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vantgarde’

REFINED LOVE – 刘傲夫 Liu Aofu

二月 19, 2021

Liu Aofu
REFINED LOVE

Her first
colloquial poem
made it into two important anthologies
of unofficial
avantgarde poetry.
But she doesn‘t write
that kind of stuff anymore.
When you ask her,
she says,
colloquial poems
don’t pay.

10/8/20
Translated by MW in February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0.0)

伊沙:近来在又一轮对当代诗的讨伐中,诗歌愚民+网络暴民列举的所谓”屎尿屁”诗歌中,我的《车过黄河》和刘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是绝对的好诗,内行人看得出来。本诗也好,现象真实,抓得准确,一击即中。大年初九,请刘傲夫出场向典中70后诗人一一至此,春节拜年单元圆满结束。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爱的提纯》:新春伊始,刘傲夫又给新诗—协会体趣味空投下一颗核弹。本诗抓住了一个大题材——而且是只有奋战在先锋第一线的诗人才会警醒的大题材。诗无“用”,诗也无“利”,而这才是诗一直为人类文明所默默奉献的空前大利。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查文瑾评:如果单纯用稿费来定义诗歌的价值,估计诗圣杜甫就是活该受穷了,想想他的诗有多少能上的了大唐的纸刊官媒呢?又有多少能挣回银子养家糊口呢?有人的地方即是江湖,诗歌也不例外,市场经济时代,不为稿费的作诗和没有报酬的做事,不敢说多么纯粹,起码是相对客观的,就拿作品说话,响当当硬邦邦,有底气。因为多次上过民间刊物或平台,所以常常能看到,他们选出的诗歌,相当一部分并不是来自作者的投稿,而是选者辛辛苦苦挨个群、挨个平台扒啦出来的,仅这精神也令人肃然起敬,同时避免了人情,避免了投了又选不上的尴尬,让选与被选者都自在。最关键的是避免了人情大于诗情的现象,很大程度上保护了文学的生态。此诗写得真实而典型,不禁多说了两句。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刘傲夫《爱的提纯》:口语诗写作者中,确实存在如本诗中所提到的这位女作者这一类诗歌投机分子,与口语诗有短暂的交集,见无利可图便抽身而去。若说多年前写口语诗没有稿费,应该比较符合实际;但近几年优秀的口语诗,越来越受到读者的欢迎,也不乏发表的渠道和平台。当然如果指望写诗来丰衣足食也是痴心妄想,虽然写诗的人都抱着不同的初衷和心态,但一直走到最后的无一不是诗神的真正拥趸者、思虑纯正的纯24k的诗歌赤子,即使无名无利亦无怨无悔,“旦旦而为之,终亦成骐骥”,便是他们的态度与精神写照。

韩敬源:新诗典把当代生活展现得透透的,也是时代的风气,古诗国的氛围在新诗典,本诗写时代现象,一是“刺”诗歌环境的恶劣,现象就真是写口语诗没有稿费,饿死诗人时代。二是“刺”部分诗人的玩、混、功利和糊涂,更显谁在担诗道?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刘傲夫的诗《爱的提纯》的十一条:
1、生活,本身就是一部非常真实的作品,在诗人这里,只需要还原真实,即是史诗;
2、生活是一面多棱镜,而口语诗就是一面显微镜,一切的事物都暴露在了时代面前,奇妙而真实;
3、刘傲夫,本名刘水发,男,1979年2月出生于江西瑞金。先后就读于清华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取得艺术硕士学位。上世纪90年代开始写诗。作品发表于并入选多种诗歌选本。曾多次获奖。其诗《与领导一起尿尿》经《新世纪诗典•第六季》推出后,自2018年7月至今持续引发着热议,在中国大陆和部分海外国家(俄罗斯、新西兰、澳大利亚)具有广泛的影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4、在京见到过作者数面,其略显含蓄,背后却隐藏着一颗强大而又丰富的灵魂,在其先锋的观念里,流行于网络,并在既定的世界里,持续滚烫着,灿烂而夺目着;
5、在特定的诗人那里,估计本诗又会引发波澜,这于诗和人,都将是又一次刷新,在“百诗争鸣”的网络平台中,正看是光,背道无形;
6、本诗不仅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还写出了一种深刻而鲜活的现象,揭示出口语诗在当代的冷遇,也是一种尖锐的现代性,而已经写出,既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担当;
7、诗中先由“她的第一首/口语诗”,入了先锋选本,到后来的不写口语诗,而写其他类型的诗,这种转变从根本上,都会是一种精神的再塑,拉伸了思想的碰撞与交融;
8、而诗的结尾,她的回答,既是她的真实,诗的真实,还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当然,无论何种写作形式都值得提倡,只要不抄袭,只要情感有温度,都当尊重;
9、此诗标题用得很棒,在情感层面给诗加持,并含有奇妙的感觉,凝聚成爱本身,提纯则将一切的杂念汇聚于心,精彩;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口语诗生长于生活的方方面面,首先需要一颗日常的诗心”;
11、现实之诗,鲜活之诗,当代诗纪。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黄平子《新世纪诗典》留言271

