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rap’

BAMBUSBLÄTTERSCHUHE – 周鸣 Zhou Ming

11月 4, 2021

Zhou Ming
BAMBUSBLÄTTERSCHUHE

im ersten jahr mittelschule mit 12
in der nacht hats geschneit
in der früh muss ich
sechs oder sieben kilometer gehen
den berg hinunter zur schule
ich habe keine gefütterten schuhe
meine großmutter nimmt große bambusblätter,
wickelt die alten gummischuhe,
die ich trage,
wie man reisdreiecke wickelt,
und bindet sie fest mit spagat.
das gehen war mühsam
durch den schnee auf dem berg
aber als ich ankomm in der schule
ist mir den ganzen tag warm.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鸣#(16.0)

 

《新诗典》小档案:周鸣,1966年8月生,浙江黄岩人。口语诗人,《新世纪诗典》"百名诗星"。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5日,3868首,1217人。第16个周鸣(浙江)日
伊沙推荐:细节、地方性、朴素,是本诗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往昔是贫寒的,回忆是温暖的,文学是最感性的个人史。

高歌:专门查了一下什么是竹箬,然后再想象用竹箬包裹的鞋子,贫瘠时代的美好回忆……稍稍富裕一点,不能作回去啊。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鸣《竹箬鞋》:“箬”读ruò,据说是一种叶大而宽的竹子,可编竹笠、包粽子,放在本诗理解,不妨将其理解成一种大粽叶。粽叶包鞋取暖,这一定是贫寒岁月的记忆。记忆欺骗人的地方在于,哪怕是最痛苦的经历,隔着时间的河面回看,都容易让人错解出一丝悠然。其实哪里有,苦就是苦,悠然不过是人类用来自我治愈的马后炮罢了。或者说,再悠然的回忆里,多少都藏了疼痛。​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鸣《竹箬鞋》:似乎女性做了母亲以后,身上的潜能都被莫名地激发出来了。为了子孙们总能费劲心力地去做各种别人望而却步的事情,用以呵护他们的成长。一如本诗中的祖母,在寒冬腊月没有棉鞋的情况下,祖母就地取材,用几片竹箬给孙子做成了暖和的竹箬鞋,不仅温暖了那个冬天,也足以温暖一生,令一段本来透着心酸的回忆,充满了亲情的美好。诗中的竹箬鞋,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意象,而是特定年代的特殊产物,更是承载着祖孙三代人情感的载体。诗歌的语言朴实无华,细节处理深挚动人,生命感和时代感交织,自有一种直抵人心的力量。​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4诗人周鸣《竹箬鞋》口语诗的一个功能,就是让人对某个地方风物记忆深刻。这首诗里写到的竹箬就是这样的,同时还有着诗人独特的命名:竹箬鞋。竹箬,竹名,也叫箬竹,竹子的一种,其特点是叶片大,质薄,多用以衬垫茶叶篓或作各种防雨用品,也用以包裹粽子。本诗中,祖母就是用生活中显见之物,灵动一机,用来包裹鞋,让普通的胶鞋变成了蹩脚但暖和的“竹箬鞋”,写出了人世间那种永恒的慈爱与心疼。是叙述,也是细节,让这双“竹箬鞋”清晰地走在积雪的山路上,也让这首生发于大山深处的诗作定格为个人不灭的心灵记忆。

STEINE IM SACK – 锦凡 Jin Fan

10月 15, 2021

Jin Fan
STEINE IM SACK

Drei Gallensteine,
Durchmesser 0,6 cm,
haben in einer Gallenblase gesteckt.
Jetzt werden sie in einem roten
bestickten Sack
aufbewahrt,
der schon Diamanten
und Ringe
beschützt hat.

