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emperament’

《喊口号》

6月 15, 2022

《喊口号》

维马丁

如果说不能一面挺和平一面挺俄,是口号吗?应该怎么说话你才觉得可以?我觉得对我喊文革不对。你觉得我喊口号,还有人叫我红种,也许是你们长大在红肿时代。因为目前的战争,欧洲也有很猛烈的讨论,尤其是作家诗人们,比如在德国。德国笔会刚刚分裂,在柏林建立了新的笔会,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必须支持乌克兰,必须很快,其他都是次要的。我觉得他们对。另一方说德国和北约千万不能跟俄国直接打,这是最重要的。两方都不说俄国对,欧洲没有人觉得欧洲有理由开始打战,也许除了一些塞尔维亚人之外。欧洲近三十年是欧洲当代历史,中国人在中国没资格说出简单的判断。尤其是诗里就是很可笑。有时候倒有点道理,从外面看有可能看到里面看不到的。伊沙去过欧洲多次,自眼看到,还听到了些。

 

西方的逻辑
伊沙

那年去马其顿
出席斯特鲁加诗歌节
诗歌节的司机大哥
谈起该国的生存之道
彻底倒向西方
同时申请加入北约与欧盟
到现在
北约早早批了
欧盟迟迟不批
我想:西方的逻辑大概是
穷人入伙难
其家可架炮

2022.6.12

 

我当欧洲人一读就觉得有道理,哪怕最近跟伊沙吵架了多少。伊沙这首也许还有一点类似我从外面写中国出现疫情那一刻。

 

新型肺炎
维马丁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先写了中文,还有德语版。英语以后写的,也许第二天。这首在中国不能发表,网上能看到已经不错。这两年贴了几次,没有人说诗里的批评有什么不对。就是不能发表。同时候写了另一首可以发表的:

 

相信魔鬼
维马丁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魔鬼循环,很多国家都有,疫情这几年都是魔鬼的时代。那么哪一首更重要?也许两种都是好诗,自己不好说。两种批评都很有用,这个可以自己说吗?第一首“据说”包括多年尤其在中国之外的媒体对中国社会的单独看法。
诗人对当代当面的社会问题反应不一定是直接的,也不一定需要很明显的反应,因为艺术需要以后也认得出来,大家都忘了当面细节以后,看到或听到作品就可以认出来某种情况,就是艺术的魔力。几百年,几千年以后还听得出来。不过具体情况也很重要,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互相补助。说这些当外国人说也许不用,你们都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说得更好。只是要认定,诗人有很多种。这就是伊沙推新世纪诗典的成功,纳入了那么多完全不同的声音。一开始还纳入了完全不属于任何跟伊沙有接触的圈子,了不起。新诗典是非常开放的东西。可惜这两年有一些很好的诗人不参加了,比如秦巴子,比如西安最出名的口语诗人们除了伊沙都不参加。非常可惜!不过也可以说,有了新诗典,持续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贡献,是一个非常大的,杰出到成立。大家的成立,还包括老外!
那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很难?因为伊沙喜欢写政治。诗人有很多种,伊沙写诗也写很多完全不同的形体,同时候写梦,写鸟鸣,写日常生活,写自己家庭,写动物,写小区,写上课记录。所以不能说伊沙必须写政治,只是说长期免不了。不是每个人,每个诗人都这样,有的一辈子都写比较间接的,写得非常好。伊沙第一个代表作是1988年写的《车过黄河》。诗里有一个我隐身到厕所里,厕所里才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地盘。这首诗讽刺一切伟大的期待,一切跟黄河、历史、伟人、民族联系的严肃的期待。伊沙可以讽刺一切,包括诗人自己。整个九十年代都这样,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新世纪也有不少讽刺自己的诗,也一直继续说到世界一切,说到中国和世界各种严肃的问题和现象。说到这儿都没有回答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不容易。也许是脾气。跟我相处有时候不容易,就是因为脾气。还有其他的问题,但脾气肯定很明显。骂人很快,很厉害,很粗鲁。伊沙和我都有这个现象。一般看不到,否则哪有可能有了多年的友谊?哪有可能合作那么好?不只是我,如果伊沙脾气每天都这样,可以成功吗?新诗典可以成功吗?
四月份一首拙作说出了本来的问题。不是伊沙一个人,不是我一个人,不是中国或奥地利等等任何一个地方的单独的问题。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写了以后在微信给湘莲子看,她马上说你怎么那么清楚说到了上海?写的时候我当然想到很多别的,完全没有具体想法写上海。那时候上海还没有完全封城。写的时候主要想奥地利!还想到资本经济。为啥写中文?想想吧,资本经济哪里最厉害?是先写了中文,一开始都知道说法不完美。问题显出来,也许是口语吧,但是中国有口语诗人这样写诗吗?一开始感觉到这个,还是没办法。以后图雅说就这样写才能写得出来。五月份我们维也纳家有从德国来的客人,德国著名犹太女作家 Esther Dischereit。她曾经在维也纳当教授,2015年跟其他不同大学的教授邀请伊沙、郑晓琼来奥地利。Esther 住在我们家里,杜鹃和我有机会听到她念出诗,就是她十几年前或者更早写的,音乐性非常强的,都是比较短的,说到孩子长大的诗歌。都是她随时能背的。非常好!然后有一天我也给她念自己的最新的作品,《本来的问题》,先读了德语版。她马上说像一个老人家活到老才能说出的判断,有一点讽刺。就是讽刺,谁有资格说整个世界本来的问题?我觉得也许自己从中文翻译成德语不够好,不能翻译出本来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问题。英语 original problems, 德语 Probleme, die da waren。这个很口语,翻译出来了口语的日常语言的味道。只是没足够翻译出来原文显出的尴尬。而且毕竟我和 Esther 是完全不同的诗人,虽然都关心政治,尤其是当面的社会问题。她因为有这个关心,而且是国际的,开放的关心,才接触到中国的诗歌。
伊沙最近只可以随便说西方的问题,其他的不能随便说了,比以前严格的多。结果开始自己说别人批评清零措施就是诗怨,要不是诗冤吗?好像是前者。别人可以写当面的问题,伊沙不能写了?受不了!必须可以怪其他的诗人。因为伊沙就是比较直接反应当面社会情况的诗人。就是写涉及到政治的诗人,中国的和国际的现象都有。这两年世界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严重的问题。像 Esther 或像伊沙的诗人,就是虽然背景完全不同,但都是关心社会和政治的诗人,在这样的时代必须有反应。那么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反应都是限制的,怎么办?本来已经写比较间接的诗人还比较容易。可以说不一定需要写铁链女。只是因为伊沙以前写社会问题写了非常成功,所以现在不写有点尴尬。我当外国人也许最容易,完全不公平。

