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roblems’

SCHWEINEERSCHEINUNG – 南人 Nan Ren

11月 11, 2022

Nan Ren
SCHWEINEERSCHEINUNG

Auf manche Fragen,
wenn sie dich fragen,
kannst du nicht ja sagen,
kannst auch nicht nein sagen,
du kannst nur stammeln,
sagst einfach Hm!
Aber sagst du die ganze Zeit
Hm Hm Hm Hm Hm Hm Hm Hm,
dann klingt das wie
grunzende Schweine.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ember 2022

 

汉语先锋·2021年度最佳诗歌100首|南人《返猪现象》入选理由:好玩,有趣,反讽,批判!语言欢脱热烈,诗的背后却是诗人的冷眼。冷峻与活跃之间的张力,构成了本诗。南人写诗素来聪明,聪明不显出来才是大聪明,聪明中有冷峻,才是过硬的聪明。(磨铁读诗会)

诗卡展第二期
https://mp.weixin.qq.com/s/H1qRSG1f-Yit0Eq7zNrWcg
目录

韩   东     《照片(诗悼老木)》《失去》
何小竹     《最近打碎两只碗》《蔡某的左手》
黑   瞳     《高音》《柔顺的》
后后井     《带鱼》
后   乞     《租房小记》《林边的妈妈》
黄平子     《灶神奶奶照镜子》《鸡脚》
菊   宁     《纹身》
君   儿     《逆子可活》
蓝   蓝     《老船长的狗》
蓝   毒     《妈妈》
劳淑珍     《柏油路尽头》《我真爱我妈,她是最纯粹的诗》《流产》
里   所     《榆叶雨》《女人梦》《氟斑牙少女》

诗卡展第一期
https://mp.weixin.qq.com/s/UuXo3hnqWJDXsq_gp52XwQ
目录

阿   楚    《白云谋杀案》艾   蒿    《绝非坦途》笨笨.S.K 《桥》草  钤    《他小狗她小狗》《一只陶罐》陈   乐    《吃苹果》陈克华    《大衣》虫   子    《担心》《吞吐》春   树    《我们都爱海明威》《为了自由你愿意付出多少代价》《这座城市与我》丁小虫    《食鱼者说》独孤九    《最后一面》杜   鹏    《我说,你信》范可心    《爸爸们》《今天去徒步》方闲海    《坐禅》葛   平    《无题》(曾多次想过)

 

 

《喊口号》

6月 15, 2022

《喊口号》

维马丁

如果说不能一面挺和平一面挺俄,是口号吗?应该怎么说话你才觉得可以?我觉得对我喊文革不对。你觉得我喊口号,还有人叫我红种,也许是你们长大在红肿时代。因为目前的战争,欧洲也有很猛烈的讨论,尤其是作家诗人们,比如在德国。德国笔会刚刚分裂,在柏林建立了新的笔会,就是因为有人觉得必须支持乌克兰,必须很快,其他都是次要的。我觉得他们对。另一方说德国和北约千万不能跟俄国直接打,这是最重要的。两方都不说俄国对,欧洲没有人觉得欧洲有理由开始打战,也许除了一些塞尔维亚人之外。欧洲近三十年是欧洲当代历史,中国人在中国没资格说出简单的判断。尤其是诗里就是很可笑。有时候倒有点道理,从外面看有可能看到里面看不到的。伊沙去过欧洲多次,自眼看到,还听到了些。

 

西方的逻辑
伊沙

那年去马其顿
出席斯特鲁加诗歌节
诗歌节的司机大哥
谈起该国的生存之道
彻底倒向西方
同时申请加入北约与欧盟
到现在
北约早早批了
欧盟迟迟不批
我想:西方的逻辑大概是
穷人入伙难
其家可架炮

2022.6.12

 

我当欧洲人一读就觉得有道理,哪怕最近跟伊沙吵架了多少。伊沙这首也许还有一点类似我从外面写中国出现疫情那一刻。

 

新型肺炎
维马丁

在中国
据说控制一切的人
那据说不可避免的一切的控制

失败了。

2020、2、10

 

CORONA-VIRUS

The people
in China
who are supposed to control everything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nevitable
have failed
yet again.

