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unhappy’

NIEMAND FRAGT MICH – 绿鱼 Lü Yu

8月 22, 2022

Lü Yu
NIEMAND FRAGT MICH

Niemand fragt mich,
obs mir gut geht.
Das ist der Anfang
von einem Lied.
Aber mich fragt wirklich niemand,
obs mir gut geht.
Wenn mich einer fragt,
obs mir gut geht,
werd ich ihm sagen,
mir gehts nicht gut.

2022-06-10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绿鱼#(5.0)

《新诗典》小档案:绿鱼,1990年1月生,本名程逊,安徽涡阳人,现在北京工作。有诗集《这是我在北京养成的坏毛病》。

WHY AM I NOT HAPPY? – 潘洗塵 Pan Xichen

11月 19, 2021

Pan Xichen
WHY AM I NOT HAPPY?

Recovered from a fatal disease,
it’s like a miracle.
But why
am I not really happy?
Because the whole world
is in a terminal state.

2021-10-23
Translated by MW, Nov. 2021

Pan Xichen
WARUM BIN ICH NICHT FROH

Eine wunderbare Heilung
von einer tödlichen Krankheit.
Aber warum bin ich nicht glücklich?
Die ganze Welt
ist unheilbar krank.

2021-10-23
Übersetzt von MW im Nov.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潘洗尘#(26.0)

新世纪诗典11,NPC11月20日,3883首,1220人。第26个潘洗尘(云南)日《新诗典》小档案:潘洗尘,当代诗人。有作品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教材。先后出版诗集17部。作品被译成英、法、德、俄等多种文字,获得各类文学奖项百余次。现为《读诗》主编,天问诗歌艺术节主席,天问文化传播机构董事长。​伊沙点评《为什么不高兴》:本诗读罢,感受强烈,第一节,读之大喜,为之振奋!第二节,读之共鸣,这个世界,真是太坏了!人性让人绝望!诗在有时候,就要敢于一杆子插到底。况禹点评《新诗典》潘洗尘《为什么不高兴》:大白话,也是大实话,充满凛然正气。韩敬源:为潘洗尘老师从一场必死的大病中奇迹般痊愈而高兴——一定是诗护佑期待潘洗尘老师出更多杰作。他近年的诗绝望中突转希望,浓烈的烟火气中通透明亮,真好!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潘洗尘《为什么不高兴》:人生大事,无非生老病死。“一场必死的大病 /奇迹般的痊愈”,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本来可喜可贺,而我却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原来“我”的病虽然好了,但却发现“整个世界/已病入膏肓”,这样鲜明的对比,对于“我”来说是惊人的意外,由其所带来的巨大失望,早已将大病痊愈的喜悦涤荡得一干二净。面对如此不可救药的世界,“我”个人即使痊愈了又该如何面对?在此,诗人没有将“我”和世界对立起来,而是和谐共生的关系:世界好,“我”则好;世界不好,“我”亦不好。诗人关注的不是个人的好坏,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对整个世界、大多数人的关注上。诗人坚守的良知和责任感,让诗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诗人在此袒露出的宽阔的胸襟,令人钦佩与叹服。也许人生大多时候,即是一场临时的存在,活着就是进退维谷,心态必须以常态待之。由此更见禅意之妙:临在。所以要坦荡豁达地面对天地万事万物,拿起与放下都是一码事儿。但又要不屈命运:怀着一丝希望奋争。莫不如是:听天命尽人事。本诗在叙述上先果后因的安排,不仅悬念顿生、十分引人入胜,也增强了诗歌的表达效果,好诗的魅力尽显。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 2021.11.19诗人潘洗尘《为什么不高兴》我的书架上有一本潘洗尘先生的诗集《深情可以续命》,几年过去了,也许正是日常生活中的那些深情,清醒看待世界的那些深情,有诗为伴的那些深情,让“一场必死的大病/奇迹般的痊愈”。当我读到这儿时,真心为潘洗尘先生战胜病魔由衷的高兴,非常的高兴。我甚至认为是诗神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手了,让一个优秀的诗人继续在尘世上创造好诗。即便如此,诗人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诗人关注的不止是自己的疾病,更胸怀世界,深刻地看到整个世界“已病入膏肓”,当然也就高兴不起来了,但诗人因此而写下这首好诗,我想内心应该也是高兴的吧。

MÜSSIGE KLASSE – 曾涵 Zeng Han

8月 26, 2021

Zeng Han
MÜSSIGE KLASSE

Mama Liu
lebt von Mindestsicherung,
sie kauft Kirschen,
nimmt eine nach der anderen in die Hand,
kauft 50g
Sonnenblumenkerne,
wählt jeden Kern
einzeln.
Sie streitet mit jemandem
ebenso gründlich,
stößt ein Wort
nach dem anderen
heraus.