 

铁链女
维马丁

铁链女
在哪里?
解封了吗?
有没有阳性?
铁链女
永远
隔离
吗?

镇压女人
奥地利也有
有过极大极荒谬的案子
被镇压的女人
消失了吗?
至少
没人禁止你
谈这件事

2022.5

 

就是不公平!不过我这个老外男人写出来这样的中文诗,有人想读吗?也许不可以发表,除了网上之外。春树喜欢,春树给肯定很难得!就是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厉害。她的诗可以发表吗?这个题目除了网上也许都不能发表。不过春树有她的小说。写诗重要,一直写诗,但还是主要因为写小说才得到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作家的位置。

 

寻找

春树

有一个人被抓走了
下落不明
我们寻找她
就像寻找森林里消失的小鹿

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总会还在哪里藏着
我们关注她
就像关注清晨的露水
开放的花朵

她被谁摘走了呢?
叶子上的露水
也要被阳光晒干了

她们在哪里呢?
还有人一直在寻找她们呢
她们的名字是什么呢?
她们自己知道
造物主也知道

2022,4,16

 

非常厉害!但愿伊沙可以在新诗典推荐这样的诗!以前好像可以,有时候。反正觉得,写了这首诗,春树都不用写战争。已经写了世界级的非常难得的杰作。
好,现在写到哪里?喊口号,湘莲子说喊口号好,友谊万岁!是的,玩玩岁岁,岁岁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伊沙,谢谢徐江,谢谢所有的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朋友!

2022.6.14 – 2022.6.15

 

 

IS IT LOVE? – 小虾 Xiao Xia

1月 5, 2022

Xiao Xia
IS IT LOVE?

I accept myself when my business fails with a mountain of debts.
I accept myself when my marriage fails and I’m hurting all over.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insulted, accused, hiding in tears.
I accept myself when I am sick, when I’m down on my last breath.
I accept myself when I lose all restraint, when I love, I am free.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confused, I smoke and I drink.
I accept myself when I flee, I shrink back, I am stubborn as hell.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wilful, go back on my word, when I’m bad.
I accept myself when my temper breaks out and I’m walking alone.
I accept myself when I’m stupid, selfish, not perfect at all.
But why
is it so hard
when I can’t write a good poem?