3610

爱的提纯

刘傲夫

她的第一首
口语诗
就入了民间先锋
诗歌界的
两个重要选本
但她再也不写
该类诗了
问其原因
她答
写口语诗
没有稿费

2020.10.8

“她”是人物。“第一首/口语诗/就入了民间先锋/诗歌界的/两个重要选本”是事件。“口语诗”区别于“非口语诗”。“民间”区别于“官方”。“先锋”区别于“保守”。“重要”区别于“普通”。第一首口语诗能被两个重要选本同时选中,足见其诗之好。“但她再也不写/该类诗了”,这是转折。一个先锋性极强,口语诗天赋极佳的诗人,为什么不写该类诗了呢?“问其原因”是代问。“写口语诗/没有稿费”是自答。“她”的看似简简单单的一
答,实则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内容。一、“她”是为了稿费写诗的。为了稿费写诗不可以吗?当然可以。诗人也要生活,诗人也要吃饭。二、“她”的经济条件应该不太好。如果“她”有宽裕一点的生活或者有稳定一点的生活来源,我想“她”也不会太在乎那一点稿费的。三、“她”的写作水平肯定不低,“她”肯定能通过另一类诗换得稿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嘛。四、口语诗是不受官方待见的诗。五、民间掌握了诗歌最先锋的武器,官刊则掌握了最诱人的钱。朝哥VIP8经常教训我:“凡是卖不到钱的,都是狗屁。狗屎还可以肥田,狗屁只有臭!”我听了,唯有诺诺连声。2021年2月19日21点31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SCHLAFLOS NACH DEM POESIEFEST – 不全 Bu Quan

十二月 18, 2020

Bu Quan
SCHLAFLOS NACH DEM POESIEFEST

Lü Yao beruhigt mich,
Hauptsache, du schreibst gut.
Aber wie soll ich gut schreiben?
Ich bin ungebildet –

Hast du Achmatova gelesen,
hast Darwisch gelesen,
dann weißt du, verstehst du:
Erde kann ein Wort sein, das brennt,
du traust dich nicht hingreifen.

Übersetzt von MW im Dezember 2020

Yi Sha 伊沙 AVANTGARDE, MUST CRY OUT – 2 poems from May 2016

三月 13, 2018

Yi Sha
AVANTGARDE

you don’t know it exists
it’s there

you forget about it
it’s there

you use it
it’s there

you betray it
it’s there

it exists apart
from you

May 2016
Translated by MW, Feb. 2018

 

《先锋》

你不知其有
它在那儿

你忘记其有
它在那儿

你利用它时
它在那儿

你背叛它时
它在那儿

它存在于
你之外

2017/5

 

Yi Sha
MUST CRY OUT

one person
in his 27 years in power
with his own hands
set in motion 55
big and small political campaigns
plunged his country in misery
made his people suffer to death
when I get to know this information
my mouth stands open
I want to cry: “grandpa!”
I want to cry: “grandma!”
I want to cry: “papa!”
I want to cry: “mama!
I want to cry: “uncle! aunt!”
I need to cry out
for all my relatives
all my seniors in my relatives
I want to tell them:
you had it so hard
in your generation
I forgive you everything

May 2016
Tr. MW, Feb. 2018

 

Yi Sha
ICH MUSS EUCH RUFEN

ein mensch
hat in 27 jahren seiner herrschaft
mit eigener hand
55 kleinere und größere
politische kampagnen in gang gesetzt
sein land ins elend gestürzt
sein volk auf den tod zugerichtet
als ich diese nachricht erfahr
bleibt mein mund offen stehen
ich will rufen: “opa!”
will rufen: “oma!”
will rufen: “papa!”
will rufen: “mama!”
will rufen: “onkel! tanten!”
ich muss alle rufen
alle meine verwandten
alle älteren verwandten
ich will ihnen sagen
ihr habt es viel zu schwer,
viel zu schwer gehabt
ich verzeihe euch alles

Mai 2016
Übersetzt von MW im Februar 2016

 

