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ethod’

QUALIFIKATION – 高歌 Gao Ge

8月 4, 2022

Gao Ge
QUALIFIKATION

Mein Papa nimmt meine
zwei frischen Ausweise,
Elektriker
und Freileitungsmonteur.
Er neckt mich,
unser Dichter
spielt also nicht nur mit Strom,
er klettert auf den Strommast!
Ich geb zurück,
ein Dichter muss mit dem Strom spielen,
mit dem Strom der Sprache,
mit dem Strom der Poesie.
Ich leg die Schalter um,
Reihenschaltung, Parallelschaltung.
Ich lass die Seele klettern,
den Strommast hinauf,
ein bisschen höher,
noch ein bisschen höher,
dann mit den Eisenschuhen
ganz in Ruhe hinunter.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高歌#(26.0)

 

伊沙推荐:高歌是今年普遍发病的诗人时事密集症的受害者,经过了多次选空,此次绵阳诗会,因此诗在某单场名列第四而保轮。我在现场的点评是:"你得感谢白居易,他让我比先前更重视说理诗。"两句话:说理诗,一则理要硬,二则要形象。

况禹点评《新诗典》高歌《资格证》:我以亲身经历验证了诗中一点,写诗跟考证确实是两码事儿。高歌很厉害,做到了两手都抓。本诗的后半截转成了诗论,转得自然,态度也端正。结尾两句,收得漂亮,也充满了心灵的难度。

 

 

TRAURIG ZORNIG – 王爱红 Wang Aihong

10月 11, 2021

Wang Aihong
TRAURIG ZORNIG

Heute auf dem Weg hinaus
einer alten Dame begegnet
Eine Hand ausgestreckt vorm Autofenster
bebend, schwankend
leer und nur leer –
Eine gestrige Bettelmethode
sie hat keinen QR-Code
ich hab nur mein Handy
Sie entfernt sich enttäuscht
ich drück auch noch
auf die Hupe

Übersetzt von MW im Ok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王爱红#(3.0)

 

伊沙推荐:现在不容易遇见乞丐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位,又无法满足别人,于是悲愤交加,捶响喇叭。在同题材诗中有所刷新,如我在课堂上所讲:先不提创造,从创意开始。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王爱红《悲愤交加》:这几年自从手机支付的方式悄然兴起,的确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方便,于是很多人身上都不习惯携带现金了。这就如同双刃剑有利也有弊,方便的同时也有不便,在偶尔需要用现金的场合就不免会尴尬,一如本诗中所遭遇的:先进的付款方法遇见了落后的乞讨方式,空有助人为乐的热情和一颗悲悯之心,口袋里却掏不出一毛钱,悲愤交加、捶胸顿足之余一记拍大腿的动作,“我却竟然锤响了/喇叭”,让人不由唏嘘感叹。虽然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而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读来依然会让你的心灵有所触动、有所思考,这恐怕便是作者的无心之得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张小云:
“捶响喇叭”让“悲愤”
有了高分贝的形象
至于
悲愤交加为哪般?
是没能帮上那位老太的自己?
是让行乞都颤颤巍巍空空荡荡的空气?
读的人尽管想