MW February 2020

 

先写了中文,还有德语版。英语以后写的,也许第二天。这首在中国不能发表,网上能看到已经不错。这两年贴了几次,没有人说诗里的批评有什么不对。就是不能发表。同时候写了另一首可以发表的:

 

相信魔鬼
维马丁

恶性循环
用德语说
是魔鬼循环
所以说
新冠病毒
是魔鬼的错吧

2020、2

 

魔鬼循环,很多国家都有,疫情这几年都是魔鬼的时代。那么哪一首更重要?也许两种都是好诗,自己不好说。两种批评都很有用,这个可以自己说吗?第一首“据说”包括多年尤其在中国之外的媒体对中国社会的单独看法。
诗人对当代当面的社会问题反应不一定是直接的,也不一定需要很明显的反应,因为艺术需要以后也认得出来,大家都忘了当面细节以后,看到或听到作品就可以认出来某种情况,就是艺术的魔力。几百年,几千年以后还听得出来。不过具体情况也很重要,历史研究和艺术欣赏互相补助。说这些当外国人说也许不用,你们都知道,肯定有很多人说得更好。只是要认定,诗人有很多种。这就是伊沙推新世纪诗典的成功,纳入了那么多完全不同的声音。一开始还纳入了完全不属于任何跟伊沙有接触的圈子,了不起。新诗典是非常开放的东西。可惜这两年有一些很好的诗人不参加了,比如秦巴子,比如西安最出名的口语诗人们除了伊沙都不参加。非常可惜!不过也可以说,有了新诗典,持续了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贡献,是一个非常大的,杰出到成立。大家的成立,还包括老外!
那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很难?因为伊沙喜欢写政治。诗人有很多种,伊沙写诗也写很多完全不同的形体,同时候写梦,写鸟鸣,写日常生活,写自己家庭,写动物,写小区,写上课记录。所以不能说伊沙必须写政治,只是说长期免不了。不是每个人,每个诗人都这样,有的一辈子都写比较间接的,写得非常好。伊沙第一个代表作是1988年写的《车过黄河》。诗里有一个我隐身到厕所里,厕所里才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地盘。这首诗讽刺一切伟大的期待,一切跟黄河、历史、伟人、民族联系的严肃的期待。伊沙可以讽刺一切,包括诗人自己。整个九十年代都这样,有很多杰出的代表作。新世纪也有不少讽刺自己的诗,也一直继续说到世界一切,说到中国和世界各种严肃的问题和现象。说到这儿都没有回答为什么跟伊沙相处有时候不容易。也许是脾气。跟我相处有时候不容易,就是因为脾气。还有其他的问题,但脾气肯定很明显。骂人很快,很厉害,很粗鲁。伊沙和我都有这个现象。一般看不到,否则哪有可能有了多年的友谊?哪有可能合作那么好?不只是我,如果伊沙脾气每天都这样,可以成功吗?新诗典可以成功吗?
四月份一首拙作说出了本来的问题。不是伊沙一个人,不是我一个人,不是中国或奥地利等等任何一个地方的单独的问题。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写了以后在微信给湘莲子看,她马上说你怎么那么清楚说到了上海?写的时候我当然想到很多别的,完全没有具体想法写上海。那时候上海还没有完全封城。写的时候主要想奥地利!还想到资本经济。为啥写中文?想想吧,资本经济哪里最厉害?是先写了中文,一开始都知道说法不完美。问题显出来,也许是口语吧,但是中国有口语诗人这样写诗吗?一开始感觉到这个,还是没办法。以后图雅说就这样写才能写得出来。五月份我们维也纳家有从德国来的客人,德国著名犹太女作家 Esther Dischereit。她曾经在维也纳当教授,2015年跟其他不同大学的教授邀请伊沙、郑晓琼来奥地利。Esther 住在我们家里,杜鹃和我有机会听到她念出诗,就是她十几年前或者更早写的,音乐性非常强的,都是比较短的,说到孩子长大的诗歌。都是她随时能背的。非常好!然后有一天我也给她念自己的最新的作品,《本来的问题》,先读了德语版。她马上说像一个老人家活到老才能说出的判断,有一点讽刺。就是讽刺,谁有资格说整个世界本来的问题?我觉得也许自己从中文翻译成德语不够好,不能翻译出本来的不知道怎么说话的问题。英语 original problems, 德语 Probleme, die da waren。这个很口语,翻译出来了口语的日常语言的味道。只是没足够翻译出来原文显出的尴尬。而且毕竟我和 Esther 是完全不同的诗人,虽然都关心政治,尤其是当面的社会问题。她因为有这个关心,而且是国际的,开放的关心,才接触到中国的诗歌。
伊沙最近只可以随便说西方的问题,其他的不能随便说了,比以前严格的多。结果开始自己说别人批评清零措施就是诗怨,要不是诗冤吗?好像是前者。别人可以写当面的问题,伊沙不能写了?受不了!必须可以怪其他的诗人。因为伊沙就是比较直接反应当面社会情况的诗人。就是写涉及到政治的诗人,中国的和国际的现象都有。这两年世界很多地方有非常大的严重的问题。像 Esther 或像伊沙的诗人,就是虽然背景完全不同,但都是关心社会和政治的诗人,在这样的时代必须有反应。那么如果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反应都是限制的,怎么办?本来已经写比较间接的诗人还比较容易。可以说不一定需要写铁链女。只是因为伊沙以前写社会问题写了非常成功,所以现在不写有点尴尬。我当外国人也许最容易,完全不公平。