《深情呼唤》

一个人
在他统治的27年间
亲手发动了55场
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
将其国家拖进水火
将其人民朝死里整
——当我得知这条信息
嘴巴张得老大
我想叫一声爷爷
我想叫一声奶奶
我想叫一声爸爸
我想叫一声妈妈
我还想叫一声
大伯、姑妈、舅舅
我想深情呼唤
我所有的亲人
亲人中的长辈
我想对他们说:
你们这辈子
活得太不容易了
我原谅了你们的一切

2016/5

JUNGE DAME – 馬非

三月 26, 2017

Ma Fei
JUNGE DAME

eine junge dame
macht “ts ts ts”
vor einem alten
familienfoto
an der wand
“was haben die nur gegessen
dass sie alle so schlank waren?”

sie hat auf die jahreszahl nicht geachtet
1960
aber es hätte auch nichts genützt
sie hat in der schule
nicht davon gelernt

201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17

 

《姑娘》

一个姑娘在
墙壁上挂着的
一幅祖辈的
全家福照片前
啧啧称奇
充满向往
“他们都是咋吃的
一个比一个苗条”

她没有注意到
照片拍摄的时间
是1960年
即便注意到了
也是白搭
她学习不咋地

(2017)

 

 

Ma Fei
NICHT VERSTANDEN

ein spion
eliminiert einen spion
als der erste spion
von einem dritten eliminiert wird
in der todesstunde
das erstaunen auf seinem gesicht
das hab ich nicht verstanden

201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17

 

《不理解》

一个特务
干掉了另一个特务
当这个特务
被第三个特务干掉
在临死的一刻
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是我所不理解的

(2017)

 

Ma Fei
IM TRAUM

ich besteige eine frau
an die ich in wirklichkeit
überhaupt nicht gedacht hab
ich weiß was nachher passiert
alle möglichen folgen
das hat sich im traum nicht geändert
in schweiß gebadet
steig ich von ihr herunter
und sie verlangt schon von mir
ich soll zwei leute entlassen
ich spür gleich noch mehr schweiß
gottseidank sind die zwei mädchen
in einem anderen büro
es liegt nicht an mir

2017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17

 

《虚惊一场》

我上了一个
在现实生活中
从来没想上的女人
我深知一旦上了
将后患无穷
麻烦不断
果不其然
在梦里也没改变
我刚大汗淋漓地
从她身上下来
她就要求我
开除两个人
令我又出一身汗
还好这兩个姑娘
是另一个单位的
我管不着

(2017)

 

Ma Fei
《DIE ZEIT VON SEX ALS AVANTGARDE IST NOCH LANG NICHT VORBEI》

sie ist offenbar ganz erregt
zeigt mit dem finger
auf mein buch
eine seite
und blättert rasch weiter
und zeigt mit zitterndem finger
“wie kannst du in einem gedicht
ein solches wort gebrauchen”
“ich brauch es schon über zwanzig jahre”
sag ich ihr ehrlich

das wort das sie aufregt ist
“schwanz”

(2017)

 

《写性就先锋的时代远未终结》

她显然很愤怒
指着我的诗集
其中一页
又快速地翻到另一页
手指哆哆嗦嗦
“你怎么能在诗里
用这样的脏词”
“我用二十多年了”
我老实承认

她说的那个词是
“鸡巴”

(2007)

寫政治詩歌 Poetry politics, Greater Austria and Greater China

九月 8, 2016

Mittagessen

寫政治詩歌

維馬丁

瑞士蘇黎世新報編輯說可惜他的報紙不再關心文藝,只關心輿論一類的,所以書評很少了,也不再登詩歌。就是近半年的變革。我覺得廖亦武和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等等應該很適合這樣的氣氛。關心輿論應該是關心政治。廖亦武從八九年以后不能不激烈關心, 米勒從小也許也是跟廖亦武一樣終不能脫掉政治。二十一世紀得了諾貝爾德語女作家有兩位,除了米勒第二位是奧地利女作家耶利內克 Elfriede Jelinek,她也一直非常關心政治,而且也寫詩,非常好的詩,雖然寫的非常不同。米勒的詩歌是實驗性的,耶利內克寫話劇和小說用的語言是非常實驗性的。在台灣說葉利尼克,在台灣一直有人研究和翻譯她。大陸和台灣很多方面非常不同,在台灣關心政治很多就是左派,像一九三十四十年代中國詩人艾青,雖然現在台灣關心政治就是先關心台灣,其他都不能先注意它。而在大陸當代的先鋒詩歌從六十年代到現在都有地下的成分。需要獨立,需要脫掉主流社會的政治口號心態。其實我覺得詩歌,就是活性的、跟當代社會有直接關系的詩歌無論在哪裡都有地下的成分。艾青在1979年寫柏林牆就直接否定柏林牆,不管什麼左派歷史問題等等,至少從表面說好像不管。

