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looking’

SEHEN – 劳淑珍 Sidse Laugesen

9月 24, 2021

Sidse Laugesen
SEHEN

ich sitz im zug,
seh die leute ringsum:
kopf unten, schauen in ihr handy.
nur ich seh draussen den ermordeten
wald, muss aufspringen, schreien.
alle heben den kopf, schauen mich an.
und in den augen ringsum
seh ich nur
stumpfes
ewiges
wart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劳淑珍#(3.0)

伊沙推荐语:坐在火车上看窗外的景物一一曾几何时,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是通过美国现代诗一一具体为美国20后诗人罗伯特勃莱的一首诗,学会了诗可以这么写一一现代诗就该这么写。现在,我读到丹麦70后女诗人劳淑珍的这首诗:同样写的是在火车上看窗外的景物,只是已经有了手机,我感到亲切,我觉其好一一我的判断是靠谱的,因为近四十年过去了,我已成为世界的一部分。

庞琼珍读《新世纪诗典》劳淑珍《看》:“看车外被屠杀的树林,忍不住跳起来尖叫”,引起我的同感。此时,劳淑珍不再是远在丹麦的诗人,而好像近在身边。我两个月来为窗前的一棵巨大的核桃树心痛,它被虫害啃光了叶子,枝丫上只剩下虫子啃不动的核桃在风中悲鸣。也不知这些核桃还能不能长大成熟?在劳淑珍的诗里,我也读出了同样的无望:“而在周围的眼睛里/我只能看到/迟钝的/拖延的/等待”。看到同样的景物,人和人的反应竟如此不同。诗人清晰痛彻地写出了这种差异。@Sidse 劳淑珍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劳淑珍《看》:漫长的旅途真的是寂寞又无聊,在没有手机的年代里很多人都会盯着窗外的风景发呆;而现在人们坐在火车上沉浸在手机里,对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漠不关心,只有“我”看着窗外,并且为“被屠杀的树林,忍不住跳起来尖叫”,才暂时使得众人的目光被我吸引,但他们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说是一脸迷茫。此时悲天悯人的“我”,显得是如此地与众不同,好像来自另一个星球。本诗从周围的人看手机开始,到我看窗外并跳起来尖叫,再到大家抬头看我,叙述流畅清楚,内在联系层层加强,一个“看”字,写出了世人各自关注的有所不同,以及我与众人的疏离感,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意味,将现代人的孤独感写到了极致。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24劳淑珍《看》
这首诗题目是看,写了三重看:火车里的乘客在看手机,这是第一重;诗人在看窗外,看到树林被屠杀,还“忍不住跳起来尖叫”,这是第二重;在诗人像异端一样呈现时,诗人从人们的眼睛里看到“迟钝的/拖延的/等待”,这是第三重。在这三重看里,第二重非常重要,也非常庄严,甚至有些恐怖,如果没有第二重,这不会有第三重。第三重看投射出来的等待,不禁让人联想:人们在等待什么?这里的人们可能包含着我们绝大多数人。我们可以自问,在那样一个情境里,我们会等待什么。诗人就是应该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劳淑珍看到了非常突兀的一幕,有些超现实或隐喻的意味,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此,这首诗也可以理解为一个梦,写出了梦境的冲突与惨烈。

马金山|读劳淑珍的诗《看》的十一条:
1、一波三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是对事物的本真呈现,还是对写作中诗意的充分体现;
2、文字本身的魅力,在于思考力,因为这可是诗的精神状态和力量源泉;
3、劳淑珍,翻译家、诗人 。1975生于丹麦奥胡斯。毕业于奥胡斯大学比较文学系 (主修中国当代诗歌);
4、劳淑珍的诗,写得大胆,诗感极佳,能够把生命里最细微的东西写出深刻与质感,而这些正是诗人的先锋观念和自觉意识,透析出一股股锋利的光;
5、回到本诗,由一个场景里的三连看,将生活中在全世界都熟识的画面,勾勒出现代的本来面貌,深陷于内心深处的心理世界,语言明彻而又纯粹利索;
6、诗一开头,即以平铺直叙的方式,描绘生活现场,将现代人的真实状态以及景物写得轮廓分明;
7、而诗中的一个看字,简直就是神来一字,无不透射出复杂的人生境遇和形象之境,比喻事物的句子锋利而且明澈;
8、就是这个鲜活的诗行,才使得事与物颇具震撼力,且掷地有声,决绝而又痛切,狠辣、自然;
9、最后部分,则将场景呈现的内容,引申到了人的身上,而“我”的发现与感受,更加令人无以言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发现生活中微妙的变化与感觉,并把它写出来,即为诗意”;
11、情景之诗,现场之诗,现实之诗。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19——9.25)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9.19——9.25)

WELTMEISTERSCHAFT – 徐江

6月 19, 2018

Xu Jiang
WELTMEISTERSCHAFT

auf meinem balkon
sitzt ein fußball
ganz still
seit ich mich zuerst am bein verletzt hab
sitzt er und schaut
aber er hat mich noch nie angelacht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18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