Die junge Kassierin sagt,
seit Mama Lius
Sohn im Gefängnis ist,
ist seine Frau mit dem Enkel weg,
hat einen anderen geheiratet.
Onkel Liu ist
in den Fluss gesprungen.
Sie hat jetzt viel Zeit,
die kann sie sich
vert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曾涵(5.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_曾涵(5.0)

伊沙:不要说"底层关怀",而要说"平民精神",后者是《新诗典》的主流,类似于《诗经》中的国风,也是口语诗天然的精神基石。

况禹点评《新诗典》曾涵《有闲阶级》:节奏很稳,于不紧不慢中讲述了一个沉甸甸的“性格与人生”的故事——不仅仅是故事,还有生活的复杂。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曾涵《有闲阶级》:本诗中“刘妈”这一形象,与真正的“有闲阶级”是有出入的,可以说这个人物典型性中又有着特殊性。生活中像这样吃着“低保”,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慢节奏地混吃等死的人不是个例,可怜、可恶又可悲。虽然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有很多,甚至也很值得人同情。但要如何去生活、怎样待人接物完全在于个人的选择。诗人对”刘妈”的言行不予置评,只是通过倒叙与补叙的方式展现其生活细节与态度,有一定的讽刺意味,但全凭读者自己去做客观或主观的判断与思考,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

黄开兵:乍一看,恶人!读毕,可怜人!又应了那句俗话: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可怜之人常做可恶之事。诗中刘妈,着墨不多,却写得形象立体,呼之欲出。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曾涵的诗《有闲阶级》的十一条:
1、空间即诗意,而生动的现实更是诗意的一部分;
2、静夜里的诗,多半能够抵达事物的本质,人性的极致,以及岁月的痕迹;
3、曾涵,70后,男,满族,内蒙古鄂尔多斯人。现从事电影工作,鄂尔多斯诗歌那达慕发起人。爱好诗歌、书法,诗词作品散见于国内诗歌期刊;
4、曾涵的诗,充满了后现代主义荒诞的气息,是现实中的荒诞,也是荒诞中的真实,其平实的语言里面生动有趣,而且信息量巨大,并饱含人生的积淀;
5、回到本诗,从题目到内容,都有一种平实的味道,更有一种嵌入生活的质地与气息,浓烈而又极富感染力,与此同时,诗里行间,还平添几分悲伤的感觉;
6、第一节,由物及人,把事物变幻成人事,且里面的动词鲜明有力,拨动人心,无不透视出现实的抖颤之声,衔接得结实而自然;
7、第二节,从超市小妹的嘴里,再次无缝衔接上第一节里的故事,显得更加丰富和完整,不仅如此,还在时间的流逝中,构成了本真的诗意;
8、诗的语言细腻而富有活力,满满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味道与感觉,还不乏体感,并借他人之口,巧妙地融合于一体;
9、诗的最后一句,升华了整首诗,也将悲伤的东西推到了极致,还给人留下了深刻而复杂的想象空间;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密有致的语言表达,都会是诗意的大小因子”;
11、悲剧之诗,质感之诗,故事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简评曾涵《有闲阶级》|雪也

开篇“吃低保”,为刘妈所处的阶层或阶级,定了调。正因为吃低保,所以买樱桃和瓜子,都是一颗颗地挑。也正因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刘妈和人吵架从容不迫,不疾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崩”,说明有力度。

诗的第二节,是进一步阐释刘妈为何吃低保。可以说是和首句相呼应,原因出自超市小妹之口,就显得更加可信:儿子坐牢,儿媳改嫁,刘叔跳河。原来是如此一个悲情人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么第一节人物的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虽然有大把的时间,但她是孤独的,痛苦的。

黄平子读曾涵《有闲阶级》

——《新世纪诗典》3796

有闲阶级

曾涵

吃低保的
刘妈
买樱桃
一颗一颗地捏
买一两
葵花籽
同样一颗一颗
地挑
跟人吵架
不急不徐
一个字
一个字地
往外崩

超市小妹说
自从
儿子坐了牢
儿媳带孙子
改了嫁
刘叔就
跳河了
她有大把的时间
可以
消磨

黄平子读诗:“吃低保的”,是身份。“刘妈”,是人物。人而用“妈”,说明其年纪也不小了。“买樱桃/一颗一颗地捏”,细节一。可怜的樱桃。“买一两
葵花籽/同样一颗一颗/地挑”,细节二,无聊的大妈。“跟人吵架/不急不徐/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崩”,细节三,可怕的有闲。“超市小妹说”,第三者补叙。连超市小妹都清楚,刘妈的大名可谓鼎鼎。“儿子坐了牢”,子不子。不幸之一。“儿媳带孙子/改了嫁”,媳不媳。不幸之二。“刘叔就/跳河了”,夫不夫。不幸之三。“她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人不人。不幸之四。好可怜的有闲阶级!好讨厌的有闲阶级!
2021年8月26日9点19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