Translated by MW in Dec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小虾#(5.0)

新世纪诗典11,NPC12月29日,3922首,1227人。第5个小虾(广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小虾  女,广西来宾人,80后。

伊沙推荐:本诗是《新诗典》国庆云诗会亚军作品,在十二月下半年推荐诗中属于上乘之作。感觉上,女诗人被男诗人压了一年,到年底几员猛女将挺身而出扬眉吐气了一把。本诗最大的优点是贴身,距自身贴得很近、很紧,说真话,最感人。

​况禹点评《新诗典》小虾《是爱吗》:写作与生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或者说——写作者与自己的生活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关系?这类疑问,无论写诗与否,人们一直都在好奇和追问。答案因人而异。本诗就是建立此类追问基础上的自我设问。这一问问得不错,问出了具象的生活,也问出了挣扎的自我。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1.12.26——2022.1.1)

 

 

EIN BERGWERKCHEF SAGT – Zhao Keqiang 赵克强

9月 1, 2021

Zhao Keqiang
EIN BERGWERKCHEF SAGT,

in seinem Bergwerk
gibt es die Frau von einem Bergarbeiter,
die ist arroganter als er selber.
Am Mahjong-Tisch
stellt sie die Steine auf,
“Was? Ich Alte kann mir nicht leisten,
50 Yuan zu setzen?
Mein Mann fährt hinunter, an einem Tag
bringt er 300 Yuan heim.
Wenn er zum Hundsfott nicht zurück kommt
krieg ich in spätestens drei Tagen
600.000 Yuan Entschädigung
auf die Hand!”

2021-05-17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赵克强(11.0)

 

况禹点评《新诗典》赵克强《一个矿老板说》:传神之作!口语诗写人必须要带感——刚想说“好的口语”,忽然想不对。在口语诗里,不应存在“好口语”“坏口语”之说,所谓“坏”,那就是非诗了。所以说口语诗对作者的考验和残忍,不是其他语态所能比的,没有中间地带,不打马虎眼,要么是诗,要么非诗。对每首作品都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赵克强《一个矿老板说》:一个普通矿工的婆娘比矿老板还豪横,无非是仗着其丈夫每天有300块的收入,即便“回不来”了更好,还有“60万赔偿款/最多3天/就到老娘手!”。这每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都是斩钉截铁,掉到地上都能砸个坑,何等的自信!这背后不争的事实就是:这个沉湎于麻将的女人,她把自己那个为了一家老小辛苦劳作、连命都不顾的丈夫当成了赌注和摇钱树,连最基本的夫妻情分都丝毫不讲,更不用说心疼或怜惜了。这残酷的现实令人触目惊心,也真实得让人怀疑人生。四川方言的使用,增强了语言的质感,使人物形象更加地贴近生活,因而愈发的鲜活。至于一个女人为何会堕落成一个丧失人性的赌棍,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湘莲子:一个人的命,一个家庭的运,谁知道呢?面对未知,除了赌,又能怎样呢?恐惧,不过对抗恐惧,越豪横,越恐惧。作为一个给工伤康复患者做了十几年心理治疗的医务工作者,为本诗制卡时,心情格外沉重,乃至失眠。半月冠军,当之无愧!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赵克强的诗《一个矿老板说》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诗意的强大,强过生活本身;
2、作为当代诗人,至少要有两项准则,一个是对生活的敏感,另一个是对生活的热爱,皆藏于人世间;
3、赵克强,60后,属虎。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中国口语诗年鉴》。有诗集《我告诉你什么叫穷凶极恶》《假牙》。荣获2019NPC李白诗歌奖铜诗奖;
4、赵克强,江湖人称赵大爷,既是一种敬语,还是一种态度。今年六月,绵阳诗会初次见到赵大爷,其人率真可爱,幽默风趣,大气磅礴;
5、赵克强的诗,是典型的口语化风格与表达,其个人的性格特征,结合现实生活的细节现场,在日常性的世界里,揭露出事物的本质,多维视角,立体环绕;
6、回到本诗,以口语化的语言,用方言的方式表达,在特定的环境与语境下,构成了从个体家庭到一个时代的命运,震撼人心;
7、从标题到内容,虽然仅仅只有一个画面,却把一个深刻而复杂的情景显现了出来;
8、诗中所描述的内容,充满个人化的气息,现实而富有特色,尤其是四川方言的质地,让人倍感亲切,但结合诗行,又令人感慨万千,残忍而悲哀;
9、一个女人的几句话,活脱脱的一个人物形象出来了,生动而具体,鲜活且充满生活的质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回到细节与现场,回到语言的现场,回到诗意的现场”;
11、生命之诗,生活之诗,生存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MUTTER, DIE ARBEITERIN – 乌城 Wu Cheng