 

铁链女
维马丁

铁链女
在哪里?
解封了吗?
有没有阳性?
铁链女
永远
隔离
吗?

镇压女人
奥地利也有
有过极大极荒谬的案子
被镇压的女人
消失了吗?
至少
没人禁止你
谈这件事

2022.5

 

就是不公平!不过我这个老外男人写出来这样的中文诗,有人想读吗?也许不可以发表,除了网上之外。春树喜欢,春树给肯定很难得!就是因为她已经写了很厉害。她的诗可以发表吗?这个题目除了网上也许都不能发表。不过春树有她的小说。写诗重要,一直写诗,但还是主要因为写小说才得到大家都知道的著名作家的位置。

 

寻找

春树

有一个人被抓走了
下落不明
我们寻找她
就像寻找森林里消失的小鹿

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总会还在哪里藏着
我们关注她
就像关注清晨的露水
开放的花朵

她被谁摘走了呢?
叶子上的露水
也要被阳光晒干了

她们在哪里呢?
还有人一直在寻找她们呢
她们的名字是什么呢?
她们自己知道
造物主也知道

2022,4,16

 

非常厉害!但愿伊沙可以在新诗典推荐这样的诗!以前好像可以,有时候。反正觉得,写了这首诗,春树都不用写战争。已经写了世界级的非常难得的杰作。
好,现在写到哪里?喊口号,湘莲子说喊口号好,友谊万岁!是的,玩玩岁岁,岁岁平安。
谢谢大家!谢谢伊沙,谢谢徐江,谢谢所有的提到和没有提到的朋友!

2022.6.14 – 2022.6.15

 

 

ORIGINAL PROBLEMS – 本来的问题 – PROBLEME, DIE DA WAREN

4月 16, 2022

ORIGINAL PROBLEMS

The pandemic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War has brought original problems
out for all to see
very clearly
and even faster
economy problems
society problems
relationship problems
ordinary people
what can they do?
we need
to help each other
that’s clear
for all to see
what else can we do?
we thought
society as it was
economy as it was
relations as they were
would go on like that
nothing could stop it
well, we were wrong

MW April 2022

PROBLEME, DIE DA WAREN

Die Pandemie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Der Krieg bringt die Probleme,
die da waren, ganz klar heraus,
und zwar noch schnelle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Was können die Leute
da tun?
Wir müssen
einander helfen,
das ist auch ganz klar.
Was kann man noch tun?
Früher haben wir geglaubt,
die Gesellschaft, die da war,
die Wirtschaft, die da war,
die Beziehungen, die da waren,
das geht immer so weiter,
das hält niemand auf.
Das ist gar nicht so,
da kommt man halt drauf.

