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rosthetic’

DER TAUCHER A GENG – 三个A – 3A

3月 26, 2022

3A
DER TAUCHER A GENG

Jedesmal wenn er taucht,
liegt die abgelegte Halbprothese
einsam auf dem Boot.
Einmal ist er runtergegangen
und seine Ausrüstung war kaputt.
Er hat die Reserve-Sauerstoffflasche genommen,
aber die hat auch geleckt.
Wegen seiner
langen Erfahrung
ist er noch sicher hinauf gekommen.
Er hat sich prustend,
außer Atem,
den Bauch voller Wasser gehalten
und erzählt von der Gefahr.
Zuerst mit ganz erschrecktem Gesicht,
aber sehr bald
mit einem unwillkürlichen Lächeln
über das eigene Überleben.
In diesem Moment
hab ich bemerkt,
seine Prothese daneben
hat auf einmal gezittert.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三个A#(16.0)

 

伊沙推荐《潜水手阿更》:这首人物诗写得好,有特点,是"这一个"。结尾处,在一般作者大脑最容易缺氧的地方,又保持着足够的灵性,是这个扩大半月中的上乘之作。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三个A《潜水手阿更》:本诗成功塑造了一位经验丰富、身残志坚的潜水手阿更形象,身体残疾,但能够成功地在水下处理突发状况并化险为夷,这是身体健康的正常人都难以做到的。阿更沉着冷静而又乐观积极的精神风貌立体又生动,着实令人钦佩不已,也避免了人物形象的概念化和单一化。叙述上流畅自然,丝毫不拖泥带水,结尾处“假肢/突然抖动了一下”,这一细节的捕捉亦真亦幻,令人颇感意外,其实另有深意及复杂的情感,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读三个A的诗《潜水手阿更》有感 | 亚黎

生活里
与我们和谐共处的事物
不管有无生命
日子久了
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感情
花、草、宠物、衣物、床、居室……
假肢这个人造肢体
与人体长久磨合融为一体
更甚于那些身外之物
成了主人身体的一部分

2022.3.26

【亚坤评诗】
潜水手阿更
作者|三个A
(内容详见新诗典今日推送)

这首诗,很有意思,可以和昨天新诗典推送的那首诗对比着解读。

昨天那首诗——《细节的力量》,是由一个单一性的特殊细节(“不抽烟,但常备打火机,时刻准备给领导点烟”——这实际是一个心理细节,再追深一点,本质是一个精神细节)来带动全诗的。

而本诗,恰恰相反,它是依靠多种很具象的人物细节,结合很生动的画面细节(靠叙述呈现的),在非常可视化的诗歌空间里来完成诗歌运动的。

本质上看,一个是抽象的精神细节。一个是具象的生活细节。
当然,《潜水手阿更》这首诗,在结尾处,也由实(作者叙述的现实画面)入虚了(“假肢抖动了一下”其实就是心象。现实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作者个体感受上的精神细节)。

这恰恰是本诗的精彩点!坦诚讲,如果抛开最后四句,只看前面的内容,这首诗虽然叙述也很精彩,但还够不上是一首极其出彩的好诗。
一旦在结尾处加上“假肢抖动”(精神化)这个细节,就与开头的“假肢”(现实生活)形成了内部呼应。
这样看,整首诗,不管是形式上,还是内容上,甚至是精神上,都打通了!

这一抖,虽然是虚的,但从诗的角度讲,是站得住的,是成功的,是出彩的!

此诗语言细节丰富,画面感十足,叙述老练,最后的一抖,成功把诗带进了精神性的内部世界里。
让我们体会到了一种生活的酸楚和生命的质感!好诗!

(马亚坤.2022.03.26.上海)

BAUMOHR – 李秦冀 Li Qinji

6月 23, 2021

Li Qinji
HOLZOHR

Baumohren
sind Ornament,
ein Baum hat so viele
und hört überhaupt nichts.

Mir scheint,
auch die Pflanzenwelt
hat Prothesen.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李秦冀#(1.0)

 

伊沙:《人民文学》"看好体"事件让我感到愤怒的是:我可以容忍这位编辑看不出那首诗有无"事实的诗意"(绝大部分国刊编辑也确实看不出),但是我无法容忍这位文学博士看不出这是难看的不及格的汉语!既然有人提及《新诗典》中孩子们的诗,那我就要强调本典底线之高之硬,继续用小学生的诗嘲笑你们。

况禹《新诗典》李秦冀《木耳》:“植物的假肢”,这是个非常棒的发现。木耳是“树的耳朵”,这又是个很有意思的理解——来源在于字面。两下一碰撞,崭新的诗意出现了。孩子的发现,永远比那些成人假装孩子后的“发现”,来得实在,来得智慧。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李秦冀《木耳》:厉害!在一个四年级小学生眼睛里,我们常用的食材木耳,无异于树木身上的摆设,因为“长了那么多/它还是/啥也听不见”,是啊,不是摆设又是什么?读到这里,你会无形之中被孩子富有童趣的语言所深深吸引,而结尾处不但顺理成章,更是语出惊人:“看起来/植物界/也有假肢”,由眼前之景到由此而引发的“植物界也有假肢”这一“重大发现”,天真烂漫的遐想不禁让人哑然失笑,虚虚实实的写法,独立自主的思考能力,令一首咏物诗显得卓尔不群,令人击节赞叹!

 

马金山|读李秦冀的诗《木耳》的十一条:
1、诗在物中;
2、事物与事物之间,是骨与肉的关系,如歌如诗;
3、李秦冀,女,2010年12月出生,西安高新第一小学四年级7班学生,喜欢绘画、阅读。作品入选《孩子选孩子的诗》等多本诗集。
4、又一位入典的新人,把自己的诗写得如此透彻、明亮,还不乏孩子干净的感觉,十分珍贵,值得期许;
5、本诗以童话故事的形式,由一个孩子从纯粹的角度进入植物的内部,并由此削离出鲜明的事物与场景,构成了本真的世界本相;
6、首先,把耳朵比喻成木耳,不仅形象、自然,而且事物与事物之间饱含生命的韧劲,还是关乎植物生命化的哲理;
7、诗中通过听与看,两种不同的视角与维度,呈现出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文字的力量下,沉浸出可触及可感受的生命气息,浓厚而且沉实;
8、除了本身的物理特性之外,诗意在作者的口吻里,也倍感亲切与质感,还有一种声调的回响在耳边,让人意犹未尽;
9、最后一节,以一种审视的姿态直面现实与人身,画面撷取纯澈无瑕,充满智性的光芒;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让文字呼吸起来,它的身体就会出现起伏的喘息声”;
11、植物之诗,生命之诗,觉察之诗。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