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tatus’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 邢昊 Xing Hao

4月 20, 2022

Xing Hao
EIN SCHREIBERLING SPOTTET, LI BAI KANN NICHT SCHREIBEN

Ihr Dichterlinge
sollt nicht arrogant sein.
Müsst ihr Unterlagen schreiben,
könnt ihr keinen Furz tun.
Li Bai konnte wohl
recht gut Sätze bilden.
Er hat sich den Kopf zerbrochen,
wollte gerne im System sein,
vielleicht der große Pinsel
zu Rechten des Kaisers.
Aber er hat gemerkt,
er hat nicht das Zeug,
um das Zeug zu schreiben.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邢昊#(27.0)

 

新世纪诗典第12季,NPC4月21日,4034首,1246人。第27个邢昊(山西)日

《新诗典》小档案:邢昊,原名邢少飞,六十年代初,出生于山西襄垣。近年穿梭于山西、北京、重庆三地。当代先锋诗人、画家。
在《诗刊》《星星》《北京文学》《山花》《作品》,香港《秋萤诗刊》, 韩国《同胞文学》《东北亚新闻》,美国《新大陆诗刊》《休斯顿诗刊》《ΆrchΩ》、《ZET》,奥地利《podium》等国内外文学杂志,发表诗作千余首。
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等六十多种选本。获第四届亚洲诗人奖,第十一届李白诗歌奖特别奖、《都市文学》中国桂冠诗人奖、美国亦凡文学奖。诗作已译成英、法、德、韩、日、蒙、土耳其等外文。
从外部因素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正从黄金时代,步入白银时代。但从其内部作品品质方面讲,《新世纪诗典》恰恰正从白银时代,步入黄金时代。《新世纪诗典》在捍卫现代汉语诗歌尊严的同时,也坚定地捍卫了中国诗人的独立精神。
在《新世纪诗典》这个残酷的竞技场,我学会了运用减法。一行十个字,我减成五个字;一首十五行,我减成五行;十一年写了近千首诗,我减得只剩下八十首。我的奋斗目标不大也不小,等到《新诗典》十五周年,争取再拿出五十首实打实的干货。

伊沙推荐:这个写材料的别太自信,李白能否写你那种材料我不知道,但李白可以起草大唐帝国的国书,代表作是失传的《嗤蛮书》,李白在大明宫翰林院堪称先进工作者,被皇帝、贵妃频频召见,很忙很红火。是以,当代人这点小聪明小悟性,压根儿就对付不了活色生香的历史。是以,解构它,难度低了点儿。


​【亚坤评诗】
一个写材料的嘲笑李白不是那块料
作者|邢昊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一首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事实指向的诗。

这首诗所“特指”的问题,很尖锐、很现实、很棘手、很常见、很可感、很无奈。

一定意义上讲,它是当代诗人、艺术家等群体的“死穴”。
在现实语境和社会丛林中,艺术家如果想求得“自我”,实现“精神纯度”和“艺术生命”的自由圆满,一个最困难的现实问题——怎样在现实社会生态中“破”并最终“立”住。

说得再简单一点,一个艺术家怎样在保持“艺术纯度”、“自由意志”和“高峰体验”的同时,又能整理好世俗生活。最起码,活得好、有尊严、有保障。

这个问题,本质上看,也是这首诗所折射和提纯的问题。

这是自古以来就一直存在的一个“悖论”。
一个真正的“精神陷阱”。

当代诗人侯马曾在他的诗作《在京津塘高速加油站》中说“诗神就是让伊沙证明/当教师也可以写好诗/让徐江证明/自由职业也可以写好诗/让侯马证明/干公职也可以写好诗/让沈浩波证明/经商也可以写好诗”。

这首诗中的观点,我非常认同。它也基本回答了诗人邢昊在本诗中所指向的那个“深度问题”。
我甚至还可以依着本诗补充一点,我要大声说“诗神也可以证明/写好诗的人/也可以写好材料”。

这里面牵涉到“精神的锻造”、“思想的修炼”、“社会的内化”、“人性的把控”,甚至“哲学的沉潜”。
没有什么不可以,重点看你的“精神力”和“心性的修为”。
做好了,它都是互养的“精神财富”。

一首兼具现实意义、批判内质和反讽意味的好诗。

(马亚坤.2022.04.20.上海)

 

 

REFINED LOVE – 刘傲夫 Liu Aofu

2月 19, 2021

Liu Aofu
REFINED LOVE

Her first
colloquial poem
made it into two important anthologies
of unofficial
avantgarde poetry.
But she doesn‘t write
that kind of stuff anymore.
When you ask her,
she says,
colloquial poems
don’t pay.

