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ttraction’

SONNENBLUME – 刘敖夫 Liu Aofu

3月 24, 2022

Liu Aofu
SONNENBLUME

Man sagt, du sehnst dich nach dem Licht.
Ich sag, du richtest dich nach dem Sonnengesicht,
hängst dein Fähnchen nach dem Wind,
du stehst nur auf, wenns etwas bringt.

Die Sonnenblume sagt,
ihr habt jeder recht.
Aber ich denk an meine hunderttausend Körner im Bauch.

Übersetzt von MW im März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刘傲夫#(13.0)

 

主持人伊沙推荐语:一个诡辩,自圆其说,甚好甚好,向日葵这个热门题材,便有所突破。作为网红诗人,傲夫走红后让我最满意之处在于:他近几轮的诗各首都不一样,有区别,说明用心很深。

况禹点评《新诗典》刘傲夫《向日葵》:把一个熟知的意象放入现实的语境,一切看起来就不一样了。而这时对其做进一步的现场剖析,便显得格外具有震撼性。

周鱼:相比旁观者的声音,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为什么负责更重要。

王乙蓝:以往的文学作品中的向日葵不管怎么写都是理想的象征,正能量的化身,诗人刘傲夫的向日葵是千千万万个真实的你我中的一个。

兰象戎:这首厉害,两个转折的思辨,自然物相的社会启示,格物致知……

王飞长沙:向日葵一直很无辜,古往今来诗人们陟罚臧否,用以寄托各自的理想,今天终于有人替向日葵说了句公道话。

读刘傲夫《向日葵》|雪也

向日葵,也是永恒的题材了,古今中外写向日葵的诗歌很多了。在当代诗人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刘家魁老师的《向日葵》——
我只把太阳仰望
我只向泥土低头
我只遵守一个法——季节
我只开放一朵花——自由。
只有四行的诗歌,却让人读后过目不忘。同样也许会给你带来如电视剧《金粉世家》片头般那样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

诗歌和其他所有艺术一样,都讲究的是创新。刘傲夫的《向日葵》就有与众不同的艺术特质。诗歌7行,两个小节,三种说法。“有人说你向往阳光”,这是中性的看法,或褒义,因为向往阳光,没问题啊。世间万物,都需要阳光的普照。“我”的看法,明显就是贬义了。“看太阳脸色”,“见风使舵”,“无利不起早”等等,这也是“我”批驳向日葵的理由,这也有道理啊!对应人间,有很多的人可以对号入座的。

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啊。最后我们再来看看向日葵的答辩——你们都说得对,但我得对腹中的十万颗籽粒负责。也就是说,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是我有十万颗籽粒(这里是夸张的修辞手法),我要对他们负责,他们就是我必须护佑的子女。既然要对他们负责,那我就必须要看太阳的脸色,必须见风使舵,必须起早,必然向往阳光。

表面上,本诗似乎没什么意义。其实,这里有象征和隐喻的。太阳,向日葵,作为诗歌的意象,可以有哪些所指。这首诗,和目前的俄乌战争,有没有什么关联。这都是我们可以联系起来的方向和思路。

 

 

BRA – 莲心儿 Lianxin Er

2月 19, 2022

Lianxin Er
BRA

I have infrared treatment for my right shoulder,
need to take off some clothes.
Can’t avoid to show my skin-colored
brassiere.

Didn’t get to cover myself in time,
a male doctor comes by,
exclaims “aiyah!”,
reminds me I’m still attractive.
And the handsome guy from recovery
speaks in a very soft voice to me.

2/2/22
Tr. MW in February 2022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莲心儿#(9.0)

 

伊沙点评《胸衣》:什么叫先锋?内容与形式的高难度、高风险,还要平稳落地一一于情于理站得住脚。本诗即是,其心也正,生命感好,当居2月下半月冠军,莲心儿已不是首次夺冠了,诗尖者方能夺冠,这也说明半月冠亚军的设立,是一个非常好的信息释放。

况禹点评《新诗典》莲心儿《胸衣》:此诗体现了瞬间感受的捕捉。作者对自我身体的意识的拓展,没有指向特异,而是指向日常的善意。这点在展露身体意识的作品里,显得非常难得。

