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fortune’

NUR ZUSAMMEN LEBEN, KEIN GEMEINSAMES GRAB – 隐形鸟 Yinxing Niao

9月 12, 2022

Yinxing Niao
NUR ZUSAMMEN LEBEN, KEIN GEMEINSAMES GRAB

Der alte Zhong wollte ins gleiche Grab
mit seiner sechs Jahre jüngeren Frau.
Doch der Wahrsager meinte,
die Zeichen der zwei
seien wie Mittag und Mitternacht.
Er konnte für das Begräbnis
kein günstiges Datum bestimme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2

伊沙推荐语:继续思考爱情。真正的爱情也如事实的诗意,各种动听的说法属于修辞术,是多余的。

​况禹点评《新诗典》隐形鸟《生能同居死不能同穴》:本诗可看作是一首“爱情志异”,神秘主义毁了一个老汉对生活最终的浪漫期待。一种中国特色的黑色幽默。

 

KLEINE SCHWESTER WIRD NICHT GELESEN – 君儿 Jun Er

4月 6, 2022

Jun Er
KLEINE SCHWESTER WIRD NICHT GELESEN

ich komm aus dem tempel
eine frau mit kopftuch im mittleren alter
ruft mich an
“kleine schwester lass dir lesen!”
hehe, was mir zustoßen soll
ist mir ungefähr schon zugestoßen
die kleine schwester lässt nicht les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君儿#(34.0)

伊沙: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7日,4021首,1243人。第34个君儿(天津)日

《新诗典》小档案:君儿,1968年生,大学习诗,98正式写作。先后出版诗集和评论集11种。荣获“新世纪十大诗人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最佳诗人奖)”、“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等荣誉。感谢伊沙先生12年来,使我第34次登上这全球唯一的最好的诗歌平台,他金子般的推荐语也一直是我写作的指南与方向。

伊沙推荐语:"淡妆浓抹总相宜",君儿好诗,多出"浓抹",抒情诗人出身嘛。所以此次选稿,一见此诗,我立马相中,这可是淡妆,甚至是素面,一下子丰富了她,在这个小半月中,当属上品。

​徐江点评《新诗典》君儿《妹妹不看相》:有层次、有生活厚度、又有态度的一首诗。尤为难得的是——作者没有固守于凝重,而是采用了幽默的口吻。

​侯马:该经历的
​差不多都已经历
​瞬间想起君儿诗里的许多场景
​阅读君儿的​许多感受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君儿《妹妹不看相》:相面可以称作是一项民间艺术,或者民间技术,至于其是否科学尚未有定论,准确与否也全凭个人感觉。看相的目的也无非是要知命而为,认识自己,了解自己,并能做长远的规划。对于一个人到中年,已是看尽人间冷暖,并富有人生智慧的女诗人来说,自然不需要别人在一旁指点江山,正如诗中所说“嗬嗬该经历的/差不多都已经历”,诗人的自信与诙谐如在眼前,既不失礼貌,又机智幽默,不由得令人心生敬意。

【亚坤评诗】
妹妹不看相
作者|君儿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写生活、命运、人生际遇等重大问题的诗,究竟该怎么写?
有的人依靠独特的情感体验取胜。有的人依靠丰富的细节取胜。有的人依靠特别的素材取胜。可谓不一而足。
我们再来看看这首诗,可以说在口语的基础上,开拓了另一种让人惊奇的写法。

本诗的标题为——“妹妹不看相”。
“看相”是此诗一个很核心的“诗点”。从传统文化语境上看,“看相”本身牵涉的“内容”也非常丰富。从诗的角度讲,“看相”可以拉深、拉大诗歌背后的“精神语境”。
“内容意味”很值得读者揣摩。
在本诗中,“看相”最本质的指向,我以为那就是“命运”。也就是“算命”!

