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ag’

HEILIGWASSER TEMPEL – 闫永敏 Yan Yongmin

10月 20, 2021

Yan Yongmin
HEILIGWASSER TEMPEL

Mönche in blauen Kutten,
einer hebt seine Kutte an
und geht sehr schnell.
Hab noch nie so eilige Mönche gesehen,
deshalb starr ich ihn an.
Er spürt meinen Blick,
grüßt mich,
sagt, kommen Sie.
Ich schau mich weiter um,
in einer grossen Halle dann
schlägt dieser Mönch einen Gong.
Ich knie auf den Polster, leg meinen Rucksack ab,
er sagt, Tasche vorn im Auge behalten,
damit’s keiner wegnimmt.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o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闫永敏#(22.0)

 

 

伊沙推荐:又见僧人。口语诗的一大特点,就是将僧人当成人来写(不是神或文化符号),通过生活化的细节。所以口语诗,压根儿不止于语言的口语化,也不止于这观那观,它是人之为人的极其高级的思维方式。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20日,3852首,1212人。第22个闫永敏(天津)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闫永敏《在圣水寺》:当代人写和尚,喜欢写其俗。但多数写不好,因为写出来的不是和尚的俗,而是自己的俗。况且和尚之道,也不是要避俗,而是通俗,在信愿和俗世间搭建一道桥梁。比如本诗,和尚俗得恰到好处,满满都是善念。这显出的又是作者的心境与功力了。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闫永敏《圣水寺》:诗人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很多在常人看来平淡无奇的人或事,都能引起诗人强烈的探究欲,直到揭开谜底还原其真相才肯罢休。本诗中与一位步履匆匆的僧人的偶遇引了“我”的注意,原来他在寺庙的职责是敲磬,本来诗写到这里基本上可以作结,但诗人并没有让诗歌就此戛然而止,结尾处僧人一句善意的提醒,既彰显了我佛慈悲,又让“我”明白佛门并非清净之地,也会藏污纳垢,寺庙的香客也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所以仍需做好个人防护。这样一个重要的细节使本诗的外延和内涵都得到了有效的拓展,收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0.19人诗人闫永敏《在圣水寺》
僧人的本质仍是人,这首诗生动地写出了这位僧人作为人的一面,他不拘所谓的小节,“走路快”,像邻家小哥那样善意提醒客人防止包被拿,读来有趣、有意思、有味道,同时仍不失僧的本色。一首好的口语诗让人记住了一个亲切的僧人,也记住了这座让人内心有所触动的寺庙:圣水寺。

黄开兵:闫永敏的诗,往往都是动静极小的,极细腻,很耐读,此诗依然如此,情节还有了波折,甚至可以当微电影剧本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闫永敏的诗《在圣水寺》的十一条:
1、文字是心灵的窗户;
2、不用真情写出来的文字,是没有温度的,是没有热量的,还是没有灵魂的;
3、闫永敏,出生于1983年1月12日,籍贯河北省,现居天津;
4、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再次见到闫永敏,还是一样的对事物充满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生活的热爱,这些都构成了一个独特的诗人特质;
5、闫永敏的诗,先锋、现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精神气质,是原创力和启发性都很强的诗人,还是自带原生精神与思想性的诗人;
6、在读此诗的时候,我不禁在想,如果把诗中的僧人,改为一个特定的平常人,会是什么样子,还会有这么强大的诗质吗?
7、本诗由两个细节,很好地诠释了寺院内的人世情节,将看见,和感受到的僧人世事,以极小的动作幅度,呈现出事实真相的同时,还有感觉;
8、此诗写得极为生活化与场景化,与诗这个形象相吻合,不仅如此,在平实的语言面前,显现出无尽的能量和力量;
9、回归到了人的身上,从诗开始急切的僧人,到结尾善意的提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反差,搭建起诗意的生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微小的细节,式微的动静,就能够掀起惊涛与骇浪”;
11、人生之诗,生命之诗,后口语诗。

 

黄平子读闫永敏《在圣水寺》

——《新世纪诗典》3852

在圣水寺

闫永敏

穿蓝色长衫的僧人
提着长衫的一角
走路很快
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
不禁盯着看
察觉到我的目光
他对我打招呼
说来了啊
我继续参观
然后在一个大殿里
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
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
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
防止被人拿走

黄平子读诗:“穿蓝色长衫的僧人”,外貌描写。是那种灰蓝吗?“提着长衫的一角/走路很快”,动作描写。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这是古代的标准礼仪。“我没见过这么着急的出家人/不禁盯着看”,一个女人家盯着僧人看,这就失礼了。“察觉到我的目光/他对我打招呼/说来了啊”,好一句“来了啊!”平时打招呼不都是“吃了没?”“我继续参观/然后在一个大殿里/看到这位僧人在敲磬”,再见。这位僧人被“我”惦记上了。“当我把背包放在拜垫右边跪下/他提醒我要放在前边/防止被人拿走”,蓝衫僧人显然也记住了“我”。善意的提醒里充满禅意:寺庙里也有贼。佛只受香火,不管俗事!
2021年10月20日14点52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TEINE IM SACK – 锦凡 Jin Fan

10月 15, 2021

Jin Fan
STEINE IM SACK

Drei Gallensteine,
Durchmesser 0,6 cm,
haben in einer Gallenblase gesteckt.
Jetzt werden sie in einem roten
bestickten Sack
aufbewahrt,
der schon Diamanten
und Ringe
beschützt hat.