​马金山|读莲心儿的诗《胸衣》的十一条:
1、意识,于诗,就是珍宝;
2、给人带来巨大想象空间的,不是没有说出的,而是已经说出的;
3、莲心儿(jane),原名陈雪薇,号妙因。北京通州出生,80后。诗人,创作人,公益人,受残障影响女性,无障碍推广者,残障人群生活重建导师;
4、莲心儿的诗,具有强大的生命感与身体性,并将个体的体验和生活,全部凝于诗中,构成了个人写作的真实与情感,且不乏对人性的揭露,细腻而富有色彩;
5、本诗通过特殊的身体状况,将个体的经历与感受,融入其中,构成了生活,也充满了这个社会极为质感的一面,既有意识的微妙,还有生命的力度;
6、第一节,细腻的笔触,描绘出一幅就医的视图,既是一个具体的,明确的,还是一个日常的生活状态,其本身已展露出身体性;
7、第二节,则通过“一次意外”,由男医生的语气变化,交待出极为丰富的感知,未说出的那部分,更加显得特别而精彩;
8、诗里行间,由一个场景的再现,融入个人化的深入感受,将身体重心集中在精神层面,无不透露出一种心境,而此刻的意识,事实上是一种纯粹的心态;
9、其中有一个词值得商榷,那就是第五行中的“过去”,软化了诗的在场感,如果用“进来”,那么从感觉到层次感受,是不是更加黏合且紧密全诗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细节的体验,让生命充满活力与感受力”;
11、身体之诗、生命之诗、日常之诗。

张小云:
读莲心儿《胸衣》

好美一件肤色胸衣
好敏感一声轻叹
好温润一位帅医生
好神速一瞬自娇
好旖旎一湾带恩义的暖色互动
好妙巧一诗由内而外缈缈散发的意趣
还加一样给选编者
好尖精一双叼诗的鹰眼

2022.2.15

 

 

ZEHN FINGER VERSCHRÄNKT – 沈浩波 Shen Haobo

1月 1, 2021

Shen Haobo
ZEHN FINGER VERSCHRÄNKT

Ein alter Dichter,
über 50,
nach einem Poesiefest
bringt eine junge Dichterin, Studentin im ersten Jahr
die er gerade erst kennen gerlernt hat
als gütiger Lehrer zurück zur Uni
in seiner Karosse,
angeblich aus Deutschland erworben,
und sagt zu dem Mädchen:
„Lass uns Freundschaft schließen,
ich kann dir außerhalb des Campus
ein Zimmer mieten.“
Und streckt seine Krallen aus,
will das fremde Mädchen
fest in die Hand nehmen,
alle zehn Finger.

6. Dezember 2020
Übersetzt von MW am 1. Jänner 2021

伊沙推荐语:

这是一幅八十年代所谓"诗歌盛世"的遗照、现代诗人中遗老遗少的遗照。当列这个半月亚军,作者也以一个漂亮的冲刺,完成了奇迹般的十年满额,直取李白诗歌奖新世纪十大诗人奖!

新世纪诗典10,NPC2021年1月2日,3561首,1142人。第31个沈浩波(北京)日

况禹点评《新诗典》沈浩波《十指相扣》:让我想起《玛丽的爱情》。这又是一首“在场”的诗。“男诗人”的年龄和“戏路”,暴露了其年轻时开始写诗的年代——20世纪八十年代前后,遍地文学梦的年代,写诗显然是赢得异性青睐的捷径。几十年过去,能开上进口豪车,显然不是靠诗歌挣来的,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诗中人与时俱进,开始以财富来诱惑年轻异性。从诗歌——财富,勾画出了一位诱惑者日趋“务实”的精神演变轨迹。这种演变,既是人性的故事,也是岁月的故事——虽然一点也不美好。

梅花驿:
浩波的诗尖锐,深刻,不妥协。这首《十指相扣》象一把手术刀精准的把一个流氓诗人的画皮剥了下来:有多少伪诗人假借诗歌之名行流氓之实。

 

ANTIQUE DEALER – 西娃 Xi Wa

10月 16, 2020

Xi Wa
ANTIQUE DEALER

Another collector
say’s he’s in love with me.

Oh goodie, goodie…

My longest love was with a collector
of Tibetan Buddhas and ancient coins.
My shortest love, he collects old bricks and broken window frames.

Don’t know what kind of
rotten whiff around me attracts this kind of people,
or maybe at some moment
I somehow could have tried to entice them –
“Collect me, collect this old soul I carry…“

In the end, I‘m like a fake
made to look old, maybe not so easy
but easy enough to see through.

8/15/19
Translated by MW, Oct. 2020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西娃#(27.0)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