从诗核上讲,作者本质上想探讨的就是“自我命运的回望、体味和确认”。

由于作者在非常轻松,毫无发力感的语言叙述中,带着幽默与自嘲拒绝了“看相”。
且自说“该经历的/差不多都已经历/妹妹不看相”。
我们由此能深度体会到作者轻松的语言背后那“复杂的生命况味”!
虽然,作者没有说自己生命的故事或体会,但无数的“精神内容”仍在这首诗中体现了出来。那是一句包含多么丰富内容的“嗬嗬”啊!

这是典型的以“轻”打“重”。毫不发力,又力重千钧!

对于写诗的人来讲,基于我的经验,写很重的诗,情感植入其中,内力喷薄,很难!
但写得很轻,内容释放很松弛的诗,一定意义上,更难!
如果再能带着一点幽默,则更难矣!

说到底,这和心性的修炼、内控和释放相关联系!

这首诗,就是如此!一首质感非常特别的好诗!

(马亚坤.2022.04.06.上海)

马金山|读君儿的诗《妹妹不看相》的十一条:
1、无趣的是人,而不是经历;
2、写出自己的人生,不只是经历,而这些留下的痕迹,更加值得信赖与珍视;
3、君儿,1968年生,大学习诗,98年正式写作。先后出版诗集和评论集11种。荣获“新世纪十大诗人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最佳诗人奖)”、“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等荣誉;
4、君儿的诗,多重题材,多种风格,有的写得厚重、疼痛,有的写得轻松却不乏幽默风趣,让生活充满了活力,构成了全新的生活体验和人生感悟;
5、本诗以寺庙门口的生活经历为主题,与看相的人简约而轻松的对话,将个人的人生态度直观的表现出来,貌似仅仅是幽默的一句话,而背后写满了复杂而智慧的人生;
6、短短七行,只有一个情景再现,却把一种极其重要而又深远的一面体现出来了,看似轻松简单,实则暗藏沉重的内容,这是近年来君儿比较拿手的技艺;
7、诗中以简明的笔法,细腻的语言,超脱的个性,表现出内涵丰富的命运之光,即人生的智慧与生命的态度;
8、诗人将标题仍然使用的诗的最后一行,风趣幽默的方式,来诠释个人的态度,轻松而充盈着人生的肌理;
9、全诗看似轻快,仅仅只是一个画面,一组对话,而其中所饱含的东西,足以支撑起一首完整的诗,在让人会心一笑的同时,不勉心生无限感慨;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好的角度和生活切面,足以支撑起一首好诗”;
11、人生之诗、经历之诗、记录之诗。

​黄平子读君儿《妹妹不看相》

——《新世纪诗典》4021

妹妹不看相

君儿

从寺里出来
戴头巾的中年妇女
叫住了我
“妹妹看相吗”
嗬嗬该经历的
差不多都已经历
妹妹不看相

黄平子读诗:君儿,1968年生,大学习诗,98正式写作。先后出版诗集和评论集11种。荣获“新世纪十大诗人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金诗奖”、“亚洲诗人奖”、“第二届中国口语诗银舌奖(最佳诗人奖)”、“谷熟来禽桂冠诗歌奖”等荣誉。“从寺里出来”,背景。“戴头巾的中年妇女/叫住了我/‘妹妹看相吗’”,俗话说得好:“无事不登三宝殿!”“中年妇女”在寺外拉人算命,可谓生财有道。“戴头巾”是一个细节。“嗬嗬该经历的/差不多都已经历/妹妹不看相”,自我调侃。子夏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哪吒又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不管信哪一条,“妹妹”的命运都不是“姐姐”所能主宰的了的。更何况“天机不可泄露”。嗬嗬!
2022年4月6日21点05分

IM PARADIES – 默问 Mo Wen

4月 23, 2021

Mo Wen
IM PARADIES

Frau, Anfang 40,
kriegt Krebs und stirbt.
„Sie war wirklich ein guter Mensch,
macht Sauerkraut für die ganze Anlage.
Sogar der alte Wächter am Tor hat geweint.“
Nachbarn seufzen,
„Gute Menschen haben kein langes Leben.“
Jemand, der eigentlich nicht religiös ist,
sagt etwas gewunden,
gute Menschen, die kommen zuerst
ins Paradies des Buddha im Westen
und habens dort besser.