2021.10.10

晏非跟读《新世纪诗典》|2021.10.10诗人王爱红《悲愤交加》:悲愤交加的似乎是,对于弱势群体,我们的社会救助和保障水平仍不足以令人放心,而技术进步带来老年人(包括这位老太乞丐)的不适应确实需要改进,但似乎不会令人悲愤交加吧。最后两句把悲愤推向高潮,但不是强指,而是事实的诗意,内心的情绪影响到肢体变化,“我竟然捶响了/喇叭”。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王爱红的诗《悲愤交加》的十一条:
1、要相信,在生活面前,诗意会随时发生;
2、细节,是摄入诗的灵魂,而日常的真实,就是想象的写照;
3、王爱红,1963年生,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美协会员、中国书协会员,中国侨联文艺家协会理事,出版诗文集、书法集多部,曾主编或参与主编《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迹》等,曾多次获奖。现居北京;
4、此前未读过作者的诗,今天这一首,作为有过同样经历者,唯一的不同是没有后面的“捶响喇叭”,没有把这一切写成诗,而这些,更加重了我强烈的共鸣感;
5、本诗的在场感与真实性极强,笔触细腻,语言清晰、明快,内容又凸显现实性,其中所包含的情怀纯澈而幽深,给人以无限的触感和回味;
6、尤其是诗里所显现出来的生活底色,与本身的社会情状形成差异,特别是行乞者没有微码这件事,是“活”的诗眼点,还是诗维的过渡,既巧合,又绝妙;
7、诗中两个不同身份人的立场,同样有的失落感,注入了鲜活的生命质感,并透析出人性无限的遐想与光辉,擂动人心;
8、结尾部分,是一个情节,或者动作的描述,还是内心情绪的一种表达,却正是这个细节,进一步升华了全诗的意蕴和内涵;
9、标题由一个成语构成,既直面现实,又直击内心,可谓与诗的内容相得益彰,还是事物本真的投射;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你所经历的,给你心颤的瞬间,务必精准的记录下来,因为它是诗”;
11、现实之诗,人性之诗,生活之诗。

黄平子读王爱红《悲愤交加》

——《新世纪诗典》3843

悲愤交加

王爱红

今天出门
我遇见一位老太
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
颤颤巍巍
空空荡荡
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
她没有微码
我只有手机
看着她失望地走远
我竟然捶响了
喇叭

黄平子读诗:“今天出门”,时间,背景。“我遇见一位老太”,人物。写人用“位”,这是表尊敬。“老太”是行乞之人,“我”能尊而敬之,非常了不起。比给她钱更了不起!“车窗外有一只伸过来的手/颤颤巍巍/空空荡荡”,动作描写,细节描写,强调其老,其空。“行乞的方式停在昨日/她没有微码/我只有手机”,行乞也要与时俱进。“看着她失望地走远/我竟然捶响了/喇叭”,点题:“悲愤交加”。悲的是“老太”,愤的是自己。看多了各种乞讨,看多了各种“筹”,经常“被乐捐”,我早已麻木,难得王爱红还有一颗想给而不得的“悲愤交加”之心。捶喇叭是一个有趣的细节。
2021年10月11日16点11分

 

 

MUTTER KANN NICHT LESEN – 周向山 Zhou Xiangshan

8月 17, 2021

Zhou Xiangshan
MUTTER KANN NICHT LESEN

meine mutter hat uns mit einem obststand durchgebracht.
sie sagt mir nichts, zeigt mir nur,
wie sie mit dem blitzenden messer
schlechte und faule stellen, narben
rausschneidet,
das süße fruchtfleisch freilegt.

Übersetzt von MW im August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周向山#(1.0)

伊沙:本诗是口语诗还是意象诗?我认为是后者,庞德式的正宗的意象诗应该理解为富含俚语的清澈意象诗。绝大部分人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比较糊涂呢?他们误以为朦胧诗即中国的意象诗,其实朦胧诗只有一少部分达到了,大部分还是浪漫主义、象征主义等,我们以为意象诗的"词咬词"其实是浪漫主义。

况禹点评《新诗典》周向山《母亲不识字》:我也倾向于认为本诗的意象属性,一种更当代化的、活体的意象写法。有一个诗史层面的误会,不少汉语的现代诗作者可能忽视了(早在十几年前所写的《意象之路》里我曾强调过)——庞德等人发起的意象主义诗歌,其初衷是给现代诗注入东方式的感性与灵性(而非对“词”的强调),而汉语始自内地20世纪七十年代的“意象诗”强调的则是借助“词”的象征手段,为汉语的浪漫式写法做一定的理性因素升级,从而达成一种“类现代主义”的诗学和语言状态。后一种意象诗可以看作是对意象主义所做的新诗化修正。它当然是一种本土诗歌事实。但并不意味着代表意象主义诗歌美学的全部。相反,倒更像是汉语在特殊人文背景下为靠近现代意识所形成的一个意象诗支流。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周向山《母亲不识字》:“言传”与“身教”到底哪个重要,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文化背景的家庭有不同的教育方式。教育家叶圣陶先生曾经说过:“身教最为贵,知行不可分,这当中讲究的是“知行合一”,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割。本诗中不识字的“母亲”,是典型的身体力行“身教”的实践者,她深知“实践出真知”的道理,绝不玩纸上谈兵。一个小小的行动,远胜于千言万语空洞的说教,即使这个过程痛苦不堪,如同“专门剜掉/创伤,溃疡,暗疾”也在所不惜,因为要达到“裸露流蜜的果肉”的目的,一切便是值得的。

