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ounty’

NORDDORF – BEI ZHUANG CUN:一兵 Yi Bing

6月 10, 2021

Yi Bing
NORDDORF – BEI ZHUANG CUN

In der Volksschule
hab ich ein Formular ausgefüllt.
Bei Zhuang Cun, Norddorf.
In der Mittelschule hab ich geschrieben
Gemeinde Ulmenwald, Norddorf,
auf Chinesich Yulin xiang, Bei Zhuang cun.
Als ich in der Stadt war, hab ich geschrieben,
Kreis Xiangyuan, Gemeinde Ulmenwald.
Von der Provinz aus hab ich geschrieben
Stadt Changzhi, Kreis Xiangyuan.
Heute würde ich schreiben,
Provinz Shanxi, Kreis Xiangyuan.
Nach dem Ausfüllen
würd ich manchmal
im Herzen
innehalten, ein paar Sekunden,
und „Norddorf“ denken.

2021-03-11
Übersetzt von MW im Juni 2021

新世纪诗典作品联展#一兵#(2.0)

伊沙:人之为人的三大命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到哪里去?籍贯关涉对前两个命题的认知。本诗向我们展示了认知的过程。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籍贯可是已经落伍了,于是便出现了这样滑稽的现象:有的人,年纪不小了,却从未去过他的籍贯。如果将籍贯填成出生地,可生下俩月就迁走的人呢?总之,这是一个文化性的选题。

况禹点评《新诗典》一兵《北庄村》:像电影镜头,从一隅无限拉远,拉出一路辽远的岁月,但无论岁月再壮阔、再幽深,它的中心点仍然来自我们降临人世的那个小小的角落,并一次次令我们在不同的节点上回首。生命之旅正是这样。本诗很形象,也让读者想起自己的那一个“北庄村”。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一兵《北庄村》:随着时代的变迁,“籍贯”一词在如今的社会文化中已经价值不大了,但在法律意义上,籍贯仍有严格的定义,也是各类个人资料必填项目之一。诗人以一首小诗将“籍贯”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名词载入“诗册”,也是贯穿其半生个人文化生活的记录,有着独特的历史感,打着时代的烙印。结尾处“北庄二字/有时也会/在心里/停留那么几秒”,面对再熟悉不过的故乡名,它不仅仅是表格上填写的一个地名,更有一种故土难离的复杂滋味,流露出的是淡淡的乡愁,使人“心有戚戚焉”。

马金山|读一兵的诗《北庄村》的十一条:
1、诗界性,有时候就是一个点;
2、记录即诗,无论是对事物的,还是内心变化的;
3、一兵,本名张一兵。山西襄垣人。70后,诗歌作品见于《新世纪诗典》、《磨铁读诗会》、《中国口语诗年鉴》(2019年卷)、《山东诗歌》、《中国诗影响》、《角落》等报刊杂志;
4、去年七月,与赵立宏兄和吴涛兄长治相聚,首次见到一兵兄,近一年来对于其写作的关注,越来越有生命的质感和生活的浓稠度,并在不同的向度有新鲜的挖掘,值得点赞;
5、谈及籍贯,尤其是在职场,仍具有极强的实用价值,面对每一个员工,都有必要进行深入的了解,以求服务于管理,所以它的重要性在不同的领域,仍然有用且有效;
6、而本诗中所写到的各个环节,是有不同的触及感,无论是谁都逃脱不掉这个事实,更脱离不掉其中所暗含的情感,更是一个宏大的时代课题;
7、诗开始由两节组成,一个是层层递进,由地名的状态,到心理的状态,而且是极其重要、敏感而深刻的点;
8、诗中由村到乡,再由县到市,并由市到省,由省回到村,这样描写的纵深推进,将籍贯的角色转换,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9、一生能够写出一首关于故乡的好诗,是一件特别值得庆贺的事情,更是一件一生都值得骄傲与自豪的事情,无疑诗人一兵抓取住了;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层次即逻辑,清晰即细腻的质地,情感的宝藏”;
11、故乡之诗,时代之诗,情感之诗。

 

黄平子读一兵《北庄村》

——《新世纪诗典》3721

北庄村

一兵

小学时
籍贯栏里填写
北庄村
上了初中写
榆林乡北庄村
到了市里是
襄垣县榆林乡
再到省里时
长治市襄垣县
如今我填写
山西省襄垣县
填完表
北庄二字
有时也会
在心里
停留那么几秒

2021.3.11

黄平子读诗:“小学时/籍贯栏里填写/北庄村”,读小学没有出乡。“上了初中写/榆林乡北庄村”,读初中没有出县。“到了市里是/襄垣县榆林乡”,这是没有出市。“再到省里时/长治市襄垣县”,这是没有出省。“如今我填写/山西省襄垣县”,这是出省了。这时可以算是真正离开了家乡。因为离开了家乡,所以对家乡开始了思念:“填完表/北庄二字/有时也会/在心里/停留那么几秒”。那停留的几秒,就是思念,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现代人离乡的概率远比古人大,离乡的时间也不会比古人短,但是现代人很少有乡愁,究其原因,应该是交通太发达,通讯太方便!