2021-03-06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伊沙:是的,我听说过"好人活不长",我也听说过"坏人没有好下场",我发现随着在诗中浸淫越深,我对文化越宽容一一但凡能入诗的东西,就是文化。诗人有态度,诗歌很包容一一对不起,很显然,口语诗才可能如此,说穿了吧,口语诗就是当下现代诗的实体,全球都一样。

况禹点评《新诗典》默问《天堂之谜》:善恶与命运是两个话题。但习惯了被教育的国人,千百年来喜欢把它们混到一起谈论。是同胞们都糊涂吗?不一定。都是普通人嘛,有时候,他们需要骗骗自已,比如诗中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默问《天堂之谜》:中国人是最讲究“天道轮回”、“因果报应”的,认为善恶到头会有报,无论做的是好事或者坏事,老天总是会记着,好人终有好报,老天爷不会轻易去放过一个坏人的。并且这样的观念深入人心,令大多数人深信不疑,尤其对那些早逝的好人、亲人,人们都愿意相信他们是去天堂“享福”去了。是否真的如此,虽无可考证,但对活人来说毕竟是一种心理安慰,也可以适当减少失去至亲或好友的痛苦。本诗角度新颖,融中国的文化元素、生死观与宗教信仰于一体,构成了一首内蕴丰富、厚重、人情味十足的口语诗佳作.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默问《天堂之迷》

天堂之迷

默问

女人四十出头
患癌死亡
“她真是个好人
做盆咸菜满小区送
她一走,门卫大爷都哭了”
邻居们感叹着
“好人是不长寿的”
一个未皈依的俗家弟子
婉转表示
所谓好人,都要提前
去极乐世界
享福

2021.3.6

黄平子读诗:我以为是《天堂之谜》,看了一下手稿,的确是《 天堂之迷》,好吧,“迷”也有解。“女人”是性别。用性别代人而不用名字,说明“女人”普通、平凡。用真名涉及隐私,用化名又显得不实。对一般的读者来说,有名字又怎么样?没名字又怎么样?“四十出头”是年龄。网上调侃说:“人到中年不得已,保温杯里泡枸杞。”“四十出头”正是人生的中年。中年人的压力最大。“患癌死亡”是事件。“她真是个好人/做盆咸菜满小区送/她一走,门卫大爷都哭了”,这是邻居们对“女人”的评价,有理有据。“门卫大爷都哭了”是感人细节。“好人是不长寿的”,这是邻居们的感叹。普通民众没有多大的追求,大家只想活着。好好活着,最好。不好好,能活着,也行。“好死不如赖活”嘛。所以民众对“好人”的最大希望就是“长寿”!“好人”是会对大家做“好事”的。“好人”越长寿,做的“好事”自然会越多。“所谓好人,都要提前/去极乐世界/享福”,这是“一个未皈依的俗家弟子”的“婉转表示”。“未皈依的俗家弟子”不算真弟子,就像没有文凭的学生,他说的话不能算数哦。有文凭的,说了也不算,极乐世界又不是他家的。

2021年4月24日14点37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WAHRSAGER – 嚴力 Yan Li

8月 27, 2018

Yan Li
WAHRSAGER

aus ihrer hand kann man sehen
die letzten jahre haben sie zuviel flüssige seife verwendet
in ihren linien ist auch
klares wasser doch ohne fische
wie soll ich sagen
gottseidank wohl kein lobbyist
kein angler nach vermögensanteilen
ganz klares wasser
heißt also für sie
streben sie nach innerer klarheit
das problem ist
die linien sind einfach zu sauber
ich kann überhaupt keine spur verfolgen

okay
nächster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18

 

伊沙主持 | 新世纪诗典8一周联展(2018.8.26——9.1)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