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rings’

DIE FRAU MIT DEN RINGEN – 书香 Shu Xiang

5月 14, 2022

Shu Xiang
DIE FRAU MIT DEN RINGEN

Von Zeit zu Zeit
sperrt sie den Tresor auf,
schaut in die Schmuckschatulle,
starrt jeden schönen perfekten Ring an,
wischt sie ab, reibt sie sauber,
jeden einzelnen, bis er glänzt.
Aber sie steckt sich keinen an.
Wenn sie fertig geputzt sind,
starrt sie lange
auf ihre Hand.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新诗典》小档案:书香,本名龚建华,1977年10月16日出生,现居深圳。《中国·流派》诗刊社长兼主编。2016年主编并结集出版建华文苑合集《且听风吟》,2019年主编出版《过三巡》书香、秀实、招小波诗选。作品发表于《诗潮》《中国诗影响》《圆桌诗刊》《泉诗刊》《中国诗人生日大典》(2018卷)等诗刊杂志。部分作品被翻译并收录《大篷车》当代中国诗歌,《冬至》英文诗刊2018创刊号,在美国幸存者村庄书局出版。

伊沙推荐:什么是女性诗歌?这就是女性诗歌。女性诗歌不仅有女权、抗争、批判的一面,还有表现女人天性、特性的另一面。本诗来自于图雅的助攻,作者的书法更叫人惊艳。

​【亚坤评诗】
擦戒指的女人
作者|书香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新诗典继昨日推送诗人草钤写女性情感心理的诗作后,今日又推送一首女性写“女性情感心理”的诗。毫无疑问,这两首诗都是好诗。它们都写得实在是太幽微了,太值得人去好好体会了。
正因为如此,从男性的角度讲,我反而有些失语了。倒不是说不能细评,是那种情感和心理实在太微妙了,最好自己去意会。

从本诗来讲,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一首“心理诗”。你仔细读,体会诗歌背后那种“难以言说的内心世界”。短短十行诗,内容和情感高度浓缩,几乎写尽了一个女人的一生!

它有三个最重要的母题。一个是婚姻,一个是情爱,一个是时间。

可以讲,这三个问题都是世界级的“难题”。
我无意去探讨这三个问题。
重要的是这首诗已经具备了“复杂而丰富的内在情绪”。它完成了诗的“自足”和“站立”。

谁敢说自己已经很好地消化掉了这三个问题。
谁敢说面对作者如此颤动的女性内心(几乎是在时间的背影里,深刻而孤绝的回望自我),没有一丝内心的震动和思考。

尤其是男性朋友们,这首诗,究竟带给了我们一种怎样的心理感受?!还是说毫无感受!
走进时间之门,女性绝唱也!

(马亚坤.2022.05.14.上海)

 

 

 

STEINE IM SACK – 锦凡 Jin Fan

10月 15, 2021

Jin Fan
STEINE IM SACK

Drei Gallensteine,
Durchmesser 0,6 cm,
haben in einer Gallenblase gesteckt.
Jetzt werden sie in einem roten
bestickten Sack
aufbewahrt,
der schon Diamanten
und Ringe
beschützt hat.

2021-09-25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6日,3848首,1212人。锦凡(湖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锦凡,本名,金帆,女,1978年生于湖南娄底,现居永州,2021年4月加入傲夫诗社学写口语诗。

