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ang Chaohui’

VATER IST HEUER AUCH TAUB – 唐朝晖 Tang Chaohui

6月 27, 2021

Tang Chaohui
VATER IST HEUER AUCH TAUB

Vater war über dreißig,
bei der Arbeit am Feld
hat die Siebente Oma aus Großberg gesagt:
Ich hab letzte Nacht nicht gut geschlafen.
ein paar Geister haben die ganze Zeit mit mir geredet.
Vater hat geantwortet:
Du bist so taub, dass Du den Donner nicht hörst,
wie kannst Du hören, was Geister sa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唐朝晖#(1.0)

伊沙点评《父亲今年也聋了》:上世纪90年代,作者在湖南老家办地下诗报,就约我的诗;新世纪以后到了北京,一度主持《青年文学》,还不忘约我的诗,我对这样永远不忘记我的朋友玩君子之交淡如水,直到今天才推荐他的诗,所以老天爷惩罚我:一路遇尽白眼狼。本诗有文化,有智性,是人生之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唐朝晖《父亲今年也聋了》:幻觉也好,异度空间的空间的瞬间打通也好,一代人,自有一代人对生命的体察,前人无法越殂,后人无法代庖。都要等到生命的某个节点来到,方能有深切的体验。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唐朝晖《父亲今年也聋了》:以前也曾听一些听力不好的老人,说他们能听见鬼神之类的说话,当时只当是在说胡话而一笑置之。也许人生真的就是一场轮回,有些事情真得到了一定的年龄,唯有亲身经历过后才能有所领悟,才能深解其中滋味。本诗通过一老一少的对话,深层次地反映了在广阔的农村背景下,两代人之间思想观念的差异和各自不同的性格特征,隐隐还透着些神秘感。题目“父亲今年也聋了”,很有深意,可看作是诗歌的后续。不知“父亲”是否还记得,当年对七奶奶说过“你聋得连打雷都听不到/还能听见鬼讲话?”

马金山|读唐朝晖的诗《父亲今年也聋了》的十一条:
1、编选诗歌的过程,就是一个挖宝的过程;
2、关于诗歌的走向,观念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除了诗歌本身的写作之外,一切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许,这就是作为诗人最关键的要义;
3、唐朝晖,七零年代出生,湖南湘乡人出版有诗集《通灵者》《梦语者》《心灵物语》《勾引与抗拒》和长篇非虚构散文《一个人的工厂》《折扇》《百炼成钢》等图书。现居北京;
4、看到本诗伊沙的推荐语,不由得让人倍感钦佩与赞叹,这可是真正的把日子修炼成平常心的人,虽然古有文人相轻的言论,但更有今日不懈的精神追求与生命之光;
5、回到本诗,以日常性与场景感,结合生活细节,以及身体的变化,体悟到生命之重,且不乏智慧的光芒和岁月的积尘;
6、诗一开头,即呈现出农村生活的场面,以此背景下,凸显人物的性格特征和角色设定,且具有独特的深度意识和思想;
7、诗中关于耳聋能够听到鬼话,很容易让人想到,日常生活中,耳聋的人,平时的话听不到,可一旦有人说其坏话,似有神助,突然就能听见了;
8、后面六行,虽为两个人的一组对话,但是它却布满了双重滋味,既有可触,还有可感;
9、诗的标题,虽然道出的是一个现象,却蕴含着深厚的意趣,既是本身的样子,还是另外一重含义;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诗意是简单的,而生活本身却充满丰富与内涵”;
11、对话之诗,人生之诗,身体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