高歌:​好!提醒每一位做家长者……

黄开兵:平凡人物,平凡生活,平凡举动,因为诗而闪光。好像说反了:好诗,因为发现了平凡人物平凡生活平凡举动的闪光……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周向山的诗《母亲不识字》的十一条:
1、归根到底,诗歌是心灵的艺术,更是诗人内心深处最本真的反映;
2、写作是终生的事业,和人生的道路是一样的,会有波澜起伏,唯有保持精神的良好状态,是作家基本的素养;
3、周向山,安徽省马鞍山市《马钢日报》编辑,现退休。诗歌曾获全国冶金“铁流文学奖”及报刊奖。有作品入选《中国现代诗巡展》、《磨铁读诗会》;
4、通过本诗作者微信公众号定期推出的《大山选诗》栏目不难看出,其是一个对好诗有着独特的辩识能力的,足见其是真爱诗,这还不算,其还写得一手好诗,明快、味足;
5、本诗短短六行,即写尽了一个伟大的母亲光辉形象,以养家糊口的一把明晃晃的刀,来诠释生活本质的意义,无不透着水果和生命的原味,一切皆凝聚于教育过程的行为之中;
6、诗一开头,以直接铺陈的方式,将一个颇具温度的母亲形象展现出来,在语言层面,则由一个具体的细节一气呵成,瞬间便吸引住了人们的目光与情感;
7、前一节,唤起一代人的共同经历,而后一节,更透出一个“活”字,让那些凸显质感的动作,变得鲜活起来;
8、诗中无一亲情与爱的一个字,全都在写事物,但内容之中所包含的东西,在一连串的具体细节之内,无不透着浓浓的意趣;
9、诗的标题,充满了现代气息,看似不像题目的题目,显得格外的平实而具象;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把一个细节进行到底,才是写作者该有的态度”;
11、教育之诗,生命之诗,情景之诗。
黄平子读周向山《母亲不识字》

——《新世纪诗典》3787

母亲不识字

周向山

母亲摆水果摊养家
不言传,只身教
手中闪光的水果刀
专门剜掉
创伤,溃疡,暗疾
祼露流蜜的果肉

黄平子读诗:“母亲摆水果摊养家”,三百六十行,行行能养家。“不言传,只身教”,身教往往胜过言传。“手中闪光的水果刀/专门剜掉/创伤,溃疡,暗疾/祼露流蜜的果肉”。这是在剜水果吗?当然是,因为“母亲”只是一个摆水果摊的,而且还不识字。一个不识字的人当然没法读书,一个没读过书的人当然讲不出什么大道理。“闪光”说明水果刀锋利。“创伤,溃疡,暗疾”,这是水果身上的毛病。“流蜜的果肉”,这是诱人的水果。这只是在剜水果吗?当然不是。水果的身上有“创伤,溃疡,暗疾”,人的身上呢?当然也有。水果身上的“创伤,溃疡,暗疾”要剜掉,人身上的当然也要剜掉。当人剜掉了身上的“创伤,溃疡,暗疾”后,也会“祼露流蜜的果肉”。水果和人的最大区别在于:水果不会喊疼(谁知道呢),人会。人可以轻易地对一个有毛病水果开刀,但是很难对一个人开刀。“母亲”虽然不识字,但是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2021年8月16日20点08分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