5月 21, 2021

Wu Cheng
MUTTER, DIE ARBEITERIN

Mutter hat ein rasches Temperament.
Als Arbeiterin
hat sie sich am meisten angestrengt.
Wenn der Chef nicht da war,
hat sie genauso um ihr Leben gearbeitet,
bis sie nicht mehr konnte.
Auch wenn der Chef gekommen ist,
hat sie sich dann ausgeruht.
Jedesmal wenn sie davon erzählt,
ist es nicht,
um zu zeigen, wie ehrlich sie ist.
Sie will mich warnen,
man muss die Situation im Auge behalten.
Beim Arbeiten muss man aufpassen,
sonst geht es einem wie ihr.
Sie war ihr ganzes Leben nur Arbeiterin
und ist immer kränker geworden
und früh in Krankenpension gegangen.

2021-01-18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乌城#(15.0)

伊沙:活出来的诗,风吹雨打的诗,中国人民的诗。在平实的外表下,是生活深厚的积淀,中国特有的人情世故与做人原则的纠结,它不像那些大词说得那么大,却比那些大词微妙复杂得多。

况禹点评《新诗典》乌城《工人母亲》:对母亲的爱有万千内容,只有口语现代诗才能呈现出它的丰富与复杂。有乌城此诗为证。

张小云读乌城《工人母亲》

母亲把自己当“反面教材”
所有付出在“我”这里却是正向的
都因为爱:去付出,去感知
乌城实诚的叙事塑绘了
真实的百姓生活场景
言辞中透出角色之微妙
行文过程也紧紧把住
人物关系的分寸

2021.5.21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高歌:多少人生智慧——中国智慧,都是迫不得已、血泪教训后的挫败感,然后传递给下一代要明哲保身,不要逞能,难得糊涂,能喘息时且喘息,真不想一代代重复下去,可是怎么办……善待劳模母亲,善待所有的劳模,不是最需要的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乌城《工人母亲》:在事业上遭受挫败的长辈们,总是将自己失败的工作经验或生活经验当成反面教材,指导自己的孩子们在职场上该如何应对,就是为了让子女们少走些弯路。一如本诗中的工人母亲告诫我:“做事要有眼力见/干工作要多长个心眼”,这些活生生的掺杂着生活血泪的经验,无疑也是长辈留给子女珍贵的精神财富,富有中国元素和年代感的叙述,丰富内敛的情感,读来滋味厚重, 有着淡淡的苦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乌城的诗《工人母亲》的十一条:
1、微言大义,也是诗的精华;
2、诗的厚,在于味,而诗的微妙,则在于思维的广度与深度;
3、乌城,生于1977年,吉林辽源人,毕业于东北师大。高中数学教师。诗歌收录于《新世纪诗典》、《葵》、《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等。现居顺义;
4、翻开和作者的聊天记录,忽然想起很多东西,并由此可以看到其诗的内敛与精湛,其人的纯粹、低调,像诗的结实和细腻总是滋味悠长;
5、此诗和乌城很多的诗一样,语言通俗,内涵丰富,情景交融,微妙而颇具现实意义,这一切,都含有生活的质感与生命的力量;
6、本诗既是在写自己的母亲,而事实上是在写一代人,甚至是一个群体的人物形象与性格,还充满深厚的温情与爱;
7、诗中描写的各种情节,不仅细腻深刻,而且妙趣丛生,在直铺的语言里面,包裹着浓浓的情感,既有老一辈的体验与分享,还有人世的冷暖和世故人情;
8、而诗中母亲鲜明的性格,是那个时代极为常见且坚守自我做人的一种准则,映照出人性的复杂与残酷的现实;
9、现实里都是诗,呈现是一切,这是本诗的思想,也是所有口语诗,以及后口语诗里所自带的能量;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抓住关键点,深入浅出地讲述与挖掘,也是诗写核心的技艺”;
11、人生之诗,生活之诗,一代记忆。

黄开兵:乌城此诗,工人母亲的形象非常典型。之后母亲的告诫更加典型。如果按“套路”写作,强行升华:塑造一个任劳任怨的母亲,肯定流俗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