做藝術都需要獨立的心態,一 直關心政治怎麼寫詩?不過有的人可以。布萊希特 (Brecht),還有傅立特(Erich Fried), 廖亦武2015年秋天來維也納就是參加傅立特文學節。台灣詩人鴻鴻翻譯了傅立特的詩,尤其是叫做《暴利》一首(Die Gewalt),鴻鴻在2014年三月十八在台北參加占领立法院的事件就引用這首詩。傅立特是奧地利人,還有一位著名的二十世紀奧地利詩人楊豆(Ernst Jandl) 也非常關心政治,寫得很成功。楊豆很有幽默的成分,雖然大部分作品不一定讓你笑。我翻譯伊沙就經常想到楊豆。昨天轉給一位瑞典的女博士生的這兩年廖亦武的詩歌,就重新碰到很多我這幾年關心的事情和詩歌。劉霞最好的詩歌就是2013年錄像裡的兩首一類的,像《無題》那顆樹。獨立的,不直接說什麼政治,但也許說得很直接,不能再直接。我在2011年左右那時候想讓奧地利的中國朋友翻譯米勒的詩,雖然他多半不寫新詩,寫古體詩,但是我給他解釋德語他可以翻譯成中文新詩。也許很荒謬的念頭,最后沒成功。我那時候覺得是流亡詩人貝嶺的錯,因為一直不管詩歌,從不願意給意見,只關心書怎麼出版,在台灣的小出版社。硬不關心文本。

有很多人在文學方面很喜歡只關心文本,偶爾才關心社會政治問題。我好像從來從骨子裡感覺到詩歌文藝,尤其是多語言的、跨越世界各地的文藝是革命性的,雖然革命這詞匯一直就非常可疑,魯迅AQ關心革命等等。我自己在中學時候被楊豆的詩歌振醒,這詩歌其實有很具體的奧地利和德國當代歷史內容,但他主要是實驗性的。實驗 性是它的革命性。而且是跨越語言、跨越時代的獨一無二的怪詩。把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的一首著名的浪漫感情詩歌說翻譯它的『表面』,其實好像只翻譯聲音,找從聲音很相似的德語詞匯就好像用德語念出英語的原文。就像奧巴馬這個中文詞匯只管聲音,跟奧巴馬三個字其他內容和用處沒關系。但其實楊豆那首詩有具體的當代歷史政治內容。只是我最早聽到就是它的荒謬,是兩三個中學生自己發現的東西,在語文課等等那時候肯定不能碰到。就是一種爵士音樂的東西。這是我寫詩的根本。關心詩歌、翻譯詩歌等等都來自於這種經驗。

菩提本无樹,明镜亦非台。十七歲左右碰到了坛經。然後開始學中文。

GODDAMN LU-PRIZE 《烦人的鲁奖》

十月 20, 2014

CAM00363

Yi Sha
GODDAMN LU-PRIZE

the night they announced
the lu xun literature prize
my mobile phone rang
it was the ningxia muslim poet
shan yongzhen. he said:
“only if you are never considered
for the biggest official prize,
you can become
a great poet in china.
tonight my first candidate
would have been chang yao
(who died in 2000)
the second one I thought of
was you, brother yi!”
hearing these words
brother yi stammered
didn’t know what to say
would have liked to hang up
brother shan said:
“so you don’t want to
discuss this topic
in any way?”
I said:
“yes, yes ….”
he didn’t know
what I was doing
I didn’t want to discuss any topic
I was watching a porn flick
on my computer
there was this great
piece of ass from thailand
in front of my eyes

August 2014
Tr. Oct. 2014

CAM00360(2)

伊沙
《烦人的鲁奖》

鲁迅文学奖
揭晓当夜
我的手机响了
是宁夏回族诗人
单永珍——他说:
“在中国
永不染指鲁奖的
才会成为
伟大的诗人
今晚我头一个
想到的是昌耀
第二个想到了
老哥你……”
面对此说
本老哥支支吾吾
不像往常那般
口若悬河
几欲挂断电话
对方说:
“你是不是
连这个话题
都不想谈?”
我说:
“是的,是的……”
对方不知道
此时此刻
我什么都不想谈
因我正在看A片
一个泰国妞
正在我面前的电脑上
晒屁股

CAM00361(2)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