2021-09-25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6日,3848首,1212人。锦凡(湖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锦凡,本名,金帆,女,1978年生于湖南娄底,现居永州,2021年4月加入傲夫诗社学写口语诗。

伊沙推荐:特写即诗,是后口语诗的发明创造。刚巧这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当时只是感到很惊讶:人的体内,小小的胆囊之内,怎么会生出不小的石头?可惜我没有保留,送给医院了,于是就没有产生本诗所写的诗意行为,以及写成一首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锦凡《囊中有石》:我听说过这种事——把结石或是牙齿之类原属于自己身体的东西,珍藏留作念想。本诗不同的地方,是强调了收藏的仪式性,以及这种仪式与其“前世”的对比。“石头”本无诗意,距离和对比下的“石头”,一下子拓展了读者想象的纵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锦凡《囊中有石》:曾经装过钻石的红色锦囊,现在装了三颗胆结石,结石于无意之间享受了钻石的待遇。虽然二者之间从某种角度来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诗人来说,都是不可替代的人生经验或生命体验,根本无需区分孰重孰轻,都是同样不可或缺。当然若是锦囊里只有钻石没有结石,岂不美哉!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有些时候想法仅仅只是想法,基本最后都成了泡影。诗题很有意思,《囊中有石》的“囊”一语双关,一是指胆囊二是指锦囊,既能提纲挈领也是行文的线索。也许人生便是如此,不仅能够品尝爱情的甜美,也能挺过病痛的折磨,在这些酸甜苦辣都经历过之后,就会更加懂得珍惜,生命也因此显得更加完整,绽放出别样的光彩。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5人诗人锦凡《囊中有石》
同样是石,在胆囊和锦囊中,两种境遇,两种命运,两重天。体内被合力围剿的胆结石,却在体外过着尊贵优渥的生活,这恐怕只能归结为那不可知的命运了吧。诗里写的是石,又何尝写的不是人的命运。这首诗让人印象深刻的还在于描述这块石,用了大量的名词而不是形容词,效果是,让这颗前后判若两石的命运,愈加清晰起来,其中亦有诗理。从诗人来说,要恭喜他,取石成功,又因石成就一首好诗,可谓“一石二鸟”。

读锦凡《囊中有石》|雪也

锦凡有过胆结石,石头被她保留了下来,并形成了一首诗。本人有过肾结石,那种疼痛,是巨大的,无以言表的。在我印象中,应该是所有病痛中最痛苦的。那么胆结石,也应是很痛苦的。想到河蚌孕育珍珠——栖身淤泥不合污,坚壳柔体育珍珠。璀璨夺目的珍珠,是河蚌痛苦孕育而成。李商隐说,沧海月明珠有泪。人生,也是如此。那些痛苦,都是美好的经历,都是向上的阶梯。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三颗直径为0.6cm的胆结石,曾经寄托于胆囊,现在却被它的主人,完好地保存在曾经装过钻石和戒指的红色锦囊。所谓,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作为读者,我们不仅读到了诗,还看到了这三颗灰色暗淡的胆结石,也是人生一幸事。(修订版)

黄开兵:一次病痛之后,一个举动。本来可能没什么深意,但记录成诗,读者加以解读,甚至“误读”,“意义”变成了无限可能,这也是诗歌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锦凡《囊中有石》

——《新世纪诗典》3848

囊中有石

锦凡

曾经
被一个胆囊
包裹着的
三颗直径为
0.6cm的
胆结石
如今
被一个
装过钻石
戒指的
红色锦囊袋
包裹着

黄平子读诗:结石人人得,好诗归锦凡。锦凡这首诗的亮点当然在那个一语双关的“囊”字。“曾经/被一个胆囊/包裹着的”,这是第一个“囊”。“如今/被一个/装过钻石/戒指的/红色锦囊袋/包裹着”这是第二个“囊”。结石在胆囊里包裹着时,是病源,在锦囊里包裹着时,就成了纪念品。普希金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包括那几颗曾经痛得你死去活来的胆结石。
2021年10月15日20点2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AMEISENREISE – 杨岸森 Yang Ansen

6月 24, 2021

Yang Ansen
AMEISENREISE

Eine Ameise riecht süße Tropfen in einer Tasche,
kriecht durch den Reißverschluss hinein.

Ich schnapp die Tasche, fahr mit dem Hochgeschwindigkeitszug
200 km zu einem Rendezvous,
komm zurück, stell die Tasche daheim wieder hin.