MW April 2022

本来的问题
维马丁

疫情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战争让本来的问题
显出来
特别清楚
还要更快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关系
老百姓
可以做什么?
需要
互相帮助​,
这也显出来
特别清楚​
其他还能做什么?
以前以为
本来的社会
本来的经济
本来的关系
一直会下去
不能阻挡
现在知道
并不这样

2022.4

 

​上面头一张图案:
#心向自由
拼贴
创作:柳杨
素材来源:网络

 

 

VOLKSPOLIZIST LÖST EINEN FALL – 白立 Bai Li

12月 9, 2021

Bai Li
VOLKSPOLIZIST LÖST EINEN FALL

Einer kommt eine Anzeige machen,
er hat etwas verloren.
Was hat er verloren, fragt der Polizist.
Er sagt, er hat Flaschen verloren,
Alkohol und Getränke, weit über 100.
Und er hat eine Spur!
Es waren Kollegen, die haben sie gestohlen!
Das war ein ganzer Arbeitstag!
Der Polizist sagt müde:
Ihr Müllsammler müsst schon selbst
auf eure gesammelten Sachen aufpassen.
Wenn du weggehst,
glauben die anderen, du willst es nicht mehr.
Da können wir wirklich nichts machen.

Der Müllsammler dreht sich stumm um
und geht grimmig weg.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白立#(17.0)

 

伊沙推荐:本诗甚好,好就好在:它不是"关怀底层",也不是"批判国民性"一一这些都是文人态度,作者采取了诗人态度一一即文学的态度:表现底层,于是连拾荒者的生存逻辑都写出来了。

《新诗典》小档案:白 立,1963年出生,《秦岭文学》执行主编,宝鸡市作协副主席。作品入《当代诗经》《新世纪诗典》《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口语诗年鉴》《中国先锐诗选》《中国先锋诗歌地图陕西卷》《中华精短散文选》《中国当代爱情诗选》等数十种选本。有作品被翻译成英语、韩语、俄语、德语等多种文字,跟随“新诗典”诗人团诗旅9个国家。曾获“中国潮”全国报告文学奖、省报刊优秀编辑奖、市政府优秀创作奖等。出版散文集《为了梦中的椰子树》,诗集《西部之恋——白立抒情诗百首》《一个被漠视的诗人》《诗歌的普及》等。

况禹点评《新诗典》白立《民警断案》:生活气息浓,且有着近似原声传递的现场感。甚至让人联想起类似《秋菊打官司》《有话好好说》这类电影中的桥段。诗中的民警和拾荒者都让人同情,又都带了某种无奈下的戏剧感。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白立《民警断案》:本诗以警察和拾荒者的对话展开,两人各执一词,最后警察明显占了上风,眼看报案无果,以“拾荒者二话没说/转身悻悻地走了”而告终。诗人作为旁观者,并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和看法,而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和喜好,将读者带入诗歌特定的情境之中,感受个性鲜活的人物形象与时代脉搏。叙述上一气呵成,富有节奏感,凸显了语言的奇妙和表现力。

 

 

MEINE MUTTER, MEIN LAND – 谷驹休 Gu Juxiu

9月 30, 2021

Gu Juxiu
MEINE MUTTER, MEIN LAND

meine mutter ist ungebildet
jedesmal wenn wir video-telefonieren
haben wir uns nichts zu sagen
bis wieder corona auftaucht
da können wir noch
ein paar minuten plaudern

früher wars auch so
erdbeben wolkenbruch hitze
ja sogar
schweinefleischpreise
immer wenns probleme im leben gibt
wird unsere beziehung
ein bisschen enger

Übersetzt von MW am 30.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谷驹休#(8.0)

 

