诗歌的。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一君《孤单之吻》:不仅仅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实干好任何一个行当都不容易,即便是在众人眼里实力雄厚的导演也不例外。诗歌的从开头连用七个“走了”,以及“刚走”、“送走”等词语,紧锣密鼓地渲染了一种喧嚣过后人去楼空、孤单凄清的情境;而结尾处“瘫软”而又“艰难”地献上这“孤单的一吻”,还是“被眼泪和鼻涕濡湿的”,写实性地记录,道尽了工作的过度劳累与对事业执着的追求,每一部作品都倾注了无数的心血,饱含着深情及不为人知的那些辛酸苦辣。相信这首带着诗人独特情感和生活经验的作品,会令每一位认真读完本诗的读者们,对导演这一职业更多一份理解和支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开兵:读完此诗,不知为何,就想起周星驰星爷。特别是最后一幕,简直就是星爷的无厘头演绎。我喜欢周星驰的表演,笑中有悲悯,不像后来的那些模仿者,只见恶俗的尬笑。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LOB DER JAPANISCHEN PORNOS – 伊沙

10月 9, 2013

伊沙新作(2013年9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db0970102eudh.html

Yi Sha

LOB DER JAPANISCHEN PORNOS

 

reden wir nicht über die sexuelle

befriedigung die ich davon hatte

(sonst heisst es ich propagiere die unzucht)

nur was ich künstlerisch

daraus erkannte

scheinbar heimlich gefilmt

synchron mit der zeit

ungeschnitten fühlt es sich an

als habe man alle männlichen weiblichen

darsteller frisch von der strasse gefangen

das gefühl der nähe zu diesen laien

das selbstvergessene hineinsteigern

rein auf den sex konzentriert

schmierig, geschmacklos, hässlich, gemein

nichts menschliches ist ihnen fremd

diese perverse leidenschaft

hat sicher im stillen

meine verse beeinflusst

meine einstellung beim schreiben

und zwar sehr früh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13

 

伊沙

《日本AV颂》

不谈它在性上
给我的满足
(有点诲淫的嫌疑)
单说它在艺术上
带给我的启示
那种仿佛来自偷拍
与时间同步
未经剪辑的真实感
那种每位女优男优
像是从街头拉来的
群众演员的亲切感
那种不回避人性的
猥琐、阴暗、丑陋、邪恶
专注于性本身的
忘我的投入精神
貌似变态的激情
一定在暗中
影响过我的诗
以及我的写作态度
从很早以前开始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