伊沙推荐:特写即诗,是后口语诗的发明创造。刚巧这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当时只是感到很惊讶:人的体内,小小的胆囊之内,怎么会生出不小的石头?可惜我没有保留,送给医院了,于是就没有产生本诗所写的诗意行为,以及写成一首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锦凡《囊中有石》:我听说过这种事——把结石或是牙齿之类原属于自己身体的东西,珍藏留作念想。本诗不同的地方,是强调了收藏的仪式性,以及这种仪式与其“前世”的对比。“石头”本无诗意,距离和对比下的“石头”,一下子拓展了读者想象的纵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锦凡《囊中有石》:曾经装过钻石的红色锦囊,现在装了三颗胆结石,结石于无意之间享受了钻石的待遇。虽然二者之间从某种角度来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诗人来说,都是不可替代的人生经验或生命体验,根本无需区分孰重孰轻,都是同样不可或缺。当然若是锦囊里只有钻石没有结石,岂不美哉!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有些时候想法仅仅只是想法,基本最后都成了泡影。诗题很有意思,《囊中有石》的“囊”一语双关,一是指胆囊二是指锦囊,既能提纲挈领也是行文的线索。也许人生便是如此,不仅能够品尝爱情的甜美,也能挺过病痛的折磨,在这些酸甜苦辣都经历过之后,就会更加懂得珍惜,生命也因此显得更加完整,绽放出别样的光彩。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5人诗人锦凡《囊中有石》
同样是石,在胆囊和锦囊中,两种境遇,两种命运,两重天。体内被合力围剿的胆结石,却在体外过着尊贵优渥的生活,这恐怕只能归结为那不可知的命运了吧。诗里写的是石,又何尝写的不是人的命运。这首诗让人印象深刻的还在于描述这块石,用了大量的名词而不是形容词,效果是,让这颗前后判若两石的命运,愈加清晰起来,其中亦有诗理。从诗人来说,要恭喜他,取石成功,又因石成就一首好诗,可谓“一石二鸟”。

读锦凡《囊中有石》|雪也

锦凡有过胆结石,石头被她保留了下来,并形成了一首诗。本人有过肾结石,那种疼痛,是巨大的,无以言表的。在我印象中,应该是所有病痛中最痛苦的。那么胆结石,也应是很痛苦的。想到河蚌孕育珍珠——栖身淤泥不合污,坚壳柔体育珍珠。璀璨夺目的珍珠,是河蚌痛苦孕育而成。李商隐说,沧海月明珠有泪。人生,也是如此。那些痛苦,都是美好的经历,都是向上的阶梯。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三颗直径为0.6cm的胆结石,曾经寄托于胆囊,现在却被它的主人,完好地保存在曾经装过钻石和戒指的红色锦囊。所谓,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作为读者,我们不仅读到了诗,还看到了这三颗灰色暗淡的胆结石,也是人生一幸事。(修订版)

黄开兵:一次病痛之后,一个举动。本来可能没什么深意,但记录成诗,读者加以解读,甚至“误读”,“意义”变成了无限可能,这也是诗歌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锦凡《囊中有石》

——《新世纪诗典》3848

囊中有石

锦凡

曾经
被一个胆囊
包裹着的
三颗直径为
0.6cm的
胆结石
如今
被一个
装过钻石
戒指的
红色锦囊袋
包裹着

黄平子读诗:结石人人得,好诗归锦凡。锦凡这首诗的亮点当然在那个一语双关的“囊”字。“曾经/被一个胆囊/包裹着的”,这是第一个“囊”。“如今/被一个/装过钻石/戒指的/红色锦囊袋/包裹着”这是第二个“囊”。结石在胆囊里包裹着时,是病源,在锦囊里包裹着时,就成了纪念品。普希金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包括那几颗曾经痛得你死去活来的胆结石。
2021年10月15日20点2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PIDER’S WEB – 独禽

5月 23, 2016

Du Qin

Du Qin
SPIDER’S WEB, EARLY MORNING

spider weaving its web
notes without sound

one circle after the other, rings in a tree
wobbling, knots

fixed one by one
death records

rosary, beautiful beads
hang on points in the air

5/11/16
Tr. MW, May 2016

Du Qin
SPINNENNETZ IN DER FRÜH

spinne am knüpfen
klang ohne ton

ein kreis nach dem anderen, jahresring
schwankend, darauf

lauter feste knoten
tod wird festgehalten

auf jedem tödlichen punkt
eine leuchtende rosenkranzperle

11. Mai 2016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16

spinnennetz in der frueh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