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unishment’

ERSTE KLASSE – 张致臻 Zhang Zhizhen

5月 7, 2022

Zhang Zhizhen
ERSTE KLASSE

Die Lehrkraft lässt einen Schueler
vor der ganzen Klasse
rauskommen.
“Stell dich bitte
in die Ecke!”
Er schlurft
gemächlich
in seine Ecke,
will sich hinhocken.
“Warte!”
Die Lehrkraft zögert.
“Na dann geben wir dir
einen Erste Klasse Sitz!”
Sie nimmt einen Stuhl an der Wand
und lässt ihn in der Ecke sitzen.

2022-02-28
Übersetzt von MW im Mai 2022

伊沙推荐语:这一个雅座,何其妙哉!最妙的,一定来自于生活,而非大脑。有人想跟我学口语诗,恕我不线上设坛开讲,看我推荐的诗,让孩子教你,没感觉,教不会,就算了,就当人生中多了一次试错。

​况禹点评《新诗典》张致臻《雅座》:我的一个小学兼初中同学,有次回忆对我小时的印象说,“我经常一走出教室,就看见他在门口被罚站。”此诗让我想起了童年的那段岁月,还好,诗中的小朋友遇到了一个风趣的好老师,接着又成就了一位新一代小诗人。

​【亚坤评诗】
雅座
作者|张致臻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在我的个人经验里,这是一首挺具有代表性的“后口语诗”。

1.这首诗是典型的“事实诗意呈现”。它没有用到任何传统的诗歌技巧(但不代表它没有技巧)。眼中看到什么,就站在诗的角度,去写什么。这种类型的诗,其实非常考验写作者的“现代性诗感”。作者只有16岁,可喜可贺!

2.这首诗有“智趣”。评价一首“现代性口语诗”的优劣,可以从很多个方面进入。从我个人角度讲,其中有一个很核心的层面,那就是“智趣”。
“智趣”其实是很难的。自然天成,趣味弥漫,诗意彰显。这很不好写。

因为这和写作者的“心灵能量”相关。据我目力所及,恰恰是很多成熟的写作者很难写出非常自然的“智趣”作品。主要是因为在写作一首诗时,思考的问题太多。(尤其是精神性、社会化和情感性问题)

3.这首诗的语言也非常好。它都是落地的。整首诗没有任何“虚空”的词。小作者更没有想去“写”诗,他只是非常老实地“呈示”画面。
在我个人看来,这个路子是非常正确的。他一出笔,就直接进入了“现代性”文学语言。

现在,很多小朋友写诗或文(我一直在关注),受书本、应试和教学影响,一出手就进入了“词语”里。这非常要命!这种思维,从一定意义上讲,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者!
即使以后有机缘,他进入了“写作语境”里。自我还要从头反思和重新校订。

4.这首诗的标题也非常好。“雅座”与诗中的内容形成了非常紧密的“链接”。增加了本诗的“智趣”,提升了它的“诗歌色彩感”。

祝福作者!

(马亚坤.2022.05.06.上海)

马金山|读张致臻的诗《雅座》的十一条:
1、发现,是写作的基础;
2、每一首好诗,都将会是情感的宝藏,这个世界重要的一部分;
3、张致臻,2006年12月生于北京,现就读于厦门五中初二年级。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等;
4、张致臻的诗,善于捕捉身边的事物,并以口语化的方式,写生活,写好玩的,写自己感受到的东西,故在诗里行间,最易触及到事物质感的部分,尤显珍贵与惊喜;
5、本诗中的情节,很容易引起共鸣,因为在几代人的教育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碰见这样的情况,而此诗的呈现,再次给我们提了个醒,任何时候,生活中再平常的事物,都是现代诗最好的素材;
6、诗一开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在特定的环境中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场景,让人感觉到严重,且又唤起了不少人的记忆;
7、紧接着,进行了很大的调整,这既是因为这位同学的表现决定的,也是老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总之,让人觉察到了什么;
8、诗中没有交待“被罚”同学具体犯了什么错,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有效惩罚,却写出了极其复杂而又微妙的教育现场;
9、结尾部分,在幽默风趣的话语中,足见老师的仁爱之心,以及轻松愉快的教育现场和内心变化;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触及人心的感觉,就是诗的源头”;
11、教育之诗、现场之诗、感觉之诗。

 

 

 

DAMALS – 马金山 Ma Jinshan

3月 10, 2022

Ma Jinshan
DAMALS

Familienplanung steht vor der Tür!
In der Panik
versteckt mich Vater
in dem Sarg, den Opa
vorbereitet hat für sich selbst.
Ich krieg keine Luft
und hämmere
an die Wände.
Also werd ich entdeckt,
und der letzte
Sack Reis
den wir haben
wird
fortgetragen.

2021-10-19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马金山#(15.0)

新世纪诗典11,NPC3月11日,3994首,1243人。第15个马金山(广东)日

《新诗典》小档案:马金山,1981年6月26日生于河南南阳。1998年曾当过兵。部分作品被翻译为英、德、韩、印尼等多种语言。出版诗集《吸引》、《此一歌》、《答谢词》、《礼物》等。现居深圳。

伊沙推荐:​计生时代,已然过去,但记忆还在,一个诗人就是一个民族的记忆,与此同时,一个人要是失去对自己的命运感,也太麻木了,枉为诗人一一这便是本诗的可贵。

​况禹点评《新诗典》马金山《那年》:家有二孩飞速升至家有三孩的年代,公共话题速朽的年代,谁还记得独生子女时代超生家庭的惶恐不安,诗当代不是生活的流水账,诗人也不是社会的记录员(旧小说家才去干那个),诗的功能是——自觉承担起良知对历史与现实的审视。本诗即是。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马金山《那年》:所有的历史都会在人们的记忆里留下深深浅浅的印记,而诗人作家们的作品就如同帮助人们进行记忆恢复,让某些曾经模糊的东西变得越发清晰。尽管人生经历了一些个人无法抗拒的痛苦与磨难,但对于诗人来说,也可能是命运的恩赐和馈赠,这样的经历内化为诗人写作的动力,更守住了内心水晶一般的本真。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