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disappear’

UNSICHTBAR – 陳銘華 Chen Minghua

十月 31, 2020

Chen Minghua
UNSICHTBAR

Er wedelt mit den Fäusten: „Mein Virus ist verschwunden!“, er schwört Stein und Bein: „Virus verschwunden!“, er gackert ununterbrochen: „Mein … ich … ich bin …“, zuletzt hör ich ein Echo im Wind: „Ich bin … verschwunden.“

Übersetzt von MW am 31. Oktober 2020

Chen Minghua, 1956 geb. in Vietnam, lebt seit 1979 in Los Angeles, Elektronik-Ingenieur. Publizierte viele Gedichtbände, Chefredakteur einer Zeitschrift für chinesischsprachige Lyrik. 《新诗典》小档案:陳銘華,1956年生於越南嘉定,1979年定居於美國洛杉磯。現職電子工程師。中學時期開始寫詩,1990年12月偕詩友創辦《新大陸》詩雙月刊,任主編。著有詩集《河傳》、《童話世界》、《春天的遊戲》、《天梯》、《我的複製品》《防腐劑》及《散文詩五論》等。

伊沙推荐语:

从本诗我知道陈铭华的一票将要投给谁,本月之内就会有结果,不论结果如何都不影响这是一首好诗,长远看也是如此,而在这半月推荐的诗中,这首现代散文诗可居冠军,回想起三年前在首尔举行的一场典会上陈铭华就曾夺冠,也真不算是冷门。本主持陕西宝鸡推荐。

 

新世纪诗典10,NPC11月1日,3499首,1128人。第5个陈铭华(美国)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陈铭华《隱形記》:来自北美铭华兄拿出了一首重磅诗歌,作者没有点明诗中人物是谁,妙在如此。读者可以把想象的半径无限扩大——北美政客、葡萄牙球星,乃至全世界所有无视科学的“人物”们。

梅花驿:可以把《隐形记》看作是一部微型诗剧。借用股市术语,这也叫题材叠加:疫情、“懂王”和总统选举等等。诗中的“台词”真的很精彩。

 

FREUDE – FREE – 自由了 – 維馬丁 Martin Winter

七月 23, 2020

FREUDE

 

Freude
ist einfach Freude
Freiheit
ist hoffentlich Freiheit
Freude ist tief
wie ein Traum
Verschwunden war
gottseidank nicht tot
Glück
ist einfach Glück

 

MW April 2020

 

伊沙推荐: 抗疫是对全世界的医疗系统+民族性+理综+文综之大考,德奥在欧洲早早及格,所以一个奥地利诗人在4月底便用中文写下本诗《自由了》-好一个"了"字!全世界的汉学家只有这一个能写出,全球用中文写诗的人会这么用者不会超过五个。这就是汉语口语的灵活表达,多么有趣而富有魅力!提醒大部分口语诗人:你们也不能坐享其成了口语诗的思维结构法,而忘记了对语言口语化的进一步开发。

 

自由了

 

喜悦
就是喜悦
自由
但愿是自由
喜悦深
如梦
失踪没有死
谢谢上帝
幸福
就是幸运

 

2020年四月底

朱剑评《新世纪诗典》之维马丁《自由了》: 劫后余生,是种什么感觉?大概就如本诗所写,没有太多话,不会高调抒情,只会说最直接的感受,甚至都不关注逻辑,不刻意,只是“喜悦/就是喜悦”、“幸福/就是幸运”,当然更有后怕和怀疑,“自由/但愿是自由”,读之颇有共鸣。

况禹《新世纪诗典》维马丁《自由了》:如释重负的一首诗。不对!是重负刚刚被卸下的一首诗。它诞生在新冠疫情威胁全人类之际,我读着为作者高兴,也为未来的我们。

马金山:读维马丁的诗《自由了》的十一条
1、有的诗写出来即是生活,有的生活活下去就是诗;
2、维马丁,诗人、译者。1966年生于奥地利维也纳。获李白文化奖、人民文学翻译奖、李白翻译奖、长安诗歌节奖等;
3、毫无疑问,维马丁在当下的中国民间诗坛,是联系和交流最多最密且最具有影响力的诗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可以使用汉语写作,而是真正的内心真实与灵魂自由;
4、维马丁的诗,简约与现实,注重内心世界的挖掘,注重细节的体现与创新,注重大词的表达和延展,干净利落而又充满魅力;
5、诗中以一种最直接的方式表达生活,表现一种思维模型,带着一股浓浓的味道,从个体的视角,凸显趣味主义,语言干脆干练;
6、重复的词汇,在诗写的运用过程中,在本诗中是发光的,是遍布精神的基础,更是灵魂的痕迹;
7、如果将诗中的一些字词摘出来,会发现它们的存在性与现实感,“喜悦”、“自由”、“梦”、“失踪”、“死”、“上帝”、“幸福”、“幸运”等,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怎样深沉而又深刻的色彩;
8、诗的背后的含义和溢出来的感觉,才是最为重要和丰富的一部分;
9、本诗写于四月,残忍的四月,在当代疫情不断的背景下,读这首诗,总能给人带来更多理解和感受,是丰富的,还是超然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词语不仅在意象诗中有份量,在口语诗写中亦如是”;
11、时代刻痕。

 

读维马丁《自由了》

张小云

 

伊沙夸维马丁“好一个‘了’字!”
我在后面跟“着”点赞——
他喜悦“着”自己如梦深的喜悦
自由“着”世人愿想中的真正自由
庆幸“着”苟活下来的幸运
不管是他写“了”还是没写“着”的
他的诗闪现“了”这些虚词背后
连结“着”一个厉害的奥地利诗人
他活用“了”中文
写出“了”
十分 “了”得的汉语诗

2020.7.23

 

FREE

 

Joy

is simply joy.

Freedom,

let‘s hope it‘s freedom.

Joy is deep

like a dream.

Disappeared isn’t dead,

thank god.

Happiness

is just luck.

 

April 2020

English version summer 2020

 

자유롭게 되었다
Martin Winter
 
 
희열은
여전히 희열
자유
오로지 자유만을
희열이 깊어
꿈만 같고
실종되어도 죽지 않았다
하느님께 감사하나이다
행복은
바로 행운이다
 

2020년 4월 말


 
全京业  洪君植  译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维马丁#(13.0)

 

 

 

 

BIRNENLEICHE – 東岳

七月 22, 2014

birnenleicheDong Yue
BIRNENLEICHE

heut seh ich endlich
hinterm vorhang
auf dem fensterbrett
von der birne
vor ein paar tagen
den birnenputzen

so eine grosse birne
und so ein grosser
birnenputzen
jetzt ist er verschrumpft und klein

ich schreib genau auf wie es war:
heute entdeck ich die birnenleiche

2009
Übersetzt von MW im Juli 2014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