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Qinling’

SPUREN – 梁园 Liang Yuan

3月 23, 2022

Liang Yuan
SPUREN

Das Qinling-Gebirge
im silbernen Schnee.
Kleiner weißer Weg,
eine Wildspur
schräg darüber.
Im Reif am Wegrand
ein Haufen Müll.
Trinkflaschen, Esstaschen
wirr durcheinander.

2022-02-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梁园#(6.0)

《新诗典》小档案:梁园,本名梁晓英,1968年5月出生,陕西宝鸡人,年轻时曾有散文作品发表,新诗典诗人,诗作发表在《解放军文艺》《文化艺术报》等报刊,入选《与李白对饮》 《人间最美丽的故事》《中国女诗人先锋诗选》等。

伊沙推荐:一首环保诗。大家设想一下,假如本诗所写地点不是秦岭,换成别的随便什么山,诗的力量就小多了,这充分说明了符号的力量。所以,诗人不要虚妄,我们可以创造语言,但更多时候,我们只是在利用、消费语言以及语言学的成果。

况禹点评《新诗典》梁园《痕迹》:城里人为什么向往自然?因为远离人群以及人类自身的浊气。可惜,随着商业化进程,人迹罕至的地方确乎已然不多,凡有景观处,皆有人之污浊行为的遗迹。本诗中把所描写的污染发生地选在秦岭,更凸显了问题。秦岭是什么地方?中国南北地理和气候的分界线,也是历代假隐士们迷恋的终南山等名山的所在。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梁园春晓《痕迹》:作为一名环保志愿者,诗人没有在诗中向人们大声疾呼保护环境,不要乱扔垃圾。而是先描绘了一幅美丽的“雪后秦岭图”,野兽也在此留下了脚印👣,而与美景格格不入的是人类留下的“一堆丢弃的垃圾”,鲜明的反差触目惊心,这样的一幕已足够令人反省与深思。先扬后抑的写法使得批评与谴责反而显得多余,“大音希声”便是如此。秦岭被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尚且逃不脱环境污染的尴尬,想必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儿去。所以环保意识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不落实到身体力行一点一滴去做,都是空谈,于事无补。

​【亚坤评诗】
痕迹
作者|梁园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好诗!一首灵动的画面诗!
一首干净的纯诗!

由于这首诗作者选择的地点是“秦岭”,从内部气息、精神干净度和诗歌空间感上讲,它确实起到了很纯正的“引领作用”。

秦岭是华夏命脉!
作者写“秦岭”,尤其又是写“痕迹”,不管是写“野兽的脚印”(文明的心迹,诗中有一种神秘性,指向很深的文化肌理),还是写“塑料瓶和食品袋”(现实的痕迹,诗中有一种批判力,指向很深的社会肌理),内部精神都折射出一种“文化心迹”!

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首基于现实反思意识上的文化诗!

它内容上写的是“环境生态问题”,实际诗核内部写的是“精神生态问题”。

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作者选择写“秦岭”,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的空间足够大,精神视野足够辽阔,基本能容纳作者“精神的表达”!

标题“痕迹”与诗中的内容遥相呼应!

诗中野兽出没的痕迹(脚印)和人类活动的痕迹(垃圾)形成了两种精神空间的“交涉”,把“精神痕迹”这个母题带到历史、文化、自然和社会现实中去了!
“浅”可述“环境生态”,“深”可表“文化精神”。
可谓好诗!“内化”的妙!“拾取”的妙!

(马亚坤.2022.03.22.上海)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11一周联展(2022.3.13——3.19)

GROSSE AUGEN – 剑萍 Jian Ping

2月 7, 2021

Jian Ping
GROSSE AUGEN

Im Qinling-Gebirge
hab ich große Augen gesehen.
In Foping, an der Hochgeschwindigkeitsbahn
hab ich große Augen gesehen.
In Liangfeng Ya
hab ich große Augen gesehen.
Die Augen des Himmels, der Erde,
die Augen des Großen Panda,
die schauen ganz weit durch die Zeit,
große Augen.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21

Chen Jianping, weiblich, geb. 1962, lebt und arbeitet derzeit in Peking. Schreibt hauptsächlich Reportagen und Essays, Mitglied in nationalen Vereinigungen. 《新诗典》小档案:陈剑萍,女,出生于1962年,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爱好者。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伊沙推荐:快过年了,给《新诗典》添一佳话:本诗来自于我父亲的助攻,起初反对我从文的他虽然早已不再反对,但似乎缺少一个支持的仪式,这回算是补上了。面对本诗,我很感兴趣:动物界的人如何写动物,读完觉得很有趣。这个行业曾经出过罗洛那样的著名诗人、翻译家,我相信还有后来者。

况禹点评《新诗典》剑萍《大眼睛》:读诗的正文第二行时,直觉作者就是在写熊猫(缘起于大学时伊沙的剧透——秦岭有熊猫)。再往后面看,果然。本诗引起我共鸣的是它结尾那一笔——“穿越遥远时光的大眼睛”。这些年我一直有个疑问,中华民族为什么不把那个外观很恐怖且虚头巴脑的恶龙吉祥物,换成全世界儿童喜爱的大熊猫呢,那对天真、善良的眼睛,其实比任何动物的眼睛都更适合代言我们。

马金山|读陈剑萍的诗《大眼睛》的十一条:
1、诗不可过度解读,但不可不让人感悟,其语言和思想;
2、写出来就是当下,也可能是未来,哪怕未来的一天,一年,一百年;
3、陈剑萍,女,出生于1962年,现工作、生活于北京,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文学爱好者;
4、陈剑萍的诗,上网搜读,多数具有词性美,语言简洁明快,娴熟而纯粹;
5、回到本诗,以冷静的笔触和直接的表现,呈现出环境保护课题和动物世界的意义所在,并以个体化极其平常的心态看待事物,充满了语言的“钝感”;
6、诗一开头,即用了三个排比句式,分别写到“秦岭”、“佛坪高铁站”和“凉风垭”,三个地名,一个山脉、一个车站点和一个森林公园,而且在每一个句子的落笔,都回到了我和大眼睛,回到了同一个物体;
7、在铺垫之后,道出了所要表达的具体内容,以喻指物,指内心深处自然的世界,将大熊猫的眼睛写得传神,旷达而辽阔;
8、诗的结尾,瞬间拉伸出时间性,将一种纵深感很自然地展现出来了,其背后是地理环境和动物世界的形象变化与呈现,精彩而绝妙;
9、标题直取《大眼睛》,令人过目不忘,不仅读后很容易联想到诗中的几个地名,而且在其生动的蕴含里面,透视出别致的新鲜感;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适时变化一种写作方法,也是一种诗意的必须”;
11、动物诗界,地理世界,时光之录。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