10/8/20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0.0)

伊沙:近来在又一轮对当代诗的讨伐中,诗歌愚民+网络暴民列举的所谓”屎尿屁”诗歌中,我的《车过黄河》和刘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是绝对的好诗,内行人看得出来。本诗也好,现象真实,抓得准确,一击即中。大年初九,请刘傲夫出场向典中70后诗人一一至此,春节拜年单元圆满结束。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爱的提纯》:新春伊始,刘傲夫又给新诗—协会体趣味空投下一颗核弹。本诗抓住了一个大题材——而且是只有奋战在先锋第一线的诗人才会警醒的大题材。诗无“用”,诗也无“利”,而这才是诗一直为人类文明所默默奉献的空前大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查文瑾评:如果单纯用稿费来定义诗歌的价值,估计诗圣杜甫就是活该受穷了,想想他的诗有多少能上的了大唐的纸刊官媒呢?又有多少能挣回银子养家糊口呢?有人的地方即是江湖,诗歌也不例外,市场经济时代,不为稿费的作诗和没有报酬的做事,不敢说多么纯粹,起码是相对客观的,就拿作品说话,响当当硬邦邦,有底气。因为多次上过民间刊物或平台,所以常常能看到,他们选出的诗歌,相当一部分并不是来自作者的投稿,而是选者辛辛苦苦挨个群、挨个平台扒啦出来的,仅这精神也令人肃然起敬,同时避免了人情,避免了投了又选不上的尴尬,让选与被选者都自在。最关键的是避免了人情大于诗情的现象,很大程度上保护了文学的生态。此诗写得真实而典型,不禁多说了两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傲夫《爱的提纯》:口语诗写作者中,确实存在如本诗中所提到的这位女作者这一类诗歌投机分子,与口语诗有短暂的交集,见无利可图便抽身而去。若说多年前写口语诗没有稿费,应该比较符合实际;但近几年优秀的口语诗,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也不乏发表的渠道和平台。当然如果指望写诗来丰衣足食也是痴心妄想,虽然写诗的人都抱着不同的初衷和心态,但一直走到最后的无一不是诗神的真正拥趸者、思虑纯正的纯24k的诗歌赤子,即使无名无利亦无怨无悔,“旦旦而为之,终亦成骐骥”,便是他们的态度与精神写照。

韩敬源:新诗典把当代生活展现得透透的,也是时代的风气,古诗国的氛围在新诗典,本诗写时代现象,一是“刺”诗歌环境的恶劣,现象就真是写口语诗没有稿费,饿死诗人时代。二是“刺”部分诗人的玩、混、功利和糊涂,更显谁在担诗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傲夫的诗《爱的提纯》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就是一部非常真实的作品,在诗人这里,只需要还原真实,即是史诗;
2、生活是一面多棱镜,而口语诗就是一面显微镜,一切的事物都暴露在了时代面前,奇妙而真实;
3、刘傲夫,本名刘水发,男,1979年2月出生于江西瑞金。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写诗。作品发表于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多次获奖。其诗《与领导一起尿尿》经《新世纪诗典•第六季》推出后,自2018年7月至今持续引发着热议,在中国大陆和部分海外国家(俄罗斯、新西兰、澳大利亚)具有广泛的影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4、在京见到过作者数面,其略显含蓄,背后却隐藏着一颗强大而又丰富的灵魂,在其先锋的观念里,流行于网络,并在既定的世界里,持续滚烫着,灿烂而夺目着;
5、在特定的诗人那里,估计本诗又会引发波澜,这于诗和人,都将是又一次刷新,在“百诗争鸣”的网络平台中,正看是光,背道无形;
6、本诗不仅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写出了一种深刻而鲜活的现象,揭示出口语诗在当代的冷遇,也是一种尖锐的现代性,而已经写出,既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担当;
7、诗中先由“她的第一首/口语诗”,入了先锋选本,到后来的不写口语诗,而写其他类型的诗,这种转变从根本上,都会是一种精神的再塑,拉伸了思想的碰撞与交融;
8、而诗的结尾,她的回答,既是她的真实,诗的真实,还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当然,无论何种写作形式都值得提倡,只要不抄袭,只要情感有温度,都当尊重;
9、此诗标题用得很棒,在情感层面给诗加持,并含有奇妙的感觉,凝聚成爱本身,提纯则将一切的杂念汇聚于心,精彩;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口语诗生长于生活的方方面面,首先需要一颗日常的诗心”;
11、现实之诗,鲜活之诗,当代诗纪。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1

3610

爱的提纯

刘傲夫

她的第一首
口语诗
就入了民间先锋
诗歌界的
两个重要选本
但她再也不写
该类诗了
问其原因
她答
写口语诗
没有稿费

2020.10.8

“她”是人物。“第一首/口语诗/就入了民间先锋/诗歌界的/两个重要选本”是事件。“口语诗”区别于“非口语诗”。“民间”区别于“官方”。“先锋”区别于“保守”。“重要”区别于“普通”。第一首口语诗能被两个重要选本同时选中,足见其诗之好。“但她再也不写/该类诗了”,这是转折。一个先锋性极强,口语诗天赋极佳的诗人,为什么不写该类诗了呢?“问其原因”是代问。“写口语诗/没有稿费”是自答。“她”的看似简简单单的一
答,实则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内容。一、“她”是为了稿费写诗的。为了稿费写诗不可以吗?当然可以。诗人也要生活,诗人也要吃饭。二、“她”的经济条件应该不太好。如果“她”有宽裕一点的生活或者有稳定一点的生活来源,我想“她”也不会太在乎那一点稿费的。三、“她”的写作水平肯定不低,“她”肯定能通过另一类诗换得稿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四、口语诗是不受官方待见的诗。五、民间掌握了诗歌最先锋的武器,官刊则掌握了最诱人的钱。朝哥VIP8经常教训我:“凡是卖不到钱的,都是狗屁。狗屎还可以肥田,狗屁只有臭!”我听了,唯有诺诺连声。2021年2月19日21点31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