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ui Jian’

和平和戰爭 – Frieden und Krieg, Peace & War

6月 8, 2022

和平和戰爭
維馬丁

俄國侵略烏克蘭
大規模侵略烏克蘭
現在一百多天了
歐洲在二戰以後
有哪些戰爭?
南斯拉夫戰爭,
差不多整個九十年代,
非常殘忍,
非常可恥。
還有現在
俄國在烏克蘭
的侵略戰爭
我是歐洲人
十八歲左右才開始學中文
一開始學繁體字
比簡體字早
那時候在維也納
有台灣女朋友
台灣留學生
一直都說中國
幾乎每次說的是台灣
國民黨教育
1988年到1990年
我在台灣
女朋友留在維也納
她很容易吃醋,
太容易相信人家跟她說
我在台灣怎麼樣怎麼樣
其實沒什麼,真的
在台灣發現了很多當代歷史,
台灣和大陸
都需要找民間的資料
台灣1988年雖然剛剛解嚴
可是相當自由,
外國人都自己找房間
我的房東很巧就是歷史學者
以後也是文學專家,
閩南話文學
他因為不屬於國民黨
不能在大學工作,
對我沒關係
我們幾乎每天晚上交談
我的中文因為他進步,
還有自己喜歡北島等等,
還有崔健
跟女朋友的愛情散了,
主要是她不能相信我。
跟房東,跟台灣,跟一些同學
的友情
一直繼續
關注當代現實,
從台灣和大陸的文學、音樂、朋友
找歷史和現實
也不會停止
我是歐洲人
奧地利人
為什麼寫詩?
為什麼學中文?
一直覺得沒具體的答案
也許有才能,其他的
都是偶爾出來的
不過感情,上面說的一切
無論發生什麼
和平和戰爭
也就是這樣

2022.6

湘莲子制图

湘莲子制图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Juliane Adler/Martin Winter
Früher war hier der Himmel sehr weit
Fotos und Gedichte

 

 

 

悼大衛鮑伊 – FOR DAVID BOWIE

1月 15, 2016

悼大衛鮑伊

惦記他
故他在
记得9/11以後
他在紐约唱保羅西蒙的歌
America
惦記盧·里德
兩三年前聽他的現場
惦記臺灣老朋友
廖瑞銘臺灣語教授
记得88年在臺灣買崔健的卡带
惦記傳聲頭像
AC-DC 酒吧
平克·弗洛伊德
寫在BUFFALO TOWN 天花板
惦記臺灣摇滚
以及所有抵抗强暴的聲音

2016.1.11

60x60-5zg

————————————

星期六七月26号去了鲍勃.迪伦现场 – Bob Dylan concert 在 Wiesen, 奥地利 Austria.
Rather good. Full raspy voice. Lots of ambivalence in the songs. Experimenting with old songs, making it new.
Songs from the albums TIME OUT OF MIND, WORLD GONE WRONG, BLOOD ON THE TRACKS and others. “Love Sick” was the last song. Very, very good. Before that, a new version of Blowin’ in the Wind.
Dylan was rather like Cui Jian 崔健 when he’s good – new songs every time, all of it – especially the classics.
Dylan mostly played piano. Good band. Each song a surprise. We saw Lou Reed two years ago. Also very good. Experimental, still.
That was the last chance I would get to experience Lou Reed live. He was himself, as far as I could tell. They also had what was left of The Doors – still with Ray Manzarek – and Ian Anderson and others. Doors trying to sound like on the records. Oh well. Ian Anderson coherent for one song only. Sad. Lou Reed strong. Like Dylan this time.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