Die Ameise hat gar nichts gemerkt,
kriecht heraus beim Reißverschluss
und kehrt zu ihrem Haufen zurück.

Übersetzt von MW u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杨岸森#(1.0)

伊沙:妙!太妙了!诗意是不需要解释的,有诗心者可以意会,拼命去解释诗意的往往是诗盲。作为编辑,让我得意的是:本诗作者是"新人",本诗来自于稿海中的盲选一一选诗而非选人,是一个诗歌编辑的看家本领。

新世纪诗典11,NPC6月25日,3735首,1185人。杨岸森(重庆)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杨岸森《蚂蚁的旅行》:好诗有时不容多评,尤其是滋味丰富的好诗。本诗即是——天真的、俯瞰的、微观的……所有这些集结在一起,反映出的是诗的“品”,还有作者的智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杨岸森《蚂蚁的旅行》:一只喜欢糖水的蚂蚁,钻进了“我”的旅行包,“我”便带着它一起出门旅行,等它从包里爬出来,一场奇妙的旅行便宣告结束。于是我回到了人群,它回到了蚁群,一切仿佛从未发生。在这茫茫的人世间,冥冥之中我们会有许多各种各样的缘分,相信这也是其中之一。高明的诗人并没打算刻意去挖掘些什么出来,只是轻描淡写地呈现,就已让人心动不已。

马金山|读杨岸森的诗《蚂蚁的旅行》的十一条:
1、诗意,也是中国最纯正的哲学,只可意会,不用言传;
2、诗的珍贵,在于新鲜感,而新鲜感,在于新,也在于鲜,更在于感;
3、杨岸森,男,1969年1月出生于四川盐亭,重庆市九龙坡区中医院主任中医师。九龙坡区作协会员。诗歌、散文、随笔、杂文等多次发表于《星星》等纸媒及网络文化平台。出版诗集《手指不是月亮》;
4、本诗以总分总的方式,把蚂蚁的生存场域和人类的生存状态进行了直观的呈现,其中微妙的东西蕴含其间,揭露出生命的真谛;
5、诗的第一节与第三节,些微的变化,却滋生出巨大的变化与内在力量,不仅式微,而且刺痛人心;
6、第二节,仅仅写出了“我”在生活现场,却使用了一连串的动词,“拧”、“坐”、“赴”、“放”,把语言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且显现出丰富的生活质感;
7、诗中把人比作蚂蚁,在以往的题材与诗质内,已经司空见惯,但本诗则与众不同,具有本质上的区别,巧妙融合,自然而然;
8、此诗为典型的生命共同体意识,在不搭杆的文字背后,又互为关联,引伸出诗意的张力和弹性的一体化诗境;
9、一看标题,就会让人倍感愉悦,因为它本身的诗性意味,就是好诗才有的模样;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意在言外,更在生活的场域之内”;
11、生命之诗,生存之诗,生活之诗。

 

 

 

 

 

 

UNBEGLEITETES KIND – 海菁 Hai Jing

11月 7, 2020

Hai Jing
UNBEGLEITETES KIND

Jedesmal auf dem Flughafen von Zhuhai,
wenn ich fliege als unbegleitetes Kind,
hab ich immer
eine kleine flugzeugförmige Tasche bei mir.
Diese kleine Tasche,
egal wie viele Leute fliegen im selben Flugzeug,
die hab immer
nur ich.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ember 202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菁#(9.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海菁#(9.0)

SICHERHEITSKONTROLLE – 摆丢

11月 19, 2019

Bai Diu
SICHERHEITSKONTROLLE

Ich trage die Zeichenmappe meines Kindes,
sag zum Sicherheitsmann: „Zeichenbrett, brauchen Sie nicht kontrollieren.“
„Wie soll ich denn wissen, was Sie zeichnen?“
Ich nehm das Reißbrett heraus, zeig ihm eine Seite,
„Schauen Sie, noch gar nichts gezeichnet, weißes Papier.“
„Ich meine, ich weiß nicht, was Sie in der Tasche haben.“
„Papier. Blankes Papier. Weiß.“

2019-07-06 in Shanghai, Metro Linie 2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ember 2019

 

 

BOMBENTASCHE – 阿嚏

1月 23, 2018

A Ti
BOMBENTASCHE

ein volksschulkind trägt seine schultasche auf der schulter nach hause.
ein alter mann fragt
“wieso trägst du die schultasche nicht auf dem rücken?”
“ich trage sprengstoff”

Übersetzt von MW im Januar 2018

CROCODILES FEIGNING SLEEP – 蒋彩云

2月 13, 2016

Jiang Caiyun

Jiang Caiyun
CROCODILES PRETENDING TO SLEEP

just one wink
people jump up and down throwing food
their crocodile bags on their hips
still pretending to sleep

Tr. MW, Febr. 2016

Jiang Caiyun Crocodiles feigning sleep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