伊沙推荐:谷驹休的8.0,虽然进度不快,但成长十分显著。我印象很深的是2016年夏天在上海,在非本典办的一个诗会上,当时2.0的谷驹休排长队参加观众朗诵,比大部分嘉宾诗人的诗都好,让不明真相者惊叹上海群众的诗写水平,现在比那时又前进了一大块。本诗在十月上半月推荐诗中当夺冠军,适逢国庆佳节,派出去与各平台国庆诗一较高下。

况禹点评《新诗典》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平易、深沉、滋味复杂,这三者中,每两者集于一首诗,相对容易;三者集于一体,就很难了。本诗交出了一份圆满的答卷。

新世纪诗典11,NPC10月1日(国庆节),3833首,1209人。第8个谷驹休(上海)日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同感,越是生活里遇到大灾大难时,家人的联系也更紧密,这种报团取暖的方式更能让人感受到亲情的可贵,而且安全感十足。诗题很大,诗人采用举重若轻的写法,深入到母子之间具体的交流沟通,充满温情且言之有物,有效避免了喊口号式的写作和空洞无物的伪抒情,若诗人的写作不能观照生活的具体,无异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陷于徒劳的无效写作之中。

《新诗典》小档案:谷驹休,本名吴野,1989年生于湖北黄冈人,现居上海,广告文案策划,从2013年开始写诗入典以来,日常写作断断续续,心有惭愧却又改正艰难,这种状态成因复杂,好在对诗歌始终心有牵挂,以后写多邂逅另外,结合本次上典作品说几句:世界潮流,循环往复,人的意识形态也不会一尘不变,思想认知提升上,多接收多省察自己总归更好,新诗典是一个纯粹的平台,对不同观念的作品,愿大家彼此多一点宽容和友好,谢谢!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9.30谷驹休《可把祖国比母亲》

把祖国比作母亲是一个古老的修辞,在中外作品中并不鲜见,却也永不过时,究其原因,其中蕴含着人类与孕育生命的土地、河流、天空最朴素最真挚的情感。到了口语诗人手里,个体体验就显得更加重要。这首诗不是喊口号式的比喻,而是把自己与母亲搁进去体会,把个体面对国家灾难和生活小事(比如猪肉涨价)的反应搁进去体会,体会出了“我们的联系/就会更紧密”。这种体会得出的事实的诗意就是诗题。通读全诗,一种强烈的共鸣油然而生,从个人来说,往往生活中出现了生老病死、物价上涨、限电限水等重要变化时,我们与亲人才会有更多的联系与交流。从国家来说,真的似乎只有出现重大麻烦,比如疫情、地震、暴雨、高温等灾难时,我们与这个国家才凝聚的更紧密。为什么没有出现重大麻烦时,我们与亲人的关系显得那么无趣甚至紧张?我们与国家的关系也不那么紧密甚至冷漠麻木呢?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构成了我们这种境遇,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疏离或剥夺了我们平常爱的能力,这真的是值得中国人思考的一个问题,以我观之,这实在不是一个小问题。胡适说多研究些问题,于我心有戚戚焉。无疑,这是一首有力量的小史诗。

 

 

2009

9月 10, 2020


2009

11 years ago I was happy.
Our daughter had her first day of school,
she was just turning 7.
We knew she was smart, talented, beautiful.
We were rather worried about her brother,
he had hardly started to talk
and wasn’t always well treated in Kindergarten.
But we found a new place where he was happy,
and we were happy for Maia.
Our kids are born in Beijing,
2002 and 2005. China will always be part
of their identity. Both of them know that.
They don’t want to lose their Chinese,
although there are lots of other problems.
Maia’s primary school wasn’t good for her.
Leo’s primary school wasn’t bad,
he just takes a very long time
for reading and writing. Both of them are
native speakers of English. German is
taken for granted, although it’s harder
than English and Chinese. Yeah, I know,
it takes so much effort to write in Chinese,
to read and write. But maybe Leo would have done better
in Chinese at first, maybe not.
English for sure. Anyway,
we had other problems.
Leo is doing better now,
and Maia is in a good high school.
She is 18.
Guess I should be happy.

MW September 202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