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une’

KOSENAME – 亚黎 Ya Li

9月 8, 2021

Ya Li
KOSENAME

mein schwiegervater ist fast 80.
benachrichtigung kritischer zustand,
vormund über seine schwere krankheit,
dann normales krankenzimmer,
wir habens geschafft,
heute kommt er
nach hause.

er liegt im schlafzimmer im bett.
manchmal mit offenen augen, manchmal döst er.
meine schwiegermutter sitzt neben ihm,
ruft ihn Jiang Sancai,
Jiang Sancai,
ich bin deine Alte…

ich hör sie von draußen, ganz erstaunt
es ist das erste mal
dass ich hör wie ihn jemand so nennt
es klingt fast wie in der peking-oper,
die junge frau mit dem jungen mann

Übersetzt von MW im September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亚黎#(2.0)

 

伊沙点评《爱称》:生活的况味、语言的滋味,永远是口语诗的最大优势,也是口语诗的最大贡献。

况禹点评《新诗典》亚黎《爱称》:老龄化的时代无可避免地到来,但它的感觉不是单一的,自有其丰富。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亚黎《爱称》:一声声地呼唤,饱含深情和期盼,只为唤醒昏睡的老伴,即使是喊全名,在情感上也丝毫不输现在人们常用的“亲爱的”、“宝贝”“心肝儿”之类的爱称,在他人听来也一样甜蜜而动人。不同时代的人示爱的方式亦有所不同,唯一不变的是真情的流露。本诗写出了老年人真实的情感生活,语言质朴无华却又深挚感人。

黄开兵:夫妻之间,直呼其名,一般有两种情况:一是特别生气时,大声地呵斥;一是关切地轻呼。此诗所写,当是第二种情形。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亚黎的诗《爱称》的十一条:
1、一首诗,就是一段史事,一段印记;
2、于诗而言,内心深处的响动,在于事物的本身呈现;
3、亚黎,祖籍辽宁,1976年生于黑龙江,长于天津。诗歌、散文、文史、哲理小文、摄影等作品散见于各报刊;
4、亚黎的诗,颇有女性的细腻与敏感,汲取现实生活的场景与细节,在平淡的事物里,激发出无限的活力与诗意;
5、回到本诗,有事件,有情节,有画面,有真情,有细节,在层层深入的逻辑内,生发出无尽的况味与意味;
6、在特定的场景下,一个细腻而富有色彩的场景,掺杂进充满生活的氛围与生命的奇妙感觉,构成了意味深长的口语绽放;
7、平实的语言里,一声声的呼唤,以病床前的画面,将老年人的情感生活展现无疑,真挚而饱含深情;
8、尤其是最后一节,形象而生动的比喻,平添了不少诗的味道与气息,浓郁而又散发着生活最本真的样子;
9、一首一波三折的剧情,一首波澜起伏的旋律,一首情深绵绵的故事,一首滋味幽远的好诗;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出一个细节容易,写出一连串的细节,且不觉得繁琐难”;
11、生活之诗,爱情之诗,朴实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读亚黎《爱称》

——《新世纪诗典》3810

爱称

亚黎

年近八旬的公公
从下病危通知书
到重症监护
再到普通病房
一路闯关
今天出院
回来了

躺在卧室床上
时而睁眼时而昏睡
婆婆在一旁呼唤
姜三才
姜三才
我是你老伴儿……

我在外屋惊奇的听着
这是我第一次听
婆婆这么称呼公公
那语腔语调像京剧里
娘子称呼相公

黄平子读诗:“年近八旬的公公”,人物,年龄,身份。“从下病危通知书/到重症监护/再到普通病房/一路闯关/今天出院/回来了”,概括写“公公”的患病和“闯关”过程。“躺在卧室床上/时而睁眼时而昏睡”,“公公”人虽然出院了,身体状况却不尽如人意。两个“时而”,写“公公”身体状况之差。“婆婆在一旁呼唤/姜三才/姜三才/我是你老伴儿……”重症病人最怕出现意识障碍。呼唤可以让患者保持清醒。诗的题目叫《爱称》。婆婆的嘴里,却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姜三才”。这个“爱称”当然不符合年轻人的标准,但是老一辈人能够说出这三个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我在外屋惊奇的听着/这是我第一次听/婆婆这么称呼公公”,称呼自己男人的名字,现在看来再普通不过了。但是先前不。在我老家,我奶奶辈的人,有很多一辈子没叫过他男人的名字,称呼的时候,都是“孩子他爸”。我父亲辈的也不少。“我”的惊奇,源于代沟。“那语腔语调像京剧里/娘子称呼相公”,京剧是京剧,生活是生活。“娘子”、“相公”,这些戏剧里的情话,现实生活中是听不到的。
2021年9月8日11点46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