2021-09-25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6日,3848首,1212人。锦凡(湖南)日

《新诗典》小档案:锦凡,本名,金帆,女,1978年生于湖南娄底,现居永州,2021年4月加入傲夫诗社学写口语诗。

伊沙推荐:特写即诗,是后口语诗的发明创造。刚巧这是我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当时只是感到很惊讶:人的体内,小小的胆囊之内,怎么会生出不小的石头?可惜我没有保留,送给医院了,于是就没有产生本诗所写的诗意行为,以及写成一首诗。

况禹点评《新诗典》锦凡《囊中有石》:我听说过这种事——把结石或是牙齿之类原属于自己身体的东西,珍藏留作念想。本诗不同的地方,是强调了收藏的仪式性,以及这种仪式与其“前世”的对比。“石头”本无诗意,距离和对比下的“石头”,一下子拓展了读者想象的纵深。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锦凡《囊中有石》:曾经装过钻石的红色锦囊,现在装了三颗胆结石,结石于无意之间享受了钻石的待遇。虽然二者之间从某种角度来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诗人来说,都是不可替代的人生经验或生命体验,根本无需区分孰重孰轻,都是同样不可或缺。当然若是锦囊里只有钻石没有结石,岂不美哉!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有些时候想法仅仅只是想法,基本最后都成了泡影。诗题很有意思,《囊中有石》的“囊”一语双关,一是指胆囊二是指锦囊,既能提纲挈领也是行文的线索。也许人生便是如此,不仅能够品尝爱情的甜美,也能挺过病痛的折磨,在这些酸甜苦辣都经历过之后,就会更加懂得珍惜,生命也因此显得更加完整,绽放出别样的光彩。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5人诗人锦凡《囊中有石》
同样是石,在胆囊和锦囊中,两种境遇,两种命运,两重天。体内被合力围剿的胆结石,却在体外过着尊贵优渥的生活,这恐怕只能归结为那不可知的命运了吧。诗里写的是石,又何尝写的不是人的命运。这首诗让人印象深刻的还在于描述这块石,用了大量的名词而不是形容词,效果是,让这颗前后判若两石的命运,愈加清晰起来,其中亦有诗理。从诗人来说,要恭喜他,取石成功,又因石成就一首好诗,可谓“一石二鸟”。

读锦凡《囊中有石》|雪也

锦凡有过胆结石,石头被她保留了下来,并形成了一首诗。本人有过肾结石,那种疼痛,是巨大的,无以言表的。在我印象中,应该是所有病痛中最痛苦的。那么胆结石,也应是很痛苦的。想到河蚌孕育珍珠——栖身淤泥不合污,坚壳柔体育珍珠。璀璨夺目的珍珠,是河蚌痛苦孕育而成。李商隐说,沧海月明珠有泪。人生,也是如此。那些痛苦,都是美好的经历,都是向上的阶梯。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三颗直径为0.6cm的胆结石,曾经寄托于胆囊,现在却被它的主人,完好地保存在曾经装过钻石和戒指的红色锦囊。所谓,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作为读者,我们不仅读到了诗,还看到了这三颗灰色暗淡的胆结石,也是人生一幸事。(修订版)

黄开兵:一次病痛之后,一个举动。本来可能没什么深意,但记录成诗,读者加以解读,甚至“误读”,“意义”变成了无限可能,这也是诗歌令人着迷的原因之一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锦凡《囊中有石》

——《新世纪诗典》3848

囊中有石

锦凡

曾经
被一个胆囊
包裹着的
三颗直径为
0.6cm的
胆结石
如今
被一个
装过钻石
戒指的
红色锦囊袋
包裹着

黄平子读诗:结石人人得,好诗归锦凡。锦凡这首诗的亮点当然在那个一语双关的“囊”字。“曾经/被一个胆囊/包裹着的”,这是第一个“囊”。“如今/被一个/装过钻石/戒指的/红色锦囊袋/包裹着”这是第二个“囊”。结石在胆囊里包裹着时,是病源,在锦囊里包裹着时,就成了纪念品。普希金在《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中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包括那几颗曾经痛得你死去活来的胆结石。
2021年10月15日20点2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