2021年6月10日17点14分

 

 

 

FAMOUS ALL OVER – 杭爱护 Hang Aihu – WEITHIN BERÜHMT

4月 14, 2021

Hang Aihu
FAMOUS ALL OVER

If you come to our city
and want to find me
you don’t have to mention my name.
Just ask anyone in this county town,
where is that guy
who repairs cars and bikes
and writes poetry with greasy fingers?
They’ll tell you right away
my exact address.

Translated by MW in April 2021

 

Hang Aihu
WEITHIN BERÜHMT

In unserer Kreisstadt,
wenn du mich finden willst,
brauchst du nicht nach meinem Namen zu fragen.
Frag den Erstbesten
einfach nach dem,
der Fahrzeuge repariert
und dabei mit schmierigen Fingern Gedichte schreibt.
Der sagt dir sofort
die genaue Adresse.

Übersetzt von MW im April 2021

Hang Aihu, geb. 1968. Lebt in Xi’an, arbeitet in einer Forschungseinrichtung. Wurde als junger Mann tief von Bei Dao beeinflusst, brachte Anfang der 1990er Jahre einen eigenen Gedichtband heraus. Später angeregt von “Poesie durch Fakten”, begann er in den letzten Jahren mit Gedichten in Alltagssprache. Dabei hat er Poesie der Realität als Kern moderner Lyrik erkannt. 《新诗典》小档案:杭爱护,男,1968年生人。陕西省西安市人,现就职于西安某研究所。年轻时受北岛影响较深,90年代初出个人诗集。后被“事实的诗意”理论所感,近年开始写口语诗,并认定事实的诗意是现代诗歌的核心。

伊沙推荐:第11季伊始,所谓"新人"中连出60后的事实提醒我:本典强推"新人"之策的必要性,所谓"新人"只是对本典而言,好多"新人"并不年轻。《新诗典》的逻辑应当是:推得越少越金贵,推得多了,被推者也麻木了,你若把人家不区别对待当成"大师",人家立马白眼以对跟你翻脸,一些年轻的"大师"脾气渐大不就是如此嘛。本诗好在超脱有趣。

况禹点评《新诗典》杭爱护《声名远扬》:短短数行,层次却丰,乾坤却大,有暖意,有自足,好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黎雪梅读《新世纪诗典》之杭爱护《声名远扬》:“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无论从事什么行当,做得好做得久自然会声名在外,而如本诗中的“我”:“一边修车/一边用满是油污的手写诗”的人却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所以要找他的人,根据这个特点便能轻易锁定目标。本诗很有趣味性,行文着眼以小见大,进而真实地反映了诗人真实的生存状态,对工作和诗歌的热爱也跃然纸上,让人不知不觉间受到感染,流畅简洁的语言读来轻松舒服,实属难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马金山|读杭爱护的诗《声名远扬》的十一条:
1、趣味性,一直在诗中;
2、感受力,在诗里面,也是生命力;
3、杭爱护,男,1968年生。陕西西安人。现就职于西安某研究所。早年受北岛影响较深,90年代初出个人诗集。后被“事实的诗意”理论所感,近年开始写口语诗;
4、通过作者的简介纹路可以得知,多数诗人的写作变化,如出一辙,至少我也是这样,而写作,对于多数人来说,就是一生的事业,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才是生命的活力;
5、回到本诗,自带后现代主义风格,只言事,而不言情,在生活现场娓娓道来,把所有的事物镶嵌于自然而然之中,诗意饱满而且细致入微,激荡起内心深处巨大的微澜;
6、诗一开头,引出一个话题,回到诗人自己,回到一个县城(回到现场),回到一个具有的人,一个不需要提名字就能知道的人,其文字背后,隐含的是本真的生存状态;
7、随即展开的,是具体的两种不同的身份,一个是关于生计的,关于物质创造的,另一个,则是有关精神文明的,在扎实的语言基础上,构筑成意趣横生的超然境界;
8、结尾部分与前半节,形成互关与映照,直观而不张扬,鲜明却又含蓄,这些正是本诗的奥妙和魅力所在,透彻而自然;
9、此诗标题为又一成语,不知道怎么的,我对此倍感兴趣,或许是因为汉语文化博大精深的缘故吧,不仅如此,本诗亦让人感到内容既熟悉而又深刻;
10、本诗给予诗人的启示:“写事实,写实在的事物,剩下的,让文本自己说话”;
11、生存之诗,生活之诗,在场之诗。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Calligraphy by Huang Kaibing

 

 

 

 


%d 博主赞过: